第二卷 第五章 奇异修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卷 第五章 奇异修仙

    (-  混元子说来说去,好像是自己说服了自己:“恩,没错了,就是这样。这一套就是你们的帝国的愚民政策,把这种粗浅的东西当成标准灌输给你们,然后就没有人有能力再去造反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杨浩压根就没有听懂。

    混元子气不打一出来:“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有另外的修炼方法,比你们现在的基础术要厉害几百上千倍。”

    “这怎么可能!!”杨浩吃惊的瞪大眼睛,“所有老师都说过,五大基础术是最厉害的修炼方法了,这是一条通向高手顶峰的捷径啊。”

    “你们老师是在放屁!”

    “嗨,你怎么可以侮辱老师?”杨浩气鼓鼓的,“你自己还不是半死不活,怎么能证明比别人厉害呢?”

    混元子冷笑:“小子,难道你忘记了,刚才是谁帮你顶那一剑的,刚才那一剑绝对不是你们的基础术可以修炼出来的,那个叫王志俊的讨厌东西,绝对是一个剑术世家来的。”

    杨浩张口结舌,倒是反驳不了了,王志俊的那一剑,看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抵御的了,确实是混元子出手才避过一劫的。而且王志俊也的确是剑术世家的传人,可以说这个老东西料的一丝都不差。

    “那有什么修炼方式会更厉害呢?”杨浩基本上已经相信了混元子的话,虽然对于帝国是在愚弄人这点还有所保留。

    “在我们的时期,脱离俗世修炼的人有千千万万,但其中,最厉害的是修仙的人。这些人希望自己能够修炼成神仙,变成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群体。他们各有各的修炼方法,但目标都是相同的,就是飞升成仙。”

    杨浩看过这一类的小说,倒也不是很陌生:“那你也是修炼仙术的人咯。”

    “修仙者因为他们采用的方法不同,所以分成了好多派别,其中最重要的是服气和丹鼎两派,这两派的人因为修炼之法大相径庭,所以之间时常都会有争斗。”混元子像是陷入了回忆,“服气一派因为人数众多修炼简易,所以一再的压迫在丹鼎派之上。”

    杨浩关心的事情比较粗浅:“这两派哪一个比较厉害呢。”

    “当然是丹鼎派!”混元子掷地有声,“服气的都是粗浅修炼方法,哪里象我们这些丹鼎派的高手,只要结丹一成,就可以长生不老就地飞升。”

    “那你就是丹鼎派的高手咯。”杨浩听出了一点味道来,“不过你怎么就没有成为神仙,反而还藏在那颗大药丸里面呢。”

    说起了这个,混元子就恨的咬牙切齿:“我就差最后一步,就可以飞升成仙了,可惜因为叛徒出卖,让服气一派修仙者找到了我最后修炼的地方,差一点就把我打的元神出窍永世不得翻身,幸亏我还留着最后一首,这才可以藏在泥丸丹里面,以图将来再度报仇。”

    “啊!!”杨浩穷紧张起来,“哎呀,老伯,那我不是破坏你的报仇计划了,现在你只能在我肚子里呆几年而已,还怎么报仇啊。”

    对于这个问题,混元子早已经想妥当了:“我虽然是再没办法出来报仇,可不要紧,我可以把所有的修炼方法都教给你,让你成为绝世高手,坐我的弟子,然后去帮我报仇。”

    “少来啦……”杨浩没想到混元子居然会出这么一个嗖点子,“我才不要去帮你报仇呢,我只希望做一个小人物就好了,学校里毕业后,就去帝国军队当一个小军官,这样的日子才舒服呢。才不要去打打杀杀。”

    混元子嘿嘿阴笑:“小子,你把我给吃进了肚子,闯了这么大祸,难道就没有一点补偿的觉悟么?”

    杨浩又哑口无言,现在他算是发现了,自己吞进肚子里的仙人,绝对是比自己能言善道,每次都把自己给吃的死死的:“你都已经睡了那么多年啦,说不定有几千年了吧,你的仇人肯定早就死翘了,不用报仇啦,哈哈哈。”

    杨浩很用力的,才为自己找了这么一个看起来蛮不错的借口。

    可是混元子却断然否定:“我那个仇敌,在陷害我的时候,就快要达到修仙的最后阶段,现在恐怕早就已经飞升成仙了,怎么可能会死,就算过上一万年都还逍遥着呢。”

    “喂,老伯,你不会是要我去找一个仙人的麻烦吧。”杨浩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傻瓜一样,被人提溜着玩呢。

    “找仙人麻烦又怎么样,反正我也要教你修仙的方法,等到你修炼大成,也会飞升成仙,到时候大家都是神仙,怕他干嘛。”混元子说的好像是很有道理。

    “我也可以成仙哦!”杨浩张大了嘴,吃惊不小,可是,他心里面老是觉得似乎哪里有一点不妥。

    思量了半天,杨浩忽然醒悟过来了:“我明白了,你一直都在骗我,什么修仙啊什么报仇啊,其实你只不过是要我跟着你修炼你那些邪术而已。”

    混元子嘿嘿直笑,仿佛是心思被杨浩给戳穿了,有些不好意思:“只要这些修炼能让你成为一流的高手,你管它是什么呢!”

    “那你的修炼方法,真的就是邪术咯!”杨浩死死追问。

    “这个么……”混元子支支吾吾起来,“每个时代都有它的主流趋向,所以很难免会打压别的流派,所以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啦。”

    “到底是不是邪术么?”

    “丹鼎派修仙当然不是邪术咯,一直都是很正经的,比你们现在的皮毛教学法正经许多许多倍了。”

    杨浩虽然平时看起来有点呆呆的,可实际上却不笨,只是很多事情懒得去想而已,现在感觉到混元子在陷害自己,当然不会放松:“谁问你丹鼎派啦,我是问你,你的修炼方法,到底是不是邪术。”

    混元子被逼问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半遮半掩的吐露实情:“其实在丹鼎派里面也分很多种类,我们这一种么,确实稍微偏了那么一点点……”

    “你这一种叫什么?”

    “也是丹鼎派啦……”混元子发现真的是没办法糊弄过去了,“不过更多的人叫我们春药派,也叫丹鼎双修派。”

    “春药派修仙!!!!”杨浩大吼起来,他脑子里面猛然回忆起很多的东西,譬如那颗所谓的泥丸丹是用春药来做的,杨浩身体里面充满的春药的能量,还有迷昏艾丝和自己的烟雾,“你到底是炼春药还是修炼啊。”

    “这就是我们这一派的与众不同之处。”混元子得意洋洋的宣称,“别人服丹也好,服气也好,都是苦哈哈的,可我们就不一样了,我们修炼的丹药,都是春药,吃了之后保证舒服的要命,绝对不会有苦闷的情况放生,在这么舒爽的情况下,还可以修仙,所以才叫做一流么……”

    “我看是下流。”杨浩愤怒的要死,“难怪会有人来剿灭你啦,你根本就是邪派!”

    混元子面不改色声音镇定:“对啦对啦,以前别人就是叫我们邪派来着。”

    “我才不要修炼你们这种邪术呢。”杨浩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还是按照老师的方法,一点一点的修习基础术好了,“你还是乖乖的呆在我肚子里面颐养天年吧,幸亏你没有复活,不然这个世界上又多一个老棍。”

    “没有老棍,有一个小棍也不错呀。”混元子听到杨浩的决定,居然一点都不紧张,还老神在在。

    “我才不是小棍呢,哼,你就别想让我当你的徒弟了。”

    “可你已经是了。”混元子镇定自若的发布命令,“现在为师授予你为丹鼎双修派也就是春药派第86代掌门大弟子的身份,从今天起,你就是本派唯一的传人了。”

    “我不会修炼你的术!不会!!不会!!!!”杨浩用力的大吼。

    “你肯定会学的。”混元子一点点都不担心,“如果你不学的话,就必然会死。”

    “会死?”杨浩愕然,“为什么?你还想杀了我么?”

    “我可没杀你,只不过,刚才在救你的时候,顺便帮爱徒你稍微通了一下血脉而已。”混元子轻描淡写,又痛心疾首的说,“你们这些混账的基础术,故意不让你们修炼自身的经脉,让你们的经脉闭塞没办法变的更厉害。所以在刚才帮你抵挡那一剑的时候,我就用封存在泥丸丹里的能量,帮你打通了全身的经脉,你现在看一看,有没有觉得浑身舒畅啊。”

    “怎么看?”杨浩不明所以。

    “就是用你的原力,放在自己的身上,看看能不能纵它循环周身。”混元子逼不得已,只能用杨浩能够听懂的话说。

    “可是原力用在自己的身上是违法的。”杨浩小声嘀咕,他也没忘,昨天他自己就已经违法过一次了,所以底气是非常的不足。

    “这就是帝国的人在骗你们啦。”混元子提示他,“力量作用在自己的身上,这在我们修炼的人来说是真气做周天循环,是修炼的重要法门之一,我觉得是有人故意不让你们用这种方法修炼呢。”

    杨浩也懒得理他,只是关心自己的身体究竟有了些什么奇怪的变化,就按照混元子所说的,将原力鼓动起来,果然,有一股火热火热的力量立刻在身体里面,按照某一个路径自行乱窜起来,这是杨浩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的,他只是稍微的发动了一下原力,就感觉到身体上有一种热烫的感觉,让他浑身都火烧火燎的。

    “还真有一股气的感觉呢。”杨浩闭眼皱眉,耐心体会着身体上的变化,“不过怎么老是痛痛的烫烫的啊。”

    “这就是你身体的问题了。”混元子的声音很像是一个老庸医,“如果你修炼过我们丹鼎双修派的功法,那么我刚刚输入进去的这股真气,就可以做为你的真气而筑基。但你现在还没有开始修炼,所以这股真气十分有害,最后可能会让你血脉崩溃而死。”

    “那我能不能把这股真气给排放掉呢?”杨浩虽然很窝火,但想到混元子当时也是为了救自己,不便太责怪这个老家伙。

    混元子显然早就意料到杨浩会有这想法,回答的超快:“真气是不可能排泄掉的,只可能会留在你的经脉里面。”

    “喂!老家伙,你是不是陷害我啊。”杨浩实在是憋不住了,他感觉自从混元子呆在自己肚子里后,就没什么好事情。

    “嘿嘿,就算是好了。”混元子老实不客气,“反正你现在不练就是死路一条啦。”

    “我没有别的选择了?”杨浩感觉到那股真气让他周身都像是被刀割一样的难受,总算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看起来像是没有了。”

    “我就不学就不学就不学你的邪术!!!”杨浩气的直想在地上打滚。

    混元子却不出声了,他默默等待着杨浩最终的决定。

    果然,杨浩只不过是在草地上躺了几分钟,就不得不妥协了:“我只是救自己的命而已,才不要败你为师。”

    “随便你啦,乖徒弟。”混元子大喜过望。

    杨浩感觉到天旋地转,真是太无力了,本来好端端在学校里读书就好了,没事干怎么会吞一个老神仙在肚子里面,还会被逼着学什么春药派的绝学,人生也未免太搞怪了吧。

    “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杨浩回想着小说里面的情节,“要不要打个坐啊或者练个飞剑什么的。快点教我吧,早学早了。”

    成功的逼迫了杨浩当自己的徒弟之后,混元子开始严肃起来,果然很有一代宗师的气度:“首先,我要你把学校里面学的东西全部都给忘了。你们所说的原力,就是丹鼎派里所说的真气。真气当然要作用到自己的身体上,不然的话,又怎么叫做修炼呢?所以你一开始就要当那些帝国的法规放屁,原力一定要用在自己的身体上才可以。”

    杨浩差点就一口血吐出来,邪术果然是邪术,一点都没有愧对自己的邪名,第一句话就要杨浩违反帝国的铁律。

    但又能怎么办呢?现在还是性命要紧,杨浩无奈的点点头,却连答应的声音都没力气发出来。

    混元子很满意,接着说:“第二点,我要你忘了以前看到过或者听说过的所有修仙的方法,我们丹鼎双修派可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玩艺可以相提并论的。”

    “你自己才是乱七八糟呢。”杨浩恨恨的说,“别人那才叫做名门正派,光明正大。”

    “喂,死徒弟,你要热爱师门好不好,干嘛这么说自己。”

    “我才不是你的徒弟,也不是你这个色情春药派的,我是被逼的。”杨浩盘腿坐着,“好啦,别烦了,快点说吧,你这个破派是怎么修炼的,难道不用每天打坐练功么?”

    其实杨浩对于修仙是一点也不陌生的,他平时没事干的时候,最喜欢跑到图书馆的禁书库里面去探险,那里面有一大堆被禁读的书,都是关于修仙的。里面不管是哪一类型,都不过就是每天打坐炼气,一直到肚子里面长出一颗丹来,基本上是没有新鲜的。

    但是,当杨浩把自己所知的东西讲出来后,却引起了混元子好大的感慨:“你师父我真是英明无比,就知道你早已经被那些毒草给毒害了,我们春药派修仙当然和那些吞食灵气的人大有不同,可以说,全天下都找不到比我们更简单的修仙方法了。”

    “要是真简单,你也就不会缩在药丸里面出不来啦。”杨浩心里怒气未平,直截了当的戳穿他。

    “那只是意外而已么。”混元子倒是不以为然,“我们这一派修炼基本上不用打坐,靠的全是炼丹吞丹而已。”

    “炼丹?”杨浩莫名其妙,“我可不会。”

    “不会才要教你么。”混元子急不可待的样子,“只要你能炼成相应的丹药,把丹药服下并且化开效用后,就可以直接跃升到一个新的境界,这就是我们丹鼎派比服气派修仙高明的地方。”

    “炼就炼吧。”杨浩抓起两块石头,相互敲击着,仿佛这样就可以炼出丹药来了,“我现在要做什么。”

    “马上就要说到最关键的部分了。”混元子十分认真,他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你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赚钱!”

    “赚钱?”

    “赚钱!”

    “不会吧,老伯,我跟你学的是修仙,干嘛要我赚钱么。”杨浩最不爱提起钱了,尤其在这个学校里面,到处都是贵族子弟,他可能是全校里面最穷的一个,靠家里面少量的接济,才可以省吃俭用的生活下去。

    “我们丹鼎派修仙,虽然修炼起来要比别人简单很多,但也有稍许的弱点,那就是炼丹用的材料全部都是宝贝,不管是收集还是购买,都要花无数的钱,所以每一个进丹鼎派的弟子,要做的首要大事那就是赚钱。”混元子肯定的说,“赚不到钱,就一切免谈,你就无法修仙,更加没办法让你的小命活下去咯。”

    “赚钱!赚钱!我要知道怎么赚钱就好了。”杨浩抓耳挠腮,开始犯愁了。

    混元子却功德圆满,得意洋洋的鸣金收兵:“好啦,你收好我的那本古书哦,那可是我毕生经验的总结,书里面记载的都是每个阶段所需丹药的材料和炼制方法,还有一些是炼丹的附属产品,算起来,大概是有几千种不同春药的炼制方法。你师父我已经尝试过其中的一半啦,剩下的一半就要靠宝贝徒弟你来尝试啦,哈哈哈哈。”

    “我才不要呢……”杨浩气哼哼的说,“我又没有女人。”

    杨浩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是把艾丝给忘了。但是没过多久,艾丝就通过传讯器呼叫起杨浩来。

    传讯器是在入校的时候,学校给每个学生都配备的腕表,说是为了学生之间通讯方便,其实更多的就是播放广告用。

    艾丝连哄带骗的要杨浩去她家玩,杨浩正好心情糟糕中,就当作是散心跑了过去。现在杨浩可还不敢从大门口进去,万一被艾丝家里的警卫抓住,肯定会被赶走的。所以杨浩习惯性的从围墙翻入,再一层一层的向上爬。

    艾丝的房间是在三楼,不过爬过二楼客厅外时,杨浩却停了一下,因为他忽然听到,在客厅里面有人说了“春药”两个字。

    这在以前,才和杨浩没关系呢,不过现在杨浩倒霉的当了春药派修仙唯一的大弟子,怎么说也要为师门做一点贡献么。

    客厅里面做着两个人,一个年过半百,头发微微花白,身穿帝国官员的制服,相当的有威严。杨浩认得,这个就是艾丝的父亲,帝国驻雷蒙星的大使。虽然他只是一个帝国在殖民星的驻官,但实际上来说,他的权利是相当大的,甚至比雷蒙星皇室还要有权势。

    在学校里的历史课本上很清楚的记载,自从几百年前宇宙航行时代开始后,银河帝国就逐渐的形成规模,以原来的银河系为核心的帝国,现在已经拓展横跨了几千个星系,拥有数以万计的殖民星。帝国控制这些殖民星的主要手段就是驻军和派遣大使。

    而象雷蒙星这样的历来十分忠顺的星球来说,只是派遣大使,就足以控制局面了。在雷蒙星上,产业并不十分的丰富,主要是出产一些农作物和植物。另外一块最大的收入就是雷蒙星高级学院的学费了,这一部分是皇室和贵族的财源金矿。

    客厅里的另一个人却穿着现在只有商人才会穿的西服。这种盛行于中世纪的西服,在宇宙航行时代因为不方便以及功能的缺少,所以早就被抛起了,但那些遵循着中世纪商业规范的行商们,却一直很固执的要求这样的着装。

    大使在看一张单字,眉头都拧在一起:“怎么回事?元老院又要一千船的特殊作物,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三次了。”

    “没错,我来之前,帝国的议长曾经专门交代过。”那个行商彬彬有礼,“议长说,元老院的要求必须满足,这是关系到帝国未来生死存亡的大事。”

    大使唔的应了一声,但眉头依旧没解开:“我当然知道元老院的地位,可是,这几次要的特殊作物的数量未免太多了,这些植物和药物都是拿去做什么用的?”

    “这不该我知道。”行商继续着礼貌,但言辞中很明显表示,这同样不该大使知道。

    大使嘴角牵动了一下,用眼底余光瞟行商:“这些作物都是雷蒙星的特产,要他们出售当然没有问题,但今年雷蒙星对帝国已经产生了大量的贸易顺差,这笔帐恐怕很难平衡吧。”

    就如同几千年前地球上的殖民战争一样,银河帝国对于殖民星球都要求保持自己的贸易顺差,也就是说,必须要从殖民星球上进行掠夺,象现在这样,反而大量财富流入雷蒙星,当然是帝国不可接受的。

    行商胸有成竹:“这也就是议长派我来的目的,我们对此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

    “你们能有什么计划?”大使冷哼,一般来说,帝国官员对行商都没什么好感,以前的几任议长都把这些行商称之为坐着穿梭机的蚂蝗,只是最近这一任议长却和行商们走的非常近,“帝国虽然庞大,但是众多殖民星已经反过来再向帝国吸血,现在恐怕很难挽回这样的局面。”

    行商微笑:“在中世纪地球帝国四分五裂的状况下,有一个古老的中国,曾经因出口茶叶和瓷器等物资,造成了殖民主英格兰巨大的贸易逆差,为了挽回这种状况,英格兰向中国输出了一种特殊的物品,从而导致大量财富从中国流向了英格兰。”

    对于这段历史,大使恐怕早就熟悉了,张口即言:“鸦片。”

    “没错,英格兰向中国输出的就是鸦片,这两个国家还曾因为这个物品打过鸦片战争。”行商的眼睛闪闪发光,却让人觉得很可怕,“帝国为了挽回贸易逆差的问题,就要向殖民星输出相同性质的物品,而雷蒙星就是我们整个计划的第一站。”

    “现在还有鸦片么?”大使提出质疑,“就算是有,雷蒙星的种植能力在帝国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很可能他们能够自己生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