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半夜事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卷 第一章 半夜事发

    (-  诸葛建当然早就料到杨浩会有疑问,所以不等提问,就先行回答:“度普街区虽然普通,但是它那里的居民却有一个很奇怪的特点。”

    “都是普通居民,能有什么特点?”

    “度普街区里面住的家庭,大部分都是男人上班赚钱,而女人持家务不事工作,维持着传统的家庭模式。”诸葛建轻轻点出问题所在。

    杨浩皱眉,这倒确实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时至今天,因为大部分体力工作都已经交由机器人做,所以男人和女人之间并没有工作区别,绝大部分女人都不会安于呆在家中。度普街区里的家庭维系传统方式,只有男人工作,女人却做家庭妇女,还算是比较少见。

    “但那又怎么样?女人不上班跟吃春药有什么关系。”杨浩继续提出疑问。

    “和吃春药确实没有关系。”诸葛建笑眯眯的,“但对于消息的传播却大有关系。度普街区为什么会经常闹出家长里短的新闻,就是因为有太多女人不上班无所事事,这些女人平时聚集在一起就聊东聊西,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闹的街知巷闻,是在草根阶级之中最好的传播工具。”

    杨浩点点头,几百个女人聚集在一起聊家常的场面,确实是让人印象深刻:“但那和我的春药有什么关系呢?”

    “那些三姑六婆就是我们最好的免费宣传工具。”诸葛建都已经用到我们这个词,“只要能够将春药打入度普街区,男人们吃完后有了效果,他们的老婆就会聚集在一起讨论研究这个话题,用不了多久,我们的春药威名就会传遍整个街区,甚至是全都城的平民阶层,利用这些女人喜欢夸大的口碑相传,我们可以很轻松的成为名牌春药。”

    “厉害啊!!!”杨浩眼睛瞪的老大,“太厉害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招呢?以前总听别人说,口碑是卖东西最好的招牌,现在我们就可以利用女人们谈私房话的机会,把春药给好好的宣传一下。”

    “没错了!”诸葛建看到杨浩一点就透,高兴的鼓掌。

    “嚯嚯,这个老头子确实有些本事哦。”混元子也不得不赞叹,虽然说混元子也算是会做买卖的人,但也仅仅是吆喝吆喝的小贩本事而已,今天被诸葛建的隆中对一说,确实是大为折服。

    “但是……”杨浩又想到了新的问题,“我们怎么样才能让度普街区的男人来尝试春药呢,你也知道,我们的药味道实在是难闻的很,别人就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这个么……”诸葛建轻轻咳嗽一下,翘起腿,居然开始摆谱了。

    杨浩还眼巴巴的等他教诲,可是等了半天,诸葛建也没有半点反应。

    “傻徒弟,这老家伙是想要好处,你还不快点说几句好话。”混元子果然是当惯别人师父的,一眼就看出诸葛建的算盘。

    杨浩这才明白过来,满脸堆起笑容:“诸葛先生,我想请你做我们店的总顾问,希望您老可以屈就。”

    “总顾问啊……”诸葛建心里乐开了花,但嘴上还是支吾,一只手的两根手指轻轻捻动,做出一副数钞票的样子。

    杨浩有些为难:“小店一直都没有生意,所以钱的方面。”

    “钱不是最重要!”诸葛建飞快的接过话头,他的一双三角眼直勾勾看着柜台上那些春药药丸。

    杨浩自然也机灵,醒过神来:“诸葛先生放心,作为总顾问,可以随时免费拿春药,要多少就有多少,终身享受!”

    “哈哈哈哈,老朽也享受不了几年啦。”诸葛建果然大大的满意,这个老头子是色中饿鬼,几乎每晚都在美女的床上度过,所以春药开销也是不小的数字,如今捞了一个免费使用的名分,当然也够他爽一阵子了。

    “那么,我的春药该怎么进入度普街区呢?”杨浩抓紧时间问。

    诸葛建得了差使,倒也不再卖关子:“非常时刻当然要用非常的手段,老朽有一招保你能够不花钱,但短时间内让整个度普街区都知道你的春药威名。”

    杨浩大喜过望:“一切全听诸葛先生的。”

    “你附耳过来……”诸葛建伸出枯瘦的手指,揪住杨浩的耳朵拉到自己嘴边。

    一番嘟囔之后,却看到杨浩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到最后居然变成了死灰色,几乎是非常不情愿的,杨浩勉强点了点头。

    诸葛建的点子,确实是很毒辣……

    雷蒙星虽然是农业星,但都城还是相当繁华,除了皇宫之外,其他大部分的街区,动辄就有百层以上的高楼大厦。

    但度普街区里的居民楼,最多也就十多层高,在都城里算得上是贫民窟的标准了。很多买不起更好房子的雷蒙星人,就只能蜷缩在鸽子笼大小的单位里面度日。

    已经是深夜,月亮的光线不是很亮,但还是能够看清楚,杨浩正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手脚并用的攀在一幢楼的窗台上。

    “想什么想,还不快进去。”混元子不耐烦的催促。

    “靠!人家有心里障碍好不好。”杨浩干脆一坐在了别人家的窗台上,在那里犹豫的发呆。

    “有什么好障碍的,上次你还不就是这样把艾丝给上了么。”混元子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别人留,“乖徒弟,你最近爬墙的水平可是越来越高了。”

    “不一样么。”杨浩苦恼的抓头,“我现在进去,可是私闯民宅,随时会被人抓起来的。”

    “怕个屁咧,你又会跑又会飞,谁抓的住你。”混元子老神在在,“别忘了,你可是我们春药派修仙的大弟子,会怕这些普通人?”

    “那个破诸葛贱,出什么点子不好,偏偏要我这么干,完全是想把我往监狱里面送。”杨浩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今天早上时候,诸葛建给杨浩出了一个打入度普街市场的点子,居然是要杨浩趁着夜黑风高,偷偷潜入度普街一些居民的家中,强行把自己的春药塞给那些男人吃。

    根据诸葛建说,男人们吃了一次,让女人觉得效果很好的话,就会食髓知味,自己主动上门来买。

    那老头子自己说说当然是简单啦,可让杨浩却头大如斗。杨浩从一个好好读书的学生变成春药店老板已经是命运作祟了,还要他去跟做贼一样往人嘴里塞春药,那简直就是引诱杨浩去犯罪。

    “反正要偷进别人家里,那还不如直接去抢劫呢,来钱不是更快。”杨浩还是没法鼓起勇气。

    “当然不一样。”混元子很理直气壮,“你现在是在推销丹药,这可是自力更生的好事情,你别把自己想成是贼,而当作是药品推销员,那不是会好很多么。”

    “有半夜飞檐走壁的推销员么?”杨浩十分没好气。

    “乖徒弟……”混元子真是万变不离其宗,又施展开他那套恩威并施的绝迹,“你难道不想回学校了么?还有两个小情人在那里等你呢,你还不快点赚上五千万,还不快点……”

    “好了好了。”杨浩烦不胜烦,“别罗嗦了,我进去就是了。”

    杨浩这个人,虽然做事情之前有些拖拖拉拉犹豫不决,但是一旦下定决心,却还是颇为雷厉风行的。和混元子嘀咕完之后,他便不再迟疑,先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看,发现房间里面黑漆漆的,房主应该都已经睡着,于是他用驭物术打开了窗户上的锁扣,轻松的翻身进去。

    虽然四面一片漆黑,不过杨浩却有敏锐术的绝招。敏锐术在白天也许现不出多少威力,但晚上却足以让杨浩只凭感觉完成一切。他顺着敏锐术的指引,慢慢的走到了房间中的床边,在床上,果然摸到一个沉睡中的人。

    杨浩第一次做这么鬼祟的事情,自然双手发颤,在几乎脱手几次的情况下,终于哆哆嗦嗦的把一粒药丸塞进了熟睡中人的口中。

    这半夜三更的,人们的警惕性果然不高,一点都没有闻到口中散发出来的恶臭。

    杨浩大功告成,赶紧扭转要走人,可是混元子却又大喊起来:“等等!你还没做完呢。”

    这么紧张的时候,被混元子大呼小叫,差点把杨浩给吓死:“还有什么没完,我已经塞进去了。”杨浩的声音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笨蛋!你塞进去有什么用。那个人现在睡的跟死猪一样,就算吃了十颗春药也没用处啊,你得把他弄醒,让他药性发作,这样才能了解效果么。”混元子简直恨铁不成钢,恨不得自己出来干活。

    “还要弄醒?”就现在睡着的时候,就已经让杨浩觉得自己是在做贼了,要是把人叫醒,那不就是自己送上门去被抓么。

    “你连这种用户体验都不懂,真笨唉。”混元子提点道,“你把人拍醒后立刻就走,用飞翔术飞出窗户,有谁能抓的住你,怕什么,还不快上。”

    杨浩心里思索,事到如今,如果不按照混元子说的做,那还真是全功尽弃,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也无所谓再冒一次风险。

    所以杨浩一咬牙一跺脚,大着胆子再度走上去,冲着睡着的那人脸上一阵乱拍:“醒来醒来,醒来啦。”

    杨浩本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干脆就胡咧咧。在他这么折腾之下,床上的人果然醒转过来,恰恰这时,药性也已经散开。床上的人双唇微微启开,发出一句呻吟。

    本来这个时候,杨浩只要转身逃走就啥事情也不会有,可就是那声呻吟让杨浩愕然顿在那里,连一步都迈不开了。

    “女……女人……”杨浩汗了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来。

    “什么?是女人??”混元子也吓了一大跳,“诸葛建不是告诉过你,把药塞给男人吃的么,怎么会是女人的。”

    “这么黑漆漆的,我怎么知道是男是女么。”杨浩真是哀叹时运不济啊,自己好来不来,第一家就钻了这么一个丧偶的小寡妇家里。这个时候,床上的女人已经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显然早已经动情。醒来后不仅没有大闹起来,反而不住的拉扯着边上杨浩的手,仿佛是要把杨浩当成人偶来发泄一下。

    “师门不幸啊。”混元子绝望的叹息,“你怎么会笨成这个样子,在塞药之前不会先摸一摸,确定是男人再喂的么?”

    “还摸!”杨浩气急败坏,“我就算是做贼,也不要做采花贼,有什么好摸的。”

    “不摸?不摸就是现在的下场啦。”混元子大概是对杨浩失望透顶,出言嘲讽,“你看看这个小寡妇,吃了药之后兴奋的要死,拖住任何一个男人都好啦。”

    “我还是快逃吧。”杨浩也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吃饱药的小寡妇扭动着身体,呻吟声越来越响亮,还一个劲的在杨浩身上蹭着,大有把杨浩拉来做壮丁的意思。

    “现在一逃,恐怕就害人性命了。”混元子阴阳怪气的说,“你也知道我们药的厉害,她现在的样子要是不发泄出来,恐怕对身体有害。小徒弟,你自己做下的孽,还是自己去补救吧。”

    “怎么补救?”杨浩话问出口就醒悟过来,“我才不要呢,不然我真成了采花大盗了。”

    “怕什么,你这也是救人性命么,何况你速战速决,明天这个小寡妇一觉睡醒还只当是做了一场春梦。”混元子压低声音,色眯眯的,“而且听声音还是年轻寡妇,身材应该不错……”

    “要做你做吧!”杨浩打死也不愿意,他下了狠心,扭头就走。可是那个女人一直用手环绕着他,被杨浩一扯,竟然整个人都拖到了地上。

    杨浩看着女人在地上象是蛇一样扭曲,实在不忍,只好再回头把她抱回床。可哪晓得就是这一抱之间,小寡妇竟然迸发出惊人的力量,一翻身就把杨浩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小寡妇象野兽一样拼命亲吻杨浩

    ……

    等到杨浩从寡妇家里面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之后。杨浩全身虚弱的站在度普街区的楼房间,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黑暗了。

    说到底,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推销员而已,怎么这样也会被女人给糟蹋的,在短短一小时之内,杨浩被那个女人糟蹋了好几次,真是惨不忍睹。

    更加让杨浩感到愤怒的还是混元子居然在这时又冒出来取笑:“乖徒弟,你还真是有艳福呢,随便进一个房间就能有人陪你。”

    “这也能算是一夜情?”杨浩觉得真是悲惨世界,“要是再有这种事情,我就阉割自己当太监去,实在是太惨了。”

    “有女人还不好,象你师父这样,要什么没什么,那才是惨呢。”混元子抱怨着,好像还在杨浩的肚子里面飞来飞去,很有想往外钻的意思。

    杨浩很低落,根本不理他,闷头就往街区外走。

    “喂,你去哪?”混元子发现了问。

    “回家!”杨浩恨恨的说。

    “还早呢,现在就回家了?”混元子感觉事情不对,赶紧提醒,“该做的事情还没做,怎么能回去。”

    “什么该做的事情?”杨浩的脑袋里面一团乱麻。

    “推销我们的春药啊。”混元子不敢相信杨浩居然忘记了,“你今天是来干嘛的。”

    “还推销!”杨浩暴跳如雷,“老头子,我现在被人了,很低落唉,还要我去给人塞药丸?”

    “不就是么,你都被惯的,怕什么。”混元子嘻嘻笑,“那两个小女朋友不也经常你么,你还不是乐得屁颠屁颠的。”

    “不一样么,她们都是我女朋友。”杨浩心里的气稍微顺了一点。

    “差不多啦,说不定那个小寡妇以后也能做你的女人,谁能预料呢。”混元子大概和X13混的久了,居然还有些哲理,“人生就是无法预料啊。”

    杨浩想想,觉得倒也有些道理,他最近的人生真是完全没有轨迹可循的,好像该发生和不该发生的事情完全都发生了,那么以后会有些什么遭遇,当然不可能会预料到。

    “所以啊……”混元子劝人的功夫真是一流,“你还是做好眼前的事情,现在除了你自己,还有谁能帮你呢?”

    杨浩高举双手投降,他是完全被混元子给打败了,似乎只要三言两语就能够让杨浩彻底的放弃。

    “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杨浩也是觉得很无奈,春药如果再推销不出去,别说是五千万,他就连生活也是困难的很,“这次,我一定先摸一摸,是男人才给他药吃。”

    杨浩果然说到做到,下一户人家,他算是学聪明了,悄悄钻进去后,什么都不说,先就是走到床边细细观察。床上确实睡着两个人,可见并不是寡妇家庭,杨浩再就近摸了摸床边上那个人,的确是一个男人。

    这样几次确认过后,杨浩这才放心的将春药塞到那男人的嘴里面,等到药性差不多该发作,杨浩也不拍醒对方,而是溜回窗边,用驭物术直接将房间的灯打开。

    按照杨浩的想法,睡觉之时,房间的灯猛然亮起,那这两个人一定会惊醒,惊醒后并不会直接去观察窗边,就给杨浩溜走制造了机会。

    这个计划确实是好,听起来就很完美。

    但也仅仅是听起来完美而已。

    杨浩弄亮房间的灯后,按照原定计划应该翻窗逃走,但不知为何,却又愕然的停在了那里,象是木头桩子般,动都不动。

    “干嘛,快走啊。”混元子都有些不耐烦了。

    “男……男人。”杨浩结结巴巴的说。

    “废话,我知道是男人,你不是摸过了么。”混元子不明所以。

    “两……两个男人……”杨浩哭丧着脸,都快要崩溃了。

    “两个男人!!!!!”混元子这才醒悟过来,他马上切入杨浩的意识看去,只见在那床上,赫然躺着两个穿睡衣的男人,其中一个是被喂了春药,脸色发红气喘如牛。突如其来的灯光,快要把这两人给弄醒了。

    “你还真会挑地方……”混元子也无语了,“居然让你找到两个男人睡一起的极品,怎么办,这次你要不要再牺牲一下。”

    “我?”杨浩反应超快的翻过了窗,趁着那两个男人还没醒就逃之夭夭,“我才不要牺牲呢,我对男人完全完全完全的没兴趣!!!!”

    “可剩下他们两个怎么办?”混元子还为床上的人担忧。

    “说不定他们是同性恋呢,所以无所谓啦。”杨浩迅速为自己找好了借口,“可能还会成为我们的长期客户,哈哈哈哈。”

    “下流!”混元子为自己徒弟做了精辟的断语。

    但是杨浩已经决计不再为这个事情烦恼,事到如今,他也已经完全的看开了,反正最坏的事情他都遭遇过了,所以再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再不用混元子软硬兼施,杨浩自己就很自觉的挑选着下一家的目标。

    忙碌和不眠的夜晚,接连过去了五天,这五天时间,确实是把杨浩给累坏了,他白天要炼药制药,晚上就像侠盗一样到处给别人塞药。从这时候起,一个黑衣魔盗的名声,便在度普街区传递开来。

    不过这一切都是有成果的,经过杨浩数天来的努力奋斗,他的春药品牌果然开始在度普街区里面口碑相传起来,甚至有的人为了能够吃到免费的春药,一到晚上就门窗大开,张着嘴等待黑衣魔盗的到来。

    但是五天之后,根据诸葛建的安排,杨浩却又改变了方法,他不再给人乱塞春药,而是在这个街区的大部分人家家里面都塞进了自己春药店的广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杨浩一直都梦寐以求的,但是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居然会有这么激烈的回响。

    广告发出后不到两天时间,整个度普街区就已经开始疯传,说是有难得一见的神药在晚上分发。很多居家主妇将这种神药的功能说的玄之又玄,几乎把它塑造成了惊天地泣鬼神不可多得的好药。

    杨浩的一份广告传单,在主妇之间神秘兮兮的传播,就好像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必须要通过私下的方式才可以互通有无。

    但就是这样的神秘氛围,让杨浩春药店的名气一下子响亮了起来,神药的威名从度普街区开始,慢慢向其他平民街区蔓延。在雷蒙星,男人们本来就深受减退之苦,平时又不太买得起“千万性”的化学春药,如今听说有即便宜又好用的神药,当然是趋之若鹜。

    短短半个月之间,杨浩的神药就弄的满城风雨,几乎所有的媒体都疯狂追逐此类新闻,好几个一开始被杨浩塞过春药的男人都出来现身说法,其中一对同性恋最为引人注目,据说他们本来只是同学而已,但由于神药出现,这两人情帜难忍,最后竟然直接进化成同性恋人,也从侧面反应神药有多么的奇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