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头牌花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卷 第四章 头牌花魁

    那两个警卫居然很没礼貌,一上来就要叉着杨浩的手,想要把他给丢出去。

    杨浩怎么会吃这种亏。要走就走么,居然还要动手,他顿时就火大了,心念一动之间,身上的气团居然自己发动,朝着两个警卫所抓的手上射去。

    今天杨浩刚刚放弃了基础术而开始练习真气的使用方法,果然是比以前要好用太多,都不用过多纵,意念发到哪里,真气就会弹射到哪里。虽然杨浩并没有吃增力丸,但是他的战力也已经不可小觑,只是稍稍一碰,那两个警卫就如同触电一般被弹飞掉。

    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武斗高手,所以被飞后重重砸在地上,看起来摔的不轻。两人挣扎着爬起来,迅速掏出两把粒子枪,对准了杨浩。

    杨浩心中一惊,看情形对自己大有不利,他防御之心一起,藏纳在衣服里面的五把宝剑刷刷刷的飞了出来,这些宝剑经过白天凝淬后已经变的很小,杨浩以冰、火、土、电、风为之命名,随时都藏在身上。经过白天飞剑的训练后,现在已经可以和五把飞剑心意相通,所以只要一念动,五剑就已经盘旋在周围,做出了攻击的架势。

    “够了!!!”一个清脆却威严十足的女声响起。

    那两个警卫闻声一震,立刻收起了粒子枪,吓的退到边上低头不语。

    杨浩一耸肩,五把飞剑自动回到了衣服里面,他现在算是发现了,这飞剑术吓唬人实在是一流,而且还节约体力,根本不需要动一动,剑就自己来来去去,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钻石房的首座位置上,慢慢的走来了一个女人。这个房间本来就是光线夺目,杨浩必须要咪着眼睛才可以看清楚眼前情形,可是当这个女人走过来的时候,房间竟然更加的闪亮,就好像这个女人本来就是带有光芒的,只要一出场,就可以让日月失辉。

    杨浩刚才在外面大厅里,至少是欣赏到了将近千个美女,那可真是千姿百态犹如撞入花园之中,让一朵朵姿态万千的鲜花给弄的目不暇接。但是当他看见眼前的女子,杨浩竟然觉得心中被石头撞了一下,不禁是惊艳,还有一些心疼的感觉。

    这面前施然走来的女子,就好像是从最美的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子,一身低领收腰的紫色旗袍,肩上披着白色的披肩,手中还攥着一把很少见人用的小扇子。

    别的女人皮肤就算是再好,那也不过白而已,但眼前的这个却真真切切如若凝脂。别的女人就算身材火爆,那也不过是性感艳媚。但是眼前的女人,明明有完美的身材,却将大部都包裹在衣服之内,但那衣服,还是能够凸显出完美的线条,这种欲盖弥彰,更加能让男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杨浩真的是看不出,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少年龄。只是惊为天人的面貌来看,那最多不过二十五岁而已,但眼神之中神情里面,却还有几许成熟的风情。尤其是她刚才喝止保安的语气,完全就象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

    “你们的眼睛瞎了么?”这个女人痛斥两个保安,“连我的贵客都敢碰。”

    “我们还以为……”保安委屈的看着杨浩,实在不知道杨浩是哪门子的贵客,在都城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几乎个个都见过,但绝对没有杨浩这路人马呀。

    那女人冷哼,懒得跟保安多说,一转脸时,却换上了另一副千娇百媚的笑脸:“杨浩老板,在下凌紫烟。”

    “凌紫烟……”杨浩觉得这名字蛮耳熟的,似乎哪里听到过。

    凌紫烟十分主动,上来就牵住杨浩的手,如同油脂一般细滑的手指攥紧杨浩的手腕,竟然让杨浩不舍的甩脱,一路被她牵着,走到了钻石房的前面座位席。

    “各位……”凌紫烟又启开娇唇。

    杨浩一直闻着凌紫烟身上好闻的味道,居然忘乎所以,听到凌紫烟开口说话,这才回过神来。杨浩陡然发现,原来这个房间里面早就坐着很多的人。

    在前面有两排钻石制造的座位席,上面坐着六、七个男人,这些男人看架势都非富即贵。他们看见凌紫烟拉着杨浩走过来,都露出不悦的神情。

    其中一个胖子更是大声说:“凌老板,现在钻石房真是越来越好进了,怎么这种小孩子都值得你一牵么。”

    杨浩心里一震,他忽然想起来,诸葛建不是说过,本地凌飞星辰海的老板就是叫凌紫烟么?杨浩不禁多看了凌紫烟一眼,没想到一家超级妓院的大老板,竟然是如此千娇百媚的绝色女人。

    这样的女人,如果真的是李波的情人,那也未免太可惜了吧。

    凌紫烟还是没有放开杨浩的手,她柔柔的浅笑:“凌飞星辰海的钻石房,向来都只接待本地的富豪和贵族,尤其是上流社会的成功男士……”

    “那今天怎么会有闲杂人等。”胖子还是不拿正眼瞧杨浩。

    “这位杨浩老板,绝对不是闲杂人等。”凌紫烟说的很认真,“他是最近大红大紫的丹鼎春药店的老板,他所做的春药,被都城百姓称为神药。而且据我所知,杨老板还是一位剑士,今天居然打败了八大刀手,实在是名震都城啊。”

    这一番明显带着溢美的介绍,说的杨浩自己都张大了嘴,说实话,要不是从凌紫烟嘴里面讲出来,杨浩还不知道,自己居然有这么了不起呢。

    不过那个胖子显然没有凌紫烟那么看得起杨浩:“哦,我也听说过啦,最近传的很厉害的春药店么。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一个春药店老板又怎么样,我现在居然要和卖春药的坐在一起,那也算是成功人士吗?”

    胖子的话,激起了一片哈哈大笑做为回响,好几个男人都在用鄙夷的眼神看杨浩,让杨浩想到,卖春药的人果然会让人看不起。

    凌紫烟看到杨浩脸色尴尬,有些低落,便提高了声音:“各位!我凌紫烟保证,这位杨浩老板在三个月内,绝对会成为雷蒙星的新贵!不信各位就慢慢看好了。”

    “嘿嘿,这个女人厉害啊。”混元子不知什么时候又钻出来了,“你现在还是无名小辈就巴结你,眼光果然够深远。”

    杨浩瞪大眼睛,呆呆望着绝美的凌紫烟,看到这样一个美丽女人夸奖自己,当然是让杨浩十分感动,他就连混元子的风凉话都没有听进去。

    凌紫烟招呼着杨浩坐在钻石椅子上,并且递过来一个电子手写终端,笑盈盈的说:“杨浩老板,今天各位老板都在一起投标,只要谁出的价格高,谁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你也来参加一份吧。”

    杨浩早就被凌紫烟给迷的七晕八素,哪里还知道反对,接过那只手写终端就要往上写。可恰恰这时,那个胖子又多事的凑了过来:“春药店老板,你有没有钱投标啊,这里的头牌小姐,可不是大厅里的那么便宜,你别写一个菜市场的价格哦。”语气里,完全是认为杨浩根本就没有实力坐在这里参加投标。

    “用笔直接在终端上写你想要投标的价格就可以了。”凌紫烟软语哝哝。

    杨浩头脑发热,连想都不想,就刷刷刷在终端上写了一个二十万帝国币。本来杨浩确实是穷小子一个,但是这几天他生意好,刚刚赚进了二十万帝国币。杨浩对钱也没有什么概念,以为在这里投标的都是亿万巨富,别人开价肯定比自己高,所以就把全部家当都写了上去,只要不中标就一分钱也不用付,而且还不丢面子。

    凌紫烟看着终端上的价格,笑眯眯的接过,递给了手下。又凑近杨浩的耳边:“今天杨浩老板过来,应该不止是想找靓女春风一度那么简单吧。”

    凌紫烟的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让杨浩闻之一醉,他迷迷糊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绝色美人,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笨蛋!那女人身上涂着迷惑人的药物。”混元子的声音恰时响了起来,“春药派修仙的弟子,如果让别的药给迷住,让你师父的脸往哪里搁。”

    这句话让杨浩醒过神来,他果然感觉不对,凌紫烟的耳垂附近,幽幽暗香很是独特,男人一闻就神智迷糊春情大动,果然是相当厉害的药。

    杨浩赶紧鼓动身上的真气,绕行一个周天后,才终于化解了这药力,这也还是杨浩平时春药吃的多,对于这类药物有了抵抗力,不然今天还真有可能丢丑当场。

    凌紫烟也是大骇,杨浩先是眼睛迷蒙,显然是已经中了毒,可刹那间却又眼神清明,用这么快的速度解毒,杨浩的实力恐怕远远超出表面。

    凌紫烟刚刚散发出来的药物,是一种“紫寒媚”的气体春药,这种药并非李波等人能够制造,而是从帝国元老会中专门请赐下来的。传说这药物是从远古时代遗存下来,现在已经只剩余很小的一部分,紫寒媚药性极强,女人只消稍稍涂抹一点在耳后,就可以在身边一米内散发药性,闻到这种药的男人,都会浑浑噩噩,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在雷蒙星呆了几年,凌紫烟用紫寒媚的药物迷醉过不少男人,甚至连皇族都难逃其手,现在一个小孩子居然能在瞬间解毒,当然是心里震动不小。

    但哪里知道,震动更大的却还是混元子,这个老家伙在那边大呼小叫:“紫寒媚,是紫寒媚!!”

    “紫寒媚?”杨浩愕然的叫出声来。

    “紫寒媚是我派的特有春药之一,是炼制出来给一些女弟子防身所用,别人根本就不可能学会。”

    “哦?”杨浩不以为然,明明面前的凌紫烟就会么,还说有多特别。

    “一定是当年害死你师父我的仇人还活着。当时那些人来消灭我们时,我们刚刚炼制好了一锅紫寒媚,只有他能够拿到,只有他才可以有这种紫寒媚。”混元子声音越来越激动,他蛰伏那么久,就是希望能够有一天可以为本派复仇,现在有仇人的迹象,当然是难以自抑,“乖徒弟,给我盯住这个女人,她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杨浩摇摇头,他才不会相信,这么漂亮的美女会是坏人,而且凌紫烟看起来完全没什么城府居心,刚才又一再帮他,应该是与人为善才对。

    但杨浩抬头时,却看到凌紫烟正双目发直,愣愣的看着他:“你……你知道紫寒媚?”

    这句话,反倒问的杨浩心底里面一阵阵的发毛,刚才一时失态喊出紫寒媚的名字,没想到还真是说对了,如果这种药物真是特殊的话,那杨浩有可能暴露出肚子里面藏着混元子的秘密。

    杨浩额头上冷汗冒出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混元子和凌紫烟两个人也各有心思,一时之间三个人都沉默下来,显得非常古怪。

    而就在他们的旁边,那些富豪们却开始欢呼雀跃,因为钻石房中终于引来了今天的,马上就要投标凌飞星辰海的头牌名花师名嫒了。

    说到这个师名嫒,那就大大的有名,她原本出身于盛产美女的天使星。在三岁的时候,就已经获得天使星最美丽童星的称号。六岁时,因为可爱容颜而著称于整个星系,等到十二岁时,已经被银河帝国的高层征选到帝国中央,当时被认为,很可能是要进贡给帝国皇帝或者是元老院中某位元老享用。

    但仅仅一年之后,师名嫒却被发配到了凌飞星辰海里面当妓女。师名嫒虽然被发配,但是随着年龄增长,美貌也一天一天的增加,她无论到凌飞星辰海的哪一个连锁机构,都可以在转瞬间成为第一号的头牌红人,只要她稍稍一露面,就能够让无数男人为之痴狂,很多人为了一亲芳泽,哪怕花再多的钱也愿意。

    但就算是这样,师名嫒在凌飞星辰海依旧命运忐忑,被一级级的发配,现在甚至给抛到了这郊远的雷蒙星。

    这当然不是因为正值芳龄的师名嫒艳丽减弱,而是因为天使星出产的美女,都有一种特殊的体质。天使星的整个星球,都是由类似于电气石的物质组成,这种其中富含静电的物质,能够让女人们变得修长和惊人的白皙,但同时,也赋予了天使星女人身体一种特殊的电能。这种电能都孕育在女人们的身体里面经久不退,当她们发怒或者防御的时候,电能都会喷涌出来击退敌人。

    但最要命的是,天使星的女人在和男人上床的时候,电能依旧很充沛,当有她们不喜欢的男人靠近,就会发出令人胆寒的电弧。只有和她们心里喜欢的男人上床,才可以确保平安。

    所以说,虽然天使星是宇宙里最最盛产美女的星球,但是他们那里的女人需要经过处理才可以陪男人,普通的天使星的女人,需要先让她们意志瘫痪,身上的电能也无从发起,男人们便可在她们身上为所欲为。

    但是这个师名嫒却大大的不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为了能够接近她而下足本钱,帝国工厂研制出来的药物基本上都已经尝试过,但没有一种可以瘫痪师名嫒的意志,更加无法消除她身上的电力。所以师名嫒空有美貌,却无从接近,难怪她到了今天,连续多年做妓院的头牌,但还是处子之身。

    在这个钻石房里的男人,基本上都是***场里的老手,当然都清楚,师名嫒是一个只能看不能碰的头牌,所以每天晚上投标师名嫒的时候,男人们都是起哄为主,价格都一个比一个标的低,想看看是那个笨蛋会上当投了去。

    当这时,师名嫒缓缓走上台时,台下的男人们又开始疯狂起哄,各自攀比今天的价格有多么低廉。师名嫒身材挺拔修长,在纱群笼罩下,凸显出漂亮的胸线和盈盈一握的细腰。她的面孔遮蔽在红色面纱之下,虽然看不到那令人窒息的美丽,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面纱下的忧伤,做为一个不能让男人得到的妓女,这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伤。

    房子里面喧嚣的气氛让凌紫烟回过神来,她的脸色迅速几变,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紫寒媚也没什么,杨浩老板本来就是做奇药生意的,知道也不奇怪。”

    “是啊是啊。”杨浩难得下台,连忙打哈哈,“凌老板,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请教你一下的。”

    “请教我?”凌紫烟蹙眉,那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杨浩心中一荡,需要气沉丹田才可以静心凝神:“白天的事情,凌老板一定是知道了。”

    “李波老板来过了。”凌紫烟俏眼含媚,“你们两位要斗法的事情,他已经跟我提过。”

    “这一次,我们的赌注下的很大。”杨浩很是担忧,“如果我输了的话,恐怕没办法再在都城呆下去了,可是……”

    “可是杨浩老板却还有要事,不能离开这里的生意?”凌紫烟果然象是有一副能够看穿人心思的眼睛。

    “没错。”杨浩承认。

    “所以杨浩老板今天过来,实际是来探听一下,几天后比赛的内容,以便早点做好准备?”凌紫烟似笑非笑,脸庞上有红晕在流动,实在是美的让人浑身发热。

    杨浩的计划,完全被凌紫烟猜中,他只能苦笑:“凌老板既然都知道了,恐怕是不会帮我的,毕竟李老板财大势大,他一句话顶我说一万句呢。”

    “李波确实是势力庞大。”凌紫烟点点头,“而且他和我同样来自帝国的中央,算是老相识老朋友了,我会帮他也无可厚非。”

    “哦。”杨浩脸色尴尬,虽然这答案自己也已经想到,可被人当场拒绝毕竟是丢面子的事情。

    但凌紫烟又嫣然一笑,宛如是花朵开放:“可我偏偏却要帮杨浩老板一把。”

    “帮我?”杨浩反而吃了一惊。

    “没错,我就是要帮你。”凌紫烟调皮的眨眨眼睛,“李波已经那么有钱有势,却还要来欺负你,实在是有些过份,我就算帮你一下,让你打赢他也算不上什么。”

    “别相信这个女人。”混元子心情恶劣的大喊起来,自从闻到紫寒媚后,他完全变成了暴怒的老头。

    杨浩根本就大喜过望,完全没有听混元子的:“太好了,其实只要凌老板告诉我比赛的内容就可以。”

    “还叫我凌老板?”凌紫烟靠的更紧,几乎是把头靠在杨浩的肩头,“叫我紫烟吧。”

    “紫……紫烟……”杨浩简直不敢相信,又有艳福在向他招手了。

    凌紫烟说:“比赛的内容倒是很简单,可惜就算你知道了也不一定能够办到,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运气咯。”

    “按照李波所说,比赛的方式方法都由你定。”杨浩急不可待,“既然如此,紫烟就一定有办法让我赢了。”

    “其实比赛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在台上的女人……”凌紫烟笑笑,“我们凌飞星辰海的头牌师名嫒一直都没办法破除身上的电力防御,只要你们谁的药可以让她解开电力防御,就算是赢。所有的比赛就是这一场而已。”

    “就是这一场?”杨浩看着台上风姿绰约的女子。今天在凌飞星辰海,杨浩算是好好的见识了一把女人,身边的凌紫烟具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媚劲,身体的每一部份都能够将女人的美丽展示出来。而台上的师名嫒又是另外的味道,哪怕不用观赏纱巾下的面容,也能充分的感觉到师名嫒那令人怦然心动的气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淡然看着下面的男人们为了取笑她而奚落的出价,一种哀伤和坚强的感觉孕育在身上。

    “太了不起了。”杨浩忽然说。他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因为出身平民,所以被贵族子弟所不容。杨浩算是经常遇到这种被人集体奚落的事情,但平心而论,他是做不到如师名嫒这样淡然面对的。

    “了不起?”凌紫烟冷笑,“她么?这个女人也能算了不起。”

    “难道不是么?”杨浩为师名嫒说话,“不管别人怎么嘲弄她,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不颓丧,真的蛮厉害的。”

    “就算了不起吧。”凌紫烟眼波流转,但话语中还是有些不屑,“可惜她到今天都不算是一个女人,能不能让师名嫒成为真正的女人,今天晚上,就要看杨浩老板咯。”

    “看我?”杨浩愕然,他今天只不过是来打探消息,现在得到讯息了,可没准备留下来过夜。

    “来到凌飞星辰海的老板们,都是寻开心的,当然不会有人来标一个只能看不能碰的头牌回去,所以师名嫒每天的标价无非是大家嬉闹的几元而已,台下的老板们,个个都是在比谁能用最低的价格标到。”凌紫烟笑的意味深长,“但杨浩老板一口气就出了二十万帝国币的价格,今天又舍你其谁呢。”

    到了这个时候,杨浩才明白过来,他几乎是哭丧着脸问:“你是说……今天我标到师名嫒了?”

    “没错,今天我们的师大美人就会陪你过一夜。”凌紫烟就差没有嘲笑杨浩了。

    “那我的二十万……”杨浩快要发疯了,那二十万帝国币可是他的全部家产,这些天玩命的干活好不容易才赚到的,难道就了看一个女人一晚上,就这么平白的花掉了?

    “谢谢杨浩老板。”凌紫烟欠欠身,站起来,“您说过,她很了不起的。”

    这个迷尽万千男人的女老板,摇曳着身姿,朝着台上走去。

    只剩下那些男人们,在哈哈嘲笑着做了冤大头的杨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