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章 火剑出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五卷 第五章 火剑出鞘

    “怎么回事?”杨浩还处在生死一线的心有余悸里面,对于刚才如同神仙搭救一样的情形摸不着头脑。

    “当然是你师父我救你了。”混元子的声音有些疲惫,“可算要我的老命了。”

    “幸亏有你,要不然我可就死定了。”杨浩总算是真心实意的感谢了混元子一次。不过这个家伙,很快就又非常没志气的问:“原来你在我肚子里还能这么厉害啊,那要不以后打架的事情都交给你来好了。大不了我负责跟女人上床,让你偷窥的过瘾么。”

    杨浩一直都不太喜欢跟人动手,对他来说,丹鼎双修派里面的炼丹工作还比较适合他,至于动武那实在是能免则免了。

    “你想得美!”混元子立刻打消了他的邪恶念头,“你知道刚才那一记,消耗了我的泥丸丹里多大的能量么?我至少少活三个月啊,以后再让我救你,用不了几天,我就死翘了。你是不是想欺师灭主?”

    杨浩吓的连吐舌头,混元子能够在他肚子里面活下去,靠的全是当初杨浩吃下去的那颗大药丸里面的能量,如果这里面的能量真的消耗完了,那混元子可真的是要香消玉殒,从此不知所踪了。杨浩虽然天天跟老家伙吵架,可不是想他真的死。

    “刚才你躲得过去,是你的运气好。”金德看杨浩受伤后还满脸轻松的自言自语,不由的恼恨。

    “运气?”杨浩虽然身上流血,可嘴上丝毫不饶人,“怎么不说你的剑术不济,告诉你吧,我的身法是世界上最好的,什么剑法都别想打到我。你那些什么极光,实在是烂之又烂,别说杀人了,就算晚上拿来照明也嫌不够亮。”

    “是么?”金德脸上却没有怒气,反而是阴沉沉的,极其深长的呼吸着,看起来,就是在孕育着新一击的力量。

    杨浩左顾右盼,希望能够找个漏洞可以逃走,可是金德虽然只是一个人,但在他剑势之下,三个方向都被笼罩住,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溜。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杨浩急问混元子。

    “等死呗,还能怎么办。”混元子没好气的说,“谁让你这么嘴贱,说什么不好,非说他剑法不好。”

    “难道还要我夸他么?”杨浩振振有词,“哪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事情。”

    “那个人虽然功力差劲,可用的剑法却一点都不简单。”混元子叹口气,仿佛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他刚才那一招剑法,源自于我那时代剑宗修仙者的流派,只是时事变迁,现在人都已经忘记了修仙的方法,所以威力大减。想当年,这区区一招使出来,就能够让方圆千步之内的所有人伏尸在场,最多一次,一个修仙者竟杀了上千人。”

    “什么?”杨浩愕然,被混元子这么一说,原来金德的剑术这么了得,那自己肩膀上的伤口似乎也算是值得了。

    “一个剑士团的团长,又有六级的战力,你要是小看他的话,那除了等死之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混元子趁机教训。

    “这也算危急教学?”杨浩心里郁闷,只能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知道啦知道啦,我以后大不了不小看对手,每个人我都很重视好了。”

    “那也来不及了。”混元子说,“你看看金德在干嘛!”

    杨浩也已经看见了,金德撩开了他象征贵族的华服,在自己的腰带上摁了几个按钮。现在的科技水平也充分的体现在服装上面,很多衣服看起来面料柔软穿着舒服,可世纪上却包含着大量的技术产品。而金德刚才连续摁的东西,就是一根如同腰带状的高科技辅助装备——力量增强器。

    这种力量增强器是帝国军队的核心装备之一,它通过某些类似于电流的刺激,让佩戴者的力量尤其是原力在开启机器后,迅速的增强几倍。帝国里面的高等将领尤其是剑士团和武斗团成员都会配备一条,在真正遭遇强敌的时候使用。

    当杨浩在学校里时,王志俊也曾经用过一次,不过王志俊那家伙本来原力就很弱,所以用了之后也起不到太强的效果。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站在杨浩面前的可不是一个庸手。金德是帝国剑士团的副团长,是著名十剑流的嫡传弟子,他本身拥有的实力就和杨浩不相上下,再加上剑法卓越,如今使用力量增强器后,原力更是增幅几倍。在金德的身体周围,迅速的冒出了一些银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就如同是外发的原力一样,似乎是这些原力已经在金德身体上迅速的膨胀,已经溢满外泄了。

    金德又高高的举起了他的那柄宝剑,剑身上的光芒陡然璀璨无比,让这周围雪亮如同白昼,杨浩感觉自己的面前有一个超新星,已经亮到让人无法目视。

    这一次,金德的“极光”如果发,威力将是史无前例的惊人,杨浩哪怕有再快的速度,哪怕有再好的飞剑也没办法再抵挡,他已经是被千军万马所包围的困军,几乎等同于金德剑下的死尸了。

    在这种时刻,杨浩被逼入了绝境,刚才初级的“极光”已经让他没法抵挡,而现在,就算是杨浩和混元子两人联手,恐怕也难以在剑仙遗招“极光”之下逃生。

    “完了。”混元子瞬间陷入了悲观之中,“这下真的完了,我没办法了。”

    “你没办法,我有!”杨浩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声音来,他闭上眼睛,看都不看面前那团极其耀眼的光芒,马上会让他死的光芒。杨浩从丹囊里面摸出了一粒火红火红,象是辣椒一样颜色的丹丸,往自己的嘴里面塞去。

    “你要干什么?”混元子被吓了一跳,“你不是说,不吃这火狨丸么?”

    火狨丸是混元子最新教杨浩做的辅助丹。因为以前的增力丸只可以让筑基阶段的人增加力量,对于现在灵虚阶段的杨浩没有作用,所以要让全身真气迅速增加,只有吃火狨丸这种最新的辅助丹才可以。

    但是,当昨天杨浩将第一炉火狨丸做出来后,却死也不肯尝试一下。这纵然是和混元子那每次炼丹都要闯祸的前科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些火狨丸里面,用到了几百钟超级辣的材料,这些宇宙中最辣的植物,平时只要人稍微接近一下就会浑身冒汗眼中流泪,可现在却全部都炼造进了这些火狨丸里面。那些火红的丹丸一出炉,就已经直接把杨浩给熏晕了三次,顺带让X13的机械也连续故障了好多回,这种害死人不偿命的玩意,杨浩又怎么敢吃。他也是在混元子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才答应放几颗在身边应急的。

    可是现在,杨浩却连想都没想,就往自己嘴里面丢了一粒,就好像是丢巧克力豆那么轻松。

    “人都快要死了,我管它是什么药。”杨浩很快就发觉,这果然不是巧克力豆,火狨丸入嘴后只用十分之一秒就让他舌头麻痹说不清楚话了,“我这也叫病急乱投医。”

    那粒药丸还只是在嘴巴里面融化,可是杨浩的血液却好像是被猛火煮了一下,全然沸腾开了,在血管里面激烈的奔涌起来,杨浩身上的真气更是象薄荷糖丢进了汽水,轰的一下就膨胀的让杨浩的四肢都鼓了起来。

    “嚯嚯,这次的丹药好像炼过头了,按道理效果不该这么强啊。”混元子用检讨的语气说,“看来下一次,得少放一些材料了。”

    “下次你个头啊。”杨浩明明知道混元子是拿自己做试验品,可还是次次都得上当,真是气不打一出来,“你还有心思想下次,这次我们就过不去。”

    “对哦!”混元子回过神来,“你现在怎么办?增幅过力量的超级‘极光’可不是你现在可以对付的,如果他发,那你就死翘了。”

    杨浩闭上眼睛,感觉着火狨丸那种超级的辣力让身体的肌肉都痉挛了,但是,效果却也是很明显,真气充足的让他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充满了真气的气球了。

    “你教过我的。”杨浩咬牙切齿,他虽然平时看似懦弱,但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都不会选择退缩,“当防守不了的时候,我们就进攻。既然极光发出来我就会死,那我就决不能让他发出来。”

    “你想干什么?”混元子想来想去,自己教给杨浩的似乎都是一些逃跑和防守的绝技,真正进攻的招数很少很少。

    “你的危急教学!”杨浩发现对面的光芒更加璀璨,不由大吼,“有什么进攻的绝技随便教我一招!”

    “好!我现在就教你五大剑诀里面的‘斩’”混元子也被杨浩的斗志给激发了起来。

    杨浩顺手就抄起了一把飞剑,正是他最近常用的冰刃,双手高举,做出了一个要斩的架势。

    “首先第一步,把你手上的剑丢掉。”混元子飞快的说。

    “丢掉!!”杨浩在关键时候从不质疑混元子的话,立刻将冰刃丢到一边。

    “要让一把剑发挥出它的效果,就必须让你身体的真气和它协调,要配合它,让它增幅。”混元子说,“你吃了火狨丸,身上的真气就是火性的,和冰刃根本就没办法配合。”

    杨浩立刻会意,抓起了很少使用炎剑,一股真气冲进了剑身,那充满了辣力和火力的超级真气,让整把炎剑周围都冒出了熊熊的火焰,一股明亮的剑光窜出剑刃,让整把剑陡然加长。

    杨浩哇哇大叫着,双手高举炎剑,朝着金德扑去。

    而金德那里,极光已经孕育到了最后的阶段,那团光芒已经专为金色的带着肃杀的光团,只消几秒钟,就会发。

    “想象自己是站立在天地之间的盘古大神,在你面前的是混沌一片,你的手握着剑,你的剑就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利器,你的力量是无穷,你的支撑来于大地,你的攻击在九天之上,你的所有力气,都要向着面前砍去!”混元子不仅将“斩”字诀的技巧告诉杨浩,而且向他描绘出脑中想象的意识。

    杨浩扑到了空中,他看到金德手中的光芒已经散佚,那束“极光”已经发,一支支力量无穷根本就没办法抵挡的极光已经怒出来。

    杨浩闭上眼睛,根本就不管面前有什么,不管自己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攻击,他心里只有自己,在这一刹那间,杨浩的身体上宛如有火焰喷,他象是天神一样从天而降,手中握着长达几米的火焰,和金德的“极光”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那真是不可思议的情形。

    哪怕是看到当时情况的人,以后也没有办法复述这一击的壮观,仿佛是两团孕育了几千万年的力量相互碰撞在一起,在这里面,爆发出来了如同星辰初现宇宙的那种力量,这种力量竟然不带一点点的光芒,而是完全的黑暗,彻底的,比黑夜还要深的黑暗。

    后来雷蒙星皇室的科学家解释说,这是因为两股过于巨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不知为何竟然在刹那间创造出了一个小型的黑洞,这个黑洞将周围的光芒全部都吸入,所以才会有那短暂的却不可思议的黑暗。

    虽然过程不可被复述,但是结果却在烟尘散去,黑洞消逝之后就展露无疑。杨浩凄惨无比的跪倒在地上,他的身上被传了至少有四个,鲜血象泉水一样喷涌出来。这是极光有一部分力量刺中他的后果,杨浩宛如在刚才那一击之中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所以脸色灰败,手上的炎剑也黯淡无光,变成了一把小小的铁片。

    虽然杨浩的模样是十分的惨,但他毕竟还是活了下来。跟杨浩为敌的金德却已经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在那地面上,金德向来高贵的身体已经在杨浩的一斩之下被砍成了两半,身体里面的血肉和内脏被炎剑的热量烧成了焦炭,恐怕是和金德再熟悉的人,也没有办法来确定尸体的归属了。

    杨浩虽然只是在危急关头学习五大剑诀里的“斩字诀”,但机缘巧合,火狨丸让杨浩身体内的真气增加了几倍,而炎剑更是因为火性的真气而迅速增幅。更重要的是,杨浩他拥有的一往无前不死不休的勇气,正符合了“斩”的要领。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所以杨浩才可以将金德一举斩落马下。

    “我赢了……”杨浩几乎是把脸贴在地面上,低沉的笑着。

    “我们赢了。”混元子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虽然不是他在对敌,但他和杨浩的命运绝对是连在一起的,“不过我们还是死定。”

    混元子的话简直就是冰冷的判决,让受创很深的杨浩心头一震:“为什么?”

    “你看看周围……”混元子很绝望,“除非你还有真气能逃走,不然我们就完蛋了。”

    也不用他提醒,杨浩已经看清楚了周边的情形,就在他刚才和金德殊死一搏的时候,弄出来的巨大声响已经引来了皇室的卫队,现在至少有几千个人围在了杨浩的身边,这些人全部都穿着雷蒙星皇家专属卫队的服饰,看起来并不是金德他们那个剑士团的人。

    但哪怕是这样,也够杨浩受的。毕竟杨浩今天是偷偷溜进皇宫盗窃,而且还杀死了一个剑士团副团长,这些罪随便哪一条都足够要杨浩命的。

    而更要命的是,杨浩刚才已经耗尽真气,现在就连一个只有二级战力的小卫士,也可以轻易的把他抓走。

    何况杨浩又眼前一黑,彻底的晕了过去。

    杨浩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不幸是因为他已经落在了雷蒙星皇室卫队的手里,随便哪个雷蒙星的人都知道,皇室卫队是雷蒙星皇室最忠诚的战士,他们也是最冷酷无情的刽子手,只要有冒犯皇室的人出现,皇室卫队都会残忍的将他杀死。

    但幸运的是,杨浩并没有让金德的剑士团抓住,否则杨浩恐怕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死了。皇室卫队虽然冷酷,但毕竟也要听从皇帝的命令,他们抓住的每个人,都要交由雷蒙星的淡真皇来判决。

    所以当杨浩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包扎好伤口,性命已经暂时无虞。杨浩刚才的昏迷只是因为真气消耗过度以及失血过多,他吃过了黑金换髓丹后,整个人的身体早就已经脱胎换骨,造血能力和伤口的愈合能力惊人,所以杨浩只当昏迷是睡了一觉,再度醒来后,整个人已经恢复了不少。

    “这是哪啊?”杨浩睁开眼睛,强烈的光芒刺的他又慌忙闭上眼。

    四周很寂静,仿佛连人的呼吸声都没有,但是杨浩的敏锐术却又告诉他,在身边不到几十步的地方,至少站着上百个人。

    也就是说,这上百个人站立在这里,却连一丝一毫的声息都不敢发出来。

    这是一个什么样肃穆的地方,能够让人噤若寒蝉到这种程度。

    过了好一会,杨浩才算适应了强光,慢慢睁开双目,周围金灿灿的光芒,瞬间溢满了杨浩的眼眶。

    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许多华丽和璀璨的房子,譬如凌飞星辰海的钻石房,在整个宇宙之中都是以豪华著称的。但是杨浩面前呈现的建筑,却比钻石房更是豪华几百倍。

    这两者几乎就不能放在一起比较。就现在看来,那个钻石房根本就是暴发户鼓捣出来的东西,不仅俗不可耐,而且会让人作呕。

    而面前的建筑才是真正的华丽,才是真正的伟大。一个建筑能够让人突然之间心生崇敬,这才是它的精髓所在。

    杨浩现在正处在一个宫殿里面,这个宫殿是庞大无比的,墙壁如同悬崖一样高耸,一根根精雕细刻的立柱,排列成士兵的队列,向两翼散开。宫殿总共分为三层,最下面的是宽阔的殿下级,几百个卫士和皇室官员肃然的站立在那里,目光紧紧盯着杨浩。

    而杨浩是躺在第二层的一个台阶上面,和最下一层差不多有三米多的高度差,这让他几乎可以俯视众人,而杨浩的头顶,还有一个顶层。如果这个宫殿是一座巍峨的山峰的话,那么顶层就是山顶,那里孤零零的放着一张椅子,似乎是墨玉做成的椅子,宽阔却又冰冷。放在那里显得孤傲异常,椅子上没有一丁点的黄金或者其他的宝石,仿佛这张椅子的主人并不需要那些贵重金属来增添荣耀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一个声音就好像是从天上丢下来的。

    杨浩努力睁开眼睛,去看高高的皇座上的人,但那个人的脸上却仿佛有一团光芒,只能让人听到苍老以及有些熟悉的声音,却始终都没办法看到面容。

    “我还想知道怎么在这里呢。”杨浩浑身都痛,干脆叉开腿坐在那里,他才不管这地方有多肃穆呢,反正身体不舒服就要坐的舒服。

    “这里,是朕的皇宫。”那个人声音里透着说不出来的熟悉,“而你,却偷偷溜了进来,而且还杀了我的一个顶尖的剑士。”

    杨浩心里一凛,他忽然想通这是哪里了。除了雷蒙星那个至高无上的淡真皇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呆在这样宏伟的宫殿之中,还有谁可以象神一样处在最高的地方向着下面发号施令呢。

    “这个……”杨浩挠挠头,“其实,我是走错路了。今天晚上月色不错,我出来散步,没想到走着走着,居然走到这里来了。”

    “走错?”淡真皇沉吟,“唔……龙将军……”

    淡真皇声音很低沉,可却能清晰的飞跃几十米的高度差,落到下面的皇室官员耳朵中。一个皇室卫队的将军脸色苍白的站出来,恭敬的回答:“禀告皇帝陛下,今天皇室卫队一千两百人当值,两百个暗哨和五百个明哨都没有看到任何人走进来过。”

    这个回答显然是意料之中的,淡真皇满意的继续问杨浩:“看起来,你似乎没有走错的可能性吧,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能够随便走走就突破朕的防御哨卡。”

    “好啦好啦。”杨浩假装叹息,“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和金德约好了,今天在皇宫里进行一次公平决斗,所以才会溜进来的。”

    “皇家剑士团副团长金德?”淡真皇的声音里面有了一点点笑意,“他可是顶尖的剑士,你胆子不小么,为什么要和他决斗?”

    “为了女人咯!”杨浩现在撒谎都不用打草稿,绝对是混元子教导有方,“我实在是年少英俊风度翩翩,弄得凌飞星辰海的美眉都对我念念不忘。金德的一个老相好也为了我而跟他决裂,所以金德恼羞成怒要和我决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