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章 东窗的奸情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卷 第一章 东窗的奸情发了

    “皇后……”门外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杨浩猛然一震,转身挡在明皇后的身前,全身的真气又恢复了正常,这让杨浩变的精神熠熠。

    “是我的人。”明皇后点点头,让杨浩不要紧张,“什么事情?”

    “淡真皇在找他。”门外的人说。

    明皇后嘴角略略一抖,显然对淡真皇这个名字有些触动,她转头看着杨浩:“他花了这么长时间,看起来你的药果然有用。”

    “本来就有用。”杨浩耸耸肩,他没把“你自己也尝过了”这句话说出口,已经是很给皇后面子了。F

    “你大可以跟他好好的要一点赏赐,反正他什么都有,”明皇后居然为杨浩出起主意来。

    “我只想要你。”杨浩脱口而出,这句油腔滑调虽然大有混元子的风范,不过也算是真心实意。

    明皇后脸庞发红,她娇羞的笑了一下,又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对杨浩不满,但是一双柔嫩的手却又慢慢的伸向了杨浩的衣服里面。

    “还有一点时间……”明皇后说,“我们还可以利用……”

    杨浩的身体又在发热了。

    ……

    杨浩的运气,是真的来了,自从跟明皇后一夜春宵之后,接下去的事情顺利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淡真皇服了冰火九重天之后,果然感觉灵验无比,不仅让他立刻就重振雄风,可以一夜几次驾驭年轻的爱妃,而且还让他的身体也感觉到有些奇妙的好转。

    这对于淡真皇而言真是绝对的惊喜,吃了冰火九重天之后,除了立刻就有效用之外,还让身体有去毒的感觉,仿佛这两粒丹药是可以化解各种毒素的,将淡真皇积蓄已久的体内毒素慢慢的化开,排出体外。

    跟以前的饮鸩止渴相比,这味药的到来几乎是救了淡真皇的命。所以老皇帝龙颜大悦,无论什么要求都一一满足杨浩。

    杨浩的幸福生活就这么快的来临了,他杀金德的事情再也没有人敢提起,而且淡真皇亲手题了一块牌匾给杨浩,让杨浩的春药从此后成为皇室特供产品,封上御药的尊号。

    杨浩在混元子的要求下,向淡真皇要了金德的那柄宝剑。这原本是没什么用处的,但混元子偏偏说他也懂得金德绝招“极光”的使用方法,杨浩拗不过他,只能带回来慢慢的研究。

    接下来的一个月,是杨浩有生以来最忙碌和最充实的日子,他的事业以惊人的速度拓展开来。首先是他的“丹鼎春药店”正式重组成为“丹鼎集团”。由于皇室的推崇,雷蒙星的所有人都开始疯狂的购买杨浩出品的丹药,那家“千万性”哪怕再降价也很少有人去光顾,甚至连凌飞星辰海也在顾客的强烈要求之下,被迫转向杨浩这里进货。

    而且不止是雷蒙星,就连附近几个星系的其他星球也有许多商人开着飞船来向“丹鼎集团”进货,为了控制出货的渠道,所以集团开始进行连锁经营,总共在本星系发出了九张连锁牌照,规定只有在连锁机构出售的才是“丹鼎”正品。

    其实杨浩哪里懂什么做生意,基本上都只是诸葛建在帮他经营,而杨浩自己负责生产的事情就足够他忙了。以前的春药店,只有杨浩一个人制造龙虎大还丹,每天的出产量不过千颗,现在单单是供应皇室就已经不够了。所以杨浩只能再想办法扩展生产。

    在明皇后的支持之下,杨浩在度普街区等几个比较贫困的平民区里面收养了五百个孤儿,将这些孤儿都收编在自己的集团旗下。淡真皇发出特许令,允许杨浩教导这些孤儿们五大基础术,所以杨浩这个自己也不怎么样的老师就开始教孤儿们基础原力术。幸亏基础原力术并不是很难学,也才一周时间,这些孤儿们便已经能够产生一些基本的原力。

    有了原力,再配上全新的精钢火熔炉,杨浩手下全新的生产力量就诞生了,这五百个孤儿本来是被人遗弃在街头,根本就是自生自灭生活无靠,现在有人愿意照顾他们当然是怀着感恩的心拼命工作,所以现在丹鼎集团每天都能生产超过五万粒的龙虎大还丹,供应本星系的顾客。生意兴隆到几乎是垄断了几十光年之内区域所有的市场。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杨浩就已经赚到了梦寐以求的五千万帝国币,这么一大笔财富是他以前连做梦都梦不到的,可是现在却轻而易举的到手了。看起来,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发生着。如果事情真的这样发展下去,也许杨浩真的会再安稳的做他的集团的老板。

    如果这样的话,就没有丹鼎双修派的一代宗师诞生了。所以命运一定会给杨浩制造新的麻烦,而且还是致命的麻烦。

    这天,杨浩正无所事事。现在一切都上了轨道,外面的生意有诸葛贱打理,而生产线也有几个年纪较大的孩子盯着。杨浩整天除了跟混元子学习炼丹和剑法之外,基本上都和师名嫒厮混在一起。[Pa25sYQEWkR

    师名嫒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本来师名嫒就是艳名远播的大美女,但杨浩得到她之前,还是未经人事的,所以怎么看都有些青涩。自从杨浩和明皇后有了一夜春宵之后,就对师名嫒起了调教之心,想把一个初经人事的女孩子调教成床上的好对手。所以杨浩开始花样百出的整治师名嫒。一开始师大美人还颇有些抗拒,可怎奈杨浩是制造春药的祖师爷,他几次药一下,就把师名嫒给整的死去活来。

    现在时间一长,师名嫒倒是食髓知味,开始主动要求和杨浩在各种环境各种情境里面玩出花样来,两个人倒是其乐融融,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

    现在也和平时一样,杨浩和师名嫒刚刚胡闹过一番,躺在床上嬉闹呢。却突然有一个皇室卫队的人跑过来,说是皇宫里面请杨浩过去。

    这个月中,淡真皇也请杨浩去过皇宫几次,每次都是为了配置冰火九重天的灵药,由于淡真皇还在调理身体之中,所以在三个月内除了冰火九重天之外不可以吃其他的药,否则就有性命之虞。淡真皇每次想要有什么鱼水之欢,都必须劳烦杨浩去做一批新药。

    但是今天却跟往常有些不同,杨浩跟着那个皇室卫队的人在皇宫里面走着,越来越感觉到异样。

    雷蒙星的皇宫和别的地方都不太一样,在皇城之内,几乎是一大片的自然保护区,各种宫殿都隐藏在自然植被之中,看得出来,淡真皇是很不喜欢被人簇拥着来去的拘束感觉,所以在皇宫里面,大部分的卫队跟哨卡都是隐藏起来的,一般人就算进来了也看不见。

    但是今天却到处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每走几步就会有一队皇室卫队放哨,对于杨浩都要仔细的盘问一番,而且今天带队的都是一等一的皇室卫队将领,而不是以前的普通卫士。

    越是往皇城的核心区域里走,就更加有紧张和悲伤的气氛,杨浩看到一些侍卫都带着红通通的眼圈,仿佛都是哭泣过了。有些熟悉杨浩的官员,看到杨浩在皇城里面行走,竟然都有些愕然的神情,就好像在这件令所有人紧张的事情之中,杨浩参与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杨浩已经知道,今天这里确实是有大事情发生,而且这件事情还和他自己息息相关,但是他怎么想也想不到,究竟是发生了重要的事情。

    就这么提心吊胆的,杨浩被带到了皇城最中心的一处宫殿。出乎意料的是,这座宫殿竟然不是杨浩经常会去的皇帝专用药方,也不是皇帝的寝宫,而是明皇后的宫殿。

    这座银色的,在晚上月亮照耀之下会闪烁出奇异光芒的宫殿,杨浩当然是不会淡忘的,在一个月之前,杨浩就是在这里和明皇后有了一夜癫狂。但是从那以后,杨浩就再也没有来过了,明皇后也好像忘记了两人之间有私情一般,根本就没有再派人来找过他。

    可是今天,明皇后竟然毫不避嫌的让人把杨浩召唤到了自己的寝宫,这让杨浩的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里。

    “杨浩!!”明皇后一看到杨浩,就紧张的失声叫起来,今天的明皇后穿着很是庄重,但头上却带着奇特的白花,仿佛是在哀悼什么。明皇后的脸上有明显的泪水,刚才一个人的时候,必定是在暗自流泪。

    “皇后,找我有事情?”杨浩还蒙在鼓里,完全不明所以。

    “你大祸临头了。”明皇后支开了所有的侍从,咬牙说道。

    “我?”杨浩吓了一大跳,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事情东窗事发了,“我们之间……被淡真皇知道了?”

    明皇后看杨浩根本就不知道在说什么,气的脸都白了,几乎是怒气冲冲的说:“你怕被人知道么?你再也不用怕了!”

    “什么?”杨浩都没看到明皇后这么失态过,哪怕是两个人在上床的时候,明皇后也不会失去自己那种高贵的气质,可是现在,简直都快成为一个跳脚的悍妇了。

    “淡真皇死了,他昨天晚上突然驾崩。”明皇后吐出的每个字都好像是钉子,敲打在杨浩的心上,“现在的雷蒙星,已经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了。”

    “怎么会这样?”杨浩吓的面无血色,“淡真皇死了?怎么会死的,前几天我还刚刚见过。”

    “就是昨天晚上,突然就驾崩了。”明皇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平复一点心绪,“我以为你会比我清楚呢。”

    杨浩清楚个屁,他还是茫然失措:“这么大事情,怎么还没有消息传出来?应该是特大新闻才对么。”

    “现在皇室里一团乱,是我把皇帝驾崩的消息给压住了。”明皇后微微皱眉,一脸的萧索,“雷蒙星本来是四分五裂的,是淡真皇统一了整个星球,他就是雷蒙星的主心骨,如果没有了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连这个星系的其他星球,都可能卷进混乱的漩涡里面。”

    “所以你不把淡真皇驾崩的事情传出去。”杨浩对于这种政治权利的斗争完全不在行,“不过能隐瞒多久,迟早别人都会知道的。”

    “我隐瞒这个消息还有别的理由。”明皇后突然之间变了。刚才杨浩走进来的时候,明皇后还是一个哀伤美丽的少妇,可是现在,她却如同是一个发怒的母猫,让人感觉到从后背升腾起来的凉意。

    “我只想问你。”明皇后一步步的朝着杨浩逼近,这绝对不是两个人在暧昧时的戏耍,而是满是杀气的进逼,“是不是你杀了淡真皇?是不是你?”

    “我???”杨浩差点没跳起来,“怎么会是我?我干嘛要这么做。”

    “虽然淡真皇疏远我,但他仍然是我的丈夫,是我最崇敬的人。”明皇后痛苦的浑身发颤,“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

    “你疯了!”杨浩到了现在才明白明皇后说的是什么,这简直如同九天之雷,把杨浩打的七荤八素,“我干嘛要杀淡真皇,我怎么可能会杀呢?这不是天方夜谭么?”

    “天方夜谭?”明皇后的模样象是要把杨浩给活活咬死,“本来你是没机会杀陛下的,也没人相信你有这个本事。不过事实上,淡真皇却是死了,而且还和你有关,随便谁都可以得出轻易的判断,你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和我有关?”杨浩断然否认,“这不可能,我这几天都在公司里面忙,除了前几天来过一次皇宫后,再也没来过,很多人可以为我证明。”

    “杀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明皇后还是没有放过杨浩,“淡真皇几乎不相信任何人,但他却偏偏相信了你,结果一条性命就葬送在你的手里。”

    “我没有杀人,根本就没有!!!”杨浩声嘶力竭的吼叫,他双手握拳,用最大的声音叫嚷。杨浩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明皇后会认定淡真皇是死在他的手里的,杨浩比谁都清楚自己的无辜,淡真皇死了,对于杨浩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他的集团都要依靠淡真皇的支持。

    “你没有?你没有?”明皇后声音很古怪,跟索命女鬼一样喃喃重复,“但为什么淡真皇会在和女人上床的时候吐血而死?为什么医官团会说淡真皇是服药过度才血脉崩坏而死的?淡真皇在这段时间唯一吃的药就是你的冰火九重天!你怎么解释?”

    这一番连珠炮似的发问,把杨浩震的心神大变,他一坐倒在椅子上,手脚发软颤抖,几乎失去了自控能力:“他……他……是吃了药死的。”

    “是吃了你的药死的。”明皇后更准确的说,“不仅仅是皇帝的医官团这么认为,连我自己的私人医生也同样认定。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淡真皇吃别的药根本就没效果,只有你的药,是他唯一服食的。”

    杨浩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如果只是别的医官说皇帝是吃药而死,那么杨浩还可以怀疑有人诬陷他,但连明皇后自己的医生都已经认定,只能说明这一切都是事实,淡真皇毫无意外的,就是因为服食春药而死。

    明皇后突然落下了眼泪,她雍容华贵的仪态突然之间失去,变的象普通女人一样的脆弱:“现在已经有剑士团的人去抓你了,我特地让皇室卫队先把你带过来,是不想你落在剑士团的手里。”明皇后面无表情,“我只想问清楚事实,如果真的是你杀了陛下,我不介意亲自动手杀了你。”

    杨浩听到这些绝望的话语,并不感到恐惧,其实杨浩非常能够感受到明皇后此刻的情绪,不要说是淡真皇的妻子了,就算是杨浩这样的外人,听到淡真皇暴毙的消息都如丧考妣。明皇后心里的悲痛和悔恨是可想而知的。

    “她杀了你,自己也会死。”混元子忽然开口说,他应该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声音很正经,没有了平时的油滑。

    “什么?”杨浩愕然抬头,“明……皇后?你要杀我后自杀?”

    明皇后凄婉的苦笑:“你以为我脱得掉干系么?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和你之间的事情,迟早也会被人知道。你是杀淡真皇的凶手,那我在别人眼里也会是帮凶。”

    “可是我没杀淡真皇!!”

    “谁会相信?”明皇后淡淡的说,“我都不相信。”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你那些该死的药,到底会不会吃死人??”杨浩突然之间爆发,他怒不可遏的朝着混元子咆哮。如果可以的话,杨浩恨不得把混元子从肚子里面挖出来掐死。

    “我不知道。”混元子含含糊糊,“有这个可能。”

    “有这个可能?”杨浩更加愤怒了,“你怎么从来都没说过?你以前为什么不说,你干嘛老是这样,要到出事之后才告诉我,会有这个后果会有那个后果,为什么之前从来都不说!!”

    “我说个屁!”混元子的声音也提上来,“每种药都有他的毒性,何况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在碰运气,他上一秒活着,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死。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预测到。”

    杨浩愕然,他虽然是很责怪混元子,甚至认为一切的祸事都是混元子所带来的。可是杨浩更多的却是自责,他很清楚混元子说的话没有错,不管是哪种药或者是哪种事情,只要有好的一面就有坏的一面,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就要看命运的安排了,人根本就没办法做自己的主。

    而这一次,杨浩的运气显然是用尽了。

    “好吧,你杀我。”杨浩又无力的坐下,嗓子里面发出的声音,让他自己都觉得愕然,“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好的话,你就杀我吧。”

    “你承认杀了陛下?”明皇后对于杨浩刚才咆哮一般的自言自语没有什么好奇,“你总算肯承认了。”

    “我没杀……至少是没想杀。”杨浩喃喃,“没人会傻到用自己的方法杀人,这不是告诉别人凶手是谁么,我从来没准备这么做。不过可能是运气太糟糕吧。”

    “我们的运气都很糟糕。”明皇后点点头,她抬起了手指,在那双让杨浩享受过难以言喻的快乐的玉手之上,闪烁起了一股奇异的,如同白玉一般的光泽。

    这是明皇后的独特武技,传说是源自于古代巫术的一种指法“天蚕指”。这种武技是明皇后从一本古朴秘笈上学习而来的。关于这种武技,很少有人真正见识过,但是淡真皇却曾经说过,如果明皇后真的有心下杀手,那么全皇宫里面恐怕只有区区几人才是她的对手。

    谁都知道,雷蒙星皇宫中驻扎着皇室卫队和皇家剑士团,可谓是高手如云,而明皇后显然可以也跻身在高手的行列之中。

    现在,那种很少示人的指法就闪烁在杨浩的面前,葱葱玉指兰花般翘起,随时都可能在下一秒杨浩的咽喉。

    “皇宫里面,现在谁作主。”杨浩明明已经闭上眼睛,准备引颈就戮,可千钧一发之际,却还是从嘴里冒出了这句话。

    明皇后呆了一呆,几乎没考虑就说:“我……还有皇家剑士团。”

    “剑士团?”杨浩反应过来,“王韬那个剑士团?”

    “你知道王韬团长?”明皇后指间的光芒稍稍黯淡下去。

    “王韬的剑士团是帝国派遣过来的,怎么会在皇宫里面作主?”杨浩实在是想不通了,王韬根本就不是皇室的人,为什么能够得到权力。

    “王韬的剑士团说起来是雷蒙星皇家剑士团,但其实却是帝国派到这里来监督雷蒙星皇室的。”明皇后叹口气,脸上有一种无奈的感觉,“淡真皇在的时候,他们当然不能兴风作浪。不过现在淡真皇驾崩,他们借着调查的名义,已经实际获得了统治雷蒙星的权力,连我都已经被他们孤立起来,很难再做什么。”

    “谁得利,就是谁干的。”杨浩的神情迅速变化,他再也没有刚才那种深深的宿命感,一种始终压抑在心底里面的勇气,又开始升上来了。

    “你说什么?”明皇后感觉到了杨浩的变化。

    其实,在这之前,杨浩是真的已经认命,甚至觉得死在明皇后的手中也是不错的选择。但就在手指快要向他发动进攻的时候,混元子却头脑清晰的要他提出皇宫谁作主的问题。

    这可以说是混元子所做的少数几件真正的好事之一,甚至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这个问题让杨浩和明皇后都迅速厘清了眼前的事实。

    其实明皇后比杨浩更加清楚政治斗争的残酷,但是突然之间丈夫的暴毙蒙蔽住了她的眼睛,让她没有理智去想事实的真相,直到现在,经过了杨浩的提醒,她才真的醒悟过来。在这件事情之中,有好处的人根本就不是杨浩,也不是明皇后自己,而是剑士团的家伙们。所以杨浩根本就没有理由去杀淡真皇。

    杨浩的脑子不笨,虽然不懂政治,但冷静下来后,他对于这件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也有了真正的理解:“淡真皇根本就不是我杀的,只有剑士团的人才有可能。他们为了能够得到皇室的控制权,所以诬陷是我杀了陛下,然后利用我再打倒明皇后你,从此后,雷蒙星就真正的由帝国统治了。”

    明皇后也是一点就通:“这些年,雷蒙星出产的特殊药物被帝国大量收购,其中的贸易顺差已经让帝国难以承受,帝国几次想要输入科技产品逆转这种情况,但是一直都做不到,甚至连他们的主打产品春药都已经被你打垮了。所以帝国只有靠获得雷蒙星的统治权才能够掠夺这里的资源……”

    “没错,所以王韬和他的剑士团杀了淡真皇,然后再嫁祸给我们,只要淡真皇和明皇后你们两个人死了,雷蒙星群龙无首,那个剑士团轻而易举的能够掌握皇室的力量。”杨浩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雷蒙星高级学院的校长不就是皇室的继承者么?王韬跟他的关系很好,说不定会把他拉来做傀儡皇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