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章 皇宫秘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卷 第二章 皇宫秘辛

    (-  杨浩可没有忘掉,当初他被赶出学校的时候,就是王韬和校长两个人狼狈为奸,共同设计使他出局的,现在王韬要推出一个皇室的傀儡,校长当然是最好的人选了。

    明皇后刹那间脸色死白死白:“他已经赶到皇宫了,今天一早就到的……你们校长。”

    “真是这样!”杨浩勃然大怒,“真的被我猜中了,淡真皇昨天晚上驾崩,消息完全被封锁住,校长又怎么会得到讯息的,又怎么来得及赶过来,肯定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事实真相,所以才提前回来接收权力的。”

    明皇后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消化杨浩的推测。刚才杨浩的话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可是却足够让这个星球天翻地覆有一个彻底的权力变更。明皇后作为这个局面中举足轻重的一股势力,自然要清醒的做出判断。

    在这个时候,就显示出明皇后作为权力核心的政治锐力了,她仅仅是思索了几分钟,神情就开始变的坚毅和果决:“看来你的猜想是对的,不过我们现在处于劣势,完全的劣势。”

    “你是雷蒙星第二号实权人物啊。”杨浩把以前听说的传闻脱口而出,“难道你还不能改变这种现状么?”

    “不可以……”明皇后说的确定:“雷蒙星皇宫里的军队力量只有两支,就是皇室卫队和皇家剑士团,王韬的皇家剑士团已经控制住了皇室大部分成员,如果他们再把校长弄来继承皇位,那就有了合法性,谁都扳不倒他们。”

    “但你也有皇子啊,应该是高顺位的继承人吧,你可以统领皇室卫队啊。”杨浩问。

    “皇室卫队?皇室卫队……”明皇后摇摇头,“我当然有影响力,可是那些家伙都是愚忠的脑袋,除非我有确实的王韬他们害死淡真皇的证据,不然不可能让他们跟剑士团开战。”Aa\\M2KjN。3UHJT8Da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是见鬼了。”杨浩气的跺脚,“说来说去,就是要找出淡真皇驾崩的真相咯,不然我们什么都做不成。”

    “你想了解真相?”明皇后显然对杨浩没什么信心,“现在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真相就是你杀了淡真皇,淡真皇就是吃了你的春药才会出事的,你要真相,这就是真相。只要你死了,真相就会落定。所以剑士团的人到处在找你。”

    “听起来我的命还挺值钱的。”杨浩自嘲。

    “错了,你的命一钱不值,值钱的是你的尸体,因为尸体是不会辩解的,他们不要你,只要你死。”

    “她说的对。”混元子也象是被点醒了,“这个女人说的对,乖徒弟,现在真是完蛋了,恐怕整个雷蒙星的人都在找你,不管谁找到你,你都只有死路一条。”

    “你还是走吧。”明皇后沉默了会,终于下决心,“我给你安排一架穿梭机,你立刻走,只要逃出这个星系,雷蒙星皇室的影响力就不足以再抓你回来了。”

    “我走?我走!!”杨浩象是受到了侮辱,“我走了你怎么办?我的朋友怎么办?我的女人怎么办?我收养的孤儿怎么办?”

    “死。”明皇后冷冰冰的说,“除我之外,全都要死,我也许能活下来,不过就是另外一场战斗了,跟你没关系。”

    “你说的轻松,死。很简单哦。可我才不要。”杨浩说,“我不要他们死,我不要任何人死,除了王韬的剑士团之外,谁都不可以死,我有责任照顾他们。”

    “你连自己都顾不上,还照顾个屁啊!”混元子和明皇后立场一致,“你别发傻了,这种情况当然是自己逃了,难道还留下来送死么。”

    “等等等等!”杨浩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说过什么?淡真皇是在和女人上床的时候吐血死的。”

    “你想说什么?”明皇后已经拿起通讯器,准备帮杨浩安排逃走的工具了。

    “那个女人是不是你?”

    “废话,当然不是。”明皇后皱眉,完全搞不清楚杨浩想要问什么,“你知道的,淡真皇已经很久没来我这里。而且如果是我的话,现在怎么还会这么自由的和你说话。”

    “那个女人呢?”杨浩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灵光一现,“那个女人在什么地方。”

    明皇后何等聪明,虽然刚才没有想到,但现在杨浩一点破,这才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那是淡真皇的一个爱妃,最近才收入后宫的,很年轻。淡真皇出事后,她已经被王韬控制了起来。”

    “还没死?”

    “在她指控你之前,剑士团是不会让她死的,也只有这个女人是当事人,她说黑就黑,她说白就白。”明皇后脸上有懊悔的神情,显然没有及时把这个关键证人抢到手,实在是太失策了。

    “好,那我就去找这个女人。”杨浩说的很轻松,就好像是要去拜访一个许久没见的朋友,“只要能从她嘴里了解到真相,那我们都会没事。”

    “你说什么?”明皇后听清楚了,可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要去找这个女人,淡真皇的妃子,唯一的知情人。我要把真相弄明白,我要揭穿王韬他们的阴谋。”杨浩用力的重复。

    “疯了疯了,完全疯了。”混元子在肚子里面喋喋不休,他还是觉得应该趁早逃命,要不然丹鼎双修派就要从此绝后了。

    “你什么都不懂,还赶随便夸口,你知道那个女人现在在哪么?找她?我保证你还没接近一百米就会被人发现,然后当作叛贼杀掉。”明皇后有点气急败坏,“剑士团的人就怕找不到你,你还想送上门去让他们杀?”

    “我不要当一辈子的逃犯,让自己的朋友给我陪葬,也不想被人冤枉,所以我一定要找出真相。我要让那些王八蛋们知道,我杨浩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杨浩这几句话,说的很执着,这完全不像他平时嬉皮笑脸游手好闲的风格。明皇后有些怔怔的看着他,仿佛到现在才开始理解面前的男孩子。不过对于明皇后来说,杨浩的决定只不过是不成熟的冲动而已,他完全不知道做这样的决定会有什么后果,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危险正等待着。

    “那个女人叫霜妃,她现在被关在淡真皇的寝宫里面,你知道皇帝的寝宫么?那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明皇后摇摇头,尽力想要劝服杨浩。

    但杨浩心意已决,他本来就是这样,平时的事情可以随和,但关键时刻,自己定下的点子,是一定要去实现的。这是杨浩刚刚学会做一个领袖的风格。

    “不就是皇帝寝宫么!雷蒙星的皇城我还不是偷偷溜进来过,甚至是万物神殿我都可以去偷东西,进个寝宫有什么难的。”

    “那倒也是,我们丹鼎派修仙可不是小角色,不就偷溜到寝宫么。”混元子这个色鬼已经完全忘记了淡真皇已死,估计他又琢磨着去偷窥皇帝的爱妃了。

    “万物神殿……哈!”明皇后冷笑,“万物神殿算什么东西,能够跟皇帝寝宫相比么?万物神殿里的所有宝贝加起来,恐怕都比不上淡真皇的半条命,怎么比。在雷蒙星上,防卫最森严,最不可能潜入的地方,就是淡真皇的寝宫了,不要说是你了,就算是帝国十剑流都到了,也只好一路流血的杀进去,亦没法子偷溜进去。”

    杨浩傻傻的看着明皇后,这番话要不是从明皇后的嘴里面说出来,杨浩恐怕还会以为眼前的女人没见识呢,一个宫殿就算是有再森严的防卫,那它也是矗立在地面上,宽阔的宫墙和前后左右的侧门,都是最佳的潜入角度,只要杨浩用出他的身法,应该可以避开岗哨。

    “我看没问题的,我的身法很厉害。”说着,杨浩便启动了飞花幻影身法,他的身体恍如残影,只是一瞬,就已经晃到了房间的另一端,“你瞧,我很快,快到人的眼睛都跟不上。”

    说实话,杨浩小露这一手,确实把明皇后给镇住了,她大概还没见过有人跑路都可以跑的这么快的,不过她还是摇头:“没用的,一定没用的。”

    “怎么会没用呢?只是寝宫有门有墙,可以进去,我就有办法偷溜进去。”杨浩很想吹嘘自己,可春药派修仙大弟子的身份似乎蛮丢脸的,只好说,“反正我就是很厉害的,我有很厉害的师门。”

    “好徒弟,还真没丢师父我的脸啊。”混元子又腆着脸在那里得意开了。

    “你进不去的,就算再快也不可能。”明皇后说的分外确定,其实她从一开始就确定了,只是到现在才把真相说出来,“因为淡真皇的寝宫根本就没有宫墙和没有别人能看到的门,他的寝宫不是在地面的,而是在……”

    明皇后用力的跺跺脚,无奈的看着杨浩。

    杨浩愣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在地下?你是说淡真皇的寝宫在地下?”

    “不止是地下,而且还是一百米的地下。那是一块花岗石的矿脉,淡真皇把寝宫放在了一百米的花岗石下,只有一条狭窄的只有一个人能够通过的小路可以延伸到寝宫里面,而且一路上有很多到关卡铁门,简直跟牢房差不多。这样的寝宫,有谁能偷溜进去?你可以么?”

    杨浩当然不可以,他只是听听就够傻眼了,要说是肉眼能够察觉到的地方,那杨浩还不怕,但埋藏在地表地下的,这实在是匪夷所思。要说淡真皇也实在是变态,为了防止别人杀他,居然提前给自己挖好了活棺材,现在倒是正好,只要把通道一封,那可真是成了陵寝了。

    “我就说么。”明皇后的嘴角流露出自信的笑容,“没人可以进去的,所以剑士团才会把那女人藏在那里,你还是乖乖的听我的话逃走吧,别管什么真相了。现在你的师门再厉害也不可能有办法,你以为自己真是帝国十剑流的子弟么?”

    “见鬼,见鬼。”混元子烦躁不安起来,“怎么老有人把我们跟十剑流比较,那些破门能够和丹鼎双修派相比么?”

    “是春药派啦。”杨浩也有点心灰意懒,“她说的没错啊,我们是没办法了,这只能说明你的破派的失败,彻底的失败。”

    “我会失败?”混元子开始发飙了,“你告诉那个女人,我们这就去寝宫,我非让你进去不可。”da

    “你有办法?”杨浩狂喜。他还不知道自己快要大祸临头。

    “办法?我有的是办法。”混元子大言不惭,“一直以来,我什么时候让你吃过苦头?每次都是我让你化险为夷的。”

    很显然,混元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早就已经忘了,每次让杨浩陷进危险境地的人,也是混元子本人。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杨浩这个吃苦不记苦的家伙,又拿几句废话当秘笈,对混元子再度深信不疑。

    这个人鬼双人组的悲惨遭遇,又快要开始了。

    杨浩的身法虽然不能帮他潜入地下,但至少在皇宫里面打转是不会让人发现的。他有了明皇后的指点,很快就找到了淡真皇寝宫所在的方位。

    这是在皇城中心偏左方向的一大块森林,从地面上来看,森林虽然不够茂密,但也是郁郁葱葱,绝对不会有人想到这下面竟然还有惊人的建筑。

    杨浩自然不会傻到直接去冲击唯一通向寝宫的小道路,那里不知道有多少剑士团的高手在等着埋伏人呢。

    幸亏皇帝的寝宫占地广阔,离开小甬道将近一千米后,才是真正寝宫的顶上。杨浩用自己的敏锐术感觉了一下,他脚下有超过十米的泥土层,而泥土层往下就是坚硬的花岗岩,必须越过了花岗岩,他才可能到寝宫里面把那个霜妃给揪出来。

    “好啦,老头子,说说你的办法吧。”杨浩自己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他只好寄希望与混元子了。

    “什么办法?”混元子开始装傻,他的语气就好像第一次听人说这回事情。

    “到寝宫里去的办法啊。”杨浩有了不好的预感,每次混元子装傻的时候,就是要坏事了,“你刚才不是说,你有的是办法么,你可以让我不被发现的进寝宫啊。”

    混元子叹了口气,他很悠长的叹息,似乎是在惋惜自己怎么会收了杨浩这么愚蠢的徒弟:“你还真相信啊。笨徒弟,你师父我是修仙者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办法呢。”

    “什么??”杨浩大惊失色,“你没办法?那你刚才说可以,你到现在才说自己没辙?”

    “刚才那种情况,我们怎么可以认输?”混元子振振有词,“你没发现当你说一定可以的时候,皇后看你的眼神都变了么,刚才她骂我们整个师门嗳,怎么可以让她看扁,当然要撒谎撑下面子咯。”

    “靠!”杨浩气的肚子抽筋,“你***怎么不去死啊。都什么时候,还要撑面子,现在我们随时会死你知道不?”杨浩清晰的记得,明皇后最后送他出来的时候,眼神里只有怜悯和可惜,分明就是把他当成送死的人了,哪里还有面子么。

    “徒弟啊徒弟。”混元子还在烦,“我今天又给你上了宝贵一课,让你知道,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维护师门的名声,哪怕要你撒谎呢,该撒就得撒,正所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干嘛呢?喂,徒弟,你干嘛?”

    就在混元子象只青蛙一样烦躁罗嗦的时候,杨浩已经十分麻利的解下了自己的腰带,并且一挥手在树枝上系了一个死结,把腰带打成圆环状,还扯了几把,表情十分满意。

    “你干嘛呢,就算要换皮带也不在这时吧,我们现在应该立刻逃命,宇宙广阔,我们的路还长着呢。”混元子大概都要开始安排杨浩未来的泡妞计划了。

    可杨浩一点心情都没有,他脸色冰冰冷:“我没想要逃,也不在换皮带,我只不过是做一下自杀的准备工作而已。虽然上吊后尸体会比较难看,不过至少比割腕要不痛。”

    “你疯了?”混元子大惊失色,“要死了你,好端端的干嘛自杀?活腻味了你。”

    “你这个混蛋!”杨浩也是气的跳脚,“现在都什么时候?我被人冤枉杀了淡真皇!雷蒙星的皇帝。我是冤枉的!你跟那女人一样,让我逃,我逃了不就真成了杀人凶手了么?我要背着这种恶名逃亡么?我走了家人怎么办?我的朋友女人怎么办?你就知道师门师门,现在师门被人冤枉,被人陷害了,你还不只是要我一走了之么。你***真是个混蛋,难怪丹鼎派要毁在你手里。”

    “冷静!冷静!”混元子大叫。

    “你要是再说一句逃,我立刻上吊给你看,让整个师门都死在这里,什么丹鼎派,狗屁的就要消失在宇宙里了。”

    杨浩今天真是愤怒到了极点,他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了混元子身上,可是这老家伙居然如此儿戏,现在杨浩觉得自己背负的不止是自己的命运或者师门的名声,更重要的是,还有一大帮人跟着他吃饭。还有明皇后,如果杨浩逃走了,明皇后恐怕也是活不成。

    所以他怎么也不能走,他现在非得拼一拼。

    “你不肯走咯,你要留下来维护师门的声誉咯。”混元子也是一肚子的火,虽然看不到他样子,估计也气的胡子乱翘,“你今天是一定要杀到那个皇帝寝宫里面去咯。”

    杨浩感觉到混元子语气里有点松动,不禁又升起了点希望:“你有办法?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你问我有没有办法?”混元子头都快炸了,“我当然有办法,我告诉你,要不是你修炼的程度不够,别说是寝宫了,宇宙的任何一个角落你都可以转瞬就到。”

    “废话,那你怎么不说我成仙之后想干嘛就能干嘛。我问的是现在,你给我现实一点好不好,现在那个女人就藏在下面,可这里有一百米厚的花岗石,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下去,我一定要这么做。”

    “可以。”混元子答的很干脆,“只要你肯干的话,我当然有办法。不过……”

    “别不过了!!”杨浩一听到真的可以,哪还有什么考虑的心思,急呼呼的说,“怎么做,快告诉我!”

    “钻下去”混元子说,“花岗石也不是硬到不能对付,你只要钻下去,很快就能钻通。”

    “钻?”杨浩又感觉到肚子里邪火乱窜,“我用什么钻啊,你不会是要我赤手空拳的钻穿一百米的岩石层吧。”

    “用你的飞剑,丹鼎双修派虽然是一个服食丹药为主的修仙流派,不过飞剑的使用也是绝技之一,你现在已经可以初步驾驭飞剑,用剑就可以钻透花岗石,毕竟你那几把都是一等一的宝剑。”

    “可我没这么快的速度,好的钻头每秒都要转几千转,我可转不了这么快,手脚都用上都不可能。”杨浩的身上藏着五把短飞剑,背后还背着一把可以释放极光的长剑,但感觉这些东西都是摆设,他空有宝物却不知道怎么用。

    “意念!意念!”混元子恨铁不成钢的乱喊,“你每次都把剑看成是用身体去挥动的。人的身体当然有极限,当然不可能很快,可是意念却可以。你懂不懂,你的思想,你的意识是没有速度的,是可以快到无尽头的。”

    “你要我控制飞剑,快到无尽头?”

    “这就是飞剑的诀窍,什么剑法,什么招式都是花哨的东西,如果你可以保持真正的快,那就可以无敌。”混元子说,“天下功夫皆可破,唯快不破。虽然你现在做不到绝对的快,可是至少,你能钻头石头,如果连这都办不到,你还说什么要找真相,不如快点和我一起溜走算了。”

    杨浩深吸一口气,他也懒得说话,随便找了个还算空旷的地方,只是意念一动,五把飞剑就已经窜出他的衣服,自动的排列成圆圈,如齿轮一般,朝着泥土钻下去。

    杨浩的这五把飞剑用的时间虽然不短,可现在也只开发出了冰刃和炎剑两把的属性,其他三把还只是如同普通飞剑一样使用。杨浩在修炼方面其实还算有些天赋的,虽然刚开始的时候,飞剑钻速不快,可逐渐的,杨浩开始领悟如何解放自己的意识,他以前是用身体去控制意识,而现在被混元子一点拨才陡然明白,原来意识是可以没有极限的,是超越了身体限制的。

    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就象是这世界最好的钻子一般,切豆腐似的把花岗石切开,杨浩几乎不用看着飞剑,他的全副心神都倾注在了飞剑之上,这个时候,他就是飞剑。

    “跳!”混元子觑准时机,大喊。

    杨浩想都没想,跳入了那个洞口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