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章 反潮流逼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卷 第四章 反潮流逼供

    (-  她不昏倒还好,杨浩怎么说也能想办法治她,可是这么不省人事,杨浩反而就没办法了,逼供不能逼供,杀也不能杀。而且门外还有大批剑士随时会发觉里面的动静,实在是不上不下难过的很。

    “你快点啦。”混元子还催命一样,“要是搞不定这个女人,你可完蛋了,就她那套说词,讲给谁听你都是一个满门抄斩的罪名。”

    “还用你说!”杨浩比混元子都着急,他倒也不完全是在想自己,他心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一批人去了春药公司,那里不仅师名嫒和诸葛建都在,还有五百个孤儿正在工作呢,如果不趁早解决,恐怕皇家剑士团的人不会放过他们。

    “你知道还不快点想想办法?”混元子这个老鬼真是啰嗦。

    杨浩很不爽的站起来,在宫殿里面四面逡巡。

    “你不加紧干活,还在找什么啊。”

    “我找冷水!”杨浩说,“那个女人昏过去了,我能怎么办,找桶水把她浇醒再说咯,醒了之后我才可以给她上刑么,老虎凳辣椒水什么的。”

    “找个屁!”混元子又开始乱暴粗口,“你小子弄弄清楚,你是丹鼎双修派的大弟子,不是监狱的狱卒,能用那种东西来逼供么?”

    “那我用什么?”杨浩怔了一下,他的手正好碰到腰间的丹囊,这个丹囊是用防火隔热的材料制作的,所以刚才大火里面一点都没烧坏,碰到了丹囊杨浩才算是恍然大悟,“对咯,我们有最好的逼供材料呢。”

    这个世界上,很难再找到比这更好的逼供药材了,杨浩他们所炼造的“红夫人”,不仅仅是很好的外用药,更重要的特性是,她可以让女人说出真话,在这个药性的催动之下,很少有女人可以抵抗,不把真心话说出来。

    时不我待,杨浩说干就干,大把的红夫人洒到了霜妃的肌肤上,药力迅速渗透进入女人的皮肤表层里面,让昏迷的霜妃慢悠悠的清醒过来,并且四肢纠缠的扭曲着。

    “我问你,是谁杀了淡真皇?”杨浩看到药力发作,急急忙忙的开始问。

    记得在前段时间,第一次把红夫人用在师名嫒的身体上时,师名嫒非常快的就把真话说了出来,所以杨浩觉得,自己也应该顺利的套到真相。

    可惜事情往往有波折,那霜妃虽然在药性催动之下已经意乱情迷,但张口却依旧是谎话:“杨浩……杨浩害死了陛下,是杨浩用春药毒死了陛下……”

    杨浩气的快要喷血了,就连这一招都不灵了,那自己的罪名不就真的要落实了么,他真是没想到,象霜妃这样胆小如鼠的女人,竟然会这么硬,连用药都没办法让她说真话。

    不等杨浩询问,混元子又开始出馊主意:“红夫人的药性虽然强,但最怕的就是意志力强横的人,对意志力薄弱的家伙,只要稍稍一用药就可以搞定,不过眼下这个女人,恐怕非要把药性推到更高才可以。”

    “怎么推?”杨浩现在根本就不要解释,只要告诉他怎么做就好。

    “红夫人的药力会在女人最兴奋的时候达到顶峰,你该知道怎么做啦。”混元子说的倒是蛮轻松的。

    可杨浩却吓了一大跳:“你要我跟这个女人做……你发疯了吧。”

    真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杨浩还没说要做什么呢,霜妃就扭动了起来,嘴里面还不停发出呻吟。

    不过对于杨浩而言,这可不是什么诱人的东西,杨浩现在碰过的几个女人,无一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面前的霜妃却明显不是他这面的人。虽然霜妃的外形也是一流出色,要不然也进不了淡真皇的宫闱,不过杨浩很清楚,自己碰了这女人的后果。

    “我要真跟她上床了,那不是真的成了她么?”杨浩拼命摇头,“淡真皇才刚刚死,我不可以碰他的女人,这是对死人的大不敬。”

    “你又不是没碰过。”混元子阴阳怪气,“上次还不是和明皇后做的很欢么?”

    “你说什么!!”杨浩就象是被揭开了伤疤,勃然大怒。

    “好啦好啦!”混元子放软语气,安抚道,“你只不过是为了调查真相而做的牺牲么,别人为了当卧底,还不是整天跟男人上床么,你难得做一次算什么?更何况这女人长的也不算差,要胸有胸,要有,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不做,就是不做!!”杨浩犟起来就象是一头牛,“本来他们就冤枉我杀了淡真皇还了霜妃,我不要落进他们的圈套,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做。”

    “你不做就没有真相,没有真相你就被人栽赃定了,你手下的人就全死定!”混元子声音也提高。

    “你肯定有别的办法,肯定有的!!!”杨浩是真的发火了,他居然从丹囊里面拿出一颗火狨丸吞下,火狨丸是何等霸道的丹药,立刻就在杨浩肚子中制造了大量的真火,这火焰非同小可,全靠真气镇压。可杨浩在大怒之下,居然把火狨丸的力量统统推向了丹田的位置,威胁道,“你要是不给我想出办法来,我今天就大烤活鬼,创造出我杨浩的招牌菜式!”

    真是现世报啊,混元子今天让杨浩做了一次烤乳猪,还惦记着他的肥肠,现在倒好,自己就快成火中惨鬼了。

    要是别的普通火,混元子才不会害怕,只当是给自己洗澡擦背了,可这真火却是天下最厉害的力量之一,虽然杨浩还不能用出如仙人的三昧真火,但也已经颇具威力,要是被结结实实的堵在丹田里面烧一下,混元子就算不烟消云散,也至少去掉半条老命,这叫他怎么不怕。

    在威逼之下,混元子果然很有急智,他不慌不忙,率先大叫:“冷静!”

    “冷静不了!”杨浩哪里肯听,他更是疯狂催动真火,“你不是每次都说危机教学么,我这次就好好的让你危机教学一次。”

    “怕你了,怕你了!”混元子真不愧是一代枭雄,能伸能缩,看看情形不对,马上服软,“我叫你师父好了,我让你当丹鼎派掌门好了,干嘛这么凶巴巴的,咱们要讲道理么。”

    “我才不要当你的破丹鼎派的掌门,你一个人爱干嘛干嘛去好了,我只要自己清白!”

    “要清白,就必须让女人HIGHT到极点!”混元子还是强调,“这是唯一的方法了,相信我,我是不会害你的。”

    这话不说还好,说了更让杨浩火冒三丈:“你还不害我,我到今天这地步都是你害的好不好。我不会碰这个女人的,她就算吃药吃发疯了我也不会碰她!”

    “等等!!!”混元子的语调突然变了,“你说的对啊,没错啊。”

    “什么?”杨浩被混元子的变化弄的一怔,“你说什么?”

    也别说,这危机教学真是对谁都有好处,不仅仅可以训练杨浩,就算是治疗混元子的老年痴呆也颇有益处,被真火吓了一吓后,混元子真是才思如潮,连关都关不住了,什么点子都喷涌着冒出来。

    “我们不一定让女人的,我还有更厉害的一招。”混元子阴险兮兮的说,“那就是——逆!!”

    杨浩提心吊胆,“还要我做?我告诉过你不干了。”

    “你懂不懂啊,你知道什么叫逆么?”混元子这个棍一副不屑的样子,显然看不起杨浩的那几次少的可怜的经验,“逆是让女人无限的接近巅峰,但却总是差那么一线,让她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在这种状况之下,绝对不会有人能够抵御三十秒。”

    杨浩目瞪口呆,他现在算是服了混元子,这个老虫还真是每每都有出人意表的招数。

    “可是……可是我怎么才能做到?”杨浩还在担心混元子是不是依旧惦记着自己的贞。

    “安拉,乖徒弟,用不着你献身了。”混元子老神在在,“以人的水准要控制出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丹鼎双修派却精于药物,只要我的丹药一出,绝对不可能搞不定。”

    “什么药?我现在到哪里去炼药?”杨浩大皱眉头,这个老家伙就是喜欢搞麻烦事情。

    “这是一种外用药,叫做‘金手指’,是用红夫人改良而来的。你只需要有红夫人药粉,再加上金粉和酒精,再用我教给你的独到方法催化一下,就可以直接淬炼出来。”

    这也真是合着该杨浩炼造这种药,刚才混元子说的东西,在这个房间里面就能够找齐,红夫人药粉本来就在杨浩的丹囊里面。淡真皇十分喜欢黄金,所以宫殿内外到处都是纯金锻造的东西,金粉更是不成问题。

    所以杨浩将所需的几种材料都倒进了一个金制酒杯里面,看着里面用酒化开的粉末在真气的催动之下正咕嘟咕嘟的冒泡,实在是很恐怖。

    “然后呢?让女人喝下?”杨浩觉得杯子里的东西能够吃死人,真想早点扔掉。

    可是混元子却越来越激动:“这个玩意可不是给女人用的,而是男人外用。”

    “男人?”杨浩心里面又有一阵寒意窜上来。

    “没错了,现在,你把自己的一根手指伸到酒杯里面,让药水彻底包裹手指。”混元子指手画脚的说。

    “伸进去!”杨浩吓了一跳,看杯子里的东西,劈哩啪啦的冒着白色泡泡,有点像是沸腾的热水,也有点象是会腐蚀骨头的浓酸,“我的手指会不会变没哦。”

    “你伸不伸!”

    “好啦好啦,伸就伸么。”杨浩闭上眼睛,一咬牙一跺脚,手指泡进了那溶液之中。倒也奇怪,那玩意立刻就不沸腾了,反而温热舒服,就好像一些柔和的丝棉一般围绕着杨浩的手指,暖暖的宛如春风划过。

    杨浩睁开眼睛,刚好看到杯子中最后一丝液体也渗进了自己的手指,在那金杯之中,空空荡荡的,连一点点的液体都再看不见了。

    “啊!!!!”杨浩惨叫了起来。

    “叫什么叫,也不怕被人听到!”混元子很是不满,他通常说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显然杨浩一点都没学会,“又不会烂手烂脚,你瞎喊什么。”

    “是不会烂手烂脚。”杨浩悲怆的说,他奋力从杯中拔出自己的手指,顿时,整个宫殿都仿佛是闪了一闪。原来杨浩的手指,在药水的浸泡之下,竟然完全变成了金色,那一根哪里还象是人的手指,分明就是一根金棍子么,“怎么会这样的,那些药水怎么会跑到我的手指里面去。”

    “这有什么?”混元子见怪不怪,“我都告诉过你了,这种药就叫做金手指,是很有名的辅助丹哦。会把你的手指变成有魔力,只要你的金手指划过的地方,女人能够迅速被挑逗起来,并且进入逆的状态。”

    “那我的手指会不会变回来?”杨浩担心自己以后永远要带着金棍子。

    “变回来干嘛,这种金手指多难得啊,以后你看中哪个女人,只要用手指碰她一下就好了,保准她会跟着你走。”混元子笑眯眯,“更何况金色多富贵啊,要不徒弟你把十根手指都泡了,这样比别人镶金牙还要厉害啊。”

    杨浩咬牙切齿用尽全力才没让自己被气晕,他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混元子闯祸的本事,可现在才知道,原来以前发生的事情都只不过是皮毛而已,混元子会在未来不断的发挥着他老而弥坚的本领。

    幸亏现在这种时间,杨浩来不及和混元子大吵一番,不管再怎么气,事情的轻重杨浩还是懂的,他也懒得跟混元子多说话,一把就撕开了一直在地上扭动的霜妃的衣服。

    杨浩差点就心神摇曳了。他眼观鼻鼻观心定定神,这才按着混元子所说,用金手指沿着女人的敏感带慢慢的游走。

    原来男人和女人的经脉虽然相似,但作用却大不一样,女人身上的好几条经脉,都是主要的敏感区,并且以散射装在全身分布。

    金手指的药效果然更强于红夫人,杨浩只不过是轻轻的抚摸而已,霜妃却浑身哆嗦起来,她简直是处在一个最痛苦不堪的境地,每当快要达到的巅峰的时候,却不知怎么的,总会再度沉沦下去,这么周而复始,霜妃已经几近崩溃,汗水在身下如同河流般流淌。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冤枉我的?”杨浩也学聪明了,绕着***问。

    霜妃紧皱眉头,看得出,她很想继续守住自己意志的防线,可就算银牙咬碎,她的身体的刺激却如水一样,沉重的冲垮了她脑海里的堤坝。

    只是坚持了三十秒钟而已,霜妃终于彻底崩溃,她痛哭失声:“王韬!是王韬主使的,他是我情人,他要带我回帝国的,他要带我回帝国的。”

    看到霜妃终于开始招供,杨浩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混元子却不轻松:“我看这女人是被人催眠过,所以把诬陷你当成了事实,也幸亏我们用出了这招,才逼出她的潜意识。”

    杨浩再接再厉,继续问道:“淡真皇是怎么死的?”

    “吃药死的,吃药死的!”霜妃涕泪横流,比毒瘾上来还要恐怖,身体都蜷曲起来了。可虽然这么痛哭,却还是认定淡真皇被药毒死。

    “不灵了?”杨浩怀疑自己的金手指药性消退,让这个女人又恢复过来。

    “不可能不灵的。”混元子却对丹药十分的有信心,“你继续问他,是谁的药毒死了淡真皇。”

    杨浩按着混元子所说问了后,霜妃的答案却更加让人绝望。

    “是杨浩的药。”霜妃的样子明明就是越发的痛苦,但始终都没有说出杨浩想要的回答,“就是龙虎大还丹,龙虎大还丹。”

    杨浩的双手都有些发颤,他当然清楚,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的店会做龙虎大还丹,如果这女人连这种情况下都继续诬陷,那杨浩可真的就再没有办法了。

    “见鬼!”杨浩一坐地上,气鼓鼓的骂人,“真见鬼了,难道我非背这个黑锅不可么。”

    “你不用背黑锅,徒弟,你不用。”混元子沉默了一会,语调奇怪,“他们确实是在陷害你,而且是早就有预谋的陷害。”

    “当然是陷害,可怎么证明呢?最关键的证人死死咬着不放,我不是完蛋了?”杨浩已经濒临绝望。

    “因为她说的是实话。”混元子说,“你懂不懂,这个女人现在说的都是实话。在金手指的逼供下,她根本没法抵挡,只能说实话。”

    “这也叫说实话?”杨浩真的不想跟混元子再生气,“不会连你都相信是我的药毒死淡真皇吧。”

    “当然是你的药。”混元子好像在慢慢揭开一个神秘的真相,“不过别忘了,就算是我们的药毒死人,也不代表是我们的错。”

    混元子的话,说的杨浩毛毛的,这个宫殿空旷到能够有风在里面盘旋,呜呜作响的风声,让人脑后凉飕飕的,而晃眼的金色,更是让杨浩浑身的不舒服。

    “怎么回事?你在说什么啊?”杨浩气喘都不太匀了。

    “你别忘了,淡真皇最近还在冰火九重天的疗程之中,在这个疗程里面,我们很多次都严令,绝对不能和别的药混合吃,否则会有性命的危险,可淡真皇怎么会吃龙虎大还丹呢?”混元子一语中的。

    杨浩的脑袋,象是被铁锤撞击了下,猛然清醒过来:“对啊,我每次配药的时候,都会说一遍,绝对不能再吃其他药,我也从来没有给淡真皇龙虎大还丹过啊。”

    这个月以来,淡真皇为了治疗自己的情药抗原症并且调理身体,一直都只是服用冰火九重天,并且只接受杨浩的配药,可以说,哪怕别人送药上门,他都不会碰一下的。连材料都直接用皇宫内部的,更何况是外来的药物呢。

    杨浩急忙把手指放回霜妃的身上,这金手指真是百用百灵,可怜的霜妃刚刚才平复一点,手指再度回来后,身体立马又蜷缩了起来,颤抖的象是受冷的小鸡。

    “谁给淡真皇吃龙虎大还丹的?”杨浩问。

    “是我……是我……”霜妃的心理防线被攻破后,真相跟水一样倒出来,“王韬把龙虎大还丹交给我,让我化在香茶里面,用油香盖住药丸的臭味,陛下喝了后就驾崩了。”

    “混蛋!!!”杨浩一听这番话,顿时恼怒异常,他遏制不住的连扇了霜妃几个耳光。

    杨浩是气的要命。王韬那家伙显然就是预谋好的,他知道淡真皇不能吃其他的丹药,所以故意去杨浩的店里面买了龙虎大还丹,然后让霜妃下药。这样医生们调查起来,无论怎么查都会算在杨浩的头上。

    “现在怎么办?”虽然知道了真相,可究竟怎么才可以洗刷清白,混元子是一点数都没有。这个老鬼在修炼上是很有几把刷子,可要说到和人斗,他还稍差一点。

    杨浩坐在地上,虽然气了好久,但心里面的思路是一直都没有停顿,他简单分析了下形式,现在淡真皇死了,皇宫里面能够控制局势的武力总共只有两支,一支就是王韬的皇家剑士团,他们已经掌控了一切,现在基本上是大获全胜。而另外一支是皇室卫队,杨浩还记得皇室卫队的首领是一个龙将军,可以想象,这支武力是会忠于明皇后的,但现在王韬把一切事实都嫁祸到了杨浩头上,皇室卫队也不能做什么。

    “也就是说,我只要让皇室卫队知道是王韬害死了淡真皇,就有翻盘的机会。”杨浩一拍大腿,叫了起来。

    “说的容易。”混元子却没那么乐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是你害死了皇帝,谁会相信你的话。”

    杨浩没有回答,他冷冷的把目光投向一边,那还在地板上隐隐抽泣的霜妃。

    这个唯一知道真相的女人。

    “就是在这儿了。”龙将军一身金灿灿的铠甲,这个黑汉子五大三粗,但就在别人被他外表迷惑之后却会发现,原来他是粗中有细的人。

    正因为如此,龙将军才会从十六岁开始,就成为淡真皇手下最得力的干将。

    在淡真皇死后,龙将军率领的皇室卫队看似隐忍不发,甚至任凭王韬将他们的大部队拉到了皇宫之外驻扎,但实际上,龙将军只不过是在冷眼旁观王韬等人的所作所为,他的部队虽然是被调开,但是他已经将其中最精锐的两百名剑士偷偷调回皇宫,随时准备等待时机出手。

    而杨浩带着霜妃的出现,显然就是最好的机会了。龙将军深深了解淡真皇,他知道淡真皇所信任的杨浩应该不会害死皇帝,所以他的怀疑对象一直都是王韬,而霜妃的证词更是说明了真相,所以在此情形下,龙将军终于决定和杨浩一起大举反击。

    他们势如破竹,只不过花了半天的时间,就已经占领了大半个皇宫。本来凭借着他们那两百个剑士,也不可能有如此快速的进展,这也是靠着杨浩的一支生力军的帮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