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章 仇人相见泪汪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七卷 第七章 仇人相见泪汪汪

    (-  这个声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些毛茸茸的狗熊们,因为这句话出自他们的同类。一个更加年轻,也更加高大,肩后横背着一把巨斧的人熊站在门口,目光紧紧盯着杨浩不妨。

    “小兄弟,你在开玩笑吧。”老板很是不悦,冲新来的年轻人熊吼,“你说一个帝国的贵族可以当我们的大首领?你是不是发疯了。”

    “他不是帝国的贵族,他是帝国的敌人。”年轻人熊苦笑,“而且,他还是赫德长老属意的人。”

    “赫德长老?”

    “赫德?”

    几乎所有人熊都变了脸色,那些人提起赫德这个名字的时候,居然都闭上眼睛微微点头,以显示对赫德长老的尊重。

    老板也在一瞬间变得诚惶诚恐,他迅速把杨浩的现金卡递回,鞠躬道:“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赫德长老的人,你当然有机会成为大首领,祝您好运。”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杨浩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最终还是笑了出来,因为门口站着的年轻人熊,实在是让杨浩觉得太可笑了。

    “凯文,你真的是凯文么?”杨浩乐的合不拢嘴,“你这只死狗熊怎么会在这儿?你背后抗的是什么东西?

    修指甲的刀片么?”

    “这么久不见,你非得臭我一顿么?”这个年轻的人熊,居然是杨浩在雷蒙星高级学院时的同学凯文。凯文当然是人熊族,而且还是圣熊星上的贵族子弟,听说他爸爸是什么副首领。不过在学校里的时候,凯文总是跟着王志俊欺负杨浩,所以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好的交情。

    看着凯文放下了巨斧坐在自己的桌子上,还把自己的酒咕咚咕咚全给喝了,杨浩终于忍不住了:“喂,大狗熊,我和你好像从来都不是朋友吧。”

    “好像是。”凯文挠挠头,一片头皮屑。“而且我和王志俊还差点把你给杀了,我们何止不是朋友,应该有仇才对。”

    杨浩语塞,他忽然想到,正是由于凯文和王志俊的那次打击,杨浩才会跟混元子不期而遇的,说起来,自己命运的改变,还真地有这只大狗熊的一份功劳呢。

    “现在懂了吧。乖徒弟。”混元子适时的冒了出来,“命运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该去恨谁,或者该去感谢谁。”

    “关你屁事!”杨浩心情突然变的很恶劣,他不理会混元子故作深沉的话,盯着凯文看了会。这个家伙有段时间没见,看起来居然成熟了很多,以前的凯文只不过是跟在王志俊后面的打手跟班而已,有人欺负的时候欺负一下,没人欺负的时候站着也挺好。可是现在地凯文,却仿佛是饿了很多天。拼命的往肚子里面塞东西,也没有以前地嚣张跋扈,似乎这一段时间,凯文跟杨浩一样,整个人的命运都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杨浩用了十二分的努力,才克制住没往凯文的碗里面下春药,不过他很确信,自己随时都会忍不住把这头狗熊给药死,顺便挖了他的胆。看看能不能假装是圣熊胆来做药。

    为了不让这一幕在公共场合发生,杨浩假装随意的问:“那么,这段时间学校里怎么样?阿曼达和艾丝都还好么?”

    “我不知道。”凯文那根本就不是吃东西,而是将大盘大盘的菜往嘴里面倒,天脱得他的肠胃是什么做地,哪怕把整个盘子塞进去都可以消化掉。

    “你不知道?”杨浩白眼丢过去,“糊弄我是吧,我是被学校给开除了。可你不照样跟着王志俊吃香的喝辣的么,你怎么会不知道。快告诉我,艾丝和阿曼达怎么样了,应该没有小白脸追求她们吧。”

    龙云一边吃东西。一边拿眼睛瞟杨浩,这个将军当然知道杨浩和明皇后之间的暧昧,也看到了杨浩跟师名嫒之间的感情,现在居然听说杨浩还有两个情人,真是吃惊都可以吃上一大顿了,他实在琢磨不透,杨浩有什么魔力居然可以泡那么多美女。

    不过凯文肯定是这里所有人中最苦闷的一个,他清光了桌面上几乎所有的东西后,还意犹未尽的摸摸肚子,这才摇头回答:“我真的不知道,你离开学校地同时,我也被学校清退了,你走了之后第二天我就回了圣熊星。”

    这倒是大大的出杨浩的预料之外,他瞪着凯文好一会,才醒过神来:“不会吧,大狗熊……呃,凯文,你不是圣熊星的贵族么?怎么会被学校清退?王志俊没帮你忙?”

    凯文从脑后拔了一根棕色的硬如钢丝的毛,当成牙签来剔牙,动作熟练的象是个农民而不是贵族子弟:“我爸爸死了,我的家族被打败,所以学校不允许我继续读书。

    王志俊当然也不希望有一个不再是贵族

    地朋友,所以……”

    凯文耸耸肩膀,这个家伙看来真是吃了很多的苦头,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虽然也是满身毛,可每天都梳的油光程亮,还用发胶搞出很多发型来,现在却脏兮兮地,身上还沾着不少的泥块。

    “哦。”杨浩倒抽一口冷气,倒是无话可说了,他以前和凯文确实关系不好,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王志俊的主意,凯文只不过跟班而已。而且看到凯文现在的状况,杨浩想要恨也恨不起来。

    杨浩就是这样,别人的好事情能记得很久,可是对自己不好的事情,过掉就忘记,属于选择性的遗忘症。

    “你刚才说我有资格当圣熊星大首领?”杨浩总算是想到了正题,“还有赫德长老是谁?是怎么回事?”

    “赫德长老?”凯文微微点头,“那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是这个星球上最值得尊重,最厉害的强者。”他一拍脑瓜子,好像从他那个木鱼脑袋里面翻腾起一点什么念头,“对了,杨浩,你来圣熊星干嘛,为什么要抢圣熊胆?”

    杨浩总算是和凯文同学过相当长时间,对于这个家伙的智商有相当程度的了解,知道如果从头开始讲起,那无论对谁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他长话短说,将师名嫒受伤和需要圣熊胆的事情讲了一下。

    “哦,那也不用争着做大首领吧。”凯文捏紧拳头,“也许问一下赫德长老,他就能给你更好的点子。说实话,做大首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杨浩当然知道不容易,虽然凯文刚才一进来就给自己解了围,但这不代表杨浩真的可以去竞争什么大首领的王座。

    “不过,你爸怎么会死的?他不是圣熊星的副首领么?”就在付账的时候,杨浩又多嘴的问凯文。凯文倒没有说什么,可那个店老板却冲着杨浩瞪了一眼。

    杨浩啊的叫了一声,猛然回过神来。

    一直到了凯文带杨浩他们去见赫德长老的路上,杨浩才从凯文零零碎碎的语言片段之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在杨浩进那家店的刚开始,店老板就曾经说过,圣熊星的上任大首领死后,为了争夺首领的位置,就连星球的副首领都被人杀死了。

    而这个不幸被杀的副首领,正是凯文的老爸。

    这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政治角力事件,只是过程中完全用暴力来解决的。圣熊星的上任大首领,是在五十年前选出来的一位勇士,他统领星球满五十年后,终于因为身体健康原因而去世。在大首领在世的时候,凯文的家族和凯文的父亲,是最受器重的副首领。当大首领去世后,人们普遍认为凯文的父亲最有资格接任大首领的位置。

    但恰恰由于这个原因,另一个凯觎大首领位置的勇者,魔熊团的团长德尔克派人暗杀了凯文的父亲,并且在一夕之间,将凯文家族连根扫除。

    幸亏凯文当时还在雷蒙星高级学院读书,所以并没有受到波及,但当他回到圣熊星之后,依旧受到了德尔克斩草除根的追杀。还好赫德长老保护了凯文,才算能够勉强苟活下来。

    凯文一直都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游荡,定期去接受赫德长老的武斗培训,他现在生活下去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为自己的父亲和家族报仇,他必须要在大首领选举之前出手,阻止德尔克成为圣熊星的大首领,并且让他偿命。

    “这么说,你要跟这个星球上最强的强者为敌咯。”

    龙云看似不经意的问凯文。他早就对杨浩提起过圣熊星上武斗团的事情。人熊族是一个彪悍而尚武的民族,虽然他们不懂得谋略,但由于天生对原力术有加成,所以战斗力非常的强悍。在圣熊星上,最厉害的武斗团当然是魔熊团了,这个武斗团哪怕在整个帝国里面也都是可以排的上号的,可以说,除了帝国军队之外,其他星球自己的武装部队里面,魔熊团是赫赫有名的佼佼者。

    魔熊团的现任团长德尔克,在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圣熊星的两大绝顶高手之一,实力与凯文的父亲在伯仲之间,但坊间流传,更加年轻的德尔克显然会比较有胜算。

    尤其是德尔克还曾经获得过帝国元老会中高人的指点,学习到了一些奇异的神秘术,这让他具有令人胆寒的威慑力。

    现在,当大首领死掉,凯文的父亲也被暗杀之后,德尔克已经成为了这颗星球上毫无疑问的第一高手。而龙云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凯文只不过是一个才刚刚入门的武斗士而已,没有丝毫胜算可以和德尔克为敌。

    “嚯嚯,幸亏要和德尔克交手的人不是我。”杨浩庆幸的直拍胸口,“你说德尔克的战力达到多少了?会不会超过王韬?”

    “远远超过王韬,我估计至少会有十级。”龙云说,“听说他还有一招叫做干钧的绝技,爆发出来的话,战力能超过十圾。”

    “十级?”杨浩吓了一跳,“那这个家伙应该是武斗师了啊。凯文,你去找他挑战,那不是送死么?”

    龙云很担心杨浩一时友情爆发,会答应帮助凯文挑战德尔克。不过幸亏杨浩暂时没这想法,一方面他和凯文确实不是朋友,另一方面杨浩自己的事情更加着急。

    凯文呆头呆脑的,也没有想过杨浩现在会有多厉害,他吭哧吭哧背着巨斧,倒是很有信心:“我有赫德长老教导,就不会有问题,赫德长老也是我父亲的老师,他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武斗行家。”

    “赫德长老?”杨浩皱紧眉头,他们现在就是要赶去见这个人人都崇敬的赫德长老,而路程大概要浪费整整一天的时间,杨浩真的没把握,这次浪费时间是不是值得,“凯文,这个赫德长老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能不能帮我,要知道,我没有几天时间了,我的朋友很快就会死。”

    凯文很夸张的用拳头在空中挥舞:“赫德长老!嗨!

    赫德长老那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在圣熊星上面,没有一个人不尊重他,也没有谁敢于得罪他。赫德长老是最强壮的武斗师,他几乎教导出了上千个一流的高手,他曾经和帝国元老交手过,竟然没有输,连元老会的老怪物都打不过他。赫德长老的智慧是人所共知的,他是人熊族中公认的智者,他可以预言几年甚至几十年后将要发生的事情。不晓得有多少人,都当他是神呢。”

    “你好像在说圣熊。”杨浩吐吐舌头。倒是很难想象。有一个人可以厉害成这个样子。

    “他就是我心中的圣熊,他是我们人熊族中的圣熊。”凯文很认真,“如果我能象赫德长老这样,在十六岁就学会了几百种星际语言,如果我能象他这样,在三十岁以前就跨越过几千个星系,并且获得大武斗师证书。如果我能象他这样,懂得几乎所有地圣熊星的历史和禁忌术。那我也会成为圣熊的。”

    “大武斗师??”龙云脚下一趔趄,几乎摔倒。“你是说,赫德长老是帝国承认的大武斗师?”

    “大武斗师又怎么了?”杨浩他完全不懂所谓的制度。“是不是比武斗师大一点?”

    “大武斗师是很罕见的!!”龙云大喊,“战力低于八级的被称为武斗士,战力高于八级的被成为武斗师,而大武斗师……大武斗师?”龙云说着说着居然满脸通红,浑身发颤。

    “喂,老龙,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羊癫疯了?”杨浩皱起眉头,作势从口袋里面摸药。“我有一种春药,专门治羊癫疯的,要不要尝尝,味道好极了。”

    “不要!”龙云适时阻止了杨浩地举动,把自己心里的震撼说了出来:“只有战力超过二十级地人才能被称为大武斗师,而且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面,帝国根本就没有承认过一个大武斗师。大武斗师的称号是一种荣誉,是每个武者的目标,你懂不懂。这个世界上,总共也没有多少个大武斗师,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成为帝国的将官。”

    “赫德长老在三十岁以前就已经成了大武斗师,四十岁的时候,拒绝了加入帝国元老院的建议,然后回到圣熊星,专门培养人熊族的武斗高手。”凯文平静地说。就好像是在说一个寻常不过的事情。

    龙云面无人色,这个大家伙的自信心显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做为雷蒙星上最强悍的武者,他的目标当然也是成为大武斗师。可是到了现在,已经年过三十,他却还只是武斗士而已,面对自己即将要去见的一个天才型的武斗家,龙云有些信心不足。

    反而杨浩却兴高采烈起来,他本来就是个没什么野心的家伙,现在唯一想做地事情只是去救师名嫒而已。他终于确定自己这一趟不会空跑:“连帝国元老院都要吸收他进去,那赫德长老肯定是很厉害啦,说不定什么都知道,能够指点我去找圣熊胆。”

    “你就是杨浩?”就在这时,一个有点含混不清的声音,在杨浩的头顶上响了起来。

    杨浩他们一行人,正

    走在圣城的小巷之中。圣城是一个很庞大的石头城市,这里的房屋和建筑都是用一种米黄色的石头建造的,房子都不会很高,但足够一个高大地人熊自由出入。由于房舍层叠,所以公共通道显得狭小,譬如杨浩他们现在走的这样的小巷有很多,每当夕阳照射下来的时候,整个城市都会变成金黄。而现在,这个小巷子里,正是流淌着这种如醇酒一般金黄色地忧伤。

    那个声音是从小巷的石头矮墙上传出来的。杨浩下意识的抬头,高高坐在墙头上的,居然不是印象中的人熊,而是一个和杨浩、龙云同种族的人类。不过说实话,这个人类真的有些邋遢,邋遢到杨浩都不愿将他列入自己这一类里面。

    墙上的人穿着灰色的剑士服,不过这衣服也可能不是灰色的,而是因为长时间不洗才变成这个色彩。衣服上破了至少七八个洞,胸口有大滩肉汤的污迹。这个人头发脏到都粘成一团,眼睛惺松的象是睁不开,唯一还有点象人的动作,就是他不住的往嘴巴里面灌酒,喝酒的动作十分娴熟,每次都是拿酒瓶的手快要滑到底的时候,便趁人不备似的迅速提起,往嘴里面倒一大口金黄的液体。

    杨浩有点看的呆了,一直都没有出声。这惹得墙头上的醉猫很不满意:“你是杨浩?”

    “没错,就是我啦!”杨浩瞟见醉鬼的腰上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片,样子很像是传说中的剑,“你找我?想买春药?”

    “春药?”醉鬼打了个嗝,“我不要春药,我要春药干嘛?”

    “找个女人总比喝酒好。”杨浩做了个鬼脸,可是很快,他就再高兴不出来了,因为还不等他眨眼睛,那个醉鬼却已经从墙头消失,如闪电一般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呃,你是打劫的?”杨浩喉咙里面紧巴巴的,预料到自己这一趟不是很顺利。

    “乖徒弟,你知道该怎么做了?”混元子自信满满,他最近很想杨浩能够大开杀戒,以显示出丹鼎双修派掌门的威风。

    “我知道了。”杨浩点点头,胸有成竹,他盯着那醉鬼一会,连呼吸都摒住,浑身上下好像正在凝聚什么力量。

    醉鬼晃晃悠悠的朝他迈了一步。看起来,一场大战已经势所难免,虽说丹鼎双修派的掌门对峙醉鬼有些奇怪,但总归也要轮到杨浩耍耍威风了。

    可是,正当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时候,杨浩却大大出人意料的嚎陶大哭起来:“英雄!英雄!求你放过我一马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还有八旬老母等着我养,我真的很需要立刻就走,你就放过我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过我身上只有春药。”

    “哇,他在干嘛?”凯文还当杨浩准备大战一场呢,谁料到这家伙却在几秒之内就服软了。

    龙云却是见怪不怪,竖起了大拇猎:“这才叫做人才,能屈能伸,为了节约时间不惜卑躬屈膝。”

    “靠!!”凯文和杨浩肚子里的混元子一起靠。

    “你……”那醉鬼根本不理会杨浩的哭诉,

    颤抖的手点点杨浩的鼻子,“不许去见赫德长老。”

    “什么?”杨浩瞬间收住了眼泪,瞪大眼睛看那只醉猫,“你说什么?”

    “你不准去见赫德长老,你马上回到自己的飞船上去,然后离开圣熊星座。”醉鬼往嘴里灌了几口酒,笑嘻嘻说,“这是魔熊团伟大的德尔克团长的命令。”

    “德尔克!!!”凯文这冲动的大狗熊一听到这个名字就鬃毛直竖,“你是德尔克的手下?”

    醉鬼惺松的双眼眯开一条缝,瞧了凯文一眼,突然咆哮起来:“滚!!滚!!!别……别逼我动手。”

    他一边说,一边摇摇晃晃,这副样子明明就是已经喝到每个细胞里都充满了酒精,他站都站不稳,可能连剑都拔不出来。就是这种人,竟然还敢对人说别逼出手,实在是相当可笑。

    “动手?”凯文咻的拔出了自己背后的巨斧,他双手将巨斧高高举起,怒不可遏的咆哮:“突击!”

    话音未落,这头大狗熊却已经化作了一条残影,他整个人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醉鬼碾了过去。

    凯文的人还没有到,可是那股子冲击力,却是连石墙都可以轻易撞破的,哪怕是最壮硕的勇士,恐怕也不愿意正面吃他这一斧子。凯文现在的实力,比起学校里来增强了何止几倍。可想而知,这段时间进境飞速的也不只是杨浩而已。

    虽然凯文气势汹汹,可那醉鬼根本连眼睛也睁不开,当然来不及躲开,只是正面毫无防备的对着凯文的突击。

    那团残影疯狂的扑向醉鬼,看情形,下一秒,这只醉猫就只能骨骼寸断后,锁在墙角里面可怜的哭泣了。

    杨浩的心里,已经开始为那个醉鬼可怜。

    但就在凯文要碾过去的那一瞬间,大狗熊的突击陡然中断,所有的残影都消失了,那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就好像是撞墙一般停了下来。

    醉鬼还是醉鬼,依旧松松垮垮的站立在那儿,身上一点防备都没有。可是勇往直前的凯文却倒在了他的面前,并且抱着自己的毛腿不住的嗥叫。

    就在凯文的大腿上面,有一个非常细小的剑伤,这个伤口不深也不致命,只是皮外伤而已。但却准确的扎在了一个非常痛的区域,痛到了让凯文这种皮糙肉厚的人熊也忍受不住。

    但真正让人感到恐惧的是,根本就没有人看到醉鬼拔剑过,他的那把剑竟然还插在他的腰上面,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

    整条巷子都安静了下来,除了凯文的嗥叫声之外,其他人都收起了放肆轻慢的目光,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

    杨浩的面孔拉了下来,他开始拔自己身后的那把发射极光的宝剑,虽说杨浩不想多浪费时间,可真欺负到自己人头上,他也不见得会胆怯。

    那醉鬼仿佛蛮欣赏杨浩的,看见杨浩拔剑,便点点头。也很用力的把自己腰上的破锈铁给拉了出来。

    气氛更加地紧张了,现在谁都能看出来,那醉鬼是一个绝顶的高手,能够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伤人的剑手,所具有的岂止是剑术而已。果然,当醉鬼拔出那块锈铁的时候,他的身上立刻传出了一种异于常人的气质,这是一个人身上的剑气,是至少浸剑术几十年地人。至少用剑杀了成百上千人之后,才会有的杀气。

    杨浩和醉鬼之间相互凝视地目光。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弦,随时都会铮然炸响。

    “慢着慢着!”杨浩每每都要出人意外,他擦擦额头上的汗,居然又松懈下来,“这位大叔,能不能先给你的剑消消姜,打架归打架,万一细菌感染就不好玩了。”

    醉鬼低头,看看自己的剑。那铁片实在是锈的不成样子,很难想象,这玩意居然可以刺中人的身体而不烂掉。

    醉鬼可能也觉得自己的剑实在不能见人,惭愧的点点头,真地含了一口酒,朝着锈剑喷过去消毒。

    就在这时,杨浩却动了,这个家伙跟着混元子学了大毕年,学的最好的大概不是做春药。而是怎么样不要脸的打架。杨浩完全没有一个剑士的骄傲,他居然趁着醉鬼低头的时候偷袭。一大团真火从杨浩的指尖发射出去,朝醉鬼的头顶飞速的烧去。

    杨浩吸取了凯文受挫地经验,不想再接近,准备在远程用真火解决问题。杨浩现在的真火,当然不是一般的武器,寻常的剑或者兵器都很难招架,哪怕用什么屏障来阻档的话。这具有三昧真火般威力的火焰,也可以在瞬间烧穿。

    也许这醉鬼有一手不错的快剑,可是哪怕他的剑再快,也没办法挡住无孔不入地火焰。更何况那块锈铁只要一碰到火就会化成铁计。

    看起来,杨浩的计划是好极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但事情的关键就在于,计划永远都是计划,而事实却只是事实。就好像杨浩以前计划在学校毕业后去做一个帝国军官似的,而现在他却成了一个卖春药地家伙。

    那团真火稳定的扑向了醉鬼,可那醉鬼却并没有傻瓜的用剑去阻挡,正相反,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朝着那团看起来盛气凌人的火焰,喷出了一口酒。

    你永远都没办法知道,一个酒鬼的嘴里含着多少酒,当他们好像是把酒都喝完的时候,可偏偏在下一秒他们的嘴巴里面又能冒出一大口酒来,好像这些酒鬼都是反当动物,可以随时的从胃里把储存的酒精给吐出来。

    总而言之,一大口酒精从醉鬼嘴里喷出来后,撞上了那团火焰,然后杨浩的真火就好像是撞上了铁扳,竟然如同皮球打扳似的被弹了回来。

    这可不在杨浩的计划之内,他还

    从来没碰到过真火会反弹回来的事情。他发射出去的真火都是具有相当大威力和冲击力的,要阻止它们必须要用到很强悍的力量,如果物理学还没有被彻底的颠覆,那么醉鬼刚才喷出的一口酒里面,正包含了非常惊人的力量。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种力量并不是原力术,另外,那个醉鬼是一个高手,一个绝顶高手。

    “见鬼了!你不是说现在只准学原力术么?”混元子怪叫起来,“怎么我看来看去,每个人都自有一套本事。““少废话!”杨浩正焦虑着呢,自己发射真火拿手,可要挡住它却是另外一回事情了。那团火焰朝着杨浩面门扑来,在越来越接近并且快要烧焦杨浩的眉毛的时候,杨浩终于醒悟过来,他的背后铮的一声,一把蓝色的短剑破鞘而出,飞入杨浩的手中。

    “冰刃!”杨浩将真气注入冰刃里面,这把短剑陡然冒出长达几十公分的冷焰,杨浩抓起剑朝着真火一划,熊熊的火焰变悄然熄灭了。

    “好剑!”醉鬼的眼睛都瞪圆了,到了这回他才开始象是个拦路抢劫的强盗,不过目标却只是杨浩手中的冰刃。

    “好剑就让你见识见识!”杨浩手一松,冰刃自动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朝着醉鬼射去。

    那醉鬼嘴里面唬唬喝着,却也不拔剑阻挡飞剑,只是跌跌撞撞的展开步伐,他左摇右摆的躲避着冰刃的追击。

    不过看起来,这醉鬼不像是被冰刃逼的闪躲,而是在欣赏着冰刃在各种角度下所泛出的迷人的蓝色的光芒。

    “醉拳?”混元子嘟囔。

    “什么?”

    “我说他的步伐象是醉拳,一种古老的武术。”混元子又在做中世纪的梦了,“那时候有个叫成龙的家伙,拍了本叫《醉拳》的电影。”

    “我没功夫听你回忆!”杨浩不满的说,他一边朝自己嘴里面放火械丸,一边把宝剑高高举起。

    “你的飞剑好像没什么用。”混元子提醒他。

    不过杨浩本来就没指望那有什么用,放出冰刃只不过是为了牵制醉鬼而已,他真正的杀招是在自己的手上,他即将释放出的极光上面。

    极光是杨浩现在用的最娴熟的剑术了,这种依靠宝剑和真气协调控制的大杀伤术,发放起来容易简单,而且威力可观,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一点准备的时间。

    但是现在,这也不成问题了,杨浩高举的宝剑上,夕阳金黄色的光芒慢慢汇聚在一起,通过宝剑上的宝石以及杨浩自己的真气,那团璀璨无比的极光终于在剑尖上凝聚,虽然现在还不是黑夜,可这极光的光明,却让四周顿时暗沉了下来。

    这是一种无可匹敌的光芒,这样的光芒,带着圣洁带着高高在上的骄傲,它就好像是神的王冠上的闪亮之钻一般,它孕育力量,然后爆发。

    在极光爆发的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连着受创的凯文,连着龙云都被深深的震撼住了。尤其是凯文,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杨浩有这么肃穆庄重的时候,在释放出这能够夺人心魄的极光的杨浩,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他的身上,充满了战士那种不可战胜的勇气。而他所射出的光芒,正如死光一般,美丽动人,却会百分百的带走人的性命。

    醉鬼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了,当极光正式放出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完全的吸引住,他只是对着抖缠他的冰刃弹了下手指,那冰刀就颓然的跌落到地上。然后醉鬼的全副精力,都放在了杨浩所释放的杀招上面。

    “极光!”醉鬼嘴里如同喃语般说出这个名字,宛如这是个神圣而难以言喻的字眼。

    醉鬼是用一种崇敬的眼光去看那团正朝着他缓慢飞去的光芒的。极光不需要快,它甚至用很慢很慢的速度也可以杀人,因为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剑法之一,这种剑法,曾经是上古仙人流传,到了如今,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见识到的。

    见过极光的人,大部分都死了,而没有死的那极少数人,也只不过是幸运的躲过了劫难,他们的下半生,都将萎缩在黑暗里面,恐惧任何一种光芒。

    极光是一种魔咒,在剑士之中,它就代表了力量,就代表了死亡,谁和它作对,谁就会万劫不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