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一章 宇宙第一游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八卷 第一章 宇宙第一游侠

    (-  杨浩自己就没有战胜过极光,虽然他杀死了金德,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办法对付这样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剑术,他唯一一次在极光下活命,完全是靠混元子的力量而已。

    甚至连王韬这样的高手也没办法直接面对极光,必须要依靠热核保护罩才能活下去。

    而现在的这个醉鬼,甚至连一件干净的衣服都没有,他当然不可能拥有热核保护罩,他甚至连自己的剑都掌控不好。

    就在这一瞬间,和这一瞬间相连的下一瞬间,所有人,包括了杨浩自己,都认定这个醉鬼会死在极光之下,因为那光芒,实在是太高傲,太无可匹敌了,当它朝着醉鬼飞去的时候,甚至象是要带走生命都成了一种恩赐似的。

    但是,当这些瞬间都一一流逝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

    这些改变都仅仅是起源于醉鬼的一个动作,他出剑了。直到现在,杨浩他们才第一次真正用肉眼着到醉鬼出剑了。

    出剑的姿势十分可笑,那醉鬼歪着脖子,脸上挂着喝醉的人独有的那种惺松的笑容,然后很慢很慢,朝着一个扭曲的角度,伸出他的锈剑。

    说是伸出,是因为这一剑实在没有刺的力量和速度。

    可以说,哪怕是一个剑术不及格的学生,也可以刺出比这漂亮的多的一剑。

    可没人在笑。所有人,杨浩、凯文、龙云或者浩剑团的孩子,都是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

    因为这些人都感觉到了,这值得人们嘲弄的一剑,带着多么强烈的惆帐,带着多么的不可一世和辉煌。剑术的最高境界,是将每个剑手自己的气质和心绪都融合到自己的每一剑中去。而眼下,那醉鬼正是如此。

    他斜斜的递出一剑,这一剑中,怀带着惊人地气质,就好像是在进行一场艺术的对决。他从完美的角度,完美的方式,刺出了完美的一剑,最后,惹得醉鬼自己也笑这一剑,比脑外科手术专家的刀还要更准确,看起来难以言喻的角度,却正中极光的要害。

    那团高傲的光芒再也没办法挪动半分,就在极光要爆裂出自己最大地能量前夕。醉鬼的一剑正扎中极光地核心。如果这团光芒也有心脏的话,那么锈迹斑斑的铁板正是刺入了极光的心脏。极光不甘示弱的扭动、挣扎。想要竭尽全力的发动反击。

    但一切都是徒劳的,醉鬼的长剑是冰冷而绝望的武器,他牢牢地把极光钉死在那里,让它毫无希望的一点点的冷却,那光芒最终如果烟花般璀璨的散侠,将醉鬼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可却没有伤害到他一分一毫。

    杨浩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如此惊人的情形,一个看起来毫无招架能力的醉鬼将极光给轻而易举的破了,一朵朵礼花在这个人的身边绽放。就好像是在对他进行顶礼膜拜。

    辉煌的光芒照耀在醉鬼肮脏和布满苦笑地脸孔上,宛如是照错了地方。

    还不等杨浩的震惊结束,那醉鬼却把酒瓶插进了裤袋:“很好的一剑,那么现在,就该我了。”

    “该你了。”杨浩根本就没明白,他只是喃喃的重复,他的全部精神都还沉浸在刚才破除极光的一剑上面,杨浩似乎从那一剑里面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却没有把握。也没有完全的清晰领悟到什么。

    “该我了。”醉鬼点点头,这个人毫无预兆的闪烁了下,竟然已经欺近杨浩身前,然后铁剑一摆,向杨浩刺进,“看错!”

    那醉鬼说:“看错!”

    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咒语或者是诅咒什么地,但实际上。这应该是一种剑法,是醉鬼的一个剑招。

    那铁剑依旧是那么的缓慢,而出剑的方位并不是令人不可思议,他就是很简单地向杨浩刺来。方位是杨浩的心脏。

    没有力量,没有角度,甚至没有一个剑士该有的气势。醉鬼似乎在刚才那一剑中就已经消耗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所以这一次,如同是敷衍而过。

    杨浩皱紧眉头,对方明明是一个超一流的高手,可每次都要做出点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这剑居然敷衍到这种程度,也实在太没有职业道德了。

    虽然杨浩只要稍稍朝后退一步就可以躲开,但他并不打算这么做,杨浩举起长剑,用力的一挥,他想要荡开铁剑,再看看醉鬼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变化。有些剑士的确会这样,起初出剑都很随意,但随着剑招深入,更深的杀招就会在不远处埋伏了。

    杨浩带着几分随意和几分不屑的感觉,抬手一剑,想要荡开铁剑。可是,当他的宝剑撞上那锈迹斑斑的铁块时,却赫然撞了一个空,那铁剑竟然只是一个幻影。

    杨浩骤然一冷,他抬头,发现那醉鬼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这种得意,只有在猎物落入陷阱之后,猎手才会自然的流露出来。

    杨浩瞬间感觉到背后有破空和刺痛的感觉,但是他已经来不及挡住身后的偷袭了,他来不及回身,来不及躲闪,来不及做任何事情。

    他只有等着一把剑,一把带着无数铁锈和细菌的长剑刺进后背,然后带着元限的遗憾死掉。

    铮铮!!

    杨浩仿佛是处在的中心,一股沉重的冲击力将他猛然推开,整个身体狠狠的摔向了巷子的墙壁。

    “很好。”醉鬼又抓起了酒瓶,“很好,龙云,老朋友,只有你才能破我的‘看错’。以前只有你,现在也只有你。”

    龙云走上前,他双手托着自己的阔剑,脸上一点神情都没有:“司徒海。”

    这个名字,仿佛是一道致命的符咒,让醉鬼脸色大变,他颓然的退了几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起酒瓶,灌了一阵子酒后,才算是把脸上的痛楚给掩盖了过“司徒海……这个名字好久没人叫了。”醉鬼摇摇头,很萧索,“现在别人叫我醉猫司徒。”

    听这个叫司徒海的醉鬼的话,他和龙云两个人应该是老相识了,不过龙云依然是铁板着脸,一点故人相见的欣喜都没有:“我管你叫什么,心如怎么样?”

    “原来是自己人啊。”杨浩一个翻身从墙角边爬起来,笑眯眯的说,“自己人就好了,司徒大叔你好啊,我叫杨浩,你要吃春药么?”

    司徒海瞟了杨浩一眼:“不许去见赫德长老,这是伟大的德尔克团长的命令。”

    “世界上最强的游侠剑客,怎么成了别人的走狗?”

    龙云呛的一声,将巨剑插在地上,“司徒海,你还是那个司徒海么?”

    “游侠剑客?”司徒海悲伤的笑,“都过去了,早就过去了,我现在只不过是伟大的德尔克团长的私人保镖而已,一切都听从德尔克团长的吩咐。”

    “下贱的奴才,狗腿子!!”凯文愤怒的骂。

    龙云却变了脸色。这个将军一直都是外表大咧咧的,但是熟悉他的人却知道,龙云的内心十分细腻并且具有深层的谋略,他不仅仅是一个武者,也是一个拥有智慧的人。无论遇到什么重大的事情,甚至是淡真皇驾崩这样重大的变故,龙云都可以冷静的处理。

    可是现在,当听到司徒海这个醉鬼介绍自己的时候,却陡然变色,他的双手连着如山一般巨大的身体都微微发颤。

    “司徒海,少年师从帝国第一大剑师,十五岁就已经成为帝国少年剑术之冠,十七岁打败了帝国三大剑术高手,帝国皇帝准备破格册封为大剑师的时候却主动放弃荣誉,成为了宇宙中最出色的游侠剑客。曾经游历超过五十个星系,并且成为十三个星球的名誉剑术总教头,在雷蒙星的时候,一举击败连淡真皇在内的三大高手,凭借一己之力保护了超过十二个星系没有被帝国完全吞并。司徒海,淡真皇曾经让你当皇室卫队的统领你都不屑一顾,现在你居然会去当一个小小团长的走狗?”

    “没错,我当了。”司徒海笑笑,继续喝酒。

    杨浩被龙云的介绍给震撼住,他再一次仔细的去观察司徒海,这个醉鬼的年纪其实并不大,只是邋遢的外表和很久没有修饰过的胡须,让他的年龄看起来大了何止几十岁。在被酒精掩盖下的身体,实际却拥有着俊秀和挺拔的外貌,这样的俊杰,竟然会颓废成眼前的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为什么不许我们见赫德长老?”杨浩终于不再油腔滑调,“我不管德尔克团长有多伟大,也不管你是谁,可是要想阻挡我,就要让我变成尸体。”

    “这不难。”司徒海低着头,谁都不看,“德尔克团长不知道杨浩来圣熊星做什么,可是你们不能去见赫德长老,这就是团长所划下的界线。”

    “见了赫德长老又怎么样?”龙云冷笑,“会影响到你那个团长的抢夺大首领位置的计划么?”

    司徒海沉默,过了一会才点头:“没错,在这个星球上,德尔克团长和帝国的特使唯一害怕的人就是赫德长老,只要赫德长老在,别人都会感觉到威胁。而杨浩,是帝国新出现的另一个威胁,所以绝对不能让这两个威胁汇聚在一起。”

    “赫德长老真有这么厉害,连傲绝当世的司徒海都会害怕?”龙云的语气带着嘲讽,现在司徒海的样子,实在是当不起傲绝当世这几个字。

    “我没办法跟赫德长老比,也没这资格。”司徒海一味的喝酒,“德尔克很害怕,怕你们真的是赫德长老属意的人,到了那时,德尔克的大首领之位就岌岌可危了。”

    杨浩恍然大悟,原来这一架实在是来的冤枉,在酒馆里的时候,凯文为了给杨浩解围,才假借赫德长老的名义,谁料到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德尔克耳目广大,立刻就紧张起来,故此派司徒海到这里来阻止。

    杨浩看看司徒海和龙云两个人古里古怪的表情,料想他们一定有什么故事,他也不愿多浪费时间:“可徒海大叔,我去见赫德长老,只是为了救我的女人,我对什么大首领位置不感兴趣,希望你能高抬贵手。要不然,我和老龙恐怕就要打过去了。”

    “救你的女人?”司徒海凝视着杨浩,心中似乎有所触动。

    如怎么样?”龙云再度重复这句话。

    司徒海没回答,他心里怆然,凄然笑笑:“虽然我已经是醉猫司徒,可剑术却比以前精进更多,这世界就是这样,夺走你要的,偏偏把你不要的补偿给你。龙云能破我的‘看错’,不是因为他剑法高深,而是我曾经教过他。

    今天就算是你们所有人都加上。也别想从我身边走过。只要我的剑在,你们见不到赫德长老。”

    听司徒海这么说,话已经到了绝地,杨浩也顾不得实力悬殊,他身上所有的飞剑铮然出鞘,在身边盘旋:“老龙,带浩剑团的人回飞船。”

    杨浩咬着牙,他心里面已经下了拼命的决心,也许之前杨浩还对去见赫德长老毕信半疑。可是见到别人这么怕,杨浩已经心知肚明。如果自己要拯救师名嫒,想要获得圣熊胆,唯一的办法就是求教这位无所不能地赫德长老。

    所以他无论有多大的风险,都必须冲过司徒海的阻拦。

    “不。”龙云说,他双手握在阔剑的剑柄上,一动都不动,象是雕塑。

    “带他们走!”杨浩勃然大怒,“我是浩剑团的团长,你得听我的。人多有屁用,我过会用出斩字诀,什么醉猫都会一刀两断的,我还会打不过他?”

    “不。”龙云继续摇头,“不必了,他不会阻拦我们的,司徒海不会阻拦我们。”

    这句话说的倒是很奇怪,龙云既是在陈述,又像是在请求。

    而司徒海地表情更加奇怪。他竟然连酒都不喝了,一双淡蓝色如魔般的眸子盯着龙云:“你是在求我。”

    “没错。”龙云点点头,神情还是象铁板。

    司徒海摇摇头,晃动着粘成一陀地头发,就好像是见了鬼:“为了心如你都没有求我,今天为这个小子,你居然求我?你居然会放下龙将军的架子求我?”

    龙云还是象山一样沉重:“我放走了心如,这让我后悔了半辈子。今天。我绝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杨浩为了他的女人愿意做任何事情,我的错,不会在他的身上重演。”

    “所以你求我。”司徒海闭上眼,点点头。“没错,龙云,你悟透了啊,你悟透了。”

    说完,司徒海的剑已经回到了他的腰间,可是旁人却连一个收剑的动作都没有看到,这种快到超越人类极限地速度,实在是让人惊骇。司徒海毫不拖泥带水,他一个转身就朝着巷子的深处走去,虽然趔趄,但走的就好像是滑行在冰上,很快就只剩下个落寞的影子。

    “今天放过了你们,但不要有下次,千万不要和伟大的德尔克团长为敌,否则,你们就会有一个象我这样可怕的敌人。”司徒海的声音从远处飘来,带着浓浓的酒意,可是仍旧让人毛骨惊然。

    龙云脸色苍白,浑身的骨头都在发颤,他地一双虎目,始终盯着司徒海远去的方向,过了许久许久才放声怒喝:“司徒,心如怎么样?”

    但巷子幽深,完全没有任何的回声,司徒海就像是一枚影子没入了黑夜,再也看不到了。

    龙云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他双手支撑在剑柄上,竟然比受伤更加的痛苦,整个人都似乎崩溃了。

    “怎么回事?老龙?”杨浩急忙赶上来,将几粒龙虎大还丹塞进龙云的嘴里面。

    “他……”龙云惨笑,“司徒海曾经是我最

    好的朋友,他带走了我的妻子。”

    天色彻底地黑了下来,巷了里面的夜,幽幽的怀着悲泣,仿佛是全天下的爱人,在这样地夜晚,都会同时的流泪。

    而龙云,真的开始畅哭。

    当杨浩他们赶到赫德长老的住所时,已经是黎明。专属圣熊星的太阳比别的地方更加圆润一点,光芒也似乎很柔和,但不管怎么样的光线,都没办法照透赫德长老那坚固的黑色的石头小屋。

    这是一大片红色土地的荒野,自从杨浩进入圣熊星以来,一直都看到郁郁葱葱的土地,似乎这个星球还没有哪个地方是空旷的。直到在这里,杨浩才感觉置身荒漠一般。

    站在赫德长老方方正正的石屋前面,凯文显得分外紧张,这只大狗熊比到圣殿里面去朝圣还要紧张很多,汗水都把毛发给孺湿了。

    “怕什么?要不要吃颗春药?”杨浩拍拍凯文的肩膀。

    “不用了,你还是自己吃吧。”凯文提醒道,“过会你见了赫德长老,可千万别吃惊啊。”

    “春药我能吃一斤,见人有什么好吃惊的。”杨浩一点都不担心,他总觉得自己是见多识广,连老鬼都装着一个,还有什么可怕的。

    等他们两个走进屋子,看见在屋内正当中站立着的那个人熊,确实把杨浩给吓了一大跳。只见那人熊差不多人到中年,十分的壮硕,象凯文这样的,已经让杨浩平时叫他大狗熊,可是放到这个中年人熊面前,却显得渺小太多了。那个人熊至少也有三米高,手臂比杨浩的腰还粗,简直就是一个传说中的巨人。

    “你们……要干嘛?”人熊粗声粗气的说。

    “赫德长老……”凯文低头。

    那人熊却态度极差,根本理都不理会,转身就走到里面的屋子,把凯文两个扔下。

    杨浩吐吐舌头,虽然这个赫德长老壮硕高大,不过也蛮配合他那种震慑宇宙的威名的,一点也不值得人吃惊,也不知道凯文是少见多怪还是真的胆小。

    正当杨浩想要臭凯文几句的时候,在房子中间的墙壁突然移动起来,厚重的墙壁全部都是用黑色大石头堆砌起来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是一部机器,轻而易举的移动到了一旁,露出了中间的一个密室。

    凯文熟门熟路的拉着杨浩进去,并且率先跪下。

    杨浩当然不会这么随随便便的下跪,他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更何况现在他的全副注意力都被面前的情形给吸住,杨浩真的大吃一惊,比见到鬼都要诧异。

    “从没见过面的孩子……你来这里,是圣熊

    的召唤么。”一个苍老不堪的声音缓缓的传出来。

    这声音是从一张石头巨床上发出的,这张石头床有五米长宽,足以横着躺下两三个人熊了,可现在却只有一个人仰躺在那里,似乎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这个人可以安详的躺在那里。

    “赫德长老……你是赫德长老?”杨浩目瞪口呆,十分没礼貌的质疑起来。

    这实在是怪不得别人,杨浩所看的情形真的太过于诡异。原来刚才那个身高有三米的巨型人熊并不是真正的赫德长老,他只是赫德长老的随从,现在正恭敬的站在床边。

    而真正的赫德长老,正躺在床上,他是那么的苍老和无力。赫德长老只是一个非常瘦弱非常虚弱的老人熊,他的身体枯瘦到还不到一个人类的三分之一,蜷缩在床上,比小孩子还要渺小。赫德长老的毛发几乎掉落光了,看起来让人觉得可笑,皮肤松垂的挂在两颊边,四肢已经退化到比木棍还要纤细。

    这个曾经震撼帝国,曾经被邀请加入元老会,被称为圣熊星最强悍的高手最有智慧的智者,所有人熊族眼中至高无上甚至等同于神的赫德长老,那被德尔克深深害怕连司徒海都觉得没资格挑战的赫德长老,竟然是瘫痪在床的一个可怜的老人熊而已。

    这叫杨浩怎么不吃惊。

    “很吃惊么,没有人不吃惊的,但你必须知道,总归有生老病死,哪怕是最优秀的人,也会再某一天,承蒙圣熊的召唤,然后死掉。”赫德长老轻轻的说,好像他的肺只能支持最低最低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知道。”杨浩尴尬的挠挠头,他还以为能够见到一个真正的英雄,告诉他怎么去找圣熊胆,可没想到却撞见了英雄暮年,这实在是很让人失望。

    “你带了什么给我?是春药么?”赫德长老有些调皮的耸耸鼻子,他眼睛眯着盯到了杨浩的丹囊上。

    杨浩下意识的摸出一颗火狨丸:“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我会炼最好的春药!”

    还不等杨浩说完,赫德长老只是勾勾手指,那粒在杨浩掌心的火狨丸就象是自己长了翅膀似的,幽幽的朝着赫德长老飞去,那老人熊只不过张大了嘴,火狨丸就自动掉进了没牙的嘴巴里面。

    “别吃,那个很烈!”杨浩紧张的叫了起来,火狨丸所用药材都是最烈和最辣的,连杨浩这样身强力壮的人吃了都会有副作用,万一这赫德长老吃了一颗爆血管死了,那杨浩的罪过可就大了。

    可话已经说迟了,赫德长老咂巴咂疤没牙的老嘴:

    “不错的药丸,可惜你来晚了,要是再早上十年,兴许还能帮到我,现在么……”说着,老人熊调皮的看看自己的下半身,叹息似的摇头。

    “很抱歉打扰您的休息。”杨浩想走了,他觉得自己完全是来错了,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老英雄安养晚年的地方,并不能帮到杨浩什么。

    可是,赫德长老却仿佛看穿了杨浩的心思:“这就走了么?年轻人,你心里的疑惑还没有解开,难道你不想得到答案么?”

    “我……”杨浩吸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长

    话短说。

    “噫……”赫德长老惊讶的叫了起来,他混

    浊有些橘红色的眼睛盯住杨浩。“年轻人,你的身上还带着什么?是一个老人么?”

    杨浩浑身一震,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仿佛赫德长老那并不锐利地目光,是具有神秘能力的,他完完全全的把杨浩给笼罩住了。

    杨浩的心也抽紧了:“你说什么?很抱歉,赫德长老,很抱歉,你大概弄错了。”

    “帝国管不到我。所以你不必隐瞒什么。”赫德长老微笑,苍老的手指点点杨浩。“你的肚子里面,藏着一个人。”

    一直到了现在,杨浩边上的人才算是弄明白他们的谈话是什么意思,无论是龙云还是凯文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杨浩,想不通怎么才可能在身体里藏进一个人。

    而杨浩已经手脚冰凉了,混元子地事情,是杨浩最大的秘密,由于担心自己违反帝国地法规,或者是怕被人带到实验室当白老鼠。杨浩从来都不敢向人透露肚子里藏着混元子的事情,唯一了解的,大概只有X13了。可是现在,赫德长老只不过是打了个照面,就已经将杨浩藏的最深的机密给翻了出来,这实在是让人冷入骨髓。

    “见鬼!”混子子恶狠狠的骂人,“被发现了,这老家伙还真有一套,能看出我的气场。”

    “不止是气场。还有灵魂。”赫德长老竟然还能听到混元子说话,“有两个灵魂的人,总是很令人意外……

    那么,各位,能让我和这个孩子单独呆一会么?”

    其他人虽然很疑惑杨浩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也只好不舍的离开了房间,密室门关上后,这里便只剩下赫德和杨浩两个人。

    或者是加上混元子地三个人。

    赫德长老让杨浩最在他的床头。细细的从上到下观察了一遍,最终摇头:“我不喜欢你身体里的人,这是个充满了仇恨和暴戾的灵魂,我不喜欢……”

    “靠!”混元子刚才还有些吃惊。这会完全是恼羞成怒了,“我还要你喜欢,爷爷我活了几千年了,有我的时候,你这只老人熊连受精卵都还不是呢。”

    “一个始终呆在仇恨里的人,几千年和几天有什么区别?”赫德嗤之以鼻。

    “灭门之仇能忘么?背叛之仇能忘么?杀师之仇能忘么?杀妻杀子之仇能忘么?”混元子脱口而出一大串的仇恨,这些话,他以前还从来都没跟杨浩提过。很难想象,就如混元子这样,整天每一句正经的人,居然还撞了那么多仇恨,“为了记住这些,我忘掉了太多东西,我忘了那些修炼地法门,可是这种仇恨,能忘么?”

    “能。”赫德静静的说,“你说呢?年轻人?”

    赫德在问杨浩。杨浩一直都傻楞着,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秘密会被揭破,就好像是自己藏在最黑暗地方的东西,被人公然展示了出来,所以杨浩还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他一句话都说不出。

    “年轻人,一个非常非常厉害的修炼者在你的身体里,这个修炼者背负着仇恨,他有能力,会让你吃惊的能力。如果有一天,真地需要的话,他说不定会控制你,他的灵魂会占据你的身体,他会用你地手,你的一切来给他报仇。”赫德长老眯起眼睛,眸子里面充满了深不可测的光芒,“你必须要了解到这一点,年轻人,你一直都在危险之中。”

    混元子忽然沉默了,他并没有预料之中的恼羞成怒,也没有反驳,竟然安静了下去,连一点点声息都没有。

    可杨浩却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你是说,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非常可怕的危险。”赫德叹口气,“你有没有想过,当前一天晚上,你睡着的时候还是杨浩,可当第二天醒来时,你的身体已经属于另一个灵魂了。”

    “那杨浩呢?”

    “不存在了,消失了,和这个世界永别了。”赫德说,“你还不如一缕灰烟,你什么都不会留下,你的身体被另一个人控制,你的家庭,你的朋友,你的女人,被另一个人接管,而他说不定只是为了一个报仇的计划。”

    “所以……”杨浩惊然动容,他脸色灰白,

    带着一丝苦笑,“我该怎么做呢?”

    “你想要脱离危险,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这是你唯一的选择。”赫德牢牢掌握着杨浩的情绪,无论是恐惧还是担忧,“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唯一的结果,就是死,就是让你的灵魂万劫不复。”

    杨浩点点头。

    “你必须……”赫德一字一顿的,要将解决

    掉混元子的方法说出来。他说的很小心,但也肆无忌惮,赫德长老知道,自己的话混元子可以听到,但是他无所谓,因为这个方法,可以立刻解决掉混元子,哪怕那个千年老鬼有再强的能力,也绝对逃不脱,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是保险的。

    “等等!”杨浩却笑了,他用手指封在赫德长老的嘴唇上,“等等,长老阁下,请不要说,不然会破坏你在我心里面的尊贵形象的。”

    赫德皱眉,不清楚杨浩究竟想要干什么,现在简直就是杨浩最好的机会了,在圣熊星第一智者第一强者的帮助下,将混元子这个身体里的隐患除掉。

    可是杨浩却在摇头,他摇的很坚决:“赫德长老,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事实。他绝对不是什么危险,他是我的师父,是我非常非常亲密的人。我现在是丹鼎双修派的传人,是他唯一的继承人。他在我身体里面,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阴谋,我们正准备把丹鼎修仙发扬光大。至于你说的报仇,如果有一天,他发现了仇人,而必须要用到我的身体的话,我会同意放弃自己的身体。他和我是一体的,就好像是我的家人一样。”

    “不过……”赫德长老显然没想到,杨浩居

    然会这么坚决。

    “没什么不过的。”杨浩站了起来,“很高兴见到你,赫德长老,不过我想,我们不会再见了。”

    说着,他就要朝外面走去。

    “慢着慢着!”这个时候,沉默了好一会的混元子忽然又冒出来了,“死小子,慢着点。”

    “干嘛?你真要我把你干掉么?”杨浩嘿嘿笑,“其实肚子里有个老家伙也蛮好玩的,要是你死了,我还真的不习惯呢。”

    “虽然那只老人熊胡说八道,应该被女人至死!”混元子非常恶姜的诅咒,“不过看起来,他好像还是有点智慧的,不妨问问他圣熊胆的事情吧。”

    “圣熊胆?”赫德长老虽然老,不过耳朵没聋,一下子就听到了,“你想抢圣熊胆?”

    “哦,不是那个意思。”杨浩着急解释,“我们是想要真正的圣熊胆,就是圣熊的胆来做药,不是想当圣熊星的大首领。”

    “为什么?”赫德长老皱眉,似乎是很严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