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章 三阵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八卷 第四章 三阵杀

    (-  以熊蚤本身的天性,它最喜欢的环境就是人熊那多毛和潮湿的身体,所以根本就没有停顿的时间,这只冒着火的熊蚤直截了当的跳上了凯文的身体。

    “噢!!!!”十分熟悉的惨叫声,凯文又惊天动地的惨呼着,那只熊蚤一跳上他的身体,就把凯文全身的毛给点燃了,火械丸虽然是被熊蚤吃下去的,可爆发出来的力量仍旧是真火的力量,这让凯文怎么受得了,烧的这家伙连连在地上打滚。那副痛彻心扉的表情,仿佛就在哭诉,早知道自己会那么惨了。相信凯文现在一定是深深的后悔,早知道在学校里的时候就不招惹杨浩了,不然也不可能有这么悲剧性的下场。

    虽然看到了凯文的惨况,不过杨浩却兴奋的一跃而起,拍手叫好。他的B计划还真是相当的有门。

    那边的熊海看杨浩一直没有过去,等不及便主动的朝着这面逼近过来,虽然双方相距有几百米,可看着整齐划一的走路速度,用不了十分钟,就能够把杨浩给碾成齑粉。

    时不我待,杨浩也懒得去管凯文,他将自己的大口袋敞开,这里面收藏着昨天他让浩剑团成员去收集回来的熊蚤。自从那天赫德长老让杨浩尝过熊蚤的厉害之后,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点子,所以也能够攒足几万只血统优良非常有生命力的熊蚤。

    杨浩将自己几乎所有的火械丸都捏成粉末,一口气洒进了熊蚤口袋里面。然后杨浩咬牙奋起力气,朝着那汹涌而来的人熊海洋冲刺过去。

    这个世界上,就被熊海追逐逃跑的人,但却从来还没有见过,敢孤身一个人迎上来的。魔熊团被杨浩的表现激怒,整个滔滔铁流更加的狂暴,他们即将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冲击力。

    只要杨浩与熊海的先锋部队轻轻一撞,整个人都会变成粉尘,化作这个世间中最微小的颗粒。

    雷霆一怒,便是苍天对大地之吻。熊海正如九天雷震,即将以无可匹敌的力量,狠狠碾过微弱的杨浩的身躯。

    但就在这之前,就在这股银色洪流滚过杨浩之前。一直在往前冲刺的杨浩却陡然拔高身形,他整个人竟然垂直的飞了起来。这是飞行术达到高段后才可能使用出的招术,以前的杨浩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可是现在,却可以如此轻易的用出。

    杨浩一跃几十米高,然后将手上袋子打开,把里面成千上万只熊蚤都撒了下去。

    大小如指甲盖的熊蚤生命力极其顽强,虽然被喂了火械丸,又一直闷在口袋里,可临死前所爆发出来的回光返照的力量也是难以想象的,这些小生物才落下去就发现了熊海里大片的人熊,顿时就扑了上去。

    熊蚤本来就是人熊族身上特有的寄生虫,所以熟门熟路的从铠甲的缝隙中钻入,迅速窝进了人熊的长毛之中。

    这下子,整个熊海都彻底的崩溃了。

    首先是冲锋在最前的队伍停顿下来,一股股火焰和浓烟从这些人熊勇士的铠甲里冒出来,刚才还势不可档一住无前的人熊们嗷嗷惨叫起来,一只接着一只的躺倒在地,竟然毫无抵抗能力,任由身上的火焰燃烧。

    也真是一物克一物,熊海战术对付普通人那是绝对无敌的,但它们也有自己的弱点。譬如人熊们所穿的盔甲是极其沉重,平时需要三四个人才能穿脱,一般穿上后,自己是没法脱下来的。

    而杨浩这一个阴招恰恰打中了熊海的弱点。熊蚤吞噬火械丸后,体内爆发出真火,这些熊蚤在临死前钻进了人熊武士的盔甲里面,等于是把整个盔甲变成了内燃机和锅炉,中招的人熊武士即来不及脱盔甲,又没办法灭火,只能一个个被迫烧成烤熊。

    “可惜这些人熊都不长熊掌。”杨浩现在可以悠哉的落地,他看着被烧的嗷嗷直叫的人熊居然蛮惋惜。

    “你这算是什么计划?”凯文悲惨兮兮的站在杨浩身边,凯文总算没有穿那种累死人的铠甲,又涂了冰肌坚铁膏,所以只是被烧光了长毛,基本没受什么大伤。

    “火蚤战术!”杨浩笑嘻嘻,“厉害吧,这可是古兵凯文哪懂什么古兵法,再说了,杨浩这招根本就是自己的滥点子。那天混元子有事没事给他讲了个古代的火牛战术的故事,杨浩却鬼使神差的把它演变成火蚤战术。要是被兵法大师知道,真是气煞古人了。

    正在杨浩他们乐悠悠的看着火烤全熊的时候,在巨熊圣殿的深处,突然传来了铮铮两下弹剑的声响。这声音极悠长,仿佛是从黑夜的最深处传来,却又绵延不绝。

    “高手!”混元乎声音紧张起来,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两下弹剑声听起来普通,却蕴含着相当绵力的功夫,就算是在混元子那个时代,也是一流的强者。

    果然,那两下声音传出之后,整个被火烧火燎的熊海便象是得脱大难,剩余还没有被烧死的一大半人熊象流水一样朝着四面散去,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全部都退出了这个中堂。

    杨浩发现真的被烧死的也就几百个人熊而已,不由律律:“我这么好的妙计居然没有让他们全军覆没,实在是太失败了。”

    “要真的是全军覆没,我就跟你拼命!”凯文没头没脑的冒出了一句。

    “不会吧!”杨浩被吓了一跳,他怔怔的望着模样惨兮兮腿上还插着一支铁枪的凯文,“大狗熊,我现在是在帮你报仇嗳,干嘛要和我拼命。”

    “跟我有仇的德尔克,而不是魔熊团。”凯文辛苦又努力的淌着血,“我只想杀德尔克。”

    “有区别么?”杨浩弄不明白,德尔克不就是魔熊团的团长,那杀德尔克和消灭魔熊团不就是一回事情。

    “当然有区别!”凯文仿佛惊讶杨浩居然会想不通,“德尔克只不过是魔熊团现任的指挥者而已,魔熊团不属于德尔克,他们属于整个圣熊星,只要是谁当上了大首领,谁就可以重新指挥魔熊团。如果没有魔熊团,那就没有人能保护圣熊星的安全,也没办法阻止帝国吞并我们这个种族了。”

    “嚯嚯,大狗熊,几天不见。你理论一套套的。”杨浩倒是刮目相看,“要不要吃颗春药?”

    “都是赫德长老教我的。”凯文憨憨的笑,“他要我找机会告诉你。”

    说起了赫德长老这只大狗熊,杨浩就气不打一出来,那个老家伙把杨浩骗到这里,还要凯文告诉他这些事情,不知道想干嘛。

    “他是不想你杀太多人熊。”混元子也是老阴谋家,自然晓得,“要不然以后凯文当了大首领。不成光杆司令了么?”

    混元子这句话似乎别有深意,又说的点到为止。不过以杨浩现在的智慧以及看惯的政治家的险恶,到也能够一点就通:“你是说,他骗我来,是要把他推上大首领位置?”

    “这还用说么,如果你们两个能够打败德尔克,那么到时候就轮到圣熊甄选。你不是人熊族,凯文是人熊族,你说圣熊会选谁。”混元子腔调怪里怪气,“所以乖徒弟。你搞半天,拼了老命也只是给人家搭梯子而已。”

    “你别说,那只老狗熊还真够鬼地,等我出去了,要让他吃春药吃到死!”杨浩听了混元子的话,居然也不太生气,他还笑眯眯的,“不过你也别气啦,反正我也没准备当什么狗熊的大首领。我到时候只要弄到圣熊胆救人,大首领就让凯文去当好了。”

    “你在说什么?”凯文听杨浩老是在提自己名字,“到底还要不要走啊?”

    “走啦走啦!”杨浩用力拍拍大拘熊的宽厚肩膀,“未来的大首领,你可得给我弄圣熊胆,要不然我就阉了你。”

    凯文还是那么傻傻的样子,根本就不明白杨浩在想什么,他只顾是低着头猛冲。向着圣殿的再深处跑去。

    巨熊圣殿对于绝大部分人熊来讲,都是神圣的禁地,一般只有参与大首领争夺地人才可能进来。但是在人熊族之中,多多少少都会有圣殿内部布局的流言。尤其是一些曾经参与过争夺地小卒,每次都会以这段经历为自己平生最光荣的事情。

    但不管坊间怎么流传,却从来没有人知道,杨浩他们现在走进的这个地方的情形。

    并非没有人到过这里,也不是没有人了解,而是凡到过这里的人就只有两个命运。其中之一,也希望相对渺茫的命运就是成为大首领,一个当大首领的人,自然不会去告诉别人自己的经历。

    而另外绝大部分的人地命运就是死。就好像杨浩现在所看到的一样。

    原来巨熊圣殿并不完全是如外面所看到的那样,就是一整个城堡。实际上,这个圣殿四边上都是巨大的建筑,而最中心的核心地带确实如同天井一般的院子。下面是黑色大石砖铺地,上面就是蓝色而没有边际的天空。

    圣熊星上最伟大的圣殿中,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这里,而这里地构造,却简单的让人吃惊。

    不过,除了吃惊之外,更有恐惧的情绪围绕着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单单从这个院子的名字就可以使人感到毛骨惊然。

    “最后的坟墓。”德尔克面无表情,“这里的名字就叫做最后的坟墓。”

    杨浩和凯文,现在所面对地,就是三阵杀的最后一关,终极关卡。魔熊团的团长德尔克早就已经在这个院子之中等着他们。

    德尔克是一只中年人熊,外表出人意料的俊秀。按理说,人熊族是很难用上俊秀这样地形容词的,在宇宙中内,人熊就是粗鲁野蛮和遥遇的代名词,最经典的外形就是身坯高大毛发蓬松,浑身是土。

    但德尔克却完全不是这样,他的身材并不太高,甚至还没有凯文高,也就和杨浩差不多。体魄也不见得强健,没有那种一块块厚重的肌肉,反而有些纤细。德尔克浑身虽然也是长毛,但他的毛发确实金黄色的,而且还进行过精心的修剪,真的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贵族的魅力。

    杨浩本以为德尔克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怎么知道却是这样的精致俊秀,他也不管凯文仇恨到冒火的目光,居然还颇有礼貌。

    “你就是德尔克团长?”杨浩慢悠悠的走上前去,笑容可掏,“幸会幸会啊,你的发型还真不错,是哪里做的,发型师介绍给我怎么样?”

    德尔克目不转睛的看着杨浩,对于杨浩越走越近也没有丝毫的表示,这个被称之为最近十年来,圣熊星最厉害的天才武者,连一点点的警惕心都没有。

    现在杨浩比以前更难对付,不仅是在于武力上面,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学会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方法获胜,简单而言就是卑鄙无耻。杨浩在走进德尔克的时候,正一手暗暗捏着一把“蓝调”和“火狨丸”的混合春药粉末,而另一手里藏着自己使惯的炎剑。

    杨浩昨天就已经想到这个战法,要说是明刀明枪,他肯定不是德尔克的对手,说不定对方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两个给干掉了。所以杨浩只能用点阴抬。“蓝调”的春药味道难闻,又具有消除春药力量的公用。火狨丸可以让人身上着火但又会给人增加力量。这两者如果相加起来,就可以让德尔克浑身起火,又不让他从火狨丸身上获得任何力量增幅的好处。何况“蓝调”的那种刺鼻的气味,也能让德尔克稍稍分心。只要他略微有一些分神,身上也着了火,那杨浩再用炎剑使出斩字诀,炎剑加上真火必然爆发出惊人的加幅能力。只要这个计划能够顺利进行,杨浩至少有八成的把握,一举将德尔克给干掉。

    所以,当杨浩离德尔克越来越接近的时候,他心里就越兴奋,昨天杨浩还为自己这个计划取了个名字,叫做“粉杀熊”。带一点脂粉气又有些阴谋调调的名字,实在是太合适了。杨浩一边微笑,一边不紧不慢的走着,他离德尔克还有六步,只消再走一步,就可以进入自己杀人的区域。

    杨浩握着美剑的手掌中渗出汗水,让飞剑都湿漉漉的。

    但德尔克却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这只金毛熊连眼皮都不跳一下,他轻轻抚摸手上一把黑色的磁石一般的细剑:“你不觉得奇怪么?”

    正在十分十分紧张之中的杨浩被吓了一跳,他顿在那里都不敢再动,只希望自己的计划没有被人发现,杨浩强挤笑容:“是有点奇怪哦,我怎么见了你一点都不想杀你呢,而且还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难道你就是我失散已久的兄弟?”

    德尔克摇摇头,薄薄的嘴唇弯起,露出个难以察觉的冷笑:“你不觉得少了一个人么?”

    杨浩整个人就象是被丢到了冰洞里面,从头上冷到了脚底。自从进入了这里后,杨浩就觉得怪怪的,但直至现在他才想起来,究竟怪在了哪里。

    原来这个地方太过空旷,这种空旷不是视觉上的,而是感觉上和杀气上的。这里少了个人,少了一个致命的,关键的人物。

    一个能够改变所有,改变一切的人。

    “弹剑人!”混元子幽幽的说,“那个弹剑的高手。”

    “司徒海。”杨浩自言自语,他浑身的气泄了,就好像是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陷阱。杨浩自己想要给别人设计一个陷阱,可谁料到,他自己早已经落进了人家的陷阱里面。

    德尔克开心的点头:“没错,就是司徒海,他就是在你的身后。”

    已经不用他说,杨浩自己已经感觉到,一个绝顶高手站在背后的滋味,是非常非常不好受的,就象是芒刺在背,那种随时可以让人崩溃的磅礴杀气,就收敛在杨浩的背脊后面,而且是恰恰的紧贴着杨浩的身体,就仿佛是随时可以释放出来,取走杨浩的性命一般。

    “放下你的剑。”果然是司徒海的声音,醉醺醺的,“离开伟大的德尔克团长,否则就杀了你。”

    杨浩没有办法,他现在就算是已经成为剑仙了也不会有办法,因为在杨浩的身前身后,各有一个剑术高手在虎视耽耽,他们只要手腕一抖,就可以前后夹击,杨浩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难以从他们的剑下逃脱。

    所以杨浩只能慢慢的从德尔克的身前退开,并且忍痛丢掉了手中的春药粉末和炎剑。

    德尔克看见杨浩居然和街头无赖一样准备了撒人的粉末,有些忍俊不住:“几百年来大首领的争夺战里面,大概就你最无耻卑鄙了。”

    “卑鄙的过你么?”杨浩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再后退,嘴上可不饶人,“你为了一个大首领的位置,居然暗杀别人,我真是要甘拜下风的。”

    杨浩这句话,恰恰提醒了边上的一个人。凯文自从看见德尔克之后,大概是仇人见面分外发呆,所以怔怔的都没什么举动,而杨浩这话一说,让凯文全部的仇恨都翻江倒海起来。

    “德尔克!!!”凯文惊天动地的大叫,手持巨斧朝着德尔克扑去。

    杨浩之前也曾见过凯文出手,那时虽然觉得蛮厉害,但毕竟也是可以接受的程度,但是这一刹那,杨浩却是呆住了,凯文竟然猛的爆发出了超出想象的能量。

    那只体积庞大的大拘熊,竟然化作了三重叠影,浑身冒出熊熊的蓝色能量之光,以比闪电还要迅猛。比落锤还要重的方式,朝着德尔克猛砍过去。

    “‘幻影’加‘狂暴’!”杨浩失声喊,“我的天,这只大狗熊发飙了啊。”

    “吃春药了。”混元子精辟的下定语。

    “幻影”加“狂暴”是人熊族武士最经典地战斗技,譬如在熊海中的人熊武士便都能使用出来,但关键是,那些人熊武士都是进行过魔鬼训练的,普通如凯文这样的人熊根本就不可能会使用。

    但凯文现在却使出来了,而且眼见这‘狂暴’的力量比别人吏加大。他的声势隆隆,弄的四周跟地震一般。还要厉害的是。凯文那把巨斧竟然泛出金色的光芒,而且在空中变幻成了一把比往常至少大十倍地金斧幻影,这应该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斧术。

    “削金之裂!”司徒海低着头,醉醺醺地开口说,“赫德最强的斧术,曾经只身在宇宙中,一斧砍断一艘巡航舰。斧下冤魂无数,被帝国元老誉为再无法超越之斧术,天下第一斧!”

    听着司徒海半是提醒半是欣赏的介绍。杨浩的嘴张大到再无法合拢。凯文以前的实力杨浩当然知道,可赫德在短短时间内,竟把他打造成这么厉害的高手,实在是一流的教学。比混元子的危机教学也不逞多让啊。

    不过现在看起来要吃苦头的是德尔克了。这个魔熊团地团长一直都很轻视凯文,所以并没有对此做什么准备,哪怕是凯文的狂暴已经突进到他的面前时,德尔克还是一脸淡然,随意抚摸着自己黑色的细剑。

    凯文的“削金之裂”已经朝着德尔克劈下,甚至都可以看到。金色斧头刮起的烈风,将德尔克梳的笔挺的毛发吹乱。而随后就将发生的,便是巨斧剖入德尔克地脑袋,仇人的鲜血和脑浆会迸裂出来,油满凯文的全身。

    凯文应该会很满足这样的结果。

    但却没有发生。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德尔克只是轻巧的抖了下手腕,他手里的黑色细剑就飞速弹出,并且轻轻的在凯文地身上碰了一下。

    杨浩可以对天发誓。那真的是轻轻的碰了一下,可是却好像有几千万吨的石头和凯文对撞在一起,那只大狗熊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被弹了开去。在空中吐出了一片血雨,然后如同包裹般重重地丢到了角落里面。凯文的巨斧析成两段,整个人彻底的昏迷了过去,再没有一点声息。

    杨浩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削金之裂”是何等厉害的武技,再加上凯文的“狂暴”和“幻影”两种武技,面对的人不管是谁,就算不会中招,也至少也要躲闪以避锋芒。可是这个德尔克却牛到了极点,才这么轻巧的挥动了下那把黑色细剑,就能够将凯文给彻底打垮。

    而且,看起来凯文要不是早就用冰肌坚铁膏涂满了全身,恐怕早已经被打成肉泥了。说实话,德尔克的黑剑真的是没几两重,但却能发出这么惊人的力量,而且还用出如此刚猛的剑术,实在是匪夷所思。

    “那把剑,叫做‘引力之剑’”司徒海又慢悠悠的开口,“十剑流镇派十剑之一,能够在转瞬间爆发出一粒小行星的引力,如果是我,绝对不会去对撞它。”

    “够了!”德尔克大概觉得,司徒海这吹嘘更多的是提醒杨浩,“对一个要死的人,说这么多干嘛。”

    德尔克所说的要死的人,当然是杨浩了,而现在,杨浩这家伙居然也不管凯文的死活,早就很轻松的一坐在大堆的白骨之中,苦恼的摇头:“你刚才说这里叫什么?”

    “最后的坟墓。”德尔克赞叹道。

    这个名字真是贴切至极。杨浩不止一次的感觉到了阴冷和恐惧,尤其是这么一个不足几百坪的地方,竟然堆积着厚厚几层的人的白骨,可以说是真正的坟墓,而且还是露天的,可以吞噬人的坟墓。

    “但为什么要叫最后的呢?”杨浩一边拿火狨丸当花生豆吃,一边聊起天来,“干嘛不是第一的,或者是绝望的坟墓?”

    “因为只要通过了这里的人,就可以成为圣熊星的大首领。”德尔克点点在空地旁边的一个巨大的石柱,“谁能够活到最后,就可以蒙受圣熊甄选,然后站立到这个石柱的最高点,也就是巨熊雕塑的头顶,从那以后,这人就不再是人,而是圣熊星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和神了。”

    “别人只能看到高高站立在巨熊雕塑顶上人,又怎么会想到,在他的脚下会有这么多白骨呢。”杨浩苦笑着看满地狼籍的枯骨,这些巨大的骨架明显就是历代失败的挑战者,多少人熊的高手,都在这里默默无闻的烂成白骨。

    德尔克点点头,很满意杨浩的描述:“今天会多你一个的,这里死的人,每个都是圣熊星不世出的绝顶高手,你可以死在‘最后的坟墓’是你的荣幸。”

    “等等等等!”杨浩看着德尔克那把恐怖的黝黑的剑,连忙劝阻,“我跟你无冤无仇的,而且我也不是人熊,干嘛要死在你们人熊的圣墓里面呢?”

    “圣墓?”德尔克脸上的表情很古怪,“这个名字倒是贴切,说的也对呵,我身为人熊星上最高的高手高高手,伟大的德尔克团长,怎么能动手杀你这种小人物呢?”

    杨浩心里直想吐,见过自恋的,可还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尤其是德尔克在夸耀自己的时候,还不时的撸撸头发,很是阴阳怪气。

    “这个人对你的胃口啊。”混元子讥笑杨浩,“反正你也差不多自恋。”

    “靠!我那叫自信好不好。”杨浩肚子里骂,不过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杨浩现在被两大高手包围,凯文又死到一边去了,杨浩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他赶紧顺着德尔克的话往下说,“没错了,你是伟大的德尔克,你是死熊团团长,你只能杀一流的高手,连帝国元老都不是你的对手,你怎么能杀我呢?”

    德尔克果然是自恋到家了,他被夸的很美,抚摸了下自己的脸,居然点点头:“我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那就不能杀我。”杨浩一脸肯定的表情,“绝对不能。”

    “不能?”德尔克瞪大眼睛,“真的不能么?”

    “当然不能了。”杨浩发现有门,心里乐开花了,“我们两个实力不对等么,你杀我多丢面子啊,有损伟大的德尔克的威名。”

    德尔克苦思宴想,用力的点点头:“确实是这样,所以我不杀你,一定不杀你。”

    “真的?”杨浩大喜过望,他可是真的不想落到凯文的下场。杨浩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望了眼那个上去就能做大首领的石拄,心里很想问:“你不杀我,我可不可以上去。”不过这句无理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却又被德尔克的一番话给吓了回来。

    “我不杀你。”德尔克阴险的翻着眼皮,“我的仆人却可以。”

    “你的仆人?”杨浩心里有了非常非常惨痛的预感。

    “就是我了。”一直站在杨浩身后的司徒海,开心的笑出声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