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章 风华绝代的一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八卷 第五章 风华绝代的一战

    (-  杨浩差一点晕倒,真是才出狼口又入虎窝,要知道司徒海会出手,那还不如跟德尔克打呢。直到这个时候,杨浩才第一次和司徒海正面相对,虽然才几天没见,不过司徒海连一点点都没有改变。

    这个醉鬼即没有换衣服,也没有洗漱打扮,唯一的区别就是换了一瓶新酒。司徒海的锈剑被随意的斜插在腰带上,虽然很不经意,但在杨浩看来,却无异于一种死亡的威胁。

    司徒海笑的很潦倒,他大口喝着酒:“我……就是伟大的德尔克团长的仆人,你这种小人物,归我杀。”

    “归他杀。”德尔克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他是一本正经的说,然后用看死人的目光去看杨浩。

    在任何时候,对待任何的敌手,德尔克都大可以用这种目光去看人了。因为他的仆人,竟然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游侠剑客司徒海。这个现在名叫醉猫司徒的潦倒酒鬼,曾经纵横宇宙,将所有知名的剑派一一打败,最后竟然以史上最年轻的身份,被授予大剑师衔。可司徒海却一口拒绝这种不可思议的荣誉,反而开始了自己游侠之路。

    在将近十年的游侠路途中,可徒海阻止了五个星系的内战,并且帮助数个星系不被银河帝国吞并,还曾经孤身与几支庞大的舰队战斗,曾经创下过,一人一剑倾覆整支星际舰队的辉煌记录。

    别人常说,如果司徒海还是以前那个司徒海的话,那现在恐怕已经成为了宇宙中人人羡慕的剑神了,他的威名将传遍所有的星系,只要是有剑的地方,就会被刻上司徒海的名字。

    但是现在,就是现在,那个几乎拥有了这样的荣誉的人,却正矗立在杨浩的面前,并且很自然声称是别人地仆人。

    这大概就是一种悲哀的命运的方式吧。

    杨浩看见司徒海就想叹气。按理说,这个家伙是德尔克的帮凶,自己应该痛恨他才对,不过杨浩哪怕是在这个时候,对于司徒海也是悲凉大于恨。

    “龙云要我问你。”杨浩神情严肃起来,“心如怎么样?”

    杨浩的这句话,龙云也曾经问过多次,但是司徒海每次都回避没有回答。现在亦是一样,司徒海没有说话。也面无表情,只顾着一味的喝酒。

    反倒是那个自恋狂德尔克。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哈的一声冷哼。

    杨浩心里一震,已经从司徒海的眉心间发现了几屡伤“拔剑。”司徒海终于放下了酒瓶,斜着眼睛睨杨浩,“象一个剑手那样死去。”

    杨浩没有拔剑,他在这种紧要关头,面对着宇宙中最伟大地剑手,反倒是轻松起来,他嗤笑:“我才不要死,尤其不要死在你的面前。你没资格杀我。”

    “死是不用资格地。”司徒海失神的笑了下,“只要去死就可以了,有谁不会呢?”

    “可人是有尊严的,我宁可要那个娘娘腔来杀我。”

    杨浩顿了下,用手点点德尔克,“他是娘娘腔吧。”

    司徒海脸上荡漾起一缕泛红的微笑:“是。”他说,丝毫没有顾及德尔克变的仇恨的臭脸。

    杨浩点点头,也乐的前俯后仰:“我就说么,哪有个男人把自己弄的油头粉面的。还擦那种难闻地要死的香水。人熊就是人熊,身上虽然臭,可毕竟是自己种族的标志,怕个屁么。”

    司徒海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下德尔克,那个娘娘腔正气的咬牙切齿,估计琢磨着放下架子要自己杀杨浩呢。司徒海没有作声,他等杨浩再说下去。

    “而你,醉猫司徒。你和那个娘娘腔一样,你是个没有资格的人。”杨浩说。他说的一本正经,用居高临下的目光去看司徒海。

    “我没资格?”司徒海纵然是泥菩萨也有几分泥脾气,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双手还在胸前,说第二个字时,锈剑却陡然握在了掌心,动作快到连眨眼都来不及。

    而等这句话说完,司徒海地剑招已经递出,他这一招,并不是射向杨浩,而是对着天空,那一小块碧蓝的天“天错!”司徒海吐出这两个字,那锈剑便已冲天而起,磅礴可比海洋的气势,瞬间掀起了气浪,让这周围的白骨全都席卷了起来,刮的杨浩身上疼痛难忍。

    不过杨浩却一动都不动,宛若没有感觉到。这并不是杨浩的定力好,而是他被震呆了,这个家伙被彻头彻脑的震呆了。

    司徒海那一剑是对空而射,当

    然不是射空,剑法如神到他那种地步,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对手,他根本就已经是把天当成了敌手。

    这世界上,有几个人是可以与他为敌地。强到如同帝国皇帝这样的一世枭雄,即使可以驾驭飞船称霸宇宙,但却亦无法与天为敌。因为天代表的是命运,是一种人类永远也无法抗衡的力量。

    但司徒海却就有这么大地胆子,他也有这么大的力量。这一剑刺入天空,竟真的如同刺中了天空的痛处,在苍天之上,炸响了一道黑色的雷。

    雷是一种声响,通常人们只可以听到而没法看到。但这一次却截然不同。当“天错”划入天空时,真的炸响了黑色的雷,杨浩除了能听见沉闷和连绵不绝的雷鸣之外,整个人的眼前都有些黑暗,甚至天空都暗了下来。

    而天,竟蓦然划成了两半。那一块蓝色的天空,就好像是蛋糕或者玻璃一般,被一分为二,真的象是让司徒海给刺破了刺断了刺伤了。

    虽然这景象只存在了不到一秒钟而已,但这惊天动地的情形,却足以让人震撼一生。杨浩说不出话来,他身上的每寸肌肤都留存在震惊之中,甚至连呼吸声都带着不可思议的沉重。

    杨浩知道自己和真正的剑术高手有差距,但却从来不知道,差距会这么高,那简直就是神和凡人之间的差距,而杨浩现在所学的招术,比小孩子之间的戏耍还要可笑。

    而真正可笑的,却是使出这伤天一剑的人,正是杨浩现在所面对的敌手。或者说,是正要杀杨浩的杀手。

    “我没有资格?”司徒海的锈剑又回到了腰间,“嗯?”

    空气都沉默了,就好像遍地的白骨一样的沉默。德尔克那么自恋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躲在旁边不再说话。整个天空,整个大地,整个默然的黑色的石头圣殿,都用自己的方式,拱卫着司徒海。放下酒瓶的司徒海,至少在这一刻,再也不是个醉鬼,而是真正的剑神,他的身躯,可以在天地之间任何地方都挺立的笔直。笔直笔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说他没资格?敢这么说的人唯一下场,就是死。

    “你没资格。”杨浩说,“你不配。”

    “为什么?”

    杨浩说:“你虽然还拥有绝世的剑法,但却已经没了一个剑手的魂。一个人连灵魂都失去,还配谈什么资格。

    曾经的司徒海是何等的辉煌,说出他的名字,就可以逼退整支帝国舰队,可是现在呢?你不过是别人的一条狗而已,只不过一个醉猫而已,你还是司徒海么?”

    “你不懂。”司徒海猛灌酒。

    “我当然不懂,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杨浩豁出性命的骂,“不过你是个懦夫,不管有什么事情,你的剑还在,你的性命还在,那还有什么可以怕的,你干嘛不做回以前那个可徒海。这个世界上,没什么力量可以让人堕落。”

    “有的。”可徒海苦笑着摇头。

    “快杀了他!”德尔克发现这两人谈话有愈来愈深入的迹象,“不然我就……”

    “闭嘴!你这只娘娘腔的狗熊!”杨浩转头怒目圆睁,都到这回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司徒海长叹,轻轻抚摸自己锈剑的剑柄,脸上写满了回忆的色彩,他长吁短叹,不时抬头低头,宛如往事正如电影般在眼前划过,那些浓墨重彩的过去,那些辉煌的事迹,是怎么深藏都埋没不了的。

    “不要再做别人的狗,司徒海,做回你自己。”杨浩恶狠狠的喊,“去跟龙云好好干一架,看谁能抢得到女人。”

    司徒海浑身一震,他脸色惨然,点点头:“你说的对,我没资格。”

    杨浩松下一口气,说了这毕天,完全都是自己赌博式的做法,如果失败,无疑会让司徒海更加激怒。不过现在看起来,这番话还是颇有效果,司徒海身上的杀气渐弱,也有放杨浩一马的意思。

    “你说的对。”司徒海再度重复,不过他却抓紧了剑柄,“但你还是要死。哪怕我没资格,你照样得死。”

    司徒海这番情绪变化相当迅速,就在杨浩愕然和失望的同时,司徒海已经出剑了。他的锈剑依旧是那么缓慢的,带着一点漫不经心刺出。

    就在这轻猫淡写的一剑里面,却包含着今人赞叹的潇洒与不可一世,司徒海真不愧他第一游侠剑客的名号。如此完美的一剑,在空中轻轻划过,破开风的声音,悦耳动听,美丽到让人都不愿意挪开眼神,都不愿意去阻止,都不愿意闪避。

    甚至于连这一剑的目标杨浩,都被这风情万种的剑法给迷住了,他痴痴的望着优雅飞掠而来的剑,脸上挂满了复杂的表情。但杨浩没有出手,没有启动身法,他已经完全彻底的被定住了。

    什么才是天下最好的剑法,有些剑术至刚至勇,时不时如雷鸣闪电,要将人立砍当场,这种剑术,勇则勇,但怎么比得上若流水般倾泻,无孔不入的缠绵。

    有些剑术花哨难挡,譬如光剑派的“极光”,当璀璨光芒爆发,这天下仿佛就此光芒,杀机就暗暗潜藏在美丽惊艳的光线之中,让人难以抵挡难以招架。但这种剑术却太过花哨,将主要精力放在了迷惑和美丽上面,反倒削弱了杀伤力。

    而司徒海的剑法却已经超越了这种境界。他真正演绎出的这一剑,甚至于超过了他以往的剑术。司徒海平生使用一套名为“错”的剑法,剑术共有十招,已经足够他纵横天下无往不胜了。但是他现在刺向杨浩的一剑,却是第十一剑。

    第十一剑,是司徒海刚刚才领悟出来的。就在几分钟之前,司徒海的内心,真的如海啸般波澜起伏。司徒海这个人,年轻时持才放傲,剑术之名人所共知。但就在步向人生最高巅峰的时候,却遭遇到了这一生最大的挫折,从那时起,司徒海就开始颓丧,斗志全无,并且堕落为别人的仆人。

    但剑还在。剑者之心就在。司徒海被杨浩的一番话,勾起了多少的前程往事,无论是悲苦还是伤愁,都在那一刻倾囊而出,司徒海久久被压抑的灵魂,竟陡然大彻大悟,整个人也重新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所以,便有了第十一剑。

    当初,司徒海开创“错剑十式”地时候。以为这套剑法已经穷尽世间一切剑术之源,再也没有可能创造更好更有威力的剑式。但就如同牛角尖钻到一定的时候,黑夜黑暗到黎明,就会突然光芒大作。正是如此的情境之下,司徒海宛若生命重获新生,他对剑法也有了彻底的顿悟,便有了如此轻盈优雅的一剑。

    就好像是能够甩脱身上的包袱。或者包袱仍然在身上,但人却已经不同,身有负担而心无负担的一剑。甩掉了人世间愤怒和仇恨,无情无欲。只有了然洞察的快活地一剑。

    这破空的一剑。带着热情,带着风,慢慢地,无法阻挡的去吻杨浩的咽喉。

    这一剑是因杨浩而来,但可笑的是,首先要取的便也是杨浩的性命。杨浩目瞪口呆,他并不害怕,就在杨浩的心里面,他万分的欣赏这样绝美的带着惊人气质地剑法。

    而且他无力躲避,他没法子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生物以及杨浩的身体杨浩的灵魂,都似乎已经被这惊世一剑给吞噬了,他们都成了木偶,唯一的宿命,就是葬送在这无双的剑下。

    华美光芒掠过,仿佛是人灵魂最后的闪烁。

    杨浩感觉到咽喉上一凉。他甚至都还来不及在心里面向所喜欢的人告别,这事情就发生了。

    杨浩吸气的时候,嘶嘶地冰谅气息,顺着气管滑入身体。让杨浩感觉到这生命真是无比的美好。

    人生的奇妙往往在于无法预测。就当杨浩觉得司徒海不会出手的时候,那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不留情的出剑了。而当杨浩自觉必死,而且已经与死亡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他却还是顽强的,如同杂草般活了下来。

    只是杨浩的脖子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这并不是被剑所伤,而是被剑气割开地皮外伤。这非司徒海“第十一剑”所造,“第十一剑”虽然具有莫大的神秘魔力,但却并非具有千里杀人的剑气,它只是优雅的飞来,然后刺中人地咽喉而已。

    杨浩的伤是被救了他的那把剑造成的。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剑士都能发出剑气,而一把好剑也是发剑气的关键所在。譬如交给杨浩一把普通的钢剑,他就算灌注真气进去,也最多发出几毫米的剑气,而使用几把飞剑的时候,却动不动能爆发出一米开外的强大剑芒。

    由此可见,一把好剑对于剑士的重要。但是杨浩却从来没有看到过,用一支白骨亦能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剑气,甚至比真正的宝剑还要精粹还要强大。

    司徒海

    刚才那一剑本来就已经掌控了一切,他所做的已经是简单到了极点,只消几秒钟,锈剑就会划进杨浩的咽喉,然后一切结束。

    但就是关键的一刹那,一支普通尸体的白骨却不期而至,并且放出比飞剑还要厉害的剑气,准确的击中了司徒海“第十一剑”的剑心之中。

    司徒海平生所创的剑术,哪一剑不是惊天泣地,而今天他蓦然领悟出来的“第十一剑”更是具有史无前例的威力,司徒海已经可以将其作为自己这生最大的成就了。但却偏偏是“第十一剑”首出之时,那一支白骨翩然而至,刺入了剑心里面“第十一剑”并没有破绽,真正完美无缺的剑术都是没有破绽的。但是使剑的人却有破绽,他们灌注在剑上的情绪,所有的心情,都凝聚成了剑心。剑心变成了剑术的弱点,当剑心一破,剑势就折,再奇妙的剑术也不得不中断。

    但是这法子说起来容易,用起来却是难到极点,何况如今使剑的人是司徒海,是宇宙中第一游侠剑客,还有谁可以轻而易举的一击破其剑法,还是用一支随地捡起来的死人白骨。

    这个人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管是杨浩还是德尔克都已经是震惊到快要晕倒。

    只见挡在杨浩面前,手持白骨傲然面对司徒海的人,居然就是刚才昏迷过去的凯文,那只看起来不堪一击的大狗熊。

    “凯文!!!”杨浩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发出声音。

    但凯文却没有理会,他如同是一尊天神般伫立着,他的身上,哪里还有以前凯文的那种懦弱与胆怯,完完全全的爆发出了让人侧目的高手的气息。

    凯文身体的每一寸都在闪耀着令人乍舌的光芒,仿佛这个人熊的灵魂已经变幻了,他彻头撤脑的换了一个人,那支最普通的白骨,也比剑还要光芒四射。

    凯文刚才拯救杨浩的一击,可堪称为不可重复的绝世奇招,白骨竟如同灵蛇般,带着几分霸气,带着几许灵动,完全吞噬了司徒海的气势。如果司徒海的“第十一剑”是可以掌控世界的一切,那么凯文的剑术,就更是超越,变成了神的降临,不仅能够管控世间,甚至是连管控世间的王者照样需要臣服。

    那一剑的威力,真是用语言难以形容,那白骨本身并不蕴含太大的力量,它的速度它的光芒都只是辅助,当白骨与锈剑轻轻一碰,就像是风和柳树的一吻,那么轻柔。

    但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锈剑,不可一世的锈剑被击退,然后白骨身上所有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宛若是舞台中全部的灯光开启,一切的光芒都在瞬间绽放出来,漫天遍野都飘荡着白骨的剑气,如是下了一场能够倾覆世界的雪。

    这场大雪是为了司徒海所下的,所有的雪花都是剑气之芒,向着司徒海周身裹挟而去,司徒海连着对空刺出了四剑。这个游侠剑客在生平对敌作战之中,哪怕遇到再厉害的对手,也从未一次击出四剑,可这次他却连续不断的刺出四剑,这才把那些多大几万片的剑气之芒全部都破除。

    雪花消逝,杀气遁隐,而司徒海却退了几步,怔怔的望着那傲立的凯文。

    凯文的身体丝毫不动,他宛如是金刚铁甲,是矗立在这世间的神,没有什么人能够从他的身边经过。

    “凯文!!!”杨浩稳了稳心神,再度叫道,“我的天啊,你是不是吃激素了,这么厉害。”

    司徒海猛地抓起酒瓶,朝嘴里狂灌一起:“他不是凯文,他是老狗熊,也只有老狗熊能破我的剑。”

    “老狗熊?”杨浩一时还没领会。

    凯文却咧开嘴,吐出一番苍老的声音:“就是我,司徒海,在圣熊星上,除了我,还有谁能挡你呢。”

    “赫德!!”德尔克一瞬间就听出了这个足以让他丧胆的声音,“赫……赫德长老……师父。”

    杨浩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站在他面前的凯文,只不过是凯文的身体而已,而内在的精神和灵魂,居然是赫德长老,难怪能够陡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实力,竟然足以抵抗司徒海的攻击。

    在这之前,赫德长老曾经隐晦的对杨浩说过,要他不用担心司徒海。杨浩那时就心中略有了些底,只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赫德长老居然会用这种方法现身,并且会在关键时刻,用出如此惊人的武技。

    “我不再是你师父了,伟大的德尔克团长。”赫德长老冰冷的说,甚至连头都没有朝德尔克那里偏一下,“我只是来和司徒海说几句话而已,对大首领的位置,没啥兴趣。”

    “当然,当然。”德尔克用力的擦汗,看得出,这个娘娘腔对赫德长老是由衷的忌讳,“师父要有兴趣,早一百年就是大首领了。”

    赫德长老对于德尔克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司徒海,目光从傲然到凌厉再到有一些柔和,赫德望见司徒海的酒瓶,便叹息:“还记得外蒙左旋臂之战么?。”

    赫德长老悠长而绵延的呼吸,仿佛是过往之风吹过,让这片血腥和恐惧的地方,充满了肃然的气氛。天色正在迅速的变暗沉,这天下的人顿时感受到压抑。

    但有谁会没有听说过外蒙左旋臂之战呢?

    连杨浩这样呆在学校里面最孤陋寡闻的家伙,也曾听说过这场帝国隐晦的禁忌之战。可以说,在不见著历史的真相之中,这一场战斗,是银河帝国最不愿提及,但却最广为人知的,通过星际间的游吟诗人,通过口耳相传,几乎每天晚上,每一个酒吧或者隐秘的聚会场所,都有人在重复着这场辉煌的战斗。

    反抗帝国的组织,更愿意将这场战斗,当作是自己这方的神迹,并且以此作为精神旗帜。根据帝国的私下统计,至少有五成的反抗组织,是以左旋臂命名的,可见其在帝国和反帝国两大势力之中的影响力。

    自从百年前银河帝国开始对其他星系侵略拓展,帝国的主力舰队就横跨成百上千的星系,凭借着威力巨大的战列舰和各种超级武器,几乎是没有吃过败仗,在短短百年时间,就让数千个星系臣服。

    但是,就当这只百战百胜的军队跨出雷蒙星。进入外蒙星系的时候,却在外蒙星系左旋臂遭遇了一场战斗,在这场战斗之中,帝国最庞大的舰队被杀地全军覆没,上万名士兵军官无一幸免,甚至是帝国当年最强大的超级战列母舰也被摧毁。从那之后,帝国的扩展便被迫停顿下来,外蒙左旋臂之战让整个帝国闻风色变胆战心惊,所以到了今天为止。银河帝国的触手只能伸到雷蒙星为止,而无法再跨入外蒙星系。

    而真正让帝国忌讳不谈。并且将此事列为最大禁忌的原因是,在这场空前战斗中,帝国舰队所遭遇的只不过是两个人而已,两个普通人,却生生消灭了整整一支超级舰队。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结果,让帝国不得不正视剑士的重要性,所以从那以后,剑士也变成了帝国军队最重要的环节,并且现在占据了越来越重要地地位。

    听到赫德长老这么说。司徒海神情大改,他狠狠擦嘴,胡子上挂满了酒的碎片:“外蒙左旋臂……呵,那支泰坦舰队,何等地嚣张跋扈,战列舰就有几十艘,还有战列母舰,其他战舰不计其数,一次齐射能够抹掉整个星系。他们横跨几十个星系,甚至一炮没发,就已经让人闻风丧胆,纷纷投降了,看起来,只要帝国的泰坦舰队在,就可以让整个宇宙和外宇宙都不战而降。”

    “外蒙左旋臂,我们两个人。就是对上了这支不可一世的泰坦舰队。”赫德长老雄赳赳的站着,“我们两个人,一把剑一把斧。”

    “没错。”可徒海咬着牙,眼睛里却有了光芒。“那舰队大啊,铺天盖地,根本就看不到边,一艘战列母舰,都有一颗小行星大小了。有谁敢挡,有谁挡得住?”

    “我们挡!”赫德重重的说,“如果没人挡,帝国就会霸占整个宇宙,到了那时,就再也没有反抗者生存的空间,所有种族都要被帝国奴役,都要成为帝国贵族们的奴才。所以只有挡,我们两个人,一支剑,一把斧。”

    “别人都说我们是去送死的,我也早就报了必死的决心。”司徒海哈哈大笑,傲然之气四溢,“赫德,那年你八十岁,你说,你死了也值,而我却亏。不过年轻时我年少气盛,对谁都不服,更是不服你。”

    “所以你要和我打赌,看谁能干掉地舰队多谁就赢,赢的人,就能让输者做一件事情。”赫德微笑,“其实你我都知道,我们谁都不会有机会论输赢了,有谁可以胜过帝国的舰队呢,何况那还是无敌的超级舰队。”

    “帝国军队根本就不把我们当回事情,只派了几艘穿梭机过来杀我们,结果被你推了一掌,那些穿梭机就全爆了。”司徒海也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后来他们知道遇着高手,就派遣一艘极大的战列舰,朝着我们冲锋。”

    赫德长老点点头,用手比了个形状:“那艘战列舰比山还大吧,正好处在整个舰队的中线。”

    “你只用了一斧,只是一斧呵。”司徒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到今天都还是震撼无比,他圆瞪双眼,突然之间,将酒瓶用力的砸碎在地,嘶吼道,“你地‘削金之斧’真是天下无双的斧术,只消一斧,就将比山还大的战列舰给割裂成两半,看着那艘战列舰慢慢的燃烧和,宇宙的天空都照亮了。”

    “我砍出那一斧后,便说,以此为中线,左一半是你的,右一半是我的。”赫德长老的声音越来越激动,热泪盈眶,“我们用这支舰队祭刀,让帝国知道,我们反抗者地厉害。”

    “你用斧,我用剑,就杀进了泰坦舰队之中,那一战,真是杀的天昏地暗。”司徒海的泪水终于流淌出来,那凝固着的过去,让他终生难忘,“我们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杀了个痛快,身上不知道伤了多少处,到最后,几乎是落地一个打的稀烂的身躯,这么杀了五天,我们终于把那些舰船全给干掉。”

    “真是不可思议,我们两个人,竟然做掉了几千艘战舰。”赫德长老也流泪了,浑身颤抖,“不过最后,还有一艘战列母舰,我们没办法与它为敌,它太庞大了,而且我们精疲力竭,只能眼睁睁的看它启动了终极武器,这一下,我们快要功亏一篑。”

    “就这时候,你想出堵住它终极武器炮口的主意,想要这武器的力量在战列母舰内部。”司徒海说,“我们两个抢着上去堵那炮口,谁也不肯让谁。最后是我们两个一起抱成了团,一起堵住了那个炮口。”

    “母舰,这个宇宙中最威力无穷的战舰也被我们给炸掉。而且我们两个人竟然还幸存了下来,至少是幸存下来了大部分。”赫德长老叹息,“你的老师和反抗者们用尽方法,牺牲了无数人性命,才让我们继续活回来,只是从那以后,我们两个落下了难以根治的病根,武力也退化到了如今的水准。”

    “那又怎么样。”司徒海豪气冲天,“我们还是消灭了那支不可一世的泰坦舰队,说起那一战,我们真是象神一样。”

    “司徒海。”

    “赫德。”可徒海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他苦笑,“不过最后,还是你赢了,你比我多砍了一艘战舰。”

    “那时候,我已经八十岁,你却还不到二十。”赫德长老点点头,万分惋惜,“你本来可以成为剑术之神的,但为了那一战,你却放弃了至高无上的剑术。这个宇宙中反抗帝国的人,是不会忘记你的。司徒海,你是这个宇宙里最伟大的游侠剑客,你是曾经的救世主。”

    司徒海却沉默了。

    飞鸟击空,溯风呼啸,宛若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在为这两个人的热血战斗疯狂,这样惊心动魄并且难以想象的血战,这样传奇的往事,这种在说书人口中不断传诵的历史,何止是让天空震撼,就算是整个宇宙,也会为之而震动的。

    而司徒海却沉默了。

    沉默的又何止是司徒海一个人,德尔克亦张大嘴不敢吭气,而最受到深深惊骇的,是杨浩。他自小就听说过外蒙左旋臂之战,他从小时候起,就将这一战当成是神话故事来听。可是他怎么想到,那一战亲身经历过的人,就话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司徒海和赫德长老,这两个看起来何等平凡。杨浩不止一次堤过赫德长老,也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去教训司徒海,但却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平凡的人,快要老死的老人熊和醉猫司徒,却曾是这个世界上的救世主,今天帝国无法奴役整个宇宙,正是这两人付出的一切。

    杨浩很想大哭一场。

    而司徒海却在沉默。

    “司徒。”赫德老泪纵横,“你为何变成了现在这样子,我以为你宁可死,也不要去做帝国的走狗的。”

    “如果是死,我绝不会做走狗。”司徒海苦笑,他慢慢的,从回忆里面脱身出来,再度变回现实里的司徒海。

    “那为什么?”

    “不要问了。”司徒海摇摇头,却很坚定,“赫德,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总而言之,我现在是帝国的人,是帝国的仆人,是帝国的一条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