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章 最后的绝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八卷 第六章 最后的绝杀

    (-  这句话,竟然采是一把绝世飞剑,重重的打击了赫德长老,赫德浑身大震,脸上布满了痛楚,他闭上眼睛,任由泪水在面孔上收干。

    “那么,你还是要帮德尔克咯。”

    “是伟大的德尔克团长。”司徒海嗤笑,低头看自己的剑柄。

    这两个人之间,终于陷入了沉默。这两个曾经并肩血战,曾经抱作一团赴死的战友,终于面对面的为敌,赫德长老和司徒海的手,都在微微发颤,他们的下一次出剑,会否要取走对方的性命呢。

    这两个曾经缔造奇迹的战士,难道真的要在这里自相残杀么?

    命运仿佛是一位冷峻的棋手,再度布下了这粒残酷的棋着,让两个曾经生死与共的人,必须殊死相斗,让曾经流淌到一起的鲜血,为了对方而逐渐干涸。

    赫德和司徒海身上,同时冒起了惊人的战斗气息,虽然他们再也不可能恢复到消灭舰队那时的力量,但是现在,他们依旧是这个世界上顶尖的武者,他们如果一出手,恐怕至少要有一个人躺下才会结束。这不是谁可以控制的,甚至是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了。

    惊世巨斗,足以酿造悲剧结果的战斗,正是一触即发。

    “慢着慢着!!!”就在这令人窒息的气氛之中,杨浩猛的跳进了两个人的中间,这家伙紧张到有些皮笑肉不笑,“大家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么,要不要先吃颗春药?”

    赫德长老和可徒海都没有去理会他,这两个人所冒出来的杀气,就足以杀死人了,那种掠人的压力,让杨浩周身疼痛,痛苦不堪。

    “都是一流的高手,又是战友,干嘛动不动就开打呢。”杨浩苦口婆心。“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和小孩子一样,总有别的办法解决啦。”

    “除非他转身走开,不管这事情。”赫德长老开出自己的条件。

    司徒海却出奇的坚定,并没准备让步:“我找不到理由,作为帝国的下属,我没理由放过你们。”

    “那就打吧。”赫德长老冷笑,他手一扬,凯文那把巨斧竟然自己飞到了他的掌心之中。赫德长老有斧在手,身上的气势更是惊人。宛若是天神下凡。

    而司徒海也毫不示弱,他一拍腰间,锈剑自动飞出,这杀气更是凌人。

    “够了!!!”杨浩愤怒大吼,他这回是真地怒了,见过脾气固执的,却也还没见过这么固执的,“就算吃错春药也用不着这么暴躁。你们没办法,我给你们想办法。”

    “走开!”司徒海和赫德同时怒斥。

    “我就不走!”杨浩就站在那里不肯挪窝了。这个人的牛脾气犟起来,也是很没救的。

    “那你就去死。”司徒海冷峻异常,他轻轻挥舞了下锈剑,似乎整个星辰都被带动,杨浩的面前,顿时闪烁起了一片,只有在宇宙中才能看见的华美光芒。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预兆着死亡和粉身碎骨之光,但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杨浩的脑中却如同被闪电击中,有些事情豁然开朗:“司徒海,你不能管这件事情。”

    司徒海手上剑光闪烁,虽然暂时没有发出来,可在他看来,杨浩无异于是死人说话:“我答应,不过我的剑却不能答应。”

    “可是你必须这么做。”杨浩说,“如果你还有一点点做人地尊严的话。如果你还配叫司徒海这个名字地话,如果你还是那场战斗中的英雄的话。”

    “那又怎么样?”司徒海皱眉不解。

    “别忘了,你还欠赫德长老一个赌约。”杨浩的眼睛发亮,他也没有太大把握。只是尽力一试,“外蒙左旋臂之战中,赫德长老比你多砍了一艘战舰,所以你输了赌约给他,现在他有权利命令你做一件事情。”

    说着,杨浩拼命的给赫德使眼色。赫德是何等老奸巨滑的人,早就心知肚明,他顺势接下去:“没错,我的要求就是你不准管圣熊星的事情。”

    “你说不管我就不管?”司徒海瞪大眼睛,满脸的不服气。

    “喂,老兄,愿赌服输好不好,不然以后谁跟你赌啊。”杨浩眼珠子乱转,“你要是不认,我就满世界发消息,告诉别人著名地游侠剑客现在落魄成什么样子,还要把你的样子印在春药包装上,发遍全宇宙的凌飞星辰海。”

    司徒海面对赫德长老的巨斧尚不害怕,不过杨浩这番威胁却让司徒海颇为忌惮,他狐疑的看着杨浩:“你小子到底是干嘛的?”

    “我就是一个卖春药的咯。”杨浩一点都没有自吹自擂,“不过很快就会占据全宇宙的春药市场,到时候就会让凌飞星辰海的妓女们,把司徒海先生地事迹传遍天下。”

    “算你狠!”司徒海微微笑,手一震,锈剑就已经回到了腰间。他倒是爽快,说走就走,转身朝着圣殿大门走去,也不理会人。

    这下子,可把德尔克给惹急了,这家伙原本想着,依靠司徒海的武力,足以称雄圣熊星了,可怎知道杨浩三言两语就已经把司徒海给打发了。

    “醉猫司徒!”德尔克愤怒的咆哮,“不许走,你给我杀给我杀!!不然,我会禀告陛下,让你……”

    “陛下那里,我自己会去。”司徒海没有回头,只是边走边说,“伟大的德尔克团长,我认为你已经没法活着离开这里了,所以不劳烦你。另外……我叫司徒海,不是什么醉猫司徒。”

    司徒海走的极快,这话说到末尾,人已经不见踪影,声音仿佛是从天边传来的。

    赫德长老跟杨浩两个相视一笑,这两人自然都心里有数,司徒海根本就不是为了赌约或者杨浩的威胁才离开,他本来就有了放手之心,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借口而已。

    一场天大的危机,终于消弭与无形之中。杨浩当然是超级得意,他背靠着赫德长老,老家伙假借了凯文地身体,看起来比平时要威武很多。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在身后,杨浩当然是底气十足,他示威似的盯着德尔克:“司徒海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就是死定了,今天你可别想再活着出去。”

    德尔克自然不会怕杨浩,不过赫德长老地武技,德尔克却是很清楚的,真要是动起手来,德尔克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所以他挥舞着那把“引力之剑”,对杨浩咋呼:

    “依靠别人算什么好汉,真要夺大首领的位置,就你和我单对单的打一场。”

    “我和你打?”杨浩夸张的点着德尔克的鼻子,哈哈大笑,“你以为我是白痴啊,有人帮当然就不用自己动手咯,我这面可是有宇宙里最厉害的高手,大剑师嗳,我干嘛还要跟你打,你个蠢熊,你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们两个人打我一个,一点都不公平。”德尔克苦着脸,完全忘了一开始就是他自己用两个人对付杨浩一“要公平有屁用,我只要能赢就好。”杨浩真是难得才有这么占上风的机会,他当然不肯放过,看着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娘娘腔现在已经吓的浑身发抖了,杨浩心里别提多爽,他高高举着手叫嚣,“关门,放赫德!!!”

    德尔克惊恐的喘息着,他可以想来,当赫德长老一斧砍下来的时候,“削金之斧”连战列舰都可以劈开,更何况是他呢。

    但杨浩那得意洋洋的姿势持续了很久,他身后的赫德长老却没有半点动静,不仅如此,就连刚才和司徒海对峙时赫德雄壮的战斗气息也已经全然不见了。

    杨浩迷惑不解,他转身去看,发现身后凯文的身体呆呆的站立着,脸上迷茫眼神呆滞,完全没有高手的气势。

    “赫德,赫德长老!”杨浩急忙去推,可轻轻一推之下,凯文那庞大的身躯却轰然摔倒在地上,把那铺地的石头给砸出了个大坑。

    “不用喊啦,老狗熊的魂早就飞走了。”混元子懒洋洋的提醒,“司徒海一走,老家伙也跟着走了。这只老狗熊,在替你挡一剑的时候,就耗费光了所有的力量,后来完全是在勉力苦撑而已,幸亏司徒海走了,要不然,你还不知道怎么死呢。”

    杨浩额头上那个汗啊,他那种得意,那种嚣张,刹那间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在自己最大的靠山没了,以杨浩的武力,可不是德尔克的对手,杨浩立马改变了神情,脸色变的很谄媚,朝那德尔克看去。

    德尔克正阴费的朝他晃动黑剑呢,这个精明的家伙,当然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现在也不说话,只是暗含威胁的冷笑。

    “哈哈哈。”杨浩一阵干笑,“误会啊,都是误会啊。德尔克团长,我们远日无仇近日无怨,我干嘛要和你作对呢。趁赫德长老睡着了,你赶紧溜,我替你挡着。”

    “睡着了?”德尔克慢悠悠的走进,“那不打紧,我叫醒他就是。”

    “叫醒??”杨浩尴尬的清嗓子,“叫醒还是不太好吧,他醒过来万一要杀你,我也劝不住不是,大家好兄弟,何必伤和气呢。”

    “你刚才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德尔克眼中凶光直冒,“你刚才说谁死定了?你让谁买豆腐去撞死?”

    “我!”杨浩笑的来夺牡丹花似的,“我死定了,我去买豆腐把自己给撞死。”

    “不用了,我给你个简单的法子,就死在我的剑下吧。”德尔克逼近,他手上黑剑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杨浩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他用力的端象死人一样的凯文:“赫德你这个老狗熊,你害死我了,要走也不知道带我走啊,现在我危在旦夕性命垂危,要是我死了,非要找你索命不可。”

    要是别人看,杨浩是在努力的哭诉,一般对手就算是要杀,也必然会停下来欣赏一下,正如现在德尔克就是停在离杨浩几米远的地方,丝毫不着急的观望着。

    杨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事情都到这种程度,他还哭什么劲啊,这个家伙别的不在行,却是最会逃跑,看到德尔克果然被吸引开注意力,杨浩当机立断,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朝着来路飘去。

    只要能冲出这块弹丸之地,德尔克就很难追上杨浩的飞花幻影身法。

    杨浩的主意不错,实施的也相当有效,他在眨眼之间就冲出了十步,但也仅仅只是十步而已,十步之外,杨浩就毒到了一把剑,一把黑色的,诡异的,就象是布满了冤魂从地狱里面升腾上来的剑。

    这把剑不砍也不刺,却轻轻的在杨浩的身体上拍了一下。

    只这一下,却让杨浩感觉到了史无前例的痛楚,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压力是什么,杨浩曾经尝到过从很高的高处摔下,把身体都几乎给砸裂了,可那毕竟也是有一个限度。杨浩也曾见过龙云从“龙炮”里面发射出去,那种力量,可以和高速飞射的陨石相比。

    但是,这绝对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压力。最为恐怖的力量,便在那把黑剑上闪现出来。“引力之剑”是这世间最可怕的十把剑之一。那是银河帝国十剑流中非常隐秘的黑风剑派的镇派之宝。十剑流已经是银河帝国中剑士地源头,可以说。这个宇宙中的武学巅峰,很难再可超越十剑流。这十个剑派,任何一个都是帝国的权贵,旗下子弟都遍布军队,都拥有惊人的势力。而黑风剑派,就算在十剑流里面,也是个让人畏惧的剑派。黑风剑派的族长,已经身列帝国元老院中,他的名号几乎没有人敢随意称呼。别人只知道,这位元老是以一把“引力之剑“著称世间。

    “引力之剑”崭露头角还是在百年之前。那时帝国正攻打还处于蛮荒的三晶海星系,常年居住在三晶海星系的三晶人用当地特产金属,将通向本星系地虫洞给封制了起来,并且号称此封制是无人可以打开,就算是帝国舰队杀过来,也足以抵抗了。帝国军队自然不会裹足不前,但是几次舰队突击都没法打开这种具有超常质量的金属。后来几大剑派各自派遣高手上阵,但无论用出什么法宝,都难以奏效。

    就在帝国地快速征服宇宙闪击战计划就要破产之际。

    黑风剑派元老在一个夜晚,单人开着穿梭机来到了虫洞入口,他就是用这把引力之剑朝着重金属封制挥了一剑。

    这是何等威力巨大的一剑呵,那无论多少人,无论多少高手都无法突破的金属封制,竟然登时瓦解成细小微粒。而且那个狭窄的虫洞,也在这惊人的一击之中被分割成了宽阔的三大通道。

    传说,黑风元老的这一剑,是用“引力之剑”牵引了三晶海星系本身的引力。然后震开了封制,可谓是以彼招还施彼身。从那一战后,“引力之剑”名声大震,并且成为黑风剑派的镇派之宝,被认为是帝国十大名剑之一。

    而现在,这一把也许是宇宙中最出色地神剑,与杨浩的身体轻轻一碰。

    杨浩自然就象是被人从炮膛里打出来似的,浑身飚血的飞走了。他的五脏六腑都仿佛挪了位置。骨头大概断了一个干净。这还是那把黑剑并没有完全碰到杨浩,而且杨浩在关键部位涂上了冰肌坚铁膏的情况之下。要不然的话,恐怕杨浩早就已经死翘了。

    估计在天空中垂直飞了有五分钟,然后再用三分钟坠落。杨浩这才重重的掉回了地面上。他费尽力气一抬头,却绝望的看到,那该死地德尔克正站在面前,笑容可掬的看着自己。

    “我靠!”杨浩哇的吐出一大口血,“你这个娘娘腔,能不能别离我这么近啊。”

    “不能!”德尔克这回倒不在乎别人叫他娘娘腔了,他姿势恶心的摸了下头毛,“你当伟大的德尔克团长是玩假的么?我早就调查过你了,你最厉害的就是会做春药,而最好的功夫就是所谓地飞花幻影身法,我当然不能让你溜了。”

    “你还做市场调查?”杨浩郁闷的吞血,“原来我早就名声在外,成为一代高手了,可我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

    “何止你不知道,很快就没人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再有人知道有杨浩这个名字的存在。”德尔克冷冷的说,他站地笔挺,如同骑士一般双手持剑,正预备再给杨浩补上一剑,让他彻底的丧命。

    “引力之剑”呼啸而下,德尔克现在功力尚没有达到黑风元老的水准,所以也不能够牵动一整颗行星的引力,但是就此时的威力,已经足够将杨浩给碾成肉泥了。

    甚至于,连四周的风都鼓动了起来,造成了一股股的赂风,烟尘砸在石板上让人目光迷蒙。剑还没有接近,厉风却以如刀割,把杨浩的皮肤一寸寸的割开。

    德尔克心中大为得意,今天总算是峰回路转,虽然中间有一些意外发生,可不管是司徒海还是赫德,都没办法笑到最后,只要剑下的杨浩一死,大首领之位就是德尔克的囊中物了。到了那时候,德尔克自然可以听从元老院的命令,让整个圣熊星吏彻底的加入到帝国的战争机器里只要杨浩死,就有大首领的荣耀,就有难以想象的荣华富贵,就有自己不可限量的前程。随着黑剑向下砍去,德尔克心中的悸动就越甚。

    只要杨浩死。

    但杨浩却没死。这么长时间以来,杨浩再也不是以前柔弱的杨浩,他几乎就是打不死的蟑螂,不管是遇到什么厉害的高手,都能够逾越而过。而在这紧要的时候,自然又是混元子助他一臂之力。

    混元子再度耗费自己十年寿命,渡了一口元气给杨浩,让杨浩瞬时忘记了身上的伤楚,又恢复战斗状况,不仅就地一滚,躲开了德尔克的黑剑,而且还冲着德尔克的面门,释放出了一股粉红色的真气。

    德尔克一时不备,被这口真气打了个正着,不过皮糙肉厚如德尔克,自然不会有任何损伤。只是杨浩现在喷出的真气,都是非常精粹的春药精华,这让德尔克马上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有所燥热,并且某些部位竟有了异动。

    “嚯嚯!本钱还不错么。”杨浩盯着德尔克下半身品评,“能赶上我的十分之一了,你要当上大首领,你们圣熊星的公人熊不就惨了么?”

    德尔克见杨浩吃了自己的一击,还是跟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旨手画脚,不由大为诧异:“你给我灌了什么东西。”

    “春药!”杨浩扬眉,“只是春药而已,而且还是这世界上最好的春药。”

    “春药难道能杀人么?”德尔克震怒,“我让你见识一下,真正能杀人的,只有力量,只有我们圣熊赐给我们的无敌的力量。”

    正说着,德尔克已经启动了人熊族所特有的“狂暴”

    特技,他整个人的骨节嘎吱嘎吱乱炸,身材竟然陡然增加,本来德尔克也就杨浩这么高,可是狂暴后,身体竟然长到了两米之外,而且身上的肌肉象发面一样增长了出来,全身梳的挺括的毛发也根根直立,居然变成了火红的颜色。

    “狂暴”后的德尔克嗷嗷怪叫,就象是打了激素,完全没有那娘娘腔的样子,他冲杨浩奔来,高高跃起,嘴里嗥叫着:“千钧!!”

    杨浩心中一寒。这个词他以前可听说过,不仅龙云提过,凯文提过,甚至连赫德长老也无意中提及过。“千钧”是德尔克的一招绝技,也是德尔克能够成名的关键所在。

    德尔克这个家伙,并非是个有勇无谋的人,他本来就是人熊族几十年来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而且从小就具有极大野心。所以少年时便师从赫德,想从赫德那里获得自己想要的力量,但久而久之,赫德发现这人心术不正,就将他踢出门楣。可德尔克却不甘心,又迅速的攀上了帝国元老院的黑风元老,并成了其的关门弟子,还获赠“引力之剑”重回圣熊星。

    德尔克他这几十年难遇的武学奇才的名号并不是白混的,他虽然学了赫德长老和黑风剑派两大门的武技,但却并没有拘泥其中,他在重回圣熊星后,竟然将这两派的武技一一忘却,而以“大巧不工”的准则,自行创出一招绝技,那就是“千钧。”

    “千钧”只有一招,并且只攻不守,虽然招式简单,可是配合上“引力之剑”竟然成了一种无法破解的剑术,德尔克借此大杀四方,在短短几年之中,就伊然成为了圣熊星数一数二的剑术大家,并且获得了魔熊团团长的职务。

    而如今,这“千钧”一出,果然是山河变色天地翻覆,真的威力无穷,德尔克的力量,仿佛已经笼罩了整个天下,漫天都是德尔克的身影,那把黑剑,犹如是雷神之锤,重重的敲击下来。

    这样的剑招,本来就是没法破,也没法挡的。剑招简单,反而无懈可击,而黑剑又气势万千,凡是想抵挡的人,都难逃被砸烂的厄运。

    所以杨浩只能躲,他用尽平生力气,使出飞花幻影身法,在这不大的地方象老鼠似的四处乱窜,任由德尔克的“千钧”一下一下的与自己擦身而过。

    德尔克的剑招,把这块“最后的坟墓”弄的破烂不堪,那些本来是坚固无比的铺地巨石,被他的剑招给砸的稀巴烂,满地都是石头粉烬,弄的跟烂泥一般。

    而杨浩更是堪堪从一招招如电闪雷劈般的招数中划过,只是他的动作已经越来越慢,飞花幻影身法原本就是非常耗费真气的功夫,他使用的时间越长,真气就越是枯竭,杨浩的动作甚至有些蹒跚,显然已经抵挡不了多久。

    而德尔克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点,他手上的招式也愈发的快速,几乎是要将杨浩给逼入死角,他现在这一次次剑招,也并非是要致杨浩与死地。在德尔克的眼中,杨浩早就与死人无异,他的招数,是要象猫捉老鼠一样,把杨浩给慢慢的逼迫进自己的轨道。

    在每一场战斗之中,都会有一处死地和一处活地。占据活地的人。进可攻退可守,不仅能精力百倍而且还可以气势大涨。而陷落死地的人,却进退雄谷,处处受制,只能最终束手就擒。

    德尔克本就是个能够审时度势的人,他就是在用自己地剑招把杨浩给逼入死地,只要杨浩陷入这绝境,就退无可退,再也没有逃跑的路线了。

    杨浩虽然象是丧家犬似的被德尔克追打。不过他总算也不是毫无反制的能力,他这一路边是逃。一边还散发着一些粉末。这些粉末是融合了龙虎大还丹和红夫人的精华,杨浩今天差不多已经将火截丸给用完,剩下的也就是些基本的龙虎大还丹和红夫人。这两种丹药并没有增强功力的效用,不过却是顶尖的春药,杨浩就将这些春药洒落空中。

    粉末漫天飘扬,让德尔克在攻击途中也吸入了不少。德尔克不像杨浩是久吃春药地人,吸的多了,当然是心神摇曳,所以慢慢就有些迷糊。虽然还不至于放过杨浩,但是触觉和听觉已经钝化了很多。杨浩就是想剑出偏锋,用这种邪门地怪招来让德尔克丧失战斗力,如果假以时间,杨浩的计划或许真的能成功。

    可是现在,德尔克却已经成功的将杨浩逼近了死敌。

    这个地方,是一个方正的天井,并不是很大,只是到处都有白骨。地上铺满了黑色的巨石,如果杨浩四处乱窜,还真是难以捕捉。不过在其中的一个角落,却矗立着一根巨型石柱,这根石柱是供奉大首领用的,就是这根石柱破坏了整个地方的格局。德尔克也早早看出,唯有这个地方,是这里地死敌所在。只要将杨浩逼近石柱之下。他就四面受困,再也无力闪避。

    而现在,杨浩正是因为德尔克的连续追踪,而被迫退入了石柱的角落。等到杨浩发现三面都是石壁。自己无路退也无路逃,想要挣脱出这个困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德尔克已经用出了全身的力量,并且打开了“引力之剑”上的加速器。黑风元老的“引力之剑”是一把远古的仙剑,只要功力足够,就已经将附近任何星辰的引力灌注到剑上,让每一剑都具有星辰地重力。但是德尔克功力尚还不够,所以无法使用出真正星辰之力。为了弥补这个不足,德尔克特别象帝国陛下讨了一个最新发明的引力加速器。

    引力加速器可谓是引力加强器的改良版,是帝国最新的科技产品,以前的引力加强器可以在一样物体上增加十倍的引力。而引力加速器却可以增加到一百倍以上。也就是说,现在的“引力之剑”在引力加速器的作用之下,威力更是增加到了可怕地地步。

    德尔克这一剑落下,恐怕不止会把杨浩给活活砸死,而且还会将这大地砸穿,整把剑落到大地的百米之下才能停住。

    这比许多枚核武器的力量更要厉害许多。

    德尔克的黑剑象是索命地绞索,无情冷

    酷的朝着杨浩的头顶落下来,杨浩来是看到了一片死亡的阴云,已经将他笼罩的十分严实,他无路可退,无路可进,唯一能够做的,似乎只是等死而已。

    杨浩闭上了眼睛,他仿佛已经在等死了。

    哪怕漫天的烟尘飘飞,哪怕阳光已经照到了他的身上,哪帕黑剑的厉风已经震的四面如同山呼海啸。杨浩却始终闭着眼睛,他除了等死之外,还有什么可做?

    “就是现在!”混元子声嘶力竭的咆哮,“袭字诀!”

    德尔克已经如铁塔般落了下来,狂暴化的人熊,比正常时体型至少大了一倍,其实不用黑剑,只是这身体落下来,就足够能把杨浩压死了。

    杨浩还是闭着眼睛,他双手高举空中,手指翻飞,仿佛之间有无形的阵线,让他用风在穿针引线,杨浩宛若听不到混元子的话,也看不到德尔克的攻击。

    而德尔克切切实实的接近了,率先是一个巨大的头颅,头颅不再是那么一尘不染,一边飘飞一边喷溅着鲜血,然后是两只粗大的手臂,其中一只手臂上,还紧握着德尔克的“引力之剑”,但这剑却已经丧失了任何力量。

    再是德尔克的双腿,最后才是光秃秃的身躯。这个不可一世的人熊高手,这个圣熊星几十年来才出一个武学器材,这个使用黑剑随时都能把地壳砸出个口子的蛮横家伙,竟然在空中被肢解了。

    而且看不见任何的武器,仿佛这正在全力攻击的德尔克,是被透明的风给解决的,风如刀刃一般,嘶嘶划过,将德尔克的身躯剖成了许多份。

    杨浩闭着眼睛,久久的站在那里。他的身上被德尔克的鲜血染红,他宛如是一个魔鬼一般,感受着四面的烟尘,和人死后所散发出来的令人冰冷的气息。

    过了许久许久,时间都已经流逝到难以为继,甚至四面的鲜血都已经凝固和僵结,杨浩这才仿佛重新或回来似的,悠悠的喷出一口长气。

    “风断!”杨浩说。

    他伸手朝前一握,明明是空白的风里,可他却象是握到了一把飞剑。那果真是一把飞剑,就是在前些天,杨浩那把让赫德淬剑精布淬炼过的飞剑,如今已经变成了完全的透明。

    这力量对比悬殊无比惨烈的一战,杨浩赢的绝不是幸运,只能说,双方交战,胜利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武力,还有技巧和智慧,而杨浩最终依靠的,还是他的智慧。

    刚才杨浩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就是要德尔克心生轻慢,自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杨浩。而杨浩又不断的在空中喷散春药粉末,这些粉末虽然不能致人丧命,但却让德尔克的感觉不再敏锐。

    最后杨浩卖出一个破绽,自己进了死地,使德尔克把全副精神都放在致命的一击上。杨浩这才痛下杀手,他放出了自己的那把完全透明的飞剑“风断”,并且使出混元子在昨天才刚刚教会他的五大剑诀中的“袭字诀”。

    杨浩这个计划,可以说是万分的惊险,不过他却实施的丝丝入扣,最终也引入了自己的轨道,德尔克纵然一生武力,也不得不死在这样完美的计划之中。

    这个世界那么安静,四面没有人会说话,因为死者都是沉默,而其他的一切,都被紧张的气氛扼制了。

    “徒弟。”混元子也沉默到现在才淡淡说,“你是高手了。”

    高手?

    杨浩却迷惑了,他的目光从散落在身边的德尔克的肢体,慢慢的延展开去,直至天边。这已经是傍晚,这一战从白天打到了晚上,而灿烂如黎明,于今又是黑夜。

    第一次被混元子夸为高手的杨浩却心中在想,究竟什么才是高手。象德尔克这样,胸怀野心,到处投靠的,纵然有超群武力,岂能算是高手。

    而再如司徒海这样,曾经天纵英才,也留有辉煌战绩的传奇剑侠,如今却甘愿堕落为别人的走狗,这样的,能算高手么?

    或者如赫德长老,成为一个难以绕开的划时代的人物,每个人提及或者崇拜或者忌惮,再没有人敢于质疑他的能力。但是赫德长老却老弱的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这样的人,亦是高手么?

    纵苍茫大地,究竟如何才是高手。

    杨浩的目光深深投入到苍穹之中,他的思考已经飞跃了现实,这样的一次思考,对于杨浩来说是平生第一次。

    而也正是这样的一次,不期而遇的醍醐灌顶。

    终于要成就这个宇宙再一次的传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