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一章 人身最硬的钻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一章 人身最硬的钻头

    (-  而赫德长老却决定将所有的真相都说了出来:“在圣熊星,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仓库,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会有圣熊尸体或者圣熊胆。圣熊是我们的神,我们绝不敢保存神的尸体,哪怕曾经有过,也只会火化。”

    “可是……”杨浩失神中。

    “可是我骗了你。”赫德长老点点头,虽然说着抱歉,但神情中并没有抱歉的表情,“因为圣熊星正处在生死关头,我必须要利用一个人来消除这个威胁。凯文太年轻太弱小,而正这时候,你却来了。杨浩,我看得出你身上是带着某种天命的,你蕴藏的力量,你的才智以及你身上潜伏的高手,都注定了你是解决圣熊星威胁的最好人选。”

    “威胁?”杨浩声音颤抖,他的愤怒都无从发泄了,“圣熊星有什么威胁?到处都歌舞升平,每个人都活的很好,难道你们会被自己的屁给熏死么?难道你们害怕在这个宇宙里消失么?你们谁都不会死,可我的女人就要死了,她就要死了!!”

    “这个星球所遭遇的威胁,远远超出你的想象。”赫德喘息着,“人熊族虽然尚武,但并不好战,虽然我们头脑简单,可从来没有想要侵略别人,圣熊星的每场战争,都是遭遇到攻击后的反抗,我们原本可以安居乐业,象是快乐的熊一样活着和死掉。”

    “哈。”

    “可是帝国来了,银河帝国来了,整个帝国就像是宇宙里的庞然大物,恐怖的怪兽,它们飞过哪个星系就吞噬掉哪个星系,当银河帝国飞到圣熊星的时候,它也想彻底的吞没我们,但是帝国并没有完全做到,他们的舰队和剑士团都战败了,我曾经发誓。只要有我在的一天,银河帝国就不能完全吞并掉圣熊星。”赫德苦笑,他是这个宇宙中最强悍的高手,可现在却无助的象是个婴孩,“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帝国,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做到什么呢?

    帝国地军队确实不能再降落到圣熊星上,可是他们却可以在外围驻扎,他们把整个圣熊星系当作了牢笼。在外面铸就封锁线,要把我们生生绞杀。圣熊星人根本就无法独立生存下去。只要加以时日,整个星球都会在帝国的绞杀中灭亡。所以我们只能妥协,我们承认帝国的统治,只要帝国不干预我们的独立自治,就会一直得到圣熊星的拥护。”

    “你在给我上课么?”杨浩的语气很难听,“我不想学你们的历史。”

    “这不是历史,而是你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的大首领。”赫德长老说,“对于宇宙而言。圣熊星是那么渺小,但是这里却有帝国垂涎欲滴地东西,那就是人熊族本身。人熊族具有超强的战斗力,具有对原力术加成地能力,这在帝国看来,实在是太好的战争机器了,所以帝国就在人熊族中征兵,一征再征,圣熊星变成了一个帝国的大兵营。我们仿佛是流水线,生产出自己的人民,然后把他们送上帝国的战场,最后我们得到了什么?得到的无非是人口从数十亿降低到不足一亿。不到百年时间,人熊族人口就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那么再百年呢?还会有更多的百年么?人熊族的未来在哪里?”

    杨浩不说话了,他了解到赫德长老所肩负地是什么样的沉重。虽然说,这个星球的统治者是每一任的大首领。

    但是大首领只是管理星球而已,而赫德长老作为这个星球无上的智者,再不可超越的传奇人物,他所要管控的是几百年甚至上干年一个种族前进的道路。

    杨浩了解。但他不说话。

    “地球人有句古话,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赫德长老继续喃喃,“但是帝国却穷泽而渔,他们根本就不考虑人熊族的将来,但是我却要考虑。所以几年前,我们就停止了向帝国供应兵源,从那时起,圣熊星地危机就来了。”

    “可以想象。”其实不用想,杨浩就知道,对于傲慢的帝国皇帝来说,这种拒绝意味着什么。

    “帝国并没有直接攻打,它们采用了分化手段,他们扶植了一大批例如德尔克这样的人,并且把有资格成为大首领的人全都暗杀,就是想要让德尔克成为圣熊星的大首领。”赫德又默默看着杨浩一会,似乎是在等待杨浩自己领悟。

    “所以……”杨浩当然懂了,他何止是懂,

    简直就是看破了这个世界上,人心的自私和冷漠,“你为了拯救圣熊星,所以骗我去参加大首领的争斗,所以不惜骗我有秘密仓库存在,所以……不惜让我的女人死。”

    “我很抱歉。”赫德长老脸上并没有抱歉神情,“你地女人死了,但圣熊星上,更多人的女人却活着,她们会感激你的。”

    “我不在乎。”杨浩冷笑,“我不在乎那些人,也不在乎你的人民,我就想师名嫒活着。你骗了我,那你地人民就该付出代价。我要到外面去,自己去找圣熊,我不管会有什么人死,也不管会有什么后果。这是你欠我的。”

    杨浩的目光如冰剑,他此刻散发出的杀气,是足以让人胆战心惊。纵然如赫德这样的超级高手,也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赫德沉默了一会,从杨浩的脸上看不见任何退却的意思,他终于实话实说:“你找不到圣熊的实体,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了。圣熊之神已经在逐渐的抛起我们,离开我们。”

    “你还想耍我?”现在杨浩可不会相信这老狗熊了,“大首领甄选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圣熊的神迹出现,这个世界上会没有圣熊?”

    “神永远存在,而且无所不在。”赫德摇头,“可是,你懂么?神是虚渺的,没有的,而你所要的圣熊胆,正是神的肉身,神的实体。”

    “什么意思?”

    “我们人熊族的神是最独特的,它分成了精神和实体两部分,精神掌控着神迹和力量。”赫德苦笑。“而圣熊的身体,则是生命和勇气。你所看到的圣熊甄选地神迹,就是神之精神的体现。”

    “而圣熊胆,就是神的肉身咯。”

    “没有肉身。”赫德的眸子里褐色的光芒闪烁,“已经没有肉身了,你懂不懂?圣熊的肉身已经完全离开了我们,所以人熊族才会一再的被奴役,所以我们才会如此的失去勇气。”

    杨浩不明白,他感觉赫德身上正背负着一个重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已经关系到整个人熊族地生死存亡了。

    “什么意思?”杨浩的声音从紧咬地牙齿中流淌出来。“你是什么意思?““我被人民称作是圣山的守护者。”赫德说,他声音平静,面孔悲伤,“可是圣山……”赫德用发颤的手点向远方,“自几百年前还是一片绿色的圣山,那时候,人们会到山上去敬奉参拜圣熊的肉身。可是如今的冰雪已经封盖住了整个圣山,也堵住了人们参拜的路途。所以没有人知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

    “没人知道什么?”杨浩的心抽紧了,他感觉自己和圣熊星的命运被紧紧联系了起来。

    “没人知道,已经没有圣熊了。”赫德绝望地闭上眼睛,这个顶尖的武者,竟然也绝望了,“我们,人熊族,圣熊星,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神。神抛弃了我们。圣山上已经没有圣熊,一尊都没有了,它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们的勇气,我们的希望,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就好像圣山崩裂,杨浩的心脏剧痛了起来,他突然察觉到。这件事情,并不只是和师名嫒有关。当杨浩听到圣熊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他不只是为了师名嫒而悲痛,同时也是为了整个圣熊星。为了生活在这里的头脑简单生活邋遢的人熊族们。

    杨浩陡然意识到,他现在真地是这个星球的首领了,而他,杨浩,对那些毛茸茸的人熊们,都负有职责,那些人都已经是杨浩的人民了。

    杨浩感觉到了肩膀的沉重,他心里痛苦,但却必须站在那里,他怔怔的看着赫德。这个星球上能够承担这秘密的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注视着,这两个男人心里的海啸,足以淹没这个宇宙。

    杨浩从来没有见到过,有这么郁结地神情,赫德的面孔上,凝重的是多达百年的悲伤和苦难。那些人熊族被带去在战火中白白死去地痛苦,那些失掉了勇气只能浑浑噩噩受到帝国凌辱的悲愤,都一一写在赫德的脸上,眸子里面。

    而这些,都被这注视,都被深深的目光,流淌到了杨浩的心里。杨浩很想流泪,可是泪水早已在他的脸上收干,杨浩的身体和脸上都没有人熊族的毛发,他的聪慧和力量也远超人熊族。但杨浩却觉得自己伸出手,就必须要撑起这个星球,撑起所有人熊的未来。

    而这个种族,却已经被他们的神抛弃,当他们崇敬着神的时候,却都没有意识到,在这个星球中,在这个宇宙里,他们都只是神的弃儿。

    就在这两个人的不远处,圣山孤独的沉默着。这座被冰雪覆盖的山峰,已经成为人们难以到达的天堑,就好像是神的惩罚一般,这里覆盖着常人难以想来的厚雪,这里终年都是风暴喧天,到处都是难以入脚的冰块以及雪沼泽的陷阱。

    除了赫德之外,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再上圣山。而即使是如同赫德长老这样的超级高手,也没办法上到圣山的顶峰,因为在这条道路上,风暴强悍的让人难以承受。而只要是有的生物,就不可能接近,否则在外围的时候,他的身体他的血肉就会被狂风给彻底的撕碎。

    赫德用了几十年的时间,也没有找到一星半点圣熊的踪迹,这样的风暴团里面,根本没有生物可以存在,哪怕是如神一般的圣熊。

    赫德长老的弟子,曾经自告奋勇,想使用各种保护措施来进入暴风团,但是,每次赫德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风暴团里面被狂风撕碎,然后变成一阵血雾,最后融化在冰雪里面。

    这就是赫德悲伤和无助的原因,他已经绝望了,他已经认定了事实。虽然他曾经在自己有生之年都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现在终于明白,圣熊真的已经不存在了,这个世界是个绝望的世界,但不管怎么都好,神已经抛弃了这个星球。

    赫德长老用惊人的伤感的目光看着杨浩,他心里默默想:“现在,该你了。”

    杨浩点点头:“我要去圣山,我要去找圣熊。”

    赫德闭上眼睛,就好像曾经那样,看着你出发,然后变成一团什么都不会留下的尘雾。

    就是这样,一切都回到了起点。

    赫德再睁开眼的时候,杨浩已经转身离开,他走路的姿势,真的就像是要去送死。

    而且没有尸体,没有墓碑,更没有墓志铭。

    只是去死而已。

    “你确定这样可以?”X13是非常大声的质疑龙云。

    这时,他们正在末日号战列舰的指挥舱里面,飞船虽然停顿,但是系统一直都敞开着,而且末日号战列舰那两大块太阳能电扳如同蝙蝠翅膀般张开,尽情的享受着圣熊星系那温暖的日照。

    龙云的脸色绝对不如阳光灿烂,他咕咚咕咚灌着酒,一脸丧气样:“我只能确信,他会死在那里,才刚刚当大首领就死,实在是太蠢了。”

    “那你就该劝他。”X13愤怒的翘着天线,“难道你没劝他么?”

    “有谁可以劝动他?”龙云也火冒三丈,“有谁能劝动已经下决心的杨浩?更何况他的女人再过三天就要死了,你们想让师名嫒死么?”

    “我不懂,这有什么好怕的?”凯文狂喝甜玉米酒,活像一只贪嘴的熊,“不就是把杨浩发射出去么,他说看过你做过。”

    “我?”龙云眼睛瞪的象是铜铃,“你是说我的龙炮么?你觉得只是这么简单么?”

    “那有什么好复杂的,杨浩看见你做过,把人放到一个特大号的压力锅里面,然后发射出去,就是这样咯。”

    凯文不知天高地厚的晃着脑袋。

    “龙炮是我们龙家的绝招,它是从一种特殊的炮膛里面,把原力注入,最后产生巨大的发射能,龙炮发射出去的人,可以达到一万帕的动力源,相当于一艘穿梭机从太空直接坠向地面。”龙云冷冰冰的,“这一百年来,用过龙炮的人里面,我是唯一活下来的,而且还全靠杨浩他救了我。”

    凯文的脸色有些改变了,不过他还是设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总之,你还是活下来了,说明有成功的案例。更何况杨浩都没别的选择,他只能到圣山顶上去。而圣山上有强力的风暴团,他只好用这种方法把自己发射出去。”

    “如果只是龙炮地话,我会这么紧张么?”龙云怒不可遏,“如果用龙炮的话,我可以代替他去。可是要穿越那个风暴团,那个风暴团连赫德长老这样的高手都穿不过去,你觉得只是龙炮可以么?当然不行,至少要有十万帕的动力源,才有可能冲过风暴团。你知道十万帕是什么意思么?”

    赫德嘴巴张的老大,甜玉米酒从洞开的嘴巴里流淌出来。弄的胸口都是:“十万帕……十万帕可以摧毁一粒小行星,可以让战列舰在十秒内进入迁越。”

    “我们的末日号,可以使用逆核装置喷发一次十万帕的动力,但之后四十八个小时之内,就不能够再喷发第二次了。”X13颓丧地说,“杨浩就是想呆在一个特别的救生舱里面,然后被十万帕地动力驱动,射穿整个风暴团,最终到达圣山顶。”

    “太疯狂了。”凯文终于恍然大悟。“他不想活了么?他是不是想死。”

    “他不想死,他只是不想让师名嫒死。”龙云心里矛盾,他不知道自己为了离散的妻子会不会这么做,“他的确是发疯了,当他听说连赫德都没办法穿过风暴团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发疯的点子。”

    “他有别的救护措施么?”凯文问,“他不是有那种药膏么?他可以刀枪不入的。”

    “冰肌坚铁膏,没错,他会用的。不过有什么用呢?”龙云现在算是了解杨浩的各种丹药了,“冰肌坚铁膏只能保护身体表面不受伤害,但是不能保证内脏也完好无损。十万帕地动力,在发射过程里面,杨浩可能已经因为身体过载而死翘了。就算他没死,被射进风暴团后,救生舱会和地面撞击,然后。甚至成为粉末,他的身体就不复存在了。更有可能,这超强的力量能够射穿整个地壳,把杨浩给射进圣熊星的地核之中。那里的地热会把他给吞掉。”

    “所以……”凯文已经预料到结果。

    “所以……”龙云不想说下去。

    “所以……”X13已经习惯了,它一直都很

    悲观,但这一次,它所说的,显然已经是最乐观的结局了,“他死定了,杨浩一定会死。”

    就在那三个人讨论着杨浩会以什么方式去死,并且葬礼应该怎么举行的时候。杨浩本人却呆在师名嫒的病房里面,呆呆看着昏睡中地女人。

    天使星的女人,都具有惊人的美貌,她们每一个人的面孔和身材,都好像是上帝完美的塑造。细腻而滑嫩的肌肤,会伴随着女人们一直到四十岁都不会起变化。而偶尔淡蓝偶尔琥珀色的眸子,更是充满了神秘的味道。

    对于男人们来说,天使星女人精致而秀气地面孔,高挺的鼻梁,修长的双腿和丰满圆润的臀部,都是难以忍受地诱惑。

    但最让这些男人们欲罢不能的,还是天使星女人所独有的电力防御保护,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是伴随着天使星女人终身的。在任何时候,都能够保护女人们不被其他人触摸,而只有这些女人所认可的男人,才可以触摸并且不被电击。也就是说,当你可以触碰一个天使星女人而不被电击的时候,那这个女人就已经被你征服了。

    是的,征服,能够让男人彻底兴奋的,就是这个字眼。正因为如此,天使星才会成为银河帝国最早征服的星球之一。

    现在,师名嫒正安静的躺在她的水晶床上,她双目紧闭,让人看不见她的眸子此刻究竟是蓝色还是琥珀色。师名嫒的睫毛覆盖在那里,白色面庞中蕴藏着恬静的伤悲,看不到她有呼吸,但她确实是在呼吸,也许是用美梦,也许是用圆润的指尖。

    唯有淡蓝色的闪电弧光在师名嫒的身边环绕着,任何人想要碰到师名嫒的身体,这些电孤都会毫不留情的击中,哪怕是在主人昏迷的同时。但只有杨浩,当他抚摸着师名嫒的手,颤抖着撩开她的发梢的时候。电孤却象是调皮的孩子一般,敏捷的绕开杨浩的手指。

    “你睡觉的样子真漂亮。”杨浩下意识的去摸丹囊,“你想吃春药么?”

    师名嫒不作声,她蜿蜒的嘴角象是在微笑,但实际上,她没有任何的颤动。

    “她想吃的,以前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她看见你就想吃春药。”混元子淡淡的说,不过声音里没有猥亵,就好像是在夸奖某一段美好的过去。

    “哦。”杨浩点点头,“明天我就能救她了。”

    “她可以继续吃你的春药,和你,让我偷窥。”

    混元子苦笑,“生个徒孙让我教成大棍。”

    “靠!”杨浩咒骂,“我才不要自己的儿子当棍呢,他应该是一个大侠,跟司徒海一样出名的游侠剑客。”

    “那个酒鬼?真***没志气,你可是丹鼎双修派的掌门,以后的一代宗师,你儿子怎么说也要统治毕个宇宙什么的。”

    说到了丹鼎双修派,杨浩却沉默了,过了相当久的时间,他的指尖再一次抹过师名嫒苍白的唇,杨浩才开口: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为了个女人居然要去送死,你经常说,女人到处都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苍蝇之外就只有女人多了。”

    “是很傻。”混元子不动声色,声音闷闷的,“不过要是我,如果我爱的人这样,我可能也会去做。”

    “十死不生的机会,我好像是在完成一个仪式,为了求个心安,所以让自己死了算了。”杨浩当然怕死,他什么都不怕只是怕死,“我们两个都死了,丹鼎双修派怎么办?你的仇怎么办?”

    “管他呢。”混元子反倒哈哈笑,“乖徒弟,其实师父我一直都没告诉过你,我们俩都是情种,真正的情种。”

    “呸!我是情种,你是棍。”杨浩当然不同意。

    “几千年前,也就是我的死对头,带着人冲进我们丹鼎双修派修炼的洞天的时候,他们杀掉了几乎所有的人,最后只有我,还有我的女人。”混元子象是在辩解,“我有一个逃生的机会,有一把飞剑,上面有我的符咒,拿着飞剑就可以冲出去。如果是我冲出去,那我迟早会杀回来,会给所有人报仇的。当然我也可以把飞剑给我的女人,不过她法力不够,飞不出那座山就会被人追上,然后杀掉。所以……”

    “所以。”杨浩叹气,他当然知道结果,“你应该自己逃出去的,这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也是唯一的选择。”

    “没错。”这回轮到混元子叹气了,“不过我还是把飞剑给了我的女人,我把这个机会给浪费了,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飞剑带出去,然后,只不过飞了几百步,就被仇家赶上,我亲眼看到她被真火烧死。我犯了个大错,也许我真的该自己逃出去,这样至少,我很快就能为他们报仇。”

    杨浩摇摇头,他第一次听混元子这么具体的说他的往事,杨浩一直都觉得混元子这个人贪财好色,不过,看起来混元子比谁爱的都要深。

    “你是对的,要是我,我也会这么做。”杨浩真的认同了,“我们俩都是情种。”

    “我们都会为所爱的人去死。”混元子决定了,“这就是丹鼎双修派,这句话,一定要刻在我们的墓碑上。”

    杨浩用了双倍的疼惜凝视着师名嫒,这个女人憔悴的象是快要盛开的花朵,每一份力气都用在支撑花瓣上面。杨浩拿手指捏住眼角的泪珠,不让他落下来:“其实,以前我不晓得自己是不是真爱她。你知道,我会跟别的女人,喂她们吃我的春药。”

    “你是棍。”

    “可是每天晚上,我都必须坐在师名嫒身旁,看看她才可以睡着。”杨浩吐出口气,“我肯为她去死,只要有一点点的机会,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不愿意溜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宇宙好像停止转动了,我的世界里面,也只有这个女人。”

    “她清醒的时候,你好像从没有这样。”

    杨浩顿了一下,他也笑了一下,眼眶终于湿润了,他的手有些不经意的颤,就好像是有些思绪让他难过:“直到她沉默了,直到她安静了,直到她快要离开我了,我才意识到。”

    杨浩仰天,他看不穿机舱顶,但是他知道,就在这外面,深蓝色的宇宙里面,繁星正淡淡的注视着一切:“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是爱她的。”

    “你是爱她的。”

    “是。”杨浩一坐在了地上,他的手还紧紧贴着师名嫒的手,但身体却靠在冰凉的地板上,“我是爱她的,所以我只能去死。”

    这个世界是那么的冷酷,天地仿佛冰柜,将一切都牢牢的冰封了起来,而唯一带着热量的,只是杨浩的眼神,这个年轻的男人,他的眼神是带着炙热的爱的。

    就像是那个冰天雪地里面,唯一的火焰。

    圣山。

    就是圣山。

    当第二天,杨浩从末日号战列舰的装置中发射出去后,他很快就会跟圣山亲密接触了。

    杨浩地发射过程实在是乏善可陈,至少对于呆在特制安全船里面的他来说是这样的。不过,这却成了圣熊星上超级壮观的一幕。自从停止向帝国提供兵源之后,圣熊星的飞船来往就不太频繁,所以当天空中出现的横贯长空的巨大火焰,让所有人熊都看的呆了。

    那是如同从地狱里喷出来的恐怖之焰。末日号战列舰漂浮在近地轨道上,原本就象沉重乌云似地肉眼可视,当逆核装置启动的时候,末日号除了最基本地维持生命系统的能源之外,所有的能量都集中了起来。在逆核装置的圆口中,光芒强烈无比。甚至比圣熊星的几个太阳加在一起还要光亮夺目。

    但逆核装置发射之时,刚才还雪亮一片的天空却黯淡了下来,四面沉寂宛如黑夜般,空气凝滞到快结成固体。

    随着能够让行星都为之震动的巨大声,一朵蘑菇云从逆核装置发射口喷涌出来,这朵乌黑的云瞬间扩大到几平方公里。随着异状展现,杨浩的特制安全舱也被发出来。一条横豆天空,长达几百公里,似乎可以将整个天际都一分为二地熊熊烈焰轨迹。一直从末日号战列舰飞射到圣山之上。

    十万帕的巨大能量产生的后坐力,让如同小卫星般巨大的末日号都震离了轨道,更不用说是小小的安全船。等杨浩在经过了相当漫长的旅途以及随之带来的昏迷之后,再度睁开眼睛时,安全船已经在空气的摩擦中消耗殆尽,虽然是宇宙中最坚固的材质,但还是消耗地一丝不剩。

    但不管怎样,杨浩还是安全的活了下来,并且他已经到了一片晶莹的冰雪天地之中。巨大的圣山风暴团也已经被杨浩甩在脑后。他的这个疯狂的计划,竟然还真的成功。

    “哈哈哈!”杨浩一醒就得意洋洋大笑起来,“我果然是个天才啊,正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原来没用现在用。”

    “用个屁,冻死我了。”混元子在杨浩肚子里喷着冷气打着寒颤,“什么破地方,破计划。”

    混元子这么抱怨真是有些过分。他可以说是最安全的人了,外有安全舱和冰肌坚铁膏地保障,里面还有杨浩这具给顶着,他安睡在舒服的大肠周围。本就高枕元忧才是。

    果然,杨浩对于这态度大为不满:“死老头,你不来点掌声至少也不用泼谅水吧,早就告诉你啦,圣山现在千里冰封,冷是应该的,不冷才怪了。”

    “我老都老了,还要跟着你受苦,真是师门不幸。”

    混元子叹着气,“我要是你,肯定不会这么开心啦。”

    杨浩怎么不开心,他简直就兴奋的要命。连赫德都闯不过地风暴团,竟然让他给一下子钻了进来,这是何等的智慧,以后说出去是大大的有面子的事情。

    “智慧才是最高的战斗力么。”杨浩骄傲的连鼻涕都流出来,“你们这种凡夫俗子是不会懂我这样的高等生物的思想的。”

    “这么说来,高等生物先生,你已经拥有很强的战力了咯。”

    “那当然。”杨浩说,“以我的才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根本没什么能够难住我。”

    “我看不一定。”混元子冷哼,这家伙的声音比圣山上的冰还冷峭,“要是我被丢到这冰山上来,一定要先活动下手脚,以免被卡在冰块里面还不晓得。”

    “呃……”杨浩得意到了现在,才感觉有些

    许不对劲,混元子的话,还真是提醒了这小子。杨浩立刻左右观望,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杨浩登时如同五雷轰顶,心丧若死。

    什么成功的计划,什么伟大的智慧,杨浩现在是椰不开手,要不然,飞的狠狠拍碎自己脑门不可,这破东西里面的脑浆实在是太糊涂了,居然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

    杨浩被逆核装置一推,确实是穿越了那强大的旋涡状的暴风团,但同时力量过大,竟然还将杨浩给生生的推进了圣山之中。

    现在的圣山,基本上就是个晶莹剔透的大冰块,杨浩就象是一根筷子似的,被笔直的插进了冰块里面。从他头顶那细细但垂直的冰道来看,至少被插进了有一公里之深,更加让人苦不堪言的是,杨浩的手脚完全卡在冰块里面,现在除了能够喘气说话之外,已经做不了其他任何的动作了。

    “妈妈咪呀!”了解到自己的惨状,杨浩悲恸起来,“不会吧,这是什么世道啊,好死不死,我怎么跑到冰块中心来了。”

    “你的好计划咯。”混元子当然不会放过打击徒弟的机会,“这倒是不错,至少我们两个的尸体是不会腐烂了,说不定过上几亿年,人家发掘出来,还是鲜活鲜活的,比三文鱼都新鲜呢。”

    “三文鱼?”杨浩想到自己这幅样子,简直就和被冰冻的三文鱼同等,不由悲从中来,“我才不要呢,宁可战死和剑师干架,我也不要憋死在这儿。”

    “那就等等看咯。”混元子爱搭不理的说,他反正躲在杨浩肚子里面,总比外面要暖和,“等个几万年,看这里的冰会不会化。说不定什么全球全宇宙变暖之类的,能够把你给弄出去呢。”

    “喂喂!老东西,你说不管就不管啊。”杨浩看见混元子还真是声音低沉,象是快要睡着了,不由着急起来,“哈哈哈,好师父,好师父,你别不管呀。你要睡着了,你的乖徒弟我可怎么办啊。”

    “哦?不是老东西么?什么时候又当你好师父了。”

    杨浩大义凛然,一副绝不改口的样子:“向来都是好师父,我一直都这么说,能找到你,那简直就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人家找老婆都找不到这么中意的,我真是……”

    “够了够了!”混元子实在听不下去,杨浩的阿谀奉承简直就是恶劣噪音,“你还真是笨,自己身体里面明明有对付冰雪的东西,还要我教,我会教的不早教给你了么,以后出去别说我是你师父。”

    “我身体内??”杨浩迷糊了起来,他现在全身都被禁铜在巨大的冰山之中,五脏六腑简直都成冰冻人杂碎了,身上就连一根火柴都没有,哪里还有对付冰雪的家伙。

    正在这时,混元子不知道在杨浩的丹田里面搞了点什么,杨浩立刻就感觉到丹田里面冒出了一股热流,这股细微的热流在冰冷环境中十分的明显。热流缓缓的淌到杨浩的处,在这舒服感觉的刺激下,杨浩那不争气的玩意居然有了反应,开始抬头了。

    杨浩顿时觉得纳闷,他当然知道现在身体的古怪是混元子的提点,但却想不通到底该要怎么办。

    “难道是要我用真气催逼,然后用男人的家伙当钻头,把冰块给钻开?”杨浩狐疑的提出了想法,他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虽然他那东西还是颇有几分威力的,但和金刚钻比起来确是差的远了,顶多能把裤子撑破,想要把冰层给钻透,那还不如等待全宇宙变暖来的实际。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现在正值危机之中,杨浩也不敢把混元子的提点给忽略掉,他很无奈的将更多真气输送到,让那里更加坚硬如铁,然后用力的耸动,用去摩擦冰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