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章 女鬼出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二章 女鬼出现

    (-  这简直就是冰火啊。”杨浩一边龄牙咧嘴,一边悲愤的抱怨,可不是么,这里面炙热的真气催动,可外面却寒冰万丈,让杨浩那柔弱可怜的小东西怎么受的了,没钻出个什么名堂来,他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混元子被杨浩的动作给吓醒了,老东西就跟见了鬼似的咆哮起来。

    “不是你的点子么,让我钻开这冰山咯。”杨浩委屈的要命,他的都麻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就此落下什么残疾。

    “你用这么根东西,就想钻开整座山?”混元子呼哧呼哧的,“这座山比喜马拉雅都高了。”

    “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杨浩咬牙切齿,下定决心,只待混元子一声令下,就撒开了猛钻。

    “见鬼了。”混元子真是要晕过去了,他见过笨的,可还真没见过笨成这模样的,“我什么时候让你用它钻了。你还是把你那宝贝收起来吧,残废是肯定残废了,不过说不定以后还能偶尔拿出来看看欣赏一下,缅怀一下你辉煌的过去。”

    “啊!!!”杨浩这才大梦初醒,“原来你不是要我钻啊,那你干嘛弄出点真气来,还排放到我去。”

    “真气?”混元子也丈二摸不着头脑,“什么真气,我冻都快冻死了,还有心思给你弄真气。”

    猛然之间,混元子却一拍巴掌,恍然大悟:“明白了,明白了,是误会了,一场误会,嘿嘿嘿嘿。”

    听见这奸笑声,杨浩便知道大事不好了,每次混元子闯什么祸的时候,都会这么贼兮兮的傻笑。

    “刚才我实在是冻坏了,所以么……”混元

    子闪烁其辞。“所以么,我就升了堆火,暖暖手。你也知道的,老人家年纪大了,经不起冻,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哦。”

    “恩,恩,可以理解啦。”杨浩很善良的眨眨眼睛,他虽然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可被冻麻木的大脑,却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既然有火么。那当然是有烟咯,你看这肠子肝脏什么的,都不通风,所以我就把烟引到了你下面,你下面不是有路通着么,权当是烟道了,哈哈。”混元子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为什么刚才杨浩会感觉到一股暖流流过他的。原来是混元子把杨浩地给当作排烟管道了。

    就是在这一瞬间,杨浩却陡然打了个寒颤。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大脑里面出现了:“等等等等,老家伙,你说什么,你说点了堆火??”

    “没错啊,老人家怕冷么。”

    “在我肚子里面?”

    “这个么……”混元子嬉皮笑脸的,“我也

    没办法,也出不去不是。”

    杨浩快要哭出来了:“可是,你用什么当燃料点的火啊。”

    杨浩眼前一片漆黑,他都已经绝望了。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五脏六腑被混元子拿来熬油点火的景象,一个面目狰狞的老头子,在漆黑环境中,一边烤火,一边吃着烤大肠,烤人肝等等,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地取材么……”混元子也察觉到杨浩的

    担忧,“我用了一点点盲肠。绝对是盲肠,盲肠反正你也没用,我拿了也就拿了。”

    “可你上次在我肚子里放火的时候,不是已经把盲肠烤了吃了么。”杨浩气急败坏到了极点。

    “还剩了一点。上次我还剩了一小点,我老人家可是深谋远虑地,早就准备好了。”混元子发现这个话题对自己不太有利,便马上转移话题,“你老惦记着自己的盲肠干嘛,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从这冰山里出去呢。”

    “怎么出去!!”杨浩心情恶劣,哪里还有心思想,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

    “唉……”混元子悠悠的叹气,明显是一边

    剔牙一边说,“本来想给你一个独立动脑的机会,可你这人真是太笨了,我不是已经提醒你了么,火呀,你满肚子都是火,难道就不能用来破冰么?”

    直到了现在,杨浩才真正的清醒过来,他觉得自己真是笨到要死了,自己的肠子就算被人吃光也一点都不冤枉,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还一直都想不到。杨浩来之前,是吃饱了春药的,从昨天晚饭开始,就一直把火狨丸当饭吃,到现在为止,杨浩身体里面除了血液就是真气充沛,只要这些真气全部都转化成真火,那至少是能够为自己融开一条道路来的。

    正所谓不点不透一点就

    通,如此一番想明白之后,杨浩便闭目凝神,猛力鼓动起周身的真气,将这些真气转化成为真火,统统地朝着身体外的冰山喷发过去。

    说来也奇怪,按照杨浩以前的经历,真火的周身喷发,应该象是从每个毛孔喷出火去似的,全身上下都遍布火焰才是。可今天却大大奇怪,这真火在体内就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制,竟然笔直的贯穿下去,宛如两条细长的线一般,从杨浩脚底的涌泉喷射出去。顿时杨浩宛如是一个火箭人一般,脚底下喷出长长地火焰。

    这真火是何等的威力,当然不是一般冰雪可以抵御的。在非常迅捷的喷发过程中,两团真火竟一路朝着下方烧去,让杨浩的脚下的冰竟然融化成了一条长长的井道。

    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杨浩地身下,竟然形成了一个无底洞。

    “啊!!!!!”猝不及防的杨浩惨叫了一声,便刷的滑下了这个漫长的无底洞。

    这真是一场悲剧。杨浩在冰道里滑行了至少有一个小时,这可是真正地冰火之旅啊,四面都是寒气四溢的冰块,可杨浩的却因为摩擦而冒出阵阵的火花,要是有人能把这一幕给拍摄下来,绝对可以拿到普利策宇宙奇观大奖。

    但这还不算是最离谱的,更夸张的还是杨浩的的落地动作。在这个宇宙时代,各种极限运动都已经被高科技装备取代,恐怕很少有人能看到杨浩滑到冰道底端,并且落进那个庞大冰宫的时候的曼妙身姿了。

    几千年前在地球上,曾经有许多跳水运动员,他们可以在十米高台上做出各种美丽的动作,然后笔直落入水中。而几千年之后,亦有一些宇宙朋克,穿着宇宙服在太空里做无动力的漂浮舞蹈。

    但有谁可以象杨浩这样,在上千米的高空之中,不断的翻着跟头,而且还手舞足蹈,身上冒出熊熊火光。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杨浩在这种自由落体的危险旅途之中,竟然还有心思痛斥肚子里的混元子,直把混元子从父辈开始到三百多辈的祖先全部骂了个干净。

    这个位于圣山之中的冰宫实在是太庞大了,这种庞大已经不是人们可以用语言来简单描述了。从杨浩滑出冰道后的将近半小时的滞空时间,便能令人感觉到胆颤,这个冰雪堆积的宫殿里,完全可以装进一整个山脉而只有假山的感觉。

    如果真的要测量整个冰宫的大小,除非使用宇宙飞船上的雷达,否则以肉眼来看,根本就是看不到边缘的。

    就在杨浩将混元子几百辈祖先痛骂一次,并且准备从头开始再骂一次的时候,他终于很响亮的落地了。

    那从高处掷下,如同铁块摔到冰上的清脆的一声,真是让人为杨浩可怜巴巴的身体担心。这个家伙现在倒是安静了,几乎半个身体都被生生嵌到冰块里面,脸朝着下面,浑身一点点血色都没有。

    “徒弟!乖徒弟??”混元子急切的喊叫起来,他呆在人家肚子里当然是安全的很,不过完全能够感觉到杨浩生理机能的停滞。

    果然,杨浩毫无反应,连血液都没怎么流动,呼吸更是停歇。

    这下混元子可真有些着急了,他老人家花费那么长时间,才教出一个得意弟子。可要是就这么一下摔死在冰块上,那传出去简直就是宇宙大丑闻了。

    “杨浩!杨浩!!”混元子百般呼喊,可杨浩却跟一块石头似的,硬梆梆的纹丝不动。

    “有美女!!”混元子将心比心,用出色狼绝技,“快看啊,有脱光了的大美女。”

    “哪呢,哪呢!”这招果然有用,刚才还死的不能再死的僵尸似的杨浩立马弹了起来,他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象是高空坠物。一双眼睛摔的充血,可不忘了四处遗巡,“美女在哪呢?”

    “美女你个头啦,吓死我了。”混元子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幸好没发作心脏病。

    “靠!又骗我。”杨浩失望的垂头,他原地蹦了两下,虽然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可是冰肌坚铁膏的效应再加上体内真气缓冲,居然还真的没造成什么伤害。

    杨浩很快就被周围的环境给吸引过去了,虽然这里没有什么美女,但四面所矗立的景象,却是美的让人乍舌。

    杨浩到了这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被摔进了一个庞大的冰宫里面,这里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冰洞,而是真正的宫殿。在周围,竟然有各种寒冰所筑造的雕塑,几百根花纹繁褥的柱子矗立在视线之内,离杨浩比较接近的两面冰壁上,也雕刻满了各种冰画。

    “我的天啊!”杨浩张大的嘴很半天才合上,“太夸张了吧,这算是神仙住的么?”

    杨浩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他在雷蒙星就参观过淡真皇的宫殿,那也是在星系中赫赫有名的建筑。杨浩在最近还刚刚进了巨熊圣殿,那也是为了祭祀神灵而竖立起来的雄伟殿堂。

    可是那些建筑再怎么漂亮和高大,也无非是人间极品,说穿了只不过是给人住的,再繁华,再气势磅礴也有一个限度。

    可眼前这个呢?确实壮观到没有边界的地步。人们经常说,神的宫殿便是整个世界,这句话简直是太正确了。

    的这个宫殿,几乎就是整个圣山。如果把圣山当作是一整个冰块的话,那么人们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外面那矗立几万米的冰块外形,可却吧知道,这个冰块的内部,竟完完全全的,是这么漂亮而不可思议的一个巨型宫殿。

    这个冰宫不仅仅是漂亮,而且还具有难以想象的力量,在那些冰壁,那些柱子的晶莹冰块上面,竟然都能够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银白色的光芒,就是这种圣洁的光芒,才把整个宫殿照射的雪亮。虽然杨浩不能够看到宫殿的全景,但是目光所及的部分,已经让他愿意用所知的最美妙的词汇来赞扬了。

    毫无疑问,这么伟大的宫阀,当然是人熊星地神,圣熊们所居住的了。一想到这,杨浩感觉到满心欢喜,于是便不再浪费时间。拉开嗓子大吼道:“圣熊!!圣熊大叔么,快出来啊,圣熊大叔!!”

    “乱叫乱叫什么呀。”混元子颇为不满。

    “不叫圣熊怎么听的到。”杨浩才不去理这家伙呢,他自顾自的十分谄媚的朝四面呼喊,“圣熊大叔,圣熊爷爷,圣熊老大,快出来么,我有事情找你们。”

    “你准备叫他们出来干什么?”混元子真是有些啼笑皆非。他转弯抹角的提醒道。

    “呃……”杨浩倒是没想过,他一直以为找

    到圣熊就OK了。却没料到万一见到后怎么打交道。

    混元子毕竟老谋深算,他早就帮杨浩想过了:“你把那些老的快死的圣熊叫出来,然后跟他们说。哈哈哈,反正你们也要死了,就把胆给我吧,拿去救我的女人,大不了让我女人认你当干爹么。”

    混元子这番话把杨浩说地脸色绯红,不过他还兀自嘴硬:“这也未尝不可么。”

    “那你就试试吧。”混元子阴阳怪气,“我看那些狗熊精会不会把你给吃了。反正你这个大首领也是人家给的,让他们咬两口,吃个鼻子啊人鞭啊什么也理所应当。”

    杨浩一缩脖子,最后那句人鞭还真把他给吓着了,对于正常男人来说,头可断血可流,但人鞭是万万不能够失去地。

    “好啦好啦,那你看我该怎么跟圣熊说么。”杨浩不得不低声下气,“只要别吃人鞭。别的要求我都能满足的。”杨浩顿了一顿,“怎么说我也颇有几分姿色,如果是母圣熊的话,说不定还能用美男计……”

    “你省省吧。”混元子赶紧打断杨浩的胡思乱想,“你的姿色能够确保无虞了,因为你啥都用不着做。”

    “不用做?”杨浩傻了,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有天上掉熊胆的好事情。

    显然是没有,最擅长泼冷水的混元子立刻就当头棒喝:“因为这个地方压根就没有圣熊在。”

    “不会吧!”杨浩大惊夫色。“这么宏伟的宫殿,那么漂亮地地方,不是给圣熊住难道还是给我们准备的么?”

    “笨蛋!你自己不是有敏锐术么,不会放开了找一找么?”

    混元子的这句话。才真正提醒了杨浩,杨浩大概是在空中悬浮太久,整个脑袋都蒙蒙的,居然忘掉了用自己最拿手的敏锐术来寻找圣熊大叔们了。

    当下,杨浩立刻鼓动了身体内的真气,将敏锐术的触角朝着四面八方散发出去,这个地方虽然是庞大,可杨浩现在也非同小可,他的敏锐术意识稀薄成了极小的丝脉,隐含在空气之中,向着四面八方流淌着。但是杨浩地触角散发的越广袤,他的脸色却越差,刚刚还信心十足的心,已经在慢慢的下沉了,一直一直沉到了谷底。

    虽然这个宫殿大到离谱,但杨浩相信自己的触角能够涵盖住八成的地方,可惜在这八成的宫殿之内,而且是最核心地地区之内,都完全没有任何一头圣熊的出现。

    这对于杨浩来说,简直是最大的打击。这些天里面,他花费了这么多精力,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就是为了可以找到圣熊,可是现在,却有八成地可能性,圣熊根本就不存在。

    被这糟糕的结果震吓了的杨浩,颓丧的一坐在冰块上,顿时迷人的冰宫也显得色彩黯淡了,杨浩郁闷的敲打着身下的冰层。

    “见鬼了见鬼了!”杨浩越来越用力,把冰块砸成细不。

    “现在你明白了吧。”混元子却一点都不显得着急,反而还有些幸灾乐祸,“你没有我这个师父是不行的,连一点点小事情都办不好。”

    “有你也没用啊。”杨浩一肚子的委屈,要是在平时,也就和混元子顶嘴一番大家嘻嘻哈哈的了事,可今天的失利却关乎师名嫒的生死,杨浩可没心思再打屁了。

    “圣熊么,确实是找不到啦。”混元子声音蛮古怪的,“但有你师父我在,保管你弄到圣熊胆。”

    “啊?”杨浩愕然,他几乎象弹簧一样蹦了起来,“你有办法?”

    “我可是无所不能无往不利一本万利有一个没第二个的你的好师父。”混元子抓紧时间吹嘘,“我怎么可能没招呢?”

    “少废话,快说,怎么办?”杨浩恨不得把唠唠叨叨没完的老头子拉出来用自己的肠子给。

    “首先……”混元子卖关子似的一顿,“你

    必须要先找到一个人?”

    “什么人?”

    “现在就在你身边的人。”混元子的话越说越离谱。

    现在杨浩身边根本就是空无一人,这么大的冰宫,这么空旷的四周,简直一眼就可以忘光了,别说是人,就算是一只小蚂蚁也很难逃脱杨浩的眼睛。

    “我身边根本就没有人么。”杨浩气急败坏,他飞速的旋转身体,但无论怎么穷尽目力也没办法看到任何一个人影,“除非是看不到的鬼。”

    但混元子却慢悠悠的说起来:“答对了,她就是一个鬼!”

    杨浩楞在那里。

    这个世界上有鬼么?毫无疑问,对于杨浩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他现在的肚子里就呆着混元子这个千年老鬼么。

    不过,听着混元子阴森森的这么问,却让杨浩不得不楞了一下子。这个冰宫里面寒气逼人,璀璨而迷人的光芒,现在似乎也有些惨白的诡异。

    杨浩干巴巴的笑了一声:“什么鬼?我肚子里就你一个鬼,我能听见你说话,感觉到你存在。可没感到有别的什么家伙在。”

    杨浩笑的这么惨烈,倒不是真的怕撞到鬼,以他的年轻气盛以及对混元子长期以来的不满,还真恨不得弄个可怜鬼过来整治一下。这主要是杨浩一直都受到混元子的压迫,导致他产生了老鬼恐惧症,万一现在所呆的冰宫并不是圣熊所住,而是另一个老鬼的坟墓,那就比较可悲了。

    杨浩的脑子里迅速跳出一个画面,如果今天再如当日遇到混元子一般,再来一个老鬼住进杨浩那温暖的肚子,那从今往后,就是两个人不断的压迫杨浩。再万一新加入的是某个女鬼,混元子非要弄来当杨浩师娘的话,那他们这一家子在杨浩的小肚子里面生儿育女拖家带口,这未来的日子,杨浩真是不敢再多想下去了。

    幸亏混元子似乎对找个老婆不是很感兴趣,他继续着那股鬼气的强调:“其实鬼是不存在的。”

    “切!”杨浩差点没笑到喷出来,混元子连自己身份都没搞清楚,居然还想教训人。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鬼存在,你所看到的那些鬼,都是人的元婴。”混元子说,“每个修仙之人,修炼到一定的阶段,都会有元婴出现。”

    “元婴是什么东西?”杨浩蛮想打哈欠的,不过考虑到自己也差不多是个修仙的人,所以强打精神问下去。

    “无婴就是人的精神,或者说是人的灵魂。”混元子喋喋不休,“以前也有人叫金丹叫元神的,反正叫什么的都有。”

    “搞了半天,你自己也不太明白么。”杨浩不满的嘟哝,他老担心混元子会把他带到修仙的歧途上去。

    “我会不明白!!”混元子勃然大怒,“我现在的存在方式就是元婴。当一个人练出元婴后,就可以精神和分离,我的已经死了,可精神不还好好的睡在你的破肚子里么?”

    “有本事你别呆呀,还嫌破!”杨浩突然脑子里面一动,明白过来了,“等等,你是说,在这个冰宫里面,除了你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精神在?”

    混元子嗤嗤的发着冷笑,似乎在责备杨浩花那么长时间才明白过来。杨浩却激动起来:“这个精神是圣熊的么?我怎么感觉不到啊??圣熊老伯,你出来吧,圣熊老伯!!”

    “不用叫啦!她不是圣熊,省省力气吧。”混元子迟疑的说,“以我来看,这个精神应该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的。”

    “女人?”杨浩更加来劲了,他鼓动起敏锐术,想要触及到冰宫里那个所谓的灵魂,但是花了好大力气,还是一无所获,“我怎么完全感觉不到?”

    对于这一点,混元子似乎也相当的迷惑:“确实有些古怪,这个人似乎并非修仙者。我们修仙者修炼出来的元婴都是凝聚一体,负有力量的。可是这个的所有精神都很散漫,就像是被空气稀释过一样,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力量,难怪你感觉不到了。”

    “元婴又不是奶茶,还可以稀释的。”杨浩嘀嘀咕咕。

    “你懂个屁啊!”混元子有了新的发现,“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修炼者,她只是以精神状态存在而已。”

    “你怎么不说人家是以空气状态存在啦。”

    杨浩平时顶嘴顶惯了,随口那么一说也感觉不到什么,可是混元子却反应超大。他猛力的在杨浩肠子上跳跃几下,大嚷大叫起来:“对了对了!!乖徒弟,你真是太聪明了,整个丹鼎双修派就属你聪明。”随后,杨浩便听到自己肚子里吧唧吧唧异类生物亲吻内脏的声音,简直让人毛骨惊然。

    “我聪明什么?”杨浩不安的扭动着腰,希望混元子可以和自己那些可怜地器官稍微远一些。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空气状态存在的人。”混元子兴奋的要命,“那就是圣徒星人,那些家伙都是没有。

    以纯粹的精神状态存在。”

    “圣徒星?”杨浩皱眉,这可没听说过。虽然银河帝国现在疆域广袤。但作为雷蒙星高级学院的学生,他是要学习很多星系知识的,但从来都没人跟他讲过所谓的圣徒星的事情。

    “你没听过是正常的,这种事情,不要说你了,恐怕全世界有九成九地人都没有听说过。”混元子又在冷笑,“不管现在是哪个帝国的时代,谁统治这个宇宙,对于圣徒星那是一定要保密地。”

    “为什么?”杨浩有些狐疑。不过混元子现在的态度与平时大不一样,这看起来倒不像是在随口胡诌。

    “因为这关系到这个宇宙中的一个大秘密,许许多多的星球都深陷其中的秘密。”混元子的声音故作深沉。

    “切!”也许是杨浩平时打屁惯了,完全不理会。

    混元子看杨浩居然一点都不重视,不由的急切起来:

    “傻小子,你懂什么。和这个大秘密相比起来,你以前听到的事情,都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了。圣徒星的事情若是宣扬出去,不要说对帝国是个重创。在整个宇宙地各个星球上,恐怕都要掀起滔天大浪来。”

    听混元子说的这么严重,杨浩倒是有些紧张了:“你是说,现在这里有一个圣徒星的人在。”

    “还是个圣女呢。”混元子一提到女人就有股猥亵的味道,“可能就是这个冰宫里的圣女,要找圣熊的话,就只有靠她了。”

    “可是我一点都感觉不到!”杨浩真的已经尽力了,虽然这无形的圣女是没有。纯粹以精神方式存在的,但至少也该有一些气息或者意识,可以让人感觉到吧。

    “因为她冻僵了,这个可怜地家伙。呆在这里太久时间,整个精神都快要冻死了。”混元子叹息,“你见过冰冻对虾么?”

    杨浩脑子里出现了平时吃的冻虾,不由打了个寒颤:

    “我们得把她救活,不

    然找谁问圣熊的下落去。”

    “简单,简单么。”混元子嘿嘿笑着,“要说别的还真没办法,可冻僵的话,正好是我派所长。你看你在冰窟里呆这么长时间,有觉得冷么。”

    “那我是磕多了火狨丸。”杨浩下意识的从丹囊里摸出一把火狨丸。他本来就不是笨蛋,只是这一个动作,却猛然明白了混元子的意思,“哈,你是说用火狨丸把圣女的灵魂给弄醒?”

    这还真是个简单地点子,杨浩做别的事情兴许不在行,但玩起春药来绝对是一套一套的,也用不着混元子多教,他自顾自的就将一把火狨丸揉碎在掌心。这辛辣至极地药丸瞬间成粉,哪怕是在冰天雪地里面也如火一般的红艳。

    只是这样的粉末,自然不可能让圣女的灵魂感知到。

    杨浩从掌心吐出一口真气,让火狨丸的粉末彻底的融合在本来就带着热量的真气之中,然后象四面八方散发出去。

    杨浩可感觉不到圣女之魂在哪里,但从混元子的提示中明白,这圣女的精神不是凝聚在某个点上,而是散发在整个空间之中的。所以杨浩丝毫不敢怠慢,将混合着火狨丸的真气如雾般彻底的弥散出去。

    这场景着实的好看,在一片雪白如同水晶宫般的宏伟建筑之中,一大团红色雾气以杨浩为中心,慢慢的扩散开来,一直扩散到上百米远,杨浩真气难以为继才休止。

    说也是奇怪,只是这一瞬间的功夫,竟然立刻就见效了。杨浩敏锐的意识已经感觉到周围起了变化。这是非常玄妙的感受,就如同是呆在一个安静的山头上,却忽然感觉到整座山都活过来了一般。杨浩确实是有这样的感觉,他仿佛是听到了一些复苏的声音,那是柔软的和呢喃的女声,在空荡的空气里面隐约闪烁着,细细听着,竟然如女人的呻吟一般。

    然后这四周便有了些许热烈,一些暖和的风游荡漂移,将杨浩送出的春药红雾吹拂起来,飘荡的更加遥远,使远处都能够传递到这样的热量。

    “这有万物复苏的感觉啊。”杨浩欣喜的看着周围,虽然这里还是空无一物,但是在心念触觉上,他已经知道,此时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那个沉睡着的没有形体的人,已经在努力的让自己苏醒过来了。而且她已经接手了杨浩的工作,把那股热烈的雾气四处传递。

    现在杨浩只需要等待圣女完全的复苏就可以了,他空闲下来,就正好请教混元子:“你刚才说圣徒星人牵涉到宇宙间一个重大的秘密,这是怎么回事?”

    “说起来话就长咯。”混元子一副谈古论今的说书人架势,“LONGLONGAGO,那时候宇宙飞行还是件困难的事情,科技也远没有现在发达。宇宙中的各个星球都有自己的统治阶层。这些统治者们为了更好的管理自己的星球,都很难免的要使用宗教力量和神的崇拜。”

    “修仙就是要让自己变成神咯。”杨浩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故事听众,他最近十分关心自己的修仙进程,主要还是担心混元子会把他弄到走火入魔。

    幸好混元子谈兴正浓,没空计较杨浩的打断,他顺着话题道:“修仙修成正果,确实能够算做神。而神其实就是抛弃了肉身后的精神体,只是真正的神还有强大的神力,而象我这样的元婴体力量不足而已。”混元子停了一下,似乎还摇了摇头,“说起来,每个统治者都希望能够有神来帮助他管理星球,让民众们都愚信是神安排了他们来统治的。可说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神么,就算每个星球上,都有那么几个修炼出来的家伙,但个个都心比天高,有什么空去听人家的话。”

    “那怎么办?”杨浩挠头,“现在灸个星球上不还是一样有宗教信仰么,要是没有神存在,这些宗教怎么可能留存那么久?”

    混元子鬼笑鬼笑的:“那就是圣徒星的秘密所在了。

    就在各个星球的统治者们找神找不到又一筹莫展的时候,圣徒星的使者来了,他们把自己的子民带到了统治者的面前。所有的圣徒星人,竟然天生都是纯粹的精神体,他们这些人没有肉身,全部的生命都活在精神之中。虽然他们没有神的力量,也没有神的品格,但至少,都有神的表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