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章 精神推倒大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三章 精神推倒大法

    杨洁听的嘴巴张的老大老大,这种事情,不要说从来没有历史记载流传下来,就连听都没听过呀。

    “圣徒星人的出现,让星球统治者们大喜过望,有什么事情还好的过一个能够冒充神又听话的家伙呢,所以在短暂的时间里面,圣徒星人大量的派驻到各个星球之上,帮助统治者们建立了大量的宗教和信仰崇拜。同时这些圣徒星人利用自己纯粹精神体的存在方式,冒充真正的神获取别人的崇拜。”混元子嗤之以鼻,“只不过百年而已,半个宇宙都被假宗教给覆盖了,可统治者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竟然从不让别人知道有圣徒星的存在。”

    “可是……”杨浩提出疑问,“这个圣徒星

    干嘛要帮别人忙呢?他自己似子捞不到好处啊。”

    “大有好处。”混元子冷笑,“这些星球的统治者们都忘了,在维护自己统治的时候,圣徒星人冒充的神也获得了更多的崇拜,实际上,这些虚假的信仰,早就已经超越了皇权。所以在圣徒星宗教殖民几百年后,将近有一半的星系,都已经处于圣徒星人的控制之下了。”

    杨浩啧啧称奇:“厉害啊,太厉害了。”

    “更厉害的还在后面呢。”混元子似乎全部的心神又回到那个激荡的年代去了,“各个星球的统治者自然也不是傻瓜,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圣徒星人的图谋,但无奈,圣徒星人的势力已经十分庞大,要想战胜为时已晚。所以这些星球统治者们被迫联合起来,向着圣徒星的宗教殖民发动了绝地反击。在不为人知的历史上,被称为逆神之战。”

    “谁赢了!!”杨浩大呼小叫,宛如身临其境。

    “当然是圣徒星人赢了,在那种时候,有什么力量能够和宗教抗衡呢。圣徒星人冒充神下达神谕,要求各个星球人民反抗统治。几乎是一瞬间,所嘻有球都面临改朝换代,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王室被推翻,那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啊。”

    “太厉害了。”杨浩真恨不得自己能够穿越到那时代,看看大动荡的惨烈状况,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那也不对啊,按你这么说,现在宇宙的统治者应该是圣徒星人才对。怎么会是银河帝国的皇帝呢?”

    “这就是整个故事的最离奇地部分了。”混元子意味深长的说,“就在逆神之战后没几年。圣徒星人才刚刚控制住了所有的局势,还轮不到他们庆功呢,就忽然有一天,所有的圣徒星人竟在一夜之间全都死掉了。”

    “死光了???”杨浩差点没蹦起来,“这怎么可能,他们这么厉害,而且还是没有的纯粹精神体,谁能杀光他们??”

    “没人知道。总之,这些圣徒星人就如同是中了精神瘟疫一般。一夜之间就全部死翘了,他们历尽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统治,也彻底的分崩离析。人们都猜测,是真正的神回来,将冒充神的圣徒星人彻底杀尽,所以历史上,这一天被称为是神谴日!”

    “我地天啊!”杨浩惊呼。

    混元子洋洋自得:“这种隐秘历史,除了我之外是没人会知道的。要不是圣徒星人都死光了,现在哪里轮地到第一银河帝国逞强么。”

    “我的天啊!!”杨浩继续惊呼。

    “稍微惊讶一下就好啦。”

    “我的天啊!!!!!!”杨浩叫的更大声了。

    “你有完没完了。”混元子大为不满。就算是要惊讶,杨浩的态度也未免太离谱了。

    可是杨浩却完全有理由惊讶的更离谱一些,他失声喊了出来:“既然圣徒星人全都死光了,那在我们身边的这个快要醒过来的,是谁呢?”

    这回,连混元子都回答不上来了。

    只感觉,空气越来越炙热。

    一个人从睡眠状态到苏醒,是很容易被察觉的。无论呼吸还是肢体动作,都会告诉别人,她在慢慢地醒过来。

    但如果只是一个精神体呢?一个精神体怎么会被冻僵,又怎么会昏迷。然后又怎么会被春药给弄醒?这种离谱加古怪的问题,恐怕只有同为精神体的混元子才会晓得,。

    不过现在杨浩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边的那个圣女的精神正在快速的恢复。这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当杨浩把自己的意识散发出去地时候,不再是遇到冰冷的空气,而是有了一种温蟹的,柔软的回应,就好像是伸手触及到软玉温香一般。

    火狨丸的力量着实强大,让这冰凉的宫殿里都充斥着热热的气息。杨浩想用自己的意念来和圣女接触,以便问到关于圣熊地下落,但虽然他已经可以接触到圣女的意识,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展开交流。圣女的精神体确然苏醒,但似乎还混乱不堪,没有功夫搭理人。

    “这怎么回事?”杨浩有些郁闷,他也没空去想圣徒星人为什么还会活下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圣熊,要不然,师名嫒地性命可真的是玩完了。而在这里要找到圣熊,也只能通过古怪的圣女的精神体了。

    混元子憋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她好像已经醒了。”

    “废话!”杨浩没好气的说,“我还感觉不到么?可我和她交流不起来,难道圣徒星的人说的是外语?我现在上哪弄翻译器去呀。”

    “交流不到不是语言的问题,笨徒弟。”混元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奚落。

    “什么意思?”以杨浩的经验来看,混元子的态度往往隐含着巨大的麻烦。

    这个世界上,师父有很多种,但混元子绝对是那种把人往坏里教的,也幸亏杨浩定力足守高,要不然,恐怕已经坏到无以复加了。

    果不其然,混元子乐颠颠的开口:“你有见过被迷晕的人还能开口说话么?嗑药嗑多了,当然会发晕咯,要不然,我派采花绝技怎么施行呢?”

    杨浩心里面咯噔一下,面孔涨的通红通红。这自然不是第一次发生的情况咯,自从杨浩遇见混元子后,每当与女人有什么麻烦的时候,混元子就会在第一时间教杨浩用春药解决,这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杨浩虽然也很正常的好色,但也不是什么女人都想上的,所以最近已经非常小心翼翼的防备混元子的建议了,尤其当混元子要杨浩去对某只女人熊下迷药的时候,杨浩都言辞拒绝了。不过今天却是例外,杨浩今天毫不犹豫的用了火狨丸,那是因为今天的对象乃是一个精神体,而不是真正的女人。要是一个睡美人躺在面前,杨浩当然会考虑到后果,但那摸不着看不到的精神,又怎么会中春药之毒呢?

    可事实放在面前,却不由得杨浩不相信。周围的那个精神体,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团火焰,散发出艳丽和充满诱惑的热量,这使得杨浩都不敢让自己的意识有过多的接触。

    “我的神啊!”杨浩哀叹,“怎么连纯粹的精神体都会中春药毒啊。”

    “我们可是丹鼎双修派!”混元子大为自满,“说到春药,那是天上地下独一元二呀。不要说是精神体的圣徒星了,就算是一棵树只要还活着,我都能让它发春。”

    杨浩差点没有晕厥过去,幸好混元子只是让树发春,如果能让石头发春的话,那才叫做石破天惊呢。

    在如此残酷的现实之下,杨浩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他只能听从混元子的摆布。

    “要想弄到圣熊胆,就得救活圣女。”混元子发表经典的逻辑,“要想救活圣女,只能给她解除身体的春药毒。”

    “怎么解毒?”杨浩心里发慌。

    如果在平时,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但如今杨浩身旁的是没有的精神体,这可是老江湖遇见新问题了。

    可是混元子却以不变来应万变:“和她,只要发泄了,春药自然就解除。”

    “不会吧,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杨浩有些气急败坏,“我怎么可能跟圣女做呢,就算想做也找不到门啊。

    她是空的,是虚无缥渺的,连身体都没有。”

    “要是别人当然不可能了。”

    “废话!”

    混元子摇头晃脑大为得意:“可放在我们丹鼎双修派,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有本事你来做!”杨浩气苦,“反正你们都是一路人,爱干嘛就干嘛。”

    “我要能行,还需要麻烦你么……”混元子

    低声嘀咕,他迅速提高声音,敲打着杨浩的耳膜,“乖徒弟,我现在就教你师门的一项绝技,那就是精神!”

    “精神!!??”杨浩吓了一大跳,他非但没有兴奋的感觉,反而浑身发寒。

    混元子说的正高兴呢,一点不顾及别人感受:“精神乃是我派房中术的高级境界,非嫡传弟子不可学。精神的手段练到极致,便可以纵横女色界,甚至可以千里之外与人缠锦,一夜连御百人而……”

    “够啦!!”杨浩赶紧叫停,要不然,混元子不知道还会说些什么东西出来,“我不学,也不想学,我是要修仙,要救我的女人,不是想学你的术。”

    混元子大概是难得见一个不愿学自己拿手好戏的人,不由愕然,半天才回过气来:“嘿,你这个小王八蛋,给你张好牌还不知道打,这一招精神可是我老人家压箱底的绝技,不到这关键时刻,我才懒得教你呢。”

    “我管你压哪儿的绝招,反正我不想再学什么房中术了。”杨浩有些生闷气,虽然这里环境应该冷冽万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浑身就是热的发烫。

    “现在也由不得你不学了。”混元子还是老神在在,“诺大个冰宫,除了现在发春的圣女精神外,根本没有圣熊的影子,你上哪里去弄圣熊胆救你的小情人?乖徒弟,忍一时之气才是高招么。”

    杨浩确实是很郁闷,他很想再抵制混元子的建议,但理智上来说,杨浩的选择确实已经到了尽头。师名嫒生命垂危,十日之期迫在眼前,如果杨浩只是为了和混元子置气而使得师名嫒丧命的话,这是杨浩永远都没法原谅自己的。

    而且现在的情形也轮不到杨浩来做选择,正在他闷闷不乐之时,圣女的精神却已经动起来,那股精神体卷起了炙热的风,不断的在杨浩的身边盘旋,似乎试图要进入杨浩的身体,与这男人融为一体。

    “不得其门而入。”混元子就这么评价圣女的表现,“精神可不是那么简单地事情,普天之下。除了我丹鼎双修派,又有何人能够领悟得了呢。”

    混元子见杨浩还是不吭声,便继续说道:“精神在丹鼎派也被称为天绝执念心法,它根本就不是什么术,而是来源于丹鼎派一个前辈的苦恋。在几千年前,丹鼎派修仙与服气派修仙互相对立为敌,可偏偏有一个丹鼎派的弟子爱上了服气派宗师的女儿。这两派的宗主知情后大为恼怒,竟然将这一男一女两个人分别镇入两座巨山之下。这两座巨山隔崖相望,山上都有两派宗师的符咒。就算是再高的高手也无法脱逃。”

    混元子的这番话,倒是大出杨浩的预料。他面色也和缓起来,竖起耳朵听混元子地讲述。

    “那对心怀苦恋的男女,在巨山之下被镇二十年,可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方。终于有一天,丹鼎派地男弟子悟通了天绝执念心法,他终于可以用此心法,与山崖对面的爱人日日交欢,并且开始了一段男女双修的经历。如此修炼再一个十年,这两人的心法终有大成。最后竟然汇聚真力,可以将两派宗主的符咒破解,最后在一个月圆之夜,这两人破山而出,竟全身而退,从此隐居山林。”

    杨浩听的啧啧称奇,以前虽然也曾听说过男女双修可以有力量增强的效应,可谁料到只是靠相爱的精神,居然也能够获得如此的成就。这真是天地玄妙地变化了。

    但现在情形,却也轮不到杨浩再发感慨,圣女的精神完全陷入了春情的混乱之中,她的思维已经彻底的紊乱,在寒冰宫中四处乱撞,竟然有了涣散和灭亡的征兆。

    杨浩叹气,他就算是再怎么抵制混元子也是没作用的,因为一直到现在。杨浩的路途根本就不是混元子安排的,而是命运之神地手在纵一切。如此想了,杨浩便也开始让自己的意识和精神发散出去。

    精神对于人来说,实在是很奇妙的东西。对于一般人而言,精神无非是大脑里面来回波动的情绪而已。可是在修仙之人看来,精神却已经可以突破身体的局限,而扩展到更广袤的区域里面。虽然杨浩现在还不能够修炼出元婴,也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但至少他的意识已经可以游移出身体,并且渗透到别地地方去。

    这和以前所学的敏锐术实在大不一样。敏锐术相当与定位搜索,只能找寻自己想找的东西,而精神体的游移却相当与将大脑和眼睛以及触觉都同时飘飞出去了。杨浩以前虽然也经常将意念集中在飞剑上面,但是象今天这样地凭空游移却还是难得的经验。

    圣女的精神体早已经被春药催逼到了绝境,正苦于无路可走呢,如今发现身边又多了一个精神体,自然是急不可待的扑了过来,只是这两团互不相识的精神体稍稍接触便如触电般的分开了。那种陌生却又奇特的感觉,让杨浩怎么也描述不出来。

    先不说品格的问题,混元子至少是一个极好的老师,他知道怎么样用最简单和最方便的办法来让杨浩领会。杨浩在混元子的指挥下,抛却了初期的茫然羞涩,大胆的把自己的精神与圣女精神体靠近,并且在接近的时候逐步的渗透和蔓延。

    这是一种无形中的运动,但无形并不代表什么都不存在,就如同电磁波存在于元形中,目光亦存在于无形中一样。杨浩与圣女的精神体终于缓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接下来的一段过程,实在是杨浩有生以来最难以理解也最完美的一次享受了。他和圣女水融的精神,就像是整个人都被温暖的水包围,沉溺在不可思议的感受之中。没有的限制,也没有其他的杂念,杨浩与圣女的精神交织在一起,两个人都触摸到对方感官的最深处,他们似乎从开始到结束,一直都处在最兴奋和最的地步。

    这样的一次石破天惊的最高层次的,竟然持续了整整几个小时,杨浩的心念完全被精神的享受所占据,他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所在何处。

    直到最后,圣女精神体里的春药成分都已经彻底的消化殆尽,一直都被春情弄的迷失的圣女终于恢复了清醒意识。杨浩的麻烦才真正的来了。

    首先,杨浩就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冰冷下来,仿佛是自己落进了冰窖一样。随后有一股杀气十足的力量包裹进来,将杨浩的精神给紧紧包围住。

    有个肃然的女声在杨浩脑中炸响:“你是谁?你做了什么?”

    “哇!!”杨浩刚刚还在温柔乡,现在骤然冰冻,怎么受得了,他立刻哇哇大叫起来,“你要干嘛,谋杀亲夫啊。”

    混元子也发现情形不对:“想要采阳补阴么?女采花贼呀!”

    “千万被让她给我采了去。”杨浩采花采多了,哪里料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沦为她人的下手目标。

    但圣女又怎么会是采花女贼,她原本在冰宫里面冬眠的好好的,莫名其妙来了个人给她灌了许多春药,还趁她迷乱的时候享受了一把温柔乡,这让做惯神的圣女怎么忍受的住。

    已经恢复神智,并且完全明白发生什么的圣女勃然大怒,愤然咆哮:“我杀了你!!!”

    圣女的声音虽然依旧娇柔动人,但听在杨浩的耳朵里,却与催命曲无区别。更何况,杨浩现在心神出鞘,根本没有身体可以帮忙,两个精神体之间为敌,自然是圣女占极大的便宜了。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刚才还交织缠绵极尽温柔的两个精神体,就已经乱成一团,杨浩被圣女包裹在其中,处境相当不妙。

    “快帮忙啊!!”杨浩只得拼命嘶吼,希望出嫂点子的混元子能够有办法。

    可混元子现在是心有余而立不足,他根本就出不了杨浩的身体,又怎么可能加入战团,无奈之下,混元子开始乱来:“美男计,赶紧用美男计。”

    “美男计?”杨浩脑袋发懵,也顾不上多想,便谄媚的对圣女打招呼:“嗨,神仙姐姐!”

    “嗨你个头!!”圣女正气不打一处来呢,压根就不理会。要说这圣徒星人也是颇有一些传统的,尤其是在男女之事上面,更是与别的星球生物不一样。

    圣徒星人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体,他们都由圣徒星的生命母体直接孕育诞生,所以这些精神体本身是没有繁殖能力的,对于他们来说,男女之间的更是毫无用处。所以圣徒星人无论男女都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鱼水之欢。如今这个圣女的第一次就被杨浩夺走,而且还是用的方法,这让圣女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圣女越想越愤怒,终于杀气到了极点,只听那悦耳的声音忍无可忍的咆哮起来:“大圣者引术!!你给我去死吧!”

    杨浩陡然感觉到死意,他真的要死了。

    所以说,世事无常。杨浩刚刚才享受到精神的至高境界,他对于男女之事有了新的领悟,还想要能够时常品味一下。可怎么料到转瞬间就天地翻覆,他已经落入了对方的杀招之内。

    大圣者引术!!

    这是在所有的修炼者典籍中都未曾记录过的攻击术,也是湮没在宇宙里的万千修炼术之一,纵然是圣徒星人,也只有极少数的几人才会使用。因为这套大圣者之术,便是圣徒星皇室的独门攻击术。

    圣徒星称霸宇宙的岁月,已经过去了成百上千年。以前就很少有人知道的圣徒星人,更加被遗忘在了历程的尘埃之中。就算是曾经遭遇过打击的各个星球的领神么,也已经不再将那个差一点独栽宇宙的种族给忘却了。

    但千万不要忽略,一个真正强盛的民族,是不可能被彻底消灭的。如今就在圣熊星这么偏僻的地方,在圣山的核心之内,原该彻底的消逝的“大圣者引术”,却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了杨浩的面前。

    杨浩顿时感觉到自己正处于一个巨大的漩涡之内,四面八方都有巨大的力量,正如同黑洞一般,吞噬着杨浩的精神力,要将杨浩的整个意识都给撕裂开,彻底的吞噬进圣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竟然是超越她精神力数百倍的能量,这样的能量,如果放到宇宙之中,便可以将身边所有的物质都吸噬进去。

    星尘、光芒甚至是时间,那一切的一切,在这无穷无尽的吸引力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这个世界都为此而停顿了。杨浩感觉到眼前一片灰暗,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他的所有部位都疼痛难忍,他甚至都已经没办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精神体看起来为空,但实际上却是由玄妙的物质组成,但是现在,组成杨浩意识的所有物质。都受到了圣女的召唤,在剧烈地震荡中几欲离开,杨浩正面临着人神俱灭的悲惨下场。

    这下子,可把杨浩给吓着了,他连声怪叫:“哇!

    哇!要死了,神仙姐姐,刚才还叫人家小亲亲,现在就下杀手,翻脸真比翻书还快啊。”

    “你还说!!”圣女不听还好。听了更加发怒,她守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贞洁。被杨浩夺了去,这小子却还占了便宜卖乖,“你竟然敢我,非杀了你不可,我要让你的精神力化作宇宙粒子,永沉黑暗之中。”

    圣女看起来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她若只是把杨浩的精神消灭,那还算是人性化的,可如果将杨浩的意识化解成宇宙粒子。并且散发到宇宙最黑暗的角落中,那杨浩就变成了宇宙孤寂地囚徒了,他只能呆在最冰冷和最渺无人烟的地方,并且还什么都做不了,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惨痛地折磨。

    杨浩吓的不行,急中生智,立刻转移目标:“我是被逼的,不是我想要你,是别人逼我的。”

    “谁?”圣女声音冷到了绝对冰点。

    “他!!”杨浩很没道义的将混元子亮了出来。“就是这个老家伙逼我的,他是个采花大盗,现在自己不行了,就逼着我去采。说起来,我真的是很惨呢。”

    “忤逆子啊!”混元子痛心疾首,“人家还没有严刑逼供呢,你就全招了,以后迟早背叛师门。还不如提前死了算了。”

    圣女到了这时候才发现有别的精神体在,她倒是大大的吃了一惊,不过在暴怒之中,并没有被杨浩转移开视线:“在这里地人。谁都活不了,我要把你们全都杀了。”

    “原来你是想杀人灭口!”杨浩恍然大悟,他情知是难逃升天了,便奋起反抗,想要用残存的意识力量,让自己逃离圣女的包围。

    可这完全是徒劳的,在这冰宫里面,顿时闪烁起了一片淡蓝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旋转起来,形成了一片如同银河般璀璨的光辉。这些光辉结合在圣女的精神体上,让她的力量更是增强。

    杨浩感觉到了一种撕裂的痛,就宛如是皮肉从骨骼上被活生生地扯下来,他的每一点意识,都在被分裂成细小的游离的粒子。

    大圣者引术,是大圣者术中一个巨大绝招,它完全发挥出了圣徒星人纯粹精神体的优势,能够用完整的精神力量来摧毁对手。

    而杨浩,现在就是在暴风漩涡中,即将四分五裂的小生命。

    他已经看不汪眼前的光明了,因为光明早已经被撕碎。杨浩也很快要失去知觉了,他地所有意志都在瘫痪。

    随后,杨浩便感觉到了一片金色的璀璨。

    他彻底的轻松了,并且昏厥过去。

    杨

    浩垢这次昏颜,实在是相当不合时宜,因为随后发生地一连串事件,都与他的性命和未来的生命轨迹息息相关。可以说,就是在杨浩昏迷的那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面,杨浩那本来就诡异到了极致的命运又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而其他的一切,包括圣熊星甚至是银河帝国的未来,也因此而有了全然一新的未来。

    不过幸好,做为当事人的混元子正在冰宫之中,他自然是将接下来的一切情形都收入了眼中。只是他看到虽然看到,但之后跟杨浩继续讲起来的时候,还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或者脑袋坏掉了。

    因为那情形,实在是太匪夷所思,连混元子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也都想不明白,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混元子一直都很焦急,他一直担心着自己唯一的爱徒,可是当看到圣女用出“大圣者引术”,即将把杨浩给撕碎的时候,混元子却完全的无能为力。

    如果是以前,混元子还可以元婴出窍,来去自如的时候,就算来上几百个圣女,也完全不放在他的心上,怎奈如今是虎落平阳,混元子却只可以眼睁睁的春着圣女那纯净的精神体,正散发出庞大的力量,将杨浩的意识给生生撕裂。

    眼看杨浩就要变成宇宙中的碎末了,而杨浩本身也彻底的昏迷过去,当时四面一片凝滞,冰宫更寒,时间仿佛停顿在了这个瞬间,再没有什么可以逆转圣女的动作。杨浩与死亡的距离接近到了重合的地步。

    正是这个时候,正是这时。

    却忽然有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杨浩的意识之中飞射而出,雷厉风行般的刺进了圣女的精神体内。

    “呀!!”圣女惨叫起来,她的“大圣者引术”立刻被破,整个人更是遭到了重创,迅速飞离了杨浩的意识。

    混元子有些目瞪口呆,他原本是没有一点办法去救杨浩,怎么也想不通,是什么东西从杨浩身上飞出,竟然还具有这么大的威力。

    而圣女这面的情形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在冰凉的空气之中,圣女纯粹的精神体应该是透明而无形的。但那金黄色的光芒射入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半空里面,竟然有一些乳白色的气体泛动起来。这些气体散步的范围很广,边缘的地方微微稀薄,在空中不断翻腾着,很像是阵阵浓雾。

    “雾化了!”混元子张大嘴再也合不拢,他当然很清楚,当圣徒星人变的雾化,就是他们处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以前在神谴日,就是全宇宙的圣徒星人同时雾化,那种壮观的场景,是很难令人忘却的。

    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圣女明明大占优势,又怎么会突然雾化起来了,杨浩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能够自动做出反应,并且一举击溃敌手。

    就在混元子乍舌的时候,雾化的圣女精神体状况更是差到了极点,尤其是在乳白色的气团中间,有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在若隐若现,虽然圣女竭力想把这光芒给包裹起来,但她的努力无疑是徒劳的,这到黄色光芒竟如同蛟龙一般,四处穿梭,游刃有余。

    混元子春着那金光闪烁的东西,仿佛是在哪里曾见到过,想了半天,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他愕然大喊起来:

    “剑心!!原来是剑心!!”

    剑心!!虽然杨浩现在正昏迷不醒,但毫无疑问,剑心正是他所修炼的最后的绝招。那是杨浩的五把飞剑中最金光闪亮的一把。以前只有在对阵王韬的时候出现过。

    剑心已经不是一把普通的剑,它乃是剑的灵魂,是剑的杀气,剑的气质,剑的心。它不以实体的形状出现,而是蕴藏在主人的身体里面,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候,剑心才会勃然射出。

    正如现在,当杨浩的生命处于垂危的边缘,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拯救他的时候,剑心终于出鞘,就如同是闪电行于天地间,矫然若龙。

    就在杨浩慢慢苏醒过来,并且将意识回归本体,转危为安的时候,空中圣女和剑心的战斗已经彻底的白热化了。在雾化状态的圣女用尽了大圣者攻击术,但还是奈何不得剑心,毕竟那是万剑神魄的聚集,连核能防护罩都能轻易刺穿的天地利器。

    但剑心也同样无法制服圣女,虽然那金色锐利的光芒,时不时的在空中翻腾和隐现,但大部分的时候,都被圣女的白雾紧紧包裹在其中,纵然没有被困住,但至少也纠缠的难以脱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