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章 剑心大融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四章 剑心大融合

    (-  本来按理说,以剑心的实力,甚至能超出杨浩的探制范围,在这个星球上,除了赫德长老和司徒海之外,还真的很难有其对手。吏何况圣徒星人虽然是纯精神体,但论交手的实力,并不是最强的。

    但问题却在于,现在剑心的对手,这个圣女并不是一般的圣徒星人,她是圣徒星皇室唯一的遗孤,曾经被称为圣者之光的玛雅公主。

    说起圣徒星人,那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无论从哪里说起,都无法绕过玛雅公主的父亲,史上最伟大的圣徒星皇帝,也是一手缔造圣徒星和毁灭圣徒星人的传奇人物。

    在圣徒星的几万年历史之中,它们一直都是颗默默无闻的孤立的小星球,虽然他们亦有高度发达的文明,以及宇宙航行的能力,但由于没有的存在,所以一直都被宇宙中其他的星球忽略,甚至于,圣徒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其他星系生物占据,论落为殖民星。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玛雅公主的父亲称帝之后,玛雅公主的父亲,被历史成为“千圣王”的斯雅图,带领着圣徒星皇室和所有的人民,用了十年的时间,将圣徒星上的殖民者全部杀光,夺回了自己的领地。

    但这只是“千圣王“庞大争霸计划的开端而已,他的真正目标,乃是要统御整个宇宙。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千圣王”派遣出族人前生各个星球,冒充神组织大狄的伪宗教,以期能够控制神权。

    在这过程里面,“千圣王”获得了所有人民的拥护,唯有“圣者之光”玛雅公主强烈反对。玛雅公主是“千圣王”唯一的爱女,也是皇室中拥有极高地位的女子,她师从圣徒星最伟大的高手“大圣者”,玛雅公主的美貌和武力,都是圣徒星赫赫有名的。

    玛雅公主认为,圣徒星人因为自己的利益而伪装成神。是一种对神的亵渎,迟早有一天,为遭遇到真神地反击。

    可惜在那时,“千圣王”和圣徒星人已经被轻易到手的权力给弄昏头脑了,根本就没人理会玛雅的话。无奈之下,玛雅只好跟随着“大圣者”到一颗荒凉的星球上潜心修炼,再也不管圣徒星的事情。

    直到神谴日爆发。玛雅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圣徒星人才刚刚获得逆神之战的大胜,将各个星球的统治者给打压的抬不起头来。“千圣王”还来不及庆祝呢。一夜之间,所有地圣徒星人都遭遇到了一种神秘力量的打击。

    几乎是一夕间。圣徒星人统统都雾化死去,连伟大地壮志未酬的“千圣王”,似乎都未能躲过灾难。

    甚至于,隐居在最偏僻地方的玛雅公主,也同样受到了这种力量的攻击。原本以玛雅的实力,是万万也逃脱不了雾化被杀的命运的。但幸亏她的师父“大圣者”还在,“大圣者”放弃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以几千年地功力帮玛雅抵御住了神的攻击,最后与那股神的力量同归于尽。

    从此以后。在这个宇宙里面,只剩下玛雅公主孤苦伶行的一个圣徒星人。她回到圣徒星,看到荒谅的家国和空荡荡的宫殿,便意兴萧索。她离开了故乡,跑到宇宙的外衍,当时还属于荒谅的圣熊星,做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圣女。

    直至休眠到如今,玛雅公主才被杨浩他们给弄醒。玛雅公主做为圣徒星上数一数二地高手,而且还是“大圣者”的入室弟子。实力已经相当惊人,纵然受到了冰封休眠还不能持所有力量都展现出来,但至少也能达到十级的战力。

    而如今独自为战的剑心,也差不多能达到十级的战力(如果是杨浩控制剑心,那就只有八级战力啦,谁让杨浩自己弱呢。)所以这两方是堪堪为敌,谁都制服不了对方。

    如果圣女玛雅和剑心都是实体为战的话,那么久斗不下。分开逃跑就是了。可要命的却是,这两个家伙全部都是没有实体的精神力量,所以当他们交织在一起,时间长了之后。双方地力量竟然开始混杂在一起了。

    当杨浩魂归主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之时,正好看到空中那幕惊人的场景。正处在雾化状态下的玛雅与金黄色地剑心交织在一起。但是现在的情形,已经不是那种如同阳光被云层遮挡的偶尔光芒四射的样子了。

    而是两种不同的力量,竟然互相谊染着,互相浸润着,久而久之,金色的剑心,就像是水渗入海绵一样,完完全全的流进了玛雅的乳白色雾中。这让玛雅的精神体彻底的有了改变,她不再是那么纯粹和洁白,而是有了更多的色彩。更加的丰富了。

    杨浩瞪大眼睛,连眨都不敢眨,可他还是担心自己看错了。现在的那一幕募的变化,已经是匪夷所思到了极致。如果说剑心和玛雅交织在一起,甚至是相互融合还算处在人脑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那么随即发生的一幕,便真的是石破天惊了。

    当剑心和玛雅的精神体完全的融汇在一起后,空中变成一整体的力量,显然有了新生的力量,这力量比以往玛雅或者剑心的力量更加跳升了一个等级,甚至可能已经达到了十二级的战力。

    那团力量并不是凝滞的,它在空中稍稍停顿之后,便又剧烈的旋转了起来,新的力量形成了一股气流,将周边原本玛雅扩散出去的精神力全部吸附在一起,然后开始转变颜色,那团精神力量凝结成团,远远望过去,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暴风团一般,在凝聚着自己的内核。

    狂风呼啸,甚至于冰宫里的很多冰块都被析断和吹动,一些冰屑吹打到杨浩的脸颊上,但他却象是雕塑般,仕立在风里,呆呆凝视着空中那一副天地玄妙,不可能再重复的情景。

    玛雅的精神体与剑心融合之后,竟然开始形成一种实体。这种实体是凭空塑造出来的,仿佛只是用精神体,只是用力量,再加上空气中浮游的粒子,就可以制造出一个人的来。

    这简直就是神的奇迹。

    现在银河帝国的科技,已经发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银河帝国那些疯狂的科学家们,也正在研究应该怎么才可以创造出完美的,但是他们并不是神,如果让他们看见空中那个玛雅的的行程和凝聚,恐怕会让科学家们都震惊到发狂。

    那才是真正完美的身体,就宛如是上帝塑造人的模板一样。现在漂浮在空中的,是一个凹凸有致的年轻女子的裸体。在杨浩见识过这么多女人的挑剔眼神来看,实在是没办法找到哪怕一丝的关于身体的缺隘。

    任何部分都是完美的比例,都是足可以作为美女的标准。圣女玛雅全新的,拥有如同初生婴儿般细嫩的皮肤,黑中泛蓝的瀑布一样的长发,紫色的眸子,胸部高高耸立着,象是等待人去触摸一般。富有弹性的臀部,还在空气里面颤动。

    而玛雅的面孔,纵然不能说是具有惊心动魄的美丽,但却也美的极为精致,五官的细节和比例,都象是计算好的一般无可挑剔。可以说,玛雅的外形,完全能够重新确定女人的标准。

    但最让杨浩和混元子心跳加快的,还并不是玛雅的裸体,而是她这具身体里面所散发出来的力量。那已经不是纯粹的精神力量了,也不仅仅只有玛雅自己原本的实力。

    当融合了精神体和剑心的力量后,眼前所出现的,是一个全新的玛雅,重生的圣女。

    她的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但实质的构造却大大的不相同,因为圣徒星人以前是没有身体的,这一次偶然引发的塑造将一个精神体凭空凝聚成了,所以在构造方面,做了全新的突破。许多因为人的身体而阻得力量发挥的地方,被彻底的颠覆了。

    现在新玛雅的身体,比寻常人更适合修炼,也更能汇聚宇宙间的能量,可以说,她相当于经过几次脱胎换骨的修炼者,用修仙者的话说,玛雅已经成精了。

    “我的天啊!”杨浩终于蹦出句话来,“这算是什么?妖精之重生?又不是写小说,未免太扯了吧。”

    “老子活了几百上千岁也没见过这种事情。”混元子不由悻悻,“早知道剑心还有塑造身体的功能,爷爷我就往剑心上撞了,也不会便宜这丫头片子。”

    混元子这时的心情当然是好不了,他这么多年来,一直以精神体的状态存在,不知道多少次想要重新塑造,但都无功而返,最后只能避居在杨浩肚子里面。现在看到圣徒星人竟然这么容易就得到了完美的,混元子连嫉妒带愤恨,差点就要在杨浩的肚子里面大闹天宫了。

    杨浩却被混元子的话给提醒了:“对呀!我的剑心被她给抢去了,那我损失岂不是很大么?“杨浩这个人有时候很聪明,可大部分时间,却单纯的一根筋,尤其是对剑心,他相当的有感情,当初剑心第一次出鞘,就是为救师名嫒的性命,而且杨浩只有在拥有剑心的情况下,才能够突破八级战力,如果剑心失去了,他的战斗能力一下子退后不少。

    如此一想,杨浩就大为不满了,他干脆叉着腰,对漂浮在空中的玛雅的裸体大嚷起来:“喂,圣女小姐,你就算要隆胸整容,也别拿我的宝贝剑心啊。现在你是漂亮了,可我怎么办?”

    杨浩大概真的是发火了,热血上涌,声音又冲又想。

    一直把那还在游离意识状态下的玛雅给惊醒了。

    今天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是玛雅也没有料到的,在变化发生之后,玛雅表面没有流露,但心里却欣喜若狂。要知道,圣徒星人和别的生物的修炼方法是大不一样的。象混元子这样的修仙者,认为能把元婴这样的精神体修炼出来,才算是大成。可圣徒星人却恰恰相反,他们从开始的时候就是精神体,所以目标反而是要把给修炼出来。

    但这又谈何容易呢,在以前圣徒星最强盛的时代,整颗星球上,也仅仅只有那么三、四个高手可以达到这至高的境界。虽然玛雅也是顶尖高手,却始终还是差了那么一截。而今天与剑心的交手过程中,玛雅竟然因祸得福,彻底突破了最后的瓶颈,达到了以虚化实的地步。

    玛雅原本一直闭着眼睛,默默感受着自己新身体的各种机能和力量的转换。但杨浩那气势汹汹的问话,却把她给惊醒了。

    玛雅在短暂的时间里面,已经自由控制身体,并且利用周围的气息,让自己直立的漂浮在空中了,她如神一样高高站立着,藐视着下方的杨浩。

    杨浩看着玛雅那高高在上地样乎,确实还颇有几分气质。可惜杨浩做为丹鼎双修派的弟了。他眼睛里看到的东西绝对和别人不同,就算玛雅再有神的气质,可对杨浩来说也不过是个女人的裸体。所以杨浩一点也不怕,甚至比面对玛雅的精神体还要理直气壮:“你抢了我的剑心去整容,难道就想这么算了?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还要不要王法啦!”

    “天理?王法?”玛雅嘴角轻讽,“这里是圣熊星,还轮不到帝国的法令来管。”

    杨浩今天一直穿着身宇航员的制服,看起来地确很像是银河帝国战士。难怪玛雅把他当成是帝国的手下。

    杨浩却大乐,要打架他还差点。可轮到斗嘴,那杨浩是经过师门专业培训地,一点都不会输人:“帝国的法令自然管不到这里,不过圣熊星大首领说的话,恐怕就算是这儿的法律了吧。”

    “等你把大首领叫来再说咯。”玛雅也会耍无赖,“不过我看,你连这个冰宫都出不去,等人家发现你的时候,你早就成一根冰棍了。”

    “真是不好意思。”杨浩正等着呢。“鄙人不才,正巧是圣熊星这届的大首领,所以么,不穿衣服的小姐,我说你要负责任,你就得负责任。”

    玛雅有些目瞪口呆,她发傻的样子,也颇有几分看头,在可爱之中带着一些委屈。不过眨眼间。玛雅就从气恼中恢复过来了,她虽然不知道杨浩为什么会成为圣熊星大首领,不过很快想通,除非大首领外,又有谁能钻到这冰山之下来呢。

    “那你想怎么办呢。”玛雅气鼓鼓的挺着裸胸,一脸地女无赖的腔调,“那把破剑我吞了也就吞了,现在要我赔我也拿不出来。”

    “我那把可是神剑哦!”杨浩加大声音。很沉痛的跺脚。他现在极会谈生意,知道把东西说的越贵重就越容易谈判,“你知道我付出什么代价才拿到的么,那简直就是我的最心爱东西。我还想拿它来当传家宝呢。现在被你弄没了,就算再高的代价也难以弥补我心中的痛啊。”

    杨浩尽力做出一种悲痛欲绝的表情,还趁人不注意,把口水抹进眼睛,弄地眼泪汪汪,真是可怜到了极点。

    不过玛雅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冷笑着看杨浩表演。

    “本来的话,至少也要你赔我个几千万帝国币,这样才能让我痛苦的小心灵得到些安慰。不过看起来你连件衣服都买不起,也不像是有钱人。”杨浩朝着天空上瞄了一眼,玛雅正巧站在他头顶,丰腴而修长的双腿间风光无限,杨浩色眯眯的流着口水,“所以么,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以身相许好啦。”

    “什么!!!”玛雅眼睛一瞪,发怒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次?”玛雅她本来就是抱着看猴戏的心情观看杨浩的演出,没想到居然听见这么混账地话,恼羞成怒的情况下,就要飞下来,跟杨浩开始肉搏了。

    杨浩眼见玛雅气势汹汹的朝自己冲来,却不慌不忙的大叫:“慢着!!冷静!!”

    这怎么冷静地下来,玛雅今天算是什么便宜都被人占了,她没有闹个天地变色就算是客气了。不过杨浩那么一嗓子,却还是让这裸体女人止住了脚步。

    “我话还没说完呢。“杨浩清清嗓子,笑眯眯的,“我的意思是,虽然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树梨花压海棠,艳绝五湖四海知名字宙万千。不过估计你是不太愿意以身相许的啦。”

    “哼!”玛雅噘嘴,这还用说么。

    杨浩叹了口气,仿佛是在为玛雅惋惜:“所以呢,我就让你占点便宜啦,只要你帮我找到几只活着的圣熊,再让我弄几个圣熊胆走,这件事情就扯平了。”

    “就这么简单?”玛雅终于缓缓的落到地面,而且摇曳生姿的向杨浩走来。

    “很简单吧,我就说自己是好人么。”杨浩自吹自擂,“你上哪找这么便宜的买卖去。你看你现在整容整的多漂亮啊。”

    “要说找活的圣熊么,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恐怕就没人能做到了。”玛雅的语调怪怪的,“而且很容易哦,一下子就能找到。”

    “真的!”杨浩欣喜若狂,这么长时间来,发生了如此众多的事情,还不都是为了能够寻到圣熊胆么,如今真的快要实现,杨浩真的要夫态了。

    但他未免高兴的过头了,竟然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玛雅的语气真的是古怪到了极点,她调皮的朝杨浩眨眨眼睛:“可你知道,那些来找圣熊的人,会有什么后果么?”

    “买门票?”杨浩脱口而出,他也一点都没觉得不合适,居然摸摸口袋,准备看钱带的够不够了。

    玛雅脸色一变,又变回了那个生气的女孩子,声音降到了冰点:“所有来找圣熊的人,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

    杨浩瞪大眼睛,鼓着嘴,委屈兮兮的:“不就是看大狗熊么,马戏团都有,用得着那么严重么?”

    玛雅才没心情跟杨浩打屁,她继读逼视着杨浩的眼睛,全然不顾杨浩一直逡巡着她漂亮的裸体:“你知道看过我身体的人,有什么后果么?”

    “洗眼睛?”

    玛雅怒不可遏:“死!也必须要死。”

    “哦!”这次杨浩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抓紧时间继续多看几眼,以杨浩的逻辑来说,反正看一眼也是死,那还不如者了个够本再说呢。如果眼睛可以人的话,那玛雅已经被杨浩给几万次了。

    玛雅发现杨浩居然一点怕的意思都没有,终于要爆发了:“你知道我,占我便宜的下场又是什么么?”

    “死咯!”杨浩不屑的挥手,继续用力的看,“你还有没有新鲜的。”

    “是死一万次!”玛雅被气的连连跺脚。

    “喂,小姐,你的逻辑好像有点问题哦。”杨浩就算再迟钝,也发现玛雅有要把他一口吞下去的倾向,他赶紧信口开河起来,“当初明显是你强迫我的么。我一个清纯少年,跑到你的地盘上来,又没做什么准备。是你老拿精神来挑逗我,还非逼着我意念出窍,最后把我包围着就玉成了好事,按理说,该我向你要赔偿才对啊,我的之身该跟谁算呢?”

    杨浩是一本正经的在说,可他肚子里的混元子,却笑的快喷血了。就杨浩还敢说自己是,他的之身早就已经在几百次之外了。

    “你……你……”玛雅张口结舌,看的出

    来,这位圣女加公主是娇生惯养大的,很少人敢顶嘴,所以都不会吵架,“你还敢狡辩,要不是你灌我春药,我会这么主动么?”

    “你也说你自己主动吧,我很少有见你这么主动的女人呢,啧啧。”杨浩得了便宜卖乖,“这件事情我们要说清楚哦,我当初灌你春药,那是为了救你的性命,可不是为了和你干吗。明明是你自己定力不够,把握不住,还非要牺牲我清白的身体,我的冤屈跟谁说去。”

    “那还是我的错咯,我还不能向你讨回公道咯!”玛雅气的脸都白了,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你根本就应该谢谢我。”杨浩得意洋洋,挺着胸膛,就像是要授勋的功臣一样。

    “好,我谢谢你,我重重的谢你。”玛雅怒到眼睛都红了,她展开双臂,一种红色的气息在她的身体上流转着,很快竟在她的裸体上,形成了一朵红色的绚烂花朵。

    “人体彩绘哦。”杨浩还不知死活的发呆。

    很快,他就没心思欣赏下去了,玛雅的手指,很诡异的翘了起来,身上那红色的花朵,都汇聚成洪沫,通过手指油向了空中,然后就在这晶莹的冰宫之中,漫天遍野都飘飞起了一朵朵粉色的花朵。

    这些花朵,如同是烂漫的樱花,亦象是飞舞的雪花,在这个雄伟宫殿之中,飘飞的十分浪谩。

    但杨浩只不过在心里赞美了几秒钟,就马上象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跳了起来。原来这周围的花,落到人身上的时候,都会爆发出几千度的高温,每一朵都如同是烙铁一样,接触到杨浩,就将他外衣烧破一个洞口,然后一路把皮肤烧炙破,甚至于连肌肉和血液都被烤干,一直碰到骨骼才算停顿。

    杨浩一早就涂上的冰肌坚铁膏早就已经失去药效了,现在正是保护性能最差的时候,被那一朵朵看似美丽却暗藏杀机的花朵给烧的痛不欲生了。

    “太烫了,太烫了。”杨浩根本就没有什么还手的机会,他迅速展开飞花幻影大法,想要避开这些该死的花,可这诺大的宫殿之中,到处都密密麻麻漂浮着花朵,杨浩不管躲到哪里都照样能被这花雨给烫到。

    “大圣者·花海?”混元子毕竟见多识广,一下子就说出了玛雅正在使用的攻击术的名字。

    混元子这么一说,甚至于玛雅的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神情。这地确是曾经相当有名的一个攻击术,只是曾经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所以只留下过典藉记载而没人真的身临其境。

    玛雅公主在圣徒星被成为圣者之光,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她公主的身份,更重要的是,玛雅还是一个修炼术的天才,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发现,在修炼方面,有异于常人的天赋,所以圣徒星地第一高手“大圣者”便将她收为入室弟子。

    圣徒星的这个“大圣者”乃是一位相当了不起地人物,正是他一手创造出了大圣者攻击术。从此改变了圣徒星人无法修炼的命运,所以他在圣徒星拥有极高的地位。

    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大圣者攻击术中,有一招并非是“大圣者”自己开创,而是幼儿时期的玛雅公主自己领悟出来的。

    这就是“大圣者·花海”,这一招在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玛雅公主自己好玩解闷,而用空气中的精神粒子凝结成花朵,以赏心悦目而已。但大圣者却特意点拨了一下,让玛雅在术中添加了攻击性的成分,从而变成了玛雅公主招牌动作。

    “大圣者·花海”的成名是在许多年前。圣徒星还没有摆脱被殖民地时期,玛雅看到有许多殖民者正在使用高科技的精神绞杀枪肆意杀害圣徒星人,一怒之下,玛雅便首次对敌用出了这一招。根据当时被救的人回忆,那日的山谷里面,方圆竟有十公里之宽广,可漫天遍野的花朵,比雪更密集,比浪花还要汹涌。这简直就是一场铺天盖地的葬礼之花,一次性就将上千个殖民者给埋葬了。

    从那时起,“大圣者·花海”便成了圣徒星的最知名的攻击术,也深深镌刻在宇宙其他星球的记载中,让人不再敢轻易欺侮圣徒星人。

    虽然圣徒星早已经没落,但现在地这场花海,却依旧是杨浩的葬礼之花。杨浩使尽浑身解数,也逃脱不掉这些美丽小花的攻击。很快,他的身上已经是一片焦黑,如果再不赶紧想法,估计杨浩就要变成大烤活人了。

    “这花的热量太高。一烤就糊,糊了还怎么吃。”混元子不满的嘀咕着,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居然不帮忙,还惦记着吃杨浩身上的烤肉。

    “混蛋老头子,你还不快点想办法。”杨浩已经处在极度无奈地状况,他现在唯一的阻挡方法就是让自己的身体喷出真火,把接近他的花朵烧掉。只可惜这确实是真正地花海,天上地下无一处不是花瓣,比樱花大战还要壮观几分,杨浩是管的了上,顾不了下。

    在顾此失彼之下,半边身体已经飘出很好闻的烤鸭味了。

    “笨蛋徒弟,烧死活该,你不会用剑啊!”混元子摇头叹息。

    他的危机教育法再度见效,在点拨之下,杨浩立刻双剑出鞘,炎剑和冰刃在周围疯狂的盘旋,使出了“御字诀”。丹鼎双修派的“御字诀”是何等的厉害,就算是在万剑之中,也照样能够保的平安。

    玛雅那些花朵虽然数量众多,可毕竟轻轻软软,没有太大的攻击力,所以在杨浩用对方法的情形之下,竟然还真的为自己开辟出了一个安全区域。

    只见玛雅施展的花生活费越多,这个天空竟然象是被红粉涂过一般,看出去到处是一片茫茫的花瓣。但偏偏在杨浩的身边,两支剑竟以快到难以察觉的速度巡航着,力保没有一片花瓣还可以落在杨浩身上。

    玛雅那个气恼啊,她从小开始,就没有遇到过杨浩这样无赖的家伙。一想到自己竟然被杨浩给夺取贞,而且还是自己主动的,玛雅真的连死的心都有。在这种极度的愤怒之下,她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杨浩呢。如今见到杨浩居然功力还不错,就连“大圣者·花海”都奈何不得他,玛雅更是郁闷到了顶点。

    她再度飞了起来,虽然是赤身裸体,但是玛雅飞扬在漫天飘荡的花瓣之间,却没有哪一片花瓣舍得伤害她,反而围绕着她翩翩起舞,让玛雅就象是仙女一般的飘逸好看。

    但这幅美丽的情形,绝对不是让杨浩去欣赏的,因为他的麻烦只会越来越大。很快,在玛雅重新鼓起力量,嘴里念念有词的时候,杨浩察觉到有些诡异的情形发生,他看见刚刚还拼命想钻进他剑锋的花瓣们,都犹如被指引一般,朝着四边上飘飞开去了。

    杨浩呆了一下,这简直不合逻辑啊,玛雅一心想要他的命,应该将这些杀人的花朵跟沙子一样往他身上堆才是,又怎么会帮他的忙,将花瓣给指引开呢。

    但现实的确如此,刚才让杨浩吃尽苦头的花瓣,现在却已经犹如避瘟神一般的避开他的身体,乖巧的落满了四周。杨浩的身体边上,仿佛有了一道道透明的隔离墙。

    “哈,你到底还是不舍的杀我啊,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小亲亲……”杨浩本来还想厚着脸皮开几句玩笑呢,但话说了一句却再也接不下第二句了。

    因为杨浩发现,那些花瓣根本不是故意躲开,而是被风给带离身边的。而正是杨浩周围的空气,在慢慢的流动着,将花瓣也吹开了。

    更加要命的是,这些空气只是流出而没有流入,玛雅也不知道搞了什么鬼,竟在杨浩的身边形成了一个真空的地带,让杨浩再也吸不到一丝的空气。

    这种怪异的攻击方法,杨浩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他用力张开嘴,可却吸收不到一点点的空气,很快,他脸色就涨的通红,而且眼前一片乌黑,快要窒息了。

    “看你还神气!”玛雅得逞似的哼哼,她和人交手,从来都是用精灵古怪的法子,这次又是用大圣者引术,把杨浩身边的空气给牵引走,形成了一个绝对的真空层。

    杨浩果然中招,他脸色大变,只顾用手捂着嘴巴,晃来晃去的也钻不出这个真空层,看起来,很快就要窒息而死了。

    玛雅虽然痛恨杨浩,可看着杨浩真的快要死了,心里却多少有些异样,她缓缓的飞落下来,停在杨浩的不远处,看着这个该死的男人咬牙切齿,面容扭曲的躺倒了地上,用很难看的姿势准备去死。

    玛雅忽然有些不忍心起来,她心里挣扎着,究竟要不要继续下去。自己虽然被占了便宜,可发生都发生了,就算把杨浩给杀了,也不能挽回什么。更何况,刚才确实还是杨浩的春药救活了自己。

    就在玛雅内心矛盾挣扎的时候,她却隐隐听到那地上翻来覆去的杨浩似乎嘀咕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玛雅问。

    “风裂!”这回,杨浩的回答却清楚了,他中气十足的大嚷,一点都不像是要窒息的人。于此同时,玛雅心中灵光一动,她察觉到身边的空气有诡异的波动,立刻朝着旁边一闪。也幸亏玛雅曾经是精神体,所以才会对周遭一切那么敏感,这正是杨浩的透明剑,以偷袭的方式,朝着玛雅扑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