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章 圣女的秘密生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五章 圣女的秘密生活

    玛雅虽然是躲过,但脚下却再站不稳,她一夫足便摔了下去。这好死不死的,哪里不能摔,却刚好掉在了杨浩的身上。

    杨浩这个大色狼自然是来者不拒,这世界哪里还有比裸女掉自己身上更好的事情了,他心情输快的照单全收,一双手紧紧搂着玛雅的丰臀不放了。

    现在这情形实在是尴尬万分,全身赤裸的玛雅和杨浩是紧密的抱在一起,这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连心跳都能互相感觉到。更过分的是,杨浩还色迷迷的上下其手,把玛雅柔嫩如婴儿的肌肤给好好摸了个遍。

    “你怎么还没有闷死?”玛雅摔的昏头昏脑的,只知道问自己心中疑惑。她刚才明明已经将空气抽走,要走一般人,哪怕不是立刻就死,至少也要丧失行动能力才对。

    杨浩得意洋洋的吐出一粒青黑色的药丸:“这颗东西,是我首次原创的春药产品,名字叫做青灵丹,正好能在人体内制造氧气,吃了这粒药,就算有一万头熊朝着我放屁也不怕啦,更何况是没空气这样叮CASE呢。”

    玛雅这才知道又上了这坏蛋的当了,刚才倒地打滚的痛苦样子完全都是假装的,亏自己还一时心软想放过他呢。玛雅心里懊悔气愤,也不管正被杨浩摸着,她死命的用一只手伸进杨浩的内衣里面去,紧贴住这男人的胸膛。

    杨浩是死到临头还不晓得,他居然以为女人也看上他了,竟闭上眼睛享受起来了:“对么,我们刚才做是做了,但却还没摸过,这下好了,把手续给补全。”

    可他经受到的绝对不会是享受,随着玛雅一句句震人心魄的颂祷,杨浩立刻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他的心脏似乎正在以一种非常怪的节奏跳跃着,先是速度飞快。快到如同爵士鼓的鼓点,快的都让人以为要从胸口跳跃出来了。

    然后不知怎么一来,速度又越来越慢,甚至于到最后,都快要停滞住了。

    哪有人能受得了这种折腾的,没几个轮回,杨浩就已经彻底不行了,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浑身连一动都动不了,只是狂流冷汗。感受着心脏停跳的那种虚弱感。

    “怎么……怎么回事?”杨浩连话都说不完整。

    “是大圣者引术,她用这法子控制了你的心脏。”混元子快要被气死了,“色眯眯地就知道乱摸,你要是修炼过合和境,自己就能控制器官,哪用怕这招。”

    杨浩连气都透不过来,他胸部抽搐着,牙齿拼命打架,生命正在抽离他的身体:“现在说这个有屁用啊。

    ……快帮我,我不行了。”

    “你不行了?”这回,可轮到玛雅神气了,这女人用手掌贴着杨浩的胸口,想要心脏快就快慢就慢,“你不是很喜欢乱摸的么,怎么不摸啦。要不要再和我做一次呀。”

    这种情形,别说是做了,要杨浩动一下手指都不行。

    他迅速服软:“做不了了,下次再说吧。”

    “你还有下次么?”玛雅恶狠狠的,也不管自己是跨坐在男人身上,姿势很没有圣女的风采。

    “我投降,我投降,你就放过我吧。”杨浩涕泪横流,这完全是痛苦出来的,不过却可以假以装扮可怜样。

    “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两岁儿子,还有老婆一大堆,我不能死啊。”

    “太晚了!”玛雅撅着嘴。双手一发力,杨浩那心脏便陡然膨胀起来,竟象气球一般郝都的胀大,直至快要开。

    “哇,我的老天啊,你当这是啊,乱吹气。”

    杨浩慌不择言,胡言乱语着,“今天我真是倒霉透了,先把你从冷冻里救醒,又帮你整容成了一个大美女,就这样还要杀我,天理不公啊,苍天不开眼啊,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这番话虽然说地七零八落的,但倒是蛮有道理地,玛雅虽然孩子气又有些娇贵,可倒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也对呵。”她慢慢放轻了手上的力量,不过却撅着嘴又犯难了,“你还真是帮了我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忙,杀你象是不太公平哦。”

    “何止不公平,简直天理不容啊。”杨浩一看有门,连忙加紧说,“要不你还是把我放了吧,今天的事情我跟谁都不说,你看我又没带摄像机,不可能的是吧。”

    “放你?”玛雅眨眨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杨浩,却又在期盼的眼神里面残忍的摇头,“你想地美,我才不会这么便宜你。”

    “那你想干嘛?”

    “我要你做我的奴隶。”玛雅果然是精灵古怪,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从此以后,你的生命就属于我,什么都听我的,我要你干嘛就干嘛,你就是我的一条狗。”

    “哈哈,乖徒弟,原来这个女人看上你了。”混元子又冒出来说风凉话,看来他今天是不准备援手了,“她要你做她的啊,你还不快点答应,你算是占便宜了。”

    “你个头啊。”玛雅是精神体出身,当然能听到混元子的话,“我是要你做我最卑微的奴隶,每天负责……负责……负责帮我洗脚。”

    “好啦好啦。”杨浩现在心脏都捏在对方手里,当然不敢顶嘴,只得连连答应,“爱洗什么就洗什么,洗鸳鸯浴都可以。”

    玛雅看杨浩这么轻易答应,大概是觉得条件还不够残忍,便又无赖的加码:“另外每天还要让我咬一百口,这才能让我消气。”

    “一百口!!”杨浩大惊,这肚子里面已经有一个爱吃肉肠地混元子,要是外面再多个啃人肉的女魔头,那杨浩还能有几天活头哦。

    “就是这样!”玛雅倒不含糊,说咬就咬,咋嚓一口就狠狠的咬在杨浩的肩膀上。今天也是新仇旧恨都加在一起了,玛雅这次下嘴极重,就差点把杨浩的肉给撕下来。

    杨浩哪里受过这折磨,哇哇大叫起来:“太疼啦,太疼啦,受不了了,你快走开,快走开!!快滚!”

    就在杨浩撕心裂肺的大喊之后,那玛雅居然真的呜啦一声就从杨浩的身体上消失了。

    “见鬼了!”混元子突然莫名其妙地惊呼。

    “怎么啦。”杨浩痛的直流眼泪,他肩膀上落下了一个鲜红的牙齿印,真是惨不忍睹啊。

    混元子的注意力,却都在远处:“你自己看,那丫头飞走了。你一咋呼,她就飞走了。”

    杨浩到了现在才想起来,以玛雅地性格,好不容易才占上风,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他。而现在玛雅整个人都趴在远处的冰块上,明显就是被弹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的。

    但杨浩刚才已经一点点功力都用不出来,完全没有出手啊。

    “这是怎么回事?”杨浩看看自己的双手,莫名其妙,“难道我也学会师名嫒的发电神功了?”

    “哈!”混元子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杨浩很是担心,“别高兴太早了,等那个女魔头再杀过来,我照样很惨。”杨浩的担心是完全正常的,因为被不知什么原因给弹飞出去的玛雅已经脸色发黑的爬了起来,看她火冒三丈的样乎,这回恐怕非要在杨浩身上割下几块肉来不可。

    混元子却放心到了一种变态的程度:“安啦,我保证她伤害不了你。”

    “你保证个屁,你的保证从来就没兑现过。”杨浩扭转就跑,要等混元子这个没谱的家伙保证,还不如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可惜杨浩没跑几步,就感觉到前面竖立起了一堵风墙,空气竟然象是凝聚成固体,阻挡着他的去路。

    看都用不着看,就知道是玛雅这个女魔头又追了上来。杨浩长叹一声,干脆认命的就地躺下,手脚摊开十分主动的大喊:“来吧来吧,你想干嘛就干嘛。”

    “笨徒弟,用的着坐以待毙么,我教你一招,一定能反败为胜。”混元子神秘兮兮的,“你可以命令她!”

    “我命令她??”杨浩嗤之以鼻,“她是女魔头好不好,你想要我死,也不用这种法子吧。““你命令她,让她飞!”混元子提高声调,已经摆出师父的架子。

    杨浩闲着也是闲着,看到玛雅都气势汹汹的跑过来了,自知时日无多的杨浩便死马当活马医,用力一挥手,对玛雅命令道:“你给我飞!”

    虽然嘴上是喊了,可杨浩心里连一点把握都没有,与此同时他赶紧闭上了眼睛,可以想象,玛雅见杨浩这种恶劣的态度,必然会追上连打带骂顺便瑞上几脚。

    可杨浩半天都没有等到预料中的后果,他赶忙睁开眼睛,顿时便看到了今天最令人意外的一幕场景,这简直是一幕堪称奇迹的景象。

    玛雅真的飞了起来,而且还是漫天乱飞,她整个人都象是一只乱风里的风筝一般,忽上忽下忽前忽后,一点目标性都没有,而且看的出来,玛雅自己手舞足蹈的也控制不住飞翔的轨迹,这跟刚才她自如来去的样子已经大相径庭。

    “哇塞!”杨浩大乐,迅速跳了起来,“原来我已经修炼成了隔山打牛啊,我真是高手高高手,随便命令一句,连女魔头都能指挥。”

    “你指挥的不是圣女,而是她身体里面的剑心!”混元子笑眯眯的,可算是挽回了一点为师的尊严,“圣女你是命令不了,可她吞进的剑心却归你控制,所以只要你一句令下,便能把剑心和圣女的结合体给控制住。”

    这真是峰回路转,杨浩一扫刚才惨兮兮的模样,趾高气昂的走到玛雅的不远处:“喂,小妖精,你舒服不舒服啊。”

    玛雅怎么舒服的起来,那该死的杨浩一边说话,一边还指手画脚的指挥着玛雅乱飞,还说是要排演空中舞蹈剧,只整的女人头昏眼花。

    “你给我停下!”玛雅上气不接下气,都快哭出来了,“怎么会这样的,你怎么能控制我的身体?”

    “我才不要控制你身体呢。”杨浩最会得便宜卖乖,“可惜啊,你身体的一半是我的剑心,我想要不控制也不行啊。”

    玛雅这才明白为什么形式转换的如此之快,她从高高在上的女王变成了人家手心里的蚂蚱。玛雅委屈的脸色通红,可还是紧咬着嘴唇不吭气。

    “所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刚才你要我帮你洗脚,现在可不一样咯。”杨浩摸着下巴,装出一副色狼的样子。

    “你想要怎么样?”玛雅还雄系着自己的尊严。

    “我要你做我的奴隶!”杨浩眨眨眼睛,兴高采烈,“这次可是我的哦。”

    “你做梦去吧!”玛雅咬牙切齿,她这一生虽然也历尽罹难,可却从来没有受人侮辱和控制过,“我哪怕不要这具身体。也不会遂你的愿地。”

    “晚咯,晚咯。你已经化虚还实,以前的精神体完全融和了剑心,你要想放弃剑心的力量,唯一的结果就是死。”混元子乐呵呵的,简直就成了阴谋算计的诸葛亮,“而且更糟糕的是,剑心早就认了杨浩为主人,所以不可能离开杨浩超过一公里。也就是说,你以后只能跟着杨浩。他去哪,你就得去哪。”

    “什么!!”这对玛雅来说,不啻为一个晴天霹雳,她怔怔的看着杨浩,这个男人且不说外表如何,但看上去就吊儿郎当不似好人,要是这一辈子都必须跟着他混,那还不如死了算。

    如此想着,玛雅气血上涌。再也没有了刚才获得身体时的喜悦。她幽幽地叹息了一声,也不再去看别人,低头垂泪:“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死了吧,反正圣徒星人早该灭绝,留我一个在世界上,也是孤单。”

    一边说着,玛雅就双手交叉在胸前,平静的念起圣徒星人地生死大咒。很快的,就能够让人察觉到,有无数的精神粒子正从她美丽的躯体之中飞散出去。这些精神粒子正是圣徒星人的生命力量所在,一旦散佚光了,生命便也不存在了。

    “慢着!慢着!”杨浩急得大呼小叫起来,“你这么刚烈干嘛,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才不要你做呢。我女人早就够多了。”

    “你会这么好?”玛雅委屈的嚎陶大哭,一边哭一边不忘了咒骂着杨浩。

    杨浩什么都好,就是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和自己有过关系的美女。只消一哭杨浩保准就心软,果然现在也只得无奈的模头:“好啦,我不要你做奴隶,你还当你地圣女,只要你帮我找到圣熊,我一定不再折腾你。”

    “真的!”

    “是啦。”杨浩心里还真颇有些惋惜,毕竟玛雅实在是个绝色大美人,“你帮我找到圣熊就可以了。”

    玛雅破涕为笑,脸上挂着泪水问:“可剑心不能离开你一公里远,我以后还不是都得跟着你。”

    “你可以跟着啊,大不了我让你当我舰队的成员好了,你做你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互相不干涉。”杨浩充满诱惑的说,“而且我的舰队很赚钱哦,你下次还能分红,这样就可以买漂亮衣裳,不用光着身子啦。”

    “谁稀罕啊。”玛雅以前就是公主,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她都已经返璞归真,追求时尚追求到不穿了,“你要我加入你的舰队也可以,不过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要帮我报仇!”玛雅的面容忽然凝重起来,她那紫色地眼睁里面,渗出一些奇特的光芒,“我知道圣徒星人被灭绝的秘密,我活下来的使命就是想要为族人报仇雪恨,你以后一定要帮我找到我的仇人!““晕……我又不是报仇雪恨大使,怎么有仇

    有怨的都找我啊。”杨浩真的是有点想不通了,混元子是为了报仇找他的,现在玛雅居然也一样。不过所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也不在乎多那么几桩仇恨了,“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你地仇人是谁啊。”

    “这个么……以后我再告诉你。”玛雅和杨浩谈妥条件,居然变脸超快,立刻喜笑颜开的飞落下来,大大方方的拉着杨浩的手,“不是要找圣熊么,别浪费时间啦。”

    杨浩一听,精神便立刻振奋起来,他冒着风险,花了这么多时间跑来,还不就是弄到圣熊胆回去救师名嫒么。

    但玛雅春见杨浩这么兴奋,却肆无忌惮地泼着冷水:

    “还是别高兴的太早,就算你看到了圣熊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遂你的心愿的。”

    杨浩刚刚才热乎一点的心脏,被这句话又给打到了冰而且杨浩很快就将看到的景象,恐怕是比冰点还要冰冷的。

    “原来你是要圣熊胆来救你的女人!”玛雅带着杨浩走了差不多有几公里,这才到了一个足有零下二十度,黑暗阴沉的角落里面,这个冰宫实在是大到不像话,居然连边都看不见。玛雅还真是咋咋呼呼的性格,就这么一会,已经全然忘记刚才跟杨浩之间的怒火,反而象朋友一样的熟络,“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你要是早说,我就帮你找啦。”

    “我有说话的机会么,还不是一见面就那什么。”杨浩口没遮拦的。

    玛雅面孔难得的一红,嘀嘀咕咕道:“你有女人还和我做这种事情,也不怕她生气?”

    “喂,小姐,明明是你主动好不好。”杨浩又旧事重提,不过这回他已经做好了防御措施,准备玛雅一发脾气就让她飞上天去转悠两圈。

    也奇怪,这回玛雅竟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是脸红红的朝前面走几步,然后回头说:“到了,就是这里,圣熊就在这儿。”

    随着玛雅双手一拍,这个地方顿时就亮了起来,可就在一片白花花的晃眼光芒之中,杨浩的心却宛如是坠入了万丈深渊,感到了史无前例的绝望。

    这是一片将近几万尺的宽阔场地,但这里并不是空旷到只有冰雪,而是堆满了另一种白色的物体,这些东西就像是树木一般的长在冰块之中,似乎已经矗立了几万年。

    杨浩所看到的,到处都密密麻麻站立着的,全部都是一副副的枯骨,只从头盖骨以及枯骨的高度就能够判断出,这里的所有尸骸,全部都是圣熊的。就象是荒凉的旷野一般,圣熊的骨头宛如野草般茂盛,只是眼睛能看到的部分,就至少有几十万具。

    杨浩见识过许多的墓场,那些地方虽然充满了悲伤和失落,但至少也不至于绝望,因为逝者如斯,但毕竟还有活人去祭祀他们。但是这个地方却截然不同,因为这遍地的,甚至于挂在空中的,摆着各种姿态的,全部都是圣熊。看的出来,这些圣熊都是在莫名的情况下死去的,而这个圣熊的墓场,也没有任何一点被整理以及被祭祀的痕迹。

    杨浩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几乎是世界上最凄凉的景象了。就连看破世事沧桑的混元子,也在肚子里面直叹气:“难怪赫德那老家伙这么可怜了,原来他的神,那些圣熊已经全都死光了。““还没有死光,不过比死光也好不了多少了。”玛雅出手,拨动了四个方位的四块闪烁蓝光的冰块,顿时,隐藏在冰宫里面的一个结界打开。杨浩他们能够看到就在墓场的附近,似乎还隐藏着几个生物。

    不看还好,在一看之下,杨浩却是吓了一跳:“不会吧,你别告诉我,那几只瘦猴也算是圣熊。”

    玛雅不作声,只是很无奈的点点头。

    这回,杨浩连叹气都叹不成了,他来之前早已经料到圣熊星的神已经混的很惨,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惨成这种样子。

    不在墓地的不远处,几根冰柱子的旁边,有四只毛色发灰的熊状物体,正或躺或坐在那里。这些熊状生物真是枉担了熊的名号,看起来瘦弱的只有皮包骨头而已,虽然身材还是足有两米高,但身上完全没有肉,熊掌都没有杨浩的手大,非常的凄惨。

    更可悲的是,这四只圣熊都目光呆滞,毛皮也陆续的脱落着,根本不用多研究,就可以察觉到,它们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些保佑圣熊星,英武雄壮的神了。现在杨浩面前的,不过是四只行尸走肉而已。

    杨浩脑子里回忆起在他决定要到圣山来之前,赫德长老曾对他说过的话,那个圣山的守护者,圣熊星上最强悍的武士几乎泪流满面的说,圣熊已经消失了,已经抛起了人熊族。

    而如今的情形来看,圣熊的生命的确是走到了绝境,而对于人熊族和圣熊星来说,他们一直期盼的命运转折也将不会再出现。也许从今往后,甚至是几百上千年后,人熊族也都必须让帝国奴役,一直到这个种族消亡为止。

    杨浩虽然对人熊族没什么感情,但怎么说他现在也身为圣熊星的大首领,见此情形难免有些唏嘘。

    “生不如死。”玛雅苦笑,“它们和我一样。”

    “怎么会这样?”杨浩皱眉不解,“它们不是神么?

    神力去哪了?前几天圣熊的神力不是出现过,而且还甄选我做大首领。”

    “哈哈哈……”玛雅一阵大笑,这女人笑的

    随性,也不顾自己什么都没穿,“在圣山之外的,根本就不是神,而是圣熊以前散发出的精神粒子而已,这些精神片段的力量很弱,能够随便表演一两个神迹,选几个人就已经是极限了,它们甚至都不能冲破圣山上的暴风团来和这里的圣熊会和。能有多强啊。”

    杨浩恍然大悟,拼命点头:“这也难怪了,那只甄选大首领的手还有老人病呢,一抖一抖的就选了我。”

    “是正常人,也不会选你当大首领啊。”玛雅娇嗔的白了一眼。

    “那你怎么会在这儿地?怎么会成为圣熊星的圣女?

    这些圣熊又为什么这副样子,难道现在除了疯牛病还有疯熊病?”杨浩连珠炮似的问出了一长串的问题。

    玛雅接下来的一番话,不仅彻底的解答了杨浩的疑问,而且还说出了一个历时许多年的巨大阴谋。这个阴谋不止是改变了圣熊星,甚至于还改变了至少上千个星系的命运。

    原来在许多年前。当帝国开始统一宇宙地征途时,推进到圣熊星之后。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如果不尽快攻陷圣熊星,那么帝国地疆域就必须要终止在这里,这当然是帝国皇帝所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帝国便派出了成百上千的行商,来到圣熊星并且带来了丰饶的物资。这些行商在圣熊星所赚取的并不是金钱财富,而是大量的情报资料。从而让帝国皇帝了解,原来圣熊星上的人熊族是最适合充当帝国军队士兵的,有了人熊族当未来战争的炮灰,那么帝国地统一速度将会急剧增快。

    但要奴役圣熊星,并且大肆征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当时的圣熊星还有圣熊的佑护。每个人熊都具有强烈的反抗意识,这些反抗意识是神所给予的,任何方法以及任何打击都没有办法减弱。

    所以帝国皇帝便利用自己国家的科技成果,布下了一个狠毒的阴谋。在一次所谓的帝国舰队演习过程中,一艘巡航舰以超乎寻常地加速度突破了圣熊星的防御圈,并且驾临当时还是郁郁葱葱的圣山顶上,并且投掷了一种气候武器。

    这简直就是史上最无耻的偷袭了,在气候武器炸弹的作用之下,圣山的气候迅速恶化。在三个月之内,降雪就达到了五米之多,大批的圣熊被迫退入圣山的核心地带御寒,但帝国地气候武器炸弹的效用竟然可以达到两百年之久,在历久不歇的严寒作用之下,原来青山翠谷的圣山变成了一片冰山雪地,而且有大量地风暴团形成,阻止着人熊族进入圣山。

    圣熊们所在的圣山核心。也在几年之中变成了如今冰宫的模样,大批的圣熊被冻死,它们虽然具有超强的精神力量,但是对付严寒却毫无办法。只能用力量传递的方式,让少数的几尊圣熊继续活下去。

    当情况最恶化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圣熊都没有办法再生存下去,那些濒临死亡的圣熊,都将自己的生命力量过渡给苟活下去的同类。一直到如今,曾经繁茂鼎威的圣熊家族,就只有那四尊行尸走肉还活着,而且看起来,也活不了多久。

    至于玛雅,她是在自己的星球被毁灭后,一路逃亡到圣熊星来的,那时候,圣山还没有完全被冰封,所以玛雅得以进入圣山的核心。但当时的玛雅在长期逃亡过程中,已经身心俱疲,几乎快要死掉了。幸亏有几头母圣熊利用自己的乳计化作精神粒了,才将玛雅救活。而正在玛雅的恢复过程中,整个圣山被彻底的封死,连她也再逃不出去,无奈之下,玛雅便只能留下来做圣女,她眼睁睁的看着圣熊们慢慢死去,却也束手无策,到了最后,甚至于连她都快要被冻死了。

    幸亏有杨浩的春药,才终于将玛雅给一举救活。

    听了玛雅的话,杨浩倒是犯了难。按道理,杨浩跑过来,就是为了取圣熊胆来救师名嫒。现在圣熊就在面前,而且看起来毫无抵抗能力,但自己究竟要不要杀熊取胆呢。

    如果不取熊胆的话,那么师名嫒就只能活到今天,当明天的太阳升起之时,杨浩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女人。但如果杨浩真的把这几个硕果仅存的圣熊也杀了的话,那圣熊星和人熊族的末日,也近在眼前了。

    现在摆在杨浩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两难的抉择,无论师名嫒还是人熊族,全都是杨浩肩上的责任。他不禁开始痛恨起赫德长老来,那个老奸巨滑的家伙,必然是看到自己一定会进入圣山,所以才阴险兮兮的让自己去夺什么大首领的位置。

    “还考虑什么?”混元子恨不得自己出手,“赶紧把那几头熊都给做了,杀它一个斩草除根,然后挖它的胆,吃它们的肉,我好久都没吃过熊掌了。”

    “什么?你们要杀圣熊?”玛雅一听就着急上火,拦在杨浩的身前,“不可以,圣熊救过我,我不能让你灭这一种族,它们已经是神族,不知道多少年才可以变成神族的。”

    “现在这副样子,哪里还有一点神族的样子,反正都快死了,还不如让我老人家多吃一点,总算为世界做贡献了。”混元子拼命咽口水。

    “它们只不过是被这鬼气候给冻僵了,要不然的话,圣熊的战力是很惊人的。这个该死的冰封,不只是封住了圣山,也把圣熊的力量给封住了。”玛雅抬头望着冰宫的上方,目光中充满了凄怆。

    这一片看似辉煌和雄武的宫殿,其实只不过是一座巨型牢笼而已,就算是再有力量的人,也逃脱不了之中禁锢。而对于玛雅来说,她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她就算是拥有了实体,就算是力量再增强又怎么样,难道还能跟灭绝本族的仇人为敌么?

    大概正是因为经历过被灭族的痛苦,所以玛雅是绝不会允许杨浩灭绝圣熊一族的。

    但杨浩却象是看不懂玛雅的酸楚,他自顾自的朝着圣熊们走去,杨浩面容凝重,若有所思的,象是有什么不好的打算。

    玛雅以为杨浩真的要听混元子的话,去把圣熊杀了,挖熊胆吃熊掌这么残忍,她心中大急,整个人“波”的一声,竟然又化作了原先的精神体。只是现在这团精神体中,很明显蕴含着金黄色的剑心,所以力量也更为强盛。

    这一招倒是把混元子给吓了大跳:“这丫头,居然还会反实为虚!”。所谓的反实为虚,就是已经炼成实体的精神体,随时随地都可以将实体转化为精神体,或者再把精神体凝聚成实体,在两种状态间自由反复。

    玛雅她以前就是皇室成员,而且还得到过高手的指点,所以对这些技巧都了然于胸,在着急之下,就全然不顾吓人的用了出来。

    玛雅的精神体横档在杨浩的身前,愤怒的周围空气都发红了:“你要是敢伤害它们,我就……我就……”

    “你就干嘛呀!”杨浩瞪大眼睛吓唬她。

    “我就跟你同归于尽!”玛雅又开始委屈了,如果是从前,她想杀就杀,想打就打,怎么会这样受制于人。她心里一阵难受,也顾不上杨浩可以控制剑心的事实,就朝着杨浩扑过去。

    “喂喂!别又投怀送抱的。”杨浩赶紧跳开,“大姑娘家家,也不知道矜持一点。”

    “反正我不许你伤害它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