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章 神的悲惨境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六章 神的悲惨境界

    忙不迭的躲开玛雅金黄色的灵魂,高举双手投降:

    “谁说我要伤害它们啦!”

    “你们师徒两个就琢磨着吃熊掌,你以为我听不见吗。”玛雅气哼哼的,她已经开始担忧要一直跟着杨浩的日子了。

    “想吃熊掌的是老头子,关我什么事情么?”杨浩压低声音,鬼鬼祟祟的,“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找机会,我们也把他给烧了,用做三杯鸡的方法做三杯鬼吃。”

    “我听见了。”混元子阴阳怪气的嘀咕,“没良心的坏徒弟,见色忘义,看到美女就连师父都不要了。”

    杨浩一挥手,让玛雅那团明晃晃看起来很让人不舒服的精神体变回人形,还是裸体美女看上去舒服一点。然后再把自己刚才想到的事情说出来:“我在琢磨,圣熊一个个的死掉,然后力量被封制,都是因为气候武器的缘由。”

    “银河帝国的气候武器,能够瞬间将区域环境的温度降低到绝对值。”玛雅撅着嘴,大为不满,“所以圣熊和我的力量都在短时间内被封制住,要不是我可以以精神体的方式休眠,恐怕早就死了。”

    “如果能够解开圣熊力量的封制,那它们应该还能继续回归神的本性,说不定还可以解除整个气候的难题,然后再把反抗的精神传递给人熊族咯。”杨浩凝思的样子,倒真的有一点大首领的架势。

    “说的倒容易,做起来就不可能了。“玛雅完全没有信心,“你这一套,圣熊们会不清楚么,早在一开始,它们就已经想尽办法,希望可以把气候武器的封印打开。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集中所有圣熊的力量,也不能奏效。就好像神的力量已经被冰冻住了,或者再也不存在。”

    “因为那不是气候武器。”混元子闷闷的哼出了一句。

    “恩?”杨浩跟玛雅为之侧目。“你知道什么?”

    “那是法术,是咒术。”混元子叹了口气,思绪象是又回到了过去,“气候武器最多也只能把圣山变成冰山,但决不可能封印住神的力量。想要有这样的封印力量,除非用到一种来自远古的咒术——末日湮灭。”

    杨浩和玛雅毕竟年纪还小,两人都没有听说过关于“末日酒灭”的传奇,但混元子却不同了,足足活过几千年岁丹地混元子。恰逢过“末日湮灭”降临人世,并且制造出广袤恐怖的时光。

    这已经是千年前。在上古时代,修仙者大为盛行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已经被修仙者所控制。那时候,人间的秩序由几个大的修仙流派所组成的元老院管理。虽然修仙流派之间的纷争不断,但是并没有无法控制的混乱出现。

    这种情形,一直到“末日湮灭大咒“的出现才得以改变。“末日湮灭大咒”地来源已经不可考,但传说,曾经在远古时期,巫神也使用过这一咒法。并且将一大批魔物给彻底的封印住,从而换来人间地平安。但至于这个大咒是怎么在修仙者之中流传开的,并且为什么会有流传,这已经无人而知,但回想一下,兴许这后面还有一个巨大而延绵的阴谋。

    但不管怎样,“末日湮灭大咒”出现后,修仙者们如获至宝,就象是普通人得到核武器的技术一样。以为自己已经是天下无敌,于是整个修仙者的阵营都四分五裂开始互相厮杀,到了最终,修仙者的数量急剧下降,整个世界的统治权又回到了普通人和科学家们的手中。而修仙者也彻底的分裂成了“服气派”与“丹鼎派”两大阵营,相互仇视和厮杀。

    再往后,由于“末日湮灭大咒”威力实在过于巨大,让两大阵营都不得不忌惮。最终被列为第一禁忌之术封存,不得任何人再使用。

    混元子是用意兴阑珊地语调说完历史:“在我的有生之年,也只见过两次末日湮灭大咒的使用,但那两次。都委实太恐怖了,如果是一个绝世高手的施放,何止修仙者,就算是神也一样会被湮灭。”

    “难怪圣熊们无能为力了。”玛雅点点头,忧虑着,“在神族之中,圣熊是自然造化而成的神族,所以力量算是较弱的,它们就算集中再多的能量,也没办法跟这种恐怖的咒术抗衡。”

    “还算好啦!”混元子不知为何,有气无力的,“怎么说圣熊也是神族,所以末日湮灭大咒只能够封印住它们地精神力量,而不能彻底消灭它们,说起来,还算是比较轻微的打击。哼!我还见过更厉害的,在一咒之下,整个洞天的修仙者全部灰飞烟灭,几百人之中,只有一、两个元婴逃出,那才叫惨烈呢。”

    “不管怎么样,现在圣熊们是没救咯。”玛雅无奈道,“可惜圣熊星强盛一时,却最终还是毁在帝国的手里。”

    杨浩听了半天,也低头沉吟了半天,到了这回,他才终于昂起头,语出惊人:“我有办法救这些圣熊。”

    “你有办法?”玛雅白了他一眼,“你有个屁的办法,你连自己都快救不了了,还是想想怎么从这鬼地方出去吧。”

    “我真的有办法救圣熊。”杨浩很坚持,“而且恐怕只有我才可以。”

    “你真当自己是神仙啊,你只不过是个小色狼而已。”玛雅用力拍拍杨浩的头,“小色狼,你有什么办法?”

    杨浩对玛雅地态度很郁闷,他伸出两根手指,准确的戳中玛雅的胸部,很响亮的对她说:“和我救你地方法一样,用春药!!”

    “春药!”玛雅一听就有些发呆,连被杨浩抓着胸部乱摸都没感觉了,“也对哦,我休眠的时候,就是你用春药把我给救醒的,说不定这招对圣熊也管用呢。灌它们喝点春药,让它们多运动运动,运动多了,自然就不冷了。”

    “你们俩别摸来摸去的,我老人家都看不过眼了。”

    混元子出言提醒,他实在是对杨浩乱摸女人胸脯的表现很不满意,“你这种手法有问题,还是让我教你一套抓奶十八话,让你一抓就有效。”

    “啊!!流氓啊!”玛雅终于发现杨浩那两只魔掌的动作了,反应超大的狂叫起来,顺便还挠了杨浩两下,顺便踩了他一下大脚趾。

    杨浩痛到弯下腰,连眼泪都流出来了:“需要这么紧张么,我只不过想摸摸看,你整容之后的胸部手感怎么样么,纯粹是学术性的研究。”

    “你一边说春药,一边色眯眯的摸我,这也算是学术性研究?”玛雅毫不留情的揭穿杨浩的色狼本质。

    “谁让你老不穿衣服在我面前瞎晃的,晃来晃去的我就想抓住它咯。”

    混元子打断这两个人斗嘴:“好啦,你们少罗嗦。想用春药救活圣熊的法子根本不行,你就少费功夫了,还是趁早吃顿熊肉,好有力气逃出去吧。”

    “为什么不可行?”虽说杨浩有些心猿意马,但确实真心要救圣熊,“刚才我们不是救活了这个疯女人么,换到圣熊身上怎么就不可以了呢?”

    “那怎么相同,这个女人是纯粹的精神体,你灌她春药,再和她,把你的阳气都灌入她的体内,再加上剑心的力量,这样才使得她获得重生的。”混元子冷笑着反问,“要是对象换做圣熊,你愿意付出那所谓的的贞么?”

    “呃……这个么。”杨浩眼角余光正好瞄到

    圣熊那毛茸茸的外表,以及干瘪的胸部,心里马上打退堂鼓了,“还是算了吧,这么伟大的运动,不如交给师父你来做好了,我有空还是抱着玛雅来的现实一点。”

    “谁要你抱!”又提到之前两人的事情,玛雅听的面孔徘红。

    混元子是一心要让杨浩知道事情的不可能:“更何况圣熊是神族,神族的习性、构造和修炼的法门都和人类不一样,要想解开神族身上的咒术,用普通春药根本就不可能。”

    “那就没戏唱啦。”玛雅刚刚还有那么一线希翼,现在就彻底绝望了,“你们这师徒两个,就会寻花问柳,一点本事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杨浩却突然狂笑起来,“笨女人,你不懂啦。这是我师父他惯用的招数,先把事情说到谁都不可能做到,然后就出来收拾残局,以显示他无比的睿智和无上的功力。”

    还真别说,杨浩确实是了解混元子。被自己徒弟揭穿真面目后,混元了有些悻悻:“臭徒弟,忘恩负义的臭徒弟。”

    “老色鬼,你真的有办法?”玛雅大吃一惊,在这么长时间以来,玛雅觉得圣熊一族的灭亡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了,没想到,眼前竟然还有一线生机。

    混元子的确是有一些办法的,或许对于别的事情还不在行,但就末日湮灭大法而言,混元子却是有过相当的研究。在他做鬼的那么多年时间里面,他无时无刻不在搜寻解除该咒的方法。时间毕竟是一种无敌的武器,在耗费大量时间之下,混元子还真的研究出了一个方法,虽然这个方法具有极大的危险性,而且也不可能救活已经被湮灭实体的人的生命,但对于保留着身体和性命的圣熊来说,或者还有点用处。

    但混元子却很是犹豫,要不是被杨浩激将了一把,他也并不准备把这法子说出来:“办法的确有一个,可是太危险了,我们又没好处,犯不着冒这危险。”

    “你先说说看么,你不说,谁知道你会不会啊。”杨浩继续激将混元子,想让他把压箱底的绝招都拿出来。

    混元子就算再老谋深算,也架不住徒弟的刺激。

    “魂之春药。”混元子说,“用这种特别炼制的春药,也许可以激发起神族的,然后让它们自行冲破末日湮灭大咒的封印。”

    “魂之春药!”这可是杨浩他没有听说过的,“这算是什么春药啊?是主丹还是辅助丹?”

    “都不是!”混元子不想说,但看情形又不能不说,只得矛盾万分的解释,“魂之春药是针对每个人都不同的灵魂的春药,这种春药炼造必须针对个人而配制。魂之春药的用处,就是可以激发出每个人灵魂深处最原始的,直接打开每个人灵魂里禁锢着的原始冲动。”

    “哇!那不是很厉害!!”杨浩大呼小叫,“以后看见女人就喂她一颗,保管她们被激发原始冲动后,可以投怀送抱的来我啊。”

    “你想的美!魂之春药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不仅需要特殊的材料,而且还有极大的危险,搞不好就会被对方身上附着的能量反噬,弄地你自己人不人鬼不鬼。”

    “需要什么材料才可以炼这种鬼的春药?”玛雅反正也听不明白。就干脆多问一点。

    “炼丹三要素中能、器、药,都必须有特殊的要求。”混元子把条件越说越夸张,“首先就必须用被施术人的为容器,然后再以它的精神粒子为基础药引,更重要的是,必须有非常强大的能量输入这才可能。现在这个鬼地方,你想要什么就没什么,根本不可能做魂之春药。”

    “也可以啊。”杨浩紧紧盯着不远处的那几头颓靡不根的圣熊,“这些圣熊反正都快要死了。就拿它们当试验品,随便找一头来当作炼制魂之春药地容器。”

    “你说的倒轻巧啊。就算有容器又怎么样?你有药引么?那几头狗熊,比行尸走肉还过分,简直就是僵尸熊,哪里还有什么精神力么,你当是泰迪熊啊。”混元子嗤之以鼻,他对于杨浩地计划全然不感冒。

    “那倒也是。”杨浩也觉得事情难办。

    “我能想办法。”玛雅在恰当的时机挺身而出,“以前圣熊在救我的时候,就用它们的乳汁化作精神粒子,所以现在我的体内。还保存着它们的精神力,随时都可以用。”

    “嗨,小丫头,你还真有一套啊。”杨浩兴奋的一把将玛雅抱住。

    “那是,你以为我这个圣女是白当的么,我可有责任好好照顾它们呢。”玛雅刚刚说完,才发觉杨浩根本就不是因为高兴而拥抱,而是又在占便宜了,她气恼的再狠狠踩了这色鬼几脚。

    杨浩连声惨叫。他地大脚趾已经肿的快有馒头大小了,可见要非礼美眉还真的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呢。

    混元子发觉杨浩他们两个相互讨论着,竟然真的快要成事了,不由大为着急:“可……可还需要很大的能量,没有巨大的能量,魂之春药根本不可能有成效。”

    杨浩一点都不担心,他张开手掌,吐出一口真气。顿时,在他的掌心之中,真火如同花朵般盛开着,哪怕是在冰冷寒宫中。也经久不息。杨浩得意洋洋:“难道我这样的力量,还不够大么。”

    玛雅面色冷冷地,朝着杨浩手心呼的吹了口气,那朵看起来猛烈的火焰之花,立刻凋谢消失了。

    “当然不够大。”混元子趁势把问题说严重,“炼造魂之春药所需的能量,是很惊人的,别说你的那点不入流的真气,就算是加上十倍也远远不够。”

    “要是加上玛雅的呢?”

    “也不够。”

    “加上你地呢?”

    “哈。”混元子阴阳怪气的,“我才不

    会陪你疯呢,我的命已经不长了,还想再多活几年。”

    看到老头子不配合,杨浩郁闷的直嘀咕:“都是几千年地老妖怪,还想多活,再活就成不死老僵尸了。”

    “可能我有办法解决能量的问题。”玛雅皱着眉头冒出一句话来,她刚才一直都在思索着杨浩和混元子的计划。

    混元子对玛雅非常的不满意:“你怎么有这么多办法啊,你是来跟我作对的吧,长这么漂亮,不去选世界小姐,跑这儿当军师来了。”

    “别听他的,他都老年痴呆了。”杨浩喜笑颜开,鼓励玛雅说下去。

    “其实,这也不一定是个好办法。”玛雅颇有几分犹豫,她的担心在于考虑到以后,“其实,帝国要让整个圣山变成冰山,彻底改造这里的气候,也是需要很大能量的。他们的军舰会定时把大批的反粒子投放下来,以维持这里的气候。所以我有时候会用大圣者引术,将一些多余的反粒子能量给收集起来,这是这些能量,才得以屏蔽这个圣宫不被外人察觉到,也是这些能量让我们可以有光和活下去的能力。”

    “你是说,我们可以一次性的把这些反粒子能量给使用上,然后爆发出超级的绝对力量?”杨浩一点就明,连连赞许。

    玛雅的担忧却是越来越重:“在理论上,我是可以用大圣者引术这么做,但万一你的计划失败,那这个冰宫就会失去能量,不仅我们会陷入一片黑暗,也会没有再继续生存的能量,到那时,我们就都死定了。”

    “为救这么几头大狗熊,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值不值得啊。”混元子奉劝道,“不如等出去后,为师陪你去看马戏团,那里的狗熊全受过训练,还会写字呢,好看的很。”

    “圣熊才不是马戏团的狗熊呢,它们都是神族!”玛雅听了混元子的话,相当的不受用,眼睛一瞪便发了小姐脾气,“老东西,你居然敢侮辱我的圣熊。你不想救它们,我偏偏要救。”

    玛雅真是任性的女孩子,她一扭头,连考虑都不考虑,就对杨浩说:“我帮你集中反粒子,你想干嘛就干嘛好了。”

    “OK!成了!”杨浩一听得到了支持,高兴的差点没蹦起来。

    “神经病啊,为了几头大狗熊就耗费自己的炼丹力,只有白痴才会干。”混元子赌气的骂人。

    “你再说圣熊是大狗熊,我就和你没完。”玛雅气冲冲,“我有几百种方法对付你这样的精神体,要不要尝尝圣徒星的用刑方法。”

    混元子吓了大跳,赶紧缩回去了,人活一把年纪,就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杨浩他最多吵几句,可不敢对他动手,但这个小丫头却不一定了,圣徒星人本来就是精神体,所以最知道精神体害怕什么。混元子对玛雅这个丫头,真是有几分的忌惮呢。

    “慢着慢着!”杨浩却神色凝重起来,他阻止玛雅的恫吓,抓住刚才听到的一句话,细细盘问起来,“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炼丹力?”

    “我说了么?没说啊。”混元子却开始装傻了。

    “明明说了。”玛雅也听到了,“你还出尔反尔,这算什么师父?”

    “好师父都这样。”混元子嘀嘀咕咕,他就感觉自己这个师父当的太窝囊了。

    “什么是炼丹力?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杨浩算是超了解这个师父的,知道他就是喜欢玩什么危机教学,平时教一点忘一点,“快跟我说说,别等我被你害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混元子本来不想说的,可真是被这个徒弟逼的没法,再加上还有一个玛雅正虎视耽耽,无奈之下,只能象小媳妇似的委屈道:“我不说才是救你呢,你现在实力还不够,用什么炼丹力么,真不想活了。”

    “你给我说清楚啊,我都不知道什么是炼丹力,怎么懂要不要去救圣熊呢?万一真的很严重,大不了我就由着它们去了咯。”

    “这可是你说的啊。”混元子真是爱徒心切,为了阻止杨浩炼制魂之春药,都不怕上当了,“炼丹力其实是我们丹鼎双修派的一个深层机密,向来都禁制传授给初级弟子。象我这样,都是到达元婴界之后,师父才第一次告诉我。”

    “或许是你笨呢!”玛雅讥讽道。这个丫头和杨浩混了没多少时间,倒是把油腔滑调学了个齐全。

    其实这还真的不是混元子笨,混元子做为当初丹鼎双修派中数得着的天才型高手,天赋本来就很难得一见。只是这炼丹力确实是一种旁门左道,若是被刚刚入门的人获知,很可能会使他们误入歧途,从来陷进魔道。

    在丹鼎双修派建立的初期,就有超过千人的弟子,因为贪图捷径而大肆使用炼丹力,结果导致了门派差一点元以为继,一直到混元子那一代人冒头才得以好转。所以在丹鼎双修派中,也是非常讲究校部就班的教学,绝对不提前教人难以掌握的东西。混元子的危机教学法,在一定程度上,倒是丹鼎派的常例。

    所谓的炼丹力,其实解释起来很简单,也就是一个人的炼丹能力。这种能力也是随着人的功力增加而逐步递增的。就好像一个人修炼到了不同的程度,战力就会自然上升一样。而事实上,炼丹力和战力几乎就是同一种能力,只是用途不同所以叫法不同而已。

    譬如杨浩现在差不多有八级的战力,所以相应的,他也会有八级的炼丹力。象杨浩这样的炼丹力,足以炼造冰肌坚铁膏、红夫人、青灵丹等丹药。本来到此为止,炼丹力的秘密对人来说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可至关重要的却是以下的部分,在丹鼎双修派之中,就算是一个人没有达到修炼某种丹药的程度,却依旧可以去炼制,唯一需要额外付出的,就是炼丹力。

    就像杨浩现在有八级战力和八级的炼丹力,以这样的实力,是不足以炼造魂之春药的。可如果杨浩硬要修炼,却也并非不可,只是他必须付出消耗一级炼丹力的代价。

    也就是说,在炼造完这次的魂之春药之后,杨浩就会降低一级战力,从而变为七级战力。

    这对于修炼者而言,是相当大的损耗了。纵然丹鼎双修派中的修炼相对要轻松一点,但每一级战力的提升,都必须要消耗掉大量地灵药和时间。杨浩总算是天赋过人,又有际遇巧合,可他修炼了这么久,也只能勉强算是有八级战力,就这还被混元子惊为天人呢。

    这也难怪混元子不愿意把秘密泄露出来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有所成的徒弟,指望着以后为自己报仇呢。

    要是向以前误入歧途的人一样,为了贪图捷径而随意的消耗自己的炼丹力。那很可能就一蹶不振。

    当混元子说完后,杨浩也陷入了沉默,他倒是没想过,原来混元子真的是为他考虑才一直隐瞒的。如今被杨浩知道了,他反而落到了两难的境地,毕竟杨浩修炼不易,可另一方面,在杨浩面前的,却是摆着人熊族未来生存地希望。他这个大首领哪怕是暂时的。却也不可以随意处之。

    混元子发觉杨浩竟还在犹豫矛盾,心中更是急切,他干脆把最严重地后果也说出来:“你现在有八级的战力,如果你能弄到圣熊胆的话,我们还有机会尽快炼造出合体熊胆银露丹,那师名嫒有可能恢复,你也应该能够突破合和境,从此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但如果你在这里降了一级的战力,在服丹后。就有可能控制不住合体的反应,到时候风险太大,你的生命都会有危险。”

    混元子的这番话,确实把玛雅也吓了一跳,这女人虽然娇惯,但心肠蛮好,她赶紧也帮着劝杨浩:“既然这样,那还是不要救了。你顾好自己比较要紧。”

    “这才像话么!”混元子终于对玛雅有些满意了。

    但杨浩却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地沉默和思索很快就有了一个结果,杨浩用很古怪的神情望了望圣熊们,又对混元子说:“有时候我在想。赫德和司徒海两个真的很蠢。”

    “嗯?”混元子不知道杨浩提这个有什么用意。

    “赫德长老和司徒海,他们在受伤以前,哪个不是冠绝一方的顶尖高手。只要他们愿意,赫德可以一直在圣熊星当大首领当到死。而司徒海也用不着去做别人的走狗,他可以成为宇宙第一游侠剑客。”杨浩面色恬静,他的目光之中,有一种超越了时光的深逮,“但是他们都没有,他们选择螳臂挡车,两个人就敢去阻拦帝国的舰队,最后落得差点粉身碎骨,最终功力大夫的下场。”

    “历史地车轮要前进,谁都阻挡不住,帝国统一宇宙是种必然,他们真是蠢而已。”混元子淡淡道。

    “难道他们不知道么?哈,他们知道挡不住,但他们还是去了,这是蠢么?”杨浩还是令人意外的平静着,对于杨浩来说,真的到了他抉择的时候,“那天我杀了德尔克,你说我真的成为高手了。可我一直在想,什么才算是高手。就算有一天,我成了这个宇宙中无敌的王者,但我却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死去,却要让我的朋友和子民们失望,那我可以算是高手么?”

    “徒弟……”混元子心里有一种异样地感

    觉,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杨浩也不需要更多的劝解了,他真的下了决心:“我现在是圣熊星的大首领,不管是怎么当上地,但总归有我要负的职责,就象我必须照顾师名嫒一样,人熊族也是我要照看的。赫德没法完成的使命,那就让我来完成吧。”

    “你自己又不是人熊族,以后谁会记得你付出的代价,就算是你死在这里,也保管没人能记起你是谁,那些狗熊们会再选一个大首领,还过他们浑浑噩噩的日子。”

    混元子说的也很有道理,作为曾经在勾心斗角中成长起来的人,他太清楚人们的记性有多不好了。

    “那没所谓了。”杨浩却笑,“想想司徒海吧,他根本就是在对抗自己的族人,却还是义无反顾。”

    “所以司徒海现在混的那么惨,他都成人家的走狗了,有什么好学的。”混元子越发的郁闷了。

    杨浩的嘴角流露出些许的无奈和伤感,他摇摇头,仿佛是要把一些事情摇出记忆:“司徒海还是那个外蒙左旋臂之战的英雄,这是历史都没法抹掉的。而我,我在今天是圣熊星的大首领,所以我为拯救圣熊付出了功力退化的代价,也许有一天,也会有哪只大狗熊记得吧。”

    混元子无语了,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徒弟平时虽然吊儿郎当的,但本质上却充满了正义感和责任心,而且一旦他下定决心,就不容事情再有改变。

    所以,混元子也只有退让了,其实就混元子而言,他又何尝不愿意做改变世界的英雄呢,只是时事弄人,造化多揣而已。

    “我们开始吧!”杨浩一改刚才的平淡,昂然的朝着圣熊们色眯眯的笑,HI,小熊熊,我可要来咯。”杨浩一边朝着圣熊走过去,一边往嘴里拼命的塞火狨丸,以增加自己的真气。

    最可怜的还是那几只孤零零的圣熊,它们哪里还有一些神族的气派,看见杨浩神情古怪的走来,还当是有人要为非作歹,只是吓的缩成了一团。

    玛雅是这里最感到意外的人了,她从开始就认为杨浩不过是个小色狼而已,可没想到,在这种关键的抉择时间,杨浩居然丝毫没有考虑自己的妥危,不由得,玛雅对杨浩的看法完全改观了,甚至于,还对自己以后能够跟着杨浩,而暗自欣喜起来。

    虽然心里充满了激动,不过玛雅手上动作却不慢,大圣者引术再度扩张开去,很快的,在这个巨型冰宫之中,附着在冰块上的光芒四射的亮点,被一个个的转移了过来。这些明亮的小点,便是以前玛雅还清醒时就收集的反粒子能量,正是这些能量,还保持着冰宫的活力。

    而现在,这些能量被一点点的转移到了圣熊们的头顶上,从一两个活跃的光点开始,汇聚了越来越多的力量,逐渐的,竟然变成了一团如同小太阳般的耀眼光团。而宫殿的墙壁上,那些冰面上都已经黯然失色,从此失去了生命力。

    玛雅紧闭着眼睛,她的神情史无前例的专注,美轮美英的面目显得微微苍白,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把更多的能量给凝聚在一起。

    现在玛雅手上所控制的力量,已经相当于一次核爆,那光团虽然渺小,但所爆发出来的足以耀瞎人眼的亮度,让圣熊们更吓的瑟瑟发抖,这些曾经在星球上称雄一时的生物,因为精神力量的封制,已经变成了最普通的胆小的熊,这也难怪人熊族都丧失了反抗的力量。

    杨浩在一头看起来还健康些的母熊面前站定,他决定以这头母熊为魂之春药的容器。可怜那母熊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光芒给吓到,又发现杨浩色狼似的眼睛盯着自己,只好可怜兮兮的捂着胸口,还以为杨浩正准备开拍A片片,让自己当女主角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