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七章 A片女主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七章 A片女主角

    (-  母熊确实要成为女主角了,不过并不是A片,而是一场对抗银河帝国的大戏,这场大戏从雷蒙星开始,有了足够的前奏,而在这里,终于要正式的拉开帷幕。

    杨浩神情大改,他双目朝着天空,竟然有一些失神,在身上,红色的真气蕴结在每条经脉之中,随时准备喷涌而出,现在的杨浩,和往日不一样,有一些象是被神附体,多了几分超然的力量。

    随着玛雅聚集起来的反粒子能量越来越多,空中的光团躁动跳跃着,随时都有要脱出控制的危险。正这时机,混元子咆哮起来:“现在!圣熊的精神!!”

    被选作容器的母圣熊呆滞的朝上空一望,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它们的封制十分严密,连一点点的精神力量都不会游移出来。

    但幸亏还有玛雅在,这女人浑身一震,发出了噗的一声响,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便又凭空消失了,一团金黄色的雾气弥漫在四周,这是玛雅再度化为精神体后的表现。只是这一回,玛雅的精神体里面,似乎有一小部分化作了乳白色,正在隐隐的流动着。这些乳白色的精神粒子,便是曾经圣熊们用自己的乳汁灌溉玛雅,从而被她吸收在身体内的。

    因果循环,便是这么奥妙,曾经对人的恩惠,却在某一刻,将会变成拯救自己的唯一希望。

    圣熊们并没有感觉到这刻有多奇妙,它们茫然的望着空中那一幕幕璀璨的变化。

    但杨浩却达到了精神紧张的极限。别人可以帮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现在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完成接下来的步骤。

    魂之春药是丹鼎派中魂系列丹药的一种,不要说是没有经验的杨浩,就算是经经在巅峰状态之下的混元子,也是不敢过多尝试的,因为魂系列地丹药必须要使用到灵魂、精神和自己真气多方面的协作,而且会具有相当强盛的反噬力量,万一有哪一步骤做不好。就会连着自己都遭殃。

    在丹鼎双修派中,炼制魂系列丹药,基本上每三个就必然会有一个出意外,所以被认为有三成的必然死亡率,这也是这个丹药系列被列入禁忌的缘由。

    现在已经轮不到混元子再后悔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弟,用生涩的手法,一步步的踏入春药炼制地核心区域。

    杨浩一边用自己的真气强力压制住反粒子能量团地躁动,不让它们提前爆发开来。另外一方面,又牵引着玛雅体内那股乳白色的精神粒子游走。圣熊的精神一点一点的被注入能量团。这是药引和能的汇聚,在炼丹过程中,被认为是较难的一步,如果能量和药引产生反斥,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今天应该算是杨浩的黄道吉日,在他的一再坚持下,被反斥了几次的精神粒子终于被能量团给接受,在不断地输入下,那股刚才还活跃的象是吃了春药的能量团终于安稳下来。并且与精神粒子融合,被改造了。

    猛然之间,慑人心魄的一幕出现,当临界点出现时,那团亮如一千个太阳的能量团消失了,转而变成一道直射天际的光芒。这段光芒不过是手指般粗细,却从圣熊的头顶一直绵延到无尽的上空,似乎都可以穿越圣山,穿越风暴团。一直穿越到宇宙之间。

    杨浩的力量也已经用到了极限,他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向前伸出了一根手指,勉力控制住这根充满了魂之春药地光线。

    杨浩整个人站的象枪杆一样笔直,双目紧闭,嘴唇抿的坚强,手指傲然前戳。在混元子的指挥之下,将那道光芒一点点的往下压,就如同是剑头一般,朝母圣熊的天灵盖中刺去。

    如果说。魂之春药的炼造危险系数并不是很大,那么现在就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了,要将春药慢慢地注入到容器之中去,让容器开始逐步的吸收里面的丹药力量。

    但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颇有些惊天动地。圣熊虽然现在看起来胆小庸碌,但它们毕竟是真正的神族,纵然平时不用出力量,可不代表它们没有力量。当魂之春药接近和注入它们地身体时,圣熊以为是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攻击,虽然在它们身体中的那股原始的神力将会彻底爆发出来。

    而更可怕的是,这种力量是必然会爆发的,无论尝试多少次,都不会幸免。这便是所谓的反噬。

    杨浩将所有的力量都积蓄在自己的一根手指上,将生命都赌压在贯穿天地间的魂之春药,那根光芒终于一点点的往下游走,并且刺入了母圣熊的脑门。

    母圣熊神情急

    变,它完全没有了刚才痴痴呆呆的模样,而是痛的朝天嗥叫起来。就算在普通人类的世界里面,熊也是非常可怕的生物,它们力大无穷,它们速度飞快,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它们的前进。

    而现在杨浩面前的,更不是普通的狗熊,而是真正的神族。圣熊觉得受到了致命的攻击,它痛苦的摇晃着脑袋,但杨浩却不得不让那股光芒继续刺进圣熊的身体。圣熊的癫狂,终于在极度的痛楚中爆发出来了。

    母圣熊双眼血红,甚至于连毛发都有些血色,一双爪子上,竟然生出了长长的银色的尖刺。圣熊惊天咆哮一声,就冲着杨浩猛扑过来。

    这一扑着实有惊天泣地的威力,神族的力量,似乎都积蓄在此。人的眼睛都无法看清圣熊的身影,宛如是一道白色的光芒,带着呼啸,带着一种血腥的力量,直冲着杨浩。如果杨浩被这一击扑中,不要说是活命,就连不想粉身碎骨都很难。

    但最大的麻烦在于,杨浩现在所有的力量都用在掌控魂之春药上面,那道天地间闪烁明亮的光芒是唤醒圣熊的全部希翼。如果杨浩要发动飞花幻影身法躲开圣熊一击,那么才炼制出来的魂之春药就会彻底的涣散。

    在这种情形之下,杨浩只当自己没有看见圣熊的攻击,继续用手指点着那道光芒向圣熊头顶不断刺去。

    纵然杨浩视死如归,宁愿让自己被撞的粉身碎骨也不愿放弃,但疯狂状态下的圣熊却不会因此而放过他。那只母圣熊就象是猛虎下山般,带着血腥味的气息都已经刮的杨浩衣角猎猎作响,再有一瞬的功夫,那两只银光闪闪,已经恢复了少许神力的巨爪,变回把杨浩给撕成两段。

    也就是这一瞬的功夫,却变成了许久。杨浩已经在心里面叹息,向着自己挂念的人,一一做临死诀别了。甚至于连混元子这老鬼也已经绝望,发出了临死前的哀叹。可那真正进入死亡的末日的一瞬却始终没有到。

    并非时间就此凝滞,也不是圣熊的思维便的清楚,而是杨浩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一股奇怪的景象。似乎什么都慢了下来,空气不再流动,光线黯淡失色,就连圣熊那庞大凶狠的身躯,也象是电影慢镜头一般,一格一格的动弹着。

    没有人可以纵时间,就算是神都不可以。等杨浩看清楚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时,惊的心都凉了。只见在他的面前,有一股金黄色的雾气,死死的挡住了圣熊的去路。

    这当然是玛雅的精神体,这个女人当输出了圣熊精神粒子后,就一直在杨浩的身边,当发现杨浩即将命丧圣熊掌下却始终不愿放弃的时候,玛雅终于做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决定。

    她帮杨浩挡住了圣熊。

    这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因为玛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玛雅的精神体和大圣者攻击术哪怕再强,也不可能真的挡住暴怒的圣熊。玛雅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豁出自己精神体被打的烟消云散的危险,帮助杨浩能挡一会是一会。

    玛雅和圣熊相处过很长的时间,当然知道它们的能力,就算现在还是无意识的状况,但圣熊的攻击力依旧惊人。玛雅都将全部的能力都用上,她也只有让圣熊的攻击稍慢,却无法完全的阻止。

    “他是要救你们,杨浩是要救你们!!”玛雅急的乱但圣熊正剧痛不已,反噬的力量完全控制住了它的心神,又怎么听的进去,眼见自己的攻击被阻,那头母圣熊朝天暴嗥,一双眼睛中,竟然能够射出红色的光芒,这光芒的力量更是暴戾异常。投射进玛雅的精神体后,就发出嘶嘶的声响,就象是皮肤泼上了硫酸,将玛雅的精神力量一点点的蒸发掉。

    “不行了,挡不住了!”玛雅绝望的颤抖了,以这样的攻击,她不需要几分钟,就为彻底的灰飞烟灭,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

    杨浩虽然还努力的将魂之春药刺入圣熊的身体,但心里亦是沉到了谷底:“真的不行了,已经没办法了呵。”

    圣熊在一寸一寸的前进,它的暴戾气焰,都要将周围的空气都点燃。它和杨浩的距离接近到,再下一步就可以用巨掌撕开杨浩的身体。

    纵然这冰宫庞大宏伟,但在圣熊的嘶叫声中,却隐隐摇晃,就象连它也快要崩溃的倒塌下来。

    一切仿佛无人再能改变。

    就在杨浩他们在圣山的心脏里面殊死挣扎的时候,在圣山的脚下,那片圣城最大的荒野之中,却聚集着成千上万的人熊们。

    这一片荒野是人熊族日常朝拜圣熊的地方,位置正在巨熊圣殿的周围,自从圣山被风暴团统御后,人熊族唯一能做的,就是经常到这里来,遥遥祈祷,希翼圣熊能够显灵以拯救他们。

    而今天所有人熊族聚集的领神,便是赫德长老。他在今天一早,当天上的火流星坠入圣山后,便带领着圣熊星上的领袖们来到了这里,随着时间流逝,周围聚集的族人也越来越多。

    “长老,杨浩他真的进了圣山?”已经是魔熊团团长和副首领的凯文,亦是一身盔甲站在赫德长老的身边,他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盯着圣山,“杨浩从战列舰上直接被发射出去,会不会撞死在石头上?”

    赫德老谋深算的微笑:“别人都能死,杨浩这家伙却命大的很,肯定死不了。”

    “哦!”凯文这才放心,点点头继续盯着圣山。

    其实以凯文一根筋的大脑,又怎么领会的了赫德长老的谋略呢。杨浩在圣熊星上一步步的前行,全都在赫德的计算在内。自从第一次看见杨浩后,赫德长老便明白,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年轻人,身上却背负着别人难以理解的天命,他的未来,不止是改变一个种族或者一个星球的命运,而是会让整个宇宙所有的生物都有新的命运轨迹。

    所以赫德长老便知道,要想重新拯救人熊族,就只能依靠杨浩的力量。所以在这段时间以来,他用尽算计,也要使杨浩背负上大首领的职责,而师名嫒的病情,更进一步加快了赫德的计划。果然,杨浩真的不管不顾的杀进了圣山之中。

    虽然赫德长老对杨浩用了不少地算计,但这个老头子确实不愧为圣熊星最伟大的支拄。他所做的一切,全部是为了自己的种族,为此他宁愿抛起掉生命和尊严。

    当今天凯文来告诉他杨浩进入圣山的计划后,赫德长老便来到了巨熊圣殿的顶端,他带来了圣熊星上所有的领导者以及越来越多的族人,赫德希望他们可以带给杨浩更多的精神支持,虽然他可以指引着杨浩进入圣山,但在圣山里面会发生什么,会有什么后果。却是他们在外面绝对控制不了地。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够唤醒圣熊。那就只有杨浩了。”赫德长老无奈的说,他没有过多解释,因为对别人而言,再解释也不会明白了。天命这种事情,本来就只有看地到的人才会明白。

    就在大家翘首以盼,甚至于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圣山上突然窜出了一股光芒,这正是杨浩所炼造的魂之春药。那道光芒束果然是穿越了冰宫,还射出了圣山之外。

    那横贯在天地之间的璀璨光芒,似乎已经可以飞跃到宇宙空间中去。

    人熊们同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在那么长时间以来,人熊族遭遇了太多的打击,他们都已经在逆境之中变的麻木。正所谓不怕失败,但最怕的是不断失败而导致的麻木。在对圣山和圣熊一次次地绝望后,人熊们首次看到圣山上所爆发出来的神迹,这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欣喜若狂。

    成千上万的大狗熊朝着天空嗥叫,这种声势却也震天动地。连向来沉稳的赫德长老也难免露出些许微笑,他激动的浑身发颤:“终于来了。终于要来了,我们的神可要苏醒了。”

    “杨浩太厉害啦!”凯文振臂一呼,引领着所有领袖高叫起来,“杨浩万岁!大首领万岁。”

    顿时,漫山遍野的人熊中,便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山呼万岁声。

    赫德遥望着圣山上笔直而辉煌地光芒,他的耳边倾听着子民们熟悉的声音,心中更是潮起潮落激情澎湃。人熊族的命运已经走到了尽头。而今天,正是最后决战的时刻,赫德非常明白,如果杨浩胜利。就会成为史无前例的英雄,而若是他失败呢?

    想到这里,赫德却只能是苦笑,他也只有在心中默默期许,希望杨浩可以逢凶化吉。为了拯救自己种族的命运,却将一个外人杨浩推进了漩涡的中心,这对于赫德长老来说,也是一种羞愧。

    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哪怕是所有人希望有一个好地结局,但命运之神却偏偏要开个巨大的玩笑。那山呼万岁的声音还没有消退,但圣山上却有了新的变化。

    首先便是那道光芒束,竟然几度变色,而且光芒远没有刚才那么强盛,似乎是遭受到了什么波及,而显得黯淡了下来。然后更严重地是,所有人都听到了圣熊的嗥叫按理说,对于信徒而言,能够听见神的声音,是一件证明神存在的好事。可这在人熊族中却绝对行不通,因为圣熊是与众不同的。在人熊的传说之中,当圣熊嗥叫的时候,总是在生死做关的危急关头。譬如在之前最后一次听到圣熊的嗥叫,便是在圣山由翠谷变成冰山,神陷入沉睡的时候。而如今的嗥叫,是不是代表着情况会更加坏呢?

    随着圣熊声嘶力竭的嗥叫,整座圣山都在摇晃,这声音波及到圣殿,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大地的震颤。

    有一个人熊突然发现,在巨熊圣殿的那只巨熊的雕塑上,突然流淌下了两行红色的血迹。他疯狂的点着雕塑吼叫起来:“雕塑落血泪啦!”

    人们的目光汇聚过去,果然看到那雕塑苍茫的眼窝中,正莫名的落下两道血红的泪痕,这泪痕划过宽阔的面颊,一点一滴的落入了这片圣熊们生长的土地上。

    欢呼声再也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人熊族的叹息声,每个人熊都知道,圣熊的灭亡,等于是整个种族的灭亡,如果圣熊真的无法再度出现,那么整个星球,都会进入一个黑暗时代,没有一线光明了。

    就在大家绝望的叹息中,有一个人却慢慢的从巨熊雕像的头顶上飞了起来。这是个在人熊族中显得无比瘦弱矮小的身影,但是每个人都不敢小视他,因为他是这个星球上真正的支柱,也是无人能否定的精神领神。

    赫德长老也是强忍住心里的悲愤,他一点一点的飞到了半空之中,这个已经处在暮年的英雄,终于显得有些疲惫。那么多年的苦心孤诣,那么长时间的全力以赴,总算到了终点的时候。

    “要来的,终归要来。”赫德长老竟露出一个看不懂的微笑,“要结束的,就让他结束好了。”

    在那么多的人之中,甚至于在这个星球上面,也就他一个人知道,这正是最后的时刻,是这个种族,是所有的人熊们再也不会有机会重来的最终时机。

    于是,赫德做了一个决定,他就在空中双手向上,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宏亮声音做着祈祷。

    这声音宏亮到,不仅仅让在场的人熊们都能听到,甚至于可以扩散到整个圣熊星,让每一个在任何角落的人熊都能清晰听见,乃至于在圣山之中,在外层空间轨道的末日号战列舰,都能够聆听到。

    “吾以吾命为祷,愿万神之神,佑护吾神。”随着赫德长老的声音愈来愈响亮,有一种白色的光芒,笼罩着他虚弱的身体,“吾命与吾神共存亡,天地万神,均以为证。”

    赫德长老的祈祷声,让这个世界竟为之一震,天空中瞬时乌云密布,闪电如蛇般一束束的出现,熊耀在赫德的头顶上。可是赫德却面不改色,他依旧重复着同样的祈祷文,让身上的白色光芒越来越明亮,他的坚定,能够把坚冰融化,也能够将夜空照亮。

    赫德的行动,让下面的人熊族都目瞪口呆,他们就象是看见了这个世界上最意外的事情,他们的神魄都仿佛被夺走,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一直到赫德已经念了五次祈祷文,而天空上的乌云却越来越密集,那些乌云黑沉沉的压下来,似乎是要将赫德给活活的吞吃掉。

    然后有第一个人熊开始了哭泣,随后是越来越多的人崩溃的以泪洗面,他们的所有情感,所有的力量,都刹那间涣散掉,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物,都在同时开始痛哭,圣熊星在这时刻,变成了一个泪的星球。

    因为大家都知道,赫德正在念诵的,乃是人熊族中古已流传的死祷文。这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坚定的祈祷文了。死祷文就是向着宇宙中的万神祈祷,用自己的生命做为祷告的祭品,希翼万神可以保佑自己的祈祷对象。如果一旦自己的祈祷对象遭遇什么不测的话,那么祈祷者的性命也会同时丢失。

    也就是说,当赫德开始他的死祷,他的生命,就已经和圣熊们联系在了一起,如果圣熊撑不过这一关,赫德也同样得死。

    这是赫德长老在用自己这把老骨头,做最后一搏了。人熊们都很清楚,圣熊已经是凶多吉少,赫德长老却做出了如此决绝的选择,他要将自己的性命和圣熊押在一起,如果圣熊真的不测,那么这个星球上,不只是从此失去了神,人熊们也将同时失去自己的精神领袖,他们内心唯一的支柱,赫德长老在他们的心里,与神亦没有什么区别,当想到将要同时失去所有的依靠时,难怪这个星球都要同时哭泣了。

    更加令人心惊的是,那重重乌云已经密布到了骇人的地步,把整个天空都覆盖住了,这显示着赫德长老的死祷文是徒劳无功的,只要圣熊一死,那些乌云就会滚滚而下,把赫德的性命也带走。

    现在的世界沉寂在一片死气的黑暗之中,唯有赫德身上那白色的光芒以及圣山上那一道直刺天际的光束,还勉强可以照亮周围,这也是所有人唯一的期望了。

    终于,有一些人熊开始跪下,他们止住了眼泪,用和赫德长老同样的声音,念诵起死祷文。

    “吾以吾命为祷,愿万神之神,佑护吾神。吾命与吾神共存亡,天地万神,均以为证。”

    有越来越多的人熊加入了这行列,他们的声音也愈加的响亮,在赫德长老的身后,几乎所有的人熊,都开始跪在地上,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要为他们的神做最终的一搏。

    这是圣熊星共同的时刻,也是人熊族史无前例的一刻,在这个世界任何角落里的人熊们,都怀抱着同样的期望,都用同样的一种方式,为拯救自己的神而努力。

    有谁可以想象,整整一个星球上的人民,都可以押上自己的生命。有谁可以想象,一个神地存亡,能够让它的信徒们付出如此多的祈祷力。

    赫德长老终于也泪流满面。他等了整整一生,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赫德长老见过了太多的圣熊星的起落,他很清楚,无论在什么样落魄和悲哀的时候,人熊们唯一想的就是要让神来拯救他们,正是这种被动徒劳的想法,才让圣熊星一步步的被银河帝国所奴役。

    可是如今却截然相反了,今天是这星球这种族地第一次,那些人都要用自己的力量。用自己地努力去拯救神,那是一种巨大的。让人难以企及的精神力量。

    这股精神力量凝聚起来,让赫德身上的白光越来越明亮,甚至于,都可以刺破那层层的乌云,让黑暗的力量都不得不退避三尺。这些以所有人熊的死祷而聚集起来的力量,在赫德的指引下,飞入了圣山之中,就好像是人们把唯一地希望,所有的赌注。都投入了那座山的山顶。

    赫德长老流着泪,他默默看着暴风团包围着的,怎么也看不清楚的圣山,心里想着:“杨浩,最后的机会,就靠你了。”

    而杨浩也正在努力着。

    虽然他不知道人熊族已经把所有人的生命当赌注投放起来,但是至少,杨浩和玛雅已经是在赔上性命赌博了。

    杨浩他们的状况非常不好,圣熊的癫狂。已经进入了绝对地爆发期,它的神力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激发出来,可是思维却仍然不清楚,这直接导致着杨浩的危险局面越来越严重。

    玛雅已经再也无法阻挡住圣熊发疯似的攻击,但是她知道,杨浩的炼丹已经到了最后关键时候,所以仍旧咬牙顶着。

    但只有杨浩才知道,今天这个赌局已经是输定了。最然色蛊还没有揭开,但他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魂之春药虽然能够刺入圣熊的身体,并且把它的神性给逐渐地激发出来,但是还没有触及到圣熊被封制的精神的核心。

    这将带来一个最糟糕的结局,也就是圣熊地力量将会恢复,但神智依旧疯狂,那么杨浩所带回来的,不仅不是以前的圣熊,反而会是个祸害世界的大魔物。

    重的是,杨浩看的出,玛雅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玛雅的精神体从一开始的浓厚的琥珀色,变得越来越稀薄,甚至于,已经快要烟消云散了。很明显,玛雅是希望用全部的生命来支援杨浩。

    但杨浩深知,这个赌局是他一个人开始的,自然也得他一个人结束,所以他不会让别人跟着陪葬的。

    杨浩有了这想法,混元子自然也立刻感知到了,他虽然沉默了许久,并且也一直在帮着杨浩控制魂之春药的注入,但到如此境地,却也豁然:“好啦,乖徒弟,你师父我活也活够了,我们师徒俩一起死了吧,别让人家小姑娘白白葬送性命。”

    杨浩听到师父和自己有一样的想法,便点点头,对着玛雅和前方不远处发狂的圣熊古怪的一笑。

    “笑个屁啊!”玛雅都奄奄一息了,“还不快点,我顶不住了。”

    “顶不住就别顶!”

    “你说什么废话呢!”玛雅感到了一丝的异样,但她还没有想到杨浩将会做什么。

    杨浩又是一笑,笑的阳光灿烂。他知道,自己在这一笑之后,生命便会走到尽头。正这时候,他竟又想到在雷蒙星所经历过的日子,他想到了末日号上的朋友,想到了为他而沉睡的师名嫒。

    “都来不及告别了。”杨浩无奈的摇头,他伸出了另一只手,对准身前正死死抵住圣熊的玛雅喝道,“飞!!!!”

    这个声音,虽然不够高亢,但在冰宫里面,却不营为晴天霹雳,炸的风云变色山河动摇。已经准备好要豁出性命的玛雅,随着这声音,不由自主的涣散了力量,速度极快的咻的一下,飞到了冰宫的另一边,很远很远的距离。

    这是杨浩在命令玛雅身体里的剑心。虽然玛雅在吞噬了剑心之后,战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却不得不听命与杨浩,纵然有万千的不情愿,可她却无法反抗。

    在把玛雅给救出后,杨浩直接面对发疯一样的圣熊,那只母熊脱掉了禁锢,自然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扑过来。那一双银光闪闪的爪子,就像是巨斧般呼啸着砍来。

    杨浩却象是不在意似的抬起了头,他看到随着自己的那道光束,有一股新的力量呼啸着扑来。这股力量就是那么多人熊集合了死祷的能力,但是无论这一股力量有多强,有多么的不可阻挡,却还是晚了一步,杨浩的目光纵然能够看到,也只不过是增添了几分心里安慰而已,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杨浩朝着天空呼啸一声,他的生命最后一击发出了,他将所有的真气,所有的力量都一次性的爆发出来,连着混元子的力量,将那道魂之春药的光束,彻底的打入了圣熊的躯体。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圣熊更甚一步的野性爆发,它的那只足可摧挎任何阻挡的巨爪伸入了杨浩的胸膛,了杨浩那颗鲜活鲜活的心脏。

    一切都仿佛停止了,甚至是风,甚至是时间,甚至是痛楚,都完完全全的停了下来,这个世界都安静的不像话,杨浩低首,看着自己的胸膛上插着的圣熊的爪子,看着深红色的血液顺着圣熊的皮毛流淌出来。

    杨浩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不断的流逝,他感觉到冷。

    他说:“哈,我的心还是红的。”

    接着,就感觉到了剧痛,痛到他快要死过去了。

    而眼前的万丈华光,惊人一般的闪耀,都让杨浩以为,是天堂中有人来接引他。

    难道令人畏惧的死,就是这样的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