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八章 见利忘义的三个愿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第八章 见利忘义的三个愿望

    每个人,终其一生,可能也只有几次真正的选择机会。但如果选错,便会葬送掉自己的性命。

    无论哪个星球,哪个种族,都很难逃脱宿命的清算。

    而就在位于圣熊星上,圣山的核心中。这个雄伟而庞大的冰宫里面,显得异常的冷列。

    白色的冰、淡蓝色的冰、血色的冰,都一起喷吐出寒意,一点点的吸收走人们身上和心头仅存的温暖。

    玛雅呆呆的站立着,她虽然没有穿衣服,可仍仿佛感觉不到周围的气温。玛雅的紫色眸子里面,带着太多的不忍和伤感,泪水几乎夺眶而出,划过脸颊,划过胸膛,慢慢滴到脚下的冰块中,融入那些已经汇聚成河的血里面。

    扬浩正倒在血泊中。

    杨浩为了救师名嫂,而来到了圣山之中,但在自己的生命和拯救圣熊的选择之间,他却义无反顾的选了后者,但天意使然,杨浩却被发狂的圣熊一掌击中心脏,几乎致命而倒地。

    虽然赫德长老率领着人熊族,将死祷的力量传递进来,但一切都已经迟了,扬浩被击中要害的部位,早就不省人事,就连杨浩身体里的混元子,都仿佛是随之抽干了力量,再也没有一点声息。

    圣熊在打中杨浩的同时,也受到了两股不同的力量。

    一股自然是杨浩他们用全部生命力量而灌注进入的魂之春药,而另一股白色而纯净的,便是人熊族集中全族人生命的祈祷力。

    这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融合在一起,竟然如虹彩般摧骤,在冰宫里冰晶的反射照耀下,遥遥望去,就象是银河从天空中贯入,落到了圣熊的身体中。

    天空里落下的银河之瀑,将圣熊的暴庆完全的浇熄了,那只爪上还残留着扬浩鲜血的母圣熊矗立在那里,它感觉到了一种久违地力量。正在悄然的渗入它的身体,慢慢的打开它精神上的封制。

    没有哪种伟大的力量,是可以被永久封制的。更何况是圣熊这样的神族,它们曾经的辉煌和荣耀,已经被末日渔灭大咒封闭地更久了。如今在丹鼎双修派的魂之春药地作用下,更有所有人熊的祈祷力作为助推,圣熊的力量之结,终于彻底的解开了。

    母圣熊舒展开手脚,它的身体已经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原先干疼的皮肉变的圆润饱满,原来显得枯瘦的躯壳更加的高大挺拔。圣熊朝着天空。向宇宙苍穹发出了重生地怒吼,它拼命吸收着天空中那无穷无尽的能量,而摊开的手臂,则将末日湮灭大咒变为黑色的气息,一点一点的催逼出去。

    在圣熊的身体外,金色掺杂着五彩瑰丽的光芒十分夺目的威开着,那种足以让万干人熊心悦诚服的神之光辉,再度湛现在了身上。

    神族是这个宇宙中最不可思议地族群之一,当它们每次出现在普通人的面前。就会带来今人侧目的神奇景象。

    而如今亦不例外,当圣熊在势不可档的恢复着的时候,圣山之外的人熊族们也寿到了生平最值得欢呼雀跃的景象。

    天空中原本压顶的乌云,那厚地宛如千军万马一般的黑色云彩,以黎明时夜色的速度退却,而在乌云之后,灿烂到让人流泪的阳光,终于倾泻到人们地视线中,一道道金色的阳光。首先照耀到空中的赫德长老身上,让这个伟大的老头激动到老泪纵横,然后阳光肆无忌惮的普照众生,使每个人都那么温暖。

    即使这场面已经够惊心动魄了,但真正让人震惊的却还在后面。随着阳光的照耀,以及从圣山之中传出来的一道道圣熊的神光,那座被冰雪覆盖的圣山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阻碍着人们上山。甚至连赫德都无能为力的风暴团,在圣熊的神光之下,竟犹如纸片一样的脆弱,被轻而易举的打飞。而厚厚的积雪也迅速的融化。冰川被瞬间升华成了气体。

    更不止是如此,把冰雪都溶解之后,裸露出来的圣山的泥土上面,又奇迹似的飞快生长出了树木与鲜花,这些植被用比目光更快的速度,长满了整座圣山。

    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被整整冰封了上百年的圣山,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人熊族才真的相信,他们那无所不能的神,终于完整的复苏了。

    圣熊确实是复苏了,它不仅犯以前的力量都寻找回来,而且还环顾四周,把熊掌对准另外那三只并没有复苏的圣熊,将它们的灵魂,它们的意识以及力量全然的吸收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对于神族而言,只要精神不死,都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只要

    有一头圣熊复活,那么其他的圣熊都可以凭借它的力量,再重新活回来。

    这个世界上唯一还存在的圣熊,浑身毛发都变成了金色,它的身躯扩大了一倍都不止,竟如山一般,在宫殿里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玛雅心情复杂的看着眼前那壮观辉煌的一幕,这是杨浩和她都希望出现的景象,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却实在是太大了。玛雅跪倒在杨浩破碎的身体前暗暗流泪,她不知道这么做是否值得。

    “呵,圣女。”刚刚复苏的圣熊,终于注意到身边还有人在,“你也醒来了,这一觉,睡了好久啊。”

    圣熊的声音,宛如不是从那身体里面发出的,而是传自四面八方的天空,带着肃穆和雄壮的回音。

    玛雅抬头,强忍悲伤:“是杨浩救了我们,我们醒了,可他却死了。”

    圣熊却微笑了。也许人们很难察觉熊的表情,但圣熊的微笑却象是能直接携刻进人类的大脑,让别人都可以感受到。

    “没有人会白白的死去,何况是我选中的大首领呢?”圣熊朝前伸出了一只手掌,在变成金色的毛发之中,射出了一道道绚烂的光芒,笼罩住了杨浩的身体。

    奇迹让人目瞪口呆的发生着,杨浩的身体被凭空托高,而他身上的伤口和那些破碎的皮肉,都在飞快的重组着。泪泪流动的血液被止住了,肌肉迅速的磊合在一起,新的皮肤眨眼间重生。还没有等玛雅多惊叹几声,扬浩的身体就已经完整一新,就象是一点都没有受到伤害一般。

    更夸张的是,刚才就已经象死了一样杨浩,已经彻底的恢复神智,并且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杨浩!!”玛雅喜极而泣,“太好了,你没有死!!”

    “死?”杨浩象是根本记不得刚才自己的处境,他左硕方盼,刚好看到面前不远处高高耸立的圣熊,不由大叫起来,“哇,金佛啊!乖乖,能卖不少钱吧。”

    “别乱讲,那是复苏了的圣熊,真正的神族。”玛雅赶忙捂住他的嘴,“是它救了你。”

    “乖徒弟,那是真神啊,好强的力量,连你师父我都没见识过。”混元子也随着杨浩一起活了过来。

    扬浩这才不好意思的收起了胡闹的神情,朝着圣熊挥挥手:“嗨,圣熊姐姐,很高兴见到你。”

    “姐姐?”圣熊不满的晃晃身躯,随之整座宫殿都开始了晃动,“你是人熊族的大首领,我是人熊族的神,你见了我怎么也得三跪九叩才可以吧。”

    “我跪你??”杨浩才没这么好呢,他理所当然的讨价还价起来,“要不是我,你能活回来?还不是全靠我给你灌了最拿手的杨浩牌春药,你看你现在,要胸部有胸部,要有,已经变成了绝世美熊。我是你救命恩人爱,怎么要我跪你。”

    圣熊做神做了几万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无赖的样子,而最可怕的是,这个无赖样的年轻人,居然还是人熊族的首领。想到敦厚老实的人熊们要被杨浩管理,还不知道会被整成多惨呢,圣熊真是有些怕怕。

    “既然是你救了我,总要给你一些好处。”圣熊心不甘情不愿,“你提三个愿望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达成。

    “哇,我们发了啊。”混元子激动的快要跳舞了,“真神几乎是元所不能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乖徒弟,我们要它几万亿的钱,几十万个女人,顺便让它替我狠仇。”

    听到混元子开的条件,圣熊吓的浑身抖了好几下,脸色都变了,赶忙开口阻止:“呢。这个么,虽然神族力量强大,不过却不能随意干涉普通人的生活,刚才救你的性命已经是特例了,什么报仇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干好了。”

    “切,没劲透了。”混元子一听没女人也不能报仇,一点兴致都没有,又缩回去睡觉了。

    可杨浩却已经想要自己要开什么条件了,他乐滋滋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个愿望,请你救我的女朋友。”

    圣熊点点头,却如同早就有所准备,它熊掌一挑,就在它的身后,那三个已经被吸走精神力量的老圣熊的尸体就破裂开,里面跳出了三只硕大无比的圣熊胆。

    “我只可以给你圣熊胆,至于拯救的事情,已经有天命注定,我也不能插手。”

    说着,那三只圣熊胆便飞进了扬浩的手里面。

    杨浩虽然觉得,这完全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但总比没有要好的多,何况自己找圣熊胆找了这么久,如今总算如愿,便也满足的收下了。

    “那么,第二个愿望。”扬浩脸色严肃起来,“请你恢复人熊族的反抗精神,让他们有对抗银河帝国的斗志,还是变回以前脆勇善战的种族。”

    “晤,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圣熊重重的点头,“我的子民,我当然要照顾。不过现在人熊族的命运,却已经和你这个大首领联系在了一起。对抗银河帝国,不再是人熊族的事情,也是你的宿命所在。”

    “我的宿命?”杨浩缩缩脑袋狂吐舌头,说实话,他才没兴趣去对抗银河帝国呢,今天站在这里已经是被逼无奈了,等到逃出这个古怪的洞,他就准备辞去大首领的职位,带着浩剑团和女人们去享受人生了。

    “第三个愿望呢?赶紧说。”圣熊不耐烦的催促着,好像连它也赶着要享受人生去似的,“最后一个愿望了,我建议你为自己打算一下,虽然女人没办法帮你搞到,可要些金银财宝还是可以的。”

    “我才不要金银财宝和女人呢。”杨浩非常大义凛然的说,“你以为我是贪财忘义的小人吗?”

    圣熊听到这话,还真是大吃一惊,不由瞪圆了眼睛,从上到下的好好去看杨浩:“既然这样,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杨浩立刻又露出了习以为常

    的狡黠神情,“最后一个愿望就是,我还想再要三个愿望,圣熊姐姐一定要让我实现哦。”

    “你去死!”圣熊气的连毛都竖起来了,暴怒的猛然一蹦,就象是山川坠落,导致整个世界都大地震。而杨浩和玛雅,更是被这一震的力量,给远远的震飞了出“不给就不给么,小气鬼。啊。”杨浩象

    是臭袜子一般的被丢了出去,远远的还传来他的惨叫声。

    这场轰轰烈烈的拯救圣熊地行动,便是以如此的不堪记入史实的结局而OVER了。

    话说在杨浩生死彼关的时候,最担心的,莫过于末日号战列舰上的人们了。尤其是浩剑团的孩子,都集合在一起,为杨浩祈求好运。

    XLL是一直都不赞成杨浩去冒险的,它那颗理智运算的小脑瓜,完全接受不了这种注定亏本地买卖。所以当大家都专心致志的观察着圣山动静地时候,它却飞来飞去。

    把飞船的零件拆的到处都是,还美曰其名为散伙做准备。

    直到圣山出现了惊天动地的变化,龙云才开心的寞落:“臭机器人,这下可捞不到好处了吧,杨浩肯定能活着回来。”

    XLL当然也想杨浩活着,不过嘴上却硬:“就算能回来,也剩个半条性命,以后飞船上两个植物人,看你们怎么办。”

    正说着的时候。从圣山之中突然射出一团物体,这物体竟然以超常的速度向末日号战列舰射来。战列舰的雷达顿时就哇哇的乱做了一团。

    “糟糕!有导弹!!”龙云怒吼道,他那巨人一般地身体迅速弹起,冲着指挥台冲去,准备发射反导弹激光把它击落。

    XLL暗中跟在后面,趁其不备,伸出了一根细长的触手,爆发出几万伏的短瞬高压电。

    “哇呀呀!”龙云被电的麻做一团,“臭机器人。你想干嘛,要谋杀也不在这个时候。”

    “你个笨蛋,高科技的东西,你会搞么?乱来乱来的,怎么死都不知道!”XLL嘴上骂骂咧咧,手脚却是很快,它迅速的在控制台上摁了几个按钮,竟然完全不是防御或者反制的装置。而是把飞船的下舱给完全地敞开了。

    龙云一看便着急了:“要死了,这个臭机器人,肯定中电脑病毒了。要死也别带上我们,导弹直接冲进飞船。

    不是正中指样舱么?”

    万急之下,龙云也颈不了那么多,指挥着浩剑团的两个孩子,要把XLL给绑架住,然后自己再开反导装置。可磨来磨去,又怎么来得及,还不等他们抓住XLL,那团圣山中喷射出的物体,已经穿过了完全敞开的下舱,钻入了战列舰之中,并且连续撞破几层舱板,一直穿入到指挥舱中。

    龙云那几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不速之客从地板上钻上来,又狠狠的撞在了指挥舱的顶端。这个顶部牙是用锰合金制作,不是谁能打破的,于是那团物体便失速又被摔回了地面。

    吧唧一声巨响,随之带来地,便是杨浩那熟悉的惨叫声:“我靠!该死的狗熊,想要我的老命啊。”

    “杨浩!”

    “团长!”

    “切!”

    龙云、浩剑团成员、XLL分别发出了不同地欢呼声,最激动的还是龙云这个粗大个,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扬浩就一个劲的摇晃:“你总算总算回来啦,我们都担心死了,出了大麻烦你知不知道。”

    “靠!我没被狗熊弄死,也要被你给摇散了。”扬浩被晃的晕头转向的,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末日号战列舰上。原来刚才那只死圣熊一震,居然震出了惊人的力道,把杨浩他们给活活震回到了飞船上。

    “你怎么跟导弹一样回来的?”XLL不怀好意的瞄着龙云,“刚才有人还差点把你给击落呢。”

    不说还好,一说这个杨浩心里就来气:“还不是那只该死的大母熊,我救了它也不晓得报恩,还放了个屁把我给弹回飞船了,真是好心没好报。”

    龙云他们何时曾听说过放屁也能发射飞弹的,都吓的目瞪口呆。只有XLL依旧保持着惯有的冷静:“你就吹吧,反正师名嫂也就能活几分钟了。再过五分钟,十天期限就到,她可死翘咯。”

    “什么!”杨浩大惊失色,他紧巴巴的赶回来,不就是为了救师名嫂么,“我刚才算算,还有几个钟头啊。”

    “时差懂不懂,笨蛋!”

    杨浩一拍脑袋,另只手提着三个榴莲一样大的圣熊胆,急匆匆的住师名嫂房间里冲,走到一半才忽然想起,自己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便随意的住后一点:“对了,这个美女以后跟我们混啦,她叫玛雅,是我的奴隶。”

    这话还没说完全呢,整个人就跟老鼠一样窜走了。

    “奴隶你个头啊,想不想活了。”果不其然,玛雅勃然大怒。

    也就到这个时候,指挥舱里的人们,才发现杨浩身后的这个女人的存在,顿时便爆发起了一片混乱。

    “哇!下流啊。”浩剑团的孩子乱做一团,他们年纪还小,哪里见过玛雅这么漂亮的裸女,自然是吓的慌不择路了。

    龙云却喜笑颜开,他很大义凛然的挡在浩剑团的面前:“我说美女,要脱衣服也等在我房间么,这么着急干嘛。这扬浩也真是,每次出去都要给我带几个美眉回来。”

    玛雅岂是随意被人调戏的女子,她看了龙云那副口水哈拉的样子就不爽,只听嚷的一声轻响,玛雅整个人便又化为精神体,在空中四处游荡开了。

    龙云哪里见过圣徒星人,这招美女便游魂的招数,把他吓的要命:“妖怪啊,妖怪啊!”这下,连龙云也跟在浩剑团的后面,逃得连鞋都不要了。

    也就在指挥舱天下大乱的时候,扬浩已经风一般的冲到了师名缓所在的舱里。不管外面有多么喧嚣和混乱,可是这个地方,却始终恬静如一。

    无论杨浩在外面,胡闹的多厉害,玩笑讲的再响亮,可是师名嫂的身边,却是杨浩唯一能得到心理慰籍的地方。

    看着在玻璃舱中淡然睡着的女人,杨浩的心也平静下来了。他打开玻璃舱盖,正准备掐断师名嫂的生命续存仪“徒弟,你想好咯,这事情可有很大的风险。”混元子出言阻止。

    “少废话!”杨浩做了那么长时间努力,还不就是为了今天救师名嫂么。

    “你可以不听我的话,可不能剥夺我说话的权力。”

    混元子简直比唐僧还要缨索,“更何况,这对你真的是一辈子的重要事情。”

    混元子虽然缨缨索嗓的,可他接下来说的话,确实是重要万分,关乎杨浩以及丹鼎双修派未来发展的大计。

    这话必须要从丹鼎双修派的立派基础开始说起。在修仙者的派系之中,丹鼎派是一个重要流派,一般而言,凡是炼丹以求仙的,都被成为丹鼎派。可是混元子他们这个丹鼎双修派却和普通丹鼎派又截然不同,可谓是邪中至邪歪中至歪。

    别的派系,都是用实物为鼎炼造仙丹,吃了后能增强功力,一直到升仙的地步。而丹鼎双修派炼制主丹就不同了,尤其是在合和境之后,炼造主丹除了特殊的容器之外,还需要用女体为鼎。也就是说,当一粒主丹被炼制出来后,首先要进入女人的身体之内,用纯阴的力量培养着床后,再把丹力酿造出来,回到男人的体内。

    这在修仙之中有一个专业称呼,叫做“阴阳栽接术”。而丹鼎双修派自古就被认为是邪派,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缘由。

    丹鼎双修派中的高手,在选择女鼎之时,都会精心又精心,因为女鼎本身的实力强威与否,和主丹被激发出的力量行程正比,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如果女鼎在进境之前死掉的话,那么修炼者的内丹也会就此崩溃,必须要从头开始修炼。

    也就是说,杨浩现在的麻烦在于,他想要救师名嫂,就必须要用师名嫂作为女鼎来炼造主丹,可是师名嫂本身实力很弱,所以会让杨浩提高不了多少战力。更大的问题还有,若杨浩在合和境还没升入元婴境的这段时间,如果师名嫂死去,杨浩就一切白练了。

    这对于修仙者而言,确实是超级大的风险,不说之前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就药材而言,也是很难再复制一次的。譬如圣熊胆这次消耗完了,可再来一次的话,让扬浩又从哪里去弄新鲜的圣熊呢?

    混元子的话让扬浩足足考虑了五秒钟,这五秒钟之后,杨浩就一言不发的掐断了师名嫂的生命存续系统。

    这便是杨浩的风格,当一件事情势必要发生的时候,他就不再去考虑它的后果,就只管去做,任它随意发展好一直勉强维持着师名嫂生命的能量中断了,可那女人却反而美的更不像话。就象是飞船外,所有恒星的光芒都假借了过来,让师名嫂的身体更显得光芒四射。

    杨浩蹑手蹑脚的褪尽师名嫂的衣服,这赤裸的身体,扬浩虽然熟悉,但却仍然百看不厌。

    “我多有运气呀。”杨浩觉得眼睛好酸,“宇宙里最美的女人,就连帝国的王室都得不到,可却成了我的女师名嫂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呼吸,她身体里面的氧气在耗尽,这让她的肤色越来越白哲。高耸的和盈盈一握的腰肢。就如同是玉雕地一般,使人忍不住要去抚摸。

    “再不开始,就来不及了。”混元子虽然不忍,但还是要打断杨浩的欣赏,“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当然早就准备妥当,为了这一天,杨浩不知道准备了多久。要做合体熊胆银露丹的上百种药材,就堆在师名嫂的病床边。

    杨浩从身边模出一个瓷瓶,稍吐真气。从瓷瓶中便喷出了一股银色的液体,这液体就像比空气还要轻盈。一直都漂浮在空中。

    这就是银露,是一种极为稀有的材质,它可以提炼精粹的真力,所以成了丹鼎派炼造高级丹药时常用的容器。

    杨浩现在已经有经验,只用了很少的一部分真气,就将银露摊薄,并且将上百种地药材给包裹了进去。把这些药材象包汤团一样弄妥当后,杨浩开始疯狂的喷吐真火,用力地烧炼银露。

    在比普通火焰更高上干度热量的真火烘培之下。那些珍稀的药材开始变色,并且液化,一点一点的融合在一起,化成了一种红色的液体。

    这便是要炼造合体熊胆银露丹所必须的“原液”。

    合体熊胆银露丹在丹鼎双修派之中,是一种很特殊的丹药,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主丹中最重要转析和进境之药。合体熊胆银露丹首次用到“原液”也第一次需要使用女人的身体来做鼎,所以对刚刚修炼的门人,是十分难得地经验。

    但也正因为此。这粒主丹修炼的难度非常大,做为器的“银露”和做为主药的“熊胆”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就算是用来当作基础“原液”的上百种药材,也都是人世间非常难得一见的珍稀物品,要不是杨浩从雷蒙星皇宫中搬了许多奇珍异草,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在丹鼎双修派的历史上,能够练就合体熊胆银露丹并且突破合和境的,总数也就几百位,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成了未来举世瞩目地大人物。可见这粒丹药的重要性。

    更加让人期望的是,当突破了合和境之后,杨浩将第一次可以使用法术。这都是扬浩从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而耗尽天下奇药,并且需要杨浩用全身功力来做能量才可以融汇的“原液”已经沸腾开了。就好像是空中的一锅药汤般,咕嘟咕嘟的冒着奇异的香味。

    按照混元子地说法,“原液”将是杨浩未来炼造春药最基砾的材料。在丹鼎双修派上千年的历史之中,经过元数前人的发现和积累,把大部分有增强作用和基础作用地药材都凑在了一起,配制成为“原液”。这种液体在几乎所有的高级

    丹药中都可以使用,如果配制出了“原液”,那么以后只要在“原液”中加入不同的主药,再使用各色容器炼造,就可以制作出不同的高级丹药来。

    “原液”必须用银露当成液体容器来烧煮,才会有最好的精粹被提炼出来。这完全是因为银露的特殊性能。其实在炼造主丹的材料里面,最难找到的应该是银露才对,这种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要讲找了,就连听都不会听说。

    因为银露的唯一产地,乃是现在做为银河帝国的核心银河系,它是银河系经过无数年膨胀和后所产生的宇宙晶能,这种能量在几千年前被修仙者发现,才得以应用。因为银露中包含了强大的宇宙能,所以它在无外力的状况下,都可以自动的提炼药材,而如果加上了更多的真气,则能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在银河帝国强威之后,银露变成了帝国的私产,普通人提炼和交易银露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所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帝国的贵族与皇室之外,几乎无人能够再见到银露。

    混元子总觉得那个金眠月将银露交给杨浩,总是有一种阴谋的味道,不过时至如今,也管不了那许多了。

    看到杨浩把“原液”淬炼出来后,混元子紧锣密鼓的教:“接下来是很关键的一步哦,你要把圣熊胆的胆汁加入到原液里面去。”

    “哦!”杨浩大概是着急想救师名嫂,都没听清楚,就抓起一只熊胆就乱挤,可是挤了半天,也不见有半滴的胆汁出现。

    “笨蛋!”混元子气哼哼的,“你以为是猪胆啊,这可是神族的器官,可不是你想挤挤就有的。”

    “那怎么办?”杨浩左顾右盼,已经准备找锯子来锯了。这个家伙就是不明白,既然挤不破,当然也不怕锯了,神族的东西,岂是开玩笑的。

    混元子也懒得跟杨浩多解释:“跟着我念咒语。”

    “咒语?”杨浩连想都没想,就开口一大串:“芝麻开门啦,买米买菜买冬瓜啦,洗眼洗胃洗耳朵啦。”

    连废人都知道,当然全部都无效。

    混元子恨的牙齿痒痒:“你到底要不要救僵尸丫头了?”

    “我当然要救么。”杨浩只是太紧张,才会这么失态,这下他学聪明,嘴巴闭的牢牢。

    “无上之神,聆听我言。”混元子声音肃然,“昔日之咒,永难度轮,今生得宝,尽如此赦!”

    杨浩一丝不苟的照念一遍,这回果然情形大不相同,那三只熊胆上,都噗噗的开了几个小孔,然后里面有银色的液体,泊泪流动出来,但奇异的是,这些液体并没有随着引力而往下流淌,而是一起高飞,自动的流进了银露之内。

    随着胆汁慢慢的流出,那几个本来还鲜活鲜活并且不可能伤害到的熊胆,就一点点干瘪了下去,便的象是普通的碎肉那么难看。可见熊胆里所有的力量,都已经随着胆汁转移到银露之中,和原液混合在一起了。

    但扬浩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那银露变成的液体丹炉里面,原液跟熊胆也遇到,就起了巨大的反应,并且迅速的膨胀了起来,很快就把银露撑的足有几米直径大,再这么膨胀下去,就算银露有更好的延展性,也立刻就会炸裂。

    炼丹过程中丹炉炸裂,唯一带来的结果就是失败。扬浩的神经顿时绷到了最紧。

    “现在!”混元子惊天动地的咆哮起来,“爆发你的功力,要用最强的力量,才可以让银露炼出丹药来。”

    “我已经很用力啦!”这哪用得着说啊,就算白痴也会知道,可杨浩真的咬牙切齿,连眨眼睛的力气都用了出去。但是那空中的东西却偏偏在跟他作对,银露鼎不仅没有回缩,反而还越来越扩大,有些地方,甚至都开始有原液渗透出来,显然快要裂开了。

    “把你的吃奶力气都用上!”混元子嘿咻嘿咻的帮杨浩加油。

    “我撒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杨浩急的直跳脚,“它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怎么办。”

    “糟糕!”混元子终于想起来了,“你在圣山里面消耗了太多的功力,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应该没办法完成炼丹才对,刚才应该找几个人进来帮忙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