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一章 双修房中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卷 第一章 双修房中术

    杨浩差点没被这个老糊涂给气死:“你现在才说,我哪有空再叫人,要不你来帮忙吧。”

    “我老人家今天早就消耗干净,比咬过的甘蔗渣都要干,只能帮你叫叫人。”混元子无奈的扯开嗓子大吼起来,“来人啊,快点来人啊,救命啊,要死人了!“扬浩真的快要晕过去了,一半是累的,一半就是被混元子给气的。这个老家伙在关键时候就要犯老人病,居然不记得他的声音别人根本就听不到,就算喊再响又有屁用呢。

    无奈之下,杨浩只能将目光投向依旧沉睡的师名嫂,这女人在长时间的昏睡之下,还是保持着鲜活鲜活的外表,蓝色的闪电弧光依旧在皮肤上闪耀,忠实的护卫着主“只能借你的力量啦。”扬浩将手伸到师名嫂的身边,猛力的吸收起女人的闪电之力。虽然师名嫂早就不省人事,但她的电力防御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而且在天使星人之中,师名嫂的电力也是极强的,所以杨浩一下子就吸入了强大的电能,这种电能,甚至可以超过末日号太阳能电板几天的储备。

    在强力电能的支持之下,杨浩的真气陡然提升,不仅把今天消耗的部分都补充回来,甚至还有充盈的感觉。他的真火颜色也有了新的变化,从以前的深红色,一下子变成了一种淡金色,这样的真火具有更高的热量,一下子就把银露鼎给压缩了回去。

    而且还不止是压缩那么简单,银露正在迅速的沸腾,直到杨浩将最后的一把真火吐尽,整个银露鼎竟然轰的一声炸裂开了。

    这可真是扬浩全然没有料到的,他刚想闪开,却不成想混元子大叫起来:“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成功了?”扬浩反而有些发呆,这么简单就成功了?他看着在银露鼎后整个舱里面,到处都漂浮着银色的小颗粒。这些银色颗粒光芒璀璨,以超多的数量聚集成了一条一条的旋臂,甚至还在不停的运动着。远远望去,就好像是一条微缩版的银河一样。

    “不用管它们,银露会再自动汇聚,回到瓷瓶里去。”混元子提醒道,“你快拿炼好地丹药。”

    在混元子的指点下,扬浩这才发现,正在空中那条微缩版的银河系之中。最最核心的地方,也就是代表着银河帝国皇庭所在的古地球的位置上面。有一粒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丹丸。这颗丹丸也是银色的,但周围却索挠着淡蓝色的美妙眩光,仿佛在这粒丹丸之中,正蕴藏着宇宙间最不可思议地力量一般。

    杨浩急忙将丹丸捏在手里:“这就是合体熊胆银露丹?”

    “如假包换。”混元子叹息,“想当年,我们集中整个丹鼎双修派的人力物力才制造出一粒地神丹,居然被你也弄出来了。”

    杨浩可没空听混元子这个老古板讲古,他趁着师名嫂还有一线生机的时候,将药丸塞进了女人的嘴里面。

    随着杨浩把药丸送入。一副更加神奇的景象出现了。

    那药丸才刚刚进入红唇,却陡然起了变化,那里银色的丹药瞬间融化,只有一道光芒瞬间爆闪了下。师名嫂的身体开始发亮,这女人平静的号体中,仿佛孕育着一颗银色月亮。那光芒在师名缓的径脉血管中拼命的流动着,把她之前堵塞和被破坏掉地组织,一点点的清理干净。

    这转瞬间的效果,甚至比杨浩以前吃的洗髓丹还要灵验。

    师名嫂的身体越来越闪亮。甚至看上去,都已经笼罩在一团让人难以直视的光芒之中了,她的脸色也便的红润,甚至开始吸入第一口的空气。在这么长时间以来,师名嫂地身体机能绝大部分都不正常,别说是呼吸了,就算血液循环和氧气供给都必须要仪器。但只不过刚刚吃了丹药,她竟然已经能够自由的呼吸了。这真的太今人惊讶。

    但没等扬浩高兴几秒钟,混元子却又在嘟浓了:“不对啊,太古怪了,真的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杨浩紧张的要命。

    “未免见效太快了吧。才吃药就能这种反应?”混元子大为不解,“合体熊胆银露丹虽然是至强的灵药,可也没有很快的效果,按照我以前的经验,就算女鼎服入后,也不会有很大地反应,一直要到男人引导丹药的丹力爆发,才可能有所感觉,这次也未免太古怪了吧。”

    杨浩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这有什么古怪的,我找的女人,当然天赋异禀,不就是反应快一点,没什么好奇怪地。”

    “天赋异熏?”混元子嘀嘀咕咕,突然大悟,“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的老天啊,乖徒弟,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好个屁!”杨浩咒骂,要是运气好的话,也不会碰到混元子,搞出那么多见鬼的事情来。

    可混元子却大为激动,断断续续的说:“你的女人,师名嫂她是仙合体啊,我的天啊,她居然是仙合体,这可不得了。”

    “仙合体?是什么东东啊?”

    “东东?”混元子激动的快要蹦出来了,“告诉你吧,仙合体是百年不遇,千年不遇的好运气,不要说是我了,就连我们整个丹鼎派中,也只有传说记载,从来没人见到过。”

    听混元子说的这么夸张,杨浩倒也吃惊起来,仔细的去看师名嫂的反应。的确,这女人的反应不是一点点的大,那里合体熊胆银露丹进入身体后,不止是救活了师名嫂本身,而且还在外力没有辅助的情况下,完全的激话了丹药的力量。

    现在不止是那粒神丹救醒了师名嫂,而且还是师名嫂把丹药的力量给增强了。本来只是闪亮的银色光芒,经过了师名嫂那美丽的身躯之后,就耀眼的仿佛是的核心,而精粹无比的能量,一波波的在这女人的经脉中流动,逐渐汇聚到下腹处,结合成了一粒内丹的形状。

    杨浩所看到的还只是表象而巳,他如此的年纪,当然不会了解到仙合体的好处。而就在修仙者的记载之中,共有九九八十一种女鼎的不同分类,不同的女鼎,就会在合体炼丹后,产生不同的效用和能量。

    关于这八十一种女鼎的优劣,丹鼎派中常有激烈的争议,可是无论怎么争议,对于仙合体,却是一致公认的是八十一种女鼎的首位。

    因为仙合体的女人,乃是仙人和凡人结合所生下的,所以在女人的身体里面,天生就蕴藏着一种仙力,这种仙力比任何后天的修炼都要来的精粹。丹鼎双修派的修仙者,如果能用仙合体的女人为鼎来炼造主丹,那么最终出来的效果,要比别人足足好一倍。正因为此,所以古往今来,多少修仙者都希望能够找到一尊仙合体,并为此不惜大动干戈。

    但真要找仙合体又谈何容易呢,仙人与凡人结合的例子本来就万种无一,而且还要有后代诞生,甚至后代必须是女子,这种几率已经小到完全可以忽略了。更何况就算是仙合体的女人,也是平时发现不了的,哪怕稍有一些异秉,也不会引人瞩目,一直要到正式炼丹合体的时候,才会显示出强大的力量。

    混元子说的对,杨浩的狗屎运真是太厉害了,被他瞎弄瞎弄的,居然还真找到了一个仙合体的美女,这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也是难得一见的奇遇啊。

    扬浩被混元子给说的激动起来,他在之前,当然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种运气,看起来,好人还真是有好报。

    只是,当师名嫂身上汇聚的能量越来越大之后,整个人却还是没有清醒过来。或者应该说师名嫂已经被救活,可是意识却迷糊的很。这女人的皮肤上泛着一种银色与红色交杂的奇异色彩,身躯正在不断的扭动着,从喉咙里面发出摄人心魄的呻吟。

    杨浩发现师名嫂的身下,有泛滥成灾的趋向:“哇!

    不会吧,发大水啦。”

    “糟糕,我又忘了提醒你。”混元子真的是很久扁,每次到了关键时候,就忘东忘西的,“合体熊胆银露丹是一种强力的春药,而且强过所有你见过的春药。”

    “那又怎么样?”杨浩还不以为然,他沉浸在好运气的喜悦里面,觉得再怎么强也不过是春药而巳。

    “春药强过头就会变的有毒。”混元子一口气吼出来,“师名嫒在吞入丹药后,会被催发的性高涨,并且阴元大泄,如果在十分钟之内,不能达到的话,就崩而亡。”

    “你才告诉我!”杨浩气的快发疯了,从师名嫒吞下药丸到现在,足足过了五分钟,“还剩下这么一点时间,让我怎么够用。”

    混元子自知理亏,也不敢多辩解,只得悻悻说:“你是我徒弟,身怀采花绝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杨浩真的要晕了,但这个时候,他绝对没时间再晕。

    五分钟,对于差劲的男人而言,已经足够从兴奋再到了。可是女人却完全不同,一般情形下,就算灌了春药后,五分钟时间也无非让女人稍稍兴奋,过足前戏而巳。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性大发浑身充满春药力量的师名嫒达到,并且止住阴元的泄露,这就算是古今第一棍西门庆来恐怕都没有用。

    摆在杨浩面前的,是困难到极致的局面。他眼睁睁看着师名嫒已经被药性催的痛苦不堪,张着嘴只顾上啊啊乱叫,而汇聚在下腹的丹药之光,也随着阴元泄露而逐渐的黯淡下去。

    扬浩急中生智,他从丹囊里取出了“金手指”。

    “金手指”是杨浩平时很少用到的春药,这种液体春药,涂抹在男人的手指上后,只消轻轻抚摸女人的身体,就可以瞬时让女人达到的边缘,一般而言,用了“金手指”,只要有十分钟的时间,就足够让杨浩把师名嫂推上了。

    “徒弟,时间还是来不及啊。”混元子提醒道,“你只有不到五分钟了。”

    杨浩当然知道,他根本就懒得和混元子多废话,只见杨浩他做了一个动作,正是这个动作,彻底的拯救了师名嫂,也彻底的拯救了杨浩他自己。也就是这个动作,让混元子对杨浩的聪明程度有了新的认识,在很久以后,混元子评价扬浩有创新能力的时候,还常常会提到这个时候的这个动作。

    杨浩他一反手,竟然将“金手指”的液体完全洒在了自己的。看见杨浩的这个动作,混元子心里一阵惊叹。自古以来,金手指都是被涂抹在手指上进行外用的,从来都没有人想过,一旦在处也用上,会有何等的反应。杨浩可以说是全然创造了一种暂新的春药使用方法。

    而且效果一看就明,当涂抹上“金手指”后地杨浩进入师名嫒身体后,那女人只用了几秒钟,就迅速被带上了的境地。这是一种很难理解的状态,混元子总算见多识广御女无数了,但他还没有见过有如此迅速的方法。师名嫂整个身体爽的弓了起来,皮肤上浮起一粒粒的颗粒,几乎是声嘶力竭的要求扬浩更快和更深入。在女人的臀部,胸部。肌肤前所未有的紧绷,仿佛所有地力量。都积蓄在和男人的快感里面了。

    随着师名嫒地降临,并且不断的攀上更的嵌峰,她阴元的泄露终于止住,在下腹处的丹丸光芒也璀璨的犹如夜晚最亮的星辰。

    师名嫂身体里面的东西,便是修仙者一直推崇的内丹。在其他流派地修仙者当中,内丹是要自己一点一点的修炼起来,经过长年累月后,才能有几分的成长。可是丹鼎双修派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们只需要让做为女鼎的女子服下主丹。然后那粒主丹就会在女人身体里面着床,进化成内丹的形状。最后男人再将内丹引渡入自己的身体,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这样做的好处是内丹的修炼大为轻松,修仙者只需专注的收集药材以及女鼎就可以了。而且经过合和之后,不止男人自己能够获得内丹,修仙进境一步,连女人也能功力大涨。

    “你把她推上一次,内丹积蓄地力量就会越大。“混元子一停不停的唠叨,“这就是双修房中术的诀窍所在。女鼎的阴元,是培植内丹最好的温床,只要你可以让阴元不断的产生,以后内丹的实力就会更强。”

    “那要到什么时候啊?”杨浩现在正以超常的速度运动着,在这么一次前所未有地经历之中,他几乎没过一分钟,就可以让师名嫂丧失理智的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还要来的离谱。在女人腹部的内丹,都明亮和增大到不像话地地步了。杨浩倒是不担心自己是否可以坚持,反而是怕师名嫂的身体会承受不住,毕竟她才刚刚从植物人的状态下醒过来。

    混元子却还是不够满足:“至少也要到过了的极致再说。”

    “什么是的极致?”杨浩虽然有过很多的女人。

    但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还有极致。

    “当女人不断不断达到之后,性感积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她全身的血液以及元气,都会通过经脉直冲大脑的最敏感区,从而带来极致的

    快感。这就是的极致,当女人到了的极致后,就会产生最精纯的阴元,也可以让内丹完美。”

    在混元子的一番话之中,师名嫂竟然真的已经要达到的极致了,只见她的意识已经模糊,只知道用手指紧紧掐着杨浩,身体象是飘零的叶子般,依附在男人的身上。而深红色的血液,以及眼睛可见的丹药的光芒,都沿着经脉迅速冲击上师名嫂的头部。

    “啊!”师名嫒尖叫起来,她整个人竟然从床上弹起,双目失神的睁开,浑身的血液,犹如万马奔腾一般拼命的涌动,而身体更是抽紧到无以复加,死死的拥住扬浩。

    “就是这样子。”混元子急不可待,“时候到了,你现在用真气,把内丹慢慢渡回你的身体。”

    杨浩是满头大汗,他累的要命,居然还要他用出真气,实在是收买人命。可当杨浩将自己的真气送入师名嫂身体里时,竟发现犹如溪水流入汪洋,自己已经投身到了一个巨大的深渊之中了。师名嫂的体内,真气已经充沛到了远远超过杨浩的地步,而且这些真气就如同是为杨浩准备的,温暖的包裹着杨浩,让他感觉到了奇异的舒畅。

    源源不断的真气,随着杨浩和师名嫂贴合的流传过来,杨浩今天消耗掉的真气,只用了几秒钟就全部补充完毕,但还有更多的力量,犹如活水一般,根本就没有会中断的顾虑。

    就在这些真气汹涌奔腾之中,那里银色的内丹,也被裹挟着流了过来。对于修仙者来说,内丹是最为重要的东西,甚至可以说,修仙修炼的就是内丹。杨浩之前历经这么多境界,都只是在为修炼内丹做准备,而今天,时候终于到了,杨浩获得了完全属于他的内丹。

    这粒光彩夺目,带着天地之玄妙的内丹,顺着杨浩的流入。让杨浩惊诧的是,内丹流经的每个地方,竟然都会有一些变化,他的身体更加的粗壮和结实了,他的经脉被拓展成了以住的几倍。

    这粒内丹进到扬浩的身体后,并没有立即归入丹田,而是沿着周天经脉足足盘旋了三十六圈。这叫做大周天之舞。是帮助杨浩改造全身的构造,让杨浩的经脉与身体,能够承受的起更强大的真气。

    而当杨浩再度脱胎换骨之后,内丹这才将真正的,属于合和境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就是这一次爆发,才让杨浩知道什么叫做力量的飞跃。他以前总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哪怕能够再有进境也不过是加强而巳。但是一旦真正达到合和境,杨浩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他以前的实力不止是弱,而且还弱的可笑。现在杨浩的真气,是一种纯银色的气息,精粹的就像是通过银露提炼过一般,而且真气之强已经非同小牙,差不多比以前还翻了一整倍。

    “恭喜你啊,乖徒弟,你总算到了合和境了。”混元子长长叹息一声,很是欣慰,“想当年别人要几十年才可以达到的境界,你一举成功了,现在你的战力,至少也有十五级了。”

    扬浩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实力的变化,只是觉得奇怪的是,那粒内丹在释放完力量后,应该汇入丹田,并且保持长时间的酿造真气的状态才对,可是现在内丹却没入丹田后,就突然的不知所踪了。

    “咦?我的内丹呢?怎么内丹不见了?”

    混元子明明听到杨浩的疑问,却闭口不答,只当耳朵坏掉。

    杨浩左一摸右一摸,可还是感觉不到,刚刚吞进去的内丹,居然有点象是奶糖一样,融化掉了。

    “要命了!要命了!”杨浩急叫起来,“内丹找不到了,会不会滑进肠道,变成便便了?”

    “放屁!”混元子怒喝,“你以为内丹是花生米啊,想吃就吃想拉就拉的。就算你要让内丹离开身体,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可是。”杨浩本来想问内丹究竟去哪了,可突然想起,混元子这么老神在在的,肯定大有问题,“喂!老头子,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啊。”

    这下子,混元子可装不下去了:“没错啦,你的内丹就在我肚子里,我暂时帮你保管保管。”

    “什么!你说什么!!”杨浩大骇,“我的内丹在你肚子里面,我的东西,干嘛要你保管。”

    “喂,臭徒弟,你拜师不用交拜师费啊,我只收你一颗内丹,已经算是很便宜你了。”混元子的嗓门居然比杨浩还大,“再说了,你师父我活了大把年纪,连肉身都没了,再不用内丹补充点真气,也活不了多久,你借我用几天又怎么样。”

    杨浩有些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按理说,混元子的身体状况不太好,为了让他续命借给他用也是做徒弟的本分,可杨浩一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才修炼出来的内丹,连捂都没捂热就进了混元子的魔爪,实在是气不过:

    “你上次告诉我,有了内丹后,身体就会自动的产生真气,可现在被你贪污,我不是又没真气用了么?”

    “安啦,我早帮你想好了。”混元子还真是预谋良久,“过几天,我就教你做新的辅助丹,多吃几颗春药,再多找几个女人,包你和有内丹一样的真气充沛。”

    杨浩辛苦了半天,却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郁闷的要命,不过没等他继续跟混元子讨价还价,却发现床上的师名嫂却清醒了过来。

    这可是一件比内丹还要重要的事情,杨浩立刻把混元子给抛诸脑后。

    师名嫂虽然吃进合体熊胆银露丹后,就已经恢复了身体机能,不过一直沉浸在春药带来的欲之中,所以意识没真正清醒过。当扬浩将她椎入极致的时候,更是激动到昏迷过去。

    就是现在的一声娇惋的轻吟,才是真正的醒了过来。

    杨浩兴奋的凑了上去,他紧抓着师名嫂的玉手,一心希望女人睁开眼,就能看见他温柔的目光。为了这一天,杨浩已经等待太久等待太苦,他几乎都能够预见到,当师名嫂醒来后。抱着他激动的眼泪了。

    果然如杨浩所料,师名嫂地美目缓缓睁开了,这是几个月来,她第一次看见内心意外的世界,然后师名嫂就愣住,她深深凝望着杨浩,仿佛是见到了这一生中最不可思议的景象。

    杨浩用力的点头:“没错,是我,就是我。你最亲爱的扬浩!”

    还不等杨浩继续发表深情到落泪的重逢感言,师名嫂却突然脸色大变。尖叫起来:“啊!色狼啊,下流啊!”

    只见师名嫂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并且躲在角落里面,指着杨浩裸露的身体大声嚷:“救命啊,非礼啊,抓色狼啊抓色狼。”

    杨浩被她弄的莫名其妙:“喂,你怎么啦,我是杨浩啊,我是你的男人啊。”

    “是你个头!!”师名嫂不知怎么一甩手。居然甩出了两团淡蓝色地电弧,毫不留情的向杨浩打去,“我才没有男人呢,你居然敢欺负我!”

    杨浩见那两团电弧来地凶猛,而且还力量十足,完全不敢小觑,动用了冰刃才将它们消耗掉。这一下子,杨浩觉得事情诡异到了极点,以前师名嫂虽然也有电力防御。

    可力量只够保障自己的身体而巳,还从没有这么轻易的对外人进攻。

    “你离我远点,臭男人,不许再走过来,要不然,我就。我就。”师名嫂冲着越走越近的扬浩

    尖叫,看的出来,她可不是开玩笑的。就在师名嫂的身体上,蓝色电弧已经密集的象是织成了一件铠甲,让她充满了离奇的神秘感,更加可帕地是。师名嫂的力量都已经能让人看明白,她再也不是以前深陷凌飞星辰海的妓女,而是一个顶尖的高手了。

    “乖徒弟,还是别过去了。”混元子尴尬的劝,“虽然你已经突破合和境,可作为女鼎的女子也会有很大的功力进境,更何况师名嫂她是仙合体,说不定现在的实力都不逊于你了。”

    “喂!想谋杀亲夫啊。”杨浩急的要跳脚,“你是我地女人啊,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你是我的男人?”师名嫂看杨浩确实真诚,似乎也有些犹豫,她低头思索起来。

    杨浩趁势也悄悄的靠近,以他的经验来看,这种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把将女人抱住,来一个柔情的深吻。

    可惜,正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还不等杨浩靠近,师名嫂却又再度爆发了,她也是刚刚产生了巨大的力量,也不知道怎么利用,只会将超级电能聚集起来,可这回好死不死,居然还靠在了金属的舱壁上。

    根据最基本地物理学,金属是导电的。这巨大的电能通过金属传递到了杨浩的身上。

    “哇!”杨浩被电地飞了起来,浑身毛发直属,手脚还一个劲的颤抖,“完了完了,这女人肯定是发疯了,连我都不认识。”

    混元子忽然惊天动地的叹息道:“万中无一啊万中无一啊。”

    杨浩被他叹的心惊肉汤队“你说什么万中无一呢?”

    “师名嫂的仙合体就是万中无一的机缘啊。”混元子刚想继续叹息,却又停下来,颇陪着几分小心说,“当然了,还有另一种万中无一的机会,也被她赶上了。”

    杨浩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他气的浑身发抖,嘴里冷笑:“那又是什么机会呢?”

    “听说。传说,当女人到了的极致的时候,也有可能在被太大力量冲击脑部后,变的失忆。”混元子预料到这事情他有很大责任,连忙解释,“不过这种机会真的很小啊,我们都可以把它给忽略。“

    “忽略!忽略你个魂啊。”杨浩暴跳如雷,“眼前不就是有一个么,师名嫂就是失忆了啊。都怪你这个老混蛋,非要我到什么的极致,就差这点好处么?现在怎么办,她连我都不认识了,难道要我重新培养感情啊。”

    “培养一下也无妨么。就当青春爱情剧了。”混元子还在嘀嘀咕咕着。

    杨浩却是七窍冒烟,他见师名嫂那可怜楚楚的样子,当然生不了气,便把所有火气都出在混元子的身上,正琢磨怎么折腾这个老鬼呢。

    这也算是混元子他租上积德了,正在如此情势之下,整个飞船却突然有了紧急的状况。只见所有的舱壁都爆发出了一种红色的光芒,随后凄厉的警报声响起。

    “REDCALL?”杨浩诧异的抬头,心里噗噗乱震,在战列舰上面,警报是分不同紧急程度的。

    普通时候会发出白光,比较重要的时候会有绿光,在遭到敌人打击会散发黄光,可是红色的光芒却代表了最紧张时刻,REDCALL发出,一般都意味着整艘船都要被摧毁的超末日状态。

    在这种情形下,杨浩就算有万丈的火气,也必须要压一压了。他关切的朝师名援看了看:“你在这儿呆一小会,我很快就回来。”

    师名嫒哪里听的进去,她现在对杨浩完全没有印象,就跟看陌生人一样盯着他。

    杨浩也只有徒劳长叹,乖乖的穿上衣服,冲出舱门,向指挥舱飞奔而去。

    当杨浩跑到指挥舱的时候,心情还是超级恶劣,见龙云和XLL已经凑在雷达仪器之前,神情紧张的讨论着什么。

    “又干嘛啦。”扬浩气呼呼的坐在舰长位子上,“就算圣熊星被摧毁了也和我无关。”

    “也和我无关。”爱凑热闹的玛雅果然在,不过一直以精神状态飞来飞去,直到扬浩出现才乖乖的现形。和浩剑团那帮孩子混熟了后,玛雅不得不穿上衣服,以免再被一帮小娃娃喊下流。

    “哇,杨浩,你干了什么啦,女朋友救活了没有?怎么头发都竖起来了。”玛雅是没轻没重的,一口气就问了好多。

    杨浩哪里有心思回答她,看见龙云神情凝重的很,便甩开玛雅,走到雷达那里:“出什么事情了?”

    “圣熊星真的有麻烦了。”龙云说,“我们也有大麻烦了。”

    “再大的麻烦也不用发红色警报吧,这不还没交火么?”扬浩有些心不在焉,他还琢磨着回去熊顾师名嫂呢。

    “难道天还会塌下来不成?”扬浩嘟浓着,他估计最多也就是圣熊星上德尔克的余党闹腾一下,别说不用他出手,恐怕凯文就能给解决干净了。

    “天没塌下来,不过是翻过来了。”龙云把他庞大的身体让开,露出末日号上的非线性雷达屏幕,“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要遇到对手了么?现在他们来了。”

    杨浩伸头瞟雷达一眼的时候,还有些无所谓,可一旦眼神投出去,却仿佛是被屏幕上的景象给吸引住,再也抽不回来了。杨浩现在的模样,可不止是发呆那么简单,简直就是吃惊加震撼再加上几分的绝望。

    这回杨浩心里面清楚,不要说是红色警报,就算发黑色警报也表达不完即将遇到的灾难有多严重,这匪以说是杨浩他们所遇见的空前的大麻烦,比以前遭遇过的更大过几十倍。

    或者简单的来判断,杨浩他们是要完蛋了,而且就像是被坦克压过蚂蚁一样被轻易的碾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