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章 最古怪的伏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卷 第三章 最古怪的伏击

    (-  王暮自然不会知道这些,所以当他最后乘坐着反重力飞行器落到便便二号卫星上时,虽然身穿自制空气的宇航服,但也差一点没被这儿的味道给熏死。

    “我的真神啊!”王暮站在地面上,脸色苍白,摇摇欲坠,“这是什么味啊。”

    便便二号上的土地,虽然都是用人熊族的粪便堆积而起,不过至少从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肮脏来,坚实的土地和别的地方没有差别。就是空气之中所飘荡的恶臭,是普通人不能够容忍的。

    凯文自然不能算是一般人啦,他居然连氧气系统都不用佩戴,就可以在这难闻的空气中自由呼吸,还惘然的反问:“什么味道?闻不到爱,还蛮好的呀。”

    王暮差点没气晕过去,这种大狗熊真是神经系统大条。今天的王暮并没有身着最喜爱的将军礼服,而是穿着一套帝国标准的宇航服,现在的宇航服已经与过去那种厚重的还要戴大头盔的玩意不同了,保护身体以及保证自制氧气不外泄主要依靠的,便是一个特殊装置形成的力场。

    这使得宇航员看起来还是身着普通的服装,但其实不管处在什么恶劣环境,都伤害不到他们。

    王暮抓住凯文,恶狠狠的问:“杨浩人呢?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把你烤了吃。”

    “我不就在这儿么。”杨浩的声音果然懒洋洋的传出来,他就跟没事人似的,站在王暮的身后,两只手还抱着一把一人多高的巨斧,杨浩见王暮回头,便微笑以待,“不过你要烤这只大狗熊,我没意见,给我留个左腿啊。”

    看到杨浩,王暮当然不烤了,他仔细端详起这个通缉今上的主角来。杨浩还是那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比起几个月之前,却要成熟自信一点,而且身上的力量,显然又有了突飞猛进。

    更吸引王暮眼球的是,在杨浩的身后,斜插着三把古朴的宝剑。其中一把剑身细长却镶嵌满摧涤地宝石,这正是光剑派的瑰宝之剑,而另一把则被黑色的粗布包裹着,看不出剑身的样式。只有露出的剑柄显示整把剑都是黑的。王暮自然清楚,那就是黑风剑派的镇派之宝引力之剑。因被杨浩杀死了德尔克才会落入他手中。而最重要的一把剑,当然就是王氏家族自己的不死之剑,王暮一看到传家宝,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光来了。

    “啧啧啧!”杨浩连连发出怪声,“大叔,看你这副贪心地样子,就知道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不就是几把破剑么,有必要整天追着我跑。我又不是漂亮美眉。”

    “只要你交给我,以后我就不再跟着你咯。”王暮先礼后兵,“交出宝剑,我就放过你,留你的小命,还不伤害人熊族。”

    “交给你?”杨浩抚摸背后地剑柄,嬉皮笑脸的,“才不要呢,我背着三把剑多帅啊。泡妞全靠它们了,给了你我怎么办?”

    “连命的没有,哪来的女人呢?”王暮谆谆诱导,“不如给了我,你还留着大好明天,去拥抱美女。”

    “唉,我倒是想答应。”杨浩无奈叹息,“可我手上这把巨斧却不肯答应。你说咋办呢?”

    王暮勃然大怒,杨浩嘟浓了半天,原来都是在消遣他,这让王暮这样的高手如何忍受的住。他终于开始慢慢的抚摩自己权杖上的剑柄了,这把剑一直都深埋在将军权杖之中,多年来没有出鞘,也只有王暮知道,它有多么的渴望饮到新鲜地血液。

    “巨斧虽然好看,但不适合你用吧。”王暮淡淡的说,他自然知道,在圣熊星上,这把巨斧的主人是赫德长老,而绝非杨浩,“赫德那老狗熊呢?就不用再藏了吧。”

    “要杀你,还需要长老么?”王暮身边有一人却开始发作了,当然就是那个所谓背叛的凯文咯,这只大狗熊憋到现在终于可以爆发,飞快的跃到了杨浩身边,抓过巨斧就摆了个帅气的POSE,“有我凯文在,岂容你放肆!”

    看见凯文突如其来的投入对方阵营,王暮却如同早有所料一般,丝毫都不吃惊:“赫德真的不来么?未免太小瞧我了吧。”

    “呔!”凯文又换了个POSE;很大声的吼道,“长老昨天晚上着凉感冒,今天正在挂点滴呢,有我这个首席大弟子在,照样能取你地狗命,先让你瞧瞧,削金之裂的厉害!”

    说着,凯文的巨斧闪出一个斧花,有炫丽的色彩从斧柄开始盘旋至斧刃,然后气势如虹的朝王暮冲去。

    “唉哟!”凯文才冲不过三步,却见王暮单手一挥,便有一股真气破体而出,正中凯文的膝盖,这只大狗熊出师未捷,惊天动地的粹了个熊吃屎。

    “哼!”王暮自持身份,根本就没有和这个两个娃娃动手的,只是出言提醒,“你们别忘了,我地战舰就在圣熊星系,只要我一声今下,就会有上百艘战斗穿梭机飞过来,只需要几秒时间,你们都会没命的。”

    “当当当当!”杨浩夸张的摆出高枕无忧的架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骗到这儿来么?就是因为在这里,你根本就没法用你那些高科技地枪炮武器!”

    “笑话!”王暮压根不相信,他纵横战场几十年,还从没听过哪里不能使用巨舰大炮的。

    “这儿就不能!”杨浩和凯文俩笑的跟狐狸似的,特别是凯文,颇有几分自得,“告诉过你啦,这里是便便二号卫星,卫星上到处都是我们人熊族的排泄物,长期堆积后,自然会产生很多很多沼气,所以这个星球的大气层里面,九成以上的气体都是易燃的活气。”

    王暮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闻到这么难以忍受的气味,不过他看杨浩他们也不用挂氧气,就可以自由的呼吸,心里难免不信:“为什么你们可以呼吸?难道不怕活气么?”

    “有我这个春药专家在,还用怕?”杨浩挺起胸,洋洋得意,“我的凌霄丹吃一颗,就能够无限供氧。别说是沼气了,就算毒气也不用怕。”

    说实话,在圣熊星上,杨浩也是一直都有吃凌霄丹,因为人熊族实在太会放屁了,让边上的人都难以忍受。

    “在这么浓烈的沼气中,只要你的舰队一开火,整个星球都会一起,我们三个人就同归于尽,甚至连三把古剑也要陪我们去死!”杨浩危言耸听,却颇有几分效果。

    王暮纵然再老江湖,也难免愕然变色,本来要想舰队发讯号的联络器也不敢再摸。这个地方如果真的包含沼气的话,那事情还真是难办了。杨浩他们几个杀不了还是小事情,若自己跟这几个中孩子一起葬送,那可真是划不来。

    王暮心知是着了杨浩他们的道,脸上很是挂不住,便有些恼羞成怒,竟开始默默的拔剑了。

    扬浩看他的动作,忍不住出言提醒:“虽然冷兵器不容易点燃沼气,可若你用出神龙奇剑,也照样会同归于尽哦。”

    王韬曾经使用过的神龙奇剑,乃是一种绝世的剑法,但在出剑过程中,力量会大肆的化作火焰,自然也不能在这里使用。其实又何止是神龙奇剑,就算是杨浩的炎剑,照样不能乱拿出来。

    “要杀你们这种人,何需神龙奇剑呢。”王暮冷笑着,他的剑终于出鞘了,那把很少有人见过的短剑,竟是黑色的。

    王暮的眼眸中,手掌里,甚至是流露出的笑容中,都有着黑色的气息。

    他已经是怒极,而这个世界上,如果要论人发怒时的可怕的话,王暮绝对算是一个。甚至是在王氏家族中,王暮也是个今人发休的人物。

    曾经有人问王家的主事人海望公,在王氏家族中,最厉害的人物是谁。恰当时,正逢王家人材兴旺,中年一辈中,竟涌现出十多位顶尖高手,足以啸傲十剑流。但海望公并没有把视线投向风头强劲的王氏子弟,而是点了点最默默无闻,甚至当时还在给别人提剑的王暮。

    在整整十年的时间里面,王暮都无人问津也没有什么成绩,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海望公看走了眼,但十年过去后,王家那些风头无二的高手们,一个个在帝国征战中牺牲,却只有王暮还在沉默中成长着。

    再一个十年,王家的高手在帝国的快速扩张中消耗殆尽,中年辈里,唯有王暮尚是中流砾柱,海望公把家族军把剑师团全都交给他时,旁人们才晓得二十年前的目光锐利。

    曾几何时,海望公说:“王暮默默无闻,隐忍藏锋,但不管在何等的激战状况下,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他。”

    一个人也唯有活下来,才有与别人一争长短的资格,王暮比谁都懂这点,所以他修炼的剑术,从来都不是大开大阂,光芒艳丽。而是晦涩阴暗,沉溺于夜沉之中。

    他的这套剑法,便叫做“夜色”。

    很少有人懂得王暮,甚至在王氏家族中,他也是个异类,时至中年,还无妻无子,也不见他沉溺剑术,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堵好,这样一个人,仿佛只为活而活着,冰玲孤独。

    但唯有王暮自己清楚,他是个诗人。一个真正的诗人,并不用笔写,身边的一切,包括眼神,包括微笑,包括剑,都可以写出他关于夜的诗篇。

    而此时,当王暮了解自己被骗入困境,当他看着对面两个区区晚辈的嘲弄时,他诗兴大发,他要将这诗意宣泄出来。

    他出剑了。

    那是一片幕天席地的黑暗,事先不带任何预兆的,水银泻地一般朝着杨浩裹狭而去。杨浩甚至是在这一剑之中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他心里的惊骇是前所未有的。

    杨浩虽然实力也提升的很快,但毕竟经验不足,总体来看还是一个新手,尤其对于剑法,他实在不是很精通。

    想当初,杨浩看见司徒海的第十一剑时,心里已经震惊莫名了。但第十一剑委实有太多的变化,太多的奥义,甚至杨浩连看都看不懂。

    而王暮的“夜色”一出,却让扬浩感觉到了真正的寒意。他能够见到这剑的轨迹,也可以研判出剑刃的攻击范围,甚至还能计算到力量的强弱程度,但让他感到绝望的却是,他竟像是被束缚在夜色之中,再也动弹不得。

    杨浩只能眼睁睁的望着空中,看着那黑墨般的气息如网降临,把这里覆盖的光芒全无,连太阳都已经消遁了,被那阴冷的死亡之气吓走了。

    杨浩手上没有剑,他也不可能再拔出剑来,王暮的“夜色”并不只是剑法那么简单,还是一种控制人精神意志的法术,这种法术能够禁铜住杨浩的动作,还可以让他逐渐的涣散求生的意志。

    这才是如艺术般地剑法。它不需要更多花里胡哨的招式,却能够达到最有效的结果。

    王暮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在莫名间将杨浩给打挎了,哪怕他有再多的功力进境,哪怕他现在炼药技术天下无敌,可就是在如此一瞬,杨浩已经无力还击,甚至都无力再活下去了。

    他唯一的结局,看起来好像就只能沉寂在夜色之中。

    被那股今人窒息的死意活活困死。

    杨浩张口结舌,他甚至都无法呼救。没法让倒在另外一边的凯文来援助。

    那幕黑色彻底的笼罩在扬浩所站地地方,陡然之间,在王暮一声闷哼之下,黑色之中,仿佛是死光一闪,整个空气都死了,那里完完全全的成了空,成了死寂地一无所有。

    就连风都不能活下去。

    但杨浩却活着。

    他能够活下来,完全只是运气而巳。这运气还不是他自己的。当那幕“夜色”来袭,杨浩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边上空气中的一团雾气陡然凝聚起来,这当然是已经精神化的玛雅了。玛雅及时发现了杨浩的状况,立刻拼尽全力,用出大圣者引术,将杨浩牵动了三步。

    就是这三步拯救了杨浩。“夜色”虽然不可一世,但却无法覆盖更多的范围。当扬浩被救出后,看到刚才自己所站的地方。甚至于连微尘连自己留下的气息都被杀地精光的时候,他心里可谓是冰凉冰凉。

    也就是这个时候,杨浩总算明白了过来,这个世界上的高手是数不胜数的,哪帕他修仙大有所成,就算他能炼造更多的春药,可是没有自己精湛的剑术,也不可能与那些真正的高手为敌的。就是杨浩的这次顿悟。才让他发誓要学习世界上顶尖地剑术。

    而另一边,王暮的震惊不比杨浩小。当黑幕散去后,王暮发现杨浩居然还好端端的站立着,吃惊的手腕连颤几下。要知道。王暮因为痛恨杨浩的案落与欺骗,所以一出手就是杀招,在他的“夜色”之下,还极少有人可以逃脱。扬浩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就脱离了死亡范围,这不可谓不强,也难怪他可以杀死王韬,甚至连夺三把古剑了。

    王暮立时就下了决心,今天必须要把杨浩杀死,否则日后这个人一定会成为王氏家族甚至十剑流的心腹大患。

    于是他便一振剑身,深提真气,准备再发出“夜色”地第“慢着!”杨浩才刚刚脱困,者王暮又要来,连忙大叫阻止,“等一下等一下。”

    “干嘛?”王暮的剑并没有放下,“想要投降么?现在可晚了点咯。”

    “投降你个头啦。”杨浩一本正经的问,“你有没有见过万箭穿心的场面呢?”

    王暮完全不知道扬浩在说什么,冷冷摇头:“没有。”

    “没有啊。”杨浩却诡异地大笑起来,“那今天就见识一下吧。”这话说完,他已经带着凯文和玛雅,使出飞花幻影身法,一下子飘出去几百米远。

    王暮又怎么会让他轻易逃走,正待要追上去,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就在他前方的空中,竟多出了许多个小点。这些小点密密麻麻,数量竟有成千上万,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数的小虫子一般。

    在这种地方,又怎么会有小虫子呢,那自然是杨浩所设下的陷阱了。几秒钟之后,王暮便发现这些小点子已经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终于清晰可见,那些根本就不是什么黑点,而是一根根用精钢所铸就的长枪。这上干根长枪都有着锐利无比的枪尖,正如同闪电一般,从天而降,目标自然只有唯一的一个——王暮。

    这是杨浩设下的连环计中的第二环,他不仅安排凯文去将王暮骗到这个充满沼气的地方来,而且还把整个魔熊团都埋伏下来,以免王暮实在厉害,自己打不过可以应急。

    果然这回用的上了,在杨浩从“夜色”攻击中逃脱后,便朝着远方发了讯号。埋伏中的魔熊团立刻出击,首先便使出了杀手铜,“三阵·8226:杀”中的铁枪阵。

    万枪齐发!

    那一根根足以将人洞穿的铁枪,就像是游龙一般的刺破苍穿,然后直接又准确的朝着王暮飞刺过来,这中间所夹带的力量,真的是雷厉风行不可思议。

    在宇宙之中,人人都有一套对战斗团的评价方式,但不管是帝国枢密院,还是普通的剑师都很明白,魔熊团的实力在于什么地方。

    魔熊团的战士,就个人能力来看,是绝对不入帝国高手的法眼的。就正统的剑术流派子弟,一个桃战十个魔熊团战士绝无问题。

    但这并不是说,魔熊团一点都不厉害,而恰恰相反的是,魔熊团在对付帝国剑术高手的时候,更有一番神奇的效用。

    可以说,魔熊团就是那种以人多欺负人少的典范,尤其是三阵·8226杀,根本就是用熊海战术,可以将再高的高手都活活淹死。

    三阵·8226;杀中的第一阵铁轮阵,就是让经过专门训练人熊高手,倾尽全力的朝目标掷出铁枪。每根铁枪都重达上百公斤,在空中经过抛物线的滑行,并且以加速度坠落的时候,落到人身上的时候,又何止千钧之力呢。

    虽然说,这样的一根铁枪对于顶尖高手来说算不了什么,哪怕他们挡不开自然也可以躲闪开。但如果成千上万根铁枪组合在一起发射呢?这些铁枪有快有慢,有高有低,竟可以覆盖超过几百米的地方,足以让人顾前不顾后,哪怕有再快的身手也难以活命了。

    王暮现在便是遭遇到这种境况,他今天是自持号手,所以才会跟着凯文来到这里,看见杨浩后,还以为能够轻扣的制住他们,可谁料到,杨浩竟然还埋伏了如此的一支精锐。

    以王暮的实力,如果早嗜准备,必然能够躲开魔熊团的铁枪阵,可惜他从来都不晓得,魔熊团中,竟然还有这么一手。而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是晚了,空中的黑点,早已经变成了杀气逼人的铁枪,只要再几秒的时间,就会正中王暮的身体。

    上千根铁枪,目标却是唯一,王暮的实力哪帕再强,也只能档开其中部分,却免不了要被剩余的那些给钉死在这个卫星上。

    可怜王暮一代英雄,却要死在这个专门用来堆积人熊族粪便的星球上了,真可谓是死不得其所。

    所以王暮不想死,他也决心不死。

    正当铁枪呼啸而来,旁人都觉得王暮再没有反抗余地的时候,他却手握黑色短剑,双臂反举,嘴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呼啸。

    而就在王暮的身上,竟突然散发出了一阵黑色的雾气,这些雾气犹如墨汁在水中扩散,速度飞快的弥漫开来,眨眼的功夫,就把这周围,渣染成了一片的黑色。

    这也是王暮“夜色”剑法中的一招。正如杨浩所不知道的,一套完整的剑法,当然不会只有攻击的剑术,更应该有防守的绝技。就好像丹鼎派的五字诀一样,有攻击便有防御。而王暮的这一防守招式,更是凝聚了他毕生的绝学,可谓是“夜色”中精华的精华。

    当魔熊团的铁枪杀到之时,王暮已经防御得当,他那些黑色浓雾,竟然如同坚硬钢铁一般,都形成了固体,哪怕是上千根铁枪势不可挡的落了下来,却依旧没有办法突破王暮的黑幕防御,纷纷在外围就失去了动力,铁枪攻击受阻,全然无力的落满在王暮的四周。

    “我的天啊,这算什么抬数啊?”杨浩发觉自己的打算竟然全部落空,不由惋惜到跳脚,“简直就是妖怪么,喂,姓王的,你是不是人啊?”

    合着杨浩的意思,非要被他给杀死的,那才能算是王暮好不容易防御下了铁枪阵,全身真气都有了耗损,对于杨浩自然是恨之入骨,他干脆用剑直指杨浩骂道:“小混蛋,你有本事就来和我单挑,现在这样算是什么?”

    “现在就是单挑啊。”扬浩瞪大眼睛,还一副委屈的样子,“不就是我们一群挑你一个么?莫非你还不满足,想要放下剑绑上手脚任我们躁蹦么?”

    “那也太残忍了,不人道啊。”凯文在旁边添油加醋。

    “啧啧啧,人家是高手,高手就喜欢玩的调调,你懂个屁啊!”杨浩喳之以鼻,又朝着王暮嬉皮笑脸,“王长官,我们现在正打仗呢,谁规定打仗要一对一的,你一个人来就算你笨蛋,这能怪的了谁呢,只好等你死了之后,再去跟上帝哭诉咯。”

    “在圣熊星死,见不了上帝,只能见我们的圣熊。”

    凯文又忍不住提醒。

    杨浩吓了大跳,很好心的对王暮说:“那你可要当心啊,那只母圣熊我见过,色的很哪,你长的这么俊俏,留神别被她给霸占了啊。”

    王暮气的够呛,他身为军团司今官,地位自然十分崇高。今天被骗到这个地方,已经是丢人至极了,却还被两个晚辈给弄的如此狼狈,又深陷险境,这让他脸上怎么挂的住。

    但不知怎么的,王暮气虽然气,但也并没有暴跳如雷的夫态,他反而还冷笑连连:“这么说起来,你们是不喜欢单挑。而要群殴咯?”

    “没错啦!”杨浩占着上风,真是好得意。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帝国对于圣熊星地威胁主要在于巨舰大炮以及人多势众,可现在他把王暮一个人骗来这里,而且又不能用高科技枪炮,这么一下子,优势完全集中在圣熊星这一边,只要将王暮捉住,以此要挟帝国,就不愁帝国不退兵了。

    但杨浩未免高兴的太早了一点点。

    王暮根本就不看杨浩,也不看那压的越来越近的几干个魔熊团的勇士。他似乎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群殴至死,反而横握短剑,用手指连弹了三下。

    弹剑之音悠悠流长。真正的用剑高手,似乎都喜欢弹剑,仿佛弹剑比弹吉他更好听似的。但实际远不是这样,尤其是王暮这几下弹剑,传出的声音嘶哑刺耳,虽然穿透力极强,象是能够直透天际飘荡到更远的地方。但真地是超级难听的。

    杨浩刚想讽刺王暮几句,并给他演示一下什么才是一流地奏乐,但还没等他开始,却突然发现,这些都没用杨浩的得意洋洋没用了,而他的所谓的演示更加是无用功。因为王暮的弹剑完全不是为了奏出悦耳声音,他只是在发出讯号而巳,发出一个可帕的。足以致人于死地的丸号。

    这个讯号飘荡出去,甚至走传到了大气层之外。杨浩他们很快就看到了一个绝望的景象,这景象壮观而惨烈,壮观属于帝国军队。而惨烈自然归杨浩他们所有了,当这个景象出现后,杨浩便清楚知道,王暮是如何的一个对手了,他并不是表面所看那么简单地,而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要难对付的多的,真正的高手。

    就在空中,正慢悠悠的飞下来几百个背着剑的帝国战士,这些人当然不只是普通战士那么简单,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用到任何器具,就可以从外层空间直接的飞进来,他们所用的已经不再是帝国基本术之一的飞行术了,而是一种充满了真气地修炼方法。

    在这些人的宇宙服上面,一个戴着皇冠的长剑标志分外显眼,如今就算是杨浩也已经知道,这个标志所代表的,乃是银河帝国中一支绝对的实力派——王氏家族。而这几百个背负着剑,好整以暇的飘飞下来,落到王暮身后的,显然正是王暮借以成名,并且在帝国军队之中享有威誉的骨干力量——王者剑师团。

    在王暮地身后,虽然只有几百个人,从数量上说,比魔熊团少整整十倍有余,但在战场上,数量并不占绝对的优势,更何况,那是王暮所率领的王者剑师团。

    在银河帝国之中,武斗团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可以说,每个

    星球甚至每个家族都有自己地战斗团,在近百年的时间里面,全宇宙的战斗团就超过了五千个,吸收的高手达数十万,可以说,在这个世纪里面,是武斗群体高速发展的时期。

    但是,如果论起历史来,没有人可以跟王者剑师团相提并论,甚至在史学家的眼里面,正是王家的这个剑师团,才开创了修炼者复兴的时代。

    就是在百年之前,银河帝国形成了三分法的权力架构,帝国皇帝、元老院以及帝国枢密院。在长期的权力斗争中,以科技武装为代表的枢密院一直压倒元老院成为皇帝的支柱。所以当时在帝国庞大的军队之中,唯有巨型舰队和高科技装备的士兵才是主力。真正的修炼者战斗团,唯有王者剑师团等少数几个。

    一直到外蒙左旋臂之战,赫德与司徒海竟然凭借两个人的力量就阻挡住了帝国最精锐的舰队,这对于帝国枢密院,不唐为一个震撼性的打击。从此后,以修炼者为代表的元老会势力迅速崛起,王者剑师团又成为了所有战斗团模仿的范本,成为帝国军队的中流低柱。

    哪怕是到了如今这种武斗团大为威行的时代,王者剑师团还是保持着强悍的实力,始终都位列在帝国十大战斗团的行列中。王暮亦被认为是日后能够进入元老院的重要人选。

    在帝国之中,修炼者的等级有严格划分,八级战力以下的被称为剑士,而八级以上的可以册封为剑师。也就是说,杨浩以前打败的王韬虽然也是一个剑士团的团长,却最多只能当王者剑师团的普通成员而巳,由此便可见,这个剑师团实力的强劲。

    王暮自己也曾经得意的说过,只要有王者剑师团在,他就可以纵横四海而不用惧怕强敌。

    如今,这支帝国中最富威誉实力最为强威的剑师团,就傲然的站立在杨浩他们的对面,相比起来,魔熊团自然是体积庞大十分壮观,但随便哪一个人心里都清楚,对方只要拉出一半的人马,就足以消灭整个魔熊团了。

    “我的妈呀!”凯文吓的浑身是汗,他回头去看杨浩,可杨浩哪知道怎么办啊。

    杨浩也是面如死灰,嘴里嘟浓着责怪凯文:“死狗熊,不是让你把他一个人骗来么,怎么还带这么多拖油瓶的?”

    “我怎么会知道。”凯文也弄不明白,“姓王的老家伙有这么多私生子,一来就来几百个。“

    这回,可是王暮占了绝对的上风,他老人家连剑都收了,双手支着将军权杖:“就你们两个小东西,也想骗的了我?从他第一次来投降,我就知道其中有诈,当然要安排后援了。”

    “无耻!”

    “卑鄙!”

    扬浩和凯文两人异口同声,完全不记得自己卑鄙无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王暮是个军人,只要胜利才不管用的什么方法,他微微一笑,权杖遥指杨浩:“把三剑交出,就饶你的狗命,要不然,你们都得死!“

    “你说死就死,有这么容易么?”玛雅不知何时已经现出实体,她今天倒是穿着衣服,没有那么惊世骇俗,“我们现在人比你们多好几倍,要打起来,可不一定你赢哦。”

    就在玛雅的嚣张叫骂声中,从远处又冲来了一支队伍,这支队伍人数大约有几百,但仿佛实力并不是很强,只用普通的飞行术缓缓的靠近。

    扬浩看见这支队伍,心里也是一惊,原来那竟然是他的浩剑团,浩剑团几百个孩子杀奔过来,只见这些孩子个个脸上激愤,大有放手一搏的意思。

    扬浩真是有些晕了,他直跺脚:“我不是让你们躲飞船上么!来这里干嘛?我没准备让你们冒险。”

    扬浩所率的浩剑团都是从雷蒙星上带来的孤儿组成,当杨浩修炼丹鼎双修派有所成之后,便也让这些孩子服食些基础的丹药,并且一个个的帮他们筑基,现在这些人倒是个个有了几级的基础战力。只是杨浩觉得浩剑团的成员都太小,不适合正是修炼丹鼎派的色情功夫,所以并没有教习太多。

    浩剑团中年纪较大的一个,名叫楼维真的女孩子,是孩子中的首领,今年倒也有十五来岁,生的眉清目秀,发育又早,颇有几分大姑娘的风姿,只是楼维真从小没有父母管教,所以爱做男孩子打扮,进入浩剑团后,更是一头短发剑不离身,很是英姿飒爽。

    楼维真看杨浩急的要命,就站出来辩解:“浩哥,我们知道你今天是来拼命的。要送死的话,我们跟你一起去!”

    “对!跟团长一起送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