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章 同归于尽的星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卷 第四章 同归于尽的星球

    (-  杨浩看着他们那副慷慨赴死的大无畏样子,心里真是哭笑不得,他无奈的嘀咕:“要送死我才不来呢,这世界上哪有人这么笨的。”

    偏偏浩剑团的孩子们就是这么笨,从实力上来说,他们远还没有和帝国正规的剑士团一较高下的水准,可是这些人从小就是孤儿受尽别人的欺辱,正是杨浩将他们救出苦海,而且还将他们编成一个团体,所以这些孩子们对于杨浩的感情是别人难以体会的。

    今天楼维真偷听到龙云和XLL的交谈,XLL向来都悲观,一直都哀叹杨浩是一定要死了。这话被传回浩剑团,那些人急的要命,便瞒着龙云,在楼维真的带领之下悄悄的来到了这个卫星上,希望能助杨浩一臂之力。

    这本来当然是好意,可在杨浩看来,却是又感动又生气,可以说,浩剑团这些人的到来,完全的改变了杨浩的计划。

    其实,没人知道,杨浩今天真的是来送死的。自从知道帝国军队包围了圣熊星,并且要毁灭圣熊星之后,扬浩嘴上不承认,但心里明白,这个灾难就是他自己带来的。

    杨浩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人,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责任感。

    正因为超乎寻常的责任感,他才会将王暮给骗到这颗充满了沼气的星球上。按照杨浩本来的计划,如果能够顺利的将王暮给抓住,那当然是皆大欢喜。可是万一王暮真的有本事脱出了杨浩的计划,那实在无奈之下,杨浩便准备用出终极的一招。

    他想要点燃整个星球。

    这是一个逼于无奈的下下之策了,但要打败庞大的帝国舰队,想要对付王暮这样的高手,似乎又是唯一的方法。这颗便便二号卫星,几乎可以看成是一粒充满了瓦斯气体的星球,只要杨浩吐出一口真火,就能够瞬间引发大气层的超级大。等到那时候,别说是王暮了。就算蚂蚁都不可能再存活一只。

    当然了,杨浩和凯文以及魔熊团也会在中丧命,但这是他一早就和他们商量好地,每个人都有了为星球献身的准备。

    杨浩把这一次的行动称为了“涅磐”,就是希望无论圣熊星还是浩剑团都可以在这次惊世大中获得新生。

    但世事岂如人意,古人也常说,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杨浩那壮怀满至,一心求仁的计划,却随着浩剑团孩子们的到来而彻底的宣告破产了。

    要说牺牲掉几千只大狗熊。杨浩是一点也不心疼的,甚至他还觉得有自己陪葬。还是狗熊们占了便宜呢。但要让浩剑团的人一起去送死,扬浩是绝对不可能干的,扬浩平日里对这些孩子最为照顾,简直和家人一样,怎么会有人让家人一起去死地。

    看着杨浩的脸色阴晴不定,对面地王暮怎么会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劫,他还以为杨浩是在得意人手的增加呢。

    王暮不由大叹,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浅薄了,在战场之上。尤其是高手对决,人手再多也不管屁用。象浩剑团这种实力,他只消派出两个剑师,就足以完全消灭掉了。

    “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投降吧,至少还能留条小命。”

    王暮奉劝道。

    “呢。”杨浩挠挠头,尴尬的笑,“你想

    投降的话,那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死鸭子嘴硬!”王暮眼里冒出冷光。

    “我何止嘴硬哦,我还有很多地方都硬!”杨浩千输万输嘴仗不输。

    “就是。杨浩还有别的地方也硬!”那个该死的玛雅又在不合时宜的插嘴了,她很了解地点点头,轻蔑的看着王暮,“我看老大爷你已经没什么地方可以硬了,倒不如买几颗春药吃吃吧。”

    “你们找死!”

    “嗨,到底是谁找死啊。”玛雅双手叉腰,一副泼妇骂街样子,“我们现在有几千个人。以十对一暖,群殴你懂不懂,我们十个打你们一个还打不过么?你想玩真的啊,信不信老娘我吃了你!”

    “万裂!!”王暮一声怒吼。随着他权杖的挥舞之下,他身后的王者剑师团成员一起拔剑,锵锵两声巨响,竟整齐划一,随着剑身大闪,光芒亮遍整个星球。哪怕是离他们有几百米远的玛雅,也感觉到了剑刃上的寒意。

    王暮是老江湖,他自然早就看透了玛雅圣徒星人的本质。在王暮的记忆之中,圣徒星人灭亡早巳许久了,他实在是搞不懂,杨浩究竟从哪里找来玛雅这样地高手帮忙的。但圣徒星人曾经的辉蝗让王暮更是警惕,他决定不再给杨浩这些人任何的机会。

    玛雅却完全不知死

    活,见剑师团出剑又收剑,动作虽然快而整齐,但却并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她更是大笑起来:“切!我还以为有什么厉害的呢,万裂万裂的,裂什么呀,裂个屁啊。”

    杨浩一开始也是被王暮他们的招式给吓了一跳,等“万裂“收剑后赶紧看自己地身体,还好发现并没有被割上几万剑,也开始觉得,所谓的王者剑师团不过是虚有其名而巳,实际并没有那么厉害。

    但王暮却双手抱团,看起来非常得意。

    “哇,好厉害啊。”杨浩又开始他的表演了。

    “厉害什么呀?”这次是玛雅和他唱双簧。

    “厉害就厉害在什么都没发生啊。”杨浩瞪大眼睛,手点着王暮,“什么宇宙筋十位的剑师团啊,什么最厉害地剑手啊,也就招式好看而巳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明天我设计几个金牌招式,也能让浩剑团入选全世界第一剑士团咯。”

    “是么?”王暮倒是不生气。

    “当然是咯!”杨浩总算是不担心了,他亦觉得自己这边还真有可能打得过对方。

    “笨蛋!”一直在杨浩肚子里面养精蓄锐的混元子终于忍不住冒出来。

    “你说谁笨蛋?”杨浩被骂的莫名其妙。

    “当然是说你了。”混元子恨恨的,就差没咬牙切齿咬断杨浩的血管了,“你真是笨的无可救药,他们用出这么厉害的一招,你居然都看不出来。”

    “厉害在哪?我怎么不知道?”杨浩根本不明所以。

    混元子已经在跳脚了:“刚才那个剑师团的‘万裂’的对象压根就不是你,要不然的话,你早就被五马分尸“难不成他们要杀的还是你咯。”杨浩居然还有心思嬉皮笑脸的,“你老人家难道被裂了?我的天啊,师父,你死的好惨啊,我一定要继承你的遗志,照顾好你的女“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开玩笑!”混元子勃然大怒,也不知道是不是舍不得女人,“告诉你吧,刚才是那个叫王暮的在警告你,他们‘万裂’的对象,是两公里外的一粒沙子,不相信的话,你自己用敏锐术看看。”

    混元子的话,对于杨浩来说,不萤为惊天霹雷,他赶紧运起自己的力量,用最大程度的敏锐术去查看混元子所谓的沙子。

    幸亏杨浩最近实力大涨,这才可以让自己的敏锐术一直蔓延到两公里之外,果然,在敏锐术的带领下,他很快就找到了混元子所说的沙子。那如何还能算是一粒沙呢,或者它曾经是一粒最普通的细沙,但是现在却已经被割裂成了上万分,就好像有几百把长剑在它的身上割下几百道伤痕似的,已经彻底的变成了最细微的粉末。

    杨浩顿时便面如死灰,他当然都不会知道,这是王者剑师团在杀敌之前的惯用动作,一方面是为了震撼敌人,而另一方面也是激励自己。就如同在远古时期的骑兵们,在冲锋前一刻必须要校准马蹄一样,顶尖的剑师团在开战之前也是需要校准战友之间的精神力,只有所有人的力量都协调一致,甚至都可以齐力割开几公里之外的一粒细沙,这样的凝聚力才可以让他们爆发出真正的杀气。

    而现在,王者剑师团的杀气已经被成功的培养了出来。远远者过去,你绝对看不清楚哪一个剑师的面容,那里就象是一团团黑雾屹立着,已经形成了一个整体,一个可帕的整体,就象是死神下凡。

    随着王暮的权杖缓缓的挥动,这个死神的整体竟然飘了起来,他们犹如能够飞翔一般,凭空的拔地而起,冲着杨浩这边的阵容飞射而来。

    几百个人,几百把剑,但拥有的力量,却象是可以将几万人杀死几万次,这种势不可挡的黑色的洪流,正汹涌而至。

    杨浩粹不及防,心里的惊骇还没有消退,敌人却已经逼到眼前了。而如今站立在战线最前的,却是实力最为弱小的浩剑团。

    这些浩剑团的孩子虽然志气很大,但实力却只够送死的。当王者剑师团的剑师飞扑过来的时候,他们甚至都还没有拔剑,那一股股强悍的破体真气就汹涌而来,将好几个孩子的剑都折断了。

    当真正的大战来临,浩剑团的人才知道战斗有多么的残酷,他们都是没有经过战场的,又如何应付的过来呢。

    差不多大部分人都吓的面如死灰,只有楼维真等几个稍大的人还有抵抗的意志。

    杨浩早已经跃到前方,替这些孩子们档住了大部分的破体真气,他焦急的大吼:“快撤,浩剑团给我撤到最后!”

    这句话惊醒一群人,楼维真虽然年纪不大,却颇有几分领神的能力,她立刻就率领人朝着后方飞去。但剑师团又如何会放过他们,几个顶尖的剑师已经抽出长剑,也没看到他们有如何的挥动,就有锐利的剑芒飞射过来,一时之间,漫天遍野都闪现着惨白色的利剑光芒,就犹如恶魔下凡一般,这些白芒激射着,飞速扑向来不及退却的孩子们。

    在银河帝国之中,修炼者的身份总是很神秘,这不仅仅因为他们至高的地位,更是因为他们的修炼方法,乃是帝国最大的机密。

    正如杨浩曾经在雷蒙星高级学院学到的一样,银河帝国是不允许普通人进行修炼的,士兵乃止军官,都只可以研修帝国的几大基础术,而不可以在自己身体中使用原力甚至是真气。

    但这并不代表曾经威行一时的修炼术已经绝技了。那些从古代修仙者那里延续下来的修炼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个家族的私有财产。在银河帝国之中,也只有这些家族的子弟,或者是元老院下属的人,才可以做这种私密的修行。修炼者与杨浩一样,都身怀真气,而且还各自有各自的修炼法门,据说最强悍者,都已经可以如仙人一般的使用法术和宝物了。

    而杨浩他们面前的王者剑师团当然与普通的剑士不同。那些剑士们还基本没有脱离帝国基础术的范畴,但剑师这个级别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他们个个都经过几十年的修炼,都怀有后天真气,所以当长剑在手的时候,剑气可以随着真气破体飞出,从杨浩的角度来看,这些人都和他一样,可以使用飞剑了。

    那一道道白芒几乎和飞剑一样强力,又岂是杨浩可以随便挡下的。就在他已经手忙脚乱,眼看着飞芒就要射中浩剑团。

    幸亏这时,身边还另有一个人,这就是那个爱出头骂街地玛雅。玛雅虽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但到底有很多实战的经验,当看见王者剑师团杀来的时候,已经彻底的了解到对手的实力,如今见扬浩苦苦支撑,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也在保护孩子。心里更是大为激动。

    “让我来!”玛雅整个人都化作精神体,使出大圣者引术。竟然在一瞬之间,将那些剑师的飞芒给牵动了一下。这牵动虽然幅度不大,但毕竟让它们慢了下来,两军对阵相差的就是那么短暂时间,趁这个机会,浩剑团迅速的撒到了后面,总算没有太大的损耗。

    “哼!没用地!”王暮见一击未果,只是冷笑,“你们谁都要死。一个都逃不掉。“

    嘴上说着,手里也丝毫不慢,他那支似乎无所不能的权杖高高地指向空中,朗声命令:“王者之阵!”

    王者之阵!

    这是一个足以惊世骇俗的名字,就算是在强手如林的帝国武装之中,只要有人喊出这个词汇,保管没有人赶再接下去,虽然有无数人想要打败它,但能够做到的却很少很少。

    王者之阵。是王氏家族的一个古阵法,这个阵法源自与远古的剑仙,但究竟是有怎么样的渊源却少有人知,但不管怎么样,当这套阵法在王家使用后,却轻而易举的让王氏家族站上了十剑流的颠峰,也成为了帝国地中流纸柱。

    可以说,正是“王者”之阵成全了王家。王家的大半的力量和支柱,都来源于这套无往不胜的大阵。

    曾经,王韬也让他手下的剑士们学习王者之阵,虽然连初段都没有学完整。但已经可以横扫多个剑士团而成为一流的代言词。虽然杨浩利用极光偷袭打败了王韬的剑士团,但这并不是王者之阵的失败,那时候,他们甚至还一剑未发呢。

    而如今,站立在杨浩面前的,却是王者剑师团。要知道,当年王家得到那古阵法地时候,还没有命名,正是因为王者剑师团的长期磨砺和使用,才让这套阵法被成为“王者”之阵。所以只有这套大阵,才是王者剑师团的看家本领。

    “王者”之阵,是要将许多人的力量集合起来,再经由共同的精粹,让合力扩张几十倍的力量,最终发射出去的时候,足可惊天动地。在这个阵法运作之时,关键问题是要所有人的心意合一,完全地心无旁鸯。而看之前剑师团“万裂”的整齐划一便可以知道,这些人长期在一起战斗,整个集体早就已经如同一个人了。

    当王暮高声发布命令之后,剑师团犹如机器人下达了同样的指今,迅速行动了起来,只见在杨浩面前不过百米的地方,几百个剑师组合成了一个密密麻麻地大阵,他们中有的高高漂浮在空中,有的手足相抵如叠罗汉一般,更有的甸甸在地上,唯有目光采猎鹰似的死死盯着目标。

    “完蛋了!”混元子的感觉最为敏锐,他首先感受到了敌手正在集中起来的力量,那是一股不可思议的强力,这种力量甚至是混元子也必须在上千年前才能感受到,那是剑仙的时代,剑仙们各自展开本派最为得意的大阵相互廓杀,一道道飞剑在空中游走,再也寿不到人的影子,唯有鲜血如同雨下,一道道元婴被杀死在凄厉的剑雨之下。

    那是让人无处可逃无法闪避的死亡之雨,在这场雨中的人,唯一结果便是被杀死,甚至连灵魂连最后的一点期望都不可能再留存,当如此杀气厉厉的大阵之下,杨浩他们哪怕有再多的人,也是只有死路一条,当“王者”大阵发动之后,杨浩他们就会立刻烟消云散,成为这个星球上的一缕青烟。

    “快逃吧,你不是对手!”混元子焦虑万分,虽然活了千年,不过这个老鬼可走不想死,“以你现在的实力,完全能在阵法发动之前走掉。”

    杨浩现在剑术不佳,但却胜在功力够强,尤其是真气之充沛已经步入高手的阶层,如果他真的不顾而去的话,还真的不太有人能抓住他。

    可杨浩又怎么会这么干呢?他是准备好死在这儿的啊,更何况现在还有浩剑团的人在,还有玛雅在,还有凯文和他的魔剑团在,扬浩就算是让别人都逃走了,也不可能自己先走,这是杨浩他的人生准则,也是混元子永远都改变不了的杨浩的底线。

    所以,在混元子看起来,在王暮看起来,在剑师团看起来,扬浩是要死定了,杨浩他们的那些不入流的手下,更是没有活路了。

    如果时光可以重演的话,如果在几百年后,让王暮他们再回忆一次,他们记起来今天这一幕,也许还是会觉得杨浩是必然会死的,可以说,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没有人能够再拯救杨浩了。

    但时光没有重演,甚至于,时光都没有象王暮这些人想的那样发展。

    杨浩没有死,他都不需要大罗金仙下凡,只是他自己就拯救了自己,虽然拯救的方法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他的所作所为,好像从来都是不可思议,但不知怎么的,偏偏就是非常的有效,简直是太有效了。所以今天这一战,注定要成为一个经典,成为历史上永远都无法抹去的,杨浩的经典。

    也是帝国和王氏家族终身的耻辱。

    就在剑师团布下大阵,马上飞剑出手,“王者“之阵蓄势待发之际。杨浩却也举起一根类似权杖的东西。

    当然他并没有什么权杖,只是看王暮耍的欢,所以有样学样的捡了根树枝,也用的虎虎生风。杨浩“权杖”朝天,大声宣告:“布阵!!”

    在这放肆的叫喊声里面,魔熊团的阵容瞬间大乱,那些该死的人熊互相推来推去,挤的人仰马翻,甚至很多人摔倒在地,连裤子都拉掉了。

    本来这个时候,王者剑师团将大阵发动,便可以结束战斗了,但无奈王暮和那些剑师们都是武痴,听说对方也有什么阵法,实在心痒难耐,所以便缓了一缓,想看杨浩他们究竟搞什么鬼。

    杨浩搞的还真是鬼,不过却是个混乱鬼,明明把阵法布置都教给那些死人熊了,偏偏这些笨蛋一样的家伙完全搞不定,在关键时刻竟然乱作一团。杨浩看着对方阵营整齐划一而自己这边却吵的天翻地覆,不由气的脸都白了。

    “蠢货。”王暮冷冷骂道,“你这也算是阵么?”

    “怎么不算,我这可是原创作品!“杨浩人死嘴还硬,“告诉你吧,我这个屁阵不摆则以,一摆好了,便要你们的命。”

    “哈!”王暮何等的高傲,他会被杨浩吓到,看杨浩居然口出狂言,便权杖一挥,大度道,“我就让你摆好,看你有什么花样。”

    说实话,今天之战,王家有太多的机会可以取胜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迅速拿下,这真的怪不了王暮和剑师们,完全是因为帝国的军队文化使然。在长期的征战历程里面,银河帝国中形成了一种尚武的文化,每个人都以自己是军人为荣。而且一种上古时代的骑士精神正在逐渐复苏,帝国的军官们都自持实力强威,所以宁可等到双方摆开架势再一次性的决战,很少会想到有暗中偷袭的战术。

    就在王幕丧失战机的同时,杨浩这里千方百计的指挥之下,终于将阵势摆好了,其中也不知道多少头人熊被踩,多少人熊的裤子被剥下来。总之当他们列好阵势的时候,那副滑稽的模样差点没把剑师们给笑倒,如不走王暮治军严厉,估计王家的阵势早就笑散了。

    实在是魔熊团的大阵太古怪了,那些人熊个个都把外裤脱掉,只留下里面的短,而且分列上中下三排,但不管是蜷缩在地上,还是站立在空中的人熊,都一致背对敌人,将自己的高高撅起,似乎是要用来迎敌一般。

    “哪怕你们是金刚不坏,也难逃一死!”王暮实在是没心情再看对手耍宝般的表演了,“王者之阵!给我杀!”

    他的杀字才刚刚说出口,训练有素的剑师们便已经抖擞精神,个个手擎长剑,准备将力量一轰而出,让不远处的那些人熊们都粉身碎骨。

    但不知怎么的,这回人熊们的动作反而是快了起来,还不等剑师团的力量发出,魔熊团那里便升腾起了一阵烟雾,随后便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声。

    这真的是声,但并没有火光,也没有电弧,与巨型飞船上的开炮声音完全不同。当这声传出后,王者剑师团的成员就看到在魔熊团那里射出了一个个淡蓝色的气团,这些气团每个都有人的脑袋那么大。里面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玩意。

    这些气团来势极快,剑师们才刚刚看到,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这些蓝色地气团就已经飞到了,并且剧烈的开来。

    这简直太今人意外了,甚至连王暮这样的老江湖都没有想到。那些气团纷纷之后,显示出了巨大的威力,虽然这些无法和核爆相提并论,但却并不比正常的束子炸弹差。尤其是上千颗气团集中在一起,准确命中剑师的身体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可以将一个个顶尖的高手炸的粉身碎骨。

    也就是瞬间地功夫,几千颗气团蜂拥而至,一下子就把上百个王者剑师团的成员给炸死了,剩余地人虽然仓惶倒退尚可保命,但至少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再也不可能组织反击战了。

    更加严重的是,那些古怪而威力巨大的气团,在之后。竟然都包含着极其难闻的味道,这些熏天的臭气,简直就能够钻透人的灵魂,让接触到的人从皮肤开始,一直恶臭到骨头里面。只要是闻到这些臭气,就足以让人丧失战斗的,不要说是普通的剑师,甚至于王暮本人都已经如同闻到万倍强力地催泪瓦斯,除了撤退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想法。

    王暮真的搞不懂,就算再借给他一万个脑袋他也是搞不懂,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无论在几分钟之前,还是在几小时之前,甚至于几天之前,战争的优势一直都在王暮这一边,但好像一遇到扬浩这个古怪的家伙,什么都要改变了。

    王暮更加不明白的是。在这个星球上面,到处都充满了易燃的活气,正是这种火药库一般的危险境地,才让王家军队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并没有使用高科技地战争武器。但是为什么杨浩他们却可以发射这样的大炮呢?而且其中似乎还舍有生物气体,能够摧挎人的意志。

    王者剑师团的残余部下在王暮的带领下疯狂朝后逃跑,王暮一边逃一边还发疯似的抗议:“你们竟然敢用生物毒气,我一定要去控告你们。”

    “呆子!生物毒气你个头啦,这都是你爷爷的狗熊们的屁气!”杨浩看自己地大阵果然一击奏效,不由乐的手舞足蹈,“现在知道我扬浩春药的厉害了吧!”

    别说王暮不明白杨浩是怎么做到发射炮弹的,就连玛雅这样站在旁边地人也搞不懂,她只看到人熊们撅起,然后一阵淡烟冒出,那些蓝色气团就如同金鱼吐泡泡一般的出现了,实在没看见杨浩是从哪里发射的。

    就是杨浩的秘密武器了,也是杨浩敢于在这里约战王暮的最大本钱了。杨浩为什么会在将来被人成为世界上最不挨牌理出牌的高手,原因就在于杨浩他的奇忍妙想,可以在不可能的状况之下做出创新,从而获得巨大的成功。

    刚才魔熊团所发的这一抛,被扬浩成为“屁阵“,那些蓝色的气团,以及淡淡的白雾,根本就是人熊们所放出的巨屁而已。

    杨浩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了解到,人熊族生平最大的本事,就是拉屎和放屁,所以要想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就必须从这两大优势入手。所以杨浩首先将王暮的主力吸引到这个用排泄物堆积起来的星球,用这里面产生的沼气来遏制住帝国军队无法大肆轰炸,这便是所谓的防御。

    但如果只有防御,还是没办法抵抗王者剑师团的强大实力的,所以扬浩还有攻击一招。这便是魔熊团最新研究成果——“屁阵”。

    杨浩在之前的时候,曾经受混元子的指点,炼造成功一种叫做“蓝调”的丹药。这种丹药有解开春药的神奇效果,但同时也有一种副作用,就是当人吞食下去后,会产生巨大压力的屁。当初杨浩只不过是吃了小小的一颗,就放了个足以将他弹上数十米高空的巨型高压屁,可谓是威力惊人。

    而如今,杨浩是让本来就很会放屁的人熊族一人吃了足足有十颗的“蓝调”,从而让他们组合在一起,肆无忌惮的大放其屁,而那些屁弹竟然真的如同料想中一般,具有惊人的威力,竟然可以在奇袭之下,将王者剑师团一举击溃。

    而可今人叹为观止的是,不管杨浩的屁阵威力如何之大,也不管那些屁弹可以炸的多么强烈,这些力量的根源都是来自于人熊族肚子里的屁气,也就是说,基本的组成部分,竟然和这里的沼气差不多,所以就产生不了一点点的火星,自然也不可能发生了。

    杨浩的计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屁阵简直可以荣鹰史上最环保的巨型武器,在一连串的群轰烂炸之下,王暮只得狼狈不堪的带着所剩不到三成的子弟兵们逃窜,但杨浩这边刚刚占了上风,又怎么会停歇。

    尤其是凯文,他虽然身为魔熊团的团长,但还从来没有建立过什么功勋,今天如此大好机会,竟然可以一举击败帝国十大剑师团之一的实力派军队,凯文当然不会放过,更何况人熊族受帝国欺凌这么久,好容易才有了反击的机会,他一直命令魔熊团继续轰炸:“目标,正前方五百米,放!!目标,正前方六百米,放!!”随着越来越多的屁弹射出,远处一片狼籍,剑师们的尸体血肉模糊的躺满了一地。

    “继续给我炸!!”凯文气势汹汹的怒吼,“抬高一点,抛物线懂不懂,放!!!”

    这么穷凶极恶,就连始作诵者的杨浩都看不过去了,他劝解道:“以前有个老头子教我,说是穷寇莫追,我们还是算了。”

    “当然不能算,我要把这些欺负我们的王八蛋全都炸死!”凯文一点都不肯放手,这应该是人熊族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和帝国交战的时候,用自己的力量获得上风,不止是凯文,就连魔熊团的成员也没有罢手的迹象,他们的屁阵依旧一停不停的发射着,要将整个剑师团弄到全军覆没。

    但很快,情形又发生了变化。就在屁阵的一个个蓝色气团,持续不断的追击着慌不择路的剑师们,眼看就要将这些人一举歼灭的时候,有一个人却默默的又反身折了回来。

    这个人当然是王者剑师团以及天王舰队的指挥官王暮了。王暮如今四十多岁,两鬃斑白,他所经历过的战争,可谓是不胜枚举。他指挥的军队,自然也有胜有负,但似乎从来都没有一次会象个天这样,败的如此之惨,而且还败的如此不堪。

    王暮开始明白,为什么曾经王韬会死在扬浩的手里了,这绝对不是因为杨浩他的实力强劲,而是因为他稀奇古怪的不按牌理出牌。王暮真的难以想象,如果今天的事情流传到帝国抠密院和其他的家族,说他们王家赖以生存的家族军队,竟然惨白在狗熊们的臭屁之下,那王氏家族的脸面还往哪里放呢?恐怕连王家祖先都会气的从坟墓里面跳出来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