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七章 神族降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卷 第七章 神族降临

    看到当白光缓慢的划过黑色长空,那一艘艘庞大舰船瞬时消失无踪,如此震撼的场面,是灵魂都难以承受的。

    银河帝国的几千艘战舰,足以跨越无数星系征服所有种族,可现在却悬浮在空中,犹如玩具一般,被自己的终极武器一艘艘的湮灭。

    只是几分钟而已,却象是过了毕个世纪那么漫长,猎光武器的能量终于在摧毁了大半支军团后衰竭,漫天的白光和舰船蒸发后的气体在一点点的黯淡下去,而气体在失去猎光武器能量后,在巨寒的宇宙间又迅速凝固成星际尘埃,变成了一粒粒银色的细小粉末。这些细小粉末虽然微弱,但却可以折射出几光年外恒星的光芒,让整个宇宙背景都变成一种璀璨的闪烁。

    这很美,也很残酷。

    眼前的美景纵然再让人目不暇接,洛东杰也没有心思欣赏。作为现在军团的最高指挥官,洛东杰当然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看入眼底,但他却并没有其他人共有的震撼和难以思议,洛东杰只是感觉到了悲剧的开幕,他已经万念俱灰,他相当确实的了解到,过了今天之后,就是他的末日了。

    今天真是一个惨败日,不仅是王暮的,也更是洛东杰的。如果说王暮输掉的只是自己的性命,但他还保持了一个军人的尊严以及家族的本钱的话,那么洛东杰就输的更加惨了,他的一切,所有前途以及政界的一切资本,在这一役中全赔光了。

    在今天以前,洛东杰率领的是一支拥有超强实力的主力舰队,他的属下过万,战功显赫。可眨眼之间,整个落日舰队损失过半,差不多有两千艘战舰彻底蒸发,如此的惨败,是帝国历史上都很罕见的。而更为罕见的是。这局面竟然还是帝国第一次用于实战的终极武器“猎光武器”

    所缔造的,最让洛东杰心如死灰地是,发射猎光武器的按钮,竟然是他亲手按下。

    也就是说,这样的惨况,这样的损失,是洛东杰一手造成的。他几乎不敢想像,当他回到帝国之后,将会受到怎么样的处置。洛东杰一想到帝国皇帝那如猎阜般阴霜的目光,心中就不寒而栗。

    他死定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洛东杰的副官怯生生的问。他大概是落日号泰坦舰上还唯一清醒地人。

    现在还能怎么办?洛东杰看着舷窗外闪烁的星际尘埃地银光惨笑,上万人,几千艘战舰烟消云散,还能怎么办?

    “撤退吧,全部撤出战场。”洛东杰有气无力的下命今,他眼角的余光瞟见了那造成这一切的怪异飞船,这艘带着神族标志的不速之客正在半光年外漂浮着,就象是被浪花追逐的扁舟。也许泰坦舰的一次发射就可以彻底的打爆它。可不知为什么,洛东杰却始终没有勇气下这样的命令。

    他只是屈辱地。强忍着自己的痛苦,象是被打败的公犬一样,夹着尾巴逃跑了。

    短暂的时光溜走。那漫天军舰气势嚣天的境况不在,圣熊星系的繁闹又归于寂静。只留下漫天的尘埃,仿佛在讲述着这一场有史以来最为波澜壮阔的大战。家族的高手,帝国地力量,都只不过是过住云烟,在冰冷寂寥的空间里,还有什么是值得纪念的呢。

    当二十四小时后。杨浩回到了干痊百孔的圣熊星,他站在大首领议事堂的天台上,望着天空的时候,感觉到内心有哀伤的波澜。

    “没有血。”杨浩双手插在裤袋里,一直昂着头,天是黑色的,圣熊星仿佛再也不会有白天,“就算死再多地人。天空上也不会有鲜血,这就是宇宙时代么?”

    “这是战争时代。”赫德说,他和龙云,凯文以及圣熊星尚活着领袖们都站在杨浩身后。“你做的很好了。”

    “很好?”杨浩居然不知道好在哪里,“真的很好么?我从来没想过,竟然会死那么多人。”

    从年纪上来说,杨浩只不过还是个学生而巳,距离在雷蒙星高级学院读书的日子,也还不到一年,杨浩地命运几径波折,但他从来都没有预料到,会有那么多人的生命与他息息相关,经由他的手,他的力量,成千上万的人会因此生与死。

    赫德靠近一点,用特有的低沉声音说:“自从银河帝国统治宇宙以来,很少遭遇到这么大的惨败,这一战,让他们损失了百分之五的军舰,丧失了一万多精锐士兵,而且还让王氏家族遭到重创,无

    论怎么看,都是伟大的胜利。”

    “这也算是伟大的胜利!!”杨浩陡然激动了起来,“圣熊星遭到了终结齐射,半个星球被打烂,死了几百万人熊,而且整个星球从此进入核冬天,这也算是胜利?”

    赫德不说话了,他亦无话可说,做为圣熊星的精神领袖,他大概比杨浩更加心痛吧。

    虽然帝国的军团在猎光武器的无月标扫射之下被彻底榷毁,但之前,已经有至少两成的舰船已经发出了终结齐射,这些齐射的力量注入到圣熊星上,将这颗本来生机勃勃的星球完全陷入了死寂。经过简单的统计,大概有三百多万人熊当场死亡,而以生命力著称的圣熊星也被核阴云包裹,生态完全坏死,那些还勉强幸存的几千万人熊也很难在这里生活下去了。

    也就是说,虽然杨浩他们打退了帝国的进攻,但人熊一族却依然难逃被毁灭的厄运,这也难免杨浩他们有这样沉痛的心情了。

    而还不止如此,龙云也有更多的坏消息带给杨浩:

    “就在你们开战的时候,战列舰上也发生了些事情。师名嫂醒来后,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都不认识,她抢了一艘无人舰冲破了帝国的包围圈,朝天使星的方向走了。”

    杨浩明显是震了一下,他脸色更加惨白,可语气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反而颓丧更甚:“她醒来后力量大涨,你挡不住她也正常。走了也好,说不定跟着我这个灾星,还会发生更多糟糕事情呢。”

    看得出来,杨浩已经相当的低落。师名嫂可以说是杨浩最爱的女人,就是为了救活她,杨浩才会来到圣熊星的,可是如今,当师名嫂苏醒后记忆全失,扬浩却觉得不像是什么坏事情了。

    “只要我们去天使星,肯定能找到她。”龙云低声说。师名嫂是天使星出生的,哪帕有暂时的失忆,只要能找到天使星,就一定能将她带回来。

    “她不会有事的,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救这里的人。”

    杨浩摆摆手,努力振作精神,转头问赫德,“你觉得他们真能救这颗星球?”

    “当然可以!”赫德加重语气,十分肯定,“除了神族,现在已经没有人能救我们了。”

    确实如此。

    现在的圣熊星的境况是糟糕到了极点,经历了终结齐射后,半个星球被彻底打烂,人们死伤无数,而以前无限生长的植物和动物正在一点点的死去,根据预测,在这样核冬天的阴影笼罩下,不出半年时间,整个人熊族都会灭绝,而圣熊星也将成为一颗真正的死心。

    而赫德他们还秘而不宣的麻烦是,刚刚才被杨浩救醒的圣熊在小卫星上出手一次挡住王暮后就不知所踪了,再也没有见到人熊族的神有拯救种族的表现。

    现在这情况,已经不是人力可以改变了,人熊族向来都是一个不擅长科技的民族,对高科技阴影下的困境更是束手无策,所以赫德长老和扬浩都把拯救圣熊星的希望寄托在才创造出神迹的神族身上。

    那艘带着神族标志的飞船,竟然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消灭帝国的庞大军团,那么它所蕴藏的力量,也必然可以将圣熊星的生命力再延续下去。

    听到赫德长老如此的肯定,杨浩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伤感和失落都排解出去,根根的振作起了精神:“好吧好吧!!既然如此,就让我这个大首领,好好的和神族谈判下。”

    “你当神族是黑社会的么?还谈判?要不要你请喝茶按摩啊。”混元子就没一句好话,仗着自己遇到过神族就侍老卖老。

    “你自己也说,神族和我们没什么不同,只是天赋高那么一点点而巳。”杨浩很不服气,“说不定他们也是见钱眼开见色忘义的家伙呢,到时候我送他们一点春药,就搞定啦。”

    “那些家伙的天赋可不是高一点点,他们动动小手指就能捏死你。”混元子嘿嘿的威胁,“你要再乱说话,当心他们把你绑架了去做人体实验。”

    “人体实验?”杨浩顿时想起了在冰宫里看见的那些圣熊的骨骸,“还不知道谁给谁做呢,我迟早抓几个神族来喂春药,看他们和我有什么不同。”

    “抓神族?”混元子咯吱咯吱磨牙,“那你就抓吧,他们就在你的头上。”

    随着混元子的声音,果然大家都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一架老的掉牙的机器在不停的运转,机件之间摩擦发出今人牙酸的声响。抬头看时,居然还真是那艘救了所有人的古怪飞船,只是接近了才发现,这艘飞船实在是破烂到让人担心的程度,外表不仅锈迹斑斑,居然还长满了白毛,而在空中漂浮的时候,不断有螺丝什么的零件住下掉。

    杨浩真是为之绝倒,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敢开这么破的飞船,更可帕的是,就是这堆废铁还横扫了银河帝国的军团。瞠目结舌之余,杨浩努力的朝着天空挥手,很大声的呼喊:“喂!!神族大哥,在这里在这里,快点降落吧,我这里有大堆美女等着们呢。”

    “美女你个头啊,人家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的好不好。”混元子对徒弟的油腔滑调真是看不惯。

    可杨浩才不管那一套呢,他游荡了这么久,还真是没见过不爱美眉的家伙呢。他干脆列出了选择题:“神族大哥们,想要什么东西劳军呢?想要美女就亮红灯,想要财宝就亮蓝灯,想要赫德这老头就亮黑灯!”

    赫德听杨浩将自己也列入劳军的项目之内,登时脸色有些发黑,他看神族的飞船越降越低,却也不好发作,只得用手杖去桶杨浩的背心:“你正常一点,怎么说也是大首领,懂不懂外交礼仪。”

    杨浩却大大的委屈,他本来就不会什么外交礼仪么:

    “现在是我们求别人办事,当然先要把条件开好,把神族的家伙服侍的舒服了,他们才给我们帮忙么,这有什么错。”

    “神族是宇宙间最高等级的智慧生物,他们才不稀罕你说的东西呢。”

    “那可不一定,还是看看他们亮什么灯再说吧。”杨浩对于赫德的老古板喳之以鼻,反而更努力抬高头,关注着那艘老爷飞船下面的信号灯。

    就在赫德为杨浩的表现连连摇头。心里苦叹选错大首领的时候,那飞船底部,w字样地神族标识竟然真的点亮了信号灯。

    “黑灯,他们亮了黑灯!!”杨浩兴奋的跃了起来,不过立刻又瞪圆眼睛,吃惊的望着赫德长老,“神族的口味还真是奇特呢,原来喜欢的是您老人家啊。”

    赫德顿时面如死灰,他那对小眼珠子一眨都不敢眨。

    死死望着飞船下黑色闪烁的灯光,嘴里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杨浩可算是抓住机会了。肚子都快要笑破了,“你自己也说么,神族是最高等级的生物,这种生物可能就偏好男色咯,而且还是偏好你这种年纪的。”

    “我年老色衰,实在经不起折腾啊。”赫德长老哭丧着脸,有退缩地意思。

    扬浩赶紧一把抓住了他:“为了圣熊星,为了人熊族,你就牺牲一回吧。神族功力深厚。应该会好好对待你的,实在抵档不住,就多涂一些冰肌坚铁膏,那就可以保障身上所有地部位完整啦。”

    就在这两个人胡说八道之即,飞船悬停在了离他们不过几百米的地方,一道黑光刷的射下来,正落在赫德长老和扬浩的身前,大有请君入瓮的意思。

    杨浩实在是佩服死自己了,从一开始就知道神族也是需要劳军的。真的是有先见之明啊。为了不让自己的远见白费,杨浩摆出大首领的架势,扯着赫德往那黑光走去:

    “你怎么说也是人熊族地精神领袖,稍稍牺牲下色相算的了什么,大不了我们都不说出去,别人都以为你守身如玉呢。”

    赫德长老活了上百岁,哪里见识过这种阵势,他现在真是进退维谷。前面是如根似虎不知根底的神族的威,而后面又是本族人的殷切期盼。无奈之下,这个可怜的老头子只好战战兢兢的朝着黑光走去。

    杨浩心里别提多得意了,他当了大首领这么久。大概也就这时候最为满足,一直压在他头上的赫德长老居然马上就要羊入虎口,说不定还会成为神族的,从此眼前一片清净,真是太爽啦。

    不要说杨浩,就连混元子也在肚子里面欢呼雀跃,这个老鬼最讨厌地也是赫德,他看到赫德吃瘪,简直比自己成仙还要高兴。

    但正所谓乐极生悲,古人的话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就在这一老一少喜气洋洋的时候,大祸却立刻临头了。赫德长老可不是痴活百年,他是何等的老奸巨滑,又怎么会这样束手待擒呢。正当他朝着黑光走出三步,而杨浩得意洋洋意志疏忽的时候,赫德长老整个人影一闪,竟然速度快绝的飞了回来,顺势一扯

    杨浩的手腕,用难以用语言描述地精妙动作,将杨浩整个人抛上了天空。

    随后,赫德长老高高跃起,升出他那条短腿,在杨浩的上猛瑞了一脚。可怜那扬浩还晕头晕脑不知所以然呢,就已经被赫德给一脚端入了飞船射落的黑光之中了。

    局势转眼逆转。当杨浩终于从头晕眼花中清醒过来时,却陡然发现,那道黑光中竟仿佛有些奇异的力量,可以如钩子一般深深嵌入杨浩地身体和精神之中,让他全身都动弹不得,只得随着黑光慢悠悠的朝着古老飞船上飘杨浩心中叫苦不迭,他一时大意,竟然着了赫德的道了,他想要呼喊大骂,却连嘴都张不开,只有无助的寿着在远处,目瞪口呆的龙云以及一脸奸笑的赫德长老。这只该死的老狗熊,居然还朝着杨浩挥挥手,仿佛是正告别一个巨大的祸害。

    简直就是悲剧的诞生。

    绝对是一个噩梦。当杨浩终于苏醒过来后,他一边摸着后脑勺上的大包,一边暗自咒骂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却绝对记着自己是为什么会昏过去的。

    当赫德阴险兮兮的将他踢入黑光后,扬浩便不得不顶替那老狗熊飞到神族的飞船上劳军。但以杨浩的性格,他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所以在半路上就已经想好了一大套足以将神族也彻底侃晕的说词。

    可惜这一大套演讲词,根本就没有发挥什么用处,扬浩被吸入飞船的一刹那,他的眼睛都还没来得及适应内部那超级明亮的光线,就感觉自己后脑被一根大棍子给根根敲了一家伙,然后便咕咚一声,晕了过去。

    宝贵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掉了。杨浩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究竟有没有遭到别人的凌辱。

    “安啦,有我看着你呢。”混元子有气无力的说,“一个古里古怪的家伙,把你打晕后就拖死尸一样施到这儿来了,还没来得及碰你。”

    杨浩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那些该死的神族干算万算也算不到自己身上还有个老鬼当护身符呢,终于保佑自己还没失身。

    “我到底在哪?”杨浩迷茫的看着四周,这是一个飞船的挟小船舱,虽然空间不过几坪,但墙壁上却布满了仪表和显示屏,看起来很是先进,与飞船外的老旧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且更显著的是,那个代表了神族的w标志到处都是,简直有泛滥成灾的意思。

    “我们好像一直在飞,一直在做迁越。”混元子的声音有些担忧,他虽然是杨浩的师父,但对高科技却并不在行。

    “迁越??”扬浩吓了一跳,神族的飞船不是应该停留在圣熊星么,就算没人劳军,也不该这么快飞走啊,杨浩还等着跟人谈判拯救星球的事情呢。

    很快的,杨浩发现在船舱的墙壁上,那些仪表和显示屏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星际图。虽然这些仪器比杨浩以前见过的都要先进许多,但原理上却相差不远。杨浩怎么说也是“末日号”战列舰的船长,就算平时飞船都归X13开,但看看星际图却难不到他。

    只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杨浩就已经从星际图的虫洞迷阵中计算出了自己正在穿越的位置,一时之间,他失声叫起来:“见鬼了!”

    “怎么了?”

    “我们现在离圣熊星有几百光年了,跨越了至少十多个星系。”杨浩连手都颤起来,“我到底昏迷了多久?有几个月么?”

    混元子声音低沉:“两个小时,绝对不超过两个小时。”

    杨浩颤抖的手僵硬顿住,他狠狠打了个寒颤:“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就飞了几百光年??这算是什么速度?连经过加速站的迁越也不可能这么快。”

    混元子却沉默了,他心里想到了一个原因,却不知道该不该刺激杨浩。

    杨浩真的是受了打击:“这算怎么回事?我一心要离开圣熊星的时候,就非要留我当大首领。现在圣熊星有难,我要留下来却被绑架走了,难道老天专门来跟我作对么?”

    “老天才没空跟你作对啊。”混元子喳之以鼻。

    “那怎么可能快成这样?帝国的科技也没办法有这样的速度,眨眼间就跨越十几个星系!!难道我是见鬼了么?”

    “你没有见鬼!”一个听起来冷冰冰,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响起,随后有三个身影竟然不可思议的穿过了船舱的舱壁,陡然的出现在了杨浩的面前。这三个人都穿着白色的长袍,头上也罩着一个三角形尖顶的高帽,将脸完全的笼罩住。这些人完全不把墙壁当作一回事,就犹如空气一般轻松的穿越。

    其中一个高个子站在扬浩的正前方,继续说,“你见到的是神,我们,这宇宙间的神族。”

    这个人说话威势十足,果真是带着神族的气势,根本就用不着动手,首先就可以将人吓住。甚至连混元子这个活了干年的老鬼,都有些战战兢兢的:“神族呵,原来真的是神族呵,居然还站这么近,别把我给收了。”

    “晦,神族大哥!”杨浩才不帕什么厉害角色呢,他狠本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家伙,就那么大咧咧的说,“你们在搞个屁么,干嘛要绑架我,还敲了我一棍子,刚才是谁打我的,快给我站起来,看我不给他点颜色看看。”

    “别这么跟神族说话。”混元子还真难得有这么害怕的时候,“惹怒了他们,只消动下手指,就能把你碾碎。

    “切,难道我白让人打了么?”杨浩满脸不服气,眼珠子滴溜溜的在面前三人身上打转,仿佛是要从中选择出一个凶手来。

    “你就是杨浩么?”高个子不耐烦的问,“就是传说里的天才剑手杨浩?”

    “天才剑手?我?”杨浩怔了怔,他从来没想过,竟会有人这么称呼自己,在以前,别人都是以卖春药的,或者死小子来代称,大不了就是叫他团长或者大首领,可天才剑手这么美妙的头衔可不容易戴上。

    但杨浩别的不厚脸皮却是出名的厚实,只不过考虑了几秒钟。就昂首挺胸的应承下来:“没错啦没错啦,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剑手,不止是天才少年,我还是宇宙空间寂寞无敌天下难得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小帅哥呢,难得你们神族这么有见识,居然听说过我,真是幸会幸会。”

    “晤。”高个子满意地点点头,伸出一只

    爪子点着杨浩对旁边人说,“就是他了。把他脑袋剖开吧。”

    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矮矮胖胖的神族闷哼一句,就亮出把圆月弯刀似的匕首。朝杨浩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慢着!冷静!”杨浩连退几步,双手摆出防御架势,“喂,三位神族老兄,你们想干嘛?别以为你们是神族就可以为所欲为,难道我还怕你们不成,别忘了,我可是天才剑手外加宇宙空间寂寞无敌。”

    “只不过是切下脑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再用胶水给你粘起来。”高个子神族的声音超级诡异。

    杨浩连打几个冷颤,这种场面可是他从来没遇上过的,哪有一见面就商量着切脑袋的家伙,杨浩摸模自己的大好头颅,决计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好它:“你少来了,切你脑袋行不行啊,别说你是神族了,就算是真神下凡,我也不怕你。小心我飞剑连发,我地飞剑可是出了名的厉害,你要是害帕,就趁早把我送回圣熊星。”

    “飞剑?”高个子冷笑,“你地飞剑很厉害么?可以做什么?”

    扬浩还以为对方被自己吓到,连忙再接再厉的吹牛:

    “我的飞剑可以在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王家的高手够厉害吧,光剑流的高手强吧,黑风剑派的弟子嚣张吧。全都是我剑下的亡魂,要不然,我怎么会有天才剑手这种响当当的名号呢?”

    “厉害,果然是厉害。”高个子用力的拍掌。

    “知道怕就闪。大不了我去找个老头子让你切。”杨浩估算着自己和高个子之间不过五步远,如果风裂隐形剑一出,应该可以夺人性命,所以他心里也定了一些,“我们那里有个叫赫德地老家伙,活了几百岁,反正快要死了,还不如送给你切开来做实验玩呢。”

    “可我们就要你的头。”高个子又补充道,“你的头够分量。”

    “我又不是猪头!“杨浩真是倒大霉了,难道头大也有罪么?他更是飞出自己的关剑,气势汹汹道,“你们要是敢再进一步,我就跟你们拼了。”杨浩这架势颇有几分装腔作势的嫌疑,因为隐形剑还发挥出最好的威力,必须要让别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其他部分上。

    果然,那三个神族也如临大敌,眼睛死死看

    着杨浩那把样式古怪,还冒着熊熊火焰的炎剑上。杨浩见此情形,心里自然大乐,早已将隐形剑放了出去,还留了个心眼,让这常人看不见地短剑飞到高个子的身后。

    “风裂!”杨浩见三人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阴谋,手舞足蹈的呵斥,“中!”

    隐形剑在喝今之下,如离弦之箭般飞出,迅速抹向高个子的头颈。看那高个子一动不动,完全毫无防备的样子。杨浩心中暗自得意,要砍人头者被人砍,这难道不是宇宙间横亘不变的真理么?

    但扬浩未免高兴的太早了,还不等风裂无声无息地飞近,那高个子神族便轻巧的弹了弹指甲,指甲都快长的翻郑了。

    只听到叮的一声,高个子明明只是弹自己地指甲,但风裂却已经被击落,正颓然无力的躺在地上。

    这变化可是杨浩没有想到的,自从隐形剑修炼成功后,杨浩还未有失手的时候,很明显,面前这三个神族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实力却是远远超过扬浩以前的对手。

    “你的力量,小到可怜。”高个子笑的象个白痴,“倒可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神族之力。”

    说着,高个子单手平伸出,猛一握拳:“停!”

    轰然一声,一种过载的压力,瞬间将杨浩压的透不过气来,杨浩整个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惯性压迫到墙壁上,连动都动不了。

    “飞船停了。”混元子忽然冒出一句,不知怎么的,他没有刚才那种害怕的神情,“迁越里的飞船停下了。”

    可现在,害怕的一方却换成了杨浩,杨浩虽然手脚还被飞船断然停止所带来的惯性压迫着,但额头上已经汗水密布,心跳的快要蹦出来了。

    开过大型飞船的人,自然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一艘宇宙战舰在做超光速的迁越之时,它本身的加速度是超过光速甚至是超越时间的,逆核装置所带来的十万帕动力汹涌到连黑洞都可以穿透,可以说,在宇宙之中,当迁越开始时,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让这匹奔腾的野马停顿下来,甚至迁越结束后,飞船也要惯性前冲很长距离才可以停滞。

    可是眼下的高个子居然只不过一握拳,所发出的力量竟然能让飞船整个停滞住,连惯性前冲都没有。这种力量简直太骇人了。

    “这。这有什么?”杨浩故作轻松,虽然脸色惨白,但还是胡言乱语,“飞船是你自己养的宠物,你要它停就停,也没甚么了不起的。”

    “哦,是么?”高个子并不生气,却伸出手,点着窗外,“那这个呢?”

    顺着他的手指看出去,窗外有一个淡蓝色的小卫星,虽说是卫星,但也足够的庞大,象杨浩这样大小的人丢出去,大概几亿个也填不满吧。

    高个子张开手掌,嘴巴里发出很恐怖的咒语声,这一声声敲打着人灵魂的吟诵,竟然好像是真的有魔力的,让整只飞船都嘎嘎的痛苦做响。

    而杨浩那盯住窗外的眼珠子更是吓的快要凸出来了,就在他的瞩目之下,窗外那粒庞然大物的卫星,竟然一点一点的朝着飞船飞过来。

    众所周知,引力是宇宙之中最强的力量,而根据引力的不同,所有的星球和星系都被局限在自己的星际轨道上面,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均衡。要想将一颗星球脱离自己的轨道,不仅仅要和星球本身的引力作对,更重要的还是和这个星系中所有的星球引力抗衡。所以哪怕是高科技如帝国这样,也必须动用相当大的人力物力才能挪动一粒小星球。

    但是现在,真正的奇迹出现了,那高个子居然只是一己之力,竟然不过是张开了自己的手掌而巳,就已经让那颗小卫星朝着飞船移动,并且速度越来越快,当杨浩从惊吓中震醒之时,小卫星早已飞跃到了舷窗之外,有巍峨高山即将崩溃压下的气势。

    “够了!”杨浩及时的大叫,以免自己真的被无辜压死,“我相信你够厉害,见你怕了。”

    高个子见杨浩屈服,倒也不得寸进尺,又摆摆手让小卫星飞回自己的轨道。

    杨浩和混元子两个面面相觑早就骇的无言以对了,就这么轻松的能让一颗星球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果然是神族的实力,绝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