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章 是女王还是女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卷 第三章 是女王还是女神

    (-  “哇哇!”杨浩惨呼着,赶紧把手抽回,说也奇怪,当缩回来后,血倒是止住了不在外喷,只是伤口还赫然躺在那里,“果然是阎罗王啊,杀人于无形,佩服佩服。”

    杨浩吃了重创,可还不当一回事,嘴上继续胡说八道。他反正也已经是死了,才不怕什么妖魔鬼怪呢,总不至于还能让他再死一次吧。

    “谁告诉你,我是阎罗王的?”那美女虽然不再动手,却撅起嘴,相当的不满意,一双酷酷的美目足可以杀人,“有我这么漂亮的阎罗王么?”

    “自恋狂。”杨浩只敢低声嘟浓,真的说出口,却变成了诲媚兮兮的声音,“嘿嘿,神仙姐姐,这儿不是地狱么?在地狱里面除了阎罗王,我也想不到有什么人能象神仙姐姐你这么厉害啦。”杨浩顿了一顿,仿佛又想起一点什么,“对了,难道你是阎罗王的老婆?阉婆?或者是阎罗王的二奶,阉奶?”

    “该死的东西。”美女被杨浩气的牙根痒痒,却又看他那一副真诚的样子毫无办法,“这儿根本就不是地狱,你也没死!什么狗屁的阎罗王,根本就不够资格做我男“我没死?这儿不是地狱?”扬浩愕然,他环顾四周,竟然还有一些不相信,“不会吧,这个地方怎么不是阴间呢?古怪成这种样子,天不象天,地不象地,而且连一点点生命迹象都没有。再说了,我被人丢进了窒息黑洞,怎么也都死了啊,总不至于我已经练成不死之躯了?”

    美女喳的冷笑了声:“进窒息黑洞的人,也是我们要他死才死的,我们不让死的人,就算求死也不可能。”

    “切,说的自己那么厉害。”杨浩最听不得别人自吹自擂,哪帕是这么出色的一个大美女,“想人死就死。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啊。”

    神仙?扬浩可不是很陌生,远的来说,他就见过圣熊,近的话,也听别人提到过宇宙间的神族,所以在扬浩地印象里面,凡是神族,就一定会有古怪的外形,基本上都属于远古的各种怪兽。反而神话中的神仙美女,才是真正不可能出现的。所以杨浩特别的骂定。眼前这个御姐形状的大美女,基本上就属于女鬼一类,最多也只是阎罗王的二奶而巳。

    只是世事奇妙,很多事情就在人想不到的时候发生。

    听见杨浩地话,大美女还真的微笑开了,这一笑不打紧,却让杨浩连骨头都融酥了,那笑容宛若是冰山上地火焰,让人从冰冷中感受到温柔的暖意。

    “没错。你说对了,我就是神仙。”大美女俏皮的抿了下嘴角,水润的双唇闪着特别的色泽,“来到这里,神隐界会让你不虚此行的。”

    “神隐界?”杨浩大叫起来,“你真的是神族?”

    美女收起了笑容,朝着杨浩凑过来,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也随之而来,可美女的声音却比冰还要冷:“是真正地神族。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要你小命的神族。”

    扬浩犹如坠入冰窟,被吓的说不出话来,惹神族生气可真的不走闹着玩的,杨浩那十根手指头到现在还疼着呢。

    “你就是杨浩?”

    “呢。”杨浩犹豫了一下,还是补充,

    “是玉树临风英武不凡一树梨花压海棠,宇宙第一天才剑手杨浩。”

    “那到底是不是叫杨浩啊。”美女超级不耐烦。狠狠瞪了杨浩一眼,不知什么时候,这个真正的神仙姐姐已经手握一个记事本和一只枯藤似的笔,在记录些什么。

    “对啦对啦。我就是杨浩,就此一家,别无分号。”

    “性别?”神仙姐姐真的象是在调查户口。

    扬浩也开始不耐烦:“你不会自己看吗?人还没老,话就开始多了。”

    美女朝扬浩双腿之间膘了一眼,很不屑的摇头:“太渺小,看不到。”

    杨浩被气地一滞,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郁闷的回答:“应该还是男的,只要没被你们变性的话。”

    “特长?”

    “做春药!”说到了春药,杨浩劲头就足了,他迅速模出一粒,递过去,“神仙姐姐,要不要来一颗,味道可好啦,保管你吃了还想吃。”

    “卖狗皮膏药!”美女在纸上很用力的写,看都不看杨浩的宝贝药丸一眼,继续问,“婚姻情况?”

    这个问题,却让杨浩呆了一下,他仙仙的收回了春药,用难得一见地正经声音说道:“已婚啦。”

    “喂,你什么时候结婚的?”连混元子都急叫起来,“臭徒弟,什么时候偷偷结婚,连师父都不请,真是欺师灭族,不得好死!”

    “师名援啦,你别管。”扬浩满肚子的怨气,还不知道去冲谁发泄呢。

    那美女听到杨浩说自己已经结婚,却也大感意外,还别有用心的瞟了他一眼,又低头刷刷一阵乱写。

    “喂,我说神仙姐姐,你问这么多干嘛?听他们说,我是到这里来修炼地,难道不是让我修炼神功就可以了么?”扬浩不明所以,“问东问西的,莫非你想给我介绍女朋友?”

    杨浩的吊儿郎当不正经完全没有影响到美女的工作,她刷刷几笔写完后,很苦恼的皱眉:“不先弄清楚你擅长什么,怎么安排你的去处呢?我们这里神族到处都是,总要先找到适合你的位置吧。”

    “也对也对,因材施教最重要。”杨浩大为高兴,提醒道,“神仙姐姐,你记得给我找个好一点的老师,千万别来什么危机教学,我这些年,可算是苦够了,总要有个真正的师父才好。”

    “你这个臭小子,居然说我不是真正的师父,你信不信我烧了你的大肠。”混元子在丹田处暴跳如雷。

    可杨浩的话,却颇让美女认同,她点点头,苦恼的抱怨:“就是么,你长这么大,乱七八糟的学什么都不知道,送进来那么多人里面,就属你最弱,连一点点的特长都没有。”

    “没特长?”杨浩瞪大了眼睛,他向来自谢为宇宙第一天才剑手,怎么可能被人认为没特长呢,“我的本事不要太多哦,房中术和炼丹术就先不说啦,就说我的飞剑好了,已经是独步宇宙,少人能敌。”

    “飞剑?”美女的兴趣来了,又拿起笔准备写,“那你能一剑劈开整座山峰么?”

    “呃。”

    美女看杨浩那脸尴尬,心中自然清楚了答案,她倒也和颜悦色,继续问,“那你能不能一次驾驭上万支剑,形成天地剑雨呢?”

    “呢。”杨浩脸色发白,他擦擦额头的冷

    汗,“我大概能驾驭几支剑,勉强可以飞来飞去,吓唬吓唬人。”

    “废物!”美女嘴上很不饶情,斥了一句,又无奈的继续发掘杨浩的长处,“你会不会飞?”

    “会啊会啊!”杨浩大乐,总算碰到一桩他还算擅长的事情了,“我在学校里面学过飞行术,炼丹之后,飞的就更好啦,改天弄件披风,再把穿外面,我活脱脱就是个超人内。”

    “超人很差劲爱,又不帅。”美女撇撇嘴,“那你会不会用身体完成迁越?在没有飞船承载的状况下,独自在宇宙里,每小时可以飞多少光年?”

    杨浩的嘴巴在瞬间张的老大老大,几乎都合不拢嘴了:“用身体迁越?独自飞还光年?”

    “连这都不会?”美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就像看白痴似的看杨浩,“我的天啊,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你这种无能儿?”

    “我还有绝招。”杨浩已经不得不背水一战了,要不然自己在美女面前丢脸,已经什么头都抬不起来了,说着,他便双手一伸,丹田之内真气汹涌奔出,在掌心一吐,两股真火便如龙般喷出,把空气也烧的充满了灵热感,看起来是很有威势。

    见扬浩已经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那美女终于点点头,勉强收货,她在纸上草草写道:“特长:烤鸡翅膀。”

    写完之后,美女勾勾手指头,示意杨浩跟着她走,杨浩刚堆起了微笑,想要再套几句近乎,可美女却一转身,只把后脑勺对准了扬浩。

    “凶女人。”杨浩超级不满意,“肯定嫁不出去。”

    “身材还是不错的么。”老色狼混元子却已经对美女神魂颠倒,这个色胚最受不了的就是长腿美女穿着OL裤装,要是再有双高跟鞋,估计混元子会神魂出窍,飞出来转到女人的肚子里去。

    “这种身材也叫好?你有没有见过世面啊。”杨浩大摇其头,“师名嫂的身材那才是。”

    “看到过啦,乏善其陈。”混元子口水流流,“再说了,师名嫂就算再漂亮,也不过是普通人,但这个就不一样啦,是神族暖,和神族一起修炼房中术,那会有什么结果,我的老天,想想就很爽了。”

    “这种凶女人?还是算了吧。”扬浩心里怕帕的,“除非是她来我啦。”

    就在这两个家伙胡说八道的时候,美女一声不吭的朝前走着,她当然是能听到杨浩和混元子的对话,却不知为何,居然丝毫没有发飙的表示。

    说也奇怪,等杨浩跟着走了几步,才发现什么才是神族的本领。杨浩不过是小小的迈开步子跟随着美女而巳,可走了仅仅三步,竟像是时光飞逝岁月逆转,他恍若整个人就在以选越光的速度飞快运行似的。只是三步,却已经迈出了那一大片杨浩一直以为无边无际的土地。这三步,走过的路程也何止上千公里,但却丝毫没有任何一样的感觉。

    “缩地术!”混元子也惊叹起来,“这是很高深的法术呵。”

    这句话,倒是让那个女人扭转身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杨浩的肚子一眼,却还是摇头:“没想到你这个老家伙有一些见识。”

    “废话。”混元子被美女看了一眼,骨头都酥了,“我可是玉树临风英武不凡,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天才剑手的师父,那可不是乱盖的。”

    “哼。”美女冷笑,“可你猜错了,刚才的不是缩地术那么低级的东西,而是‘光沫影履’,这才是神族真正的天赋,你们缩地术的低级东西,不过是抄袭皮毛而巳。”

    “光流影履??”混元子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说实话,他到了现在才真的弄明白,自己所处的地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宇宙,而面前的人,也再不是以前那些宇宙中所谓的高手了。

    那个让人垂涎三尺的拥有好身材的大美人,乃是个真正的神族。

    让混元子彻底明白这一点的,就是“光流影履”这四个简单的字。这当然不是平凡的宇眼而巳,对于修仙者而言,简直就是恍若天神下凡那么的不可思议。

    曾经地修仙者时代,也是个漫长的过程,在混元子所处的颠覆期间,人们都已经拥有极强的法术。至少在外表上寿,和神仙十分的接近,所以普通人都将修仙者当成了仙人,但事实上呢,这个世界中,真正的神唯有神族。

    也只有修仙者自己心里明白,他们的那些术,从一开始的根子上,都是从神族处学来。并且再加以演化的。

    譬如能够使人迅速前进地法术,在修仙者里面至少有几百种。其中以“缩地成寸”“缩地术”等最为领先。一些修仙的高手,只要练就这两个法术,竟可以转瞬间周游世界,比会飞还要快地多。真是将整个星球都当成了尘埃,纵然不能玩弄于鼓掌,却可以轻易的踩在脚下。

    正因为有这些法术的存在,修仙者才可以来去瞬息万里,被普通人敬畏不巳。

    可是,不管什么样的“缩地术”都好。事实上,都来自同一个源头。溯源而上,只有“光流影履”才称得上开宗之术。

    “光流影履”有多厉害?简单言之,如果将世界上所有的缩地术力量都累计起来,恐怕都不如“光流影履”的千分之一,其中还包括杨浩的那套飞花幻影步法,时常被杨浩当作保命之用的压箱底的功夫,其实只不过是“光流影履”地皮毛而巳。

    飞花幻影步法可以在小范围内以常人不可见的速度转移身形,就这个时代而言。算是能唬住人的术了。而混元子所懂得的“缩地术”却能将他在转瞬间送到很远的距离,这是更深一层的境界。但它们相比起“光流影履”,却就像是小孩子的玩意般可笑。

    神族的特殊技能“光流影履”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走路,而完全做到了空间地转移,也就是说,那个凶巴巴的女人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实际力量却深不可测,她只是一抬步。就不声不响的将周围的一切,甚至于空气和光连着杨浩他们都带到了更远的区域。

    “光流影履”可以瞬间转移时空,连身边的东西都能带走,这样的神迹真的强大到了不像话。

    不过混元子惊愕地时候。杨浩却还不知道厉害,他只当是那美女在玩的障眼法而巳,更何况现在杨浩所呆的地方有了更加奇特的变化。原本扬浩刚到地时候,是在一片白茫茫几乎望不到边的硬地上面,可被这个美女一带,“光流影履”转眼变化,就来到了一片全蓝色的世界。扬浩感觉到脚下的土地是软锦锦的,还有些潮湿,蓝色的棉花般的地表,天空却带着绿色,这个世界依旧是望不到边际,杨浩每走一步,地面都会摇晃,几乎让他没法站稳。

    “呢。神仙姐姐。”杨浩实在站不住,开始去拉美女的裙角,可谁料脚下一个趔趄,居然整个人朝前扑,一下子保住了美女那光溜溜的长腿上。

    “非礼啊!!!”美女如普通女人一样大叫起来,双腿飞起,在空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出了一道红光,将杨浩狠狠甩开。

    混元子凄厉的惨叫起来:“哇!神族的‘飞凤一脚’”

    传说这“飞凤一脚”也是相当厉害的神族绝技,而且也曾在地球多次见到过,现在所留下的远古时期巨大的石脚印,大多数都是飞凤一脚踩下。普通人为之顶礼膜拜的神术,居然只不过让这个女人下意识的用出来,比女子防身术还要简单的多。

    不管混元子怎么惨叫,最终痛不欲生的却是杨浩,因为那秀美又野蛮的一脚是着着实实的踩在了杨浩的身上。

    准确来说,是先将杨浩整个人甩开,然后有异常精准的用高跟鞋的高跟部分死命踩中了杨浩小脚趾的指甲盖。

    “噫!握!啊!”杨浩连连发出怪声,整张脸都挤成一团,他痛到浑身麻木,脑袋里面一片空白,然后朝后直挺挺的倒去。

    只听轰的一声,就像跳水失败后的人落入水中,四面一片安寂下去。杨浩顿时感觉到周围一片冰凉,他居然真的是被蓝色水给包围了。原来刚才扬浩所踩到的地面,真的是一片水面,只不过有神族在旁边,他才可以站立其美女神仙看杨浩喝水喝的差不多了,这才脸臭臭的把杨浩给提上来,凶神恶煞道:“居然敢吃我的豆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大姐!”杨浩的脑子还算清醒,要是一声大娘脱口而出,那他的小命立即不保,“我怎么敢吃你的豆腐,我宁可吃蟹粉豆腐也不敢吃你啊,虽然你的腿又长又嫩,虽然你年轻美丽风姿绰约,我最多也就用眼睛看看,怎么敢模呢。”

    “谅你也不敢。”就算是神族,也受不了人吹棒,美女一下子就眉开眼笑了,“你记住咯,我叫辛魁,是这里的接引神,也是分配你去处的人,你最好乖一点,要不然就把你淹死在这里。”

    “辛魁。还不如神仙姐姐来着好听呢。”

    扬浩嘀嘀咕咕,“对了,辛魁,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们会在水上走?”

    “因为这本来就是水咯。”辛毯眯着眼睛看了眼天,神情极有风姿,她发觉杨浩听不懂,只得详加解释,“我已经带你走到了一颗露珠的上面,人走在露珠上,自然是走在水上咯。”

    “什么!!!”杨浩跳起来,一脸不敢相信,“我现在是走在一颗露珠上?一颗小小的露珠上?人怎么可能比露珠小呢”

    “有什么不可能的。”辛魁唾之以鼻,“你们这些人的脑子就是呆,一粒尘埃里也是万千世界,千万尘埃也不过是形成一个世界,大小只是相对而言。就好像你刚刚到的那个地方,只不过是一粒沙砾,要是我不说,你又怎么会知道。”

    “沙砾。”杨浩真的是无语了,原来之前

    他所看到的白茫茫的硬地,几乎是漫无边际的地方,只不过是一粒沙子,要说起来,他现在走在露珠上,已经个很大的飞跃了。

    扬浩邯闷了一小会,马上就释然,居然还会举一反三:“按你这么说,我们的宇宙,也有可能只是一粒沙子或者是一颗露珠,外面还有更加大的空间咯。”

    “那是自然,不过要你的神力够大才可以突破空间的屏障,看到事实真相。”辛魁用脚踢杨浩的,“好啦,别死赖在地上,快点走了,我要带你进入真正的神界。

    白花花的长腿,踢在杨浩的身上,还真是舒服异常呢。杨浩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居然色心大起,他一动都不动,就等着辛魁再来多踢几脚,也好多吃一会美腿的豆腐。

    辛魁是何等聪明的女人,一看杨浩那副闭着眼睛色眯眯的样子就明白了。她火大起来,又祭起“飞凤一脚”根狠的在扬浩的屁屁上猛端一下。

    这下好了,杨浩连“光流影履”都用不着享受,直接坐上了直升飞机。辛魁的这一脚力量之大今人发指,把杨浩踢的直入云霄,两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可眼前却一抹黑,完全看不到东西,想起来应该是力量太大,已经在直截了当的穿越空间了。

    杨浩心里面真是大呼倒霉,他本来好端端的呆在圣熊星当他的大首领,实在不成也可以去卖卖春药,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会来到这么一个古怪的地方,被一个古怪的女人当球踢来踢去的。

    可是杨浩却想不到,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头呢,他被辛魁一次性的穿破数十空间后,终于到达了神族所在的神界,但杨浩却并非安全到达,还不等杨浩对周边环境有所了解,就感觉自己撞车了。

    咋察一声响,扬浩的背脊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股腥腥的液体铺天盖地的浇下来,把他整个人都浇了个透。

    “呸!呸!呸!什么玩意么。”扬浩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成落汤鸡了,身体上到处都是如同鸡蛋液的东西,“太没素质了吧,谁家把鸡蛋乱放乱放的,信不信我全拿来炒了吃。”

    “乖徒弟,你怎么来到鸡窝啦。”混元子有点幸灾乐祸。

    “鸡窝?”杨浩这才有空观察四周,他发现了一个奇特的情形,原来他现在还漂浮在半空里面,这个空间倒是恢复到了正常情形,下面是绿树土地,上面是碧蓝天空云彩朵朵。但古怪的是,杨浩的周围居然到处都漂浮着一个个硕大的蛋。

    这些蛋的外形和鸡蛋无差,只是个头却有人一样大,每个都至少高170,外壳带着红色的斑点,在空中悬浮着一动都不动,就像正被孵着一般。而杨浩刚才被一脚端来,正是撞到了这么一个大蛋,现在鸡飞蛋打,杨浩安然无恶,可那颗蛋已经碎到连渣子都没了。

    “巨鸡生的蛋?巨蛋?”杨浩真是哭笑不得,谁能料到才刚刚来到神界,就用鸡蛋液冲了个澡呢。

    “完蛋了完蛋了。”辛魁急冲冲的赶上来,脸色有些苍白。

    “蛋早就完啦,真浪费。早知道弄个暮茄炒炒吃多好。”杨浩还不知死活,没事人一样掏出纸巾擦身上的蛋液。

    “是真的完蛋了,死定了。”辛魁秀眉横竖,发怒起来,“这个蛋是神族迦楼罗生的,他正把这些蛋放在这里,让天地灵气孵化,迦楼罗一万年才能生下一个蛋,再一万年才能孵出一个子嗣。这个蛋等于是神族迦楼罗的儿子,你刚才一撞就把他儿子给撞散了。他非跟你拼命不“不会吧!”杨浩张大了嘴,怎么也不肯相信,“不就一个鸡蛋么,超级市场里面要多少,我买几箱赔他就是了,再说了,这里那么多蛋,才打碎了一个,有什么了不起的。”

    “笨蛋!”辛魁气急败坏。“那些蛋都是假的,是用来防备被你这种笨蛋乱撞乱偷的,这里那么多漂浮地蛋里面,只有一个里面是有生命体的,也就是有蛋液的。可谁知道你这个王八蛋的家伙运气这么好,居然一撞就撞到了。”

    “我运气向来就好,要不然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受你折磨。”杨浩心里愤愤不平。

    “哈!这下好了,你也用不着我折磨,自然会有人对付你。”辛魁怒极反笑。“迦楼罗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除了龙族之外,就属他爱吃人,过会,我看你就要成他的盘中餐了。”

    辛魁如此说着,就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扬浩,一边惋惜的摇头,很有想立刻转身走掉的打算。

    “慢着!冷静!!”杨浩迅速地挡上前。拦住辛魁,“呢。神仙姐姐,这个事情的主要责任可是在你啊。”

    “关我屁。那什么事啊。”辛魁鼓着嘴,努力保持自己淑女形象。

    “喂。你忘记啦,刚才可是你用‘飞凤一脚’把我给端上来地。”

    “有这回事么?”辛魁一脸迷茫,纯真可爱的眨着眼睛,“不会吧,我可是淑女呢,怎么会做出这种粗鲁的行为呢?你一定是记错了吧。”

    “记错!”杨浩只知道自己是无赖,哪里晓得还有比他更无赖的人,“这种事情也会记错?喂,大姐,你那一脚踢我的踢的这么爽,现在我漂亮可爱的屁屁上还有你的脚印呢?还想要抵赖?”

    事实摆在眼前,杨浩又恼羞成怒,差一点就没有脱掉裤子,将屁屁公之于众了,辛魁就算再无赖,也不得不承认:“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我踢的又怎么样?撞碎蛋地可是你噪,现在你身上还沾着蛋液呢,难道你还好意思把责任推给我么?”辛魁最后那几句,说的真是惨声惨气,大有把人骨头都叫酥的感觉。

    “就是就是,乖徒弟,明

    明是你不好,赶紧认了吧,干嘛要难为人家美眉呢?混元子居然也色迷心窍的帮起忙来了。

    幸亏杨浩还不傻,他在来之前就已经听说过神族是要吃人的,而以前那么多被送来的人没一个回去,想来也没有什么好结果。要是那个迦楼罗发现万年老蛋被打碎,一定是要拿肇事者开刀的,他又怎么会笨到背上这个黑锅。

    “事实是这样的。”杨浩清清嗓子,开始

    发挥起嘴皮子的优势来,“刚才在露珠上地时候,你抬腿就把我踢飞,在当时,我已经处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既然没意识就不能算人,所以我那时候根本就不是人。你一脚踢的时候,姿势标准象极了贝克汉姆,用右脚背划出完美孤线。所以你在内心中是把我当成了一粒球,一颗直踢上天的可怜的小球球。”

    杨浩最后陈词总结:“把一切事情总结起来,结论就是,你把我当成了一颗球,一直踢到天上打破了蛋,所以你才是唯一的肇事人,而我只是可怜的小球而已。你有听说过踢破别人玻璃不怪踢球的小孩却去怪球地么?“扬浩的这番话,说的真是慷慨激昂,简直比吃了春药还要来的激情,就差点没把混元子给听到热泪盈眶大哭一场了,这个老家伙立刻见义忘色,改变立场:“徒弟,你对!就是美女地错。”

    那个辛魁也喃喃的答不上话来,她虽然伶牙俐齿又会装无赖,可到底常年呆在神族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吵架的机会不多,怎么斗的过有经验的杨浩呢?

    就在这当口,天空中突然金光大作,就象是十个太阳一起升起,都快要将人的眼睛都给晃瞎了。

    一个巨大的身影慢悠悠的落下来,扬浩放眼看去,原来是一个足有五米多高的男人,这男人上身赤裸,下边也只裹着几条丝带而巳,可身后却背着一双巨大的金色挝膀。男人的嘴巴长着鸡的嘴,只是散发着阵阵金光,颇为肃穆。

    这个男人一出现,就朝着辛魁飘去:“你好啊,辛魁,今天阳光正好,你来做什么?”

    辛魁看见这男人,早就俏脸变色,她连吸了几口凉气,才勉强堆起笑容:“迦。楼罗,你在家呵,今天刚好是外面的普通人送人种进来,所以。”

    “人种?”迦楼罗膘了杨浩一眼,只见有冷冰冰的金光,将杨浩全身都笼罩住,“呵,那些普通人越来越没诚意,送来的人种居然这么弱。”

    “对呀对呀!”辛魁擦擦额头汗水,转身欲走,“我有事,闪了先。”

    “慢着!!”还不等那两个肇事者迈步,迦楼罗大叫起来,只见他的目光呆呆望着半空,刚才还应该悬着巨蛋的地方,现在已经空空荡荡,早就丝毫无存了。

    “做正事要紧,我还是。”辛魁还想要溜,可迦楼罗却已经迅速的逼近过来。一时之间风云变色,刚才还阳光大好,春光明媚的天空,却陡然已经阴霞密布,一副欲雨的情状了。迦楼罗脸色十分难看,眼睛里面金光变成了红色的血光,声音也带着浓浓的杀气:“我的蛋呢?我的蛋儿呢?明明在这里的?去哪了?”

    “去哪了。去哪了。”辛魁那修长的

    美腿开始打哆嗓,虽然辛魁也算是狠角色,但与神界战力排名在前十的迦楼罗比起来,却是差的太远,一个不当心,别说是杨浩了,就是辛魁自己恐怕也是难保。

    “你的蛋蛋去哪了,我们怎么知道。”杨浩及时开口,总算解了辛魁之围,“鸡大叔,你自己的蛋蛋,当然要自己藏好,实在没地方,就藏在裤子里面么,老是拿出来晃啊晃的,总会有不见的那一天,这真是教训啊。”

    “吼!!!”迦楼罗怒吼一声,根根头发竖直了,冲杨浩怒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咳咳。”杨浩刚才的那一点帕意,很快随风消散了,越乱的时候越冷静,这也是杨浩的绝技,“我么。是这位辛魁的小情人,当然啦,这种关系不可对外人道也,虽然你也可以当我是人种。这个。大叔,春药吃不吃?”

    “我的蛋蛋去哪啦!”迦楼罗吃什么春药,不吃就巳经很亢奋了,他怒不可遏的咆哮,简直有要天地变色宇宙倒转的意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