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七章 魂之春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卷 第七章 魂之春药

    (-  “那关我们什么事情?你自己不光荣了,杀我们干嘛,难道就算我们这些反抗联盟的首领倒霉?”杨浩终于忍不住,把肚子里的话都说出来了。

    “你们这些低等种族,应该感谢我才对。”黑蛮高昂着头,双眸中射出傲人光芒,“自从进了这个神界,我们卡迪思龙族不止没有了对手,甚至还失去了更多的能力,我们居然没办法再抚育后代。龙族是多么伟大的种族,在这个字宙中,根本没有谁可以与我们的血统相提并论。但我们竟然失去了延续血脉的能力!”

    杨浩皱紧了眉头,黑龙的这番话,居然没有让他过分的吃惊,因为杨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神族说自己血统的问题了。无论是圣熊星,还是那只怪鸟迦楼罗,都受困与血脉延续的事情。杨浩感觉到在神族的身上,有重重的迷雾,虽然这些神族能力不凡,但似乎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在不停的压制他们,让他们处处受困,完全无法展开自己的能力。

    “最强大的龙族,怎么可以消亡!”黑蛮几乎是在咆哮,它的怒火,就算不用眼睛也能看到,“为了延续龙族的力量,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肉身化龙!”

    “肉身化龙!”杨浩完全没有听到过这个词。

    “你们这些人类,虽然是最低等的种族,但却也有极小的一部分,身体中包含着巨大潜力。只要经过我们龙族地三次龙息滋润。并且承受住三次的身体蜕变,那么不管你以前是什么种族,都有可能变为龙族!”黑蛮话说的冷冰冰的,但眼角余光却不断瞄着杨浩,因为这只死龙怎么也不相信,面前这个油腔滑调的家伙,居然就是有巨大潜力的人之一,并且承受了一次身体的蜕变。

    “人也能变成龙?这不是神话?”杨浩顿时想起来,在神话故事中,还真有人变成龙的情境。

    “当然不是神话!”黑蛮轻轻摇头。“但却比神话还要难实现。因为在一千万人之中,最多只有一个人能够承受住黑龙龙息的喷吐,从而完成第一次的蜕变。而一百万完成首次蜕变地人里面,只有一个人能够经受住金龙地龙息,完成第二次蜕变。单单前两次蜕变已经难上加难,何况还要有第三次呢。”

    “那……那就算是杀光全世界的人,也不见得会有一个?”杨浩这下算是明白,为什么要把反抗同盟的领袖给骗进来做人种了。因为反抗同盟的领袖,一般都是实力超群。是人类中的佼佼者,他们经受龙息的概率当然远大过普通人了。

    黑蛮却压根不以为然:“只要龙族的血脉力量能够延续,就是杀他几亿人。又算得了什么?”

    “好气魄!”杨浩双眼虚空凝视着某个方向,口是心非。可是陡然间,他灵台一闪,又迷惑起来,“照你这么说。我不是已经经受过龙息的喷吐,完成了第一次的蜕变,怎么说也算是有你们龙族地力量啦,为什么你还要杀我呢?”

    杨浩这个问题还真是个问题。就这条大黑龙所说的,能够完成蜕变的是少之又少,那么杨浩应该成为龙族地宝贝才对。别说是干儿子,就是想当亲兄弟也不在话下,可为什么却偏偏要在杨浩蜕变之时偷袭杀他呢?

    “你很危险。”黑龙终于正眼去看杨浩,这只庞然大物,凝重的时候真的象山一样,“虽然你完成了第一次的蜕变,但我看出来,你很危险,你和那个力量体一样,都很危险。”

    “危险?”提起了混元子,杨浩心里面一阵绞痛,他几乎是咬着牙才挤出笑容,“我能有多危险,象我这样可爱无敌,超级卡哇伊的小正太,简直是对人一点伤害都没有。”

    “可你能炼丹!”黑蛮地声音,象是正说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炼丹……炼丹又怎么了。”杨浩努力抑制兴奋,能够让一条龙害怕,当然是世界上最兴奋的事情了,“再说了,我只不过是会做几颗春药而已,自产自销与人无忧。”

    “炼丹的人,一定要死!”黑蛮冷冰冰的,象是在丢一块砖头,“在上古屠龙史里,有超过一半的龙族,都是被炼丹地人杀死,你们太危险,太危险。”

    “炼丹的人可以屠龙!”杨浩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修炼者的力量可以超越神族!!”这大概是杨浩第一次那么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前景。以前纵

    然混元子一再的说丹鼎双修派有多厉害,可杨浩都只是一耳进一耳出,直到现在从黑龙的嘴里面讲出来,他才算是相信,原来人类也是可以超过神族的。

    但杨浩的惊喜并没有持续几秒钟,就被一个庞大的黑色影子给打断了。黑蛮怎么会让杨浩再活下去呢,它凶悍的低下头,一张大嘴赫然张开,杨浩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犬牙交错的龙牙,看起来这头黑龙已经说累了,准备一口将杨浩给吞下肚子,让他在自己的肚子里面去做伟大的白日梦了。

    “慢着!”杨浩可不想就这么死了,“冷静!”

    “我够冷静了。”黑龙晃晃头,带来一阵冷笑,“思考的结果,就是尽快吃了你,这样,我们龙族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如果你吃了我,就等着断子绝孙吧!”杨浩的脸上,一点都着不出害怕,他一宇一顿的威胁道。

    黑龙的牙齿明显颤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能让你延续龙族的血脉!”杨浩慢悠悠的说,他现在可是胜券在握,“你不是说,炼丹的人是很神奇的么?我可以让你们继续生儿育女,如果杀了我,你们只能断子绝孙。”

    “我干嘛要信你?”黑龙斜睨,“就你这小样,能有这种本事?就算以我们龙族的大力量,也没办法做到的事情,你可以么?”

    杨浩看着自己的手掌,那掌上什么都没有,可是他却凭借了这一双手,做成了许多连他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

    “有很多事情,并不依靠力量。”

    “废话!”

    “你知道圣熊么?”杨浩扯开话题。

    “低级的神族!”黑龙就算对其他神族,也是抱以一贯的蔑视态度。

    “圣熊他们也遭到了和你相同的命运,他们的血脉延续,他们的生育功能被禁制住了。”杨浩轻轻摩擦着掌心,“但我却解除了他们身上的禁制,让他们有了继续延续的功能!”

    “你!”

    “我!”杨浩昂着头,挺起胸膛,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更迷人些。

    那黑龙倒是怔的说不出话来,并非是信了杨浩的大话,而是被杨浩身上的自信给唬住。要知道,人类每次看见龙族,都会不由自主的浑身发抖,只怕爹娘没多生出几个膝盖来下跪。哪里有这样高高昂头,一副只有你求我的样子。

    “你有什么办法?”黑蛮有些松口。

    “魂之春药!”杨浩高高举起手臂,狂呼道,“只有我们丹鼎双修派的魂之春药,才可以让神族继续延续下去!只有丹鼎双修派还活着一天,你们才能有子嗣,你们才能在这个字宙间生存!”

    “狂妄!”黑龙怒不可遏,几乎又是一口龙息喷出。

    “我就是狂妄!”杨浩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我就是丹鼎双修派唯一的传人,唯一的掌门,唯一的弟子,也是你们唯一的救世主!”

    听到救世主这三个字,黑龙的背脊晃动了一下,它的双眸凝视着杨浩,杨浩也毫不胆怯的凝视回去。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谁可以退了。

    两个等级相差甚远的生物这么默然对视了许久,终于,黑龙退避了:“你有条件?”

    “条件……”杨浩要冷笑,可他却连想都不敢想真正的条件,因为黑龙随时能闯进他的大脑,把他的心思一股脑挖空,“简单,只要让我活下去就可以。如果能把我送出神界,那就更好了。”

    “这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黑蛮点点头,“不费吹灰之力,可你要先把魂之春药给弄出来,要不然,我杀掉你更像是碾死一只蚂蚁。”

    “我不会白白浪费我的炼丹力。”杨浩胸有成竹。每次要炼造能力之外的丹药,就必须要消耗炼丹力,而炼丹力被耗掉多少,战力也同时消耗掉多少。杨浩炼造完这次的魂之春药,他的战力大概会跌到十五级以下,损失不是一般的大。

    魂之春药是丹鼎双修派的一种禁制的丹药,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让人避之不及了。当初禁止门徒修炼这类丹药的原因,除了魂之春药本身所带的神奇力量之外,更大的原因,是极高的失败率,根据记载,每三次魂之春药的修炼,就会有一次失败。

    而在此之前,杨浩已经成功的炼造过一次。也就是说,他这次失败的可能,将提高到五成。

    但看起来,杨浩并没有丝毫的担心,尤其是当他随心所欲的引导着黑龙的精神碎片时,那种沉着冷静,昭示着他早就已经打好了所有的主意。

    魂之春药的修炼,同样需要能、器、药三者齐备。

    其中的药便是龙族的精神碎片,做为宇宙中意识最为强大的种族,黑龙只不过的飘散出一丁点的意识碎片,但在杨浩看起来,却是如同黑暗般的广阔。

    龙族的精神真是强悍到难以想象,万分之一的精神碎片,就已经如黑色雾气般弥漫了整个龙,杨浩必须要用所有的力量,才可以将它控制住,并且慢慢的引导向半空中。

    “现在!力量!”杨浩努力用炼丹力把精神碎片聚拢在一起,但是真的要将这精神修炼成型,还必须有超级强大的力量才可以。

    这对于杨浩来说,大概是难于上青天的事情,但他的面前,正有一只真龙在,龙族的力量,不知比炼丹所需的大几千倍。

    黑蛮抬高龙掌,顿时,一股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能量喷薄而出,迅速注入到黑龙的精神碎片里去。

    “成丹!”杨浩看时候已到,便怒喝咆哮。

    果然,在他的炼丹力掌握之下,龙族的精神碎片被力量给疯狂挤压变形。从原来充满洞那么大,慢慢转化成只有指甲盖地大小。

    这是真正的临界点,杨浩看着黑色的精神体浓缩和凝聚,在这么小的实体之中,不知道充斥了多少邪恶的能量。

    猛然间,那团东西爆射出几千个太阳的耀眼亮度,一柱璀璨光芒冲天而起,将这个原本阴森的龙照的透亮透亮。

    这就是魂之春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丹药,它能够将任何的封制都解开。它可以注入生物地灵魂。无论是人类还是神族,都会被这耀眼地丹药所征服。

    黑龙就算是再不可一世,也终于了解到,杨浩所说的完全是真的,这种超脱了人类本身能力,以龙族精神为主体的丹药,是真的可以解开它们身上那种无法延续血脉的禁制的。

    所以当杨浩吃力的控制着光柱移到黑龙的头顶上,慢慢将春药压入它地天灵盖的时候,黑龙没有丝毫的反抗。

    甚至于它在拼命抑制自己暴躁地,以免将杨浩当作攻击者给杀了。

    光柱一点一点的进入黑龙的大脑,它的身体虽然还是黑色。但却有些五彩的光芒,隐隐然地流动于全身,仿佛这种能量,这种丹药之力,已经渗入了黑龙的血液。

    黑龙嗷嗷叫着。魂之春药是刺入灵魂的丹药,它所带来的痛苦是别人难以体会到的,但是黑龙却收拢翅膀咬牙坚持着,它很清楚,只要这丹药完全刺入它的灵魂,那么龙族地命运就将彻底的改变。它们再也不需要依靠什么化龙。龙族随时都可以生出一大群的后代来,未来宇宙的统治者依旧是伟大的龙族。

    华丽的光柱,已经挤入了一半,最危险的时候也已经过去,现在只要将剩余的部分植入,那么这个世界的历史将会彻底的改变,龙族又会重新兴盛起来,现在苟且于龙中的黑龙,将会成为另一段伟大字宙历史的开端。

    如果这样的话,如果。

    也许只有如果。

    如果魂之春药真的全部注入黑龙的灵魂里面,如果扬浩真的愿意为龙族解开禁制,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人去坚持的话,也许都会实现。

    但杨浩却不。杨浩从来没有做过别人期望的事情,以前没有,现在依旧没有。

    杨浩总归只是杨浩,独一无二的他,独一无二的丹鼎双修派的传人。

    就当魂之春药即将全部注入黑龙的头颅,一切都无可挽回的时候,杨浩却突然冲天微笑,他一直坚持的引导着的炼丹力突然一散而尽。

    轰然一声巨响,似乎天地为之变色,宇宙洪荒周转不再。

    亮度甚至超越魂之春药的白色闪电在这里凭空亮起,这道闪电是魂之春药消散时所有能量凝聚而成的。

    这便是魂系列丹药炼造的最危险之处了,虽然有成功的喜悦,但一旦失败,却会有强过十倍的反噬力量。

    这种反噬,不止承受丹药的生物会受到,就算是炼丹者,同样会被波及。因为魂之春药的产生,本来就违反了天地之常规,所以一旦反噬,那种能量简直可以称为是天怒,完全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炼造魂之春药,才会有那么多人丧命,才会被列入禁制。但是今天,当这种不可思议的强大的反噬力量产生之时,杨浩却是面带笑容的,他的轻松表情和黑蛮那种愤怒与龙族绝不该有的绝望

    形成截然对比。

    杨浩是故意的,他当然是故意的。炼制魂之春药是故意的,要帮龙族解开禁制是故意的,甚至与这只死黑龙聊天也是故意的,他在等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

    “别以为,是条龙就了不起!”杨浩哈哈大笑,哪怕在死亡面前亦咆哮起来,“我们丹鼎春药派要杀你,就象是杀条壁虎一样容易!”

    这真是绝佳的计策,哪怕混元子还活着,大概也难以想到这么伟大的计划了。杨浩早就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在混元子被这条黑龙吞噬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计划。他哪怕死,也要拖着这条该死的龙一起去死。

    所以他才会与黑龙攀谈,所以他才会提出用魂之春药来帮黑龙解开禁制,唯一的原因就是他要让魂之春药的反噬力量,也就是黑龙自己的能量来杀死它自己。

    这是同归于尽的计划,但是杨浩成功了。

    他要在神界之中,告诉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族,没有什么力量是无敌的,没有什么是永生的。而象他这样一个弱小的生命,亦能保持住丹鼎派的尊严。

    杨浩看到黑龙在魂之春药的反噬力量之下,咆哮的象是天崩地裂,一股股能量从龙躯中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种力量波最多会把整个神界给颠覆掉,但却拯救不了黑龙的性命。

    接着,杨浩便见到另一到白色闪电出现在面前,针对他的反噬也如期而至,杨浩甚至来不及做出一个常用的鬼脸,便被这白色圣洁的光芒给包裹住了。

    他在一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有的时候,死亡就象蛆虫一样如影随形,可是更多时候,想要死都并不容易。

    当杨浩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立刻明白,自己又没有死成。

    因为天堂里一定不会有这么朴素的房子,就算上帝那个老头子在偷懒,也不可能用几块石头垒成一座石屋,再把两三块大石板当成床,连被子都没有。而杨浩现在就很不幸的躺在这张的简陋的床上。

    杨浩才迷迷糊糊的睁大眼睛,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白发白须,长的肥嘟嘟的老头子,这个老头子再怎么看,都比较象安西教练而不是上帝大叔。

    杨浩叹了口气,哀婉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硬。他伸手捏捏胖老头的脸,手感还确实是不错,但那皮肤下涌动的超强的力量,让杨浩明白,自己还是呆在那个该死的神界里面。

    “这个模样不好看?”那老头估计很奇怪杨浩为什么摸完自己就拼命叹气,“要不要我换个女人的样子?那种?”

    “免了,免了。”杨浩没什么情绪,“你是哪位啊”

    “我叫云尚,闪族神。”胖老头弹着胡子,倒是慈眉善目,这个家伙和卡迪思龙完全不一样,那只黑龙的力量与气息都是黑色的,充满了邪恶的劲头。可这个老家伙却光滑溜溜,连体内的能量都是纯净的白色。

    杨浩倒是听说过闪族神的故事,在神话中,闪族是一种完全没有形体的神族,没有形体就是可以变化做任何的样子,所以在人类世界中,许多变来变去的神,都是闪族人的化身。据说闪族最强大的能力,是可以控制时间,让时间停顿甚至是逆流。

    “这是什么地方?”杨浩坐起来,这张床还真不是一般的硬,估计这里的神族平时都不睡觉。

    “你闯大祸了。”云尚凝视着杨浩。

    “哦。”杨浩点点头。

    云尚皱眉,他被杨浩眼神中流露出的无所谓甚至是得逞的兴奋而惊讶。云尚算是这个神界里排的上号的元老,可他还从来没见过,一个普通人能闯下这么大的祸。

    杨浩利用魂之春药的反噬力,果然给了黑龙致命的一击。但黑龙做为宇宙里最强悍的生命体,又怎么会轻易死在自己的力量之下,它在受创后爆发出来的龙啸和龙威,将整个龙崖都震塌了,冲击波迅速的蔓延,如果不加以控制,在黑龙死之前,恐怕大半个神界都会被毁掉,那些弱小的神族,更将是死伤无数。

    也就是杨浩这样一个普通人类,居然搞的神界天翻地覆,让成百上千的神族死于非命。并且看起来,这种后果已经是难以避免了。

    但幸好,云尚一早就因为辛魅的报告而赶往龙崖,正巧遇上这惊天动地的时候。正所谓机缘巧合,也只有云尚能够控制如此惨烈的局面。老头子用尽全力才将大规模的时空给停顿住,然后冲入废墟中,将杨浩和半死的黑蛮救虽然一场神界浩劫是暂时躲过,但云尚却丝毫不敢小觑死里逃生的杨浩,特别将他救醒,本来想问问这是怎么发生的,可看到杨浩那副得意的嘴脸,便晓得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

    “黑蛮受了重伤,两支羽翼断了一只,龙牙全都崩掉,身体上的伤口更是惨不忍睹,就算能够救活,也只有半条性命了。”云尚摇头叹气,“你这祸闯的可真不小啊,真不晓得你一个弱不禁风的人类,是怎么搞出来的。”

    “哈!我杀那只死龙,还不是跟杀条蛇一样简单。”

    杨浩不屑一顾,“它居然敢吞了我的宝贝师父!还想让丹鼎双修派断根,我就要让它陪葬,让这个狗屁不通的神界也一起陪葬。”

    “丹鼎双修派!”云尚瞪大了眼睛,嘴里喃喃重复了几次,“可你知不知道,在这个神界里,有四只龙,两只绿龙,两只黑龙。都属于上位神族,任何一只发怒起来,都可以将神界搅的天翻地覆,现在你重创了它们的黑蛮,它们一定会找上门来,把你活活吞掉!”

    “我怕个屁啊!”杨浩悻悻的说,这个结局他还真没料到,原本以为干掉一条龙也就好了,哪里知道这个地方龙还真多,四条四条的长,连杀都杀不完。

    “你不怕还擦汗!”房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杨浩转头看,果然是辛魅这个狠毒的女人,龙崖地大居然没把这个坏女人给炸死。真是太便宜她啦。

    杨浩用力的又擦了把冷汗:“我这不是汗,是看到你流的口水啦,神仙姐姐,你的裙子这么短,连都露出来了。”

    “要你管!”辛魅狠狠瞪了杨浩一眼。这个女人虽然曾经恶毒的把杨浩踢下龙崖,不过看起来倒是云尚这面的人,她低首对云尚报告,“长老,那三条龙都来了,凶的很。要我们交人!”

    杨浩浑身一激灵。果然,他听到在外面传来的阵阵咆哮声,以前他听不见龙啸,现在意识层次递进,听的别提多清楚了,那一声声震天的咆哮,简直都是敲打在杨浩地骨头上,每句都充满了杀气。

    “迦楼罗和泰坦都在外面么?”云尚问。

    “都在,不过要是真打起来。恐怕顶不住。”辛魅厌恶地瞟杨浩,“这小子,祸闯的太大了。神界为了保持和平,对龙族的让步数都数不清,现在都被他给毁了。”

    “为了你们的和平,我就该让龙给吃了?我师父就该白死!”杨浩可也不是好惹的,愤怒的责问。

    可看辛魅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为了神界的平静,杨浩是随时可以牺牲的。

    “神族和人类一样,也有善恶之分和高低之分。龙族是代表邪恶地力量,而我们闪族、泰坦族则是代表正义一方。在这个神界里面,神族的数量恒定。尤其是上位神族屈指可数,你今天伤了一头黑龙,也难怪它们要倾巢而出了。”云尚一脸担心,那脸的肥肉居然也不再下坠了。

    “长老,如果真地打起来,保持了几百年的和平就……你知道有什么后果。”辛魅用漂亮的手指点向杨浩,“不如我们就把他交出去,只是一个人种而已,将来我们再要外面多送些进来。”

    “是啊是啊,那群傻瓜好骗么,多骗几次吧,下回记得让他们把一个叫赫德的臭狗熊送进来。”杨浩嗤笑,冷冰冰的讽刺。

    “你根本就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辛魅愤怒地脸涨通红,大有上来掐死杨浩的意图。

    “小心长皱纹,辛魅大妈。”杨浩反正是破罐子破摔,才不怕她。

    “我们不可以牺牲杨浩。”一直静静思考的云尚突然开口,“哪怕要开战,我们也不能损失杨浩,他对我们来说,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什么!”

    “什么?”

    这一回,辛魅和杨浩倒是异口同声步调一致了。

    “他重要?”辛魅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死人种实力弱到不行,就会耍花招搬弄是非,他能有神界的和平重要?能有那么多神族的生命重要?”

    杨浩咂咂嘴,他虽然说不出自己地坏话,不过同样也想不通,在几分钟之前,他也只是个被骗进来当奴隶的人种而已,现在怎么成了白胡子老头的宝贝了。莫非这个老头还有恋童癖,看上自己了?

    杨浩赶紧收拾心情,尤其是藏好自己的完美屁屁,尽量不让这老头看到。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牺牲杨浩的。”云尚却没有说出自己的原因,“我先出去看看,如果真的开战,辛魅你立刻带杨浩躲进

    洞府里面去,那里的结界,足够支撑一阵子了。”

    辛魅涨红了脸,眼睁睁的看着云尚走出房门,身影没入远处的龙啸之中,然后这个女人才凶恶的转过头,狠狠的盯着杨浩,眼睛里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你是单眼皮爱。”杨浩象发现新大陆似的爆笑起来,“要不要我帮你割一个双眼皮啊,神仙姐姐。”

    “你敢嘲笑我!”女人果然是女人,一听到别人说自己不漂亮,马上就发飙了。

    辛魅展开光流影履,朝杨浩扑过来,这两个人距离本来就近,辛魅又是在火头上,一时竟收步不住,那女人就象是饿虎扑食一般,把杨浩给压在身子底下。

    “非礼啊,啊!”杨浩哪里见过用光流影履来的,被辛魅压在石板床上动弹不得,只能大呼小叫起来。

    “再叫我就杀了你。”辛魅完全是失足才会那么失利的压在杨浩身上,她本来穿的就少,身材又好,浑身上下几乎和杨浩是肉帖肉,如果有人看到,那她的一世英明可算是毁了。

    “要杀就杀吧。”杨浩却突然没了刚才那么闹腾,完全安静下来,甚至有点慵懒的把手垫在脑袋下面,“现在才发现,原来我这么孤单。”

    “嗯?”辛魅倒是吃了一惊,她自从见杨浩开始,就觉得这家伙从来没有这么正经的时候,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辛魅还真的有些意外。

    其实辛魅哪里知道,杨浩恰在刚才被辛魅压倒的时候想起,如果混元子还在的话,一定会在肚子里面鼓动他泡了这个女神的。但是现在丹田里面却空空荡荡,那个熟悉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

    混元子与杨浩的缘份虽然不长,但特殊的相处方式,却让他们象亲人般和穆,陡然之间,身体的某一部分失去,杨浩的怅然根本没人能懂,更何况丹鼎双修派如今只余杨浩一个人,这样的孤独,让他不知该怎样承受。

    “你失去过亲人么?”杨浩幽幽的问。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让辛魅脸色大变,她甚至都忘了,自己还很不雅的趴在杨浩的身上,只顾着凝思起来。

    杨浩有机会凑那么近的欣赏辛魅的绝美面庞。说实话,这个女神如果不是那么凶的话,还真是个极有魅力的女人,精致的脸蛋,秀气的鼻子,两颊微红,尤其是一双媚惑的丹凤眼,再配上白皙的肌肤,简直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气质。

    “我的亲人都死了。”辛魅吐气若兰,她的眼眶深处,似乎有泪水在闪躲,“就在这个神界里面,死在龙族的手下。”

    “那你还帮着龙族做事?”杨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有人杀了他的亲人,他就算是死也要让对方以命抵命的,怎么还可能把一个个人种给龙族送去,伺候它们过的更好呢?

    辛魅无奈的摇头:“你根本就不懂,真正重要的不是自己,而是整体,是这个神界,是所有神族的共同利“放屁!”杨浩大不以为然,“当然是身边的人最重要,要是连自己的亲人都照顾不了,还怎么去照顾别人。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就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如果所有人都和你想的一样,那这个神界里,早就荒无人烟了。”辛魅的声音幽怨,把杨浩带到了一场历径千年的劫难当中,“神隐界刚刚建立的时候,我们神族的数量多达上万,那个时候,每个种族都人丁兴旺,漫天遍野都飞翔着龙,泰坦和闪族神占据大地,那种兴盛的场面,曾让我们觉得,很快就能冲出神界,再度恢复光荣”

    “冲出神界?”杨浩觉得这说话有些古怪,神界不就是神族自己建造的么,进进出出还不都由他们说了算。

    不过辛魅并没有理他,只顾自己说下去:“神族中也和人类一样,有着先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别相遇,就会爆发战争。在神界之外是这样,在神界之内也是这样。就在这个神界建立不久,第一次神魔战争就爆发了,那一场战打的天地无光日月逆转,到处都是神族的血液,无论是红色还是黑色,都混淆在了一起。

    一场战争厮杀了足有一百年,神界里面的生物被消灭了一半,当双方无力再战之后,才各自停手,躲到角落里面去舔纸伤口。”

    “原来神族和我们没什么区别,都会狗咬狗。”杨浩嘴上在无厘头,可心里面却一点都不好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