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一章 暗天使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卷 第一章 暗天使王

    (-  而下面却陡然安静了,就算是一个瞎子也能看到撒安正在愤怒,他愤怒时,从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但那种力量,那种足以让天地震撼的力量,却是谁都可以感觉到。

    杨浩并不清楚撒妥的身份,但他很明白,撒妥身后的十二支翅膀代表了什么,这就像是龙族的逆鳞一般,是尊严,是荣耀,是谁都不可以侮辱的光辉。

    暗天使的外貌和人类很接近,但却比人类更加英俊挺拔,也有更加高的智慧。因为当初造物主就是以天使的外形象塑造人类的。可以说天使是造物主最伟大的作品,任何生物都难以替代。这不只是外表,更是身体中所蕴藏的力量。

    而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有一个暗天使坠入了黑暗之中,他在遭受曾经的同类天使的尾追残杀过程里面,一点一点的积蓄着力量,并且将越来越多的天使带入了黑暗之中,终于使得暗天使这一族能够与天使一样矗立与神族之林,甚至力量还有超越的趋势。

    在无穷岁月里面,暗天使成为了魔鬼的代名词,不管有多少翅膀的暗天使,都知道第一个坠入黑暗的那个暗天使,但没有人敢于直呼其名,只能称他为王。

    那么多暗天使都知道,王是这个字宙中,唯一拥有十二支黑色翅膀的强者。那是没有人可以超越的境界。王飞过的地方,都归属他支配。王矗立地天空,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凌驾。就算是龙族,就算是闪族神,也不敢轻易得罪暗天使之王。

    这个哪帕在神族里面也属于传奇人物的王,十二翼暗天使撒妥正站在杨浩的面前,听着对方要将代表自己的那十二支翅膀给烤来吃。

    撒妥笑了。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笑容。杨浩宁可有几万伏的闪电打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愿意见到这笑容。因为那种笑能够让人瞬间跌入深深的冰窖,浑身的血液都似乎被冻住了,杨浩刚才还活在热血的夏天,可是撒安这一笑。却让他进入了严冬。

    “你要战。那就战吧。”撒妥点点头,身后却陡然绽放开了银白色地光芒,这光芒简直就是了几千个月亮,耀眼地让人无法目视。

    撒妥的那十二支黑色翅膀就在这光芒里面迅速展开,并且扩大成无边无际的银色羽翼。传说里面,暗天使之王虽然坠入了黑暗,但是他的身体里面,却依旧孕育着光明的力量。看他那瞬间如银色的闪亮羽翼,这便不只是传言了。

    看到撒妥展开自己蛰伏的翅膀。魔族之中除了卡迪思龙外,所有人都单膝跪下,以示对绝世战神的尊重。而光明一面的神亦不敢抬头直视。就算不是同一阵营,但对力量地崇敬是相同的。

    哪怕地位若云尚,他也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撒妥的战力别人不清楚,他和卡迪思龙却是最清楚地。在许久之前,云尚与黑龙有过一番对话。云尚问。如果自己与龙族为敌会怎样。黑龙说,它可以与云尚同归于尽,但是云尚的徒子徒孙却难免被其他的龙给吞掉。

    云尚便又问,如果是撒安与龙族为敌会怎样。黑龙总算是高傲至极,却还是想一想答道,我宁愿吃自己的小龙仔。也不要跟那个家伙为敌。

    由此可见,同属于上位神族,但撒妥的力量却已经高到足以吓阻其他人。那种力量并不是龙族无法达到,而是撒妥他本身地经历造成的。龙族的一生,无非是杀人,吃人,它们很难遇到真正的敌手。但撒妥却不同,他是从一个弱小的神,一直被同类追杀开始成长的。在无穷地岁月里面,他过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白色的翅膀被一折再折,从开始时的白色,到后来让鲜血浸透的红色,再到沉沧时的灰色,一直到最终,成为永恒之黑。撒妥是从尸骸里面杀出来的战士,不要说动手,单单身上的那股子凛然的杀气,就足以吓退别人了。

    那杀气,杨浩现在是感受到了。他几乎快要被这冰寒的杀气给活活压迫死了,要不是刚才把所有的春药都一口气吞下去,现在爆发出来的真气来回盘旋在经脉,恐怕他早就成为冰棍了。

    不过杨浩并没有退,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退。杨浩双手一震,三支飞剑便脱鞘而出,盘旋在他的身边,他顺手抓住了炎剑,怒目对视着撒妥。

    暗天使之王淡淡道:“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想死,为什么?为了你师父么?”

    “不关你的事!”杨浩暴怒。

    “为了个糟老头就想死,懦夫!”撒

    安简直快要蔑视杨浩了。

    “我不是懦夫!”杨浩被激怒,他仗剑直冲,向撒妥杀去。在狂怒之下,也没有丝毫的章法,只知道猛冲猛砍。

    这样的战术,这样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撼动撒安分毫呢,杨浩压根就接近不了的身边,有一道闪电从暗天使之王的翅膀上飞出,瞬息间就击中了杨浩,将他打出了老远,浑身皮肉立刻传出焦臭味道。

    撒妥被称为掌管雷暴的神,他可以将全世界的闪电都集中起来朝一个目标发射,要弄死杨浩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但他却如猫戏老鼠般,并没有立刻置他于死地。

    “你不是很厉害么?你不是救世主么?”撒妥冷笑,“就这么一点本事?”

    杨浩摔的老远,却并没有掉落下去,内心里的愤怒支撑着他站起来,他明知自己实力相差太远,但并没有放弃的念头,也许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后一次证明丹鼎双修派的机会了。

    他干脆将自己丹囊里的丹药都一口气吞了下去,这些丹药虽然性质各不相同,但都能够增强自己的功力。

    不过,杨浩的功力再增加,到了撒妥眼里都是小孩子的玩意。他简直对这场游戏失去信心了。抬高手腕点着扬浩:“让你见识一下,暗天使掌管的雷暴的威力。”

    天怒之电!

    随着撒安的声音,在四面八方的云层之中,竟然飞速的出现了几百条蛇型的闪电,并且汇聚到撒妥的掌心之中。最后变成了一条闪电的洪流,撒发出璀璨至极的光芒,向着杨浩飞射过来。

    “完了!”云尚心里大急,却没有丝毫的办法。从一开始杨浩挑战撒妥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测到了结果,可却没想到战局会如此的一面倒,撒妥居然一丁点都没有手下留情。

    天怒之电是暗天使的一种绝技,当他们使用的时候,会召唤出藏匿于云层里面的雷暴的力量,并且将它们汇聚在一起,向一个目标发射。如果以普通人的计算方法,这样一次雷暴的力量,相当于十万帕的能量发射。这几乎等于一次逆核装置的发射,能够将一艘战列舰迅速的送入迁越。

    如此庞大的力量,不要说是杨浩,就算是一个中位神族也难免会受到重创。以如今杨浩的实力来看,被天怒之电击中,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彻底的烧焦并且从此烟消云散,变成神界里的尘埃。

    杨浩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神族的天赋异禀,也没有帝国高手的超级装备,他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暗天使之王所发的“天怒之电”!

    云尚叹息,他把头偏到另一边,实在是不想看杨浩被雷电打中,变得灰飞烟灭的惨状。

    但很快,他却听到了周围一片讶异的惊叹,似乎这里的神族见到了一桩不可思议的事情。云尚心里面没有丝毫侥幸,他只是觉得奇怪,这里的人个个活了几千上万年,哪里还会有新鲜事情值得惊讶的。

    所以他也抬头去着,没想到,连他自己都惊叫起来了。

    那势不可挡的天怒之电。那任何人都无法抵挡,必死无疑的天怒之电。

    杨浩居然挡了下来。

    这真是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就在撒妥发出天怒之电的时候,杨浩早知必死,因为他完全想不到有什么招式可以对付撒安的攻击。更何况他还是飘在空中,左右连遮挡的东西都没有。天怒之电尚没有射到,那种强烈的气流和凌厉的杀意,已经让杨浩浑身僵硬,无力再战。

    所以他只能闭上眼睛,乖乖的等死。他可以想象自己遭遇雷击后粉身碎骨的样子,但这个时候,他还能再做什么呢?

    更何况,杨浩本来就是来寻死的,他桃上撒妥做对手,就是一种送死的企图,就像是被撒妥点中心事而恼羞成怒一样,杨浩早就因为师父的离开而心灰意冷了。

    这也许是天意吧。杨浩就这么想着,他完全的放弃了,哪怕面前即将到来的是暗天使之王撒妥的攻击,他也一点都没有要抵档的意图。

    杨浩在自己的心里面叹息:“师父,我来陪你啦!”

    就是那一刻,就是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杨浩的大脑里面炸响。

    “跟着我念!天地无极!”

    “天地无极!”杨浩几乎是无意识的念了出来,他又陡然惊醒。

    “万法归宗!”

    “万法归宗!”杨浩犹如提前遭到雷击,这声音和混元子的一样。杨浩记得,曾经在圣熊星的卫星上面,王暮引发了卫星的大气层齐爆,那时的情形与现在一样,都是那么千钧一发,众人的生死都悬于杨浩的身上。混元子就在那个危急的时候,教了杨浩这个法术,杨浩生平学会的第一个法术。

    “至清玄灵丹鼎真法!屏障术!!!”杨浩狂飙着泪水,怒吼出这句法术真言。一股异常璀璨的光芒从他的掌心中爆发出来。这就像是日食后,黑色天际中出现的第一缕光芒,那么具有爆发力,那么的不可阻挡。杨浩的手心叠在一起,就像是一个源源不断的力量的出口,无穷无尽的银色光芒从那里喷,冲过头顶,又如水银泻地一般落下,在杨浩的身体外围形成了一个光芒的瀑布。

    屏障术!!丹鼎双修派中真正的法术,与神族的天生异能不同,法术是人类修炼的结晶,它具有逆天之能,属于截然相反的力量来源。

    当撒妥的天怒之电遇到杨浩的屏障术时,这两者之间展现出了惊人的色彩,恢宏到了极致的五色彩虹闪耀在空中,一场竟然即时降下,绿豆大的雨点,劈哩啪啦的打在地面上的神族身上,可是这些神族却象是被天空中的景象震呆了,没有一个人有感觉。

    因为从来没有谁能够想到。一个普通人竟可以挡下暗天使之王地“天怒之电”,他不只是挡下了,还毫发未伤,甚至是,甚至是现在还仗剑朝着撒妥再度攻击。

    杨浩依靠着身体上的屏障术能够顶住撒妥的攻击,居然咬牙逆流而上,手里面的炎剑猛然爆发出巨长的火焰,朝着撒妥胸前刺去。

    “放肆!”撒妥也被杨浩的屏障术弄的一怔,但地位若他,又怎么可能被杨浩的炎剑刺中。不知怎么一挥手。

    他的手中。居然出现了一把银色的长斧。

    “夜斧!”一个四翼暗天使失声叫起来。

    而别人却早就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在这几干年来,何时见过撒妥与人交手,竟有拿出成名之器“夜斧”地时候。就算是与中位神族交手,撒共也不过是徒手施术。可如今两招不到,撒妥便已经亮出兵器,可见对杨浩这个普通人地重视程度。

    “夜斧”在神族之中,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人人都知道,这是撒妥必杀的名器。可以说,全世界用斧的种族、高手之中,都已撒妥的“夜斧”为尊。

    这把斧头的来历颇为离奇。它是无数年之前,撒妥刚刚堕落成暗天使,全世界也仅有他这么一个暗天使,正随时被天使族追杀的时候。撒妥为了自保而从黑夜的夜色里面提炼出最精粹的力量,塑造出了一把比黑暗更黑。比深夜更深地长斧。

    “夜斧”从诞生的那刻起便是黑色的,在黑夜里面用起来,几乎没有人可以发现它地存在。但这把长斧有一个特性,当它杀死一个天使后,就会在自己的身体上增加一粒银色。随着慢慢岁月,撒妥从孤独的暗天使变成了暗天使之王。这把“夜斧”竟然从纯黑色变成了闪亮的银色,由此可知,撒妥用这把斧头杀了多少光明天使。

    而如今,这把屠杀光明天使的长斧,居然用来对付杨浩这么个小角色,也不晓得是杨浩地荣幸还是悲哀。

    撒妥却完全是杀鸡用牛刀,竟面色冰冷,长发飘扬,单手执斧朝着杨浩的头顶劈来。

    “夜斧”是何等的威力,根据不知名的野史记载,全天下的斧术,有超过9成都是以夜斧为源头的,甚至是人熊族长老赫德地成名之技“削金之裂”,也是从“夜斧”

    的斧术中幻化而成,可以说赫德也不过是撒妥的徒子徒孙而已。

    只见那毫无花哨的一斧劈下,却宛若是斩开了几个时空,一切都停顿静止。天怒之电刹时消失无踪,几万伏的高压流窜入云层里面,风声住,大雨停。

    银色的斧刃所到之处,任何事物都望风而逃,连空气都不敢阻档,更何况是杨浩的屏障术呢。那光流瀑布的屏障在夜斧一击之下,立即就分为两截,消散无踪。

    “夜斧”降临在杨浩的头顶,他再无屏障,唯一自保的办法,就是撤回炎剑抵挡。撒安自然也是算准了这一点,所才反守为攻的。

    但杨浩处事却往往出人意表。就当所有人

    都以为杨浩唯有撤守为攻才可以自救的时候,杨浩却更做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举动。他撒手,将炎剑掷掉。

    杨浩本可以挺剑防守,虽然“夜斧”比炎剑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但至少有一个保自己不死的机会。哪怕杨浩心里有了同归于尽的想法,也可以不管攻击,而继续朝撒妥刺去,这样即使是被劈中,杨浩也能够伤到撒妥。

    但他两个都没有选择,反而是放下了剑,如同放弃武力一般,不再进攻,甚至也不再防守,杨浩抬起头,紧紧闭着眼睛,竟然引颈就戮。

    这一下,真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刚才杨浩还是信心十足,向撒妥挑衅,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可现在却是束手待毙,抬头等着撒妥的巨斧将自己砍成两截。

    这不要说是别人弄不懂,就连杨浩对面的撒妥也是大吃一惊,他居然手腕一紧,牢牢拉住了下滑的夜斧,整把长斧正如流行般滑落,要不是撒妥自己,还真的没有人可以停住它。但即使是停住,那股罡风还是将杨浩的头皮给剖开一条血路,鲜亮血液顺着额头流淌下来。

    杨浩直到这时才睁开眼睛,那银色的斧刃,与他的眼皮差之毫厘,阴森森的,散发出嗜血的气息。

    杨浩却笑了,这是一种得逞的笑容,他仿佛早就知道撒妥会手下留情,在最后时刻,那个骄傲的暗黑王者不会砍死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类。

    “风裂!”杨浩的如撕金裂帛般的声音响起,如同是穿越了亘古的声响,震撼在人心。

    撒妥在杨浩微笑的时候怔了一怔,然而顶级的交手,胜负往往就在一怔之间。当杨浩念出那两个字的时候,这里的人,除了辛魅之外大概还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弱到无可再弱的普通人,竟然也会有杀招。这些高高在上的神族永远都不会知道,任何低等种族在被逼到生死存亡的关头,都有特殊的力量爆发出来。他们也不会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他们拥有的特殊才能,是别人难以理解的。

    撒妥虽然不晓得风裂是什么东西,但他明显感觉到了一丝冰冷。这种冰冷是他许久没有遇见过的。这就像是堕入黑暗后,那无穷无尽的孤寂一般。

    撒安心中凛然,这干年来,大概没有谁能够使他产生这种感觉了。更何况当杨浩念出那两个字之后,双手握拳,有一股强大的意识力量从身体里面飞出,凌驾到了撒安的头顶上。

    这下子,稍有灵辨能力的人都看到了,就在撒妥的头顶之上,竟突然出现了一把蓝色的利芒,这一把小剑刚才竟然象是隐匿在空气之中一般,完全没人能够发现,就连撒妥自己也当作是普通空气,让其游近也没有察觉。

    直到杨浩将自己的灵念注入小剑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终于让人发现了隐身剑的存在。但即使发现又如何,杨浩早有把握,已经无人可以再挡。

    因为速度。天下之法皆有可破,唯快不破。

    隐身剑以超越一切的速度,根本就看不见轨迹的朝着撒妥的天灵盖刺去。这一个杀招,是杨浩很早前就想到的。但是以前的他意识能力不强,根本没办法用自己的灵念给隐身剑加速,所以一般只得悄悄的进行。

    但现在却不同了,杨浩经受过龙息的浸润,完成了第一次的蜕变,他的精神力量,已经完全可以与龙媲美。现在他的精神体,竟然能够隔空将真气注入隐身剑里面,将小剑的速度在瞬息中加到最快。这才可以完成这次袭杀。

    对真正高手的偷袭。

    撒妥已经无能为力。纵然他是暗天使之王,纵然他“夜斧”在手,但又怎么能在如此短瞬的时间之内回斧去挡呢?

    大概任何人都看出撒妥此时的危机,只是每个神族都被震撼的摒住呼吸。一个普通人竟然能够将暗天使之王逼入绝境,这是一种如何逆天的局势啊。

    有一些暗天使,甚至都已经浑身瘫软在云端,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自己的王让个小子给杀掉的结局。

    甚至连云尚,也已经展开架势,准备用出他那足可改天换地的“逆流”之术,让时间暂时停顿,以便救出撒安。

    但不管怎么样,撒妥哪怕能够在云尚的救援下幸免于难,对于这个高傲的王看来说,已经与死无异了。一个真正的黑暗之皇又怎么会让别人来拯救自己呢。

    卡迪思龙族绝不会出手,因为它们很了解,撒妥是宁死也不愿别人插手的。

    隐形剑已经现形,但却孕育了更强大更快速而不可思议的力量,势不可挡的重如万钧的朝撒妥头顶刺去,撒妥无物可挡。

    他却抬头,微笑。英俊到甚至有些妖气的脸庞上,绽放出一个谁都看不懂的笑容,这个笑容万分深刻,甚至能够刺入人心。

    然后从撒妥的长发开始,到脸庞,到肩膀,到修长的身体,到一切部位,都绽放出亮到极致的光芒。这光芒已经不是人类语言可以形容,几十万颗太阳都无法抵消,这里的其他人只有用功力逼住双眼,才能让自己的眼睛不被刺瞎。

    撒妥整个人都被那光芒团给笼罩,这巨大的光芒就象是宇宙的第一次大,将所有的能量都积于一点爆发出来。或者象是黑暗万年后,天空中出现的第一缕光芒,那光亮使得一切黑暗都变光明,一切光明都变黑暗。

    这让人难以想象的光明,在慢慢的扩张,并且带着超乎寻常的力量,似乎这力量是永远不可阻挡的。杨浩的那把隐形剑在这样的光芒力量中,显得可笑至极,甚至连碰都没碰到。便被击飞到不知何处了。

    “大光明术!见鬼,是大光明术!!”卡迪思龙突然暴怒地狂吼到,只见那几条龙迅速的展开翅膀,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给包裹住。

    相比起来,在魔族里面,它们算是比较好的,其他一些中位魔族和下位魔族在这势不可挡的光明里面更是凄惨万比,一个个的身体上都冒出了浓浓黑烟,显然是被光明给灼伤了。

    这也不奇怪。虽然同样都为神族之中,但统帅黑暗的魔族的体性却是黑色的。它们的死敌就是光亮。而现在撒安所用出地大光明术是在光明一面里地最高术。现在幸亏目标还不是下面的魔族,要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

    大光明术,这是一种在神族中引为至高无上的术,在传言之中,唯有光明天使之王才可以用出。在这个世界上,大概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见过,因为见到过的,大多已经沉沦入光明。被光明之剑射透。

    在被埋葬的神魔战里面,光明天使的最后殿堂被暗黑天使大军围困,双方厮杀到尸横遍野。最后暗黑天使即将获得全胜。但在关键时刻,十二翅的大光明天使终于用出了这一道禁忌之术,元穷无尽的亮白色光明从殿堂里面源源不断地射出,照耀到暗黑天使的翅膀上,让一对对邪恶的翅膀枯萎脱落。那一道术。竟然杀死了上万个暗黑天使,从此一举逆转战势。

    从那时起,再没有人敢于攻击光明天使地殿堂,因为对于魔族而言,那拥有者无穷力量的大光明术正镌刻在殿堂之中,随时会杀死怀带黑暗的人。

    但此刻。沉寂已久的大光明术却再度现世。而真正让人感到震撼的是,此刻用出这大光明术地竟然是暗黑天使之王撒妥。

    一个黑暗中的皇者,却用出了代表光明的最高术,难道撒妥真的是黑暗与光明的结合体,是这个世界上永远无人能战胜之神?

    在魔族的嗷嗷嘶叫声中,撒妥地光芒却并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光亮,越来越扩大,甚至开始,慢慢朝着远处的杨浩蔓延过去。

    杨浩现在可算是吃到苦头了,他还当神族跟以前的对手一样,可以偷袭一下就得手。但他怎会想到,一个王者对于自己尊严的看重!王者可以死,可以亡,但却绝不能败。所以撒安宁可冒着伤害同类的危险,冒着改天换地的危险,也要用出大光明术,他不可能让一个普通人伤害自己,甚至是伤害到一根羽毛都不行。

    这世界上再无什么能挡的大光明术,正在向杨浩靠近。杨浩完全感觉到了光明所带来的逼冗。一直都认为,这世上唯有黑暗的东西才是邪恶,可杨浩在这亮白亮白的压力之下,却分明感觉到了一种邪气,这种邪是带着妖魁味道的,让人沉醉,但醉后的结果唯有一死。

    杨浩连动都动不了,但他却没有感到惊讶,仿佛这种结果是在预料之中的,也许对于此刻的杨浩来说,能够与暗黑之王为战,能够在临死之前见识到这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大术,就已经是种最好的结局了。

    大光明术的白色光团在迅速的膨胀,它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空气、日光、云彩、甚至是时间,都被这无穷尽的白色给吞没了。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这光芒就接近到杨浩的身体,当第一缕光芒触碰到杨浩的指尖时。

    杨浩感觉到了痛。

    这种痛,与以往不同。杨浩许多次感受到痛,当被敌人刺伤时候,当自己的女人为自己而死,当忠诚的子民被埋葬,甚至是当混元子被黑龙吞噬,杨浩都曾痛到不能自但是这一次,却是史无前例的痛楚,是真正的,源自于皮肤之上,却侵入血液,深入心间。杨浩觉得指尖在燃烧,而他的指尖的确正在燃烧,有一种白色的花朵,在绽放着。这种圣洁却充满邪气的光,在杨浩的指尖开放的浓艳,将他的皮肤一点一点的烧灼。

    而另一股火焰,却是从杨浩的丹田里面冲了出来,这是一股黑色之火,不知道何时埋进杨浩身体的,甚至连他自已都没有感觉到。但当大光明术攻

    击时,那黑火便蠢蠢欲动。如今不招自来,迎头而上,与白色光芒对撞在一起。

    杨浩痛不欲生。

    光明与黑暗,源自不同属性地力量,终于在他的身体里面汇集了,也许杨浩还不清楚,这几乎是一个划时代的瞬间,宇宙洪荒万年亘古,多少生物起起伏伏生生死死,却仿佛就是在等待着这样一个时刻。

    杨浩却只感觉到撕裂。他怎么会知道。那黑色火焰来源于黑龙龙息蜕变后的黑暗力量。当这股力量与代表光明的术对撞时,所迸发出来的能量,是源自于宇宙最深处的秘密。

    甚至宇宙的诞生,宇宙的毁灭,都来源于这样的能量。

    但杨浩却象是被卷进了一个旋涡,有完全不同地两种能量都涌进了他地身体,将他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寸经脉,每一滴鲜血都搅的粉碎粉碎。他简直是快要被撕扯成碎片了。

    “啊!!!啊!!!!!!”杨浩张口呼喊。光芒却贯穿在他的怒吼的嘴中。他的掌心,他的心脏,他的四肢。他的一切一切,都被光芒所笼罩。

    白色之光,黑色之光,都混合在一起,却形成了一种更加瑰丽无比地奇景。杨浩整个人都处在瑰丽的火焰中。

    他被燃烧了,在空中,在云层之上,成了一团熊熊的火焰。

    此刻最为震撼地,莫过于正关注着一切发生的几个上位神族。云尚与卡迪思龙都已经再说不出话来。因为这里,唯有他们才知道正发生着什么。但他们每个人都觉得不可能,甚至这事实摆放在了眼前,他们也觉得那是绝不可能的,因为那个事情,只是一个传说,一个被神族也当作传说的故事而已。

    如果要找寻这个传说的源头,那么便要从宇宙地起源说起。如今所有人生活着的宇宙,来源于亿万年之前的一次神秘的,从宇宙奇点绽放出的大,可谓是历史中最令人费解的谜团了。从那次大后,便有了如今广阔无边地宇宙,有了星辰,也有了生命,有了神族和普通的生物。

    同时,在大后,这个世界上便产生了两种力量,光明与黑暗,这两种力量泾谓分明属性各有不同。而拥有这不同属性力量的神族,也被分为了两个派别,一个以云尚的闪族和光明天使为首,而另一派则以撒妥和卡迪思龙族为首。这两派的神族互相为敌,属于难以调和的死仇。

    但却有一个传说,只要有人可以将光明与黑暗的力量都融合在体内,便可以超越一切神族的力量,成为真正无敌的战神,并且升格为这个字宙的王者。

    宇宙之王。

    但传说永远只是传说,却从来没有人达到过这样的境界。因为光明与黑暗,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它们相生相克,互相抵消,并且互相伤害,要想将这两种力量都汇聚一生,是难上加难。

    而就算有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将两种力量集于一身却也不行,因为力量的本质在与平衡,当两种能量在身体中时,它们势必互相倾轧,当一种力量势大时,另一种力量必然会被压制,这样也无法让最大的力量爆发出来。所以只有当光明与黑暗的力量达到最微妙的均衡时,才可以让人成就光明之神。

    在卡迪思龙族中,有三次龙息浇灌就化身为龙的传说。

    而光明派的神族中,也有三次光明力量灌注成神的传奇。

    事实上,这说的都是一回事情,真正的宇宙之王,必须要经过六次生不如死的蜕变。

    第一次是卡迪思黑龙龙息的浇灌,第二次是龙族中最高力量者金龙的龙息浇灌,而第三次则是千龙齐聚的末日考验。

    而光明力量这一面,首先第一次就是大光明术的洗礼,后面两次因为从来没有人经历过,自然还没有人可以知道。

    所谓的机缘巧合,便是这样。杨浩在龙崖里面,靠着混元子的龙息丹撑过了第一次黑龙的龙息,让他完成了一次蜕变。而现在呢,撒妥所使出的大光明术,正是光明力量的第一次蜕变。

    只要杨浩能够撑过去,他便是这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奇迹,完成了第一次光明与黑暗的力量融合,他将成为造物主所定下地宇宙之神的候选人。

    “这不可能!!”云尚见着空中那熊熊火焰。火焰之中看不到杨浩的身体,可见他正在光明黑暗的力量之间徘徊厮杀。

    “吼!!”卡迪思黑龙冲着天空拼命的嘶叫,它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震颤,整个天空,整个大地,甚至是云层都在做着微妙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在颤栗着等待王者的到采么?

    世界忽的一黑,又光芒大做,在天空之中,乌云忽然完全散去。呈现出碧蓝碧蓝的本色。

    而围绕着杨浩地浓烈火幅以及撒安地大光明白色光团。在剧烈的轰呜声中陡然消失不见。这轰鸣声巨大到了连神族都难以忍受,一切一切的空间都拼命震动起来,连站立在云端的黑暗天使们都再也无法稳立而纷纷坠落。

    而在地上的神族和魔族更是不能幸免,辛魅这些下位神族早就匍匐在地面上,苦撑着这一次神界的超级大地方。

    动摇一切根本的震动,持续了足足有十分钟,几乎将这个神界里面的一切建筑都给震塌了。人们才能看清楚空中发生了什么。

    这应该是一次的余烬。是杨浩那蜕变地身体与撒安的大光明术之间碰撞所形成的大,在这样地之中,永远都只有一个幸存者。

    这是摆明的事情。如

    果撒安的大光明术胜了,那么杨浩的结局就是死,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完成蜕变。杨浩当然也成不了宇宙之神的候选人。

    而如果杨浩赢了,那么死地便是撒妥,败的便是撒安,连大光明术都无法奈何,杨浩才能真正确立他的奇迹。

    虽然还在余震的威慑中。但地下的神族们都迫不及待朝天空望去,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他们第一眼便见到,撒安他好端端的站立在云头,依旧是那一副冷冰冰地,傲世天下的模样。他那六对展开后会散发银光的翅膀已经收拢,变成了纯粹的黑色。

    而杨浩却凄惨无比,他浑身烧的象是块焦炭,怎么看都已经是被彻底的烧熟了,从天空中毫无滞留的一头栽下,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砸到地面上,然后匍匐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再也没有生存的气息。

    神族用灵念可以看到,杨浩的身体外虽然看不见有火焰,但实际上,真火之焰还在他的体内猛烈的燃烧,再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自焚而死。

    “他败了。”卡迪思龙沉沉的吼,“败了就只有死!

    他不是救世主!”

    云尚的脸抽搐了几下,却没有开口,他也没有任何理由反驳黑龙。这是摆在面前的事实。杨浩败了,死了,他没有通过第一次力量融合的洗礼,他不是造物主所挑选的王。

    云尚叹息,他感觉到浑身的力量都抽空了,颓丧到甚至没力气出手救熄杨浩身体里面的火焰。所有的神族,都眼睁睁的看着杨浩躺在那里,体内的真火一点一点吞噬着杨浩所剩不多的生命力,在神族的眼中,如果杨浩并非救世主,那么他就是可以被牺牲,是毫无价值的。

    这个时候,唯有一个声音能改变一切。

    撒妥的声音从天空上象块冰似的抛了下来:“他赢“赢?”卡迪思黑龙昂头咆哮,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杨浩如此奄奄一息,可撒妥却完好无损,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但是很快,它却张大了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因为它看见空中有一样东西正在慢慢的飘落,仿佛是从阳光的源头,穿越了时空,穿越了云层,然后一点一点的朝着下面飘飞,虽然不起眼,但却执着无比。

    那是一片羽毛,一片微不足道的羽毛,如果在其他的时候,大概谁都会不以为然。但现在却不一样,完全的不一样。

    因为那片羽毛本来是黑色的,纯净到恶魔般的黑色,但在坠落的过程中,颜色却在逐渐的变浅,从黑色到灰色,然后是白,到了最后,落到地面之时,竟然变成了一片闪亮的银色羽毛。

    这是从暗天使之王撒妥身上掉落下的羽毛。

    众皆哗然。任谁都知道,天使翅膀上的羽毛,是和翅膀连接在一起的,而天使的翅膀,代表的就是力量。

    如果能够拔掉天使的羽毛,等于能够砍掉天使的翅膀。

    撒妥的一根羽毛飘落,这只说明杨浩在这场碰撞中胜了,他的火焰本来可以撕裂撒妥的翅膀,但不知道为何,却只是碰落了一枚羽毛。

    这并不说明杨浩的力量超越了撒妥,但很明显的,撒安释放的大光明术并没有伤害杨浩,反而是让杨浩增强了力量。让他经受了洗礼,这一次光明与黑暗融合的洗礼。

    杨浩虽然惨不忍睹,虽然在地面上匍匐着,让身体内火焰慢慢的逐渐逐渐的将生命力耗尽,但他确实是经过了这次洗礼。

    依旧没有哪个神族去熄灭杨浩体内的真火。这一次却是由于震惊,所有人都在震惊,几乎忘记了杨浩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忘记杨浩再过不了几秒钟就会死掉,在经过洗礼后,却让反噬的强大真火给活活烧死。

    沉默,沉默代替了呼吸,也凝固住了时间。这个世界仿佛都在静止中,唯有杨浩的生命力在一滴一滴的被燃烧,他或许在过不了几个弹指的瞬间了。

    但神族依旧没有动,他们就象是雕塑。

    这个时候,却有一股风从旁边吹拂过来,在这股风里面,竟带着一种潮湿的水气,当风吹拂到杨浩的身体之上时,从风团里面飘落了一颗颗蓝色的雨滴。

    这种雨滴极为奇妙,落在人的身体上,竟然会渗入皮肤内,并且转化成为一种清凉的气息,迅速的将杨浩身体内反噬的真火扑灭。

    随着雨点和风团,有一个陌生人也慢慢的走进。这个陌生人从未见过,看年纪也不过三十来岁,但头发却已经全白,披散在肩膀上。他面色凝重的朝杨浩走进,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嘴角总是难掩一种古怪的邪气,似是玩世不恭,似是不羁一格。

    他走到杨浩的面前,面孔上倒是流露出了一丝的温情,仿佛正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一般,陌生人挥挥手,风团和雨点同时消散。

    杨浩在这清凉中艰难醒来,他费力的睁开被烈火烧上的眼帘,第一眼望见的便是这个从来未曾谋面的陌生人。

    可是不知怎么的,杨浩的心里面却突然涌上一股热流,这热流进入眼眶便化作泪水,他蠕动双唇,颤栗着叫道:“师父……”

    接着,又昏了过去。

    那陌生人嘴角竟露出微笑,这笑容分外温暖,他抱起杨浩虚弱的身体,昂首挺胸,也不管边上那些还沉浸在震撼中的神族,自顾自的朝着远处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