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章 神族的乞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卷 第三章 神族的乞求

    (-  杨浩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将这么震撼的讯息都消化完,但他的内心,惊叹如同潮汐般涨起,一直没有平息下让杨浩感觉到心绪难平的,不仅是那段充满了血腥与奇异的历史,更多的还有对修炼者领袖的惊讶。一个人,只是依靠一个普通人的力量,竟然就能改变这宇宙的秩序,竟然能够封闭无数神族的力量。

    可以说,那个人,只是依靠了自己的一双手,就拯救了百亿千亿甚至是全宇宙的生命。

    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你们想要我干什么?”杨浩突然象是能看透几个大神的心思,眯起眼睛,意味深长。

    云尚果然尴尬了一下,和另几个交换眼神后,没有再丢意识,而是开口道:“我希望你能收集十大神器,帮助神族,解开神族封制的结界,让我们能够走出神界恢复神力。

    这番话,一点都不令意外,几个大神愿意将如此隐秘和屈辱的经历说出来,当然是有求于杨浩。但让杨浩想不通的却是,他为什么要帮助神族?

    杨浩是一个普通人类,相比于混元子,杨浩还更普通一些,只是不久之前,他才刚刚呆在雷蒙星高级学院里面读些古怪的课程,从未想到,竟然会接触到如此浩瀚的秘密。

    但做为一个人类,杨浩只会为普通人剥夺神族的力量感到兴奋和赞赏。又为什么要去帮助神族呢?难道神族地重兴能够带来更多的好处么?甚至比人类自己掌握宇宙的命运还要好么?

    但看那几个神的样子,却很笃定杨浩会帮他们这个忙,尤其是云尚,他双目盯着杨浩,宛若在盯着一个结果,一个可以让神族挽回首日光荣的结果。

    杨浩摊开双手,正要严词拒绝。可边上的混元子却突然转头,用眼神制止了他。杨浩看到自己师父目光里掩藏着一些东西。

    混元子毕竟有足够的阅历,他所能想到的,也比杨浩深了许多。于是便抬头问道:“那个欺骗神族封印自己的领袖是谁?”

    杨浩听到这个问题。心里一震,他猛的想通了,几个大神如此篙定自己会接受,恐怕真地有些不为人知地内情。

    果然,那几个神就是在等他们问这个问题呢。当混元子问题出口后,所有的神都抬头,将眼神聚焦在云端的最高顶点。

    那个高度,唯有暗天使之王撒妥在。撒妥依旧银发披散面无表情,他的手中出现了夜斧。银光闪闪的长斧象是闪电般,将夜空给刺穿了。

    撒妥沉重而缓慢的递出一招,他如此谨慎的使出招数。真的让人万分意外,但撒妥却象是很正常,就像是这一招值得自己如此缓慢,如此小心翼翼。

    只是简单的出招而已,虽然持地是斧。但用出的却是剑招。没有轰鸣,没有,竟似乎没有声音,但实际上,轰然的巨响已经快把这天地催哭了。

    有一条金色地长龙,湛现在撇安的夜斧之上。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却在云端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神龙奇剑!”当撒妥递出这一招时,混元子便已经闭上了眼睛,单从起手势,单从那风里独特的呼啸,他就已经认了出来。

    神龙奇剑!当然是神龙奇剑!!

    自从千年前划时代的神族被封印后,神族里再也没有谁愿意说出那个人地名字,但是任谁都不会忘记,那个让神族封印自己,改变了一切的人族的领袖,所使用的就是神龙奇剑。那是一个盖世无双的修炼天才,他所创造的神龙奇剑,哪怕在今天也是无法被打败地。

    “神龙奇剑。”混元子点点头,平静的说,“那个害了神族的家伙,就是我们丹鼎双修派的仇敌,死敌。”

    云尚脸上微微一红,似乎为自己的阴谋算计抱憾:

    “没错,所以我们很肯定,你们师徒两个会愿意帮我们的忙,因为我们的敌人是同一个。”

    “说不定那个人已经死了。”

    “他没死。”云尚说,“你们清楚,我们也一样清楚,那个人还活着,不仅活,而且还掌握了这个字宙的权力。”

    混元子没有办法反驳,他当然宁肯自己的仇人还活着,那么自己才有继续报仇的意义。

    “掌握宇宙权力的,只有银河帝国!”杨浩到现在才嘀咕出句话。他还是没有想通,那个人究竟是谁。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银河帝国的领袖?”

    “帝国皇帝??”杨浩吓了

    一跳但他立刻又否定了自己。按照神族的话来看那个人至少有上千年的岁数,但帝国皇帝却还没这么老,“元老院?”杨浩豁然开朗,当脑子中闪过元老院这个词时,一切都显示的那么清晰和符合逻辑。

    如果说银河帝国统治着宇宙的话,那么谁在统治着帝国呢?一般人都会认为是帝国的皇帝,但其实在皇帝的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元老院在支撑着。

    以过去那几个月的历程中所获得的讯息分析,杨浩他们已经察觉到,在银河帝国之中隐匿着许多的秘密,譬如修炼者的消失便是其中最大的一桩。

    人类的修炼历史与科技研究历史一样,有着漫长的岁月,并且犬牙交错的互相占据进化史的发展过程。在一千年前的那段岁月,新的修炼体系出现,大批修炼者站上了宇宙开发前期的舞台,那个时期,科技力量被排挤到了相对不重要的位置,所以那时,被称为修炼者的第三复兴期。

    但是辉煌转瞬消失,就在神魔大战结束后不久,随着神族力量被封印,不知为何,那些独领风一时的修炼者们纷纷销声匿迹,都不知所踪了。

    而漫长千年过去,如今的世界是科技力量的世界,银河帝国明文规定禁止普通人修炼任何古怪的术,唯有几个巨大的家族才有资格延续自己的独门秘术。

    可以说,在如今的时代,修炼已经是一种被禁制的事情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修炼者再不存在。

    譬如根据传言,帝国最有权势和最老资格的元老院,便是由修炼者们组成的,它的背景神秘,也没人了解元老们的真实情形。

    如果说,那个干年前修炼者的领袖一手导演了神族封印,又再度缔造了银河帝国的盛行,那还真的是不在人们的意料之外。

    杨浩的脑子里面电光火石般的闪烁着各种想法,但旁边的混元子却已经率先开口:“这件事情,我接下了。”

    “可是……”杨浩转头,他还不太习惯混元子和他都成了独立的个体。

    混元子举手阻止杨浩说下去,冲着神族不羁一笑:

    “反正躲在元老会的那个家伙是丹鼎派的仇人,就算没你们的话,我也要找他算账。不过我这个小徒弟,做人喜欢无拘无束,这种报仇的颠沛流离生活不适合他,不如仇恨责任我一肩担了,你们放他回去做他喜欢的事情。”

    “师父!”杨浩提高声音,他不晓得混元子为什么会这么说,一直以来,杨浩都已经将两个人的责任当作一个人的,从来就没有区分过什么你我。

    混元子一把将杨浩的头楼进自己的怀里面,就像是父亲一样的粗鲁,压低声音靠近耳朵:“蠢货!丹鼎双修派的仇恨,本来就跟你没关系。帮助神族解除封印,还要与银河帝国全面为敌。这种后果,不需要你承担,你也承担不了。”

    “你就能承担?”杨浩低低的嘶吼。

    “我为了报仇而活到现在,你懂么?”混元子的声音平静,充满苍凉,“那是我的宿命,从一千年前起,就已经刻在我身上了。”

    杨浩默不作声,他感觉到泪水象潮汐涌起,但他却遏制了。杨浩能够感觉到混元子心里面的痛苦。一面是丹鼎双修派的仇恨,无数同门,自己的爱人被杀死的刻骨仇怨。而另一面,那个人却已经成了银河帝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这样的包袱,混元子要一个人来抗了。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丹鼎双修派的弟子了。”混元子微笑,“虽然你是我最好的徒弟,但你有你自己的日子,你有朋友和妻子,你该去过些无忧无虑的生活。”

    杨浩点点头,他已经听懂了混元子的话:“好的,师父”

    然后,杨浩竖起一根手指抵在混元子颈侧的动脉上,猛然从内丹中吐出一股真气,强烈的真气撞击大动脉,混元子猝不及防,刹那间便昏了过去。

    “散仙也不过如此么!”杨浩完全没了刚才的悲伤,笑嘻嘻的拍拍手,面对着几个大神,“你们要我干嘛,继续说吧。”

    “你就这么对师父?”云尚看的嗔目结舌。

    “对我胃口。”暗天使王撒安心里暗笑,杨浩这个人看起来婆婆妈妈,但真的做事却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我现在才是丹鼎双修派的掌门人,这个老家伙早就过时啦!”杨浩撅着嘴,摆出一副掌门的姿态,“真要报仇,哪里轮的到他出手,当然是我这个年轻力壮的上啦。”

    “更何况……”云尚说。

    “更何况,如果他真能解决神族封印的问题,你们何必来找我谈呢。”杨浩自然不笨,早就想通。

    事到如今,果真是没有继续废话的必要了,云尚干脆也学着龙族的办法,将意识打包成一团,直接甩给了杨浩。

    果然如同杨浩所料到的,这些神族心里面一直都有预谋,并且这个预谋,也只有杨浩可以实现。

    当初,虽然神族是受骗才被封制的,但封制那么多神的法术却是如假包换的造物主所创造,用十把法器所缔造的封制结界,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术,而灌注入的力量越大,则越不可能被打开。

    要想想,当年是所有的神族,无论光明派还是黑暗派的神族,都全力以赴的将力量灌注入法器,自以为是将对方给封锁,谁料到,两面人都受骗上当,反而作茧自缚,现在,就算是再集中为数不多的神族,也再也不可能打开这结界。

    除非有新的力量,新的更加强大的力量。必须要有一种,甚至能够超越当年所有神族的总合的力量,才可以打开封印,将那么多的神给解救出去。

    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这种东西存在。毕竟神族已经是拥有最高天赋地种族了,造物主用最完美的方式塑造出来的族群,怎么可能还会被别人给超越。

    但事实上,这种力量却存在。因为这种力量就来自于造物主本身。或许是亿万年前,造物主就已经预料到神族会被其他力量打败的结果,所以他便早做了准备。

    造物主将自己的所有力量都埋藏在了宇宙的中心。

    这是一个只有神族,甚至是只有上位神族才了解的秘密。可以说,所有的上位神族的一生都是在寻找那个秘密的隐藏点。

    没有人知道,造物主地能力有多大,因为这个世界。

    这个字宙都是他创造地。也没有人知道。秘密的埋藏点在哪里,因为这个字宙辽阔无边,尚没有找到边界的地方,怎么会知道哪里是中心。

    但不管怎么样,所有的神族都相信,只有找到那力量的人,才可以拯救所有的神,将他们彻底的解救出封印。

    “你们觉得,我是那个人?那个救世主?”杨浩颇为夸张的用手点自己的鼻子。虽然他也很想是,但这个可能性实在太渺茫了。

    但那几个大神地目光分明就在说:“没错,就是你。

    命运已经选定你了。”

    “为什么?”杨浩无奈,他觉得全世界的担子都压过来了。

    “只有造物主选定的人,才能找到那力量。”撒妥地声音飘落下来,“那个人必将被光明之力喷吐三次,被黑暗之力喷吐三次。那个人的身体绽开灿烂的红色星云之花。那个人要带领神。带领人,带领一切黑暗和光明,成为这个字宙之主,宇宙的王。”

    “宇宙的王?”杨浩连气都不敢出,如果这个字眼,用在撒妥或者云尚身上。他大概还觉得信服,但是说到自己,杨浩地手心里攥满了汗,他甚至找不到任何一个借口来迫使自己相信。

    “你的任务很简单,你必须要承受三次光明之力和三次黑暗之力的喷吐,然后让自己变的更强,一直要强到中位神族也就是你们的飞仙的境界,最后再去找到那个造物主所留下地力量。”云尚慎重道,“到那时,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的仇人或者是神族,你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所有生命,都只会匍匐在你的脚下。”

    杨浩吞咽口水:“听起来不错啦。”

    “做起来更不错。”卡迪思龙粗着嗓子。

    “好吧,应该是真的蛮不错的。”杨浩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坏处,只能点点头,“唯一的问题是,你怎么证明我就是造物主选定的人,就算我真的经历了一次光明和一次黑暗的洗礼,可也只不过是凑巧而已,说不定凑巧的人还很多呢……”

    几个大神都不再说话了,他们甚至都不互相望,迦楼罗和泰坦更如同老僧入定般闭着眼睛,超然忘我。

    杨浩却以为自己正说中了要害:“您们也没办法证明,对么?

    因为我根本就不是,我只不过是一个运气超好的小孩,我只是丹鼎双修派的弟子,我只不过有些仇恨要帮师父报而已。什么宇宙之王,什么造物主,还有你们神族的封印,跟我都一点也没有关系。”

    空气开始呜咽了,就像是有一阵阵魁风在周围打旋,甚至将云尚的外袍都吹的猎猎飞舞。杨浩吓的咽断了话头,只是不肯服输的重复:“你们没有证据,你们证明不了!”

    风更大,象刀子似的围挠,已经听不到谁的声音,杨浩只觉得脑袋嗡嗡做响。

    “你要证据,就给你证据!”

    呼啸,撕裂,几道简练的风芒,便将杨浩的外衣给彻底的撕碎,让他赤裸出上半身。随后,杨浩便看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古怪的影子,那人影和自己一模一样,居然是一个自己身体的镜像。

    不用镜子,凭空出现镜像,这也就神族能做的出来。

    但是很快,杨浩便忘记了什么镜像,因为他看见了一样东西,一样让他吃惊,震惊,无以伦比的东西。那东西是出现在镜像人体上,亦是在他自己的身上的。

    几个神所说的证据,确实是赫然存在着。

    杨浩所看到的,是自己身体的背部,那里原本应该光滑无物,但不知为何,现在竟然出现了一副图案。

    就象是一根花茎,从腰际笔直向上,然后顶端出现在两肩的中心点,是一个有拳头大小的花蕊。

    这幅图案是有一点橘红色,似火,又若梦里的花朵。

    杨浩要用很大的决心,才能遏制住自己,不去抚摸自己身体的镜像,但不管他有没有做,眼睛很明确的看到,那一副,绝对不是用笔可以画上去的,那简直就是镌刻在皮肤上的,微微凸起,连一个毛孔都没有遮盖住,产生的是那么的完美无瑕。

    “红色星云之花,已经在你的身体上发芽了,这就是找到那力量的地图。”撒妥残忍的声音,“你已经是被选中的人,无处可逃。”

    “这花会开?”杨浩颤着手,想去摸自己的背。

    “等它开放,就会形成一张星云的地图,根据这个地图去寻找,你就会成为宇宙之王!”云尚点点头,“杨浩,更重要的是,你还拥有了十大神器中的三把,你已经有了三犯封印神族的利器,难道这还不够证明么?”

    “什么三大神器?”杨浩莫名其妙。

    云尚将三把剑丢还给杨浩,那是杨浩从十剑流中枪来的三把长剑。

    “不死之剑、瑰宝之剑、引力之剑。就是封印神族的十大神器中的三把。”云尚说。

    杨浩瞪大了眼睛,他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十剑流会被称为十剑流,为什么这些剑会成为十剑流的传世之宝,会让他们疯狂的来抢夺。

    原来当年封印了神族后,为了防止神族的复辟,所以元老院的首领便将这十大神器分别交给了十个修炼家族保管,这十大家族现在就被称为十剑流,而十把神器也成为了十剑流的镇派之宝。

    这很可笑,杨浩觉得可笑,他无奈的回头,混元子已经从短暂昏迷中醒过来,也看见了杨浩身体的变化,听到神族的话,这个千年老鬼也觉得可笑,他想笑却没笑出来。

    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整个神界里面,力量最弱的,大概就是杨浩了。十几级的战力,甚至还不如混元子的零头,更何况外面有五大主神,上千中位神族了。

    可偏偏寻找“那力量”的任务,要成为宇宙之王的人选,却是杨浩。

    杨浩觉得,那几个大神的脑子一定是秀逗了,这个字宙本身也是秀逗了,他横竖也是这么着,干脆也不烦恼了,反而和云尚他们讨价还价起来:“既然你们要我去当什么宇宙之王,再解开你们的封印,那总该给我一些好处才是。”

    “好处?”云尚瞪大眼睛,没想到杨浩翻脸还真比翻书快,“当宇宙之王的好处还不够么?你还想要什么?”

    “不一样不一样!”杨浩总算找回自己那股子占便宜不要命的气势了,“就像你们说的,当宇宙之王是我的命运,也就是说,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关你们屁事!现在是你们要求我解开封印,那当然是要出一点点酬劳啦!”

    杨浩的那副奸商嘴脸,却并没有让云尚他们发疯,反而倒笑起来,白胡子云尚摇头道:“果然象辛魅说的,你真有成为宇宙第一行商的实力,哪怕找不到‘那力量’,你也能够扬名世界。”

    “废话!”杨浩就算脸皮再厚,也难免一红。

    “不知道这些东西,算不算是给你的好处呢。”云尚果然是早做准备,摊开手,露出掌心间的五枚长相奇特的戒指。

    虽然是在后宇宙时代,但戒拈仍然是人们最常见的饰品,甚至是许多武器和防具,也在高科技包装下,设计成了戒指的形状。

    但是云尚拿出来的这几枚,却一看就是真正的宝物,不仅外形奇怪,而且还隐隐流转着一种七彩的光芒,仿佛就是传说中的仙气。

    “这是什么东东啊!”杨浩故作不在意,一把夺过戒指,往自己的手指上套,说也奇怪,看着很大的戒指,但一带上去之后,却自动会缩小戒圈,与杨浩的手指完全吻合在一起。

    这五枚戒指各有神采和外形,第一枚纯白色,简单的一个圆圈,可抚摸上去后,却有一种空灵的感觉。第二枚是金色,戒托为一双金色的翅膀。第三枚就象是石头,古朴又厚重。第四枚干脆就是一条凶残的龙为型,尾巴与头颅正好绕指一圈。最后一枚是深沉的黑色,五枚戒指中只有这颗并不是圆形。宛如是被雷电劈中而断开两截,只是堪堪嵌在杨浩地手上而已。

    “云灵戒、金翅戒、石雾戒、龙吟戒和雷怒戒。”云尚说,“这是集中了我们五大主神神力的戒指,虽然到神界外后,神力只能局限在百分之一,但依旧能在瞬间爆发出百级战力,只要你不招惹到元老院里的老家伙,应该能够力保无虞了。”

    “都有什么用?”杨浩当然知道是宝贝,他自己才十五级左右的战力,但戒指却可以有百级战力。那简直就是十倍的飞跃啊。

    “我的云灵戒。能够在危急时刻用出我的绝技‘逆流’。”云尚当然只清楚自己的戒指,“虽然只能让你所处的时间停顿一秒,但也能帮到你很多了。”

    “一秒够什么?”杨浩本来信心满满,可听说这戒指和大神本身能力相差甚远,不由的又低落起来。

    “每枚戒指只能使用三次,你要好好地利用。”

    “利用个屁!”杨浩心里面拼命嘀咕,“等我出去后,先就把五枚戒指给卖了,神地戒指。值多少钱啊,说不定能换好几艘战列舰呢。”

    “还有个条件!”这一次,说话的却不是杨浩。而是已经彻底清醒的混元子,他似乎没有要惩罚杨浩的意思,反而帮他谈判起来,“你们刚才说,要找到那力量。并且帮神族解开封印,首先杨浩必须要达到飞仙的境界。但杨浩现在的实力,就算元婴界还没有突破,根本不足以在高手里立足,所以要他找到‘那力量’,你们必须帮他提高力量。至少也要突破元婴界!这样杨浩才有希望能够尽快完成修炼的任务。”

    “突破元婴界!!”这个条件,把杨浩也给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以前混元子就曾经多次说过,修仙的人,一定会经历几大关口。

    第一大关是开始的筑基,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筑基地,唯有真正有天赋的人,才能完成筑基,并且开始修仙之途。单这一关,便能淘汰九成的人。

    而第二大关,便是突破元婴界。纵然一个人有天赋,可以达到合和境,就像是杨浩现在这样,一切依靠地是努力与天分,但要突破元婴界,却还需要时间和运气。

    一个修炼者,能够在三十年里面突破元婴界,已经算是个奇迹了,有更多的人,甚至是一万人里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不可能再有寸进。

    尤其是在丹鼎双修派里面,修炼境界的提升根本就不是靠打坐或者服气,而是要修炼九大主丹,每一枚丹药炼成,才可能达到新的境界。

    杨浩为了到合和境,就已经花费了惊人地代价,甚至是需要获得圣熊星的统治权才可以。而做为修仙三大难关的元婴界,又怎么可能容易突破呢。

    要突破元婴界,就必须修炼一颗“混天叱女丹”的神奇主丹。这粒丹药,不是靠收集齐药材就可以完成的,神界里面就算再珍贵的药材也有。更重要地还

    在于炼药的鼎,这个鼎在历史上被称之为大丹鼎。传说里面,需要无数顶尖的工匠以及世界上最稀有的材料才可以制造。但是不幸的是,在修仙者的第一次复兴期间,仅存的大丹鼎被敌对势力摧毁,而制造大丹鼎的图样与方法早就在几千年前就失传了。

    在之后的漫漫历史中,丹鼎派的高人们悉心研究,为了不让元婴境的难关阻挡修仙道路,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的性命和年华。终于有一天,几个丹鼎派的老人找到了一个更加精密和稀有的叱女鼎来替代。

    那就是真正的女人的身体。用特殊女人的丹田来做炼丹的鼎,这效果竟然足可与叱女鼎相提并论。要和极其稀有的丹鼎相媲美,可见这女人有多特殊。

    杨浩他们身处神界,当然我不到办法去做真正的叱女鼎,唯一办法,就是让神族们寻找一个可以担当女鼎的女人。

    而最最难和最最不可能达到的是,炼药的女鼎不是随便找个女人就可以,而是必须有一个本身实力就超过元婴界的女人,服食各种春药奇材七天后,并且与修炼者,再渡过元婴界的大劫,这才可以炼造成功。

    试问,一个本身实力就已经超过元婴界的女人,又怎么会甘于当别人的女鼎呢?再加上还要忍受七天春药药性的侵蚀,对于女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堪重负。

    所以说,要突破元婴界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丹鼎双修派的双修一词,也于元婴界的高难度有关,以前每个丹鼎派的弟子,都夜夜渴求自己能够吉星高照,被某个仙女看中下嫁。但事实又哪里会有这样的好运,所以真的能突破这一境界的人,实在是万中无一。

    “这都不可能!”混元子提出的条件,连杨浩自己都不敢相信,“师父,你就不用强人所难了,反正我们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有你这个早就突破元婴界的散仙在,也没人能欺负的了我!”

    杨浩这话说的也是在理,现在他们师徒俩各自都有实体,力量增加何止一倍,以后他们双剑合壁,大概只有自己欺负别人,而没有别人能伤害得了他们。

    “不!”混元子却摇头,“你不懂,丹鼎双修派的修炼,虽然比其他流派要简单很多,但依旧难于上青天。你师父我天纵英才,也费尽心机才堪堪达到散仙境。你要在短短时间里面突破飞仙境,简直是不可能的。”

    “那怎么办?”杨浩吓了一跳。

    “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现在有神族的帮忙,首先就要让你突破最难的元婴境。”混元子微笑,“这就当是帮神族做事的福利了。”

    “其实,师父你老人家不已经是散仙了么?要不然,我把背后的星云图让给你,你去当那个什么宇宙之王好了”杨浩异想天开,“我以后就专管帮你收钱和收女人,来一个吃一个,宁可错过也不放过。”

    “这件事情应该由你去做,而且必须由你去做!”混元子心中有数,“我的目标,只是为了报仇,要能够狠仇,我甚至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哪有空再让自己的力量提升呢。可你不同了,你年轻又有天分,你完全可以比我更快的进入修仙的正途,你的目标只有一个,尽快制造出剩余的主丹,然后突破飞仙境,成为宇宙之王,获得‘那力量’。”

    “那就等我成了宇宙之王后,再……”杨浩简直语无伦次,可他很快就懂了,混元子这么说,就是不想让自己再插手丹鼎派的仇恨,因为帝国的元老院,现在已经成了这个字宙的最有权力和力量的地方,如果自己在没有修炼成功前就去报仇,很容易会先牺牲掉。

    混元子宁可自己去复仇,也不要杨浩再插手进来。

    “从今以后,我们各有各的使命!”混元子脸色平静,声音却如潮汐,“你要做这个字宙的最强者,而我,复仇后,再堕入无穷黑暗里面。你站在宇宙之颠的时候,不用再想起我。”

    “师父!”杨浩无语。

    但天色暗了。

    暗天使之王撒妥朝着天空望:“又是一晚。”

    暮色,便笼罩满大地。也听不见人心里面,更多的悲愁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