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章 女神调教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卷 第四章 女神调教课

    杨浩又被关禁闭了。

    不过这次,他居然是被神族和师父混元子给联手关的。他现在正在一幢白色的小房子里面。

    很难得,在神界居然还有这样漂亮别致的房屋,带着一点奶白色的外壁,三层楼,有绿叶和白花厌满一侧的墙壁,整幢楼看起来精致而有品味。却一点都没有后宇宙时代的风格,反而采是20世纪人们所喜爱的别墅样子。

    杨浩估计这房子应该是某个女神住的,当他被关进房间时,倒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有什么悲惨的下场,躺在那张粉色的,宽敞又香香的床上,几乎快要做起梦来了。

    但美梦,又岂是杨浩可以做的,还不等他真的闺上眼帘,一股电流瞬间钻进他的手指,麻痹和刺痛让杨浩几乎尖叫着跳起来:“妈妈咪呀!又打雷了!”

    “打你个头啦!我的房间里面,谁敢打雷?”这声音甜甜的,又糯糯的,钻进耳朵里,有说不出来的舒服,但仔细一听,却又熟悉的很。

    杨浩抬头去看,乍一眼,几乎比被雷劈中还要惊讶,他张大的嘴几乎就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那个女人娇嗔的甩手一掌打来,声音柔软可手下却一点都不留情,火辣辣的一巴掌准确无比的扁在杨浩的脸上。

    总算是把杨浩给彻底的扇醒了,面前的女人何止是有一些熟悉。根本就是熟悉地很,那不是辛魅又是谁?

    不过这次的辛魅,却一改从前的野蛮粗鲁,反而打扮的分外妖娆。她穿着薄薄的红色睡衣,粉嫩的手臂和大腿都露在外面,在暗暗灯光下,很是诱惑人。

    “神仙姐姐……”杨浩口水狂流中。

    “你看什么看?”辛魅发现杨浩眼睛不守规矩,双手护在胸口,又很想摆出副凶巴巴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个女神却是羞涩惶恐多余凶恶。

    “我怎么会在这儿的?”杨浩真是弄不懂了。刚才和那几个大神谈的好好的,可自从混元子与云尚咬耳朵嘀咕半天后,杨浩就被直接弄到了这里关了七天,连半句解释都没有。

    “因为……因为……”辛魅也有不好意思说地时候,她脸孔红红,声音都低下来,“有件事情要我们做。”

    “不是要你干掉我吧?”杨浩联想到辛魅以往地样子,不由大为担心。

    “谁想干掉你!”辛魅瞬时就从温柔变到了横眉怒对,“他们是……是要我便宜你。”

    “便宜我干嘛?”杨浩还没有弄懂。“看你样子也不像是有钱人,本事也不够大,只不过下位神族而已。能便宜我什么。要不还是让那条黑龙过来,随便拉点财宝给我就好啦。”

    “黑龙?”辛魅冷笑,“我倒想让它来,就怕你承受不住啊。你们这个该死的色情门派,连修炼都古里古怪的。”

    “丹鼎双修派!”杨浩几乎跳起来。“可是宇宙里最厉害的门派了,就算是远古时期也有我们的存在,什么叫色情门派!”

    “如果不色情的话,为什么突破元婴界,还要和女人……和女人……”辛魅脸滚烫滚烫,都说不下去了。

    “丹鼎双修派是最不可思议的修炼流派。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打坐运气,只要炼出主丹,就可以突破各个境界了。”杨浩对这已经头头是道,“象元婴境这样的大关口,别的修仙流派,没有几十上百年地修炼,根本就不可能突破。但我们丹鼎派就不同了,只要能够炼成‘混天叱女丹’,就可以立刻冲破元婴境,从此进入修仙的正途。”

    “有那么简单,你干嘛还没练成啊。”

    “才不简单呢。”杨浩几乎要叹气了,“混天叱女丹又岂是随便能够炼成的主丹。它号称是丹鼎派中地噩梦,是几大难关中的第一关,不要说我了,就算整个丹鼎派里面,能够突破这一关的也是屈指可数。”

    “有什么难的?”辛魅身为神族,全是靠天赋吃饭,当然不会明白人类修炼的艰难,“不就是色情么,还有和女人那个一下么……”

    “才不是随便那什么一下就可以地。”杨浩简直是在给小学生扫盲,“混天比女丹是主丹也是主丹中很少见的必须用内丹修炼法来修炼。它必须是在女人的身体里面修炼而成,然后用合和房中术,再过渡给男人,这样才可以起效并且冲破元婴境。真正的难点是,修炼混天叱女丹的女人.

    一定要是本身实力超过元婴境,然后再服食整整七天的春药药材,再与男人同房才可以……”

    杨浩突然发现,他越说那辛魅地脸越红,这个女神今天确实是很奇怪,不仅是没有以前那么凶神恶煞,居然还多了一点点的妩媚,动不动就脸红,甚至身体都泛着红色,就像是一个春情荡漾的少女一般。

    杨浩陡然清醒了起来,他愣然大叫:“不会吧……

    难道……难道那几个老家伙,要你和我炼丹!”

    杨浩这会才明白,真的已经算是迟钝了。混元子在之前就象大神们提出了要帮杨浩突破元婴境的条件,然后又把杨浩关了整整七天的禁闭,显然这七天里面,正是在给辛魅喂食炼丹所需要的药材。

    辛魅虽然是下位神族,但就实力而言,早就超过了元婴境,正好能够帮助杨浩突破丹鼎双修的几大难关中的第一关。

    在电光火石之间,杨浩早就被震呆了。虽然杨浩对辛魁的美色确实是很垂涎的,但那毕竟是高高在上的女神,简直就神圣到不可亵玩的程度。更何况辛魅整天都凶的要命,真借杨浩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去碰辛魅呀。

    但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了,那个长腿凶女神,现在正风情万种的站在杨浩的面前,正等着杨浩去开拓呢。

    “那我们……”杨浩的口水都快流到床单上了,他大着胆子,伸手朝辛魅的腰际摸去,“就快点吧,时间宝贵啊。”

    “啊!!!”还不等杨浩碰到,辛魅已经尖叫起来,她这声叫实在是过于凄惨,杨浩吓的差一点就滚到床底下去了。

    “哇,小姐,你不让碰就不让碰么,叫的跟杀猎一样干什么?”杨浩委屈的要死,“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非礼我呢。”

    “我非礼你!”辛魅气不打一处来,“是你非礼我好不好,你的手……你的手往哪里伸呢。”

    “我还以为几个大神是让你来和我炼丹呢,所以我才……”杨浩现在可不敢看辛魅那春情汪汪的眼睛了。

    “他们是要我们……”辛魅嘟着嘴,“害我吃了七天的药,你知道多难受么!”

    “真的啊!”杨浩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那……那干嘛还不让我碰你。我们都要那个啦。”

    “那……那个可以。”辛魅的声音比蚊子还轻,“但不可以耍流氓。”

    “不耍流氓怎么那个?”杨浩大为迷惑,不明白辛魅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想办法。”辛魅干脆把问题丢给杨浩,“反正你不能碰我,但还是要完成长老们交代的任务,让你炼成元婴境。”

    “那不可能么!”杨浩真是哭笑不得。他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大概云尚他们将炼“混天叱女丹”的光荣任务交给了辛魅,所以喂她吃了七天的药材。但要命的是,辛魅虽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女神,但却还是处子之身,从来都没有被男人碰过。她自然不明白,究竟用什么方法才可以炼丹。

    既然如此,杨浩便决定用循序渐进的方式来逼这女神就犯。要说杨浩以前虽然也有过不少的女人,但还从来没和神族这么高地位的人做过,心里还真是激动万分呢。

    他强摁住心里的翻腾,用商量的口吻说:“要不?我们先把衣服给脱了?”

    辛魅蹙眉想了半天,总算下了决心:“好吧!”

    这两个字才刚刚出口,杨浩那边早就乐翻了天,他三下五除二,就迅速把自己的衣服都给脱了,甚至连飞剑和药囊都放在了床边。

    可自己一脱完,才看到辛魅居然还坐在那里一动都没动,似乎正闭着眼睛做思想井争呢。正所谓色心一起,什么怕都忘了。

    杨浩双手搭到辛魅的肩膀上:“怎么还不脱啊,我帮你吧。”

    “啊!!!”又是一声尖叫,简直比刚才还要凄惨。

    杨浩遭受了重重的一记飞脚,被踹扁在床上。这还不打紧,那辛魅可能是觉得杨浩过于危险,就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根绳子来,竟将杨浩给反绑了个结实。

    这下倒好,杨浩本身就脱的光溜溜,现在成捆光猪了。可怜杨浩,虽说有一些色心,但主要还是为了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现在却被当成色狼给绑的好惨。

    “小姐!大不了,我们什么都不做。”时事比人强,杨浩只能低声下气,“你也不用捆我吧,而且还用这种背后式,我很难受嗳。”

    “谁让你耍流氓的!”辛魅哪着嘴,捆人的是她,可她还不满意,象是受了多大的委屈,“长老交代的事情还是要做,可就不准你碰我。”

    “不碰你怎么做啊。”杨浩恨不能死了算,遇到这种蛮不讲理又什么都不懂的女人,真是人间悲剧。

    可辛魅还以为自己很懂呢,她从口袋里翻出一个本本,超认真的学习起来:“你师父给我写了一个秘笈,只要照着这个秘笈做,就能够顺利的修炼出主丹来了。”

    杨浩虽然朝天,背对着辛魅,但一听到混元子在事先已经写好了秘炭,心里才放下心,这个师父实在是没话说啊,样样都考虑的清楚,真是有师如此,又夫复何求呢。

    于是杨浩便不再担心,只管撅着,等待神仙姐姐来作剩下的步骤,想想能够有一个女神来伺候自己,杨浩真是美的快冒泡了。

    就在他神神叨叨的乱想时候,辛魅总算是翻到了混元子所写的重要段落,她念道:“同房之时,需将衣物除尽,为了增加情趣,可以把一人用绳子反绑在床上,做平沙落雁式……”

    辛魅一边念,一边看杨浩现在的状况,这家伙可不正是衣服脱光。被绳子绑地结实,然后又撅落雁着呢。

    辛魅非常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读下去:“然后另一人可用皮鞭等物,用力抽打,此法在人间被称作。”

    “皮鞭……”辛魅篷眉,虽然不晓得为什么要用皮鞭,而皮鞭又怎么能增加情趣,可她毕竟是神族,手一甩,意念到处。一条又粗又黑的皮鞭就到了手上。

    要说起来。这个女人实在是笨笨的,居然去头去尾的看书,而且还说什么就做什么。拿到皮鞭后,她再也不迟疑,用力一下子就抽到杨浩的身上。

    “哇!!!!”杨浩正色眯眯的做美梦呢,哪里料到自己先尝的不是美色,而是火辣辣的鞭刑,当然是惨叫起来,“你干嘛打我!”

    “我哪有打你!”辛魅噘嘴了。

    杨浩非常吃力的扭头说话:“你没打吗。那你手里地是什么?”

    “皮鞭咯!”辛魅瞪大眼睛,“你怎么能冤枉我打你,我明明就是按照你师父地秘炭。来给你增加情趣的。”

    “胡说八道,哪有这么增加情趣的,那老家伙的秘炭里说了什么?”杨浩撕心裂肺的咆哮。

    辛魅赶紧翻书,又委屈兮兮的把刚才那段给读了一遍。

    杨浩听在耳朵里,心中死命的叫苦。混元子那个老家伙。教什么不好,却偏偏要教,这真是要了人命了,辛魁什么都不懂,刚好就懂得打人。

    “他……他的秘笈里有没有说是谁绑谁啊?”杨浩心怀侥幸的问,“有没有说要打地多重啊?”

    “没有爱!”辛魅翻遍了书。也没找到。

    “其实是这样的。”杨浩虽然心里咒骂,但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神仙姐姐,我师父他老糊涂了,得了帕金森外带老年痴呆,他写的东西,真地是不能相信的,你不如先放下皮鞭,我们再好好沟通沟通,交流交流。”

    辛魅倒是认真的听取杨浩的意见,不过她歪头想了想,却还是狠狠一鞭子抽在杨浩的背上:“不要!我觉得这样好玩,如果就这么炼丹,那炼上几十年,也不错呀。”

    杨浩真是气地肠子都青了,如果混元子现在还在杨浩丹田里的话,一定会被内火给烧死。可是杨浩再气,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辛魅她的绳子绑的紧,皮鞭又抽的重,杨浩简直就是在活活地受刑了。

    这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合房,只听这房间里面是此起彼伏的鞭子声,杨浩的惨叫声以及辛魅咯咯咯清脆笑一直到虐待的累了,辛魅停下手,杨浩才算是缓回一口气,他抽泣着问:“神仙小姐,你的够了吧,我们的情趣已经加到顶点了,要不然,继续下一步活动吧。”

    “下一步?”辛魅仿佛这才想起来,原来抽鞭子只是前戏步骤,真正的重点还没开始呢,她赶紧翻书按部就班,“哦,原来真的有下一步呢。”

    “当然有啦!”杨浩的呻吟,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然后……然后。……”辛魅皱眉。

    “然后什么?”杨浩心里充满了期待,被抽了半天,总算能够舒服一下,他可是要好好的翻本。

    “然后可以用针刺,滴蜡,甚至是刀割!”辛魅不紧不慢的读出秘炭上的句子。

    杨浩几乎昏了过去,他的人生里,最失败的就是有那个色狼、性变态的师父,就连炼丹的秘笈,都写满了的步骤,难怪丹鼎双修派会被人当作邪派灭亡了。

    “哇!”辛魅越读越起劲,“还有呢,还要带上锁链,用火烤某些部位,把毛发一根根的拔掉……”

    “跳过!”杨浩用尽力气的大叫,他已经吓的浑身发颤了。

    “跳过?”辛魅狐疑的盯着杨浩,“跳过的话,炼出来的丹药效果会不会不好啊?要不我们还是严格照着说明书来做吧。”

    “不用了不用了!”杨浩摇头摇的都机械了,“我是丹鼎双修派的大弟子,没人比我更清楚这丹要怎么炼了,那些都是细枝末节,做多了反而容易走火入魔,还是都不要了。”

    “那好吧。”辛魅大概走刚才打的开心了,现在居然从善如流,她哗啦啦的翻书,可翻到某一页,却象是遇到了疑难,她把秘炭展示给杨浩看,“这是什么东东啊,看起来好高难度的。”

    杨浩定睛望去,只见在本子上,赫然画着一张,那图上,有拙劣线条勾勒的一男一女,女的在下,男的在上,正以背入式在一起。

    杨浩舒了口气,幸亏混元子还知道画些正经的东西:

    “就是这个,你就照着它做吧,这张画才是真正的秘炭,只要严格照做,就能够完成长老们交给你的任务了。”

    “太好了!”辛魅看起来也有些急不可待,她可没心思陪杨浩玩,能够尽快结束就更好啦。只是混元子那张画实在是粗陋不堪,辛魅看半天也没明白其中的精髓,只能够依样画葫芦。辛魅慢吞吞的爬上床,向杨浩靠近。

    杨浩心里面乐滋滋的,他就等着辛魅解开自己的绳索,然后再大展拳脚了。虽说刚才被虐待的够呛,但杨浩却绝对有信心,只要自己被松绑,他一定可以让这个女神。

    只要松绑。

    杨浩的想法是好的,前途也是美妙的,只是出了那么一丁点的小纰漏。

    辛魅并没有给杨浩松绑,反而是把绳子抽的更加紧“喂,你干嘛?”杨浩迷惑不解。

    “我要开始干活了,当然是把你绑紧一点,要不然,你再毛手毛脚怎么办?”

    “你把我绑着,我们怎么干活啊。”杨浩真是哭笑不得。

    辛魅却老神在在:“我可以自己做呀,就不劳您费心“你自己做?”杨浩心里面嘀咕,虽然说,没有被松绑后大展拳脚那么舒服,但有一个女神亲手伺候自己,那种心理上的满足,还是很大的,所以杨浩还是挺爽,“那也好,你要努力的做哦。”

    就当杨浩被绑牢了,准备好好的享受女神的投怀送抱软玉温香之时,辛魅却只不过爬在杨浩的背上,用双手抱住杨浩的脖子。

    他们现在这个姿势,必须要详细的解释一下。

    那张床是柔软又温暖的,杨浩的身体是赤裸的。只是杨浩现在的姿态很不雅,他双手被反绑,又跪在在床上,脸朝下,朝上,整个就是背入式的标准姿态。

    而辛魅压在杨浩的身体上,那样子也是背入式男人在上的标准动作。

    但是……但是……有一个错误,一个严重又严重的错误。

    所谓的背入式,当然是要入了,但现在女人在上,男人在下,两边分道扬镳,根本就没有可能入么。

    杨浩被压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喂,大姐,你到底想干嘛啊。”

    “什么干嘛啊,我正在辛苦的工作啊。”辛魅明明自己弄错了,还恍然不知,“你发什么呆,还不赶紧炼丹,炼完了,我们就可以收工。”

    “炼丹……”杨浩有一口血好吐,“大姐,你到底知不知道炼混天叱女丹需要做什么?”

    “当然知道!”辛魅很大声的说,“你师父都说了,要两个人同床么!”

    “可你知道怎么同床么?”

    辛魅知道个屁,她虽然当了那么久的女神,可偏偏辛魁这个种族里的人早就死光光了,她无父无母,也没有亲朋好友可以教她一点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虽然神力大,但却还是单纯的小女生一个,根本就不懂男女同房是个什么意思。

    但碍于面子,辛魅却不肯承认自己孤陋寡闻,还是嘴硬:“我当然懂咯,我不要太懂!而且,你师父都已经写了秘炭给我了,我可是照足了他画的图来做的。你看看,我们的姿势多标准,就是这个姿势,你就给我好好的炼丹!”

    杨浩觉着天昏地暗,这个世界上的悲惨实在莫过于此了。他可怜兮兮的问:“神仙大姐,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那张图啊,我师父明明就画着女人跪在下面,男人压在上面啊。哪里是象你现在这样倒着来的。倒着差很多好不好。”

    “呃……倒了么?”辛魅眨巴眼睛,她的长腿和杨浩缠在一起,把杨浩弄的热火乱窜,可却是丝毫动弹不能。辛魅又研究了半天,才点头承认:“没错,确实是倒了,不过颠倒的很有道理。”

    “有什么道理啊,我没听说过背入式还有女人在上面的!”杨浩不服。

    “废话么,我是女神暖,你只不过是个平凡的人类,当然是你跪在下面,我高高在上咯。”辛魅用力拍打杨浩的屁屁,“难道还不够道理么?”

    杨浩真想大哭一场。但如今这情形,哪里还有机会让他哭。辛魅更是得理不饶人,她发现拍杨浩地还蛮好玩的,尤其肉肉的超有弹性,这个发现让她更加兴奋的拍打杨浩的圆臀:“你快点炼丹,你要不炼,我就把你的屁屁给敲肿,让你连坐都坐不了。”

    可现在哪里是杨浩不想炼。都说明了炼制混天叱女丹需要男女同房,并且在女人的体内炼造么,要不然。怎么会叫女鼎。

    可悲的是。现在这个女鼎完全占据了上风,反而把杨浩给整的好惨好惨。要是再这样下去,不要说是炼丹了,杨浩的性命也堪虞啊。

    但正所谓穷则思变,杨浩这样地人才,又岂是会甘于被人当作玩物地。他发现自己真的说不通那女神,便只得使出其他的招术了。

    趁着辛魅把自己的当鼓敲的时候,杨浩立时用意念驱动床边的隐形剑,无声无息中。便把捆着手的绳索给挑断了。

    双手一解放,杨浩依旧不动生死,只是伸出一只手。

    摸到床边的药囊里,将一个小瓶给拿了出来。这个小瓶是平时的储备,要不到万不得已,杨浩是绝不会用地,因为这药的材料实在太昂贵了。

    几乎完全是用金子来炼造的。

    那瓶子里面装地。当然是丹鼎派超级著名的丹药加春药一金手指!

    丹鼎双修派的“金手指”,号称是女人的噩梦。曾经有一句非常著名的广告词是这样说地。

    如果你爱一个女人,就给她用“金手指”,因为那是女人的春梦。

    如果你恨一个女人,就给她用“金手指”,因为那是女人的噩梦。

    由此可见。这种药的药性有多么强悍和奇特。想想杨浩上一次出动金手指的时候,还是在雷蒙星淡真皇的宫殿里面,对一个王妃逼供时使用地。当时杨浩只不过把自已的手指浸了一下,就把一根食指染成了金色。然后只要这根手指触碰到女人的身体,就能够迅速将女人带入一种奇特的“反”的境地。

    这种“反”是极其玄妙的,它可以说是离女人的非常的接近,却又始终没办法真正到达终点,它能够让女人,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当初,杨浩就是用一根手指逼迫那个王妃屈服,并且说出全部事实的。

    而今天呢?杨浩大概是被辛魅给逼的快要发疯了,他居然将整瓶金手指全都倒在了两手之上。那药水飞快的被双手的皮肤给吸入,而杨浩的两只手,也在电光火石之间,转变成了金色,有些象是纯金筑造一般,居然还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辛魅还在茫然不知中,可杨浩的魔手却已经伸了过去,当那女人坐在那里自以为得计拍的正高兴的时候,杨浩两只手分上下两路夹攻过去。上面一只手,目标是辛魅的胸部,而下面一只手更加了不得,竟直接攻击辛魅的裙内,朝着女人最敏感的位置攻去。

    “啊!!!!”

    这次的惨叫声,是辛魅所发出的,但惨叫又如何,杨浩早就得手,他的两只涂满金手指的魔爪,已经攻陷了相应的位置。

    还不等辛魅做出任何反应,杨浩早就一弹而起,熟练无比的将辛魅压倒在床上。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杨浩竟发现这女神只不过一瞬间,就已经迅速的湿润起来了,而且还有洪水泛滥的倾向。

    更可怕的是,辛魅的表情从诧异,到愤怒,可还来不及反抗,整个身体就已经酥软下去,一种绯红爬上她的肌肤和面孔,她的人就象是一团柔软的面,已经随便杨浩摆弄了。

    这倒不是杨浩的金手指有那么强烈的魔力,实在是辛魁自己身体的变化导致。为了修炼混天叱女丹,做为女鼎的辛魅已经被迫服食了整整七天的药材,虽然混元子一直说这是炼丹用的药,但众所周知,丹鼎双修派又号称春药派,他们的每种丹药几乎都可以与春药画等号。而辛魅在这七天里面,吃到肚子里面的春情药物何止万千,要是换了个普通人,恐怕早就已经春情大发燃情而死了。也幸亏辛魅从来未经人事,又单纯又有神力,这才压制的住。

    但是在此刻,杨浩的金手指一攻入隐秘地带,就像是在火药库里面划着了一根火柴,一下子就星火燎原,熊熊的火焰,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面,已经燃遍了整个世界。

    在辛魅身体里的春药成分,被金手指给完全的爆发出来,那种不可思议的冲动,在转眼间,就让辛魅从高高在上的女神,变成了逢迎饥渴的欲女。

    在这种情况之下,衣服当然是多余的,两个人的距离也是多余的。还不用杨浩动手,辛魅自己就把身上的衣服全数解去。一时之间,春光无限。

    杨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持桅的景色,他虽然览过无数的美色,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完美无瑕的身体。

    辛魅身体的每一寸都是性感无比的,当她穿着衣服的时候,是那样的圣洁和纯净,可一脱去衣服,那种象火一样燃烧着的性感就全部展现了出来,在她柔滑的肌肤下,有滚烫的流动着,胸部高高的耸立,仿佛正在召唤扬浩的抚摸。那双长腿更是美的惊心动魄,它扭曲的每个角度,都让隐秘地带若隐若现。

    而洪水早已经泛滥,需要人去遏制,去填满。

    杨浩胸中的欲火也再难遏制,他就像是精猛的战士,带着自己的武器,投入到这场同样是你死我活的战斗中那种的场面,是以往难以见到的。辛魅就像是一座刚刚才爆发的火山,她的热力和能量,神族的力量,是普通族群不可能企及的,所以她的,催逼的她做出了平时连想象都不可能想到的动作,那种动作,是羞耻的,却能够带来最大的满足,最完美的。

    杨浩几乎要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才能够将辛魅带上的巅峰。但他发现,自己身下的女人,却如同是贪婪而永远不满足的女兽,当好不容易将她带至一个高峰时,那女人刚刚满足却又开始索求,企盼着杨浩将她冲刺到另一个山巅。

    当杨浩将体力和技巧用到极致,而女人的身体也已经完全的贴合在杨浩的身上,他们宛如是双身子一样,皮肤与皮肤接壤,和流通,呼吸与呼吸同脉。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一种异样的光芒,在辛魅的胸口处,默默的闪现出来。

    刚才的那场不可思议的,也是修炼到元婴境所必须的。丹鼎双修派的典籍中记载了,只有当女人达到永远不可能再达到的巅峰时,才能够发挥出女鼎的最大力量。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给女鼎为食七天的春药,这是要让春情和在她们的身体里面积累与沉淀,一直在七天后的中才彻底的爆发出来。

    这样的,曾经被冠以一个浪漫的名字一“永世之恋”。

    意思是当女人经过这样的一次合和后,将永远都不可能忘记带给她今生最大满足的男人,她的所有感情、精神和,都将只属于这个男人。只有这个男人的爱抚和柔情,才能让女人再度满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