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章 女神是我禁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卷 第五章 女神是我禁裔

    (-  当“永世之恋”发生后,男女两人才可以真下的心神合一,他们的精神完全并在一起,甚至与成了一个人。力量与灵魂,都融合在了一起。

    杨浩和辛魅,现在便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而且这程度,大概还超越了丹鼎派以往所有前辈的经历。因为从来没有谁竟然有资格与一个真正的神族,这种机缘巧合,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

    辛魅达到最终的时,她整个上半身竟悚然挺立起来,她本来是伏在杨浩的身体上,深埋在他的怀里的。但此刻,就像是有一种电流从杨浩的传出,通过了两个人的交接处,一直蛰到辛魅的气脉中心点。

    这道电流就像是个信号,让辛魅再度进入一种无意识的状态,只是在她的身体上,有了很瑰丽的变化。辛魅胸口那团奇异的光芒,随着两个人的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明亮,到了这时,竟然爆闪出一股火钻般璀璨的色彩。

    而辛魅的身体经脉中,以往拥有和没有开拓出的神力,全部汹涌起来。

    这些神力显然和修炼者的真气不同,但却更加精粹,更加浑然天成,它们包裹着杨浩传来的那股电流,在辛魅的经脉中拼命的游走。

    说是电流,其实那却是杨浩的一股元气,是杨浩灵魂的一部分。它在辛魅的身体里面顺着经脉里脉脉涌动,辛魁的神力以及以前服食地灵药的力量不断附着在这股元气之上。

    辛魅和杨浩两个坐着抱在一起。的交按让他们恍如一个人,而那股元气则成了他们生命的依归。两个人都内视着,关注着,看元气和神力在一起交融混合。

    这实在是太奇妙了,人世间竟然有这样奇妙的情形,甚至于比生命的诞生还要不可思议。在辛魅神力的滋养之下,那股元气不断的膨胀和增长,从细不可见的气息,慢慢的变成混浊地一团雾气,然后再乳化成白色地固体。

    到了最后。在辛魅痛苦万分的神力支撑下。一道道金色的神力刺入白色元气团,这些力量,被元气一一吸收。

    接着,奇迹般的一幕出现了,那白色的元气团,竟然噗噗的展开了变化,有很纤细的手足生长出来,而最顶上的部分,演变成了一个头的形状。

    那元气团。竟在辛魅地培育下,迅速长成了一个婴孩的雏形。这就是元婴的雏形,也是丹鼎双修派这几千年来赖以生存地最大的秘密之一。

    别的修炼门派。也有元婴的修持,但一般都是需要经过长年累月,然后将内丹一点一点的炼造成元婴地形象,要突破元婴境,需要耗费的时间经历是不可想象的。

    但丹鼎双修派却截然不同。他们深知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修炼元婴未免太过困难,所以反其道而行。丹鼎派是依靠一个已经超越了元婴境的女人,让这个女人利用自己的大能力,协助男人先培养出一个元婴地雏形。

    这就是“混天叱女丹”,丹鼎派的九大主丹之一。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避免了修炼者长年累月的自我修炼,可以直接将元婴的雏形给培育好。并且转移过来。可谓是省事省力。但省力的事情,却不一定就可以简单的完成,杨浩现在真的是交到狗屎运了,才让他遇见一个女神来给他炼丹。辛魅纵然只是下位神族,但神力依旧非同小可,她比那些刚刚突破元婴界的女人强大多了,所以她所炼制出来的“混天叱女丹”并不只是一粒丹而已,甚至将整个元婴都已经炼成型了。

    这样,杨浩不仅突破了元婴界,只要能够顺利过渡,他甚至已经达到了元婴界的最高修炼程度。

    金色光华,已经笼罩在杨浩和辛魅两个人的身体上,他们连在一起,正忘我的抚育着共同的元婴,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房间外面,还有两双眼睛注视着他们。

    这幢小洋房里面,自然并不止杨浩他们两人,如此重大的事情在发生,又怎会缺少人关注呢,要不是云尚下令封制,恐怕全神界的神族都会跑来买票观赏呢。

    卖票的点子,自然是混元子出的。这个生财大计被云尚搞的功亏一篑,不过混元子却看不出太多的颓丧,他现在和云尚两个悄悄站在春光无限的房门外,象两个偷窥贼一样,边流口水边观赏里面激烈的战事。

    这两个老家伙,年纪加起来不知道几万年了,却还是如此玩兴不改。

    一直到辛魅体内的元婴逐渐成型,混元子才满足的叹了口气,收回目光,背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闭起了眼睛。

    云尚也缩回头,他静静看着混元子。其实,云尚与混元子已经认识很久了,久到历经过几个世纪。想当年,混元子变作孤魂野鬼后,在宇宙里面孤寂的飘荡着,一直飘荡到窒息黑洞的外沿,他几乎被黑洞那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吸入搅碎。混元子甚至是耗费了自己大半的功力,也无法彻底的挣脱黑洞的束缚,眼见着就要成为黑洞吞噬下的鬼魂了。

    就那个时候,云尚却出现并且救下了混元子。云尚正是当年拯救混元子且让他苟延残喘的那个神族。在当时,云尚已经邀请混元子进入神界,并且承诺将为他塑造新的身体,但作为回报,混元子必须洗尽自己的戾气,让自己成为光明派的神族,如果混元子答应,那时候他就已经是神界里的一个神了。

    但他却没有答应,因为在混元子的心里面,没有什么比报仇更重要的。如果进了神族,他或许可以突破自己以往的禁锢,成为一个真正的散仙,但那又如何呢?混元子或许将永远的停留在神界里面了,他的仇恨,他的热情和愤怒都会在平淡中被磨灭。他也许会看着自己的仇人慢慢老去并且死掉,但却永远也无法亲手完成丹鼎派的宿仇所以混元子拒绝了,他宁愿成为永世的孤魂,也不要忘记身背的仇恨,他曾经亲眼见证那仇敌一剑一剑的杀死自己的亲人和爱人,所以混元子也要一剑一剑的讨回来。

    这才是支撑他活过了千年的精神支柱。

    而现在,混元子除了报仇外又有一个新的牵挂,那就是丹鼎派唯一的传人杨浩。他必须在报仇杀敌之前,将自己的徒弟带上一个全新的境界。对修仙看来说,筑基以及之后的几个境界都不过是入门而已,唯有突破了元婴境,才算是进入了修仙真正的门墙。所以混元子无论如何,也要看着杨浩突破元婴境。

    因为此一去,混元子可能就与杨浩永别了。

    “你从没想过和他一起联手报仇。”云尚了然一切,“其实从头开始,你就准备一个人去找仇人,哪怕不是对手,也要血拼一场?”

    “散仙和飞仙,相差多少战力?”混元子淡笑。

    “就像下位神族和中位神族一样,十倍的战力。”

    “没错。”混元子点点头,“那个人快要成为飞仙了,他的力量,远远超过我。而杨浩就算是突破了元婴境,也与我难以相比。他这样的战力,和我一起去,只是送死罢了。”

    “你一个人去也是送死。”云尚提醒道。

    “我必须去。”混元子脸上露出偏执神情,“如果他突破了飞仙境,那就真是无可匹敌了。而万一他突破不了从此死掉,那更糟糕,我就永远失去亲手报仇的机会了。

    所以我必须,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好的时机了。”

    “趁他要突破飞仙境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云尚似乎知道一切。

    “幸亏我现在能达到散仙的境界,要不然,连这个机会都没有。”混元子苦笑着看自己的手,陌生的双手,“我这个重生的散仙,虽然单挑独斗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但趁他渡劫时来个同归于尽却是绰绰有余。”

    “那是当然的。”虽然在谈论混元子不久将要送命,但云尚却显的很平静,“你现在的力量,已经堪比神族,在神界之外,神族因为禁制没法用出全部神力,但你却不受限制。如果你不需要报仇,我们都情愿由你来帮我们打开禁制。”

    “你知道我不能。”混元子摇头。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象你这样充满复仇的。”云尚苦笑,“一千年前已经是这样,千年的风霜,还没洗尽你的戾气,甚至于比以往都更要浓烈了。”

    “丹鼎双修派,曾经就是我的一切,我的天下,我的事业。当你看到自己的所有被人摧毁的时候,那种愤怒是会永存的,它就像是被镌刻在水面……”

    “水怎么能被镌刻呢?”

    “你不懂。”混元子微笑,却针锋相对,“你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神,但却不懂普通人心里面的仇恨。”

    “有了这副身体,你象是恢复了芊志,又成一千年前的那个人了。”云尚夸耀道,虽然混元子的外貌已经不是以前的,但好不容易获得重塑的身体,确实给他带来了惊人的变化,这种变化,也正是混元子这千年来最希望得到的,“要是再给你一些时间,你说不定还能取代‘那个人’,不止是狠仇,甚至让这个字宙都掌控与手中。”

    “如果不死的话,自然有机会。”混元子目中散发出昂扬的光芒,这和以往色眯眯的糟老头形象可大相径庭,他重生后,年轻了岂止是几百岁。

    “那你的徒弟怎么办?”云尚担忧,“我们毕竟还要靠他去收集十把神器,最终成为救世主。”

    “以后就要靠他自己了,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教给他,不过他能够靠自己的力量闯出自己的世界。”混元子一提起宝贝徒弟就想笑,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有天赋的人,虽然每一步都是被人逼迫的,但却成长的惊人。

    “这么说来,你是非要自己去报仇了,也不可能放弃现在散仙的力量咯。”

    “放弃?”混元子瞪大眼睛,他在千年前,几乎飞升成为散仙,但一场厩杀却毁了混元子灿烂的人生。他用了这千年的时间,才重新得到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又怎么舍得再度放弃呢。云尚的话简直就不可理喻。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修仙者可以飞升成为散仙?这简直就是屈指可数地。就在修炼者的群体里面。成千上万的奇才,都是将飞升成仙当作最终目标,他们才不管之后有什么飞仙境和金仙境,只要能够成为散仙,就已经是功德圆满了。

    但能有几个成功的?一万个人里面,能够突破元婴境的不过几十人,而突破元婴境之后各个境界,最终可以飞升的,千里挑一而已。所以一千万人中,也唯有一个散仙存在。故此。每一个能飞升的人。都会位列门派之尊,成为各派顶礼膜拜的偶像。

    混元子历经这么多风雨,才得到了这份殊荣,才有了去报仇最致命一击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放弃。就算是天地逆转,乾坤移位也改变不了。

    但云尚却眼观鼻,鼻观心。这个大神拥有控制时间的能力,那么他是否可以洞察时间池奥秘,了悉一些即将发生地事情呢?

    混元子脸上写满了疑惑。但他却已经不愿意再等,只要杨浩能够正式突破元婴界,他就准备离开神界。直接去找‘那个人’做最终的决斗。

    或许,只消几分钟就够了。

    但几分钟,却可以改变许多人的命运。

    黑夜与黎明,都只在这几分钟之内了。混元子在很久以后,也会想到这一刻。想到自己成为散仙的那灿烂的瞬间,他亦会想起那句话。

    “而灿烂如黎明,于今又是黑夜。”

    黎明,变成了黑夜。

    杨浩的房间内,发出了古怪的叫声。这叫声,绝对不是辛魅或者杨浩的声音。而是一种奇特的,如同婴儿呱呱落地时发出地哭泣。

    一声、两声。这声音按连不断,竟如潮水似的来的猛烈。修仙者地元婴,确实是采婴儿一样的形状,但毕竟是虚拟形态,并没有实体出现,所以能够发出这样的声音,确实怪异的很。

    混元子本来以为大局落定,就要走了。可却意外听见这声音,不由得折返身,想再探头去看眼房间里的情形。

    但云尚却拦着他,不让他再做这最后地一眼诀别:

    “徒弟自有徒弟福,既然准备走了,那就走的爽快些。”

    “里面有些不妥。”混元子还是惴惴,他侧耳听着房间里面越来越凄厉的婴儿哭叫声,心里越发确定房间中出了些古怪的事情。

    “如果你真想走的话,那就不要看了。”云尚的脸色凝重,他手掌推在混元子地胸前,纵然没有用力,但却代表了一种态度。

    可一想到徒弟可能有事情,混元子哪里顾得了那么多,一把推开云尚,便朝房内看去。这不看不要紧,看了却使得混元子恍若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一丝的热气都没有了。

    只见刚才还好好的杨浩和辛魅两个人中间,竟多了一样东西,那白色的,形状若婴儿的,当然就是辛魅为杨浩所培植的元婴了。但不知为何,这元婴正呱呱大哭,并用力的要钻入杨浩的身体里面。

    而杨也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他脸色灰败,满头汗水,只有尽力的维护心神。但形式看起来却大不乐观,就好像只待那元婴进入身体,杨浩本人就会从此丧生似的。

    这种情形,莫说一千年,就算是一万年恐怕也难以出现一次。

    “元婴夺舍!”混元子几乎要瘫倒了。他喃喃说出这个词,就像是从泥活里面一样的艰难。而混元子现在的神情,比杨浩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止是浑身冰凉,还瑟瑟发抖,就像是看到了噩梦一般。

    这也难怪混元子有这样的反应,“元婴夺舍”不要说混元子没有见到过,就算是象云尚这种活了上万年的大神,也是只有听闻而已。

    这样的事情,在丹鼎双修派里面没有发生过,在其他修仙流派里也没有发生过,它只是以理论中的可能而记录在典籍而已。因为这发生的概率真的是太低了,几乎低到难以估算,低到不可能发生。

    可眼前,却真正的发生了。

    所谓的“元婴夺舍”,是指修仙者在突破元婴境的时候,因为缔结的元婴力量过于强大,甚至于强大的超过修仙者自身力量的许多倍,最终修仙者无力控制住元婴,竟让元婴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

    修仙者被夺舍后,原有意识自然死亡,而由于元婴本身并没有意识的存在,所以夺舍后,也撑不了多久,最终还是带着身体一起死去。

    在“元婴夺舍”的情况下,如果修仙者无法夺回身体自主权,那么在二十四个小时内,就会形神俱灭,意识、身体、元婴都一起消散如尘埃。

    “元婴夺舍”的事情以前没有发生过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无论是哪个修仙流派,在修炼元婴的时候都不可能让元婴之力超过自身力量的数倍。这其实想要做到都很难,服气派修仙就不用说了,打坐炼气的他们需要一点一滴的凝聚元婴之力,从头到尾主控权都在他们自己的手里。

    而丹鼎派略微复杂一些,因为他们修炼元婴,是需要有已经在元婴境之上的女人作为女鼎培植,最后再移植到自己身上的。这就在理论上有了“元婴夺舍”的可能。但实际上却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这个世界上,突破元婴境又愿意做女鼎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就算有,也大都是恰恰达到元婴境的夫妻间而已。而元婴境与合和境的相距并不遥远,女人培植出来的元婴就算精粹,也很难超越男人几倍的力量,这让整个元婴界修炼的过程十分的安全。

    但是此刻,让混元乎悔恨万分的却是他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元婴夺舍”这一个可能性。

    杨浩只不过是突破合和境还不长久的一个初修者,他如果是找个刚刚达到元婴境的女人做女鼎,可能还不会有事情。但这里却是神界,这里的每个神都有大到无边的神力,象辛魅这种神力最弱的女人,也已经有了散仙的实力,比起元婴境,高出不知道多少级别。

    所以辛魅作为女鼎培养出的元婴,实力超越了杨浩本身实力许多倍,这让元婴勃发生机,杨浩一个控制不住,便有了“元婴夺舍”的这场危机。

    而更糟糕的是,在丹鼎派的典籍上,只有记录了“元婴夺舍”的可能性,甚至都没有解决的方法,根据以前的传言,要想解决这种困局,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杨浩自己身体里面的力量而已。

    但看现在的情形,杨浩根本就无法抵挡元婴的侵蚀,他所能做的只有护住心神,能挡多久就挡多久。但随着辛魁体内力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元婴之中,元婴的光华越来越强烈,而对杨浩身体的侵蚀已经势如破竹了。

    “怎么办!”混元子骇的浑身颤动,他抓住云尚的手,“你是大神,你赶紧去阻止,赶紧去!”

    云尚摇头叹息:“你比我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元婴夺舍是修炼者自身的危机,是生命一部分对另一部分的战斗,没有外力可以插手的,只有杨浩身体里的力量才能解决危机。”

    “你能够停顿时间,你可以掌控一切!!”

    “我能让时间倒流,可那又怎么样?”云尚须发飞扬,气势凛然,“杨浩活不成了,什么都解救不了他的。

    发生了‘元婴夺舍’,只能说他运气不足,命数应当。”

    “命数!什么是命数!”混元子怒不可遏,“丹鼎派的厄运已经全都应在我身上了,有什么道理让我的徒弟也受这样的劫难?”

    “一人生,一人灭。”云尚面无表情,万年的神族经历让他看惯了世事沧桑,天荒地老,本就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你徒弟死了,可你却重生了,丹鼎双修派还活着,这个流派的根还在,而且你变的更强了,比你徒弟在时要强太多,这有什么不好的。”

    “可是神族的禁制呢?你们还要靠他解除神族的禁制,他是造物主选中的人!”混元子希望用利益来打动这大神。

    但命运早就注定,还有什么可以改变的,云尚抿嘴摇头:“我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集中其他大神的力量帮你报仇,然后再由你来解除神族的禁制。”

    混元子愕然,从云尚的目光中,他看懂了太多的东西,对神族来说,根本就不在乎谁是造物主选中的人,谁会成为宇宙之王,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人来解除禁制而已,至于这个人是谁,完全就无所谓。

    在房间里面,杨浩也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他甚至于都发出比元婴更凄厉的叫声,但就算他用尽内丹中的力量,也抵挡不住那个光芒万丈的小元婴正深入身体,将自己完全的融入那具陌生的躯壳。

    云尚扯住混元子:“你没法子救他地。你只有散仙的力量而已,连我这个上位神族都救不了,何况是你呢?去做好自己的事情吧,杨浩不过是你以前落难时捡到的一个孩子,从前与你无关,现在更与你无关了。要记得,你已经是散仙,是超然于物外了。当你回到那个普通人的世界,所有人都会对你顶礼膜拜,宇宙中你的对手屈指可数。”

    说话间。云尚随手一挥。一道深蓝色带着光芒旋涡的时空门被打开,那愈来愈深的旋涡,似乎正诱惑着混元子进入。

    “这道时空门,能够把你带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你要报仇的话,最好立刻上路。”云尚冷冷地指着,“你等待了一千年,象孤魂野鬼一样飘荡了一千年,难道不就是为了报仇么?”

    混元子脸色惨白,他凝望着那道时空门。深蓝色如同银河般闪烁地时空屏障。在孤零零的打转,仿佛叙述着混元子那跌岩起伏的命运,他那一千年的孤寂。曾经壮怀激烈的报仇情怀。如今依旧象火一样熊熊燃烧着。

    云尚说的一点都没错,能够支撑着混元子活到今天的,不正是报仇的信念么?而面前的这道时空门,是千年难得一遇地良机。混元子深知这代表了什么,时空门能够将混元子送到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那同样也能送到混元子的仇人地背后。

    以混元子现在散仙的实力,再加上出其不意的偷袭,至少有七成的机会能将“那个人”一举击毙。

    七成机会!

    这对混元子意味着什么?曾经有五成复仇机会的时候,混元子都不惜舍弃一切地去尝试,甚至连升仙的机会都不要了。

    而现在,却有七成的机会。上溯千年,下看千年,混元子乃止丹鼎派,恐怕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遇了。

    这几乎都已经不是诱惑,而根本就是命运所安排的道路了,这是命数。

    如果混元子这样来安慰自己的话,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进入那道时空门,然后祭起自己的飞剑,将那把剑深深的刺入仇敌的心脏里面。

    一切都会结束,死去的人能够安息,混元子将获得了却后的安宁。但然后呢?然后呢……

    混元子眼中落下泪水,他看那道时空门,甚至想伸出手去触摸一下,毕竟那是自己等待良久,与复仇大业最最接近的一次,几乎近到了成功。

    但他的手,在伸入时空门的那一瞬间停住了。他的目光、泪水和满怀的戾气都停住了。

    他的耳边只有一个声音,只有杨浩在房间里面凄厉的惨叫,和临死前绝望的呼喊:“师父!!!!”

    师父!

    杨浩在那个关头,唯一能够呼喊的,只有师父而已。

    混元子收住泪水,他回头,背对着时空门,朝云尚微笑:“我可以救杨浩的。”

    “不可能。”云尚当然有把握,连他都做不到的事情,怎么还有人能够做到,“区区散仙,不过下位神族的力量,怎么做到?”

    “你们做不到,因为你们的心里面,已经没了爱。”

    混元子就当身后那个唯一的复仇机会不

    存在,“光明神族还是黑暗魔族都一样,你们的心里面根本就没有爱。所以你们救不了杨浩,但是我可以。”

    “你?”云尚吃惊起来,“你怎么做?你不可能。只有杨浩自身的力量才可以救他,但他现在根本没有这样的力量。”

    “他有的。”混元子点点头,笑的更加洒脱,仿佛丢弃了一切包袱,“他以前有,以后也会有。因为有一个人,一个散仙在他的肚子里面,这个散仙就是他的护身符,一直保护他,教养他,直到他成材,成为丹鼎派的中流砥柱。这个散仙的力量就是他身体里的力量,可以帮他控制住元婴。”

    “什么?”云尚须发贡张,惊的都站立不稳了,“你说什么?你要回到杨浩的身体里去?你要放弃身体再回到以前的灵魂状态?你不止是放弃这个唯一的报仇机会,还要放弃你散仙的身份,散仙的力量?你要放弃这具差点送命才换来的神族的身体?”

    混元子沉默不语,但一些金黄色的光芒却在他的身体里面涌动着,仿佛是热热的火焰,都要将他给烧着了。

    云尚激动的快暴跳如雷了:“你疯了,你发疯了!要什么样的代价,什么样的机缘巧合才能让你重新拥有身体,才能让你成为散仙,你居然要放弃!你这辈子,就算是再几辈子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再也不可能有“我知道!”混元子大笑,那金色的火焰真的燃烧起来,并且将他的衣服烧的粉碎,露出了里面健硕的身体,肌肉和骨骼是那么的完美,完美到让人不忍丢弃。

    “你象孤魂一样飘了干年。以前那么不可一世的丹鼎派掌门,只能可怜兮兮的依附在个孩子的身体里面。你好不容易才能够摆脱这一切,你梦想了那么多年的东西,你现在得到了,为什么还要放弃,为什么!!”云尚咆哮,“他只是个不相关的孩子,他甚至还没有真正进入修仙的门墙,他值得你放弃那么多么?他值得一个散仙牺牲自已么?他值得你放弃复仇的计划么?你想想你的同门,你想想你的亲人,你想想你的爱人,他们是怎么被‘那个人’杀掉的,你真的不要报仇了么?”

    云尚说的有道理,极有道理,但这一切都再也不可能阻挡混元子此刻的动作,他早就打定主意。

    一千年的岁月,并没有磨灭混元子心里面的仇恨,但同样也没有磨灭他的爱和亲情。这是混元子与神族的不同之处。对于他来讲,报仇和杨浩,丹鼎派和杨浩,已经分不清楚哪个轻哪个重了。

    但是混元子很清楚,对他来说,散仙的力量,神族的身体,虽然得来不易,但与杨浩相比,却是太轻太轻了。

    那种生命融合在一起的爱,是什么都难以替代的。

    所以混元子燃烧了,他大笑着,恍若仙人般狂笑着,金色火焰燃烧着他的身体,那具只有神族才会有的完美躯体,当皮肤、肌肉、骨骼、血液在火焰中被烧成灰烬时,混元子那精粹的灵魂,已经变成了一团金黄色,他就象是一个热烈的太阳,在如火的情怀中,扑入了房间,扑向了杨浩已经冰凉彻骨的身体。

    这团火焰,这个太阳,和杨浩融为一体,就像火焰,射穿了黑夜。

    杨浩得以重生。

    而散仙混元子,却再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于今,又是黑夜。

    就在杨浩与“元婴夺舍”展开殊死搏斗的时候。他的朋友们也正遭遇着一场致命的危机。

    这事情,需从杨浩在圣熊星被莫名其妙的飞船抓走后说起。想当初,那艘带着神族标记的飞船将杨浩活生生的擒走(实际上是三晶海星系的反抗联盟的计划,并非真正的神族)。杨浩的那帮子朋友和手下,龙云、XII、玛雅以及浩剑团的人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在龙云和XII的带领下,这伙人驾驶着末日号战列舰,一路跟踪杨浩的人体信号,竟还真的被他们追到了三晶海星系。

    不过等他们到时,却已经是晚了,只见绑架杨浩的那艘飞船,已经被剖成两半,在深蓝色的宇宙中熊熊燃烧着,火光照耀足有几万公里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