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八章 复苏的剑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卷 第八章 复苏的剑者

    这种停止的速度,就像是急速行驶的汽车猛然踩下煞车,就像是高空中的喷射机陡然失速。

    总之,所有正在进行中的动作都停止了。

    有三把飞剑凌空出现,以不可一世的君临姿态,击中了抹向龙云、玛雅以及其他人的弯刀上,让那几个冥色高手,不得不撤刀后退。

    三把飞剑,一把喷着火,一把如冰寒冷,还有一把,竟然没有丝毫的行踪,完全是隐形的。

    随着飞剑救出了所有的人,那浓丽的光芒,也将冥色的所有幻像都刺破,如果说冥色是在黑暗中潜行的杀手,那么如此明丽的阳光,就是一切黑暗的克星。

    龙云他们都清醒过来,不止清醒,还了解到自己刚才所经历的险境。这让他们更加诧异的朝着天空望,他们不知道,究竟是谁救下了他们。

    凌紫烟也在看,洛东杰也在看,一时之间,这个船舱中的人都忘记了战斗,反而将目光集中在头顶,看那团耀眼的光芒中,究竟隐藏了什么?

    一个人。

    一个人带着无限霞光,就像是神一般,在那光芒里面出现,然后翩然落下。他的神采,是傲然中带着萧索,是不可一世里面,夹杂着惆怅。

    那三把飞剑盘旋一周后,立刻又回到了他的手中,就像是他的手指一样的听话。

    他的到来,让这个船舱中立刻就充满了不可思议地温暖力量。仿佛他体内的力量已经澎湃到身体都难以承受,必须要洋溢出来。

    他走的时候是一个年轻人,回来的时候却象是历经过一千年。他的身体还是年轻英俊,但目光中带着深深的忧伤,他缓缓往下落的时候,真的让人有君临天下的错觉。

    “杨浩!”龙云惊诧。

    “杨浩!”玛雅激动。

    “杨浩!”洛东杰咬牙切齿。

    “杨浩!”凌紫烟却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正是杨浩。他那么恰到好处地出现,还真是让人觉得神奇,但杨浩地这趟行程,又怎么能够以神奇来解释,他所遇见的。所经历的。大概都是这个字宙里面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而他的身体中蕴藏的力量,也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程度。

    元婴境!这正是让杨浩充满金色光芒的原因。

    在神界中,杨浩为了冲破元婴境,几乎被元婴夺舍,如果没有他身体内的强悍力量帮助,恐怕就会死于非命。

    那时,连神界里地大神都几乎放弃了杨浩,但混元子却没有放弃,他甚至牺牲了自己。放弃了自己千年以来梦寐以求的散仙的躯壳,重新又回到了杨浩地身体里面。混元子甘愿放弃自己报仇的诱惑,而再当一个杨浩肚子里面永远不见天日的老鬼。用这样的代价帮助杨浩控制住了元婴,从而使得杨浩一举突破元婴境,让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修仙者。

    突破元婴境地杨浩清醒过来后,又通过云尚所开的时空之门,直接飞跃到末日号战列舰的指挥舱中。这才有了刚才临危一刻救下龙云等人的神奇。

    众人的震惊持续了好一会,甚至于杨浩都快要落到地面上。

    冥色暗杀团不傀是帝国中最具实力的战斗组,他们那几个人竟然是最先清醒过来地,还不等凌紫烟的指令,就再度化身迷雾,那十多个人又组合成了一把巨大的迷雾之剑。向着落地未稳的杨浩头上砍去。

    时机果然选择的刚好,杨浩虽然一来就救了人,但对这里的情形还不了解,自然也不可能有最高的战斗力。趁敌不稳,杀之后快,这同样是暗杀团的格言。

    但此刻的杨浩又怎么可能与以前一样的,他根本就不慌不忙,反手抽出一把黑色的长剑,轻描淡写的与冥色组成的迷雾之剑对撞在一起。

    轰然巨响。迷雾烟消云散,十多个冥色被撞飞的四散,那些人每个都喷出一大口一大口的鲜血,就像是内脏受了巨大的创伤。

    “引力之剑!”凌紫烟骇然,“杨浩,你又进步了!”

    “嗨,美女!”杨浩一个潇洒的动作,反手将引力之剑插回去,待浑身金色光芒消散后,他倒是又回归以往色眯眯的样子,“凌紫烟大老板,好久不见啊,是不是又想我了呀!”

    “你怎么……”凌紫烟看杨浩神采奕奕,不由惊愕,“你怎么不会……”

    “不会受你们的幻像影响?”杨浩替她说下去,正在说的时候,他还不由自主的放

    了个巨响亮的屁。

    没错,那果然是个超级响亮的屁,甚至在空中都能看到气流的波动,整个屁让指挥舱都地动山摇起来,这个不雅的屁,让杨浩刚出现时君临天下如天神般的形象完全的崩溃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杨浩连连吐舌头。“这是吃春药的副作用。那个该死的‘烂掉’,一吃就放屁,简直岂有此理!”

    “你才是岂有此理!你师父我的经典丹药,居然叫它‘烂掉’,明明是蓝调么!”一个声音居然从杨浩的丹田位置里散发出来,响亮的让所有人都听到且侧目。

    被人发现自己肚脐眼会说话,确实会有些不好意思,杨浩挠挠头,解释道:“这个么……我最近养了个宠物叫小强,我把它藏在身上,谁知道这几天居然开始会说话“放屁!”那个声音更加愤怒激烈,“我才不是宠物,我乃是堂堂散仙混元子,要不是为了你这个笨蛋徒弟,我早就逍遥快活去了。”

    那个声音还真是混元子的,只是以前混元子藏在杨浩丹田中时,说话只有杨浩能够听见,而现在重回故地,居然能力大涨,说话能让所有人都听见了,这还真让杨浩搞的浑身不自在。

    “什么冥色,什么用幻像杀人,不过就是用药物来控制人的心智罢了。”杨浩直截了当的戳穿冥色的把戏,“帝国元老院里的元老,只是偷了我们丹鼎双修派的炼丹方法,还以为天下无敌了么?我们只需要一粒‘烂掉’,就能够破解全世界的迷魂药。”

    凌紫烟直到现在,还用那种震呆的目光看着杨浩,她简直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帝国挑战元老院,可就是死不了,不仅死不了,反而实力越来越强悍,也越来越难对付。

    “丹鼎什么派?”洛东杰冷峻的问。

    “丹鼎双修派,丹鼎春药派!”杨浩嘻嘻一笑,“随便你怎么叫吧。”

    “你就是杨浩?”在这种情势大逆的时候,洛东杰居然没有丝毫的紧张,依旧慢条斯理,“我等的就是你!”

    “等我?”杨浩用那种非常恐惧非常怕怕的眼神看洛东杰,“不会吧,小帅哥,我可没有那种爱好,我绝对是个纯正的异性恋,只有长腿美眉才会让我心动,譬如凌紫烟大美女这样的。”

    凌紫烟瞪了杨浩一眼,那情形倒不像是敌人,反而更多象是吃醋的情人。

    杨浩一回头就踢了龙云一脚:“笨龙,怎么会让那么一大群人跳上飞船的,我们以后干脆把战列舰改地铁算了,卖月票赚钱,长途运输!”

    “他们自己要上来,我有什么办法。”龙云一边拥抱杨浩,一边不住的用拳头捶杨浩的背,“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你好!你好!想死我啦!想死我啦!”

    杨浩就快被打死了。

    “靠!想杀人啊!”杨浩简直想用飞剑杀人,他好不容易才挣脱龙云的怀抱,可才一回头,就有两把雪亮的剑朝自己的面门扑来。杨浩急忙展开飞花幻影身法闪躲开,正待反手拔剑出击,却发现向自己进攻的居然是大诺和小“团长!!”两个家伙撒开剑,一头栽进了杨浩的怀里,“你终于回来啦!”

    杨浩大为惊喜,乐的屁颠屁颠:“你们进步这么大啊,差点连我都躲不过啦,看起来,我的浩剑团实力都快超过魔熊团了呢。”

    这家子正抱做一团,激动的不能自已的时候。洛东杰却稳如泰山,他居然还有心情鼓掌,的掌声就像是榔头敲打在人的脑壳上,有种隐隐作痛。

    “恭喜,恭喜你们一家团聚啊,实在太感人了。”洛东杰抹抹眼角,“我都要哭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啊?”杨浩瞪大眼睛,他不敢想像,竟有人比他的演技还好,莫非还想抢最佳演技奖不成?

    龙云立刻将今天的任务和盘托出:“这个傻兮兮的叫做洛东杰,是帝国最不成才的少将一只。上次在圣熊星被我们打爆的舰队就是他领导的,现在我们来拖住他,等再过一会……”

    龙云欲言又止,但洛东杰却自觉自愿的加上:“再过一会,三晶海星系的叛军主力就会到,然后把我们给一举歼灭。”

    “你厉害啊。”杨浩轻易不夸人,可这次简直想把对方给夸死,“知道自己快被消灭了,还这么冷静,简直有我少年时的风采啊,要不要叫我声干爹,我再教你几招,说不定过个百八十年,你也能学会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

    “屁度!”混元子冷冷的打击。

    “不对嗳。”杨浩一拍脑袋,又想起桩事情,“三晶海的那帮子老家伙,每一个是好人,把我丢进鸟不拉屎的黑洞,差点我和师父的小命玩完,我们干嘛还要帮他们打仗?”

    “不帮?”龙云愕然,他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来。

    “不帮!”杨浩跺脚,很用力的下决定,又转头朝洛东杰挥挥手,“干儿子,要不你们先走,飞快点别被三晶诲的人追上,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见面,一起喝喝茶,泡泡姐什么的。”

    自从杨浩出现后,这个飞船里面真是境况大变,本来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被搞的一塌糊涂。但现在杨浩的这种态度的变化,就算心机深沉如洛东杰,也接受不了。

    “你真的放我们走?”洛东杰深深吸气,“就不怕我把你们叛乱的事情报告给帝国?”

    杨浩连连摇头:“不怕不怕,我怕什么,叛乱的是三晶海,又不是我,我对帝国简直就是忠心耿耿,一片赤诚,如果给我个中将什么的,我立刻就去地球上班。让三晶海人自个蹦达去吧。”

    “杨浩首领!”那个外蒙纵队地磊还在那里戳着呢,可听不下去了,“别忘了,你是反帝国同盟的首领,还要带领我们反抗银河帝国呢。”

    “我算什么首领!”这件事情不说还好,一说杨浩就火大,“被你们出卖,被你们拿去送死的首领?见了鬼了。如果我是首领,第一道命令就是反帝国同盟解散,所有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少来烦我。”

    磊被杨浩顶的没话说,他也实在是不了解杨浩的性格,还以为他真的是要投靠帝国呢,心里焦急都已经写满脸上,就琢磨着怎么把这个消息传递回三晶海。

    但在这个船舱里面的,大多数都是杨浩的死党和手下,他们对杨浩那种乱七八糟的思路和语言是熟的不能再熟,深知他不过是在给对手摆迷魂阵,先把对方给绕晕了。这才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龙云不动声色,已经反应过来了:“团长,不行啊。

    这几个人不能放。”

    “不能放?为什么?”杨浩一脸痛心疾首,“难道他们和我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他们抓了阿曼达。”XII急不可待地叫起来,“那个洛东杰,是阿曼达地未婚夫,绑架了前主人做人质。”

    “什么!!!”杨浩几乎跳了起来。这一半是真的吃惊,另一半还是装腔作势,“原来这个小白脸干儿子还是我的情敌?连干爹的情人都敢抢,你不想活了么。”

    “那你到底是放不放?”凌紫烟嗤笑。

    “不放!当然不放!”杨浩迅速改口,并且正气凛然的指着洛东杰,“拜枉以后报告帝国的时候。要加上这句,落日舰队被消灭在三晶海外围,原因是洛东杰少将枪了杨浩的女人!”

    洛东杰快气疯了!

    他原以为,与杨浩正式面对面的时候,自己一定为占据上风。因为在这个年龄的人之中,他还没有见过比自已更加阴险,更加老成地人。

    但此时,杨浩的三言两语不仅将洛东杰一方的气势彻底地压制,还将洛东杰放进了一个极其旭检的地位。好像洛东杰完全是因为与杨浩抢女人才会开战的,而最终三晶海星系叛乱的信息真实性也大打折扣。

    总而言之,杨浩看起来的胡说八道,实际却有着不凡地效用。

    但洛东杰气归气,却还没有乱,做为一个舰队的统帅,身经百战的将军,他绝不会轻易的让自己乱了阵脚,更何况他还有杀手锏。

    “事实是由赢家述说的。”洛东杰稳稳的说,“今天是落日舰队亡还是末日号战列舰死,还不一定呢。”

    “可我怎么觉得是肯定地。”杨浩笑容可掏,“你现在身处险境,在我的飞船上,周围都是我的人,你靠什么赢?难道就靠那几个人。”

    杨浩用手指了指凌紫烟和冥色已经重创倒地的几个人,那几个人虽然还有行动能力,但恐怕无力再战了。凌紫烟心里不由后悔自己的托大,她一直以为杨浩还是以前那种不堪一击的实力,所以这次并没有把冥色的十大高手带出来,要不然的话,不消说是一个杨浩,就算是一船的杨浩也不在话下。又何至于落的眼下这种狼狈的地步呢。

    凌紫烟回头,她想看洛东杰什么时候发出撤退的命令,虽然这里是杨浩的底盘,但只要想走,凌紫烟还是有把握的,她之前也曾在这飞船上逃生过。

    但洛东杰却还是安静的站着,甚至脸上有些儒雅的色彩,他一身将军制服光鲜靓丽,佩剑也

    象是摆设般的闪亮,唯有让人不寒而栗的,是洛东杰的眼睛,他那双眼眸中竟带着凶狠和嗜血,丝毫没有要退的神情。

    “一个靠卖春药发家的混混,居然也敢挑战伟大的银河帝国。”洛东杰口出恶言,“春药派修仙!呸!”

    “丹鼎双修派!”杨浩沉下声音,脸色变了,“春药派只有我自己能叫,对你们而言,就是丹鼎双修派,这个宇宙中最伟大,最不可思议的修炼流派!”

    “春药派!而且还是不入流的春药派!”洛东杰嘴角流露出蔑笑。

    “选个死法,小子。干孙子!”混元子再也忍不住,在杨浩地丹田里面咆哮出来,又把人们给吓了一跳。

    “我既然敢来,当然早有准备,不管你是杨浩也好,是春药派也好。”洛东杰简直胜券在握,“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一个人,这个字宙中最伟大的剑客,最好的剑手,一个足以把你们所有人都杀掉的高手。”

    高手!

    宇宙苍茫无边。寂寥多变。在这青黑色的天空里面。

    隐藏着多少秘密。有多少修炼者修炼的流派,他们包容、倾轧,他们生生死死。

    可是有多少人敢于自称是高手,又有几个人敢说是最伟大的剑客。

    那些被誉为第一高手的人,早就被万人追杀而死,那些璀璨的明星,也已经一颗颗的凋落。这是一个群雄并起地乱世,虽然昔日剑者地荣耀已经不再,但新一代高手此起彼伏。根本没有谁能够站在宇宙的巅峰,自称是最强者。

    但洛东杰介绍时的样子,却丝毫不带赞誉。仿佛正说着一个事实,他的手指惬意的朝旁边挥洒,指向了身体斜侧方的一个角落。

    这时候,他才出现。

    或者仅此时,人们才看到了他。

    他应该早就坐在飞船的那个角落。一个很明显的位置,但却偏偏容易让别人忽略,他在那里冷眼着着飞船里面的争斗,厮杀,冷眼看着杨浩象神一样降临,却没有动作。他就象是一只蛰伏地独狼。当没有出场机会的时候,就纹丝不动。

    唯有当洛东杰将所有人的目光引向他身上时,他才流露出无奈地神情,用力喝了一口酒,站起来,将自己展现在灯火和比灯火更加明亮的视线之中。

    他是一个醉鬼,一个衣着褴褛,满脸胡须,腰插一把锈剑的潦倒剑客,他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地一醉不醒。

    但没有人敢于轻视他,没人敢小看他的剑,即使已经锈的再无锋芒,即使还随意地插在腰间,但那种剑者的气度,依旧耀眼的让人不能直视。

    因为他是这个字宙中的第一游侠剑客,曾经最年轻的大剑师,也是外蒙一役孤身砍断帝国战舰的超级英雄。

    司徒海。

    “叫我醉猫司徒!”司徒海又喝了口酒,苦笑。

    杨浩沉默了,他甚至于应该还在心里面恐惧了下,但还是坚持站在那里,坚强地沉默了。杨浩和司徒海是交过手的,一次交手,比听闻一千次的传言还要有效的多,扬浩深深知道,自己和司徒海的差距。

    第一次见面时,司徒海在轻描淡写中就破了极光,并且以威力最弱的一剑,几乎要了杨浩的命。

    而第二次在巨熊圣殿里见面时,司徒海也是向杨浩出了一剑,那时的司徒海似乎更强了,他悟出了第十一剑,一招连名字都没有的剑术,却已经在刹那间就摧毁了杨浩所有的斗志。几近丧命剑下,要不是赫德长老及时出现,恐怕杨浩早就已经是司徒海剑下的亡魂了。

    这样一个高手,确实可以被认为是这宇宙中最好的剑客。他的剑术,早就已经脱离了术的境界,几乎成为了一种能,一种控制。

    除了杨浩之外,在这里还有两个人的反应最激烈。一个自然是龙云,他与司徒海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兄弟,但是司徒海却带走了龙云的妻子私奔,又随之将那女人抛弃。龙云每次见司徒海都分外眼红,牙齿咬的咯咯做响。

    而另一个却是外蒙第三纵队的队长磊,他竟然是所有人之中表情最为痛苦的人,不止是热泪盈眶,还激动的浑身发颤,都快要昏倒了。

    说来也不奇怪,司徒海最为出名的事迹,便是放弃银河帝国的大剑师身份,而以游侠剑客的姿态拯救外域的各大星球。司徒海和赫德长老两个人曾经在外蒙左旋臂与帝国舰队惊世一战,以两个人的力量摧毁了整支舰队,从那以后,在外域游荡的反抗组织大都以外蒙命名,而磊更是司徒海的忠实崇拜者。

    但磊现在却看到了一个醉鬼司徒,看到了一个为帝国效命,几乎失去自我的没落英雄,这让他如何承受的了。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磊几乎用吼的,对司徒海咆哮起来。

    洛东杰替他回答了:“这位就是宇宙第一游侠剑客司徒海,你们反抗同盟曾经的英雄,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现在也是帝国皇帝的一条拘,以及我洛东杰的私家保膘。”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磊的泪水狂飙,他紧紧盯着司徒海的锈剑,“你是司徒海,是绝世高手,是曾经保护外域不被帝国侵略的人,你怎么可以投靠帝国?怎么可以出卖我们?”

    也难怪磊会这么激动,司徒海投靠帝国的事情,虽然也有几个人知道,但在反抗同盟里面,也仅限赫德等几个人而已,因为司徒海做为反抗同盟的两大精神支拄之一,背叛的消息传出,会严重的打击反抗者的士气。

    司徒海不说话,甚至一点表情都没有,淡淡望着磊。

    “我们誓死拼杀,在这几十年里面,我们死了十几万人,为了什么?”磊提着自己标志性的巨枪,悲愤的向司徒海走去,“我们被打垮一个纵队,就再组建一个纵队,我们没有飞船,就改造商船,我们没有武器,就用自己的飞船和帝国飞船同归于尽,那么多人死,那么多人因为你的精神而愿意去送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司徒海又喝酒,那琥珀色的液体通过咽喉的蠕动淌进身体,火辣辣的感觉,能够让他忘记太多东西。

    磊一把撕开自己的衣服,陡然之间,所有人地目光都被惊呆了。只见在磊那壮硕和青春的身体上。布满了太多太多的伤疤,全身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那丑陋和恐怖的疤痕都连接在一起,几乎快成了一身的盔甲:“我从一次次浴血战火里爬出来,为了什么?我就是希望能够和你一样,能够成为一个战士,一个永远都不会输的斗士,成为这个字宙里,为了人们而战的英雄。”磊颤抖着将枪口对准司徒海,“可是你呢?”

    看他的样子。随时都会扣下扳机。将粒子枪的火力和他地愤怒,完全地倾泻到可徒海的身上。

    但做为宇宙间最伟大的剑客,司徒海又怎么会死在简单的粒子光束下呢?他虽然还在喝酒,可指尖却已经触摸到锈剑的剑柄,那把毫无光华,但一旦出现,却能让所有人死去的无敌之剑。

    锵!剑出鞘。

    但出剑的却并非是司徒海,而是杨浩。

    杨浩眼见那两人之间怒火一触即发,他见机的快。立刻就拔出自己的冰刃,迅捷无比地拍了下磊。顿时,那个刚才还火冒三丈的队长已经变成一根冰棍被冻僵了。

    这也是杨浩最近练就的一招绝技。将真气注入冰刃,并且拍打人地动脉,可以将人身体的血液冰冻上十分钟,就像是动物冬眠一样。

    “哈哈哈!”杨浩将冰棍磊一脚踹到旁边,堆起一张笑脸。“误会啊,误会!绝对是误会!原来司徒海大叔也在这里啊,我们可是老相好,不对,老相识了啊。”

    “杨浩!”司徒海总算开口,嘴角有一丝笑容。“我们又见面了。”

    “见了见了,早就该见了。”杨浩现在的演技真是炉火纯青啊,“自从圣熊星见面后,我一直在找你呢,象你这样出类拔萃超绝不凡的人,在哪里都没办法挡住你那璀璨的光芒。”

    “你慌什么?”司徒海叹息,“杨浩,你肚子里不是还有一个散仙么?你有什么好紧张地?”

    司徒海虽然没有拔剑,但这话却比剑还要锋利。

    杨浩额头上汗水冒出来,赶紧捂着肚子解释:“什么散仙,那是他自己往脸上贴金,只不过是个老鬼而已,最近在我肚子里面过冬,等春天来了,我就吃点泻药把他给拉出来。”

    这会混元子和杨浩配合的可好,混元子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他心里面清楚的很,如果有身体的状况下,混元子确实有散仙的实力,不用怕司徒海,但现在却大不相同,司徒海的实力之强,甚至还远选突破元婴境地杨浩,毕竟是宇宙里号称第一的剑客,可不是随便能够对敌的。

    “说什么都没用!”洛东杰眼里冒出凶光,“给我杀,醉猫司徒,给我全杀了!”

    “慢着!冷静!!”杨浩抓出一把春药示好,“要不要先吃点春药,味道可好了。”

    “不用吃春药,我也能够杀了你。”司徒海丝毫不为所动。

    “但你的一世英明就毁了呀。”杨浩痛心疾首的跺脚,“你杀我们当然是简单又简单啦,可你杀的都是些什么人?那根冰辊是你的粉丝,他的手下也都是你的徒子徒孙,你要杀了他,那简直就是天理不容啊。还有那个傻大个,叫龙云的家伙,据说还是你的朋友,连老婆都让给你了,你要杀了他,还有人性么?就算是我吧,至少也是那只老狗熊的干儿子,老拘熊可是跟你并肩战斗过的,你多少也要给他一点面子吧。”

    “那你说怎么办?”司徒海醉眼朦胧的眼中,笑意渐浓。

    “我有一个方案,很好的方案。”杨浩指手画脚,超级说服人的能力再度出击,“我们这里的人你一个也杀不得,那就不要杀了。做为回报,我放你们走,放你们这些人回到你们的飞船上,然后你们立刻飞出这片空域,回到帝国那温暖的怀抱,怎么样?”

    “我放你一码,你也放我们一码?”司徒海咂咂嘴。

    “没错了,你一尺,我一丈么。”杨浩欢呼雀跃,“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多不好,还不如笑看风月,闲拉家常,有粥喝粥,有饭吃饭。”

    “合理!”司徒海倒是通情达理,他吐出这两个字。

    便立即转身,大有就此离开地架势。

    这情景,可是洛东杰所没想到的。洛东杰把司徒海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能够杀掉杨浩,为他之前的失败报仇,又怎么会这样轻易放过呢。

    “不行!醉猫司徒,你必须去杀了他们,我命令你!”洛东杰再没了刚才的冷静,他几近声嘶力竭。

    司徒海却微笑,当他拔剑的时候让人恐惧。而微笑同样让人胆颤:“洛将军。你说过我是你的私人保镖,保镖只负责保护你,而不负责帮你杀人。”

    就如此说着,司徒海缓步走着,甚至与洛东杰擦肩而过,也没有丝毫的停滞。洛东杰脸色惨白,他气的连肺都要炸了,但他却不敢阻挡,甚至连司徒海的衣服都没有胆量扯一下。

    杨浩大大的松了口气。这次地危机。可不比在神界里面地小,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回来就会遇到这么严重的事情。要是司徒海真的出手。恐怕这个飞船里的人,连一个都活不了。毕竟杨浩是见过

    司徒海那第十一剑的,那个剑法的威力,简直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单就剑法而言,杨浩真的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谁是司徒海的对手。

    “我。”一个声音突然喧嚣了起来。他本来是站在杨浩地身后,用目光默默的看着司徒海,直到杨浩以为这危机解除后,才蓦然发出自己的声音,“我。龙云,要向司徒海挑战,我要跟你决斗,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就像飞船也为之一震,所有人地心境大变,连眼前的光芒都变得炫目了。

    司徒海离去的步子停顿下,他又开始慢慢的回头。

    洛东杰有掩饰不住的笑。

    而杨浩却快要晕倒了。

    “我要跟你决芊,司徒海。”龙云很平静,他手里地阔剑却象是刮着风暴,发出一阵阵呼啸的声音。龙云目光复杂的看着司徒海,这个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也曾经带走他妻子的男人。

    司徒海彻底的转回身体,他深吸一口气,才能迎上龙云地目光:“非要现在么?”

    “就在这里,就是现在。”龙云没有妥协,“战争已经开始,我随时会死在战火里面,所以我要赶在死之前,和你决斗。”

    “你想死在我的剑下?”

    司徒海的声音,并不是恫吓,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如果说现在突破元婴境的杨浩也许还不是司徒海的对手的话,那么龙云的实力,与宇宙第一游侠剑客的差距实在是太远了,那就象是战列舰与漂泊在海面上的小舢板之间的距离。

    龙云的挑战,就是一种送死,他活生生的将自己的命,要断送在司徒海的锈剑之上。

    但龙云却觉得值得:“和你决斗,是我的责任。做为一个男人,不可推卸的责任。哪怕死在你的剑下,也不会改变这种责任。我是一个男人,男人不会任由兄弟背叛,而不做出任何的表示。男人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带走,被抛弃,而没有反应。我是一个男人,这一生的宿命,就是要向你挑战,和你决斗,哪怕死,也要因与你决斗而死。”

    司徒海象是听到了天空中的闷雷,他的思绪被带回了许多年前,许多年的岁月,依旧没有磨平司徒海心里面的伤痕,他看着龙云,就像是在看自己。

    人的宿命,本来就是死。但怎么死,却是一个人的责任。

    司徒海象是听到了自己灵魂的呜咽。

    他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了。”司徒海伸手摸向自己的锈剑。

    锵!出剑,龙云倒下。

    速度快的简直犹如闪电的一吻。

    但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出剑的人居然不是司徒海,而又是杨浩。杨浩他又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拔出了自己的冰刃,在龙云的大动脉上拍打了一下,将壮志踌躇,一心赴死的龙云也冻成了一根冰棍。

    杨浩无奈的摇摇头,脚一勾,把龙云也踢到旁边,和那个快要醒过来的磊堆在一起。

    “果断!”司徒海笑笑,在这个环境里面,大概只有他还有心思笑,“真不愧是英雄出少年。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要各走各的路咯。”

    各走各的路?

    杨浩苦笑着看司徒海又转身,朗声叫道:“司徒海!”

    司徒海没转身,背对着杨浩:“恩?”

    “我要向你挑战!”

    “你?”

    “我代表我的朋友龙云,向你挑战。”杨浩比任何时候都要正经,虽然他清楚自己说出这句话的代价,“我们决斗,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为别人而死,是你的风格么?”司徒海想说很好笑,但却一点都不好笑,“你难道不是个见利忘义的人么?”

    “我是。”杨浩点点头,直言不讳,“但我不会出卖朋友,而且我愿意为了朋友去死。龙云向你挑战,他死定了。我代他向你挑战,至少还有一成活的希望。”

    “就为了这一成的希望,你愿意赔上性命?”司徒海问,“你原本可以活下去,活的很好的。”

    “龙云向你宣战,就代表我也向你宣战,我别无选择,因为我和龙云,和这里的人,都是共浴血的朋友。”

    杨浩的声音,甚至有些慵懒,他真的不太在意自己过几分钟后的死活。

    “朋友……”司徒海仰天长叹,这个字眼离他似乎是太远太远了。

    锵!出剑。

    这一次,是司徒海的锈剑出鞘,但那剑锋却不是对准杨浩的,而是直刺天空。

    宇宙震颤了,这一次,是真的地动山摇,人们都想不到是什么导致了如此大的宇宙能量的波动,但杨浩却知道,他不止知道,甚至还能感觉到,能够看到。

    当司徒海朝天一剑刺出,看起来飘渺而无力的一剑刺出,连机舱的墙壁都没有破裂。但是这一剑,却象是神所射出的,是真正剑神的一剑。

    那剑锋、剑芒,没有出现在人们面前,因为那不是刺向人的一剑,而是向天,刺天,杀天的一剑。强悍而无可匹敌的剑光已经直透飞船,跃出天空,在宇宙中,与苍茫的宇宙空间对撞在了一起。

    杨浩闭上眼睛,他在感受,他感受到了宇宙的痛苦。

    他甚至都感受到了,现在飞船外所发生的一切,那能够让所有人,所有这宇宙间的人震惊颤栗的事实。

    就在那辽阔的青蓝色宇宙背景上,竟然被刺破了一个口子,有白色纯净的物质在那被刺破的洞口中盘旋着,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物质,是外宇宙的空气,或者是造物主的能量。但毫无疑问的是,司徒海那一剑,随手挥出的一剑,竟刺破了天。

    刺穿了宇宙。

    那是什么样的剑法呵?

    杨浩的心,象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紧握住了,停滞“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司徒海没转身,用背对着杨浩,他的锈剑,还保持着刺天的姿态。

    杨浩睁开眼睛,他用了几乎全身的力气,才可以从那种被紧握的窒息中解脱出来,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所以,杨浩从背后拔出了一支长剑,又重复自己刚才的话:“司徒海,我要向你挑战。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沉默,如死的沉默。

    司徒海转身,锈剑的剑尖直对着杨浩的心脏,遥遥望去,就像那种死意,会随着剑身,一直延续到杨浩的心里面。

    黑夜,再度无可遏止的到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