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一章 超级决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卷 第一章 超级决斗

    “可徒海,我要向你桃战,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那场震惊宇宙的决斗,就是在这句话之后拉开帷幕的。交手的双方极不平衡,一方是成名已久,让宇宙中的剑手闻风丧胆的第一游侠剑客司徒海。而另一方面,却是籍籍无名,才暂露头角的小人物杨浩。

    但自这一战之后,杨浩却不再是小人物了,甚至于连元老院、帝国皇帝都潜心关注他,因为谁都想知道,一个敢于挑战超级高手的年轻人,究竞是怎么样的?是不是长了一副天大的胆子,或者是有什么惊世的绝学。

    但在当时而言,情况并非是那样的,在所有人看起来,杨浩简直就是在送死,他本来可以话的很好,但为了自己的朋友,为了龙云的一句话,却甘愿死在司徒海的剑下。

    尤其是当司徒海一剑刺破了苍穹之后,人们吏是胆战心惊,以为杨浩必然要退,不得不退。

    但他却出剑了。

    第一剑便是极光。杨浩反手拔出瑰宝之剑,将真气催入其中,虽然这是光剑流的绝技,但如令杨浩用出来却象是已经熟练了几十年。

    一团明亮而璀璨的光芒,从剑尖上爆裂,化作元数细小的光芒,朝着可徒海一边射去,这些光芒细如牛毛,却又无孔不入,每一根中都蕴藏了强大的力量,被它射中,就算也死也要重伤。

    但极光是伤害不了司徒海地。曾经杨浩就已经试过了,但杨浩发出这一剑的厉害之处却并不是在司徒海身上,而是散射的极光剑芒,还笼罩了司徒海一面的所有人,包括洛东杰、凝紫烟和受了重创的冥色成员,就算司徒海能够躲过,但那些人里面,尤其是洛东杰就要万剑穿心而死了。

    一石二鸟之剑。

    “来得好!司徒海居然面带喜色,他就像是一个干涸了许久的海绵,陡然之间洗足了水。整个人都充实丰满起来了。

    司徒海不退不闪。他手腕一抖,锈剑转成一个圆圈,看起来不经意的动作,但却带来了巨大的能量,周边的空气以及力场都被甩动起来,在司徒海的剑尖摇晃下,空气呼啸被吸入,那圆圈之中竟像是一个黑洞,籽杨浩射出地极光都统统吸入。

    “圆错!可徒海地错剑十式中的防御一招。

    但还未等他话音落下。杨浩却已经消失了,极光本来就是虚招,目的是为了让司徒海出剑。他一出剑,便已经落在了下风。

    杨浩用出飞花幻影身法,速度快到根本就再也看不到人。就象是这个人已经消失在空乞中,连呼吸都消失不见。

    纵然司徒海有再高的剑术,心中也难免一震。距离上次见杨浩,也没有多久时间,但杨浩的实力进步之快,真的是世所难见。司徒海集中精神,他甚至于闭上眼晴,锈剑微微向前。肘灵念威觉杨浩的扦踪。

    杨浩募然出现在司徒海的身后,并且高高跃起,在他的手上,炎剑猛烈吐着怒火,已经有五条火龙盘旋而上,在一瞬间拖曳出超长地剑芒。

    “五龙斩!杨浩暴喝,一股势不可挡并且伴随着熊熊烈焰的攻击朝着司徒海的头顶斩去,这一斩,简直能够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仿佛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阻挡地。

    五龙斩从丹鼎派剑术的斩字诀中演化而来,与炎剑配合吏是天衣无缝,想当初杨浩第一次肘出来时,便能够将三晶海的飞船刺破斩断,可见起威力之巨大。

    司徒海此时背对着杨浩,甚至连剑都没有举起,他亦只是威觉到身后头顶那种可以烷毁一切的炎热,但看起来,他却根本无法挡,也挡不住。

    五龙汇聚一处,形成了一团地狱烈焰,立刻就要将司徒海给吞没了。

    这情形,看的洛东杰脸色惨白,他一向以为司徒海是宇宙中顶尖地剑手,是没有人能够战胜的,又什么时候见过象五龙斩这样强悍的剑术,洛东杰绝没有想到,外表看起来柔弱的杨浩,居然孕育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甚至于强大到,都可以将司徒海打败了。

    司徒海真的会被打败么?

    他用剑来回答。

    司徒海都没有转身,他反手朝脑后随意地刺出了一剑,这一剑平常到了极点,几乎都让人感到诧异,这如何是一个绝顶高手所刺出的一剑,就算是三岁的小孩,用把木剑,也绝能比司徒海的这一剑更有力量,也吏稳定。

    但杨浩却濒死了。

    当司徒海的这一剑刺出,那寻常到极点,无力到极点,漂移到极点的一剑刺出,整个舰舱内恍若是绽开了一朵温暖的花,司徒海所刺出的,竟不像是剑,而是一道风情,一种气质,一点点的伤痕。

    是无比的惆怅,和如立在云间,俯瞰人间的不可一世,这几乎不是人的一剑,而是神的一剑,是剑神附体,潇洒挥出的万剑之剑。

    剑尖击中了五龙的逆鳞之中。杨浩剑上的火龙并非真龙,自然也没有逆鳞存在,但是每一个剑招,都有自己的弱点,自己的命门所在。司徒海反手划出的一剑,便正是击中了杨浩五龙斩的命门。

    杨浩的剑招死了,断了,枯竭了。

    杨浩也要死了。

    司徒海一剑击破五龙斩,剑势却并没有结束,反而有了新的变化,就好像是被烈火焚烧过的荒野,春风吹过后,便又会生机勃发。

    司徒海转过身,他眼睛明亮,而锈剑更是亮若天堂,这一把饮过无数人鲜血,胜过无数剑术名家的宝剑,已经被激发出了战意。司徒海并没有找准杨浩,而是朝着一侧,斜斜的,惬意无比的,刺出了这一剑的下半程。

    这么没有力量的剑招,在外人看来,简直就如同小孩子之间的戏耍,但出自司徒海的手上,却截然不同了。

    杨浩瀚脸痛苦,他的内脏和四肢,就象是被剑光给笼罩住了,虽然那剑还游离在外,但无论如果动,无论怎么反应,都难以脱出其中的杀意。

    什么是剑术?什么是这个字宙中最不可思议的剑术?

    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杨浩现在算是明白了,如果在神界中,大神们是利用自己的天赋来以力取胜的话,那么司徒海现在的境界,根本就无需要力量,他的剑术完全不用力的支持,他所用的是一种控制。当一剑刺出,再不是伤人杀人,而是控制。

    无论前进后退,无论闪躲还是攻击,都难以逃脱那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剑。

    第十一剑,是司徒海这一生中最得意,最厉害的剑招。

    当他第一次悟出这一剑时,也许还有人能够破,但现在却不同了,司徒海有了全新的领悟,他已经不一样,他的剑自然也就不一样。

    每一个剑手,穷尽一生所钻研的,无非是剑中的真谤。而司徒海在极年轻的时候,就功成名就,他的剑术,甚至堪称举世也无几个敌手。所以在后来很长的时候,他的剑法再无寸金。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他罹遭劫难,之后的司徒海,放弃了以前所学的所有剑术,反而自创了错剑十式,那几乎不再是剑术,而是司徒海的人生,是他对自己的过往的反思和忏悔。

    但这一切,到第十一剑出现后结束了。

    那已经是另外的一个境界。普通人以剑为杀,司徒海后来以剑为错,而现在呢?在第十一剑中,剑就是控制,剑就是一个世界,剑就是一段人生。

    司徒海是控制一切的神,他要日出便出,要月落便落,要生就生,要死必死。而杨浩却正落在这一剑里面,他仿佛是身处斗室,看头顶所悬的巨剑,不能档,无法躲,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它落下来,取走自己的性命。

    杨浩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他弃剑,但弃剑并不能使他多活片刻。

    司徒海比任何人都清楚,杨浩已经无力再战,他甚至都无法再动弹,他只能身处不进不退不生不息的环境中,只待自己的锈剑刺下。当剑锋刺破杨浩的心脏,血液喷入空气中,再看众人惊诧的目先,司徒海只能为自己的人生再加上一道伤疤。

    但无论如何,他这一剑,亦要刺下去了。

    在司徒海的眼中,杨浩已是具尸体,能呼吸,但随时被夺走性命。

    他抬腕,毫无花哨的向前送出剑尖。

    杨浩却动了。

    这真是今夜最诡异的事情,司徒海非常确信,在自己的第十一剑之下,是无人可以逃脱困境的,杨浩不要说动了,就算是呼吸都难于上青天。

    但杨浩确实动了,但动的却不全是杨浩,这种情境别说讲出来,就算是当场看到的人,也被惊的骇然无比,几近半天都无法做出反应。

    因为这时,竟然有了两个杨浩。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杨浩,但有时,却可以出现两个,这才是他有恃无恐敢于向司徒海挑战的本钱。

    这两个杨浩从外表看起来,一个更像是实体,还立在原地,而另一个色彩更加黯淡一些,动作也越发的敏捷,仿佛从杨浩的一个身体上脱胎而出,晃动一下,便闪躲到另一旁去了。

    看到这么诡异的景象,就算是司徒海也难免心神摇曳了下,他手里的剑便也露出了一线的破绽。趁着这个破绽,原本在剑下无法动弹的杨浩,居然也迅速的行动起来。他退,疾退。

    这两个杨浩,竟然都能够各自行动,虽然实力只有重叠时的一半,但却已经足够。

    司徒海震呆了,他忘记追击,也忘记自己仍旧在决芊之中,司徒海虽然精于剑术,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变成两个,也从未想过这种情形会落在他的头上。

    就在司徒海发呆、凝神的同时,杨浩的其中之一便又出现在司徒海的身后,他递出了另一剑。

    亦是惊天动地,在宇宙中称霸许久的一剑,这剑杨浩学会很久,但到了今天他才可以用,他才有足够的实力能够用。

    杨浩与司徒海的这场决战,之所以能够传的宇宙中人人皆知,其中很大的原因便在于杨浩竟然可以古怪的一分为二,对于这抬的缘由,宇宙里传闻四起,但最终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真正的原因,也就只有杨浩自己和元老院中的人们才晓得。

    这便是元婴的功劳。

    杨浩在神界中就已经突破了元婴境,做为修仙者历程中最为关键也最为难熬的一个关卡被突破后,杨浩也拥有了自己的元婴。修仙者们将元婴认同为自己的精神体,也就是元婴可以脱离身体而存在。并且也同样有着自己地实力。修炼成型的元婴能够来去自如并且如同本体一样具有攻击力。

    刚才就是杨浩自己灵念附着在元婴身上,才得以逃脱司徒海的第十一剑。但关键问题在于,在寻常的修仙者之中,如果元婴出体,那么本来的身体就犹如没有灵魂的躯壳,只有在原地一动都动不得,但杨浩那具躯壳,又怎么会动作如常的逃离呢?

    这恐怕是全天下都没有的机缘巧合了。

    杨浩的身体里面,并不止有自己的一个灵魂,还有一个千年老鬼潜伏在杨浩地丹田之中。所以当杨浩元婴脱体后。混元子便接手掌控了杨浩地身体,这样,就有了两个完全一样,都具有攻击能力的杨浩。

    犹如复制人一般。

    这种战法,不要说司徒海从没有遇到过,恐怕上古下今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看了。在这种离谱的情形下,司徒海就算发呆发到昏过去也是正常的。更何况他只是怔了一下,就重新清醒过来。

    但高手之间过招,一秒钟就足够分出胜负了。

    当司徒海清醒过来后。他所面对的,已经是两把剑,两种剑术。两道举世无双,足可划破历史,将这世界一分为二的绝世之剑。

    杨浩所控制的元婴,手持引力之剑,这把十剑流中黑风剑派的镇派法宝。能够在动轨间带来巨大的引力。而扬浩递出地剑招竟然是化自一种斧术。

    “削金之裂!”

    赫德元老的绝技,他将这一招教给杨浩,但杨浩因为力量不足而从来没有使用过,这次将引力之剑当作重斧,用出削金之裂,威势着实惊人。

    无数人都排列国这个字宙中最厉害的十大杀招。但不管是谁,都无法忽略削金之裂地地位,传说这个斧术源自暗天使之王撒妥的“夜斧”,纵然是简简单单的一劈一砍,但其中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和变化。就像是宇宙的初始来自于一次,可每一个细节都能决定亿万人地生死。

    在曾经的外蒙之战中,全盛时期的赫德元老就是用削金之裂,一斧就砍断了整艘战舰,这种惊世的招数,如不是亲眼所见,是绝不敢相信人间竟然真的存在。

    它确实存在,而且在杨浩的手里面被使用出来,引力之剑所携带地巨大的质量,将风和空间都划破了,金色和红色的光芒,包裹着黑色的剑刃,向着司徒海的头颈势不可挡的砍过来。

    他如何躲?

    如果只是这一剑的话,司徒海的危机兴许还不是最大,更要命的是另一边,还有一个混元子所控制的杨浩肉身在,那个人手中握着王氏家族的不死之剑,那把古朴的神器,原本平淡无奇,但是这一刻,就在混元子的控制下,却爆发出异常璀璨的光芒。

    那光芒是青色的,宛若天空中乍现的圣光,让混元子回到从前,他的所有斗志,所有的战意,所有的仇恨都在心头涌起。所以混元子用出了那一招,他心中无数次演练,他毕生所仇视的那一剑。

    “神龙奇剑”

    青色的巨龙,在空中闪烁着,那来自远古的力量,慵懒的舒展起了身体,头角峥嵘的巨龙在无穷的光芒中,朝司徒海的胸膛奔来。

    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剑术,以前那个世界最伟大的复仇者,他们融合在了一起,当混元子使出这一招仇人的剑术的时候,他坚信,这是今

    天晚上的最终一剑了,这是终结技,就像是一千年前,那个人用这一剑,将混元子的身体炸碎一样。

    所以,今天的麻烦,是司徒海的。

    这简直无法再用麻烦来形容,这根本就是死局,是一个死亡的陷阱,是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逃脱的。

    司徒海将败了,他甚至一动都不动,在他那烂醉已久的眼眸中,爆现出来的,是一种狂喜的神情,他这么沉默不动,竟然是在欣赏那两个杨浩所用出的剑法。

    在剑术这一门中,司徒海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寂寞的人。他少年时进入帝国第一剑圣门下学习,天纵英才,极年少的时候就学有大成,被认为是帝国未来剑圣的首席继承者。自叛离银河帝国后,又挑战宇宙中各大高手,几乎从没有遇到过劲敌,区区二十多岁,就已经成为宇宙第一游侠剑客,在十余年间,无数人崇拜他,希望打败他。

    这样的一个人,唯有遇上真正的敌手,才会让他兴奋起来。就算他现在已经变成醉猫司徒,但并不妨碍他对于剑术的迷醉。

    当神龙奇剑和削金之裂同时对司徒海进行左右夹攻之时,这两种世界上最顶级的剑术一起爆发出来的光芒,几乎要将整个船舱给融化了,它们就如同太阳在这里爆发,让周围的人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但司徒海却紧紧盯着,他生怕错过一个细节,错过这毕生最致命,也最不可思议的一战。

    虽然他快要败了,败就是死。

    杨浩控制不住手中的剑,当引力之剑用出削金之裂的招式后,那把黑剑竟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它不可遏止的如同流星坠落一般的朝着可徒海砍去,杨浩只是个跟随者,他释放出了杀招,却不可能停止下来。

    而混元子更是只攻不收,他的神龙奇剑原本就是不能收的剑势,那是攻击,唯有攻击才能生存的剑术,青色巨龙几乎无需控制,自己便可以夺人生命。

    那都是宇宙里面,最好的剑术呵。

    司徒海哪怕是第一游侠剑客,哪怕是真正的剑圣,他又怎么能活下来呢?就凭他手上的锈剑么?就凭错剑十式?就凭第十一剑?

    现在的杀局,已经是不能控制的,是第十一剑也无法控制的,司徒海已经在旋涡之内,他唯一的宿命,就是被这死亡的旋涡给活活的吞噬掉。

    司徒海抬头,他恍若回到了从前,那少年时对剑术的疯狂痴迷,那挥洒自如的青春时代。那个司徒海早就已经死在回忆里面了,所以他的剑术也死了,虽然他创造出了错剑十式,他还有第十一剑的变化。但司徒海明白,他的剑术其实早就死了,死在了心中。

    这么多年来,他的心已经随着那件事情而枯萎了,他心里面的火焰熄灭了,所以他才会是醉猫司徒,他才会是帝国皇帝的走狗,任何一个帝国的军官都可以指挥他,呵斥他。

    可是,眼前的这两剑,那削金之裂,那神龙奇剑,这不可思议的剑法,不可忍议的两个杨浩的存在,让司徒海心中的火焰再度点燃起来。

    司徒海的目光明亮,他双手稳定,锈剑上的锈迹,一点一点的剥落,他的酒瓶在地上被砸的粉碎。司徒海感觉自己有了一种重生,他的心又呼吸了。

    前所未有的豪情壮志,在司徒海的周身燃烧,但是他的内心却很平静,平静到了象是古井一样,几百年都不会有一丝的波动。

    司徒海举剑,他的锈剑如今光芒万丈,剑尖上,有五彩斑斓的虹彩出现,那种虹彩宛若源自另一个空间,带来了与众不同的能量。

    削金之裂和神龙奇剑却已经扑到了,杨浩才不管司徒海有什么改变,无穷无尽的力量已经要将他整个人击碎,甚至于在这个世界上酒没。

    但就在这时,杨浩却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消失,以潮水一般的速度飞快的流失殆尽。司徒海的锈剑之上的虹彩,居然犹如是磁石一般,拼命的吸噬着削金之裂和神龙奇剑的力量,将这两剑的力量,统统都吸入自身。

    杨浩和混元子徒劳无功,纵然他们用出了如此伟大的招式,但也没有办法可以刺入司徒海的心脏,那个剑客,是真的以剑为生命的,所以他的剑也有了如此浩瀚的生命。杨浩唯有元神归位,与肉身再合二为一,将所有力量也合并起来,准备再进行最终的一击。

    但此刻却已经晚了。

    因为司徒海的剑又有了变化,这变化的巨大,几乎改变了整个字宙的历史。

    刚才那一剑上的虹彩,吸噬了杨浩他们剑术的力量,这只不过是剑抬的准备阶段而已,司徒海如今要出的一剑,是他重生后的第一剑,也是他剑术复活后的第一次富有生命的击杀。

    他的剑动了,大动特动。

    杨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司徒海的锈剑,如今化作了一道白刃,这白刃又分为二,每一道再各自分裂,只是一瞬间而已,竟然有上万把白色的雪刀,在空中中飘舞飞扬。

    到处都是剑,这个世界,就象是已经被司徒海的剑控制住了,每一寸的空气,每一分的距离,都有司徒海的剑刃在。

    而更恐怖的是,这些剑刃,居然都是司徒海能够指挥的,他一个人,竟能掌控上万道剑刃,如果他愿意,这些剑刃还可以更多,还可以分布的更加辽阔,他只需一个人,就能够掌握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剑。

    这就是剑圣。

    司徒海在这一刻,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变成了新的剑圣,新的无敌之剑的象征。

    但他却并不知道,他只是轻轻吐出这一招剑术的名字:“第十二剑。”

    平淡无奇的名字,就已经遏制住了所有人的咽喉,杨浩更是在这些剑芒下无力再生,他甚至都已经没办法再出剑。甚至于如果杨浩出剑地话,他的剑都有可能被司徒海所控制。

    那么,难道杨浩就只有死在这无敌的剑下么?这就是他的宿命么?

    杨浩叹息,他几近都听到了宇宙的深处,黑暗中有些力量在叹息。

    所以,他低头亲吻了手指上的戒指,那五枚神族给予的戒指中的一枚云灵戒,闪族神的力量源泉。

    这个世界静止了,停顿了,一切都不再有生机。

    时间就在杨浩亲吻戒指的那一刻凝固。

    就在杨浩呆在神界地时候。五大主神交给杨浩五枚戒指。其中便蕴藏了五大主神地最厉害的神力。

    闪族神云尚的最伟大之术便是“逆流”,能够让时间停滞甚至是倒退,这几乎是所有神族里面最令人恐惧与羡慕的术。

    如今便在杨浩亲吻戒面的时候,“逆流”被激活了,虽然这个法术的时间,仅仅只能持续短暂的一秒钟,但这毕竟是神的术,一秒钟,能够改变多少事情呢?

    一秒钟后。所有的喧嚣都结束了,漫天飞舞地剑刃消失不见,璀璨如太阳的光芒也黯淡消失。这个船舱中又变得冷静。

    唯一的改变是,杨浩已经蓦然间出现在了司徒海地对面,而杨浩手中有一把透明的,任何人都看不到的短剑,正抵着司徒海的咽喉。

    这一秒钟。让杨浩飞到司徒海的面前,并用隐形剑刺着那个伟大剑客地喉咙。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司徒海的目光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但这神情稍瞬即逝,他竟没有开口问杨浩是怎么做到的,似乎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地剑术已经被破了,在这场决斗之中,他已经处在了失败者的位置上。

    虽然刚刚创造出这世界上的无敌剑法,虽然实力已经晋升到剑圣的地位,但司徒海却微笑着收剑,将锈剑随意的插回皮带上,毫不在意颈上的刺痛。点头道:“我输司徒海输了。

    洛东杰、凝紫烟,甚至是玛雅他们,简直无法相信真的听到这句话。那么伟大的第十二剑,那么不可思议的选级高手,居然会输?这真的是最后的结果么?

    “你输了。”杨浩脸上并没有兴奋的神情,他吐出一口气,居然缓缓的从司徒海的身旁走开,“走吧,你走吧。”

    “你不杀我?”司徒海看看已经缓缓醒过来的龙云,“你不替他杀我?”

    “龙云只是要和你决斗,只是要打败你,从没想过杀你。”杨浩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刚才的那一场决斗,已经耗尽了他的所有气力,纵然使用了神族的力量勉强获胜,但是杨浩知道,如果有下一次的话,司徒海不会再中招。那个剑客,竟然已经如此接近神族的力量,这太可怕“你虽然胜了,但胜的侥幸。”司徒海一点都没有败者的样子,竟还在指点杨浩,“如果有一天,你能用自己的力量胜我,你才是最好的剑客。”

    “我可以成为最好的剑客?”杨浩心中一震。

    司徒海点点头,又摇摇头:“你要记住的是,第十二剑虽然可怕,但却并不是杀人的剑,它还是一种控制。你真正要防备的,是杀人之剑,它们无所不用其极,那才是最恐怖的。”

    这话意味深长,似有所指。但司徒海没有再说更多,他朝杨浩做了一个致敬的动作,整个人便像是离弦之箭,撞破了战列舰的舱壁,弹入了宇宙之中,

    苍茫空间里,负载在腰带上的力场装置让他周围出现力屏障,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飞去,眨眼就不见所踪司徒海最后的那个动作,让在场的人更为震惊。这个致敬的动作,是宇宙里的一个约定俗成,只有受到广泛尊重被公认的最顶尖的高手,才配获得这样的致敬。而在宇宙中,如此的高手数量还不超过一百个。

    也就是说,可徒海已经承认杨浩是这个字宙里的前一百高手之一了,这是种无上的荣誉。

    而关键问题是,杨浩如个还这么年轻,这大概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一百强高手了。

    随着杨浩自己都沉浸在惊讶之中。洛东杰和凝紫烟几个人已经快速地行动了起来,他们现在没有了司徒海这个护身符,当然是唯有逃命了。

    凝紫烟带着冥色的伤员飞快的跃入宇宙里面,跟随着司徒海的方向急速逃亡。而洛东杰却和她们恰恰方向相逆,依旧朝自己的舰队飞去。

    对于一个舰队司令官,一个帝国将军来说,哪怕军队战到最后一刻,被杀至最后的一人,也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阵地。

    洛东杰或许是个阴险的小人,但他绝对是个好军人。

    所以他不管输到什么程度。唯一的退路就是自己的舰队。

    更何况他还没有输光。他还有自己地飞船可以依靠。

    “总算都结束了。”杨浩重重吐出一口气,心中大石落下。

    “真地结束了么?”背后有一个声音幽幽的想起。

    杨浩吓的一跳,回头看却是刚刚才醒过来的龙云,手中正握着阔剑,大有兴师问罪的趋向。

    杨浩呆了呆,反应速度超快的挤出笑容:“老龙,你醒过来啦,哈哈哈,真快啊。身体不错,果然是强壮过人。

    “就算再强壮,也要被你暗算。”龙云脸臭臭的。一点都不感谢杨浩帮他打败了司徒海。

    “暗算?什么暗算?”杨浩用力跺脚,痛心疾首,“老龙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呢?我怎么会暗算你?我是什么人?天才剑客小飞龙,一树梨花压么压那个海棠。

    象我这样正直无敌的人,怎么可能暗算你呢。误会啊,绝对是误会。”

    “误会?”龙云磨牙,“那把冰刃难道不是你的?不是你拍我地后脑勺?”

    “是我拍的。”杨浩果然是敢作敢当,“但绝对不是暗算啊,我是看到你后脑上有一只蚊子。那只蚊子太大了,要是吸血的话简直能把你脑浆给吸出来,所以我当机立断就用最顺手地寒刃拍下去,这才算救了你一命。”

    “这么说来,我还要谢谢你?”龙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谢不谢。”杨浩老实不客气,“我跟你,WHO跟WHO啊,以后有什么头疼脑热的记得来找我,保管给你治疗的服服帖帖。”

    龙云真是被这家伙气的吹胡子瞪眼,不过他也没什么好和杨浩计较地。龙云自然知道,杨浩代替跟司徒海决斗,完全是救了自己的性命。他嗤了一声,便不理杨浩,抬头去看船舱被撞破的大洞。

    现在的飞船,都有快速反应装置,尤其是当机舱被撞破后,会有力屏障先阻挡住氧气外泄,然后机器人会快速的补上缺口。

    龙云原本想看看机器人需要花多久才可以补上缺口,可抬头看时,却陡然看到了一个崔异的景象。

    落日舰队地动力源消失了,所有的灯光和外层屏障完全的不见影踪,这一支庞大的舰队,在宇宙之中,就像是一大堆冰凉的钢铁,没有了生命。

    “怎么回事?”龙云抬手指着远处的舰队。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过去,可是这群人,一点宇宙作战的经验都没有,居然着不出所以然。幸亏旁边还有一个也清醒过来的磊,他只是朝落日舰队瞟了一眼,就下了决断。

    “能量集中。”磊是久径战场的指挥官,对此自然熟悉,“整支舰队在做能量集中的动作。”

    “能量集中是干嘛的?”杨浩还摸脑袋,“他们准备逃跑?”

    当然不会是逃跑,飞船的快速迁越,只需要集中一艘船的能量就可以,而整支舰队的能量集中,是一种超规模宇宙作战的战术动作,它一般出现在战术打击的第一阶段,将整个舰队中的所有飞船动力都集中到旗舰上,然后由旗舰快速的发射出强力武器。能量集中的好处在于,原本旗舰需要一个小时的发射前导期,集中后只需要半小时即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