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章 智脑的复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卷 第三章 智脑的复苏

    杨浩从学校出来,又修炼丹鼎之法,可谓是一路奇遇不断。可是肩负在他身上的责任却也越来越重。

    圣熊星的首领还没有卸下,反帝国同盟的首领却又当上了。丹鼎派的大仇没报,可神族又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给加上,这一连串的事情,让杨浩苦恼异常,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

    这些事情,是不用问混元子的,这个老神仙除了自己的仇恨外,几乎没有别的想法。而对于杨浩而言,他现在最大的身份当然是反帝国同盟的首领,恐怕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人们都会用这个身份来看他。但对于杨浩来说,他真的愿意做这份工么?

    银河帝国已经病入膏盲,这个就算瞎眼的人也能看出来。但重病和四分五裂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掉牙的老虎还是可以咬死人的,杨浩就算再不以为然,也不会觉得自己能够迅速的推翻这个庞大帝国。

    更何况杨浩只不过是挂名的首领而已,那个该死的反帝国同盟根本就没有控制在杨浩的手里。他就连阻止发射末日之吻的权力都会被史蒂夫剥夺,更何况其他呢?

    所以在杨浩看来,银河帝国固然是一个要连根拔起的病树,但反帝国同盟也不见得就是好人,这两者之间都没有杨浩可以信任以及为之奋斗的东西。

    而他却应该要做什么呢?难道他这一生就是为了丹鼎派地仇怨而生。那么报仇之后呢?

    或者只是为了将神族解救出来么?神族究竟为什么会被禁制?将这些如狼似虎的神放出来,对这个宇宙的生灵来说,是好是坏呢?

    这些问题,一直都困扰着杨浩。他确实需要答案。

    但现在无疑并非是好时机。末日之吻的光团就在宇宙中急速穿行,透过舰船的舷窗,就能够看到,大概用不着几秒钟,这一团死的光芒就会真的吻上泰坦舰了。

    “你要知道答案么?”

    “你知道?”杨浩大声喝。

    “来不及了。”那智脑果然计算精确,知道寿命将近,“杨浩。有机会就去地球。去见智脑之王,它会告诉你一切。”

    “地球!!!”杨浩的脚步阻碍了下,他深吸一口气,吃惊不小。

    在这个宇宙中,名叫地球的星球大概有不少,但是每次提到地球,却往往指一个地方。那是一颗蓝色的中等行星,位于银河系地中心,也是这个字宙。这个银河帝国地中心。科技、政治、军事都以那里为依归。

    或者说,这个字宙就是受到地球的控制,在那颗小的几乎可以一炮酒灭的行星上。存在着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以及无数掌握巨大力量的人物。

    那是银河帝国皇帝的所在,是银河帝国元老会的所在,是银河帝国抠密院的所在,也是行商总会地所在。自然了,也是全宇宙最庞大的总智脑的存放地。

    去地球?杨浩这样已经被定性为反贼地人去地球?这难道不是找死么?

    智脑之王又是什么东西?人们都知道。在银河帝国中只有一个皇帝,哪里又来的智脑之王?

    正在杨浩心神摇曳的时候,大事却不妙了,末日之吻真的吻上了泰坦舰。

    整艘庞大的象颗星球地巨型堡垒也是轻轻一颤,真的犹如情人的接吻似的温柔。但是如果从青黑色的宇宙中看,便会发现这里面有什么样的变化。

    末日之吻地大光团与泰坦舰接触后居然并没有。

    而是整个光团附着在钢铁制造的泰坦舰上。虽然末日之吻也算的上巨大,但和泰坦舰相比,不啻于一只萤火虫贴上了身。

    但毫无疑问的,这是一只死亡的萤火虫。

    因为很快的,在几秒种之内,从光团之中就爬行出了无数到细小的金色光芒,这些光芒用超光速密布满了泰坦舰的周身,犹如一张光网般将那死亡的堡垒层层笼罩住。

    就象是早就计算好的,光网中的每一粒光子都在同时间发生了聚变。

    每一束光芒里,都有无数粒的光子,而每一粒的光子发生的聚变都有核聚变的威力。这叠加在一起,所产生的威力是连小型智脑都难以计算出来的。

    相当于指甲盖的一小块飞船面积,就承受到一次核聚变的威力,如此连锦不断的巨大力,所发出的明亮光芒,已经将整个广阔的宇宙都染成了亮光色。

    这样的一次震惊宇宙的,不消说是在三晶海星系,就算是银河帝国的本部地球也受到了震撼,自然当这些的光芒到达地

    球之时,已经在几百年后了。

    但就在当时,那卷天席地的大发生时,最先遇难的竟然还不是泰坦舰。那些光子聚变所产生的波,将周围的一切时空、光线和引力全部都摧毁掉。无可匹敌的高温和波,首先摧毁的便是落日舰队的那些飞船,这几百艘的飞船,都是立过赫赫战功的,其中的战列舰都被誉为无敌之舰,可是如今呢,只是弹指一挥间,就都变作宇宙里面最不起眼的齑粉了。

    那些赫赫武功,那些巨大的能量,那些人的生命与荣誉,都化为乌有。几十年的奋斗,数以百亿的财富,就这样弹指一挥间消失。

    这样的场面,杨浩虽然没有机会感慨,但他却是在亲身经历。

    虽然末日之吻的目标是泰坦舰,但杨浩却还活着,至少算是勉强活着。这纵然是泰坦舰皮糙肉厚而杨浩又呆在最中间的缘故,但更重要的还是末日之吻它的攻击特性。

    这个武器的攻击总共分为两波。第一波是附着在舰体上的光子聚变,这种威力虽然大,但却是向外的。也就是这一波的攻击主要针对泰坦舰之外的那些飞船,利用波和聚变的冲击来湮灭那些旁支。

    而第二波攻击才是主力,铺天盖地的核火将会把整艘泰坦舰给燃烧至今。这种火焰就像是天地本源的火,不止无法扑灭,而且可以在无能量的情况下熊熊燃烧,不烧到再无物质存在就不会停下。

    杨浩和阿曼达正是躲过了第一波的攻击,而被第二波的火焰给包围住了。那些无孔不入又几乎没办法扑灭的核火从四面八方蔓延进飞船里来。智脑早就已经不说话,大概主要部件都被烧残了。

    现在杨浩可没心思再去琢磨地球之旅的事情,他就想着怎么逃出这地狱之火。

    幸亏天不亡杨浩,正当他无路可逃的时候,整艘泰坦舰居然折断了。

    这亦是个奇景,有谁见过一个星球拦腰折断的,而这军舰的断裂竟也有这等装壮观,在轰轰烈烈的巨响之中,这艘载着猎光武器,也载着无数人梦想的巨型堡垒,竟真的折断了。

    泰坦舰里面的空气疯狂的涌出,竟然让四面几十公里的空间中充满了氧气。无数补漏的机械人虽然失去了智脑的控制,但仍旧徒劳的在努力工作着,只是它们不知道,这样的一个断裂的口子,是它们永远都没办法补救的。

    而成百上干的帝国士兵和军官被呼啸着甩出机舱,他们或者投入火焰而死,或者也随着机舱断裂,而更可怜的是被甩进无边宇宙中,手足无措的飞远,成为宇宙里永远的孤魂。

    这真的是一出宇宙惨剧。

    但杨浩自然不会成为惨剧的受害者,他看到泰坦舰折断后留出了个巨大的逃生出口,自然大喜,立刻打开腰上的力场保护屏障,准备带着阿曼达御剑逃走,可阿曼达这女人却又生世,她硬拉着杨浩,指着脚下喊道:“快看,快看!!”

    他们这两人的位置很是古怪,因为飞船是头朝下断裂的,所以现在正站在一处断壁上,脚下反而是垂直的过道,有熊熊的火焰燃烧着飞船的这半段。而就在阿曼达所指点的地方,火焰是最为熊烈的。

    蓝色的火焰在四面如同孔雀开屏似的疯狂蔓延,甚是绚烂夺目。但阿曼达所点的地方,是几路核火聚集在一起,可谓火焰的中心位置。这火焰的颜色有几层,先是蓝色裹在最外面,又有紫色的焰花在尖上,中心的位置有一团如若固体般的红色,而红色之中竟然是金色的心脏。

    这团就仿佛是火焰所供奉着的宝物一般,甚至在漫天光芒里面都显得夺目万分,可见其中有多么巨大的能量。

    “逃命要紧,还看个屁啊。”杨浩真是被这个女人弄晕了,都这种时候还硕着漂亮的东西。

    可阿曼达却执拗的很,看到那团奇特的火焰,恨不得往下跳:“那不是一般的火,那是源生之火啊,源生之火!”

    “什么源生之火,我下次给你弄一车来。”杨浩就想快点把这个已经有点神经兮兮的柯曼达弄走。

    可混元子却接茬:“别说一车,你的有生之年,恐怕连看都看不到。就算我师父这样活了干年的人物,今天也是第一次见。”

    “这么珍贵?”杨浩可算是吓了一跳,他再转头去看那团火焰,果然觉得于众不凡,无论外面的火光如何的浓烈,怎样的奔腾四溢,那团源生之火始终都在原地,就象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恬静而淡雅的默默着。

    这样的宝物,竟让那气焰嚣天的核火都成了它的陪衬,就像今天这场漫天厮杀,只是为了衬托它的出现似的。

    “源生之火本来就是传说里的东西,是锻造者和炼金术师所追求的至高无上的东西。”混元子说,“这个世界上的火焰虽然种类不同,但属性都是一样,就算有力量高低之别,也不过是真火、三昧真火之类的分别而已。但源生之火却不一样,它是一切火焰的始祖,所有的火焰都由它而来,可以说,它上面包含着所有火焰的力量。”

    “这么厉害!”杨浩的眼睛里也流露出贪婪的神情,“我们丹鼎派有没有利用源生之火的丹药?”

    “没有。”混元子一笑,“因为祖师爷根本就不认为有人能够找到源生之火,象这种火的远祖,几乎在这个世界上绝迹,只有它来找你,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它。”

    “那怎么能错过。”杨浩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但既然如此珍贵,当然不可以随便放弃。只是情势已经愈发地艰难了,四面核火都已经蔓延过来,而泰坦舰本身也开始了自爆,应该是自身能量的积蓄爆发。如果杨浩他们再不逃的话,恐怕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源生之火是炼造顶级兵器的必备材料。”阿曼达居然知道怎么用,看来她这个工程世家果然不是徒有虚名的,“只是我们怎么拿回去呢?”

    这个女人虽然不顾外面的危险,但却也想到了点子上。源生之火在核火里面熠熠生光,可想而知。它的温度何止有几千度。不消说带走,恐怕要握一下都足以把人手给烧穿了。火焰的始祖这称号,可并非随便说说。

    “有办法。”混元子永远都在最关键时候有点子,“把你的力屏障腰带拿出来,形成一个引力屏障,就像是个引力泡一样,然后在这里面灌上几口真气,将源生之火装进去应该没问题。”

    师父都说没问题了,徒弟自然照办。杨浩觑了个火焰的空当。飞身下去,将力屏障腰带打开托在手上,又往里面灌了不少地真气。果然那腰带顿时形成个圆球似地力屏障结界。杨浩找准机会一罩,竟轻而易举的将那源生之火罩住,生擒了回来。

    “太好了,有了这东西,我可以帮你锻造兵器了。”

    阿曼达见杨浩真的抓住了源生之火。不由大为兴奋。

    杨浩见这女人在如斯险境,还记着帮自己做东西,不由想起当初学校里面,也只有阿曼达这样帮着自己,心中也是大生感动。正这当口,杨浩突然想到了一桩要紧的事情。

    “不对啊。这个腰带装了源生之火,那我们不是没有引力屏障了么?”杨浩的想法自然没错,他御剑飞行的速度甚至都超过了光速,在这过程里面,会产生难以承受的热量,更不要说突破音障和光障后的了,如果没有引力屏障的保护,他和阿曼达在宇宙里面根本就寸步难行。

    “这个……这个……”混元子却又开始耍

    赖,“为师还真没考虑到,我地老糊涂又发作了,尤其舍身救了你后,老年痴呆外加帕金森,简直惨不忍睹啊……”

    说的这么可怜,杨浩自然不敢去怪他。只是四周围的境况更是糟糕,他们现在就是在一个巨大地火药罐上,谁知道再过几秒钟,这个已经被点燃能量源的舰船会爆发最终的自爆呢,在这次自爆中,恐怕连整个舰体都会被湮没,不要说杨浩他们这几个人了。

    可要想逃生,是真的不可能没有引力屏障的。

    也就是说,在源生之火与自己地性命中,必须要选择杨浩依依不舍的看着手中那冷漠又如钻石般灿烂的光芒,为今之计,只有先保命要紧了。可阿曼达却紧紧攥住杨浩的手,不准他丢掉源生之火,就像为了这个宝物,简直可以拿命去搏。

    就在杨浩快要痛下决心的时候,在他们的头顶,突然出现了另一条力屏障腰带。这根腰带是帝国标准配置,上面还绣着特殊地紫色小剑标志,从杨浩头顶的一个断层坠下,显然是有人在那里拉着,要救杨浩出去。

    下面的核火熊熊燃烧,正要扑上来。杨浩来不及考虑,一扯那腰带,率先就飞到了头顶的断层上。

    那里果然是有个人

    在。

    不过见着这个人,杨浩就开始头疼,要不是身边有个阿曼达在,他真的不如再跳下去与核火做伴,那也比被这个人救的好。

    可丝毫不顾危险,正巧笑倩兮望着杨浩的,不是那个冥色的团长,凌飞星辰海的老板娘凌紫烟又是谁?

    凌紫烟明明是带着冥色的几个高手逃走了,而且飞走的方向也不是舰队,可不知怎么的又转了回来,还不知何故出手救了杨浩他们。

    凌紫烟才不管杨浩那黑黑的脸色,自顾自贴上来,用腰带将自已和杨浩绑在一起,淡蓝色的力屏障迅速将三个人包裹了起来。

    “还不走!”凌紫烟喝道,“难道真要死在这儿?”

    现在也等不到杨浩再拒绝,因为已经在他的脚下绽放,犹如有一头远古的巨兽,正颤巍巍的在泰坦舰的残骸里面引发,巨大的冲击波,都已经让杨浩站不稳脚跟炎剑上再度爆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三个人犹如是一枚流星,从已经彻底陷入火焰与的泰坦舰上弹射出去。

    等到辽阔的宇宙中真正绽开橘黄色妖艳的末日之火时,杨浩他们已经在遥远的星空外了。

    就在他们的背后,这个时代所能见着的最辉煌的战争场面,已经进入了尾声。代表着帝国气势的大舰队,在连绵不断的中,陷入了最终的末日。而宇宙的夜空,都被那火光给照的雪亮雪亮,就仿佛这种光亮,正是划破时代的一记闪电。

    这闪电,就快要真正砸到银河帝国那疲弱而腐朽的身体上了。

    三晶海双日一战,终于在帝国军队全败,而反帝国同盟大胜的战果下结束。虽然从帝国的战争历史来看,这只是是规模不大的挫折,虽损失了一支舰队,但亦没有到伤筋动骨的程度。

    但是这次战役所带来的震动,却远远超过了预期的想象。可以说双日战役就像是阵飓风,将帝国陈腐的建筑吹动的摇摇欲坠,现在就算是最普通的帝国子民也能看出银河帝国的气运到了衰竭的地步了。

    而这场战斗的另一个余波,则是让杨浩真正的登上了银河帝国的政治舞台。如果说以前的杨浩只是个暂露头角的小人物的话,那么现在关心他一举一动的就不止是元老院的侦骑了,更有枢密院、帝国皇帝甚至是行商等等政治集团。

    双日之战,取名便是杨浩的末日号战列舰以及全军覆没的落日舰队。据说这名字还是帝国皇帝亲自取的,这位戎马一生少尝败绩的皇帝看了枢密院呈上的战报,竟也不动怒,只是轻笑了三声。

    这三声笑,在诺大的皇宫中竟荡出去许远,听在殿中权贵们的耳中,都让人不寒而栗。但却无人知道这掌握着庞大帝国的皇帝,心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元老院方面,早就密布眼线在注意杨浩,恐怕比帝国皇帝得着消息都要早些。三晶海星系中的冲击波未静,硝烟还没散去的时候,元老院的执事元老就已经召集另八位执事一起开会研究。

    帝国元老院是怎样的地方,这在帝国内部都算是个禁忌的话题,除了各个机构的最高决策人之外,都鲜有人了解,但是帝国子民都知道,这就像是个圣殿的所在一般,元老院中供奉的元老都有如神仙般瞬间来去,杀人与无形的本事。皇帝将整个地球的海洋都赐予元老院,所以这些元老随时都可能在任意一个岛屿上出现。

    而能够了解到内情的人更是畏惧元老院。因为他们晓得里面元老的实力太过强大,随便拉出一个末流的元老,都足以在抬手间杀死数以千计的人。帝国十剑流算是赫赫有名的武技集团,可他们不过是元老院中几个元老的门徒子弟而已。更何况在元老们的手中还掌控着秘密侦骑,甚至连帝国皇帝陛下都是元老院首座的弟子。

    这样一个云山雾罩的机构,实在已经很少有事情能够让九位执事聚在一起开会了,但为了一个小小的杨浩,如今竟然已经是第二次会议。

    “那小子,真是好运。”黑风元老轻轻抚着手,虽是上了年纪,但他一双手还是保持着干燥与温暖,还是可以握剑的。只是他那把为世人熟知的“引力之剑”却已经落入杨浩的手中,“一月比一月更见精进,用不了多久,怕是要杀到我们头上来了。”

    “未免太高估他了。”一个美妇竟也端坐在场,而且语气更是火爆率直,“一个不知死活的小鬼而已,就算得了前古时的秘笈,又能进境到什么程度?”这女元老虽然火气十足,名字却十分脱俗,叫做容逦。

    当月执事长是戊一元老,他倒是端坐的笔直,长须从下颚一直拖至胸口,看起来真是仙风道骨的很,开口也是谨慎小心:“容逦莫要小看对方,上次我们议事,就是小看了这个杨浩,谁料到再见时竟然已经突破元婴境,试问下,在这许多年来,帝国里有几个人能突破元婴境?”

    这番话,确实让另八个执事元老都不安起来。

    戊一叹口气,继续道:“自首席决心仙宗一统后,这帝国里面修炼的人就少而又少,难得有几个不世出的人才,也都被我们收罗起来,可哪里知道在外域也会横生枝节,出这么一号麻烦头疼的人物。”

    “怕什么?趁他还没出息,先杀了干净。”容逦一拍桌子,语出震人。

    “杀?”黑风一偏头,他自然是想杀的,“杀的了么?”

    这话,问的是黑风右手边的一个长老,那人一直沉默不言,甚至别人说话时,都是闭着眼睛养神。但黑风这一问,便不能不答了。

    “杨浩从神界出来后,能力又晋身一层,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境,想来神界那些被拘禁地怪物给了他不少好处。”那人说到神界二字。又引得元老们脸上有不自在的神情,“后来与司徒海一战,可谓惊天动地,司徒海甚至悟出第十二剑,但仍旧没胜过杨浩……”

    那人停了一停,似乎要整理思绪。这个人被成为天策元老,乃是元老中最精于计算的一人,但算的当然不是钱财事物,而是天下人的武力武技排名。

    戊一突问:“司徒海如今到了什么级数?”

    “天下人中,可排第五。”天策伸出一只巴掌。“自他悟出第十二剑。便已经跃升至剑圣的层级,第五应是确实的。”天策说的天下人,当然不包括元老院在内,但计算帝国皇帝在内的天下人里可以列到第五位高手,已经是绝顶了。

    容逦不屑的冷笑:“照天策这么说,那小子岂不是冲进前五,快爬到我们地皇帝头上去了?”

    “听天策说下去。”戊一阻了容逦说话。

    “如果我们地探子消息没错的话,杨浩在关键时刻应该是用了‘逆流’的超级神术,各位总不至于会相信他能用出闪族神的术吧。”天策嘴角也有些嘲讽。“如果凭他自己的力量,是决胜不了司徒海的。不过司徒海既然做了那个致礼的动作,排进百位应该无问题。”天策计算道。

    “连你都排不出确切的位置?”戊一心中有些担忧。

    如果天策都算不准,那天下人都很难知道杨浩的真正实力在哪里了。

    黑风长长叹息一声:“区区半年里面,从一文不名地穷学生到现在进入天下百位的强者,这个杨浩还真是有些令人钦佩呢。只是若还这么放纵下去,迟早要成我们的心腹大患。”

    “已经是心腹大患了。”另一个掌管帝国政治局势地元老接话。“外域本来就不服帝国管理,杨浩那小子倒好,从雷蒙星闹起,再闹圣熊星让我们失去了兵源基地,现在甚至还做起了反帝国同盟的首领,将那些散兵游勇都绑在了一起。这不是心腹大患还是什么?”

    “那么……”黑风眼里有凶光闪过,他侧头

    去问戍一,“杀不杀?”

    “杀不杀?”戊一捻须,这确实是个问题。杨浩现在处世未深,也远没有到脱出元老会控制的程度,现在要杀他,还是可行的。但就算调遣侦骑,戊一也没有摸透这个杨浩的背景究竟如何,他是怎样在雷蒙星获得出头机会地,又是怎么样让赫德这个老狗熊青眼有加的。而让戊一更担心的还是杨浩的神界之旅,究竟在神界里拿了神族多少好处,还有多少潜在的支持在身后,这都是不得不防的。

    正在戊一劳神斟酌地时候,整个殿堂中突然白光闪耀,在神台的上方,有极其明艳的光芒闪烁着。

    “至尊驾临了!”几个执事元老怎敢怠慢,纷纷离席跪下,连头都不敢抬。

    戊一也是急急跪下,他心里又惊又喜,喜的是要不要杀杨浩这桩麻烦事情终于不用自己做主,而惊的却是至尊何等身份,却也因为杨浩而特别驾临,这个杨浩难道还真的另有隐情么?

    如果说元老院在帝国子民眼中,已经是神殿一样的所在,那么至尊就是元老院中的真神,在阶下跪着的这些执事元老都不过是他的徒子徒孙。在仙宗一统后,至尊便开始云游四方,几年都难得露一次真容,今天的突然驾临,实在是太出人意表。

    “至尊,我们正在商议杨浩的事情。”戊一知道,至尊是无所不知的仙人,自然不用解释太多。

    在绚烂的白色光芒中,依稀有一个纯白色的人影,苍老却淡然的声音传出来:“杨浩?不能杀。”

    “不能杀?”黑风愕然,竟大着胆子抬头问。实在是杨浩一举挫败了几大剑派,尤其让他的黑风剑派声名扫地,他极为不忿。

    “杨浩身上,另有一个大秘密,我有用,暂不杀。”

    至尊的声音是冷淡的,却不容人质疑,“小孩子不可怕,倒是有个老朋友在他的身上,不可不防。”

    杨浩身体内有个千年老鬼,这件事情虽然隐秘,但难免被泄露出去,这里的几个执事也早就知道,不过他们却并不晓得混元子在干年前的身份以及与至尊的关系。

    “怎么防?请至尊示下。”戊一小心谨慎的问。说了杨浩不能杀,自然有极大的缘由,那要提防的尺度就很难把握。

    “剑丹的材料,收拾好。”至尊下了指令,“就让十剑流好好收藏,莫要象之前几把剑似的,让人轻松夺走。”

    戊一和黑风都感觉背后有凉风徐徐,心中不免恐慌,毕竟十剑流都是他们的门生子弟。

    第二个指令:“叫皇帝将两边的叛乱治一治,这天下,未免太乱了。”至尊的话,就像连皇帝都必须这样跪着听他的,“帝国成败是他的事情,但影响我的大事……”

    至尊虽不说下去,但言下之意已经足够使人发寒。只是那些执事元老也都想不通,如今的至尊已经是天上仙人,可谓上天入地第一尊,还有什么大事呢?

    “故人呵,也该见一见了……”至尊的声音

    充满了寂寞苍凉,却也不知是在跟谁说的。白光闪耀了一阵后,在神坛上消失殆尽,可下面的九个执事元老,还是跪了近十分钟才敢起来。

    “怎样?”黑风凑过去,低问。

    戌一摇摇头,屈起一指:“让冥色退吧,谁敢忤至尊的意思。”

    黑风叹口气,却也无奈的消失在清风之中。

    就在元老院里开会之时,杨浩他也在开会。

    不过这会议,却开的甚是乏味。虽然是打了胜仗后,大家都喜上眉稍,很有些大业的成的踌躇满志。不过人见的讨厌了,自然说话也很讨厌。

    “西线无战事。”这是史蒂夫着重反复的话,“银河帝国现在自顾不暇,再受到了落日舰队覆灭的挫败,对我们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虽然知道三晶海起义的消息,但却退避三舍,西线外域的帝国军队大多退入内域了。”

    这是今晨才刚刚到的消息,三晶海方面一直担心叛乱消息传入帝国高层,会引发相当强烈的反弹,甚至会遭到附近几十个星系驻军的联合打击。可谁料到在一日之内,所有帝国军队都象是接获命令,统一内迁至三晶海星系的东侧,并且构筑起了由三颗死星堡垒为主的防线,大有长期防御的意思。

    这样一来,等于是将帝国外域的西线部分全部让出给反帝国同盟了,也难免同盟的这些大佬们个个笑的象是娶了新媳妇儿似的。

    唯有杨浩在那里昏昏欲睡,外面有史蒂夫高谈阔论,里面有个混元子在背诵道藏全集。这段时间也不知道这老鬼哪根神经错乱,居然要给杨浩上基础文化课,几千卷的道藏一本一本的背诵,真是要了卿卿性命。

    “杨浩首领,你觉着我们接下去怎么办?”史蒂夫突然问了一句,倒把杨浩的瞌睡虫给吓跑了。他转头真想瞪史蒂夫一眼,怎么办还有杨浩说的份么?他这个首领还不一直都是傀儡么。

    可眼睛瞪到一半,杨浩却又收了,反而嬉皮笑脸的说:“有史蒂夫先生在,当然一切都听先生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