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章 是攻还是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卷 第四章 是攻还是受

    “可您是首领。”史蒂夫还虚伪的客气几句。

    杨浩真是头疼,阿曼达这么直爽性格,怎么会有这样的老爸,难道是基因突变或者阿曼达的老妈红杏出墙?

    心里这样想,但嘴上却说:“我一个新手,哪懂什么打仗的事情,当然都听各位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当然就义不容辞,反抗帝国的伟业,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有希望么。”

    “虚伪!”混元子嗤笑,“太虚伪啦。”

    “还不是跟你学的。”杨浩也在肚子里腹诽,“遇到这么多事情,再不虚伪一点,我们师徒俩恐怕都活不过这个冬天。”

    这大概是杨浩半年来最大的收获,杨浩原本是个很单纯的人,哪怕从学校里出来后,还是极单纯的以为自己悠闲的修修仙开开春药店,但造物弄人,他遇到了一连串阴谋诡计,将杨浩一步步迫入今天的地步。虽然他和混元子多次死里逃生还活着,但以前那些幼稚单纯的想法却已经丢到九霄云外了。

    当混元子放弃散仙身份而拯救杨浩后,杨浩更是下定决心,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保护好自己与混元子合一的生命。这不止是未来报仇的本钱,更是丹鼎双修派的血脉根本。

    史蒂夫可不知道杨浩在想些什么,以为这个家伙真的奉自己话为金科玉律,自然把讨论归入自己的预定目标:

    “虽然我们赢了这仗。但战略上看,反帝国同盟还是很弱,弱到根本没有与帝国一战地资本,所以趁着西线无战事,我们应该按兵不动,继续看着帝国慢慢的内耗。”

    杨浩看四周,依旧是那几张老面孔,各个星系的执政都就座,赫德呼呼大睡,只有明皇后似乎离开这里回雷蒙星去了。

    “帝国有什么内耗?”杨浩看似无意的问。

    史蒂夫却尴尬了下。这种事情原本早就该呈报首领知道。但他们这群人根本就不把杨浩当回事情,所以压根就忘了。

    “银河帝国已经摇摇欲坠了,不止有我们西线的同盟起义,在帝国的东线,也爆发了天使星叛乱。”史蒂夫简单的说,“正是因为帝国的主力要去东线镇压叛乱,所以才会没有与我们交战的。”

    “天使星?”杨浩心里隐隐觉得与自己有些什么关系。

    赫德却睁开了眼睛,这只老狗熊根本就是假睡,只在关键时候醒过来:“天使星。不就是师名嫒那小妞么。”

    史蒂夫一拍巴掌,就像才刚刚想起来:“对啊,师名嫒好像是杨浩首领的未婚妻哦。”

    “好像?”杨浩肚子里一阵咒骂。什么好像,师名嫒根本就是杨浩自己亲口承认地妻子,同盟地这帮子老鬼早就知道,却故意瞒着,也不知有什么企图。

    “师名嫒早就回到了天使星。而且不知怎么的,竟然象变了个人似的,成了天使星叛乱的首领。”史蒂夫把自己说成起义,却将别人叫做叛乱,实在是厚此薄彼,“她纠集了大约有十个星系的二十亿人口。在帝国东线拉起了叛乱的旗帜,现在声势算是大的。”

    杨浩心里面咯噔一下,虽然现在学聪明,知道不应该把喜怒写在脸上,但还是脸色有些苍白。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杨浩和混元子可清楚的很。

    在圣熊星的时候,为了能救活成植物人地师名媛,杨浩特意与师名媛修炼突破了合和境,但之后师名媛却象是丢失记忆,整个人都性情大变,并且夺了艘飞船就逃走了,原来是回到自己的故乡天使星去了。

    杨浩还记得师名媛曾多次提过天使星的美景,要他陪着一起去探亲,可谁料到,现在这对没正式结婚地小夫妻,各自成了东西两线的叛乱旗帜。

    “师名媛那丫头是仙合体,骨子里面留着仙人的血液,突破合和境后确实会让她实力大涨。”混元子喃喃自语,有些不敢确信,“不过怎么就叛乱了呢,她一个女孩子,当叛军首领还了得?”

    杨浩却知道师名媛为什么会带着天使星叛乱,如果从宇宙中挑选一个最受帝国凌辱,最被压榨的星球,那么天使星毫无疑问会进入三甲。那个星球拥有着无比美丽的景色,也出产最完美地美女,但怀璧其罪,正因为如此,天使星的年轻女性,几乎都会被掠夺出来,成为各种权贵的玩物,而再甚至,会沦入凌飞星辰海做妓女,总之只要是天使星的美貌女子,几乎就每一个有好下场。

    圣熊星只是被征兵就已经民不聊生日日思变了,更何况天使星还遭受这样大的苦楚呢。虽然不知道师名媛有什么奇遇,但天使星尽早立起叛乱的旗帜,却是可以理解地。

    杨浩陷入沉吟的时候,那个史蒂夫还在发着谬论:

    “天使星的一帮子女人,能成什么大事呢?即没有科技中心,又缺乏势力支持,我看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帝国剿灭。而我们正好趁着帝国主力东移的时候,积蓄力量,以备未来

    的决战。”

    “为什么我们不能联合天使星,一起对抗帝国?”杨浩忍不住提出来。

    史蒂夫面色不悦,连连摇头:“和天使星联手?那些女人要什么没什么,有什么资格与我们联合?更何况现在由她们吸引帝国注意,换我们一个喘息的机会,难道不好么?”

    杨浩心里面将史蒂夫祖宗十八代都给骂遍了,但怎料到那些星系的执政们,居然觉得史蒂夫说的极有道理,一起点头,就差歌功颂德山呼万岁了。

    杨浩瞟了赫德一眼,那老家伙倒没点头,只是眼观鼻鼻观心,不知道想什么花思呢。杨浩自然知道不可能说动同盟地这群政客。但心里面还是起了促狭之心,他趁史蒂夫满面微笑的接受众人欢呼的时候,摸出颗冰火九重天的阳丹,轻轻一弹,丢进了史蒂夫面前的水杯中。

    冰火九重天还是杨浩在雷蒙星时为淡真皇配置的,身边一直留着几粒,却几乎没怎么用过。这药丸在平常时候,就是一种强力的春药,特别溶于水,喝下去后。立刻就能爆发。

    史蒂夫说的口干舌燥。自然而然的端起水就喝了好几口,牛饮之下,一丁点都没觉出水有什么问题。他转头看见杨浩微笑着看他,还以为杨浩是对他的言论折服了,更兴奋起来。

    “所以说,政治这种东西,就是需要有牺牲地。”史蒂夫红光满面地继续说,根本就没发现自己的下半身有什么变化。

    史蒂夫今天穿的,自然是三晶海执政标准星际服。这种银色的服装自然能显示出执政的风度翩翩来,但关键有一个问题,它居然是紧身的。

    紧身的意思。就是男人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举动,就会纤毫必现出来。

    而现在史蒂夫的,正是那男人地关键位置,真的有了些许反应。或者不叫些许,而是相当有规模的暴动。

    史蒂夫一开始是对着杨浩说话。下面不妥分地东西颤巍巍的举着头,就像是在举枪致礼。这个变化史蒂夫自己没察觉,可一屋子开会的人却都看到了。一时之间这房间里的人们心里顿生疑团,史蒂夫堂堂一个星系的执政,怎么好端端地会对杨浩这样的半大小伙子动情,而且还动的如此激烈。难道史蒂夫现在有了断背的偏好么?杨浩帅是帅了一些。也不用在这么重大的仪式会上表示出来吧。

    反倒是杨浩他自己见怪不怪,依旧点头微笑,很有包容之风。

    史蒂夫又转身对着那个纵队司令官磊说话,说的什么倒没让人注意,反正现在大家地目光都集中在史蒂夫的。只见一轮到磊那里,下面的动静就愈大了,简直有破鞘而出的危险。可见磊这样的沙场老将更符合史蒂夫的胃口。

    那几个政客出身的执政暗暗舒了口气,他们都不是打仗出身,相信史蒂夫再龙阳也对他们的兴趣不大。

    但下一秒,这些人的汗就下来了。

    史蒂夫居然对准了赫德……

    赫德是什么人?那可是百年老狗熊啊,身上的毛都已经拖到地上,老人味加着体味能熏死一床的人,可以说,那是史上最令人没性幻像的东东了。

    可史蒂夫的男官却性致勃发到了极点,不仅高高耸起犹如三晶海的最高峰,甚至还让人听见了嚓嚓的线头蹦断的声音,大有跃然而出显露真形的迹象。

    所有人都吓的面色苍白,连赫德都要的同性恋,那简直就是饥不择食,完全不在乎品味么,这里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不是迟早都要落入史蒂夫的魔掌么。

    尤其是赫德长老,被史蒂夫唬的一愣一愣,他老人家活了那么多年,何时见过这架势。虽然外蒙一战成名后,确实有许多人向赫德表达过爱意,但那都是些母熊熊,看上去可爱的很。如今突然来个男人对自己性致勃勃,这让赫德老人家怎么承受的住。

    “呃……”赫德打断史蒂夫的话,“你夫人

    死了很久吧。”

    史蒂夫还没回过神来。

    “该再娶一个了。”

    “没错没错。”边上人拼命点头,“非娶不可,再不娶就出事了。”

    “就算不娶,也要多逛逛凌飞星辰海啊,那里人美物美,对史蒂夫先生大有补益大有补益。”

    正说着,突然史蒂夫的爆发出撕拉一声巨响,那条韧性超强的裤子,竟顶不住被爆了线。

    “哇哇……”一阵鬼哭狼嚎声,那些执政们

    纷纷夺路而逃,生怕走的慢一些,会被史蒂夫逮着大发兽欲。

    反帝国同盟大胜后的第一次联席会议,就在这匪夷所思的场景中结束了。杨浩虽然也是抱头鼠窜出来的,不过他心里面却是乐开了花,不止是让那个讨厌的史蒂夫出了大丑,更重要的还是,自己马上就要和史蒂夫的宝贝女儿去游山玩水了,说不定晚上还能够好好的叙叙旧呢。如此一想,杨浩的日子又立刻阳光灿烂起来。

    今天确实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所以阿曼达才会约杨浩出来,到三晶海最著名的星光海游玩。这几天来,对阿曼达而言,是惊喜又郁闷的。惊喜当然是遇见了杨浩,虽然阿曼达从学校出来后,就被父亲许给了洛东杰当未婚妻,但是阿曼达的心里面一直都惦记着杨浩,她不知道杨浩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有没有象在学校里似的,被别人欺负。

    而被洛东杰挟持后,竟然是杨浩飞赴险地来救她,这让阿曼达更是惊喜莫名。好一段时间没见的情人,变得更强大,甚至还做了反帝国同盟的首领,这种满足感,是阿曼达很长都没有过的。

    但另她在开心之余又极度郁闷的,却是这次杨浩救她回来后,居然还带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止比阿曼达美,比她更媚,甚至还比她更会缠人。回到三晶海后,更是一刻不停的与杨浩黏在一起。

    甚至今天阿曼达单独约杨浩出来玩,那女人还是象牛皮糖似地跟着。脸上隐隐有些示威的神采,让阿曼达极度不爽,简直不爽到爆。

    “她怎么会来!”防曼达狠狠跺了杨浩一脚,手却指着后面的凌紫烟。

    没错,就是凌紫烟,最近一直缠着杨浩,就像小媳妇似乖巧贤惠的,就是那个凌飞星辰海的老板娘,帝国元老会的特使,冥色暗杀团的团长凌紫烟。

    现在的凌紫烟身穿着云袖的浅蓝色外套。低领毛衣衬着胸口的一粒紫宝石坠子。下面是恰恰到膝盖地花边裙子,露出白嫩白嫩地小腿。哪里有一些媚的气息,根本就是个乖乖的女朋友么。

    见着阿曼达指她,凌紫烟居然象受惊的小鹿似的,躲到杨浩的身后去了。要知道在几天之前,她还是那个凶巴巴指挥冥色杀人的团长呢,现在却装得如此容易受伤,真是令人绝倒。

    阿曼达才是要被气昏的那个,虽然她之前没见过凌紫烟。但回来后听人一讲,自然知道是什么角色。这个凌紫烟不止一次想要杀杨浩,而且摆明了是元老会的间谍。但不知为什么,杨浩竟然真地将她带在身边。

    凌紫烟确实救过他们两人的命,所以杨浩带着凌紫烟回到末日号战列舰上,别人也没什么话好说,原本杨浩看在救命的份上。给凌紫烟安排了一艘逃生地飞船,这个女人回去找自己的暗杀团就好了,可她却凑在杨浩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说的杨浩神情大变手脚狂抖,最后居然把凌紫烟给带回了三晶海基地。

    三晶海可是阿曼达的地盘,以她地直率劲头,看见情敌又怎么会忍。当然是跺着杨浩的脚大发雌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赶她走?”

    每一句为什么,杨浩的脚趾头就会肿那么一丁点,等她为什么完了,杨浩的脚也成发面团,几乎濒临残疾的边缘。

    “哈哈哈……”这绝对是惨笑,杨浩努力拖

    着脚,以免再被暴怒的阿曼达踩中,“大家都是好姐妹,住几天怕什么呢?正所谓天下一统天下为公,我们要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可她是间谍!”阿曼达地手指都点到杨浩的鼻子上了,“她是元老会的人,是坏女人!”

    “看看!”杨浩一转身,将那鹌鹑似的凌紫烟揪出来,“有这么可爱的间谍么?有这么单纯的间谍么?有这么……这么……”杨浩的目光落在凌紫烟的胸部上,“这么大胸的间谍么……”

    “什么?”两个女人异口同声。

    “我是说,你们都是胸大有脑的超级无敌美少女,不要为了我而翻脸么。”杨浩自诩道,“我的确是帅了那么一小点,但伤了你们姐妹的情谊就不好了。”

    “姐妹?”阿曼达眼睛里直冒火,“谁说我是为了你,我完全是为了反帝国的事业。”

    “切!”凌紫烟柔柔的掩嘴笑,“还说不是为了杨浩,这副吃醋的尊容,不知道是摆给谁看的。”

    “我就想不通了,你次次都想杀杨浩,以前都恨到骨子里了,怎么还有脸赖在他身旁?”阿曼达心里的郁闷真是无处发泄。

    “难道还不许人家改过呀。”凌紫烟继续柔柔的说,但这柔软里面,声音还是象针似的冒出来,“至少,人家可是全心在杨浩这里,帮他立了个天大的功劳呢,可你又有什么帮助?就知道凶。”

    “你……”阿曼达气的连一点游玩的情绪都

    没了。要说起来,还真不是她一个人在纳闷杨浩为什么会留下凌紫烟,就算史蒂夫和赫德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凌紫烟真的不是个小人物,而且对杨浩处处都留着杀招。就算杨浩的性格改变再大,再好色,也不可能让这种女人留在身边,这比留颗定时炸弹要危险太多了。

    但凌紫烟似乎打定主意不让阵曼达知道内情,她一转身,风姿绰约的拖着杨浩去看外面的星光海。

    “真漂亮!!”凌紫烟竟跳了起来。

    那是一片多彩透明的海洋,从远到近,竟然分出十多种不同的颜色,在碧蓝天空,日光浑照下,更是如同一滴璀璨的星火宝石般,让人看了亦会动容。

    而白天的星光海,还只是展示了自己一半的风采而已。真正完美无暇的景色是当入夜后,四面寂静,天空中连一丝光都没有的时候,那这片海的海底就会有如同星光般的光芒闪耀出来。

    这一片星光海就象是真正的星空般,如果坐船游览在上面,会有一种比宇宙星空里游荡更加梦幻的感觉。

    凌紫烟到底是个女人,见到了美景也不去管争风吃醋。倒是杨浩却从美景的身边望到了一些什么。他点点星光海的一个角落,问阿曼达:“那是什么?”

    阿曼达正在生气,没好气的回答:“硅矿谷。”

    “我是说那里会动的是什么?”杨浩当然知道硅矿谷,三晶海星系之所以会成为银河系之外的另一个科技中心,就是因为这里富产硅系矿,所以每颗星球上分部最密的就是硅矿谷了。

    “矿工啊。”阿曼达觉得杨浩真是在说废话,矿谷里面不是矿工还会是什么。

    但与阿曼达熟视无睹相比起来,杨浩却觉得自己看见了一桩令他不安的事情。在硅矿谷中疲劳而拼命挖掘的生物,是淡蓝色裸露皮肤的,最突出的特征是每个生物都有三个扁扁的头颅。

    根据杨浩曾经学过的知识,那些生物应该也是智慧生物,而且还是三晶海星系原本的主人,也是银河帝国所称的三晶海人。

    三晶海人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智慧人种,在地球移民没到之前,他们是星球上绝对的霸主,不仅可以利用硅元素生存,而且也创造出了自己巨大而辉煌的文明。

    但现在呢,当银河帝国的移民深深植根于此后,那些曾经的主人却已经被迫成为奴隶,使用自己创造出辉煌文明的手臂来挖掘属于自己的物资,供给给奴役自己的人,甚至还要称他们为主人。

    “三晶海人……”杨浩缓缓的说着。

    帝国对殖民星的奴役,杨浩是见的多了。雷蒙星上几近九成的出产都要运往地球,圣熊星十室九空,精壮男子都被充当征战的炮灰,天使星则更惨烈,多少妙龄美女都被迫沦为妓女。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民不聊生,才会有各地的反帝国联盟出现,才会有赫德长老和司徒海在外蒙的誓死一战。杨浩虽然平时不拿赫德当回事情,可心里面却是极为敬重这老狗熊的,如没有那一战,怎么会换来外域的平安。

    但是现在,在杨浩眼前所展示的,却是帝国之外的人依旧在奴役着别人。三晶海人是三晶海星系原来的主人,要说起来,史蒂夫这样的移民只是借了别人地方住而已,就算以前是在帝国指令下才压榨三晶海人的,但如个以帝国残暴之名拉起反抗的旗帜,实际上呢,私下里自己做的,依旧还是压榨殖民的事情。

    那么等三晶海星系真的壮大了,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帝国的中心呢?

    杨浩嘴上不说话,心里面却和混元子探讨了许多个回合,以混元子的千年阅历,自然晓得杨浩担心是有道理的,而且杨浩现在虚担着反抗同盟的首领职务,未来真要是有了另一个帝国,他好处是绝对捞不到,但恶名却背定了。

    “你知道了。”凌紫烟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似乎已经看穿杨浩的心思,“帝国再残暴也好,但毕竟一统天下,让宇宙间这几十年来享受到了难得的和平。但反抗同盟要做的是什么?假借反帝国的名义,只是为了实现某些人的野心而已。”

    “我该做什么?”杨浩突然问,这个问题,在泰坦舰上的智脑也曾问过。

    凌紫烟嘴角动了下,却不说话了,只是眺望着远处的星光海,眼睛里有说不出的萧索。

    杨浩知道凌紫烟心里面很矛盾。这个女人从小就由帝国元老院带大,而且一手教习并且授以高位,而外派后所遇到的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几次都想杀杨浩而不成,如今有这么大的变化,已经是难得了。

    凌紫烟就算再矛盾,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却让她只能站到杨浩的身边,甚至不惜与自己的过去一刀两断。

    因为凌紫烟身上,发生了一桩秘密的事情,使她不得不如此。

    “冥色暗杀团还停留在外层空间里面,可你这个大团长却跟着敌人一起游山玩水,想想也够好玩的。”杨浩露出可爱的笑容。

    “我这个团长不过是挂名的,你以为我真能指挥的动冥色么?我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师门出来的。冥色由司职暗杀的元老培训,而我由司职潜伏的元老带大,让我做冥色的团长。不过是元老院里面平衡力量地手段而已。”

    凌紫烟平时看起来风光,但实际上却也不好过,“冥色的真正指挥者,是那十把剑。我这个团长经过这么多的失败,看来也是当到头了。”

    “十把剑?”杨浩想想说,“我有五把剑,不知道打起来谁厉害呢。”

    这本来就是句玩笑话,可听在凌紫烟的耳朵里,却不啻为一记惊雷,她吓了一大跳:“千万别去招惹冥色的十把剑。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杨浩挥挥手。其实他对凌紫烟也不是那么放心,毕竟一直都是帝国的间谍,虽然因为那个原因而投奔自己,可心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盘算。人心可是很恐怖的。

    “我想要的,是十剑流的那十把压箱底地古剑。”杨浩转圈回来,“难道真地要一个一个家族单桃过来?”

    凌紫烟凝神想了想,还没开口说话,可一直在旁边赌气的阿曼达却听见了个剑字,气呼呼的过来问:“你要剑?”

    “杨浩要的可是十剑流的镇派之宝。你有么?”凌紫烟果然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情敌的机会。

    杨浩真是叫苦不已。这两个女人争什么争么,杨浩最喜欢的女人,现在正在天使星上摇旗呐喊冲锋陷阵呢。这里就算打个头破血流也没什么结果,还不如美人在怀,大家一起欣赏美景呢。

    可那边厢,两个美女又斗起嘴来了。看女人吵架可不是赏心悦目的事情,不过幸亏这两个都是大美女。杨浩才有躲开了观看的心情。要说起来,这两位还真是完全不同地品种呢。阿曼达生性直率,穿着也大胆性感,尤其喜欢露腿露脐,将好身材都显现出来,裸露的皮肤呈小麦色。

    在阳光下霎时好看。阿曼达的吵架风格也与她地性格接近,什么难听的话都直截了当的骂出来,几乎不把自己当作女孩子看待。

    而凌紫烟却要平和许多,但骨子里这个女人却阴沉的很,虽然不是那种火辣辣的吵闹,可偶尔爆发地一两句话,却也能使人痛到骨子里面去。

    譬如凌紫烟冷笑着说:“说是喜欢杨浩,可也不知道洁身自爱,还跟洛东杰来个婚约,在他飞船上那么多天,别人不知道,我可清楚的很。”

    “放屁!”阿曼达红颜大怒,“洛东杰敢碰我一个手指头!”

    “那谁知道呢,未婚妻么……”凌紫烟微微笑。

    “你还是高级妓女怎么不说!”阿曼达狠狠跺脚,终于说到关键处了,“凌飞星辰海是什么地方,你这种妈妈桑怕也是千人骑万人尝吧。”

    凌紫烟就算有再好的阴沉功夫,这时候也变了脸色。

    虽然她一直被分派在凌飞星辰海的各地分部,但凌紫烟毕竟是元老院的弟子,说到底也没人真敢把她当妓女看的,平时在妓院里再怎么逢迎也是场面上地事情,而凌紫烟第一次,竟还是被杨浩用春药给迷的呢。想当初在圣熊星附近的凌飞星辰海分部里面,凌紫烟装扮成另一个女人混在大堆妓女中,原本是想把杨浩拖入陷阱,可谁知道就算是舍了身体,也没能让杨浩上当。

    话说到这份上,这两个女人已经再没什么转机了,阿曼达从怀里摸出一把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枪,而凌紫烟更是拉开架势,看起来是要准备动手了。

    “慢着慢着,冷静!”杨浩一着大事不好,阿曼达最会鼓捣机械玩意,那

    把枪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而凌紫烟更是厉害,元老院里学来的本事可不是随便可以玩的。

    阿曼达见杨浩挡在凌紫烟的面前,还以为杨浩护着这个女人,心里面更是又气又恨,一双手颤着问:“杨浩!

    你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要帮这个女人,她是个坏人,谁都知道她是个坏女人,你究竟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杨浩只能苦笑,这事情,连他这种脸皮厚的粒子枪都打不破的人也说不出口。

    可是这个问题,不说可以么?不止是阿曼达需要交代,同盟的人也要交代,甚至是杨浩自己人浩剑团和龙云、玛雅他们也都需要交代。

    到底是为什么?好像全世界都在等待这个答案。

    杨浩紧紧闭着嘴,他似乎象是要将这个秘密永远的保留下去。

    可是凌紫烟却开口了,她面容冷冷的,似乎还在为刚才阿曼达的话赌气,只是一句话,却已经将所有人质疑的目光,所有人的疑惑都彻底的打开了。

    “因为,我怀孕了。”凌紫烟的脸上有胜利的神情,她知道,自己的这个理由说出来,是无人能够再说什么的,“我怀了杨浩的孩子。”

    犹如睛天霹雳,震的阿曼达目瞪口呆。

    更甚至,连不在场的那些人,以后听到这解释后,也都会惊诧不已。

    杨浩与凌紫烟有过一夜情,知道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而现在竟然搞出人命,连小的都有了,这简直太夸张了吧。

    一个是反帝国同盟的首领,一个是帝国元老院的弟子,这两个竟然有了结合的骨肉,这算是什么事情?

    不过在阿曼达的心里面,却完全没有什么元老院的事情,她耳边一直回想着凌紫烟之前的一句话。

    “人家帮杨浩立了个天大的功劳呢……”凌

    紫烟怀孕了,这当然是她为杨浩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重要到杨浩可以忽略以前的事情而收留她。

    阿曼达想要夺回杨浩,唯一的办法自然也是去立一个大功劳,甚至是超过凌紫烟。

    只是……

    “你有什么好的?”混元子的话简直说出了其他男人的心声,“干嘛那么多女人都想粘着你?”

    “魅力无法挡啊无法挡……”杨浩嘴上说的轻松,可心里面,却象是陷进了一个蜜糖罐,感觉越来越稠,想拔都拔不出来了。

    杨浩自然也有脱身的方法。闭关修炼,就是最好的一条理由。只是闭关,也惹出不少的麻烦,尤其是在这个是非之地。

    起源自然是因为杨浩刚刚才从神界出来。神界是什么地方?世俗人都知道,那可是神住的地方,而且极少有人知道神已经被圈禁在神界里面,总是以为去过那里的人,都会得到不少好处,甚至是弄到神的秘笈之类,以后也能混个天下无敌。

    更何况杨浩一从神界回来,就功力大涨,不止是带领同盟打胜了双日之战,甚至还在决斗中战胜了宇宙中的传奇人物司徒海。

    这件事情,被反帝国同盟拿来大做文章。司徒海是宇宙第一游侠剑客,更是当初反帝国的中坚力量,是一面旗帜。当司徒海成为帝国下属后,可以说让反帝国力量士气大为受挫。而这一次杨浩竟然能在决芊中逼得司徒海认输,这无疑让整个反帝国力量都觉得扬眉吐气,不由得,所有人都将杨浩当成了新一代的英雄,新一代的旗帜人物。

    许多同盟的战士,都将床头那张赫德与司徒海的合影,悄悄换成了杨浩的靓照,心里暗暗期许着能够有一天,杨浩首领可以带着他们杀到地球去。

    司徒海在临走之前,对杨浩所行的礼节,更是将杨浩的声望推至顶峰,这可是唯有对全世界百强武者才可以行的礼,司徒海这么做,相当于昭告天下人,杨浩已经成为宇宙里最顶尖的百强武者,任何一个习武修炼的人,都应该对他行这个礼。

    宇宙百强武者,大部分都在银河帝国中养着,反帝国同盟里只有赫德长老勉强能拿出手,现在更增加杨浩这个生力军,所以暗中传言,杨浩早已经得到神族的指点,修炼出了一套神术,甚至还怀揣着一个神的秘密,能够让人真正的天下元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