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五章 不可思议的闭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卷 第五章 不可思议的闭关

    (-  有了这样的传闻,而杨浩又要闭关修炼,自然是大大的引人注目。史蒂夫更是猴急的想从杨浩口中套出那个神族的秘密,却被杨浩几次都敷衍了过去,到最后实在熬不过,杨浩干脆让史蒂夫自己跑一趟神界,反正那里的龙也正缺人手呢。

    史蒂夫自然是不敢去的,可想要知道神族秘密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的找杨浩询问。令人意外的倒是那个醉心武学,向来被当作武技支柱的赫德却一句口也没开,仿佛杨浩来去一趟神族完全与他无关。

    杨浩心中怀疑,这个赫德估计也曾去过神界,并且受过不少好处,所以才有如此的缄口不语。

    但无论外界怎么纷扰,杨浩却还是宣布要闭关七天。

    他这个首领虽然只是假假的,但如此的小要求没人敢不答应。

    现在的杨浩便藏在了三晶海的一个废弃的硅谷矿井之中,四面都是断壁残垣,顶上虽然是长长的坑道,可杨浩让人把口子用石块堵上,以免有人偷窥。

    在矿井底,只有杨浩和混元子师徒两个,也不用顾及什么形象,所以飞剑与药材遍地乱扔,连那些珍贵的炼丹的鼎都象破烂似的堆在一起。

    说是闭关修炼,可杨浩却仿佛是玩一般的,将几根木材梗拨来拨去,一会沉思,一会又手舞足蹈。

    “这样?”杨浩将木材梗摆了个方位,“进可攻。退可守,真气又能连贯一气,简直是上天入地不可多得地好阵啊。”

    “破烂!”混元子毫不客气的戳穿他,“王家的那个王者之阵已经是破烂,你还想从他们的阵法里演化出自己的,怎么会不破。”

    杨浩却也不生气,只是将木材梗又稍稍的收拢,看上去,似乎更加紧凑:“现在呢?你认真些。”

    混元子还真没见过这个徒弟会这么认真,一般来说。

    只有在帮别人的时候。杨浩才有这种全神贯注的时候。

    “乾位进一。”混元子嘟哝了一句。

    杨浩略略一拨动,果然,那桌面上用木材梗摆出的阵势肃杀之意大盛,竟隐隐有了自己的气势。

    这种气势并非是依靠真气或者武技,而是更玄奥地,就像这些死物已经在一起组合成了个力量地漩涡,能将任何靠近的东西都伤透杀透。

    “成了!”杨浩一拍掌,“我的伤剑大阵成了。”

    混元子在肚子里面不说话,可心里面却还是欣慰的。

    这徒弟教了那么久,自己一直骂一直骂,但其实杨浩的天资极好。很多东西一学就会并且触类旁通。而且杨浩这个人本性纯良,事事先为身边的人考虑。

    譬如这一次,从神界回来后,杨浩便感觉到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情,不管是为师门报仇还是完成神族的任务都是极其危险。随时会送命的。所以便跟混元子商量,准备将丹鼎派地修炼方法传授给浩剑团的孩子们,这样一来,不止是让丹鼎派可以开枝散叶,即使杨浩有个三长两短,浩剑团亦可以保护自己。

    而这个所谓的伤剑大阵。也是杨浩想出来地。他自从上次见过王氏家族的剑阵后,一直觉得每个剑士团都应该有自己的绝招,所以这次闭关才会逼着混元子把压箱底的记忆都翻出来,一起研究出这个伤剑大阵。

    伤剑大阵总共有九种变化,它的妙处在于能够将功力不深地人结合起来,最后形成一股统一而巨大的力量。反正浩剑团的人所修炼的路数都差不多,所以练阵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以后八人一组,每组都修炼伤剑大阵,浩剑团的实力会有急速的增长。

    八人一组地另一个目的是丹鼎派毕竟都要吃些药,而那些药又多少有春药的成分,所谓阴元的问题是杨浩极其头疼的。幸亏浩剑团里的人,大部分都刚过十六岁,让他们男女搭配,提前结成对子应该问题不大。

    整整三天的时间,就耗费在这复杂的摆阵上了,如今大功告成,杨浩不禁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疲劳终于蔓延上来了。

    但混元子却似乎并不准备让杨浩休息,反正他进入元婴境,睡觉已经不是重要的事情了。

    “你想不想变成司徒海这样的高手?”混元子问。

    “废话!”杨浩直摇头,“你这不是废话么,谁不想变成高手?我还想一夜之间找到宇宙中心的力量,变得天下无敌呢。”

    “欲……练……神……功……挥……

    刀……自……宫……”混元子拖长了声音,

    跟鬼一样说话。

    “啊!”杨浩差点没把头砸石壁上,“自……自宫?

    “唔……”混元子高深莫测。

    杨浩低头看自己的小兄弟,那里安安静静,可一点都没想到有人竟在打它的主意。可忽然间,杨浩一拍脑袋,想明白了:“自宫你个头啦,丹鼎派自古就被称作邪派,要是个个都自宫,还邪个屁么。”

    “哈,原来你还不笨么。”混元子这个师父实在是无厘头,“要是你真的听话去自宫,那为师就只能找下一个徒弟来教了。”

    “有我这种天才弟子,居然还要移情别恋?”杨浩一怒,一股真火摁入丹田,顺势就朝混元子烧去。

    现在的混元子可不比从前,做过散仙后力量自然也是大涨,那些真火还不够让他吹口气的。

    “从今天开始,为师准备教你些真正的修炼术了。”

    混元子很大声很嚣张的说,“虽然不能使你变作神,但至少在这个时代,可以所向披靡那么一下下。”

    “什么叫真正的修炼?”杨浩大皱眉头,“莫非以前你都是在敷衍我?喂,老头子,时光珍贵韶华易逝,你再拖累我,连白头发都快有了。”

    “白头发算什么,你师父我都几千岁,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白的,你要不要看看?”

    “免了。”杨浩真不敢想会看到什么,立刻扯回正题,“你说,我要修炼什么?”

    “师父我以前没教你,那是有道理的。丹鼎双修派,自然是以修仙为主,在我们那个时代,大家均是苦修,以期早一点升入仙班,反而打斗用的法术武技都成了末流之技,在修仙有所成之前,大家都很少练,一些小手段都让门人弟子学去糊弄人了。”混元子这口气很大,不过却也是事实。就在他这个等级看来,帝国的那些武斗团的功夫,都只是末流而已,哪怕是十剑流的剑术,也不过是小手段。

    杨浩没说话,混元子继续说:“唯有突破了元婴境后的修炼者,因为已经大有所成,也不再怕时光浪费,所以才开始联系一些与人厮杀对决用的高深之术。”

    “这么说,你以前教我的剑诀,都是些不入流的东西?”杨浩瞪大眼睛,他一直自以为御剑诀、斩剑诀以及五龙斩都是超级强悍的招式呢。

    “五龙斩么,还有点看头,其他那些在没有突破元婴境的人眼里算不错,但到了你这个层级,却远远不够杨浩先是有些不信,但细想了想还是点点头。这是因为他想到最近与可徒海的那场决斗,司徒海用出的第十一剑与第十二剑简直神乎其技。可以确定司徒海没有任何的真气修炼,但只是依靠剑术,却已经将杨浩逼入了绝境。

    相比之下,杨浩却是花样百出,但还是剑技贫乏,甚至用出了别人的剑法,也难以抵御司徒海的锈剑。

    如果告诉别人,自己这样就算是突破元婴境的高手,那简直会被笑掉大牙。杨浩现在是空有一身的力量,却没有好的武技来施展。

    “我们丹鼎春药派有什么好介绍?”杨浩搓着手,象是在跟个老鸨子说话,“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大爷拿出来吧。”

    “好东西太多,一个人是学不完的。”混元子也有些兴奋,他以前教杨浩的都是初级修仙,可元婴境后,却有完全不一样的天地了,“你首先就要选择一个修炼的方向。”

    “修炼的方向?”

    混元子象是又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年代,声音都宏亮起来:“丹鼎双修派也好,其他修仙门派也好,修炼者突破元婴境后,都要选择一个修炼的方向。”

    “什么方向?”杨浩一向是路盲,没什么方向感。

    “术还是剑?”

    “有什么区别?”杨浩第一次感觉到修仙也是个复杂的事情,以前他觉得丹鼎派不过炼炼丹,泡泡女人,原来后面还有这许多的发展。

    “术就是法术,譬如我以前教你的丹鼎屏障术,就是一种法术。如果你选了法术做为未来主要修炼方向,那么师父我就将你培养成天下无双的大术士。”混元子倒是不客气,继续自吹自擂,“而剑就是剑术,我们丹鼎派的剑术亦是当年不容小觑的,尤其修炼的方式,嘿嘿,别人望尘莫及。”

    “这个……”杨浩听的心里痒痒,“师父,我们个商量,你看能不能两个我一起都练了。你徒弟我天纵英才,同时修炼几个,问题不会太大。”

    “不行!”混元子断然拒绝,“这种高深的修炼,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与精力,还要用掉很珍贵的药材来炼丹,更要紧的是,两种修炼的方向相反,丹药的药性也相反,一起吃会经脉爆裂的。”

    “经脉爆裂?”杨浩汗就下来了,真正的小命要紧啊,可不能为了贪图多学点东西就这样呜呼哀哉了,“那法术和剑术修炼都有什么好处?”

    “法术么,是这世界上最玄奥的东西,它可以产生幻术、防御术甚至是变化术。”混元子三句话就会扯到女人身上,“譬如你遇到个女人极难看,就可以把她变成个美女,赏玩赏玩也好么。”

    杨浩的女人够多了,他扁扁嘴:“剑术呢?”

    “剑术更简单一些,就是一种杀人和攻击的方法。象司徒海这样,就是一流的剑术高手,可惜他只有剑术而没有修仙,要不然,嘿嘿……”

    杨浩不作声,他沉默了一会。虽然平日里嬉笑惯了,可是杨浩知道,这次的选择,可关系到自己未来那么多年的命运。甚至还关系到丹鼎派在这个世界上的延续兴盛。

    杨浩抬头,看不到天空,矿洞口的大石头黑沉沉地。

    将空气都压的有些沉滞。而这个黑暗的空间,却像是如今那个黑暗的宇宙一样,让活在其中的人都难以喘息。杨浩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法术的时代了,混元子他们的修仙的黄金期早就被埋葬在历史尘埃里,但剑术呢?会有一个剑术的黄金时代么?

    几次遇到司徒海,那种可以刺天的剑术在杨浩心里面留下了极深地印象,何时能够也拥有这样地武力,可以在宇宙中所向披靡,这才是杨浩未来能够狠仇。能够完成神族使命的前提。

    更深一层来说。就杨浩着起来,银河帝国虽然腐朽破败,但远远没有到一夜间分崩离析的时候。反帝国同盟虽然兴起,但里面的人各怀鬼胎,尤其那个史蒂夫,他的内心真实想法大概并不是推翻帝国,而是分疆而治,自己当过小皇帝就好了。

    要改变宇宙目前的状况,除非有一次大的变化。彻底的变化。杨浩并不清楚自己将会在这变化里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但不管怎样,想要完成自己地事情。并且照顾好跟随自己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迅速提高自己地武技。

    不止是百强高手,而是更高,高到另人仰止的地步。

    所以杨浩下了决心,他摸着自己身边的几把剑。那里有缴获来的十剑流的传家之宝,也有自己五剑里地四把,那些宝剑上的冰凉感觉,在杨浩看起来却温暖又熟悉的。

    “我要修炼剑术!”杨浩说,“总有一天,我要真正战胜司徒海。成为这宇宙间的第一剑客。”

    “有志气!”混元子高兴的叫嚣起来,“真不愧是我的好徒弟。我们丹鼎派有了剑术这个修炼方向,想要再覆灭都很难了。”

    “好!”杨浩满身都是豪气,他抓起炎剑伫立当场,将真气灌入剑中,火焰地剑芒迅速伸展开来,果然很有些超级剑师的派头,“我们马上就练,把高深的剑术教我。

    “急什么,先坐下。”混元子却一语就把杨浩给摁回了地上,“做剑手可不是摆架子,要只是花招剑招有用的话,那还要我们修仙做什么?”

    杨浩就算再是豪气,也知道混元子马上就要说到关键处了,竖起耳朵听着。

    “剑仙的剑法,和你们现在人的剑术不同。”混元子评点道,“如司徒海之类的人,剑术确实已经达到绝顶高手的地步,但却还是难以与剑仙匹敌,因为他们只有招式,而没有炼气。”

    “我有炼气啊。”杨浩立马感觉到有股真气从丹田里面蓬勃升起,几欲要冲出身体了,自从突破元婴境后,他的真气是越来越充足。

    “错了!”混元子却大摇其头,“你那是真气,炼炼丹还可以,但要练剑却不一样。剑术所需要的气,是一种特殊的剑气,是要和剑术本身相配合的。如果用冰系的飞剑剑术,却充入你那些炙热的真气,那不是两相冲撞么?”

    杨浩点点头,知道混元子说的有道理,这么长时间来,杨浩使用最多的都是炎剑,而冰刃只是做辅助作用,那完全因为自己体内的真气都是火热火热的,冲进冰刃太多,就会产生非常恐怖的爆裂效果。如果不是把那剑当作炸弹扔,杨浩还是能少用就少用。

    如今看来,原来体内气的属性与剑的属性以及剑术的属性,都有很大的关系。

    杨浩吐了口长气,这回才晓得,原来修仙真是种麻烦的智力活,练练剑都需要那么多的手续。

    “那怎么才能修炼相应的剑气?”杨浩拍疼脑袋还是琢磨不透,“难道我还要修炼不同属性的真气么?火性的真气和冰性的真气在肚子里打架怎么办,就算不打架,平时冻坏了花花草草……和师父你也不太好吧。”

    “哈!”混元子早就胸有成竹,“我们丹鼎派最擅长的事情是什么?”

    “泡妞!”杨浩很大声的说出来。

    “是炼丹!炼丹!”混元子怒气攻心,狂吼道。

    “呃……是炼丹。”杨浩嘴上承认,不过心里面还是觉得,丹鼎派修仙的强项分明就是泡妞么。

    “丹鼎双修派是古今第一修仙门派,既然连修仙的方法都和别人不同,那练剑的方式,自然更有区别。”混元子一直很注重本派跟别人的区别,这也算是种个性。不过丹鼎双修派那种不用打坐炼气,只需炼造主丹一吞了事的修炼方法,确实很有点创造性。

    “我现在就教你炼造剑丹。”混元子慢悠悠的将那桩最重要的事情说出来,“这可是丹鼎派的真正不传之密。”

    “剑丹?”杨浩愕然,他之前倒是想了许多种可能,但怎么也没料到,练剑术也会和炼丹发生关系。

    “就像你自己说的,一个人的体内,是不可能存在多种不同属性的真气,但剑气却要随着剑术而变化。所以丹鼎派的先师便突破旧锢,创造出了剑丹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奇物件。”

    “剑丹是什么东东?”杨浩每天吞丹吞的是多了,不过万一混元子头脑发热,让他吞把剑下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剑丹是为了剑术而专门修炼的丹药,每种剑丹都对应不同的一招剑术,服下之后,会迅速产生剑招所需的剑气,让招式威力十足。”混元子洋洋自得,“想当年丹鼎派就是靠着剑丹的兴盛,才有人人为之惧怕三百剑仙,门内几乎人人拥有傲绝一方的剑法。”

    “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早不教我?”杨浩心里懊悔,这段时间来,他总觉得自己修炼提高快,但打斗还是进步太慢。

    “剑丹这种霸道的玩意,可不是谁都能吃的,没有突破元婴境的人,就算要练剑也不能服用剑丹。”混元子笑道,“要不然的话,岂不是全天下都是剑豪了。”

    这师徒两个很久没聊的这么开心,不由相互吹捧一番,就好像很快能够看到丹鼎派再回从前,辖下三百剑仙,一统江湖。

    乱想到头,这一老一少才开始了真正的剑丹炼造工作。要说起这炼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一个就是材料要齐全。幸亏杨浩背后还有个明皇后在支持,雷蒙星做为宇宙中最大的农业星球再外加圣熊星也有不少出产,普通的药材还是足够。

    但即使是这样,杨浩也被那繁复又多变的配药给弄晕了头。原来丹鼎派的剑丹也不只是一颗两颗。它们自成系统,总共有三大系,十五种,每一种都对应一招剑式,就算是同系里面,不同剑招也要吃不同的剑丹,才可以发挥剑招的最大威力。

    基础的三大系分别为攻、守、袭。攻系剑式以火炎为主,正好对应杨浩的炎剑。守系剑式以冰冻为主,对应冰刃,不过杨浩最喜欢的还是袭,他的隐形剑练成后,俨然已经是杨浩下杀手的最佳武器。

    听混元子一一讲解后,杨浩总算明白丹鼎派剑术的大体方向。其中的攻系与自己长期以来的炎剑招式接近,可以说是最容易学习的,而守系剑招最为不熟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使用,但混元子说,这应该是保命最好用的招式杨浩所关注的袭系招式,却与以往的袭宇诀大相径庭,原来新的袭系剑招,竟然是以元婴出击,并可以真正的让袭击者隐匿外形。

    试想,如果元婴没有人能看到,再配合杨浩那把隐形剑,那么杀起人来不是超级爽么?

    师徒两个忙碌了四天四夜,终于配置出了几粒剑丹,这些个剑丹看上去不起眼,但却已经消耗掉数以吨计的药材,要不是有银露鼎的提炼,根本就不可能轻易炼成。

    “可惜,我们现在的材料,只能炼造最基本的剑丹。”混元子大感惋惜,自己徒弟好不容易到了元婴境,本来该一举学会所有剑招才对。只是这段时间他们东奔西忙,也没时间早点准备材料。

    杨浩可没时间一起惋惜,他正分门别类的往丹囊里面装药丸,这次炼造出的丹药,与以前的都不相同,竟象是活的一样。他抓起颗淡红色,上面似乎有火焰在燃烧的药丸,喃喃道:“炎龙丹,吞食后可发出攻击系第一剑炎龙斩。”

    “炎龙是上古神龙,以它的攻击力而练就的必杀一剑,攻击力比你以前的五龙斩可是要强悍很多。”混元子把每一招都解释的很清楚。

    杨浩的手却快被第二颗剑丹给冻僵了,这那儿是丹药么,蓝色冰块一样的东西,简直就是冰洪淋的超级加强版,可想而知吞到肚子里的话,连肠子都会被冻住。

    “冰瀑玉霜丹,这可是好东西呵。”混元子自得道,“当年我吞下此丹,耍出冰瀑剑,那漫天都是冰瀑,冻的师兄弟象一根根冰棍似的,不晓得让我那女人多开心。”

    混元子难得有这么温情幸福的回忆,杨浩不由露出笑容。混元子地时代已经过去千年。那可真是一个修仙的黄金时代,根本就用不着象今天这样偷偷摸摸的修炼,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剑仙,而混元子更是那时代的几大强者之“都过去了……”混元子的回忆嘎然而至,

    他顿了一下,心里面清楚,过去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苦痛多过甜蜜,现在唯有教好这个徒弟,才能够将丹鼎派发扬光大。才可以报仇雪恨。“徒弟,试一下剑吧。”

    “试剑?”杨浩心里面一跳,居然有些紧张了。

    闭关七天,今天正是出关的时候,不过这七天里面,他除了布阵与炼丹外,什么都没做过。

    试剑?

    杨浩舒口气,定定神,从丹囊里面摸出粒炎龙丹。那颗小药丸依旧是沉稳的,只是包围着药丸的火焰,却熊烈起来。仿佛知道自己即将发挥效用,为之激动。

    杨浩将那粒剑丹放入嘴中,丹药迅速融化,有股火焰似的热流,迅速地滑下去。

    杨浩有了种奇异地感觉。他仿佛是经历了时间的变迁,一千年来,他大概是第一个再吞剑丹的人。原本被瓦砾埋没的那个顶级的修仙门派,如今是真的回来了。

    他闭着眼睛,平伸出一只手掌,炎剑早就出鞘。悬浮在手掌之上。而杨浩的四周,空气似乎正安静的沸腾着,黑暗的矿洞深处,有一种不妥地气息蠢蠢欲动着。但杨浩没动,一切都没有动。

    黑暗依旧是黑暗,没有声响,也没有风的流动。

    一直……到杨浩发出声轻吧。

    顿时,火焰便象是积蓄已久的洪水似地,猛烈的爆发出来了。这火焰,竟然是从杨浩的头顶开始,不知如何流淌出来的,围挠着杨浩的周身,又象是裙摆似地辅开在四面。

    空气已经彻底的燃烧起来,甚至连石块都在转瞬间被烧的微微发红,这个矿井弹指间已经变作了个火焰之炼狱。

    杨浩抬头,睁眼。整个人突然贯起,变作了一道长长的火龙。这火龙在炎剑的引导之下,笔直的朝着顶上射去。无穷无尽地火焰依旧喷四周,竟隐隐然将整个矿洞扩大了三倍有余,这些炎龙之火,将石块都烧熔了。

    杨浩所变作的炎龙,长贯而出。封在矿井顶的一块重达数顿的石块连一点点阻挡作用都没起到,就已经湮没那火龙绵延数公里,直接刺入天空,就像是三晶海的这个地方,有了一场终极火山的爆发。

    那种热量,甚至将天空中的云朵都蒸发干净,而蓝天更是蓝的浓烈。而阳光在那火龙的照耀下,竟然变的没那么帜烈。

    炎龙剑,是丹鼎派三大剑系中攻击一系最基础的剑招,亦是剑仙们入门的一剑,可爆发出来的威力,却超过了杨浩以往任何一记剑招。

    剑丹与剑式的配合,果然是非同凡响的。这一日,无论对杨浩还是对丹鼎双修派,都是重要无比的,甚至重于混元子找到杨浩。

    因为这一日,时隔千年后,又有一个丹鼎派的大剑师诞生了。

    “那是什么?”杨浩眯着眼睛,看前面大概十公里外的地方,有一道黑色的长烟,笔直的上穿天空,象是那里也有火山喷发一般。

    “过去着看。”混元子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说去就去,现在杨浩可是行动方便,即使是上百公里,对于御剑来说,也不过弹指一瞬的功夫。

    不过等到了地头,却让杨浩这个晋升不久的大剑师吃了一惊。

    这个地方,杨浩当然是认识,前几天还刚刚来过,不就是三晶海的执政官邸么。三晶海星系有三颗主星,所以相应的,执政官邱也立起了三幢楼,均是三晶海标准的银色,在日光的照耀下,非常的刺眼夺目。

    在三晶海星人的眼中,执政官邸当然是地标性的建筑了,所以不止所有人都引以为傲,更是不允许他人在附近建造同等的建筑物,在方圆一公里内,大建筑都被清除一工。

    但是现在,三幢建筑之间,却很怪异的竖立起了一个大而且丑陋的东西。这东西有十层楼那么高,头和底偏窄,中间宽阔,如果缩小看起来,有点象是个坛子。

    不过它比坛子可要坚固多了,从外壁的黑色纹理看,应该是一种用于飞船的合金制造,也不知是怎么浇灌出如此巨大的外形。而这个坛子里面,竟还点着熊熊的烈火,有超过两百把核火焰枪一起朝里面喷火。让这个巨大的怪东西温度极高,如果没有穿特殊的防护服,恐怕连接近都很难。

    执政官邸附近,居然有这样怪异的建筑物出现,这不啻为星球的大新闻了,所以在五百米外,围聚着上万人在观看,议论者有,怒叱者也有,却偏偏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来,要求始作俑者立刻将其拆掉。

    杨浩到后,围观的人发出声惊叹,这自然是有杨浩从天空飞落下来的无敌形象,但更有些人是暗中希望,杨浩能够以同盟首领的身份,阻止那个人的胡闹行为。

    不过众人都没有见到杨浩那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别人不知道黑矗矗立在那儿的东西是什么,杨浩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喷着熊熊烈火,大坛子似的东西,不是个丹鼎又是什么。只是平时的丹鼎都是小而又小,越是精纯的体积就越是不起眼,而面前的这个东西,未免太恐怖太伟岸了吧。

    敢在执政官邸胡闹的人,还会是谁。不用杨浩喊,阿曼达自然就飞奔了出来,穿着一身隔热服的女人,看到杨浩后还兴高采烈的,仿佛是立了什么巨大的功劳。

    “你在干什么?”杨浩怀疑她是不是吃醋吃到白痴了,“比谁造的房子丑么?”

    “房子?”阿曼达又恢复到以前那种对杨浩不屑的模样,“我这个可是丹鼎,是史无前例,天下无双的大丹鼎。”

    丹鼎这两个字,还是杨浩以前教她的呢,阿曼达最大的功劳就是曾经帮杨浩制作了第一个丹鼎。

    混元子却不服起来:“什么最大,我派史前的大丹鼎,才算是最大呢。”

    “反正我做的这个,一定是最有用的。”阿曼达笑吟吟,“为了把它立起来,我耗费了上亿的货币,还调用了父亲手下的七个大技师呢。”

    杨浩肚子里那个悔啊,他后悔怎么不早点出关,上亿的货币呵,如果早点拦下阿曼达,说不定就进自己的腰包不过说起来,七个三晶海的大技师可还真是了不起的事情呢。据传说,三晶海星系能够发展起来,就全靠着当年从地球移民过来七个大技师,这七个人的所学,涵盖了建筑、科技、锻造等等各方面,所以在短短的时间里,三晶海便能够迅速发展成宇宙第二大科技港。

    而如今的七大技师,自然是以前的大技师的后代,可是身怀的本事一点都不弱,看他们能够在七天内就把这个丑陋的家伙建造起来,就已经是天才了。

    但真正的天才,绝对是阿曼达。杨浩真是佩服死她了:“小姐,你造这个东西干嘛?”

    “给你炼东西啊。”阿曼达开始嘟嘴了,大有杨浩不领情就生气的意思。

    “给我炼丹?”杨浩赶紧压低声音,就怕被边上人听了去,有损自己刚刚竖立的光辉形象,“大小姐,我自己会炼丹,你就是要帮我,也不会大庭广众下搞这么个大锅炉出来吧,要是让人知道我用来做春药,一定会被咒到死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