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章 神器的光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卷 第六章 神器的光辉

    “放心啦!”阿曼达眼神中放出安心的目光,不是让你炼那些春药丹的。”

    “那做什么?”杨浩狐疑的望着不远处那巍然如山,冒着滚滚浓烟,连外壳都有些烧红的大家伙,“不会是要我站在里面修炼成仙吧。”

    “你要敢进去,一定会被烧死的。”

    “那可不一定。”杨浩大觉何曼达小看自己了,“我现在可已经是大剑师了。”

    “大剑师?”阿曼达目瞪口呆的看着杨浩,她真是想不通,半年前在学校里还是被人欺负的杨浩,怎么忽然之间就已经成了大剑师。现在就算帝国里面,大剑师也为数不多,大部分都是家族首脑和剑师团的团长,不过呵曼达却还是坚持,“就算你是剑圣,进我的鼎还是会被烧死的,因为……”

    “因为那里面有源生之火!”混元子直截了当的公布了答案,“源生之火是火焰的源头,也是炼造东西最好的能量,有了这东西,不要说人了,这世界上大概还没有什么是烧不干净的。”

    “答对了。”阿曼达拊掌微笑,“要不是我找来抗高温的合金外壳,那个丹鼎自己就先被烧化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杨浩有点摸不着头脑,做了丹鼎又不是为了炼丹,那还能干什么?

    “我要帮你……”柯曼达故做神秘的竖起指

    头。“炼剑!”

    “炼剑?”

    “恩。”阿曼达伸出手讨要,“你地那几把剑呢?”

    杨浩本着对这女人先天的信任,将自己的四把飞剑递了过去。除了剑心还在玛雅身上外,炎剑、冰刃、风裂以及另一把几乎没派过什么用场的白色飞剑,这是杨浩用的最顺手的武器,也是他活到今天的本钱。

    阿曼达却一点都不当回事情,转身就丢给一个大技师。

    杨浩可不晓得这女人心里面打什么主意,他跟着阿曼达朝巨大的丹鼎火炉靠近,一边听她说造这个丑陋玩意的艰难。

    阿曼达还真不是随便玩玩的,她地家族也是当年第一批七大技师之一。而且专事炼造地技术。虽然到后辈手里,史蒂夫已经从政了,但毕竟家里面很有些底子在。自从杨浩让阿曼达造过第一个丹鼎后,这女人就记住了丹鼎的模样,回家后拼命翻寻老祖宗留下来的遗物,居然还真让她找到了一本古书。

    这本古树名叫《剑炉记》,作者已经不祥,应该是远古时期,一个铸剑大师所留的。里面记录了大师铸剑的种种方法,以及前辈铸剑大师的传记。

    而阿曼达就是用《剑炉记》中的方法,造了一座超级大的炼剑炉出来。据传,这炼剑炉还是上古时期一对铸剑大师夫妇干将莫邪所创造的。当年干将为吴王铸剑,但怎么也融化不开九天之玄铁,最后是莫邪投身火炉之中,这才将剑铸成地。

    虽然阿曼达照足了古方。不过杨浩还是不太相信,现在的人还能够造出从前那种仙剑来?要知道,在宇宙时代里面,铸造技术虽然发达,但都用在大型建筑、飞船的身上,象冷兵器铸造已经很少有人会了。

    虽然十剑流依旧是帝国军队地中流砥柱。可他们的子弟所用的剑,也算是相当一般的,和帝国将官的佩剑没什么区别,这种普通地合金剑,虽然亦是削铁如泥,但如果灌注进原力过多的话,就很容易折断。

    但如果一把剑不能灌注力量进去,那还有什么威力呢?冷兵器能够与热兵器一较高下,就在于剑中的力量。

    所以剑的质量问题,一直让十剑流很头疼,不过做为元老院的武力,他们中的直系弟子,还是可以拿到元老院所赐下地宝剑。

    那些剑都是元老院中专事铸剑的元老所做的,不仅用料珍稀,而且还各自附着不同的属性,让那些直系子弟可以轻易用出本门的剑法。

    能够拿到一把元老院赐下的剑,这是豪门子弟获得承认的标志,而他们的武技也会因此而跃升数倍。

    杨浩在这短短时间里面,能够屡次杀死强敌,除了自己的力量在增强外,以前机缘而得到的五把飞剑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要不是有那几把可以嫂美元老院的飞剑,杨浩大概死多少次都不知道了。

    阿曼达为了能够和凌紫烟争风吃醋,算是下足了本钱。不止是花了几亿修筑起这个巨大的炼剑炉,还动用了七大技师。更从圣熊星运了一大堆的矿产过来,这些矿物再加上三晶海本身的出产,面前凑足炼剑所需要的材料。

    而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原料了。

    “干嘛为我做那么多事情?”杨浩了解这一切,心里面确实感动,但也觉得自己心有歉疚,因为他实在是给不了阿曼达什么承诺,一方面,杨浩早就承认师名媛是自己的妻子,而另一方面,凌紫烟竟怀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我要帮你炼剑。”阿曼达象是能看穿杨浩的心思,“别的事情我做不了,可我一定要造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剑,让你时刻带在身上,你就不会忘掉我。”

    “啊?”杨浩头皮发麻,这果然是阿曼达的风格。

    “莫邪为了铸剑,连命都可以不要。”阿曼达居然把前人当作自己的偶像,“我也要象她一样,把自己的灵魂印入剑里面。凌紫烟不过是有你的孩子,可你还是要把我的剑随时带在身边。”

    事情到这地步,阿曼达早就主意已定,而且铸剑炉都已经立起来,杨浩还能说什么。只是他觉得奇怪,铸剑就是铸剑,为什么要拿走自己常用的几把飞剑呢?

    这个问题到了阿曼达那里,似乎成了最正常不过。

    “古书上说,炼造宝剑,需要九天玄铁,我上哪弄九天玄铁。合金之类的东西估计也不太好,就干脆把你那几把剑当作原料了。”阿曼达轻描淡写,“放进炉子里烧一烧,融化后就能铸剑了。”

    “什么?”

    “什么?”

    杨浩和混元子一起咆哮起来,熔剑?

    要把杨浩的飞剑都给熔掉?要把杨浩的炎剑,那可以喷出数米长热焰,可以使出炎龙剑的炎剑给毁了?

    要把那冰刀甚至是举世无双的隐形剑都给毁了?

    阿曼达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似乎她这么做,都是为了杨浩似的。

    杨浩愣了几秒钟,从心底里面叹一声苦,也顾不得说什么,赶紧去找自己的那几把飞剑。可怜的它们,现在已经被那技师拿到了铸剑炉的最顶上,还没等杨浩大吼一声手下留剑,那个技师一撒手,象丢垃圾似的把飞剑都丢进了铸剑炉里面。

    杨浩与飞剑之间的心念联系,瞬间就中断了。

    “疯了!简直是疯了!!”杨浩暴跳如雷,阿曼达这哪里是给自己铸剑,分明就是趁机打击报复,惩罚自己用情不专么。

    阿曼达怔怔的看着杨浩象道青烟似的朝着铸剑炉顶端飞去,就连一直婉蜒向上的铁架梯子都不走,直接就飞到了最上面。阿曼达完全不清楚,杨浩为什么会这样激动,不就是几把剑么,更何况很快就会有更好的剑铸造出来可她哪里知道,这几把飞剑对杨浩有多重要。杨浩平生最大的两个奇遇,一个是与混元子相遇,而另一个就是捡到了这五把剑。那五把飞剑不仅与杨浩心意想通,而且各种属性与杨浩所学正好契合,要是被毁了,还上哪再去找这么趁手的兵器。

    杨浩冲上去,但还是晚了,他低头朝着铸剑炉顶端的口子朝炉里面望去,那中间还有什么飞剑,根本已经是一汪红色的铁水。

    源生之火再加上两百把核火喷射枪,这么强悍的热能,再一瞬间就已经把飞剑都给统统熔化了。不要说是杨浩的飞剑,就算元老院所制造的宝剑,到这个铸剑炉里面来也一样会被烧化。在所有火焰之源的热量下,几乎没什么是不能被熔解的,如果真有东西能从里面转个圈还毫发未伤,恐怕就只有神器了。

    阿曼达也跟了上来,杨浩正痴痴望着炉底铁水欲哭无泪,可她反而对发生的一切很满意,挥挥手对手下说:

    “扔材料。”

    边上的起重机立刻工作,数以吨记的矿物质、药材和液体投入到炉中。可是铸剑炉底,那火焰连一丝都没有弱小下去,就算丢进再多的东西,也是一锅烧煮成咕嘟冒泡的红汤水。

    杨浩此时,看到了一个令他心脏爆裂的场景。

    阿曼达居然翻书。她象是个完全记不住制造方法的学徒,现场开始翻她的那本古籍,嘴里面还念念有词:“应该是这样啊,没错啊,怎么不行呢……难道还要再来一次么?”

    再来一次?哪里还有飞剑让她再来一次。

    杨浩的心一半流血一半流眼泪,直喃喃着究竟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如果是个男人,我会建议你阉了他。”混元子也悲从中来,“可惜她是个女人,所以你还是阉了自己吧。”

    “为什么?”杨浩已经很伤心了。

    “让你下次多长点记性,不要再去招惹女人。”混元子咬牙切齿的说。他全然已经忘了,当初这个他自己给阿曼达下了春药,让杨浩去上人家的。

    “开炉!!!”阿曼达翻了半天书,也毫无所得,干脆大喊起来,准备开炉看一看。

    开炉两个字,自然也是这女人从书里面学来的。所谓的开炉,根本就不是将整个铸剑炉打开,而是在最底下的一侧,有一扇小门被人捅开,而里面已经煮沸烧开了的铁水,顺着一根管子通到早已经准备好的巨大的游泳池中。

    游泳池……自然是阿曼达家的。

    周围的人等了半天,一直就想看看执政的女儿究竟在搞些什么,忍受了那么许久的浓烟和炎热后,终于开炉只听到嘶拉嘶拉的巨响。整整一游泳池的水在瞬间被蒸发干净,白色的水蒸气将附近都遮蔽的伸手不见五指。

    而那锅被冷却的铁水,也很恰当的发出劈哩啪啦的声,果然十分的具有威势,让人们在浓雾中满怀着希望。

    数千年之前的铸剑方法。再加上源生之火地威力,还有杨浩的四把绝世飞剑,加在一起所炼造的东西,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就算达不到神器的地步,至少也该比以前更好吧。

    白雾散尽,四面静悄悄的,人们目光就象是被磁铁吸住,一起落在游泳池中,那里正有一陀东西呆呆的躺着。

    那东西是灰黑色的,形状随意。表面粗糙而没有一丝反光。趴在池子底根本就一丁点的仙气都没有。

    先是寒风起,风声不止是将温度降了下来,更将人们的悄悄话吹拂起来。

    “是什么啊……”

    “一陀什么东西?”

    “垃圾。”终于有个人肯定的说。

    “垃圾,绝对是垃圾。”越来越多地人附和,到最后,竟所有人都点头称是,一致裁决阿曼达耗费数亿,动用七大技师,照足上古秘方又毁掉四把飞剑。最后出来地,竟然是一陀普通的废铁。

    杨浩真想大哭一场,要不是碍着自己首领的声望。他简直就要抱着那块废铁自杀去了。好端端的四把飞剑,帮他杀人越货茹毛饮血,可是立了汗马功劳,可如今却惨遭人的毒手,连遗像都没留下来。

    阿曼达似乎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她吐吐舌头,假装没有听到别人的评价,又挥手让手下将废铁吊起来,再投入铸剑炉中,准备再烧一次。

    这回,很多围观者都冷笑着走了。烧一次是废铁,难道多烧几次就不是废铁了么。

    这自然也是杨浩的心思,他眼睁睁见着飞剑变成铁水,铁水变作废物,而废物现在又是在源生之火的温度下变成一锅红汤。

    那可是源生之火呵,连元老院都弄不到地宝贝,怎么就只会做破坏的事情呢?

    “你们都弄错了。”混元子似乎冷静下来,发出声音训斥,“小丫头,你什么都不懂,就敢乱来。”

    “我怎么不懂?”何曼达当然不服气,她挥挥手上的书,“当年干将莫邪就是这么铸剑地。”

    “你好好看看书,莫邪最后是怎么才把剑铸好的?”

    混元子竟把那段传说记得很清楚,“干将铸剑九天九夜,可玄铁还是熔化不开。最后莫邪投入火中,以自己的身体做为催化剂,才将剑铸好。”

    “啊?”杨浩一惊,他可没听过这个传说。

    阿曼达脸色苍白,很显然,混元子说的,正是那书上所写的。以至于阿曼达地双手都在微微发颤,她很清楚,今天铸剑的方法是完全没错的,但问题出在哪里呢?难道真的只有最后一个方法?

    杨浩恨恨的说:“什么投入火中?这个世界上哪有这种女人?怎么会有人为了铸剑连命都不要的。我看这个传说本来就是假地,从故事开头就是骗人的。”

    但他不信,却自有人信。还没等杨浩话说完,他身边的阿曼达突然一跃,竟真的跃入了铸剑炉顶的口子里去。

    她跳炉了。

    这一个变化,任谁都想不到。杨浩更是料想不到,他算是眼疾手快,阿曼达一动便出手去拉,可还是只抚摸到一丝秀发,那女人就已经堕入铸剑炉里面。

    火焰愈烈了,而寒风,却将寒冬的料峭带到。

    杨浩没有丝毫犹豫,随之也翻过护栏,跳进了铸剑炉里面。

    干将莫邪舍身铸剑,是历史上极其有名的一段公案,只是到了这个时代,就没有人知道。阿曼达家所拥有的那本古籍,到了任何一个别的人手里面,都不会有用处,因为没人愿

    意花如此大的代价,就为了去造一把剑,更不会有人愿意将自己的性命投进炉里,就为了一把剑。

    但对于阿曼达而言,这并不只是一把剑。还是她对杨浩的感情,是她的爱,是她对凌紫烟的愤怒。

    或言之,凌紫烟可以为杨浩怀孕,那么阿曼达就可以用性命去铸造一把剑。

    所以她跳进了炉鼎之中。

    源生之火就象是得到了什么昭示,突然扩大了几倍的热量,那种源自上古时代的火焰,那种拥有所有属性,可以将一切一切都焚毁的力量,将自己所有的热能都爆发了出去。

    阿曼达就象是片落叶似地。朝着炉底的火焰飘去,很决绝。杨浩在后面追逐,感觉着铸剑炉中越来越高的温度,心里面已经开始绝望了。

    阿曼达比杨浩要早跳入铸剑炉,而且又是怀着必死的决心,所以下坠速度很快,杨浩以现在的速度,是绝对拉不回他的。而炉中的源生之火温度高的快要把一切都烧毁,虽然还没接近炉底,可皮肉上有了焦灼的感觉。

    杨浩看着阿曼达已经坠了一半的距离。连身上地防护服都已经着火燃烧。他心底地焦虑无以复加。随着一声轻叱,有一个灰色的虚影竟从肉身上脱离开,以更快的速度下落。

    杨浩已经别无选择了,如果那几把飞剑还在手上,自己御剑飞行的速度,怎么也能把何曼达给拦下来,可是现在要想救人,就只有用出元婴。

    元婴的速度果然比肉身更快,但这转瞬的时间。却已经让阿曼达快坠入无穷的火焰了。杨浩的元婴只赶到了女人的身后,他一身手,揪住阿曼达地头发。用力向后一甩,将那差不多快烧着的身体甩给了还在半空里悬浮着的肉身。

    肉身自有混元子掌控,他会接住阿曼达地。

    可杨浩的元婴却被一揪一甩的动能,再度朝炉底抛而源生之火,最后一次的爆发了。那烈焰之能。犹如是从地狱里面发出来的,将杨浩地元婴都彻底的包裹住。

    一种痛,一种象是会将精神都彻底烧化掉的痛,刺入了杨浩的元婴里面。任何一本典籍中都会记录,源生之火是可以烧灭它想烧灭的一切事物,包括精神体在内的。

    杨浩地元婴在这无休止的痛苦中。竟难以为继,眼见着就要被源生之火包围,虽说这火焰也是至强至烈的光明力量,可吞噬起生命来也是毫不留情的。

    正在杨浩逐渐失去意识,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突然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轻微的触碰,有些类似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悄悄的成长。他的身体里,象是又长出了点什么东西,而他的精神,他的灵魂和心脏,都在一点点的滋长。

    有一个原本不属于杨浩的东西,正从外界一点点的刺入杨浩的元婴,并且和其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

    而杨浩能够感觉到,那东西的力量,已经强悍到非常惊人的地步,就算自己以前所有的飞剑加在一起,大概也不过只有它力量的十分之一。而且这个东西带着非常奇妙的属性,又似火,可火中有冰凉的意味,有时候甚至让人都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杨浩的元婴就被这东西带的飞了起来。

    在外人看起来,这幕场景是极其可怕的。虽然柯曼达被救回,但杨浩的元婴却以一种浑身带火,仿佛正痛楚燃烧着的样子回升到了天空中,更让人目瞪口呆,甚至心惊胆颤的是,有一把半月型,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飞刃,正缓缓的穿过杨浩的元婴。飞刃与杨浩的元婴相交的地方,有一种水融的感觉,仿佛那本是一体的,只是两种不同的变化而已。

    这个过程很短暂,大概几秒钟后,那一切都消散不见了。周围盯着的几个大技师,直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睛。

    怎么可能有人能从源生之火中回来呢?更何况又先救回了阿曼达。

    但杨浩确实是回来了,当元婴归回肉身后,他甚至还有了新的一种感觉。

    就在杨浩肉身的背后,那支星云之花似乎又开放了一瓣。从神界开始,杨浩的身体上就一直挂着这幅星云之花的地图,据那几个大神说,只要星云之花全开,就可以找到宇宙中造物主所留下的最强者的力量。

    但必须要有三次光明力量和三次黑暗力量的洗礼才会全部开放。

    杨浩正是被黑龙的吐息和大光明术洗礼后才会有这支星云之花的,而现在,那红色而诡异的花朵,竟又开了一瓣。

    难道说,那源生之火竟是又一种的光明力量么?杨浩竟如此简单,就获得了再一次的洗礼?

    其实,杨浩的想法并非没有道理,三次光明洗礼和三次黑暗洗礼岂是这么简单就能经历的,普通人终其一生也难以遇到半次,就算是遇到了,恐怕也难以经受住。正是因为这样,神界的人才会一直找不到可替他们办事的人。

    只是杨浩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想源生之火这样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神物,都让他拿到,再加上有阿曼达主持的铸剑大典,源生之火的能量被释放不少出来,才完成了这次光明的洗礼。

    不过要不是有最后的那把助力,杨浩恐怕也唯有乖乖的被源生之火烧死。

    现在,那把神奇出现的东西,正漂浮在杨浩的周围。

    准确的说,正围绕着杨浩的脖子打转,相当有一刃下去,就把脖子割断的趋势。

    不过杨浩却丝毫没有担心,反而饶有兴趣的观赏着。

    这个东西成弯月形状,无论是半圆面还是凹陷面都是锋利的雪刃,着不出是什么材质炼就的,黑中带着淡淡的金色,而锋刃处又有蓝光闪烁。更重要的是,在这把弯月的利刃上,还有繁缛的花纹,这些花纹宛如是神所撰写的,隐隐透着一阵阵神物的光芒。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把不折不扣的神器。

    神器是什么东西?那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地神器是由上位神族或者金仙这个级别的大神所铸造,并且长期修炼的。存在于普通人世界的神器,总共也不会超过二十件,其中大部分都散落在当世绝顶高手的手中。

    杨浩抢来的十剑流的几把宝剑,能够封制神族,自然算得上神器,只是这几把剑是杨浩所不能控制的,所以和普通的剑也没有区别。

    可面前的这把却不同了,他是杨浩地魂印武器。

    魂印武器与以前地飞剑又有不同,飞剑是修炼者将心性与武器相联系。所以相互之间有了感应。可以随时指挥它运行自如。可魂印武器却是印入修炼者灵魂的东西,这种武器自铸造的时候起,就与修炼者合为一体,所以运行起来更是自如,想消失的时候能消失,想出现的时候可以出现。更重要的是,魂印武器是修炼者灵魂的一部分,所以根本就不怕被别人夺走,即使夺走也没有人可以驱使。

    所以这把利刃哪才穿入穿出杨浩的元婴。一点都不会给杨浩带来伤害,反而还助他飞出了源生之火的伤害范围。

    一把神器成了自己地魂印武器,杨浩的这番遇险实在是太值了。以前的那几把飞剑就算累计在一起。都不可能比得上神器啊。

    “影月!”杨浩迅速为这把神器取好了名字,在他地动念之下,影月的刃面上忽的显现出如源生之火般浓烈的烈焰,又突然变成了纯净蓝色冰晶。

    原来这把神器在熔炼了几把飞剑的同时,将其中地属性都容纳一体间。这点意外的发现,让杨浩更是喜不自禁。

    影月缓缓的贴着杨浩的身体掠过,最终直至完全的消失在空气中。

    毫无疑问,隐形的属性,也被继承了下来。

    有了这样地一把魂印神器,杨浩未来无论和谁交手。

    都不会再落入下风了,不消说是百强武者,就算是前五十位出现,恐怕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再加上剑丹的功效以及元婴境的加持,杨浩感觉到,自己的报仇大计,甚至是为神族完成的那件事情,都已经变得不再困难了。

    他昂头看着天空中碧蓝的色彩,心也一样的晴朗起来,甚至连那巨大的铸剑炉带着源生之火在一起慢慢的变成齑粉,都显得无动于衷。

    杨浩现在,真的有了一点点绝世强者的感觉了。

    入夜。

    三晶海最秘密的议事厅,这是在三晶海主星的地下一公里处,史蒂夫让七大技师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造起来的。这议事厅已经成为了几乎不能推毁的堡垒,史蒂夫很有信心,就算三晶海星系整个被湮没,这个议事厅也会独立存活下来,并在宇宙中成为一颗小卫星。

    这样的保障措施是极有必要的,哪怕它有几百年都不被使用,但只为今天这一夜,就有了存在的价值。

    今天是反帝国同盟的第一次全体首脑会议。上百个星系的执政首脑们,都赫然坐在议事厅的银色靠椅上,在这个几乎用纯银构建成的房间墙壁上,有淡蓝色的火焰燃烧着,这些火焰所组成的结界,能够屏蔽元老院的灵念侦测。

    在帝国的历史上,大概从没有那么多反叛者首脑的会议,这也是几十年来,反帝国势力最集中的一次聚会,如果帝国能够察觉,并且派出杀手成功击杀的话,恐怕同盟的势力将在这一夜终结。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反帝国同盟已经成长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其中的武者、暗杀者数量多如牛毛,他们的防护不会比帝国的皇宫更差。

    当杨浩走入议事厅的时候,所有首脑们的目光都瞬时集中了过来,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杨浩从没有见过的,相信这些人也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任何看见杨浩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的怀疑,连续挑战帝国的强者却一再胜利,又率领一艘战列舰而赢得双日战争,并且获得神族垂青的人,竟然如此年轻。

    从神界回来后,杨浩整个人的感觉都与以前不同了,他不再是那个有点长不大无厘头的年轻人,而隐隐中有了领袖的气质。他的步伐,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历经死亡的沉稳。

    今天的杨浩穿着深蓝色配合着繁缛金黄花纹,贴身的剑师服装,这种规制的衣服在银河帝国中只有验征过战力的剑师才配穿,虽然杨浩的实力已经突破剑师,进入大剑师的层级,但没必要显露在外面。

    剑师服外是灰黑色的长袍,硬质的衣领竖立着,将杨浩瘦削而带点苍白的面孔围拢在内。人们轻而易举的发现,在长袍的左胸口上,有一个古怪的符号,有点像上古时期的符咒。这是丹鼎双修派曾经的徽记,杨浩将它定为浩剑团全新的徽章,也预示着丹鼎派在这个世界的全面回归。

    看到杨浩带着龙云与玛雅走进来,史蒂夫再怎么不屑,也只有站起来。一时间,所有星系的首领都起立,朝着杨浩鼓掌。

    纵然杨浩这个首领是假假的,并不能指挥哪怕一支军队,但他从神界安全回来却是真的,他多次打胜帝国军队也是真的,要知道,近几十年来,反帝国同盟还从没象这半年来取得如此多而重大的胜利。

    更何况,杨浩手里面还切实的握着雷蒙星和圣熊星这两个重要的星系,做为资源和战士的补给基地,都是不可忽视的。

    所以连史蒂夫也不得不暂时低头,并且将议事厅最中间代表了同盟首领的位置让出来。看杨浩毫不客气的坐下去,史蒂夫心里面也恶狠狠的想着,看他能坐多久。

    杨浩的目光如剑般射到了史蒂夫的脸上,令这个三晶海星系的执政心里一凛。史蒂夫虽然从政,但本身也是个高段的武技高手,他感到杨浩似乎能够看穿自己的心思,不由心里暗暗发毛。

    杨浩确实能够看穿对方的心思,虽然这技能不能持续太久。在神界之中,杨浩吞服过混元子几乎用生命换来的龙息丹,才得以大幅度的提升精神力量,现在他的精神力虽不能与龙族相比,却比普通人类高太多了,向史蒂夫这样的高手纵然不能控制对方,但探听几句脑袋里的虚实却不成问题。

    “这么隆重的会议,怕是几十年都难得一见。”杨浩忽然露出以往的笑容,“史蒂夫先生不是要选秀吧!”

    这句话引来低低的笑声,史蒂夫有断袖之癖已经在同盟中流传开来,那些自诩有些姿色的男政客们都不由的夹紧双腿,生怕被史蒂夫看中。

    史蒂夫并没有因此而气恼,反而微笑着说:“那我们开始吧,首领先生。”

    “开始吧。”杨浩点点头,靠在纯银的椅背上,椅子镶嵌的宝石,并不能更好的衬托杨浩的身份,反而有些累赘。

    这也是杨浩对权力的看法,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杨浩和混元子龙云他们一起研究局势,在他们看来,杨浩现在必须去做一个领袖,也必须要拥有权力,否则他无法完成自己的任务,甚至连跟随自己的人保护不了。

    所以杨浩变得冷了,他放弃了以往的轻松愉快,在这些政客面前象冰一样的寒冷。

    “首先,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史蒂夫站起来,大声的宣布,“根据我们的消息来源,冥色暗杀团依旧驻扎在三晶海东线的彗星源头上,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