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章 神谕的诞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卷 第七章 神谕的诞生

    (-  底下一片如释重负的声音。这些星系的首脑们最担心可不是子民,而是自己的性命。银河帝国最可怕的冥色暗杀团就在附近,如果发觉这里的会议而倾巢出动的话,他们能有几个人活着回去可是个问题。幸亏冥色还没有任何的异动,不然的话,首脑们宁可停止会议也不要犯险的。

    “当然,还是出了一点点小意外。”史蒂夫的话又让人们把心提起,他似笑非笑的望着杨浩,“首领的情人凌紫烟小姐,突然叛逃,也赶到了彗星源头上,不知道何故呢。”

    杨浩心里面一震,表面的冷酷也出现了一点点的缝隙。凌紫烟突然回到冥色去了?这还是杨浩这个所谓首领第一次得到消息。自从凌紫烟与呵曼达两个人争锋吃醋来,杨浩就觉得会出事情,结果刚刚从铸剑炉里救回了阿曼达,凌紫烟却又跑回了冥色去。这个女人回去干什么?

    难道刚刚背叛帝国的她又要背叛杨浩?而且还带着她与杨浩的孩子?

    那些星系首脑们着杨浩的目光,瞬间就黯淡了很多。

    史蒂夫打击杨浩威望的目的达到,又不露声色的转回正题:“各位首脑,反帝国同盟成立多年,今天是第一次聚集所有领袖的会议,因为直到今天,我们才在各位领袖的引导下,正式成为一支光明的力量。”

    光明的力量?史蒂夫的话却让很多人暗暗吃惊。银河帝国统治宇宙达百年。他地武力遍布各大星系,力量强悍到根本难以动摇。反抗同盟历经几十年的时间,才有了一点点自己的实力,但在帝国的眼里,仍旧不过是小小的叛逆而已,根本摆不上台面,又何来光明呢。

    “现在的局势,对同盟非常有利。”史蒂夫拍拍手,他的面前,迅速出现了一副直立的星海地图。这地图上面。帝国军队和同盟军队以及其他反抗军队的势力用不同颜色标注,并且随时可以扩大与缩小,史蒂夫用手指攥动星图,“银河帝国经过百年发展,军队力量已经到了极致,根本无力再发展,而反抗者的力量,却持续地增强着,虽然我们无力吞掉帝国。但想要分裂却并不难。”

    “分裂?”一个星系执政大声问,“难道帝国不会出兵镇压么?史蒂夫先生不会天真到击败落日舰队就相当于击败所有帝国军了吧。枢密院手下地超级舰队数以百计,根本不在乎一支舰队的成败。”

    史蒂夫早就成竹与胸:“枢密院虽然握有重兵。但他们与元老会之间的内斗越来越激烈,外面还有行商集团在牵制,势力已经削弱不少了。更何况,现在的反抗军并不只有我们一支,大家看……”随着史蒂夫的声音。星空图一变,迅速转为银河帝国的东部外域,在那里,有标注成白色的一批星系,正在与帝国军队激烈交火,“东线的天使星叛乱。已经绵延开了,只是几天的时间,叛乱者队伍里又增加了十个星系,据传言,天使星叛乱地首领师名嫒有将近五十级的战力,几乎拥有大剑师的实力。”

    史蒂夫地话传出来,让那些执政们纷纷惊呼。在宇宙中,大剑师屈指可数,而反叛者队伍中,更是少而又少。

    师名媛以这么年轻,就突然拥有了大剑师的力量,难怪天使星的战争会一直延续着。

    在惊呼声里,只有赫德和杨浩两个人纹丝不动。赫德甚至还闭着眼睛,仿佛没有听到史蒂夫的话。而杨浩却是伪装的,要不是混元子在肚子里提醒他,恐怕杨浩早就叫起来了。

    师名媛竟然突破了五十级地战力!她可是杨浩最亲近的人呵。想到师名媛那美若天使的容貌,滑腻的肌肤和柔嫩又纤细的脚,杨浩真难以想象,这样的身体里,怎么会有如此强悍地力量。要知道,杨浩去神界逛了一圈,又突破元婴境,还拿到魂印神器,这才堪有五十级的战力。

    “没关系,等你突破了空冥境,再炼成更进一步的剑丹,就能达到半剑圣的实力。”混元子也只能这样安慰杨浩了。

    史蒂夫双手往下一压,阻止了议事厅里的喧哗:“天使星的叛乱,出乎我们的预料,自然也很让帝国意外。帝国皇帝的权衡之下,觉得天使星现在虽然渺小但力量增长惊人,所以将帝国的主力派遣到了那边,准备一举镇压叛乱。”

    “帝国的主力,都是哪些舰队?”还是刚才那个星系执政在发问。周围不少政客也纷纷点头,帝国军力太过强大,主力也可能有很多支。

    提起这一点,连史蒂夫这么阴沉的人都双手微微发颤,似乎要说出来的名字,本

    身就包合着压抑不住的力量:“荣耀军团,已经倾巢出动。

    “呵!”下面一片哗然。

    “十剑流中排名前列的三支家族军,也随军出战。”

    “呵!!”惊呼声更响亮。

    “帝国两大剑圣之一的皇储之师,也赶往天使星平叛。”

    这下子,干脆就没有人出声了。所有首领的眼中,都充满了绝望和侥幸的神情。他们侥幸的是帝国把平叛的长剑指向了东线,如果这样一支军队直逼三晶海星系的话,就算在场的一百多个星系都联合起来,恐怕也难以抵挡。

    荣耀军团,是帝国多少年都不舍的再动用的武力,即使是帝国兵力见拙,力量难支的时候,帝国皇帝和抠密院都一直将这支军队留在身边。因为它所附带的意义,绝对不是军力而已。

    荣耀军团中有十支以荣耀命名的舰队,这十支舰队都曾经参加过数以千次的战役,为帝国版图拓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这些舰队都至少三次遭遇覆灭的打击,并且至少一次独立面对过十倍的敌人。可是这些舰队,竟然都还留存了下来。其中所带的荣耀以及军人们的杀气,是任何人都不可小视的。

    而十剑流中排名前列的三支家族军就更加令人惊叹了。如果论及军力的话,家族军无论如何也比不过荣耀军团的。但是人们能看到的是家族军的背后,那三支代表着三大剑派的剑师团,家族军的出发,相当于三大剑派的全力出击。一个冥色暗杀团就已经使在场的那么多领袖闻风色变,更何况是三大剑派的联手呢?

    但令人真正胆战心惊的,还是剑圣谬塞的随军。剑圣在银河帝国中,是一种超脱的存在,他们不属于任何政治集团,虽然实力已经达到元老的层级,但也不加入元老院。剑圣的主要任务,就是守护在帝国皇帝身边,以震慑四方的刺客。剑圣这样层级的高手,实力可能已经非常接近散仙。

    现在银河帝国中,有三大剑圣。第一位老剑圣据传是帝国皇帝和司徒海的师父,近几十年都没有他的消息。第二位剑圣就是谬塞,他以一个普通将官的身份,苦修四十年,终于升格为剑圣,并且一直做皇储的师父。而第三位剑圣则是刚刚升格的司徒海,司徒海成为剑圣的消息,宇宙中很可能知者寥寥。

    那么多年来,很少有听说过剑圣随军的讯息,因为一方面帝国军队已经足够强大,根本不需要劳师动众请出剑圣,而另一方面,剑圣的战力已经强大的令人侧目,一个剑圣便足够搞定叛乱者的首脑,如果出动,几乎无需军队配合。

    但是这一次,银河帝国竟如临大敌,将自己最强的王牌一起打出去,看来东线叛乱除了离帝国比较近外,还另有玄机,帝国是希望能够尽快的平定,以图将来。

    果然,那个史蒂夫的话,再度证实了众人的想法,他脸上带着难以遏制的笑容,向所有人展示一封极致精美的信笺。

    在这个时代,讯息的传递速度是非常快捷的,哪怕是银河帝国中心地球的一个命令,也只需一天的时间,就能够发送到三晶海。所以几乎不会再有人使用这么古老传统的收书信笺。这样一封信笺通过飞船的接力传送,耗费巨大成本,时间浪费的自然也更多。

    但毫无疑问,史蒂夫手上的信笺,是一种传统。看着那上面以金色和红色组成的繁缛纹理以及鲜明的帝国皇室徽章,便可以明白,这是帝国皇帝的一封御令。

    “银河帝国,要与我们议和。”史蒂夫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嗓子里面干巴巴的。眼下的这些人奋斗那么多年,所为的事情,真的在他的手掌里成为现实了,“银河帝国皇帝已经御令,以雷蒙星、圣熊星和三晶海星系为中轴的外域,划立为神谕自治领,从此后可以不由帝国统辖,自治领内的星球有自治权、军权和独立的财政权。”

    这个消息,犹如是一场宇宙风暴,卷的整个议事厅都狂暴起来,甚至连墙壁上的火焰防御结界也随着猎猎呼啸。首领们都站立起来,可一时之间愕然的忘记了欢呼,只是相互之间看着,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这的确是真的。”史蒂夫用力挥了挥手中的信笺,“这是我刚刚收到帝国的御令,上面有皇帝的印鉴。各位,反帝国同盟奋芊了那么多年,如今真的实现了目标,难道不值得我们欢呼么?”

    欢呼声立刻爆发了出来,那些政界领袖,星际首领都不顾自己的身份,相互紧紧拥抱、亲吻,哪怕是曾有仇怨的,也在这一刻都忘记了,他们眼中涌出泪水,情绪已经激动到难以遏制。

    外域是银河帝国殖民政策最为恐怖的地方,因为远离帝国的核心区域,所以帝国更是肆无忌惮的从这里掠夺,长年来的掠夺和杀戮,已经让无数星系都变成死心,而剩下的这些都是苟延残喘而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已的星球和种族就会彻底灭亡。

    而如今,他们的梦想终于得到实现,他们的种族可以拥有了自由,虽然这种自由的代价或许会很大,但至少现在,他们可以由自己来统治自己了。

    赫德依旧闭着眼睛,毫无反应,这只老狗熊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杨浩的表现也是很离谱,他居然没有一起欢呼,而是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鼓掌,面孔上并没有太多喜悦的神情。这在一方面,杨浩并不像那些执政被帝国欺压了多年,现在杨浩所管理的两个星球,早就脱离了帝国的控制。而另一方面,杨浩也确实的发现了。这些所谓地反抗同盟其实所看重的只有自己的利益。只要自己的星球不再有危险,所谓反帝国的伟业就可以抛弃了。

    自从与智脑的那次短暂交流后,杨浩的整个目光都放的远了,他感觉到,哪怕是神谕自治领,也不过是帝国的一个角落。银河帝国放任这里的叛乱而力求迅速地结束各方战争,恐怕是有更大地麻烦在其内部了。

    不过话说回来,杨浩做为反抗同盟的首领是被载入史册的,虽然那份御令捏在史蒂夫的手里,不过杨浩已经看到了。刚刚被分封的神渝自治领的领主名字。分明写着杨浩两个字。

    这点可让杨浩自喜自得,他还如此年轻,却已经成为了帝国的封疆。银河帝国是君主集权国家,神谕自治领恐怕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自治区域,杨浩的身份,甚至比贵族都要高许多。

    不过事情哪有这么简单,那个赫德似乎是知道了杨浩的得意,叹了口气,朝他意味深长地瞟了一眼。只是这一眼,就让杨浩有了怔怔的感觉。

    “帝国皇帝对神谕自治领也提出了三项要求,如果我们做不到。那这封御令就此作废,帝国派往东线镇压的军队,会立刻转向西线,与我们全面开战。”史蒂夫看在做地欢呼的差不多,便开始了下文。

    “什么要求?”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些要求一定不简单。可对比起将获得的利益,以及面临的战争压迫,应该都可以答应。

    “首先,帝国要求我们的军队,不得跨越由三颗死星堡垒筑城地防线。”史蒂夫说。那三颗死星堡垒就漂浮在三晶海星系的东侧。

    不过即使帝国没有提这个要求,聚集在三晶海的同盟军也不会轻易去招惹死星堡垒。这种宇宙中的战斗堡垒在联手防御时,有极其强大的力量,就算数倍于其的军队也很难攻破。

    “其次,帝国要求神谕自治领将每年出产地三分之一,上贡给帝国。”史蒂夫舔舔嘴唇,眼角瞟了瞟下面坐着的首领们。在这方面,三晶海星系可谓是占了大便宜,因为三晶海唯一出产的东西就是硅系元素。但其他的资源性星球可不一样,他们都是依靠自己星球的出产换钱的,如果上贡三分之一,那比以前好不了多少。

    这条提出后,引发了不少人的争论,可史蒂夫天生就是一个鼓动和谈判的高手,他晓陈利弊,并且用同盟的整体利益压迫,最终那些农业和资源性的星球也不得不答应帝国的规定。

    其实就算是这样,自治领也是占了大便宜的。以前的外域,不仅超过一半的资源要运往帝国中心,其政治和军事也都受制与帝国,哪里有现在这样的自由。

    “第三条……”史蒂夫终于说到重点,先停

    了下,目光逡巡一周,最后落在一旁的赫德与杨浩的身上,眼睛中的光芒有暗沉的闪烁,“帝国皇帝御令,神谕自治领的创始人立刻前往国都地球,接受子爵封号。”

    这句话说完,一百多个首领都出乎意料的安静了下来,似乎大家都在凝思和咀嚼。这里坐着的人个个都是一方智者,分析判断能力强大的惊人,可连他们都要思考,可见这第三条里面包含的内容有多复杂。

    前面的两条要求都很好理解,也在意料之中。可偏偏第三条御令里包含了众多信息,充分的运用到了权术的力量。

    帝国皇帝在御令里,并没有直接召回神谕自治领的领主,而是召回创始人,这个字眼就用的很含糊。现在反帝国同盟的首领假假的是杨浩,而领主自然也是杨浩,这是摆在台面上的东西。可同盟的创始人又是谁呢?杨浩怎么样也算不上创始人吧。

    权贵的封爵倒是帝国的惯例,但子爵是帝国中等级最低的爵位,可以说是贵族中的下等人,一般只是赏赐给立了小功劳的战士或者是权贵的手下的。而现在神谕自治领拥有一百个星系,数百亿人口,创始人怎么说也是一方霸主,就算没有亲王位置,至少也得有个公爵爵位才像样。

    所以说,召回地球封爵是假,皇帝的要求很明显,就是要让反帝国同盟里最核心地那个人去地球。

    是最核心的人。而不是首领。

    而且去的地方还是地球!!

    单单听到这个名字,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了。自然,对于帝国忠诚的子民而言,地球就是一个伟大故乡的代名词,是一个永恒的圣地,有生之年如果能踏上地球的土地,他的灵魂都会得到救赎。

    但现在这里的,却都是反抗帝国的精英,这些人虽然有曾经银河系地人类移民,但现在却象是黑暗中地魔鬼般。最怕的就是看见地球上的阳光。

    银河帝国的皇帝。在地球上。令人生畏的皇室禁卫军,在地球上。掌握着神秘修炼方法并且统管天下修炼者的元老院,在地球上。指挥帝国无敌舰队的枢密院,在地球上。十剑流家族的本部,也在地球上。甚至于三大剑圣,他们都居住在地球上。

    那是银河帝国权力的核心,力量地核心。对于一个反叛看来说,不旁为地狱一样的所在了,凡是进去的人。唯一地下场就是象在炼狱一样,被各种力量折磨致死。

    尤其是杨浩,他先后得罪过十剑流里面的王氏家族、黑风剑派、光剑

    流和冥色暗杀团。又摧毁了枢密院的强大舰队,还有一个仇敌在元老院中,可以说,他的敌人是最多了,如果杨浩被送入地球。那就是羊入虎口,生机堪忧。

    不过现在看御令,倒并非直接叫杨浩过去。帝国皇帝的高明便是在这里,皇帝大概已经看清楚,杨浩虽然挂着首领地名号,但却并非是同盟的核心。他也控制不了同盟的力量。而皇帝想要的是一个人质,一个足以牵制同盟不敢轻举妄动的人质。有了这样一个人质在地球,帝国皇帝才放心让自治领休养生息。

    可是现在,谁去地球当这人质呢?

    良久的沉默,被几声不和谐地咳嗽声打断。这声音,居然是一直都在闭目养神的赫德发出的。赫德现在的目光,正对着神情尴尬的史蒂夫。

    其实大家心里象明镜一样,同盟的各星系执政虽然有一百多个,但有资格去地球当人质的不过三个人而已。

    杨浩当然是一个,挂名的同盟首领,官方的自治领领主,再加上连续几场胜利的指挥者。

    而赫德也能算是一个,他不止是圣熊星的精神领袖,也是反帝国同盟的精神领袖,是外蒙一战后战神一样的存在,在杨浩看来,赫德极有可能也达到了剑圣的层级,只是掩饰的不错罢了。

    而最后一个,自然是史蒂夫了。三晶海星系是除了银河系之外的宇宙第二科技中心,更是掌握了同盟的军权,史蒂夫虽说没有名分,但一直掌握着同盟实际的权力。帝国皇帝所说的创始者,多半就是指着史蒂夫了。

    史蒂夫见赫德在看自己,知道今天也是在火山口,他好不容易才有了如今的权势,虽然领主的身份被杨浩窃走,但至少实权还在自己手里,当然不想这么放弃。便面色不该,一本正经的说道:“可惜我职位太低,实在不配去做帝国的子爵,要不然,我宁愿替大家去跑一趟地球的。”

    “史蒂夫先生是三晶海的执政,更是同盟的创始者,怎么不配?”龙云突然冒出句话来。这个大个子粗中带细,自然知道,史蒂夫不去的话,杨浩就岌岌可危了。

    “可是……”史蒂夫感觉到下面人火辣辣的

    眼神,脸皮再厚也难免红了红,“可是自治领刚刚成立,现在千头万绪,我如果一走,可交给谁做好呢?”

    “哈!”龙云冷笑,“莫非整个同盟就只有史蒂夫先生一个人做事?其他的执政们都是摆设么?”

    龙云这句话有些毒辣,等于将史蒂夫推到了所有星系首领的对立面。

    果不其然,那些星系首领看史蒂夫的目光都有些变化,大有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意思。

    史蒂夫急得满头大汗,正想解释几句。

    “好了,好了。”赫德慢悠悠的站起来,他人生的矮小,就算立起来,也不如尘在高椅子上来的高些,不过赫德一开口,却不怒自威,当然没人敢再说话,“地球么,又不是龙潭虎。更何况还有个子爵封号,那就老头子我跑一趟吧。”

    史蒂夫面上一松,喜色要用力压制才不会显露出来:

    “赫德长老德高望重,更是同盟的创始人和领路人,这个爵位你当的起,当的起。”

    虽然赫德并没有说什么,可人们都晓得,银河帝国最痛恨的人名单上,排名第一的大概就是赫德了。当年外蒙一战后,唯一还活着的人,是反抗者的精神力量来源,也是宇宙里数得着的强者。如今这一去,恐怕是再也没有命回来了。

    所以赫德的脸上,也颇有几分苍凉的感觉,他叹口气问:“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史蒂夫谦卑的回答。

    “呵。”赫德眼中泛了下潮水,又自嘲的掩饰住了,他貌似不经意的拨弄身上脏乱的毛发,“来不及回一趟圣熊星了啊。”

    确实是来不及了,这个伟大的强者,圣熊星的领袖,却连自己一直守护的故乡与子民都不能再看一眼,就要去赴死了。

    长斧没在手中,而强者的力量,亦要烟消云散了。

    “罢了罢了,这么多年,总有放手的一天。”赫德摇头,眼里竟是决绝,对着议事厅里沉默的人们一挥手,“就这么决定吧。”

    执政们竟不敢去看赫德的眼睛,他们对这个一直来都奉献着智慧与力量的老者有深深的愧疚,但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赫德这么做。

    或者有一个人,只是他没有站出来,还是赖在舒服的银椅子上,懒洋洋的说道:“你没资格去。”

    说赫德没有资格,当然只有一个人了。

    杨浩还嫌自己语气不够重,用力的再说了一次:“爵位是给我这个领主的,你没资格。”

    赫德没去看杨浩,可其他人的目光却都集中在一起。

    玛雅吓的脸色发白,连龙云都有些摇晃躯体,他想要抓着杨浩,可杨浩身形一闪,已经走到了史蒂夫的面前。

    “我会去地球,顶替你的爵位。”杨浩很直接的对史蒂夫说,“你最好照管住自治领的一切,我是领主,迟早会回来的。”

    “是么?”史蒂夫也懒得装了,“希望吧。”

    地球,那是地狱之门,已经朝杨浩打开了,他能进去就一定出不来,这一点,史蒂夫非常有把握。

    “那么,请首领准备动身吧。”史蒂夫其实想说,请准备去死吧。

    杨浩摇摇头:“还不能走,我还要跑一趟彗星源,去见见冥色暗杀团的家伙。”

    史蒂夫心里一惊,没想到杨浩快要去地球送死前,竟然还要招惹冥色的那帮子杀手,那些人沉浸在黑暗中,又是十剑流里极难对付的,莫非杨浩真不想活了?

    “凌紫烟……”杨浩的表情很古怪,“总要

    给我一个交代的。”

    原来是这样。史蒂夫心里的石头松了下来。杨浩反正是要死的,究竟怎么个死法,什么时候死,他就没有太大兴趣知道了。

    更何况杨浩自愿去和冥色暗杀团打一个两败俱伤,那简直是求之不得的好消息。

    史蒂夫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了,就像是阳光在他的目光里升起。

    而杨浩却低着头,他开始享受这种象冰一样的生活,至少这样的生活中,他可以掌控自己前进的方向。

    而这方向,毫无疑问的,便直指帝国的心脏。

    地球。

    杨浩又遇到了困境,不过这次的困境,却是他自找的。因为他孤身一人飞到了彗星源上。

    根据三晶海星系的情报,凌紫烟正是夺了一艘飞船,然后飞回了这个地方。而这里正是冥色暗杀团驻扎地。

    杨浩千里迢迢而来,就是想要凌紫烟一个交代。虽然元老院直属特使“干面魅”背叛人是家常便饭,但凌紫烟肚子里却是怀有杨浩的骨肉,这让杨浩暂时还不能放心的远去地球赴任。

    彗星源,是宇宙中一个独特的存在。由许多星际重岩松散的组成一个陆地的形态,而彗星源之中,往往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所以在不经意间会喷发一下,将一部分星际重岩以极大的速度发射出去。

    射出去的星际重岩就变作了各大星系中的彗星。所以简单而言,彗星源是彗星的集中地和发射地,它就像活火山一样,拥有非常不稳定的能量。

    每个星际军官都清楚,布置军队的首要条件就是避开彗星源,不要说驻扎在上面,就算是被某一刻彗星的星核撞击一下,恐怕都会毁掉几艘战舰。

    也就冥色暗杀团这种怪物集合体,才会喜欢驻扎在这样危险的地方。

    杨浩才踏上彗星源,就被冻的打了几个哆嗦。人们都不知道,天空中拖着长长火焰的彗星,都是从极冷极冷的源头发射出去的,这里四面寒寂一片。估计有零下一百多度。

    纵然杨浩身体上有引力防护罩也抵御不了这种冰冻,连吃了几粒丹药,又将真气运行全身,这才使得身体恢复正常。

    “那些冥色是不是都疯了,这么冷地地方居然能住下去。”杨浩嘀咕着,“莫非他们都是练冻剑的,要放在冰箱里才能练出来?”

    “差不多。”混元子难得同意一把,“你看看他们的营地。”

    杨浩飞到彗星源上,并没有被人发现,这倒不是冥色的防御差。实在是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来的。

    在方圆一百光年之内。连一粒可堪掩护的星球都没有,所以飞船一靠近就会被冥色发现,更何况以冥色布置在四处的暗哨,就算来人登上彗星源,也是寸步难行。

    不过杨浩却是御剑飞来,根本不可能惊动到任何人,以杨浩现在的实力,如果要当个杀手,还真不是普通冥色的剑手可以比拟的。

    听混元子地话。杨浩探头去看冥色暗杀团营地地状况。在这片青黑色犹如玄铁的土地上,布置着超过一百个黑色的帐篷,这些帐篷都是生物材料特制的。不仅能够在如此气候下御寒,而且能够阻止不少的宇宙射线。

    不过,混元子让杨浩看的却不止是这些,在每个帐篷的顶上,都能用肉眼看到青色的如同云雾般缭绕的寒气。

    这些寒气可不是彗星源地特产。只可能是修炼者释放出来的。

    “那些都是清具气,真正的清具气!”混元子带着点意外之喜,“难怪这些杀手要住在极寒之地了,原来都是修炼清具气地。”

    “清具气是什么?”

    “那是另一种修炼的方法。”混元子道,“在服气派修仙中,有一种就是专门修炼清具气的。请具之气从冰寒中来。是最能够爆发出冰寒之力的。难怪这些杀手可以在无声无息中致人于死地,实在是这气息能够让他们完全冷静无声,对方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会让突然爆发出来地清冥气杀死。”

    杨浩点点头,知道各种修炼门派都有自己的绝技,冥色暗杀团师从元老院中的某位元老,这更说明,元老院中的人,都是真正的修仙者。

    “不过……清宾气听着有些耳熟。”杨浩想起来了,“是不是有种主丹就叫这个名字。”

    “没错了,乖徒弟,你的运气可真不错。”混元子比杨浩更加兴奋,“你地下一个境界空冥境,就是需要清冥寒冰天火丹,其中的第一要诀就是需要大量强力的修炼清冥气的灵魂。”

    杨浩明白了混元子的意思,这个请具寒冰天火丹之前也曾提起过,那时混元子对杨浩能突破元婴境已经非常满意了,对于空冥境几乎没抱什么希望,因为这一粒主丹要锻造成功,确实

    是非常的难。

    要说丹鼎派的每一粒主丹,都有它最难的地方,譬如元婴境,至难的点就是找到炼丹的器,也就是叱女鼎,一旦有了这个鼎就可以成功炼造。

    而这粒请具寒冰天火丹,所需要的能和器都不是问题。以杨浩的实力,完全有足够的力量炼丹,而器更是简单,请具寒冰天火丹完全是在杨浩的体内所炼,即是用杨浩的身体为炼丹之鼎。

    问题就在于炼丹的材料上,这一次的材料可不是普通的药材,而是三种性质不同的东西。

    炼丹的先决条件,就必须要在一个极冷的寒冰之地,这种寒冷的地方,还不仅仅是普通的冰冻,更要有一种肃杀的寒寂,可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根本就是常人不可能接近的孤寒之地。

    而在这孤寒之地里,又必须要升腾起天火。这听起来,简直是完全相撑的东西,一个孤寒的阴冷地带,又怎么能燃起火呢?更何况所需要的火还不是普通的,而是真正的天火,犹如神龙现世所出现的那种火焰。

    仅是这两点,就足以让想修炼主丹的人打退堂鼓了,不要说是现在,就连混元子那个时代,以突破元婴境的人而言,要找到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地方也是难上加难。

    更不用说还有第三个条件了,那就是必须要大量修炼清冥气的人的灵魂做为炼丹的主体。

    “请具寒冰天火丹是丹鼎派第一种以别人的灵魂做为材料的主丹,它是很残忍的,需要杀死许多高手,才可以修炼。”混元子轻幽的说道,“这粒主丹也是极为霸道,它不止可以提升人的能力,让你与修仙更近一步,甚至还可以改变你的性格。大量请具气的灵魂凝聚在一起,那种孤寒会在你灵魂上刻下烙印。”

    “那我会变成什么样?”杨浩有些担心。

    “修仙的过程中,只有让人在空冥之中,才能与天地之灵沟通。”

    杨浩明白了,这才是空冥境真正精髓所在,以前混元子说过,每个修仙者都应该与天地产生联系,一山一水,一星一辰,都可以在自己的身体上有所反应。原来空冥境就是让人能够达到如此灵境。

    “那就是说,只要我杀掉这些冥色的成员,就能够炼成请具寒冰天火丹?”杨浩开始有了盘算。

    “那些人还不行。”混元子心里直摇头,“可不是所有练请具气的人都能拿来用,要不然也太简单了。必须是战力超过二十级的高手,有十个这样的灵魂,勉强能冲一“十个二十级?”杨浩开始皱眉了。就算是突破五十级的大剑师,也最多一次性挑战三个二十级高手,要杀掉十个二十级的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要瞎想了,别说二十级的高手,就算眼前这批人,你进去也是送死。”混元子轻笑,他早看出杨浩的打算了,“你跑到这儿来,恐怕也不只是为了找那个女娃吧。”

    杨浩倒不否认,挑挑眉毛,有几分笑意:“凌紫烟当然是要找的,另外么,我听说冥色暗杀团里面还有一把‘裁决之剑’,那可是我早就预定的。”

    “十大神器之一啊。”混元子顿时明白了,在神界里,那些神族早就交代,收集齐十把剑后,就有机会找到造物主留存的力量,冥色暗杀团做为十剑流里的隐形成员,正保管着著名的“裁决之剑”。

    “只是你一个人,又怎么杀进去呢?”混元子的担忧不是没道理的,在营地中有着上百个十多级战力的杀手,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杨浩就算实力再超群,恐怕也不可能杀光那么多人。

    “我当然是……”杨浩脸上也露出混元子特

    有的小狐狸的阴笑,“偷偷的进去了,让他们尝尝丹鼎派的好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