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八章 冥色三杀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卷 第八章 冥色三杀论

    今天夜里,轮到曾冉当班。

    做为冥色黑衣级的头目,曾冉可谓是年轻一辈杀手里的佼佼者。冥色暗杀团本有旧制,但“冥色之夜”后,为保帝国皇帝不夫,暗杀团几乎全军覆没。这十年中,元老院悉心培养,终于又将整套的冥色暗杀团的杀手体系培育起来了。

    其中按照杀手的能力分为三个级别,战力在十四级以上的,为灰衣级。战力在十八级以上的,为黑衣级。战力在二十二级以上的,为紫衣级。

    如今的冥色,势力已经相当庞大。灰衣级的杀手达数千人,黑衣级的亦有百人,甚至紫衣级的也有了十八人。

    可以说,冥色暗杀团的实力,就算十剑流中也是屈指可数的。

    要不是团长与紫衣级的高手团不合,恐怕整个冥色的战斗力还要更强一些。

    为了防止冥色的势力过大,元老院向来将团长的职务交给其他人,而不是冥色本身培养出来的高手。只是每任团长与紫衣高手之间向来不和睦,所以相互牵制,也让冥色实力有所低落。

    这种大事,也不是曾冉可以多想的,他只是念头一闪,就把目光从远处的团长营帐收了回来,又仔细查看起了各处的暗哨。

    其实一直都没什么可查的,冥色暗杀团等级分明各司明确,隐藏在暗处的哨卡都不会有问题。更何况在这样的孤寒之地。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赶来送死。

    所以曾冉亦放宽了心,只是肚子里面却有些难受,让他微微不快。

    以曾冉修炼请具之气地程度,整个人都应该是阴寒冰凉的,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块陈年老冰一样没有生气,可偏偏此时,曾冉的肚子里面就像是有团火在燃烧着,积蓄着,甚至将一些请宴之气都烧的消散了。

    “今天吃的晚餐。似乎是辣了一些。”曾冉暗自嘀咕着。做冥色的杀手,也难得吃顿热乎饭,今天还是离开多时的团长回来,这才有顿热饭吃。

    曾冉走到了最后一个暗哨附近,看见自己的两个灰衣级的手下象是一团灰雾般融在巨大的星岩里面,这样地隐匿法,也只有冥色才会有地。就算是其他剑派的人过来,恐怕也是很难看穿。

    普天之下,能够穿越冥色防线的人。大概还没出生呢。

    曾冉顿时大感得意,他再看了一眼那个暗哨,便准备回去解决肚子的问题了。可就是这一眼。却让他犹如眼前有团灰雾般,似乎是出了什么幻影。

    曾冉竟看到,那暗哨里两个灰衣级手下的人头飞了起来。

    这实在是很诡异的景象,那两个人本是隐匿在星岩里面,几乎就与星岩成为一体。根本看不出什么人影,可偏偏是在这一体里,就飞起了两个蒙面的人头,如果不知道那里有暗哨的话,还以为星岩自己长出人头来了。

    曾冉本能的怔了一下,他迅速四望。却连一个人影都没嘻看到,于是想奔到星岩那里去看个究竟。

    也是命不该绝,曾冉宾具中似乎感觉到嘻一股玲例地风从自己的正前方掠过来。

    曾冉的黑衣级头目当然不是玩假地,虽不知道是什么,但已经身体一扭,整个人就如同推烂泥般倒在了地上。这个反应极快,以至于跟着曾冉的手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那道玲风掠过,曾冉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他的一个灰衣手下,已经被看不到的东西割裂成了两半,腥臭地血和内脏瞬间喷洒的到处都是。

    曾冉再看时,在一阵血雨中,嘻把弯月状极为古怪的飞刃现出形象,转了一圈后,又以优美的孤线飞回了那个正从星岩后出现的人身边。

    那个人身穿着黑色的长风衣,领口和袖口还嘻金黄色繁褥花纹地佩饰,竟是个高级将领的装扮。

    “你是谁?”曾冉拔出长剑,喝问道。

    “我么?”杨浩微微一笑,双手还放在背后,慢悠悠的走着,可影月却又在空气中消夫了,那股寒列的风,再度朝着曾冉扑去,和杨浩的声音一起飞至,“我是神渝自治领的领主,未来的帝国子爵。”

    虽然看不到杨浩的影月刃,可曾冉知道大祸临头,他顿时做了三件事情。

    退。

    弹剑!

    撒药!!测夕a

    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速度飞快,让人叹为观止。曾冉退的干净利落,也不管身边还嘻手下在,自己已经飞速的朝着大本营方向射去。

    而一拈弹剑,让剑

    上发出极为震撼的嗡嗡声,这声音居然锦延漫长,甚至冥色大本营里也同时响起一阵弹剑的声音,原来这是冥色所独唁的危险信号警报。

    至于曾冉洒出的粉末,当然是冥色惯用的迷魂药粉,这种药粉也是丹鼎派所创,后来不知怎么落到元老院的手里。不过对于杨浩而言当然是无效。

    影月一出,虽然让曾冉逃过,不过却顺道划过了他手下的脖子,依旧是柔美优雅的孤线,甚至看起来,速度还异常缓慢,但这把影月就像是有一种魔力,一种美的魔力,让人无法躲,甚至还想将脖子递上去让它砍的冲动。

    另一个灰衣杀手连吭都没吭一声,就已经掉了脑袋,鲜血喷出一米多高,站在那里也不倒下。

    杨浩继续向前走,虽然杀的轻松,可心里面却不住的赞叹冥色暗杀团的实力,他之前也与多支武斗团交手,实力超卓的王者剑师团和魔熊团都曾败在他手下,可是眼前的冥色却比另两支都要强,简直强太多了。

    一个剑师团的实力,不仅是表现在每个剑师的战力上,还有纪律与配合程度。冥色的人虽然突遭袭击,而且被迅速拔掉了外部的暗哨,可是黑衣头月曾冉并不慌乱,宁可舍弃几个手下,也要退回大本营报信,这已经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冷静了。

    在收到报信后,大本营里的杀手们几乎瞬时就冲了出来,看他们的样子,睡觉的时候衣不解带,剑不离手,随时都保持着顶尖的作战态势。

    杨浩心里面对这支强悍的武装暗暗心动,心想如果自己也能有这样一支剑师团就不用怕什么十剑流了。

    不过想归想,面前却已经危机重重了。

    那个退回去的曾冉召集所有人马后,却又信心十足的回头盯着杨浩。他的这个自信,源自于对己方实力的熟悉,这次冥色派过来的有一百灰衣级杀手,四十名黑衣杀手,甚至连最强的紫衣高手都有十名,可谓小毕力量都囤积于此,不要说来了一个人,就算是来了一个剑师团,也只有被消灭的份。

    “你是杨浩?”这个曾冉倒是有些见识,“刚刚被册封的杨浩领主?”

    “就是我。”杨浩笑眯眯,用手指点着自己,不过那把影月刀又消失在风里面了。

    曾冉心中一凛,他自然是听说过杨浩的,前些天团长带着十个黑衣杀手去暗杀,据说连一招都没接下,就被人打了回来。而且杨浩的那把怪模怪样的兵器上,隐隐然有神器的光芒。象这种能够隐身的兵器,是每个杀手毕生追求。

    曾冉朝杨浩行了个礼,这是对百强高手的特殊礼节:

    “领主大人,您既然是帝国的贵族,为什么还要与冥色为敌?”

    “恩……”杨浩轻轻咳了几声,还真是难回答这个问题,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是来抓孩子他娘,顺便偷镇派宝剑的吧。他的脑子转的快,立刻嫁祸于人,“是这样的,你们的凌紫烟团长偷了我一样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来拿回去。”

    曾冉心里一阵苦,他当然不会相信杨浩的废话,还没见面就杀了四个灰衣杀手,这明明就是杀上门来闹事,还有什么理由好讲的。

    “近十年来,别人只有躲着冥色的,还没人敢找上来送死。”曾冉脸色发寒,手中长剑一挥,上百把剑一起对着杨浩,“领主大人,你还是考虑一下。”

    考虑?杨浩丝毫不考虑就动了,他一动便如残影般迅捷,急速冲进冥色的杀手阵里,将对方刚刚摆好的一个剑阵彻底撞破。而风里隐匿的影月速度更快,那暗沉又泛着金色光华的刀锋优雅的划过,三个灰衣杀手的头颅便已经落到了地上。

    等杨浩踢破剑阵又回到原地时,影月刃已经杀了五个人,并又消失在了空寂的寒风里面。

    这作连贯又迅捷,举手投足之间即破了剑阵又收割了人命,简直有剑术大师的风范。

    曾冉心中怒火燃起,他还从没见人敢这么冒犯冥色暗杀团的。一个杀手团的荣誉是收割别人的生命,而不是让人来砍杀。

    只是曾冉回过头,看见团长的大营帐到现在还没有丝毫反应,心中不由暗暗担心。曾冉很清楚,只要十大紫衣高手出现,杨浩是必死无疑的,但他们却好像还没被警报惊动。

    “杀!”曾冉下了狠心,团长和十大高手不在,他就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随着曾冉的一声令下,杨浩的身边嘭嘭炸开了四团黑雾,两个黑衣两个灰衣同时出现,朝着杨浩的四个方位疾刺。

    这四个方位选择极佳,封死了杨浩前后左右各条退路,让杨浩无处退无处藏,唯有死在他们的剑下。

    但现在的杨浩,又岂是束手待毙的人,他召回影月,一个御字诀就看见周围爆开四团火花,不止四个杀手攻势停住,他们手上的四把剑早已经被影月切成几段,完全没有继续攻击的能力。

    杨浩冷哼一声,影月又是一个极优美的转身,宛如是鱼跃入海的孤线,将两个黑衣杀手劈成了两半。而杨浩更是从背后拔出瑰宝之剑和重力之剑,刺入了灰衣杀手的心脏。

    一招,只是一招。杨浩就破了冥色三杀论中的第一个变化。

    这让曾冉心惊胆颤。

    冥色三杀论并不为外人所知,因为在冥色暗杀团的历史上,真的无需过多的使用。在大部分的时间,冥色的杀手都是独自执行任务,在暗中杀人,无论成败都会迅速退却。

    而这一套冥色三杀论是在十年前。培养暗杀团地长老特别创造的,它讲求的是暗杀团成员之间的配合,利用每一个人的力量组合,将暗杀术发展成为一种明杀和群杀。

    正是这套三杀论,让冥色不仅仅是暗杀团,也有机会变成了十剑流中赫赫有名的一支,他们既有暗杀的实力,又有对阵厮杀的资本。

    如今面对着已进入百强高手的杨浩,曾冉当然知道仅凭个人的能力是不可能战胜地,毕竟对方连第一游侠剑客也赢过。所以唯有冥色三杀论尚可一搏。

    就算是被杨浩一招破掉第一式。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地。

    “杀杀!!”曾冉再度喝令,“请具飞剑!”

    杨浩放眼望去,只见冥色的阵容里迅速升腾起一片清冥之气,有一种天地寒彻的感觉,由心而生,竟象是这个世界都已经被孤寒所包围了。

    请具气是冥色成员必须修炼的真气,在帝国的高压政策之下,也唯有元老院直属的剑师团才可以有这种近似修仙的真气修炼方法。请具气注入剑中,可以让长剑犹如飞剑一般射出。千米之外割取人头。

    这样强度的飞剑,如果只有一两把,杨浩自然不会担心。可如果有上百把的飞剑疾取自己地人头,那就非常可怕了,要知道这些飞剑都是可以用意识控制的,以不同的线路,不同地力道刺向不同的部位。杨浩哪怕使出御字诀也难以防护妥当。

    但这恐怖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当曾冉长喝后,两个灰衣杀手运起请宴之气后,竟然突的从丹田里面爆出一团火光,整个人被莫名而来的火焰包围,烧成了两支人烛。

    随后。在曾冉身后地几个杀手分别自燃,那熊熊的烈火似乎是从他们身体里面烧出来的,只是瞬间而已,就已经将这些杀手烧的惨不忍睹。

    就连曾冉也感觉到不对,他才稍稍运出请具之气,就发现丹田中有一股奇怪的邪火,逆着经脉猛冲上来,就好像洪水一般,直要将他的经脉给撕裂开,冲到中去。

    “别运请宾气!”曾冉疾呼,他满脸通红,几乎用全力才可以将这邪火压制在丹田里面,“我们中毒了!!”

    “没那么严重。”杨浩懒洋洋地将两支剑插回背后,“只是刚才看你们吃饭吃的高兴,就给你们加一点辣而已。”

    杨浩表面笑的开心,可他心里面知道,自己加的可不止是一点辣那么简单。之前他用元婴潜进冥色的大本营,在他们所吃的饭菜里面,加了大把的裂熔丹。

    裂熔丹是杨浩元婴境之后常年服食的辅助丹,是以前火熔丹的更新换代产品,在杨浩的强烈要求之下,这师徒两个对裂熔丹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在不影响产生巨大火性真气的药效情况下,裂熔丹现在已经没有丝毫气味和颜色,放在饭菜里面,只是稍稍有一点点辣而已。

    但裂熔丹毕竟不是辣椒酱,它的最大用处是可以在人的丹田里放一把火。这把火如果放在杨浩的丹田,那自然是增强真气效用,可以让杨浩身体舒泰精神气爽。

    但此刻加在冥色杀手的丹田里就完全不同了。冥色所修炼的

    清冥气是一种至阴至寒的真气,修炼之中,往往会让身体都结出寒冰来,可以说是冰属性真气的代表。而裂熔丹的大火燃烧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面,两个力量自然会轰然对撞,最后爆发出来的结果,只有撕裂经脉,将真火蔓延到全身而无法控制了。

    所以眼前这些冥色杀手如果不运行请具气则已,一旦运行,则只会遭遇自焚的悲惨命运。

    不过杨浩倒是很佩服曾冉的冷静与应变,他心中琢磨,如果有机会,还真要将这个人挖到自己的手下来。

    曾冉冷眼望着杨浩,却不敢再用请算气:“领主大人,实在是佩服。竟然能在冥色的营地里潜行而不被发现。”

    “随便逛逛而已。”杨浩还是笑嘻嘻的,一点都不在“不过冥色的尊严是不可侮辱的。”曾冉目光里的寒气更甚,“所以,领主大人……请去死吧。杀!杀!杀!”

    曾冉暗号一发,冥色三杀论的第三种变化,那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只要一出现就血流遍野的第三种变化,终于再度疯狂的运行起来了。

    这种变化,叫做“浩劫”。

    当年那个元老创造出三杀论后,便知道这套剑阵一旦让冥色学去,会变作场灾难。因为那场“浩劫”是谁都挡不住的,一个暗杀团本来就有超绝的实力,再配合上“浩劫”的力量,恐怕连军队都无法阻挡了。

    事实的确如此,当有了“浩劫”后,冥色在帝国军队中所承担的责任就不仅仅是刺杀,还更多的是与其他武芊团的决战。冥色曾有一次性挑战三个武芊团的经历,而那一次,甚至冥色连一个人都没有折损,对方却全军覆没。

    在冥色的手里,“浩劫”就是灾难,它比山洪更凶猛,比岩浆更炙热,人命在它的面前,只是齑粉般的存在。

    杨浩以为冥色暗杀团只是依靠请具气,这实在是太错了,正可谓轻敌是死亡最好的引路人。

    在曾冉发出信号后,杨浩震惊的发现,他面前的那上百个冥色杀手竟然同时化作黑烟消失了。这种消失的感觉很古怪,杨浩的灵念告诉他,那些人并没有遁走,而是潜伏了,隐匿了。而更可怕的是,杨浩竟感觉到身边的一道道寒风在迅速的增长,从一百多道,激增至上干道。

    冥色的杀手当然不会增长十倍,这很明显就是他们的障眼法,目的是让杨浩摸不清楚这些人隐匿的方向。

    现在的空气里,那凄冷又静默的空间中,有一百把剑,正悄悄的游向杨浩的身体,杨浩或许可以用影月杀死其中的大部分,但是只要有一把剑刺中,那么杨浩就败败就是死。

    这是“浩劫”的精髓所在,无论是对付整个剑师团,还是与大剑师对阵,“浩劫”都可以保持始终如一的杀伤力,没有人知道这个剑阵的变化,感觉过的人都已经死了。人人都清楚,遇到这个剑阵的后果。

    那就是死亡。

    有一种寒栗的感觉,从杨浩的后脊梁升腾起来,他知道自己真的是轻敌了,也许是神器在握,也许是刚刚进入大剑师的层次,让他有些自鸣得意。

    但“浩劫”却让他有了清楚的认识,一个人无论力量有多强,也没办法跟强大有力的团队对抗。如果要赢,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掌握更加强大的实力。

    “徒弟!!”混元子一声断喝,惊醒了杨浩的冥思,他想起来自己此刻还在危险之中。而身边的冷风、杀气正象一条条鲨鱼似的,缓缓的游向他。

    杨浩不知道哪条鲨鱼是幻影,哪条鲨鱼是真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所以他闭上了眼睛,一粒闪烁着淡蓝色光芒,宛若冰雪之核的丹丸飞入他的口中。

    冰瀑玉霜丹!丹鼎派沉睡千年的剑丹!

    当那犹如海底沉冰的丹药化入体内,杨浩整个人都有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在他的肌肤上,有一阵阵淡蓝色的光芒泛起,他的血液和肌肉都似乎被冰化了,甚至于连头发、睫毛上都有了白色的冰屑。

    杨浩的一只手平伸在前面,有团蓝色的光芒之球在掌心里旋转闪耀,一股股极其寒冷的力量,从这光球里散发出来。

    而天空中竟飘飞起浓重的白雪,这个彗星源上是根本不可能有云朵的,这些雪的力量都从杨浩而来,杨浩现在俨然是这彗星源上的冰雪之神。

    四面浩劫的力量接近,不可计算的冥色杀手终于按捺不住,长剑中爆发出阴暗的光芒,一起朝着正中的杨浩刺来,在他们的预料里,杨浩是无法逃和无法挡的,他最多也只可以与一半的杀手同归于尽,但依旧难逃一死。

    但杨浩却了。

    他的身体没有,而他的力量,他掌心里的光球,他那把影月刃在空中剧烈的爆发出浓艳的蓝白色霞光。

    犹如是一次惊天动地的雪爆,万年的积雪,在这瞬间倾泻而下,不可思议的力量,在每一寸空间都堆积满了冰雪的劲力。

    天空中,数不胜数的冰晶如雪花般飘落下来,覆盖了将近数百米的区域,在这区域中,任何生物都被冻结了,无论是微生物还是岩石,是气体还是固体,是人还是人身上的血液都成为了冰晶的一部分。

    冰瀑玉霜剑,是丹鼎双修派最顶级的剑法之一,它必须用简单启动,而发挥出来的力量,甚至不亚于真正的剑仙。想当年群仙对战的时候,冰瀑玉霜剑曾封杀过最强大的三个剑仙。

    虽然元婴境的杨浩,并不能发挥出这一剑最强大的威力,但对付眼前的这些人已经绰绰有余。

    那隐藏在空间中地上百个冥色杀手。现在已经全部被冰瀑玉霜剑逼出原形,并且一个个都被封冻在巨大的冰块里面。无论这些人的力量有多强大,他们有多高的战力,始终无法逃出这一剑的力量。

    从剑意中缓缓恢复的杨浩,看到四周那幅冰雕玉砌的画面,心里也是暗暗吃惊,剑丹和冰瀑玉霜剑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要不要杀了他们?”混元子却毫不在意,甚至觉得杨浩所射出的剑简直太弱了,还不到他当年风采地一半。

    杨浩低头想了想:“不必了。我马上要去地球。可不想天天被这些杀手追杀。”

    “也好。”混元子笑道,“反正这些人都修炼请具气,封在冰里面几天都不会死。”

    杨浩点点头,他地目光又投向了远处,那个静悄悄,似乎一点都不关注这里战局的团长大本营。

    凌紫烟就在那里么?还有冥色暗杀团的十大紫衣高手也在那里么?

    经过了冥色一战,杨浩终于不敢再托大,多加小心的飞了过去。

    可大本营里却是空的。且不止是空的,似乎还进行过激烈的战斗。除了营帐那特别合成的外罩没有被撕碎之外,大本营里面已经没有一样完好的事物了。

    虽然叫做团长大本营,可看得出来。凌紫烟根本就不住在这里,在这个巨大地帐篷里面,原本有十张床铺,应该是十大紫衣高手所睡的。不过这十张简易床现在已经被剑气撕的粉碎。而在大本营地角落,有几个合金制成的箱子也已经被揉碎。遍地的狼籍就好像刮过十级风暴一样。

    看了这情形,杨浩心里面更是疑虑重生。冥色最高指挥者的营帐,怎么会有激烈的战斗,这里面地人究竟在做什么?

    不过凌紫烟所说的她指挥不动冥色的话,似乎是得到了证实,要不然几个紫衣级的上位高手。也不敢占据团长的营帐来住。

    正这时,杨浩却隐隐中察觉到在远处,有一些异动。

    这又是杨浩的敏锐术在发挥作用了。虽然他在修仙地道路上越行越远,但是最早时候学习的敏锐术却一如既往的在增强。银河帝国律定的几大基础术,在修仙者的眼里似乎都是对古代修炼方法的削弱,只有敏锐术反而是一种创新。

    现在杨浩只要心念一动,他所想的人和事物只要在附近,就会有所感应。

    那是一个悬崖,或者说,是一个犹如龙崖一般可怕的峭壁。四面都是垂直平滑如镜的星岩,而悬崖的顶端,更是沟壑林立,每一条深沟,都会让人掉落下去。可怕的是,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很可能是直接连通外层空间,可以将摔下去的人直接抛入宇宙的。

    凌紫烟与十个紫衣高手,就是站立在这个悬崖顶上。

    当杨浩赶到时,那十一个人都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很愕然这个男人的到来。

    “你来做什么?”凌紫烟一跺脚,怒目而比。

    这个女人今天穿着冥色的标准杀手服,竟然也是紫色的。凌紫烟在冥色中,果然已经列入紫衣级,只是她杀人的方法,和别

    人完全不同。

    虽然是传统的杀手服,但穿在凌紫烟的身上就是不一样,她细白如凝脂的肌肤,陷在深色外衣里,更是耀目。

    而她的面孔上,也没有了往日的妖魁,青眉如黛,目光里竟有深深的哀愁。在凌紫烟的手上,还有一把巨大的剑,这剑的剑柄是个十字,外壳上有青钢色的花纹,看凌紫烟吃力的样子,应该沉重的惊人。

    “我来找你。”杨浩并没有去看另外的十人,“千面魅小姐,你要把我的孩子带到哪儿去?”

    这句话,不止是让凌紫烟面孔一白,更让那十个杀手震了一下,他们的气息也明显的乱了稍瞬。

    “你不懂,你不懂!”凌紫烟抿了下嘴唇,面目坚毅起来,“杨浩,你快走!”

    杨浩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死。是一种死气,在那十个杀手里凝结。

    “你呢?”杨浩不管身后,先解决面前的女人。

    凌紫烟的眼中,忽然有了恐惧的神情,这种恐惧不是对着杨浩,而是对杨浩身后的人。

    “你再不走,我们都要死!”凌紫烟咆哮起来,她用力将手里的长剑丢给杨浩,“快点!!”

    杨浩抓住剑,果然就像是抓起了一块钢铁似的分量,那把剑外表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色泽,可是在那看似普通的剑柄上,有一粒纯白色的宝石,这宝石里面所蕴含的力量,竟然连杨浩都没办法探寻明白。

    “这是什么?”

    “裁决之剑!”凌紫烟感到杨浩身后的十人已经凝结起了足够的死气,她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这把就是十剑流十大神器之一的裁决之剑,由冥色暗杀团保管。”

    杨浩心里面陡然一颤,他恍然大悟,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当凌紫烟不告而别,离开三晶海的时候,别人都认为凌紫烟又再度背叛,因为这个千面魅的间谍身份,他们都觉得凌紫烟根本就没有真心对待杨浩,只是别有图谋而已。

    甚至连杨浩都有这样的想法。

    可他们都错了,凌紫烟的这一次潜回冥色驻地,只有一个使命,也是她打算抛却生命而完成的使命。

    “你回来是帮我偷裁决之剑的?”杨浩愣住了。

    而凌紫烟眼里的哀伤更重,她望着自己的手,那双手柔嫩的惹人爱怜,虽然也曾终结过许多人的性命,但它还是那么洁白。

    “放着也没用,就偷给你玩玩。”凌紫烟惨笑,“扬浩,你快走吧,去当你的领主。”

    这个时候,就算杨浩也感觉到不对劲了,他急速转身,果然看见了身后的异动。那十个本来凝立如山的紫衣杀手已经变了一副样子,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纯黑色的气息冒出来,这就如同是魔鬼的灵魂般,可怕、阴暗、恐怖但充满着力量。

    这些人,每一个都拥有二十四级以上的战力,就算是在普通剑师里面,也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了。更何况他们还是冥色,是宇宙中最可怕的黑暗杀手,是元老院花费十年时间才培养出来的心血之作。

    虽然这些人都错落的站着,但给人的感觉,他们却是一个整体,那些黑暗的气息都连按在一起,水融。

    甚至他们说话都是合一的:“凌紫烟,你背叛了元老会,背叛冥色,就算你师父容逦元老也救不了你。”

    “冥色什么时候把我当作团长了?”凌紫烟虽然心神摇曳,可还是尖利的回应,“你们早就想置我于死地,难道不怕帝国皇帝严查么?”

    “皇帝?”十大高手阴笑,“皇帝也要听元老院的。”

    “大胆!”

    “去死吧!”

    这几句话说的极快,里面蕴藏的意思也是纷乱,还没等杨浩听明白,那十大高手就又有了异动,他们凝固在了一起。

    之前那十个人的气息,只是融合而已,但是当说出“去死吧”三个字的时候,那些黑暗气息竟然都凝了起来,象是一种浓稠的液体,竟让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在空中缓缓流动。

    那十人一起用古怪的声调,拖长音念道:“最终裁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