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章 兽心剑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卷 第三章 兽心剑团

    (-  这样一只巨型魔兽,对杨浩来说算不上很强大的对手,可是看得出,魔兽的力量远远在这个小孩之上,要是让他来斗,估计会死的很惨烈。

    真没想到地球上的贵族居然这么变态,搞出实力如此悬殊的斗兽节目,这跟把人喂给魔兽吃又有什么分别?难道是觉得这只魔兽太胖了,所以拉出来遛遛顺便减肥?

    杨浩本就对斗兽没什么兴趣,自然也不准备干掉这只胖兽,他拉住那小孩,准备带着他离开这危险的地方。

    谁料到小孩子却将杨浩甩开,自己咬牙挺着两支长矛朝着魔兽冲过去。

    虽然步履蹒跚,但确实有一点骑士的英勇做派。

    可这种时候,英勇有屁用啊。那只魔兽眯开眼睛,看到面前只是个小不点在蹦达,力量微弱的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于是它就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这是火魔兽呵。

    一个哈欠就已经有团巨大的火球喷了出来,这热焰虽然传递不到高高在上的观众席,却让所有人惊呼了一句,显然每个人都在为那小孩子的处境担忧。

    不过小孩的身手倒也敏捷,他一个纵跃就躲过了火球,右手用力一掷,将长矛刺入魔兽的身体。

    欢呼声更是震动九天,让杨浩都觉得大地正在剧烈的发颤。

    但欢呼声弱下去后,大地的颤动似乎越发的加剧了。

    原来是那只火魔兽。被小孩地长矛给刺醒了,它发起怒来,全身铝甲似的硬皮竖立起来,竟腾腾腾的跑起来,朝那小孩子冲击过来。

    乖乖隆地东,要虐杀啊你。

    杨浩看那小孩呆呆站着,都怕到忘了躲,只能冲上去一脚踢开他,又不知从哪里摸出块红布,在那里晃啊晃啊。

    “小牛牛。快点来吧。”杨浩竭力学习远古时期斗牛士的风姿。

    不过这是魔兽可不是斗牛。它根本是色盲,才看不清红色绿色,只知道一股脑的再朝那小孩子身上冲。

    杨浩无法,只得拎起小孩子,整个人如残影般一闪,已经飞到了魔兽的头顶。趁着那火魔兽傻愣愣四处寻找敌人的时候,杨浩随手摸出一颗春药就往小孩嘴里面塞。

    “哥哥给你吃颗糖,吃了就有力气了。”杨浩笑的超级邪恶,身影一闪就又躲到旁边。

    那是什么糖?根本就是杨浩吃剩下的火熔丹。无比巨辣让那个小孩子浑身皮肤刹那间变成红色,又有一股子火辣辣的力量从经脉里喷涌出来。

    “哇啊啊啊啊!!!”那小孩居然嘴里面喷出团火,双手所握地长矛更是火光四溅。他用尽全力朝着魔兽地头顶一次。

    那股火熔丹的力量完全喷泄出来,竟将长矛一桶到底,直刺入魔兽的心脏。

    上百万的观众居然看的呆了,这菩兽场上静的连风声都听得到。直到那巨大的魔兽尸体轰然倒地,欢呼声这才喷薄出来。所有人都竭尽全力的嘶喊着,挥舞手中的白色手绢,为斗兽士地勇猛表现倾倒。

    “小子有前途啊。”杨浩笑眯眯的看着已经快脱力的小孩子,凑上去轻轻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丹鼎剑派地弟子啦。好好干,师父我看好你哦!”

    小孩一怔,茫然的看着杨浩。不过快速收了一徒弟的杨浩已经优哉游哉的朝着一个独立的金色看台飘去了。

    杨浩眼睛尖,早就看到那儿坐着一个身份明显高贵地人。这人身穿紫红色丝绒袍子,上面密密麻麻绣满了皇室标志的金龙,头上还带着一定镶嵌着巨多宝石的圆冠。诺大的一个斗兽场,就这个位置是独立的并且凌驾于所有看台之上。

    “皇储陛下!”杨浩飞到后,微微致礼。

    银河帝国虽然是君主制,但没有很高的礼节。

    “你就是杨浩?”皇储地兴致看起来很高,还不住的朝场内挥舞白手绢。

    杨浩抬头,眼前的皇储年纪四十岁左右,可看上去不过三十多,身体微胖,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很累。

    那种累不是身体的累,而是整个人生,整个生活都很累。

    诺大一个帝国,势力纷争不断,似乎每个人背后都有自己的力量,可偏偏就这个皇储还是孤家寡人,连一丁点的助力都没有。这自然是帝国皇帝故意而为之,但在这种情形下,皇储就如同波涛上的小船,随便哪阵风都能吹动他,又怎么能不累呢。

    皇储挥了一阵白手绢,终于笑眯眯的收手回来,擦擦额头的汗:“你刚才给那孩子吃了什么?让他一下子有力气杀死魔兽?”

    “春药。”杨浩自以为到了表功的时候,“我的丹鼎春药集团出售的春药,不仅能强身健体,而且还一柱擎天,实在是妙到无法说啊。”

    皇储脸色变的黑了:“你给我儿子吃春药?他才刚刚十六岁!!”

    “儿……儿子……”杨浩结巴起来,

    “那……那个小孩,不,勇士是陛下的儿子。”

    “不是我儿子,难道还是你儿子。”这个皇储倒也是满嘴跑火车的家伙。

    杨浩心里面直念叼,我就算想生也生不出这么大颗的儿子来呀。不过他这个给皇子喂春药已经是铁铸的事实,不容改变了。

    “陛下,我不知道那是皇储储,所以……”

    “什么皇储储?”

    “就是皇储的皇储,难道不叫皇储储么?”杨浩眨眨眼睛,满面迷惑。

    “储你个头!”皇储瞪了一眼,又压低声音问,“那个,什么……春药会有副作用么?”

    “有那么一点点,火熔丹虽然可以使人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但毕竟还是春药,所以……所以……会欲火焚体,不过问题不大,冲几个冷水澡应该会好。”杨浩心里面直打鼓,火熔丹的春药成分可不是冷水澡能洗刷刷的,万一皇储储爆发变作少年魔可怎么办。

    不过皇储却决断的很,挥挥手叫过一个手下:“安排三个女人给皇子,要。”

    “真不愧是皇家啊!”杨浩心里一阵赞叹,十六岁就给儿子破处,以后果然是要继承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大人物。

    “杨浩,你的春药……据说卖的不错。”皇储笑眯眯的问。

    这个杨浩倒是早有准备,他立刻从身上摸出一个银色的扁长盒子,递给皇储:“陛下,这里有冰火九重天一副,保管您能排清体内余毒,从此后扬我国威,树陛下之雄风。”

    皇储大悦。

    他能不悦么,自己那点点私己的事情,连父皇都没告诉,却全让这个杨浩给料中了。

    “真不愧是红极一时的老鸨啊。”皇储赞扬道。

    “是老板,陛下。”杨浩怀疑皇储故意说错的。

    其实在刚到地球的时候,杨浩就已经料到有这么一天,所以早早炼就了几炉的冰火九重天。试想一下,连外域雷蒙星这样偏僻地方的皇帝都会生出春药抗原症这样的富贵病,那地球的皇帝不是更加厉害么,恐怕皇储这样的大色狼,早就已经对所有春药都免疫了,唯有靠杨浩的冰火九重天来拯救。

    “陛下。”杨浩小心的提醒,“服食我的药,就不能再吃别人的春药,不然药性相冲,会出危险的。”

    当初雷蒙星的淡真皇就是这样遭人毒手,杨浩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知道了。”皇储似乎早知这事情,“我不吃别的药就是。”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朝边上瞄了一眼,吓的那些人个个低头不敢直视。

    却唯有一个人,从杨浩到的那刻起,一直都怒目圆瞪着,直把杨浩看的后脖颈火辣辣的疼。

    这个人约莫五十多岁,头发是灰色的,却根根竖起,看着就有火爆脾气,眼睛居然是褐色,象是野兽一样涌着凶光,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很古怪,居然不是帝国的剑师制服,而是毛皮做的外套。这个人的手上,一直捧着把阔剑,那剑装在鞘里到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是剑柄上有一个巨大的怪兽头雕像,很是显眼。

    皇储的身边,除了禁卫军护卫外,都不允许带任何武器,杨浩的影月藏匿在身体里才没有被发现。可是这个人却大咧咧的抱着剑,显然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

    “哦。”皇储似乎这才想到他,“这位是兽心剑团的团长毕斯塔,十剑流中的大人物呵。”

    皇储说虽是这么说,可也不见得有赞扬的意思。那毕斯塔却微微点头,一双凶目始终罩着杨浩。

    以前杨浩兴许怕这些人,可现在,他杀十剑流都杀顺手了,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哦。”杨浩撇撇嘴,没好脸色给对方。

    “你最近闹的挺过分啊。”皇储瞟了一眼,“以前你是反抗同盟的首领,与十剑流为敌还算说的过去,可现在也是封疆要员,陛下也封了爵位,怎么还这样闹呢?不知道元老院连父亲陛下也很尊重的么?”

    “皇储陛下,十剑流在帝国里称雄已经多少年了?”

    杨浩忽然问。

    “呵,怕有上百年了吧。”皇储皱皱眉,也说不出具体的数字。

    “陛下,难道不觉得太沉闷了么?”杨浩笑,“就那十个剑派,就那一个元老院,闷也闷死人了。”

    “所以你才弄个天下第一剑派来?”皇储很好玩的看着杨浩。

    “是。”杨浩大表忠心,“丹鼎剑派是绝对终于皇帝和皇储陛下的,和十剑流只是剑术上的争执。”

    “剑术?你也配?”那个毕斯塔嚣张的用剑指着杨浩,“一个卖春药的小子,还敢称剑法,你的所谓剑法怎么能和十剑流比,怎么敢和元老们相提并论?”

    “毕斯塔先生,别忘了,已经有四个剑派败在我手“那是你的运气好。”毕斯塔的头发居然会变颜色,由黑色变的暗红,看起来已经发怒,“如果在我手里,你早就被切成几百块喂魔兽了。”

    毕斯塔说话的时候,手里的长剑继续越过皇储指着杨浩。

    皇储就算脾气再好也变了脸色,“毕斯塔,虽然你这把是‘兽心之剑’,可也不用老在我面前炫耀吧。”

    “臣有罪,臣错了。”毕斯塔吓了一跳,虽然御准十把神剑均不需解除,但皇储身边挥来挥去可也不是闹着玩的。

    “谋逆啊!”杨浩总算抓住机会。反戈一击,“你晃来晃去地,是不是想刺杀皇储陛下?”

    这还了得,不止毕斯塔脸色惨白,皇储身旁的禁卫军更是长剑出鞘,护卫在皇锗之前。

    气氛瞬间僵持住了,毕斯塔就算再嚣张,也背不起谋逆的罪,他苦哈哈的望着皇储,希望皇储能够为自己说句话。

    可偏偏那皇储老神在在的望着斗兽场内。一点喝令手下的意思都没有。他原本帮着毕斯塔把杨浩找来,已经是很给面子了,现在居然还在面前乱挥剑,心里当然也要给毕斯塔个难堪。

    而更重要的是,皇储居然很喜欢杨浩,他老听十剑流的人在耳边说杨浩如何如何不好,可这个家伙一出现先是让皇子大大挣了脸,又进献了奇药,再加上脾气也对皇储的胃口。他倒要看看,那两个剑派的老大之间,会怎么一个下台。

    这个为长不尊地皇储等着看好戏。却让那几个禁卫军侍卫犯难了,毕斯塔这种地位,说要刺杀皇储可没人会相信,但怎么陛下也不阻拦一下呢?

    “呀!这么热闹!!”一个清脆地女声丢过来,杨浩眼前一花。皇储的背脊上就被人狠狠拍了两掌。

    杨浩嘴巴张大成了O形,居然有人真敢对皇储出手,禁卫军来不及阻挡也就罢了,怎么看皇储本人都只是苦笑一下,挡都不敢挡呢。

    “我这样算不算谋逆啊。”那女人现身出来,白了禁卫军侍卫一眼。吓的那几个人赶紧收剑退下。

    毕斯塔总算有个台阶下,满头大汗的站到旁边去。

    皇储一脸无奈:“公主妹妹,你怎么老是迟到,你的小侄子肿才大发神威一击杀魔兽可错过了。”

    “呀!”这公主老是一惊一乍的,她转头去看杨浩。

    说真的,只是一眼而已,杨浩就已经被电着了。

    这公主长的实在是美艳,初看时,那高挑丰满的身材已经有种媚惑地感觉,可再看近些,身上又有种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在柔嫩白皙的脸庞上,鼻子精致而翘,嘴唇红润性感,更勾魂地是一双眼睛,看起来如水波般平静,可时不时的,却有射出一种慑人心魄的媚光。

    用一句话来说,这样的尤物,是男人天生的克星,任何一个男人在她面前,都不会有抵抗能力。

    “你就是杨浩?”公主嘴角上弯,笑地象只小狐狸。

    “是啊。”杨浩还有些傻呆呆的。

    啪!!公主二话不说,已经扇了杨浩一个耳光。

    杨浩还呆着。

    这刁蛮公主还气不过,伸手再想打第二次。

    可这一次,杨浩却头一偏,闪了过去:“公主陛下,可一不可再。”他的语调有些冷,纵然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至于能凌驾在见惯美色的杨浩之上。

    “第二个耳光,是替凌紫烟打你。”公主居然还打的振振有词。

    杨浩认真想了想:“好吧。”他把脸凑过去。

    公主怔了怔,但还是啪地打了下去,只是力度比刚才轻少许。

    杨浩摸着火辣辣的脸蛋,还不忘问:“凌紫烟……

    最近怎么样?”

    “她被元老关禁闭,大概这一辈子都出不来了。”公主冷笑,“你这巴掌挨的不算冤枉吧。”

    “不冤不冤。”说到凌紫烟,杨浩倒是心甘情愿受罚的,他还记得当日凌紫烟差点为他挡剑而死呢,自已的那把裁决之剑也是凌紫烟偷来的。

    不过杨浩狐疑的问:“第二下是为了凌紫烟,那第一下打我为什么?”

    公主眨眨眼睛,捂着嘴巴偷笑:“当然是热身咯。”

    “弦澜。”储君终于看不下去了,招呼公主坐下,“一点都没有皇家子女的风范,整日跟这些大臣们胡闹。”

    说到胡闹两个字,不止储君尴尬的轻轻咳嗽,就是坐在旁边当陪衬的那些侍卫和贵族都面色古怪。

    银河帝国最著名的弦澜公主,平日里怎么可以用胡闹两个字来简单概括呢。那对于贵族和大臣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地球上的官员最怕的人是谁?

    贵族们最不想见到的人又是谁?

    元老们听到名字就头疼的人又是谁?

    这位弦澜公主简直聚集了万千宠爱和千万恐惧与一身,她就是天使与恶魔的化身,是满朝文武惟恐避之不及的混世魔王。

    从刚刚记事开始,这位公主大小姐,就平均每周会搞到一个大臣家宅不宁,不是火烧房子,就是拔光胡子,最严重的时候,一天之内有三十多个重臣因她而下台。

    成年之后,这位漂亮的全宇宙都知晓的公主自然成为年轻贵族们疯狂追求的对象,但只是一年里面,竟有三百多个高等贵族被迫举家迁出地球,甚至还为此放弃世袭的爵位。如今这位公主已经到待嫁的年纪,却再没有谁敢提亲,连那位无上权威的皇帝想指婚都没人敢接受,皇帝只需稍稍暗示,家中有合适年龄子弟的大臣们就联名请辞,搞的帝国皇帝都很没面子。

    而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弦澜公主连高高在上的元老院都不害怕,她师从至少三个执事元老,武技一点都没学会,反倒学了一推稀奇古怪整人的本事,这些本事率先从元老们头上用起。听说至少有十二个元老因为怕见到她,所以过起了隐居生活,从此再不见人。

    可以说,整个帝国中,除了那位元老院首领大仙外,就没一个人不怕弦澜公主的,也没有一个是弦澜公主不敢整的。

    她今天的目光,正对准了杨浩,那小狐狸似的醉人的微笑,又挂在了唇边。

    人人都知道,这是弦澜公主要整人的先兆了。

    就那个杨浩还浑浑噩噩的不清楚,他居然……居然敢不看着公主。

    这在弦澜的眼里,比谋逆大罪都要紧,这样的美女在旁边,只有瞎子才不会看着,可杨浩却真象瞎子似的低着头,嘴里不知道嘟嘟嚷嚷什么。弦澜公主的心中,更是一把无名火熊熊燃起。

    其实杨浩哪里是不看,他根本就不敢看。弦澜公主的美色没把他给迷住,却把肚子里那个老色鬼给迷的晕头转向的。几天没开荤的老色鬼奋力怂恿杨浩找机会用春药把弦澜给弄上床,杨浩嘟嘟嚷嚷是正和混元子斗争呢。

    “杨浩呀。”弦澜公主眼珠子转转,坏点子立刻冒出来了,“听说你很厉害么,搞了个天下第一剑派,你真的是天下第一么?比十剑流都厉害?”

    这话一出口,杨浩就感觉到四面射来钎一样仇恨的目光,尤其是那个毕斯塔,眼睛里的火焰都能将人给吞了。

    但杨浩不怕,他敢挂这招牌,就说明脸皮已经厚到刀枪不入的地步。

    “没错了,公主陛下,我的丹鼎剑派确实是天下第一的。”

    “有哪里是天下第一呀?”公主将手指压在唇上,做纯情状,“是剑术呢还是剑阵呢?”

    “春药是天下第一。”杨浩早有应对,“神器也是天下第一。”

    “呸!”弦澜公主嘴上啐了口,可勾人的眼神却从扬浩脸上划过,“神器怎么第一法?”

    “别的剑派,都是一个剑派一把神剑,可我这个丹鼎派,却有四把神剑,说不定以后还会更多。”杨浩笑眯眯,口气倒是很嚣张。

    “呀!”公主一招掌,想起来了,“你还抢过十剑流的神剑哦,一下子就有了四把,真了不起呢。”她又笑吟吟的回头,对毕斯塔道,“毕团长,你们兽心剑团只有一把兽心剑哦,这还真不如人家呢。”

    这句话,已经是赤裸裸的挑拨了。

    皇储朝杨浩眨眨眼,若无其事的转头看斗兽场,表示他完全无能为力。

    毕斯塔有了公主撑腰,胆子瞬间大了许多,都快撑爆了,他快速朝前一步,用手点着杨浩吼道:“把那四把神剑交出来。”

    交?交头也不交剑。

    从神界知道那十把剑的用途后,杨浩早就决定只吞进不吐出了,所以丝毫不被吓倒:“毕斯塔团长,你说把神剑交给谁?”

    “当然是交给我咯!”毕斯塔还是理直气壮。

    可公主却幽幽叹了口气,连看杨浩的目光都有些改变。

    杨浩一笑,顺势答道:“毕斯塔团长,我问你,不死之剑是你的么?”

    毕斯塔面孔一僵,气势弱了一些:“不……不是。”

    任谁都晓得,不死神剑是王氏家族的传家宝。

    “那么,引力之剑是你的么?”杨浩继续问。

    “当然不是。”这次答的更快了,黑风元老可是执事元老之一,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他。

    “莫非瑰宝之剑是你的?”

    “也不是。”

    “哦”杨浩重重点头,“我明白了,裁决之剑是你的。”

    毕斯塔的整张脸都气白了,他要是敢承认,那冥色的杀手还不把他给活活撕碎:“当然不是,那是冥色暗杀团的神剑。”

    “那就对了么。”杨浩志得意满的拍拍手。“既然都不是你地,那我干嘛要交给你呢?难道你还想抢夺十剑流的家传宝贝不成?”

    “说了是十剑流的家传之宝,又怎么会到杨浩领主的手里呢?”弦澜公主见毕斯塔败下阵来,自己接过话头。

    “呀!”杨浩惟妙惟肖的学了一句,“这件事情就不可以光明正大的说了。”

    “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说的,我们十剑流做事情件件正义,不像有些人暗中搞鬼。”毕斯塔觉得抓住了杨浩的漏洞,急急忙忙问。

    “真要说?”杨浩一脸惶恐。

    “当然要说!”毕斯塔绝对是个胸大过脑的家伙。

    “唉……”杨浩悠长的叹了口气,有点被逼

    无奈地意思,“事情是这样地。我们丹鼎春药集团的春药实在太好了。惹得那几个剑派的子弟都跑到外域来买,可买就买了,他们却不带钱,最后为了能够过的性辐,就只好把家传宝剑抵春药债了。所以说啊,年轻人出门,带钱是最要紧的。”

    毕斯塔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可旁边的皇锗、公主和侍卫都笑的前俯后仰,让毕斯塔生生把那口血给咽回去,他朝四面看看。至少有几十个人听见了这番话,十剑流这次丢脸可是丢到家,不止宝剑被夺。还落的一个买春药不带钱的恶名。

    十剑流向来同气连枝。毕斯塔是个一根肠子通到底地人,而且今天把杨浩找来也是他的主意,如今一气之下,他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截了当的朝杨浩一致礼:“我要向你挑战?”

    “哦?”杨浩贼笑贼笑。望着毕斯塔手里地兽心之剑,那可也是十把神剑之一。

    弦澜公主轻咳,她送给毕斯塔一个大大的白眼。言下之意很明确,你这个家伙,会是杨浩的对手么?

    毕斯塔猛然省的,杨浩最近还刚刚击败了剑圣司徒海。而元老院里面也落下来命令,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去惹他。可是他挑战宣言已经发了,又怎么能退呢。

    要说公主就是公主,比一个野兽团长强太多了,弦澜不动声色的把话绕回来:“两位都是国之栋梁,在帝都决芊又象什么样子?”

    “是,是。”毕斯塔诺诺,但仍然心有不甘。

    “但是……”公主地目光又扫到杨浩脸上,

    那股子媚,真让人受不了,“这里是斗兽场,倒也是个打架的地方,杨浩领主初来乍到的,又成立了天下第一剑派,不如下场和魔兽斗一斗,让我们看看你的实力吧。”

    杨浩心里一跳,觉得有些什么不妥的地方。

    可皇储突然也回头大加赞赏:“妹妹这个主意好,今天怕是很多人等着杨浩领主出手呢,你的实力,还真是神秘莫测呢。”

    杨浩心中如电光火石般闪过个念头,他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妥了。今天被皇储召唤到斗兽场来,本就是个局,这个局不是要杨浩交出神剑,而是想看看他地实力,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钱可以跟十剑流和元老院寻。

    估计整个帝国的势力都在用心关注着,杨浩今天不管有没有遇到公主这难缠的家伙,都必须要出手一试的。

    只是那几只小小的魔兽,能试出杨浩的实力么?

    杨浩嘴角微微一笑,在大半年前,他还是个普通的学生,那时为炼丹而杀一只小小的魔兽,已经弄的死去活来。可是如今,就算再强大的魔兽到面前,又能怎样呢?

    弦澜公主果然不放过他:“领主大

    人,十剑流都有自己的封地门媚,譬如兽心剑团的封地就是这个斗兽场,你要真是天下第一剑派,就下去挑了整个兽心剑团。”

    这个女人果真不是善茬,知道毕斯塔不是对手,就让他去单挑整个剑团。

    单挑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杨浩心里面想的,还是一个好处的问题。

    “在下今天困了,实在不适合打架。”杨浩鞠躬,却看不出有什么恭敬的。

    公主脸色微变,她没想到杨浩竟然会拒绝动手。

    “你的春药这么好,吃几颗就不累了。”

    “春药是好。”杨浩狡黠,“可药材太贵,吃不起啊。”

    “哈!”公主明白了。这果然是一个逐利地商人本性,不见好处不撒手啊。

    杨浩继续拿乔:“丹鼎派家小业小,还有各方老大照顾着,实在消耗不起,所以能不打的架就不打了。”

    “不如来个赌约吧。”弦澜公主玲刑道,“双方就赌下各自手上的神剑,谁赢了归谁。”

    杨浩的眼睛稍微亮了那么一丁点。

    毕斯塔头上油汗乱冒:“陛下,这个……不合适吧。”

    “你觉得赢不了?”公主的眼神快能将人冻成冰棍,“那你们兽心剑团就不用玩了。”

    毕斯塔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真是恨啊。恨自己撺掇皇储把杨浩叫来干嘛。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反正对皇储和公主来说,神剑在谁手里都是帝国的,他们只是看了场好戏而已。但对兽心剑团来说,没了兽心剑,那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啊。

    但时至如今,毕斯塔想不想都得答应,他咬咬牙,恨恨的点头。

    “我不干!”杨浩突然朗声道。

    “哦?”皇储也吃了一惊,这事情明显对杨浩有好处么。一面是镇派之宝,而另一面却是抢来的贼赃,珍稀程度自然不可相提并论。

    但杨浩却自有主意:“我那儿可是有四把神剑的。这野兽团长手上只有一把,我们打这个赌,我不是吃大亏“那你还想怎样?”弦澜妙目扫到杨浩脸上,“难不成,你还想再要四把神剑?”

    “剑么。我会一把一把地取。”杨浩说地狂傲,“今天的赌约,除了兽心剑外,只需皇储陛下答应,让我参观帝国联合智脑中心,就算成了。”

    “哈!”弦澜满脸嘲讽。心想这个杨浩还真是骄狂,联合智脑中心是何等秘密的所在,连她这个恃宠的公主都没有见过,更何况一个叛将呢。

    “允了。”皇储不动声色,吐出两个字。

    满座皆惊。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不止是边上的贵族、侍卫,就连弦澜公主也愕然的张大了嘴。

    联合智脑中心,恐怕是银河帝国除却元老院外最至高无上,最机密的所在了。而对于上位者而言,还有一层更大的神秘,那就是联合智脑中心,是帝国中唯一元老院无法掌控的东西。

    当年,智脑星被察觉后,元老院曾要求帝国皇帝立刻摧毁所有智脑生物,但皇帝却罕见地反其道而行,命令科学院善加利用智脑,这才有了近几十年来帝国的飞速扩张和舰船技术的突破。

    全宇宙地智脑,都可以由联合智脑中心控制,也就是说,控制住联合智脑,就控制了帝国的舰队,控制了帝国一切的命脉。

    这是帝国皇帝的禁脔,连元老院都无从插手。

    但皇储却允许杨浩去看。这个权力,自然不是皇储可以给的,他敢这样说,当然上面还有一个帝国皇帝地首肯。

    一时之间,周围的人都迅速得出了判断,今天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不止贵族和十剑流要看杨浩的实力,连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也同样关注着杨浩。

    这事情,就好玩多了。

    一个杨浩,搅浑了一池静水。

    不过也要能搅浑才行。

    弦澜公主的面色沉静起来,她深深吸了口气,看似无意地对毕斯塔说:“兽心剑团,用全力。”

    “用全力……”毕斯塔喃喃重复了一次,

    “难道可以用……”

    他这话还没说完,弦澜就点头:“准。”

    毕斯塔脸上一阵狂喜,原本他对杨浩还忌惮三分,可如果真的允许使用那股力量,莫要说是杨浩,就算再加上一个剑圣司徒海,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几个侍卫鞠躬出去,将这里的赌约传送到诺大环形观众席的每个角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