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章 收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卷 第五章 收龙

    全灭的火焰之下,就是杨浩的身体,完全没有防护,在龙息之下,脆弱的犹如一张纸的身体。

    一切结束了么?

    毕斯塔如是想着。

    皇储和公主如是想着。

    观众们如是想着。

    天空中的雪夜星狮团也这样想着。

    但一片沉默,大家不是叹惋,而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毕竟发生的太快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场惊世打斗,就已经进入尾声了。

    但杨浩却了。

    这个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龙息只会让人血肉分离,骨骼腐烂,最多也是变作齑粉湮没掉。

    但杨浩却真的了,他被四口龙息包围笼罩甚至是侵蚀,却好像一点都没有伤害到,反而他身体周围那些原本快要熄灭的火焰,竟然开来。

    这一爆,就是烈焰排山倒海。

    高达五米多的怒焰,以杨浩为中心,放射性的覆盖了至少几十公里的地方。

    一切都化为焦土,在这个范围之内,任何的生物,任何的草木,全部都被烧的惨不忍睹。

    尤其是那上百头还惨活着的魔兽,它们本就已经被杨浩搞的耳聋目盲,只能跪在地上一动都不动,而这火焰掠过之后,都被烧的只剩下白骨和它们的内丹了。

    这一招,叫做“焰爆”。是丹鼎派剑丹奇招中火系的第二阶剑式。

    以群体攻击地形式。在中心点猛然爆发出火焰之浪,将周围的一切都烧的干干净净。

    “唯一的机会!!”杨浩猛然喝道。他处在的中心点,这巨型大虽然把魔兽和这个空间都烧的干净,但并没有阻挡住龙息的攻击。

    火焰对龙息是无效的。

    看起来,杨浩是要与四条龙一起同归于尽,至少在毕斯塔的眼里是这样的。

    但他错了。

    那四股浓烈地龙息,洒在杨浩地身体上,犹如阵清风一样,对他毫无用处。

    反而“焰爆”却将那四条龙给拖住了。

    焰爆的火焰熊烈无比,横扫一切之前就已经蔓延到四龙的身上。有三条龙见机的快。又猛吐几口龙息,转身飞回了天空。

    但有一条不慎落进火海,这熊熊怒焰居然在刹时就把它的鳞甲烧的火烫,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龙族,居然在这火焰中受伤了。

    杨浩扑到,他视几股龙息做清风是有原因的,当在神界的时候,他就差点死在黑龙地龙息中,幸亏混元子用自己生命做代价换来了一粒惊世骇俗的龙息丹。

    那粒龙息丹是丹鼎派史前最早的创始人地不朽发明。

    不知道损耗了多少人命才换回来的。当服食这粒龙息丹后,可以提高人的精神力达到与龙交流的水准,而更重要的是。龙息丹可以让人不再害怕龙息。

    杨浩根本就不怕龙息,这个秘密除了他之外没人知道,所以他将这做为唯一地机会,是反败为胜的最后时机。

    四条龙以为杨浩在龙息中必死,所有人都觉得杨浩必死。而他却能在死地里反击。

    果然,趁着一条风行龙落入火海,正痛苦扑腾几欲起飞的时候,杨浩整个人犹如闪电般飞到,他一翻手,影月已经现身。犹如弯月般的飞刃,华丽的拉出条弧线,第一下就滑过龙脖子下闪烁的逆鳞。

    逆鳞碎。

    影月傲然喷出火焰。在破碎地龙鳞下面,是风行龙淡蓝色的血肉,已经毫无防护,只要影月趁势划入,这条龙的咽喉和血管经脉都会破碎,而杨浩,将成为帝国斗兽场中第一个屠龙者。

    他会杀死一条龙。

    已经逃生的三条龙疯狂的反扑回来,它们喷出龙息,发射冰锥,甚至不惜用身体来将杨浩碾成粉末,任何一条龙都不能忍受,自己的伙伴被一个人类杀死。

    那种骄傲,是刻在龙族骨髓里面的。

    但这三条龙已经来不及了,它们的速度太慢,又没办法使用完整的力量。

    杨浩的影月是真正的神器,那种速度,那种飞掠的杀伤力,是再也停止不下来的。

    所以陷入绝境的龙已经丧失了希望,它的绿色眼睛圆瞪着,深深凝望着杨浩,似乎正在思考什么。

    杨浩也在思考,他与龙对视了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居然发出一声长吟,影月接受召唤,悠然离开了绝境中的飞龙,放弃了近在咫尺的屠龙伟业。

    火焰里的风行龙一振翅,火焰顺势熄灭,它窜入空中,迅速离开了危机。

    满座皆惊。

    无论是真正的武技高手,还是普通纨绔子弟,都能够看见,杨浩本来是可以杀死那条龙的,但他却放弃了,放弃了自己唯一的机会和最后的机会。

    这些观众很快就为杨浩找到了理由。如果他杀死那条龙,那么杨浩同样躲不开另三条龙的疯狂还击,杨浩的结果是与其中一条龙同归于尽,根本就不可能逃命,所以杨浩宁可不杀,也要回剑防守。

    就像证明所有人的猜想,杨浩果然开始了防守,他立刻用出了剑丹第二阶冰系的剑法“寒冰四方”。

    有巨大的冰墙和冰块在杨浩的身体外面出现,将他整个人都包围了进去。

    剑丹冰系的剑法都是以防守为主,而这招“寒冰四方”更是防御里的绝技,它可以在弹指间筑起坚固的冰墙,将剑手防护在里面,外部必须要攻击很久才能打进来。

    但同样的,在冰墙内的人,也无法对外面进行物理攻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龟壳战术,杨浩将自己躲在了个冰做的龟壳里面。随便外面四条龙怎么攻击,他死也不出去了。

    这个举动,让整个斗兽场都沸腾了。

    几十万观众为之愤怒到了极点,他们地呼啸声和辱骂声开始此起彼伏。在这些人的眼中,无论谁胜谁负都可以,只要有鲜血,有厮杀就会爽。杨浩明明能够杀死一条龙,刚才他只要稍稍一努力就能和那条龙同归于尽,这可是数十年来,帝国首次有屠龙的壮举发生啊。

    还有什么比看见一条龙死在面前更值得骄傲的呢。这样的场景明明近在咫尺。却被杨浩的胆怯给破坏掉了。

    观众、贵族和武士们疯狂暴怒。尤其看到杨浩躲进冰块里面,任那四条龙怎么喷吐龙息,怎么发射冰锥都死也不动。在圆形观众席上,排山倒海的响起了一片整齐的声音。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大家都在做同一个手势,四指捏拳,拇指朝下。

    这是处决斗兽士的手势。

    在帝国的斗兽场中,人和魔兽地决斗通常互有胜负。

    如果魔兽战胜人类,而斗兽士只是重伤未死地话,就会有帝国的贵族来做决定。这个芊兽士是生是死。

    拇指朝上是活,拇指朝下是死。

    而现在,甚至决斗还没结束。满场的观众已经开始处决杨浩的。几十万人的拇指朝下,几十万声音在狂呼。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就算这些人不动手,杨浩也活不成,寒冰四方所形成的冰块,在四条龙暴怒的还击里开始逐渐破碎。大概只需几分钟的推残,杨浩的龟缩战术就会失败。

    到那时,他可能会被四条丧失理智地龙给撕成碎片。

    “他完了。”在最高看台上,弦澜公主淡淡的说,她随后嘴角露出个古怪的笑容,“哥哥。你看中地人快要死皇储平静的看着,没有说话。

    “你们对他抱着什么样的期望?”公主并不太了解,不过她说,“我看你们要失望了,这个人并没有传言里那么强,他对你没用。”

    皇储叹口气,痛苦的点头,他缓缓伸出手,拇指却是朝上的。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看到皇储地手势,周围的愤怒声更是咆哮成一片。虽说在斗兽场上,地位最高的贵族拥有决定权,但任何人都不能妄自改变几十万人的声音。

    皇储微微震动,他脸色变的苍白,可手势没变,反而更加高高举起。

    拇指朝上。

    几十万人的手指与他相反。这几十万人不在乎杨浩地生死,他们只知道,杨浩剥夺了他们观看屠龙的刺激,所以必须要死,必须用杨浩的鲜血来平息他们的愤怒。

    这几十万人是贵族,是帝国里最高高在上的人,他们杀人犹如除一粒草般,只把自己的感官放在第一位。

    哪怕是皇储,也不能改变他们的决定。

    皇储的脸色死白死白,那一声声杀人的咆哮,犹如洪水般灌入他的耳中,使他如风中之草般脆弱。

    就算还在坚持着,也会被这些呼啸声给吹倒。

    另一只手伸出,这纤细,却美到极点的手,也是一个生的手势。

    弦澜公主和皇储站在一起,虽然弦澜不喜欢杨浩,可皇储毕竟是她的哥哥。

    满场之中,全是向下处死的手势,只有他们两个人,要在狂暴愤怒的贵族群里,要给杨浩留一个活的机会。

    四条龙即将踩碎那厚冰。

    杨浩的命运却早就注定。

    皇储和公主的举动,反而让观众们愈发的怒不可遏,他们的叫嚷,几乎要把天空都震塌了。

    皇储闭上眼睛,他满脸痛苦,这种痛苦自然不是因为杨浩之死,而是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弦澜轻轻捂住皇储的手,声音也是苦涩:“看到了么,哥哥,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就算我和你加起来,也改变不了帝国最小的一桩事情。”

    “总会有改变的。”皇储陡然睁眼,他转身,不再看身后那狂暴的场面。

    “没人能改变。”弦澜目光如水,“这个世界,不属于帝国,不属于你我。是元老院地天下。”

    “那你呢?”皇储锐利的望着自己的妹妹,

    “你属于谁?”

    弦澜淡淡一笑,转身准备离去。

    可那已经被注定命运的地方,又有些改变。

    将杨浩包围在内的巨大冰块,已经越来越薄,甚至都可以看见杨浩在里面的身影,这个人倒也没有安然等死,而是拼命鼓捣着,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东西。

    四条龙的愤怒,已经让它们的眼睛都有些发红。在它们巨爪的攻击下。冰块出现了细小的裂纹,最后猛然碎裂。

    观众席一片暴戾地欢呼声。现在贵族们都期待着龙可以将杨浩杀死,如果能撕成几段吞下去就更好了。

    只有几个眼尖地人,会发现杨浩手上正托举着什么东西,那东西,似乎象是一种丹丸,犹如丹鼎春药集团所卖的那种春药一样。

    更古怪的是,当冰块砸碎后,那四条龙居然停顿在空中再也不动了。哪怕龙骑师再用力的戳逆鳞,它们也忍住伤痛,纹丝不动。完全不朝杨浩攻击。

    杨浩高高举手,在他掌心中,有几道银色的光芒喷出,射进了四条龙的脑中。

    那几条龙忽然又狂暴起来,它们窜上更高的高空。在空中翻滚,痛苦的就象是浑身的骨头被人一根根地拔走。

    而那个明明被判死刑的杨浩却还是站在那里,保持着一手指天的动作,满脸红光地念念有词。

    在这个时候,任谁都知道有问题了。

    但没人懂问题出在哪里。

    为什么四条龙不再攻击杨浩了。

    杨浩做了什么?

    只有一个人明白,这个人在斗兽场的外围。已经惊慌失措。

    兽心剑团的团长毕斯塔,是这四条龙的真正控制着,他手上的兽心之剑,与龙脑中地封印紧紧相连,只要那封印在,四条龙就必须接受他的指挥。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兽心之剑光芒大失,他居然再也指挥不动那四条龙了。他不知道杨浩做了什么,但肯定的是,杨浩竟在动摇元老院封印在四条龙脑中的禁制。

    这太不可思议了,元老院消耗了几十个元老才打上的封印,居然有人能够解开?杨浩他居然可以解开?

    答案在几秒钟后就揭晓。

    随着杨浩一声犹如惊雷般的暴喝,在四条龙地头顶各自炸开了一团黑雾。随后这四条风行龙的眼眸,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原本是迷惘和痛苦的眼睛,现在充满了生机,又恢复了龙族以往的神采。虽然神族被封闭的力量无法回归,但它们的意识却清醒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谁能够控制它们。

    它们是龙呵,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最具有力量的神族。

    巨大的龙啸,前所未有的龙啸,在斗兽场中炸响,这次却是对着观众席,对着那些刚才还声嘶力竭要杨浩死的贵族们。

    观众席接连不断的化为尘埃,犹如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一个的粉碎。

    几十万人的生命,顷刻之间,在四头已经恢复自由的龙面前,被碾成了粉末。

    那四只重新高傲的龙,升到了云层的中间,回身朝扬浩点点头,便一声轻啸,进入了苍茫的天际,再也看不到这才是杨浩的计划。他象是一座塑像般,呆呆望着天空里已经淡去的龙的影子。

    从头至尾,杨浩都没有准备屠龙,正相反的是,他要拯救龙出逃。所以他才会没有杀那条陷入困境的风行龙,趁着那个瞬间,他和龙族进行了精神上的沟通,在这个世界上,也唯有吞食过龙息丹的杨浩,才可以和龙族交流。

    杨浩将自己封闭在冰块里,不是龟缩战术,而是在炼制丹药,炼制一种最伟大的丹药。

    魂之春药!!

    丹鼎派绝世的丹药。这是需要用到龙族的灵魂,龙族的精神力才可以完成的一种奇丹,这奇丹的作用是解除龙族身上的封印。

    当然,再厉害的丹药,也不可能让神族恢复以前的力量,但是元老院刻在龙族大脑中,命令四条龙必须服从的封印却可以被解除。

    所以,在这个帝国寻常的下午,天空中轻啸阵阵,阳光躲藏在乌云之后,帝国斗兽场却不再如往常般平静。

    就是这样普通的日子里面,银河帝国最不可思议的四条龙逃出生天,它们在临走之前杀死了将近五十万帝国贵族。

    兽心剑团不复存在。

    这次惊世决斗,有了一个没人能猜到的结局。

    杨浩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