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七章 行商总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卷 第七章 行商总会

    (-  可子弟却摇头:“我们实力不济,可到底人多,布起了几个伤剑大阵跟他们对抗,双方都有伤亡,我们发出信号,想顶到诺言小组他们都回来。”

    “那……”

    子弟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他甚至身体都抖起来:

    “后来……后来,出现了三个穿灰衣服的老头子,他们漂浮在半空里面,朝着我们伤剑大阵推了一掌,只是一掌就……”

    他说着说着,脸色惨白,竟满脸惊慌的说不下去了,看起来,那副惨烈的景象是他再也不敢回忆的。

    杨浩闭上眼睛,他胸中的火焰已经如岩浆般滚动,随时都会喷薄出来。三个灰衣服的老头子,这是元老院的打扮。为了消灭浩剑团,竟然连元老都出动了,这完全是往死里打的架势。

    谢风寞扶着那个子弟去治疗,回来后说接下去的事情:“我本来找你有事,赶到这里正好遇见这场打斗,那几个元老看见我倒是很给面子,居然带人退走了。我马上派人请了医生过来急救,幸好没有性命危险,只是塔几个人恐怕这辈子都残了。”

    “混蛋!”杨浩体内的影月锋锋做响。火焰在身体的肌肤上竟隐约可见。

    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的结束,对杨浩更加沉重的打击还在后面。

    谢风霆叹了口气,虽然担心杨浩的情况,但还是说道:“不久后。龙云、玛雅就带着诺言小组回来了,看了这里地情景,龙云怒不可遏,也不听我劝,就带着那几个人跑去十剑流报仇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实在等他们不到,就去找你,幸亏用了行商总会的卫星定位,不然还找不到你……”

    “他们还没回来?”杨浩左右观望,果然不见龙云、玛雅和诺言小组。在浩剑团里面。这十个人是实力最强悍的。

    “杨浩。”谢风霆扯着嗓子吼。“他们已经回不来了,他们已经出事了!”

    杨浩心里面早有糟糕的预感,但谢风霆这么说,还是让杨浩眼睛血红血红,他犹如一头发疯的牛,转身就朝外面冲去。

    “杨浩!”谢风霆赶上去,拦在杨浩的面前。

    “滚开!”杨浩恶狠狠的咆哮,“不然连你也杀!”

    “你现在不能去报仇!”谢风霆依旧拦在面前,一步都不退。

    “龙云他们是我的兄弟!!我最好的兄弟。”杨浩变成了一头发疯的狮子。“我兄弟出事了,我怎么可以不去,你给我滚开!我要杀光十剑流。我要杀光那些元土”

    影月呼啸一声,笔直地朝谢风霆头上劈去。

    谢风霆一拾手,在他地掌心间璀璨的光芒闪烁,照的这里犹如白昼一般明亮。

    影月呜咽着退回杨浩身体内。杨浩亦被震的连退了好几步,谢风霆脸色苍白。微微喘息。

    “你连我都赢不了,怎么去杀元老?”谢风震也咆哮了起来。

    “我不怕,我还有……”杨浩一只手紧紧握拳。

    “还有神戒是么?你有五只神戒!”谢风霆冷笑,“就算这样,你能杀一个元老,可第二个呢?第三个呢?

    元老院有上百个元老呢。还有十剑流的高手,你能杀的完么?”

    “大不了我陪他们一起死!”

    “杨浩!你给我冷静点,你现在是一个领袖,不是个杀手!”谢风霆狠狠的捶了杨浩胸口一拳。

    杨浩如风中摆柿般晃动了几下,眼中火红洁退,痛苦神情却充斥在脸上。

    “为什么会这样……”杨浩的声音很虚弱。这一次的打击确实很大,甚至比当初师名媛受伤还要严重。他从雷蒙星带来地子弟兵全部受创,最好的兄弟也落入陷阱不知所踪,他现在已经是孤立无援。

    “你想知道为什么?”谢风霆用手紧紧接在杨浩肩膀上,“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为什么。”

    杨浩凝视着谢风霆,他已经慢慢给静下来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受到,今天帝都的寒冷。而他所面临地困境,是与外面的黑夜一样,深沉而广阔的。

    “杨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地球,我背后的势力也同样不清楚。但是你到地球后,就拼命的攻击十剑流和元老院,这让所有人都非常震惊。”谢风震一丝不苟地从头说起,“在那个时候,只有你进攻,十剑流防御。元老院没有还击,不是不敢,而是他们还不确定,你的实力到底有多少,你的背景究竟有多深。元老院是真正的老狐狸,他们要知己知彼才会出手。”

    “我能有多少实力。”杨浩看着自己的手,其实他很清楚,当日拼命攻击十剑流,就是一种虚张声势的策略,这是杨浩和混元子订下地。

    “你的虚张声

    势很成功,但持续不了多久。”谢风霆也清楚杨浩的想法,“后来你一战消灭了兽心剑团,还放走了四条龙,很厉害。这一战让你杨名地球,也让丹鼎剑派立稳脚跟。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就是这一战,把你的底细全都暴露“底细?”

    “没错,元老院不对你出手,是忌惮你背后有什么势力,或者手上有什么高深的法宝。在兽心剑团那一战里面,大家都看清楚你的法宝就是五个神戒,很厉害,确实很厉害,但没有厉害到能够与所有元老对抗的地步。更重要的是,元老们已经看穿了你,知道你在地球没有任何势力支持,你是无根之草,只有勇猛而已。”

    “所以他们就要对我下手了?”杨浩眼中玲光直冒。

    “他们不敢直接对你下手,单挑的话,任何元老都不愿意直接面对神器,这是他们对你的忌惮,可是对你身边的人,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因为你没有根基,没有人会帮你。”谢风霆叹息,“虽然你已经在加快发展丹鼎剑派,吸收贵族入门,可还是太慢了,你这一点点势力,完全不可能和几百年历史的元老院对抗。”

    “你觉得我,没有能力救出自己的兄弟?”杨浩问。

    谢风霆没有正面回答:“元老院既然向你下手,就一定安排好了陷阶在等着你,就算三个元老夹击下,你还能自保,那么更多的人呢?”

    “你觉得我没有能力救人?”杨浩又问了一次,声音很古怪。

    “没错。”谢风霆一咬牙,干脆直截了当的说,“你没这个本事。”

    杨浩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单手向天,在他的身上,有一股金黄色的剑气瞬间直冲云霄,这剑气锐利无比,竟然将天空中的黑暗扫的七零八落。

    “来!!”杨浩暴喝。

    随着他的声音,在远处的天空中,竟然真的有一条金黄色的影子正急速飞来,而且在飞行过程中,变作了一个巨大的火团。

    只是十多秒钟而已,那个火团已经飞到丹鼎剑派的上空,顺着杨浩的指引轰然砸在地上。

    硝烟四起,沙尘漫天。

    谢风霆用内劲将沙尘扫开,却愣然发现,面前不远处的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这个坑当然是被那个火团给砸出来的。而真正让谢风霆惊讶的是,在坑里面,居然有一个女人。

    玛雅。

    玛雅刚才还浑身是火,可却象完全没事,她一跃而起,跳进杨浩的怀里:“死杨浩!坏杨浩!现在才来救我。

    谢风霆目瞪口呆,他心里面顿时对杨浩的实力做了新的评估,之前他觉得杨浩只不过大剑师的水准,完全靠着手上的戒指才能威胁到元老院。可现在看来,杨浩居然用剑气就能救回一个人,这种实力,简直就匪夷所思。谢风建自认为他就算练上几十年,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水准。

    其实杨浩心里面已经是暗叫侥幸,他这哪里是本事,完全因为杨浩自己修炼出的剑心和玛雅融合在一起,玛雅虽然是独立个体,但归根结底还是杨浩的剑心,所以才能够被召唤而来。

    也幸亏没人知道这一点,要不然元老们将玛雅禁锢住,就算神仙也不可能召唤回来了。

    “没事了。”杨浩扯下自己的披肩,给玛雅披上,看的出来,玛雅之前已经进行过一场大战,她的精神体被削弱了不少。

    正当谢风霆在震惊发呆中,杨浩已经从玛雅嘴里面问到了龙云他们的下落。

    原来龙云赶到这里后,看见浩剑团的惨状,便带着人冲去讨还公道。龙云是个粗中唁细的人,自然不会笨到去送死。他是看来伤人的神恕剑团主力都在外面,那几个元老也不可能那么快赶回去。所以他们就动用了瞬间移动装置,将龙云、玛雅和诺言小组都传送到神恕剑团的驻地,想同样杀他们一个不防备。

    这计划还算是可行,龙云他们感到神恕剑团时,剑团里果然防备空虚,他们几乎没有遇到太多阻拦,连伤十多个剑师,冲进了神恕剑团的核心区域。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遭遇了埋伏,有至少五个元老,和十个大剑师在核心区域里等着他们。龙云等人没怎么反抗,就全部被抓。

    听玛雅说完,杨浩的脸色陡然变了。

    谢风霆所说的果然没错。五个元老,十个大剑师这样的埋伏阵容,当然不是为龙云准备的,看来元老院确实是要对杨浩动手了。杨浩幸亏没有去救人,否则钻进这埋伏圈里,元老院豁出去拼了一个人的命,就足可以杀了杨土

    谢风霆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听到玛雅说五个元老的时候,眉头比任何时候都要紧皱。他一边摇头一边叹息:

    “杨浩,你麻烦了,你惹大麻烦了。近百年来,元老院从没有这么多人出手,今天为了你就出动了八个元老,这是要置你与死啊。”

    谢风霆自然不知道,这八个元老完全是十剑流私自联络的,还不是执事元老真的要杨浩死。但这么大阵仗,已径足以让人做出错误的判断了。

    “龙云和诺言小组还在他们手里。”杨浩望着天空,心中悲鸣阵阵。

    “五把神剑在你手里,他们不敢杀人。”谢风霆说,“为今之计,你只有先自保,只有想办法拉拢能和元老院对抗的势力。”

    “天下这么大,可有谁能和元老院对抗?”杨浩苦笑,他一心想培育一支足够力量的势力,但时不我予,在摇篮里就被人给扼杀了。

    “行商总会可以。”谢风霆终于提到了他身后的那个势力,“我今天来,就是行商总会让我来提醒你的。在银河帝国中,能和元老院分庭抗礼的,除了皇帝统帅湘密院外。只有行商总会算是一股力量。”

    “行商总会能帮我?”杨浩有些迷惑。

    “我们已经帮过你一次了,如果没有那三箱药材,难道你能消灭兽心剑团么?”谢风寞提醒他,“而且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你只有加入一个元老院也撼动不了的势力中去,才可以保住你身边人的平安。”

    “唯一的办法么?”杨浩感觉到体内有一阵阵如海啸般力量的波动,他不甘心,但正如谢风寞所说,为了身边的人,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为了能够让龙云他们活着回来。哪怕是忍辱负重。杨浩也必须要承担下去,这是他做为一个领袖的责任。

    天空更黑暗了。但骤然之间,杨浩的身体内,却爆发出明亮的剑气光芒。他刚哪吞服了一粒剑丹,这粒剑丹在刹那间提升起了数倍地力量。

    还不等谢风霆开始吃惊。杨浩身体里地剑气伴随着一把隐形的影月竟然滚滚而出,在天空之中留下了一条力量的洪流。

    影月破空远去。

    在神恕剑团内。

    副团长正在彪悍的发火。他手上拿着一把神恕剑团通用的十字金剑,正在剑团的练功场上恼怒的走来走去。

    今天本来是大获全胜的一天,神恕剑团团长带着人去扫荡丹鼎剑派,而他则在剑团内埋伏。五个元老。连他在内的十个大剑师,足可将任何人置之死地。

    可是谁晓得,他们地头号目标杨浩并没有来。只是来了十个杨浩的手下。本来就这样也算是一件功劳,可是哪里知道,就在他们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那个明明被捆住地女人居然化作一缕金色的光芒飞走了。

    想到这里,副团长不由懊恼的望了眼边上的几个灰衣元老。正是他们说的,已经封闭了这几个人地经脉,他们不能再用任何功力。可不用功力,那个女人又怎么会逃走呢,难道这个世界有鬼不成。

    副团长越想越火大,他干脆抓起自己的十字金剑。朝着旁边被抽绑着的大诺砸去。大诺是诺言小组的组长,虽然长的也魁梧,可毕竟年纪还小,被他的阔剑一砸,整个人喷口血,昏迷了过去。

    “王八蛋,欺负小孩子有屁用,真有本事就来打老子。”龙云见状,破口大骂起来。

    今天地龙云算是吃瘪了,他被三条合金大锁链绑在柱子上,连一动都动不了,只能用粗言秽语骂骂人。

    “难道我还不敢打你?”副团长正在气头上,拖着阔剑就过去,用尽全力狠狠的用剑身砸了龙云几下。

    “舒服!”龙云压住胸口泛滥的血腥味,故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你有没有吃饱饭啊,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

    “混账东西,你敢骂我。”副团长怒目圆瞪,又砸了几下。

    可是龙云本来就皮糙肉厚,最近实力大涨后,更是肌肉发达,这几下砸在别人身上,不死也残废了,可他居然还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你果然没吃饱饭,还是你妈生下你就是个残疾,手臂是后来接的啊。”龙云哈哈大笑,满脸寞落神情。

    他这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今天落入埋伏圈就知道,事情大大不妙,十剑流是要向杨浩下手了,他们这几个人落在神恕剑团手中,迟早会被用来威胁杨浩,所以他早就抱着死意,希望能够早点死,不用拖累

    杨浩。

    副团长被彻底激怒,今天他的任务一再失利,已经使他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此时龙云这样案落,让他怎么受得“我杀了你!!”副团长高举十宇金剑,口中念念有词,有一种神圣的光芒充斥在剑上,使长剑光芒大威。

    那五个元老伸手想拦,但已经阻止不住。长剑早就向龙云劈去,这把剑上如今的力量已有十成,与刚才完全不同,只是剑风就已经把龙云的表皮割破,可见长剑一落,龙云的头颅就要和身体分家了。

    可正在此时,远处却犹如惊雷般的呼啸声,一道力量的洪流刺破黑夜,竟然象是可以将空间划成两半。

    这道惊天动地的力量一闪而过,随之便是漫天的血雾和内脏的腥臭味道。刚才还高举十宇金剑要将龙云砍死的副团长,自己已经被杨浩的影月剖成了两半。速度快的,竟然象是一道光芒射入般。随后鲜血与内脏已经被击碎成了雾气。

    这一下杀招,连五个元老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到杨浩的影月出现。

    这便是第二阶剑丹之剑法中的“千里流杀”,这一招袭宇诀里的高级剑式,能够在千里外一招破袭杀敌,杨浩第一次使用出来,竟将一个大剑师撕成了两半。

    五个元老,九个大剑师惊慌失措的望着影月隐去的夜空,从那里有隆隆的传来了杨浩威胁的声音。

    “敢杀我的人,我就让你们死!死!!死!!!”

    最后那个死字,在空中来回震荡,直震得元老们脸色煞白煞白。

    血雾到这时候,才算缓缓的散开。

    地球真是一个很古怪的地方。

    当科技发展到这个年代,星际之间都可以瞬息到达,诺大的飞船,犹如空中堡垒似的死星,都可以超越光速迁越。以往人类想都不敢想的深层宇宙,现在都已经是帝国的疆域了。

    但就是在地球上,有些地方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够到达。

    因为小小的地球,却居住着太多的贵族,太多的势力。到处都驻扎着私家武装,到处都有禁制、禁地。不仅瞬间移动不能用,甚至连陆地飞行舱都不能进入。

    杨浩为了赶去行商总会寻求帮助,就已经赶了足足三天时间。

    在三天前,杨浩的丹鼎剑派被十剑流突袭,整个浩剑团都受重创,杨浩的兄弟龙云等人也被俘虏。为了能救出这些人,并且保身边人不再受伤害。杨浩被迫听从谢风霆的意见,去找行商总会。

    丹鼎剑派有谢风霆坐镇,想来十剑流的人也不敢在偷袭一次。

    只是杨浩在这三天里面,却想了很多。其中最要紧的就是他一直在怀疑,行商总会究竟有没有有足够的力量帮他。

    但当杨浩进入行商总会的势力范围后,他的疑虑便慢慢的打消了。

    出人意料,名杨宇宙的行商总会,居然是在一个热带森林里面,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却布置巧妙,让外人很难找到。

    杨浩带着谢风霆给他的指标指示,这才找到路往森林里走。越走杨浩和混元子就越佩服行商老板们的眼光。这个巨大的森林,树木平均都高达百米,树叶将天空覆盖的严严实实,让森林中变的暗无天日。

    但这也能保护行商总会,不被天空里的卫星与飞船发现,换句话说,就算有人想对他们不利,在空中也没法确定他们的位置,飞船攻击的除非愿意炸掉小半个地球,否则根本就没用。

    而杨浩一边走,一边感受着身边总有一些高手的气息,这些高手有大剑师,甚至有接近于剑圣实力的人,他们并不跟随着杨浩,但杨浩却时时能感觉到有人。这说明在丛林里,到处都潜伏着暗哨。一个行商总会,竟然能够有那么多高手做暗哨,防御丝毫不比元老山差,可见它实力之雄厚。

    不过细想起来,行商们掌握着宇宙间所有的商船和生意来往,地球上的贵族、元老山的元老,所需要的任何东西都由行商运送过来,这些商人控制的财富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天文数字。他们就算有再多的保镖,那也是很正常的。

    到达了目的地后,杨浩心中不禁有点失望。

    在他的想象里面,行商总会应该是一群爆发户土财主的联盟,所以总会建筑理应金碧辉煌,高达几百层,最不济也要有一座城市样的建筑群。

    可是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幢只有三层楼的红砖房,这种房子的样式宛如上千年前古人所住的,非常古朴。

    不过引杨浩进入房子的侍卫,却个个精壮干练,眼中神光内敛,至少都不亚于大剑师的实力。

    “理事们,都在里面等你。”侍卫将杨浩领到一扇木门前,便鞠躬退出去。

    杨浩定定神,深吸一口气。他马上就要和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人打交道了,虽说杨浩的丹鼎集团现在也是价值连城,但和行商总会相比,真的是九牛一毛而已。

    推门进去,里面倒是一个极大的房间,雪鹅绒的白色地毯,高达五米多的落地玻璃,和一张足够二十个人坐的圆桌。

    但现在却只有九个穿紫色长袍的人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喝茶。

    这九个人面貌各异,有儒雅的,有凶悍的,有温柔的,也有看起来就是火爆直露的。

    他们唯一的特点就是都穿紫色绣金色滚边的长袍,这种特制的长袍只有行商总会理事才能穿,是一种权威的象征。

    “我是杨浩,我来了。”杨浩站在房间中央,说了第一句话。

    “就这么办吧。”理事们刚刚议完一件事情。这才抬头看了看杨浩,“哦,我们地小朋友来了。”

    “来的很慢。”

    “不只是慢,还很笨,简直就愚不可及。”

    “身手还不错。”

    “手上的戒指才不错呢,应该能卖不少钱。”

    杨浩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九个理事说话,都是一人说一句,一个人说完,另一个人接上。却衔接的紧密。就好像是一个人在说话,同一个人思考一样。

    “你们知道我的来意?”杨浩问。

    “你是来找我们帮忙的。”理事们说,自然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但你惹的麻烦实在是太大了。”

    “看起来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这样地蠢事。”

    “惹到元老院出手,你是不是嫌命太长呢。”

    “没人嫌命长。”杨浩说,“我……”

    “其实你也不算笨,甚至还有些小聪明。”理事们七嘴八舌,居然不给杨浩开口地机会。“你看穿了元老院通过十剑流来扩充自己在贵族中的势力,所以也学样搞什么丹鼎剑派。”

    “招收了那么多贵族门徒,如果再给你十年时间兴许还成。”

    “可是速度太慢了。元老院现在就会把你扼杀。”

    “象你这样的人,还是呆在西部外域做做土皇帝,卖卖春药,为什么要来地球呢?”

    杨浩抓住机会解释:“我来地球,是想凑齐十把神剑。我要夺十剑流的十把剑,证明丹鼎剑派才是宇宙第一剑派。”

    理事们相视一笑,象是知道杨浩在说谎似的,但也不点破,又说开了:“现在帝国中,元老院已经一家独大。

    “帝国皇帝虽然想用枢密院制衡。但效果很差。”

    “连皇帝都得听元老院的,你一个人怎么抗衡?”

    “十剑流是元老院最直接的爪牙,你向他们挑战,等于向整个元老院挑战。”

    杨浩皱眉,这九个理事说来说去,都象是怕了元老院,没有一丁点要和他们对抗的意思,难道行商总会也没有这个实力么。

    “我的朋友被神恕剑团抓了。”杨浩斟宇酌句地说,“我需要各位理事的帮助,如果你们能把人救出来,我就把丹鼎集团三成的股份送给你们。”

    这个价码,是杨浩考虑了很久才做出来地。

    丹鼎集团现在价值很高,就算三成也有上百亿,杨浩还留着一个还价的空间,就算这些人心黑无比,要整个集团拱手相送,恐怕杨浩也会照做。毕竟龙云他们几个人的性命,不是钱财能够衡量的。

    杨浩心里想,这些行商说来说去都为了一个钱字,他愿意出高价,自然能够换得到对方的帮忙。

    但是行商理事们却开始大笑起来,笑地很开怀,笑的很放肆,笑的连眼泪都出来了。

    杨浩的心却越来越往下沉。

    “你以为我们是为了钱么?”理事们边笑边说。

    “就你这点点利益,给我们几个塞牙缝都不够。”

    “你当行商总会是什么地方,雇买杀手的场所?”

    “我们手上的生意,每天都有万亿

    来去,天上地商船,每天都有几百万艘出港,我们的船队是宇宙间最大的,就连帝国军队都没办法比拟。”

    理事们说话时,一种骄傲在洋溢着。确实,行商总会掌握着全宇宙的经济命脉,可以说,这九个人的手中,直接掌控这个字宙的生命线,他们是有这样骄傲的资本。

    杨浩的心却冰凉了:“既然你们不肯帮忙,那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你有什么办法?”

    “我带人,杀上元老山去。”杨浩心里很怅然,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他不懂,完全不懂。”一个理事摇头。

    “真是个小朋友。”另一个老头子理事又在笑。

    “没有什么懂不懂的,我只知道我的朋友现在生死未卜。”杨浩终于爆发了,“我告诉你们,不管你们帮不帮忙,我都会把他们救出来!”

    沉默。一片沉默,那张圆桌上,几个人面面相觑,一会,突然又爆发出了阵阵笑声。

    老头子理事笑的只抹眼泪,他指着杨浩说:“壮怀激烈啊,太精彩了。”

    “天啊,真傻啊。”

    “太可爱了,小正太啊。”

    “要不做我干儿子算了。”

    杨浩脸都黑了,他还从来没被人这么奚落过,今天他过来,本来就抱着破釜沉舟的打算,可谁知道面对的就像是一群神经病老头老太太,话没说几句,就被他们笑了个够本。

    “你回头看看吧。”一个面相还算有点温柔的老太太理事对杨浩说,她好不容易才收住笑。

    杨浩心里一动,立刻回头。

    刹那时,杨浩惊的连步子都迈不开了。

    就在他的身后,那扇木门不知什么时候又打开了,在木门的外面,站着九个人。竟然就是龙云和诺言小组的八个成员。他们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身上衣物全是新的,看起来被救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看见杨浩,诺言小组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和杨浩抱在一起,龙云虽然站在外面,可神情中又是激动又是伤感。

    虽然才三天没见,可却像是从鬼门关里打了一圈后才回来,杨浩和他们几乎就要阴阳两隔了。龙云刚才听见杨浩几乎疯狂的咆哮,心里面的热血一直在翻涌着。

    在这个时候能见到自己一直想要救的人,杨浩当然会觉得不可思议,会觉得震惊无比。可很快的,他的心里面又有了一种全新的感受。

    这是对力量的崇敬之感。

    龙云他们被元老院所抓,埋伏的人嗜五个元老十个大剑师,这样惊人的阵容,连暴怒的杨浩都不敢轻易去救,可行商总会却不声不响的就把人给捞出来了。而且看起来,连一场战斗都没嗜发生,这简直太惊人了。

    坐在圆桌上哈哈枉笑,采是老顽童似的九个理事,才是真正握有力量的人。而杨浩空有一身本事,却与他们有天攘之别。

    见到了龙云他们许久,杨浩才平静下来,他反而让龙云带着诺言小组的人出去,自己再转身,面对着九位理事。

    这一次,杨浩的脸上,有了尊敬和信任。

    “谢谢。”杨浩是真心实意说的。

    “不用谢。”理事们开始和颜悦色,但说话依旧不饶人,“就算人没事,你还是个笨蛋。”

    “居然会笨到招惹元老院。”

    “幸亏这次出手的不是执事元老,而只是十剑流私下请了本剑流出身的几个元老而已,要不然,我们也帮不到你。”

    “难道我们还贪你一点小钱么?”

    “把人救出来,是一点见面礼,也让你瞧瞧行商总会的实力。”

    “免得你瞧不起我们这些老头子老太太。”

    “是。”杨浩很尴尬,但也松了口气。之前他还以为是元老院出面对他全面开战了,现在看来,还是十剑流惹的事情,交战对象的不同,但力量却要相差很远了。

    “坐吧,谈谈。”一个理事点点地上,远离圆桌的地方,冒出了一张宽背大椅子。

    杨浩乖乖的坐下,他知道,现在是真的要开始谈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