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八章 史上最年轻理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卷 第八章 史上最年轻理事

    可是没有想到,行商理事们竟然从头说起。

    “神禁日起,至尊就开始了他那个伟大的计划。”老理事真的有讲古的性质,他说的至尊当然就是元老院的首领,杨浩和混元子的仇人。

    “至尊将全天下修炼者、修士都集中起来,成立了元老院。”

    “并且宣布所有修炼都必须由元老院批准,任何私自修炼的人都是犯禁忌,必须处死。”

    “所有修炼秘籍都被没收,所有修炼门派都被消灭。

    “至尊又扶持帝国皇室一族,开始全力发展科技。航天技术在这段时间有了飞速发展。”

    “无耻。”

    “无耻至极。”

    “在元老院和十剑流的支持下,银河帝国开始为期数百年的大扩张,并且统一了宇宙。”

    “但是,每个打下来的星系,都必须交由贵族去统治管理。”

    “所以,掌握银河帝国真正权力的是那一个个小贵族,谁能控制这些贵族,谁就是帝国的主人。”

    “至尊控制元老院,元老院控制十剑流,而十剑流收贵族子弟为门人,最后再将这些子弟派出去做星系的执政……”

    “所以,在银河帝国中,最有权力的人不是皇帝,而是元老院。”

    这些理事你一句我一句,倒也还算有条理,杨浩听懂了十之八九。他还是有一些不明白:“我在学校里。都说帝国皇帝是最有权力地,为什么反而要听元老院呢?”

    那些理事对杨浩打断他们毫不在意,似乎正代表杨浩也进入了他们讲话和思考的节奏。

    “帝国皇帝确实有权力,但这权力是至尊给的。”

    “元老院就是至尊留下来制衡皇帝的。”

    “元老院通过十剑流控制着贵族,而皇帝通过抠密院控制军队,他们都是最有权势的力量。”

    “那你们呢?”杨浩问,他不知不觉中真的被带进了节奏,觉得这样说话也挺好玩的。

    “我们是土财主。”

    “我们掌握钱,掌握这宇宙一切经济和商品。”

    “行商总会控制着所有的行商,而行商的货物和运送的资源。正是帝国地生命线。没有我们,帝国撑不了三天。

    “两天……”

    “一天。”

    “负一天。”

    “抬杠啊你。”

    说着说着,两个老理事开始插起来,大有争个你死我活地意思。

    杨浩拼命忍住笑,奉承他们:“也就是说,行商总会是宇宙间的第三大势力,只在元老院和帝国皇帝之下,对吧。”

    “有理!”

    “也不算很笨么!!”

    “结婚了么,我有个女儿。要不要考虑下。”

    杨浩连连咳嗽,看那老理事都九十多岁了,女儿估计也有六十多岁。娶来当奶奶还差不多。他看这方法奏效,继续奉承:“所以你们九大理事,也是银河帝国里面最有权力的人。”

    “那是自然。”

    “九大理事委个人都可以调用任何行商的资源。”

    “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调用几万艘货船,投资上千亿帝国币。动用几万行商武装。”

    “还有我们的剑师团,大剑师团,剑

    圣……

    “你老糊涂了。”

    “靠!”竖中指。

    “不对啊。”

    “是不对,这小子在奉承我们。”

    “有阴谋,有企图。”

    杨浩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帮老家伙实在是太逗了,关键他们不只是逗,还确实有大智慧,有大力量。做人做到他们这样的程度,有可以与元老院甚至帝国皇帝相抗衡的权势,只要这九个人愿意,银河帝国就可以在一天内崩盘。

    真正的力量,不在于武力,而是智慧。

    “我没有阴谋。”杨浩诚恳的说,“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拥有这样地权力,干嘛还要帮我?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

    “你能做什么?”

    “打打杂,扫扫地。”

    “做我女婿。”

    “你女儿去年死了。”

    “前几天我又生了一个。”

    “各位,各位。”杨浩很诚恳的眨巴眼睛,“我真的很感谢各位地帮助,不过我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帮不上忙,我钱没各位多,人没各位多,连女儿都没各位多,所以我先闪了,你们慢慢聊。”说着,杨浩转身就想溜。

    “站着!”

    果然,九个人一起喝道。

    杨浩挠头,慢悠悠的转过来,他早就料到,这九个老家伙要自己来,肯定不是为了聊天打屁,绝对是有重要的事情,只是这九个理事都是做生意的天才,很清楚不能让杨浩吊起来卖,所以才先打击他一下。

    “这个么……确实有些事情需要你做。”

    “反正你和十剑流打地很顺手,就继续打吧。”

    “那个那个……你不是说给我们丹鼎集团三成股份么,说话要算话哦。

    “春药还是不错滴,把方子先留下来。”

    杨浩琢磨了下几句话呢意思,问:“你们要我继续跟十剑流开战?我可是已经被他们给打的抬不起头了,他们要是再绑架我的人怎么办?”

    “怕什么,有我们给你撑腰。”

    “就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行商总会的人了,谁敢随便跟你开战。”

    杨浩点点头,明白了:“原来如此,行商总会想要削弱十剑流的势力,但自己又不好随便开战,所以吸收我进来,把我当枪使。”

    “差不多。”

    “有点接近。”

    “但是还差一点。”

    “你们想让我继续发展丹鼎剑派。用丹鼎剑派吸收贵族子弟,和十剑流争夺贵族地控制权,相当于争夺各个星系地控制权。”杨浩全都想通了,这些老家伙果然是聪明无比,一步步都算计好了,“你们和元老院的力量争夺在一个均势之中,需要我做一条鳃鱼,将帝国的水给彻底搅浑。”

    杨浩心里面突然升腾起一种古怪的念头,他觉得眼前就是一个机会,一个绝佳的。可以让他在瞬间就拥有极大力量的机会。但关键是,他必须要和这些老理事们好好的谈判一下。

    “我同意。”杨浩说,眼神中却有狡黔的光芒。

    可那九个理事却同时沉默了,他们很难得的没有一个人说话,而是相互对视了半天,几个人连续打了几个颜色,才有一个老头子艰难地问:“你同意了?有什么要求。”

    杨浩笑嘻嘻地瓣手指:“首先,丹鼎集团全部归行商总会所有,百分百的股份都送给你们。自然了,管理权还是我的。”

    老头子们面色不喜反而更加凝重。

    “其次,丹鼎剑派和浩剑团也归行商总会所有。以后都是你们的私家武装之一了。”

    老理事们开始擦汗了,有几个甚至唉声叹气,似乎杨浩交给他们一个重大的难题。

    “最后……”杨浩站起来,很响亮的宣布,“我以神榆自治领领主的身份宣布。神榆自治领也归行商总会所有,从此后划入总会的势力范围。”

    九大理事的嘴张地天大,里面掉的差不多的牙齿粒粒可数,杨浩刚才所说地,简直太过惊人,太让人难以想象理事们自然不会高兴。这些老狐狸很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杨浩给的越多,要回去的当然也就更多。

    他们喘气了半天,最终又有一个人出来问:“你要什么?”

    这才是重点所在么。

    杨浩轻猫淡写:“我么,很简单,你们这张桌子给我留个位置就行了。”

    一语若惊雷。

    差点没把那九个老家伙给吓死。

    “你要坐这张桌子?”

    “你也想当行商总会的理事?”

    “当理事有那么容易么,我们随时可以调动千亿资产,几十万艘舰船,几万武装,我们可是……”

    “总共才九大理事,你算什么?第三者插足么?”

    杨浩又坐下,翘着腿说:“元老院有九大执事,你们是九大理事,大家人数一样多,不够气势,加上我凑够十个,不是比元老院多一口么,比人数就压死他们了。”

    “说地也对。”

    “对个屁!”

    “老子混了几十年才混这身衣服穿,他刚来就想穿,想的美。”

    “你养了七十年才养了个女儿,还不是想嫁给他么。”

    “靠!”又竖中指。

    一帮人吵了半天,总算有结论了:“这不可能,杨浩,你没有那么重要,行商总会就算没有你,照样能在银河帝国生存下去,我们给不了你那么多,实在是天方夜谭。”

    “能生存不代表能赢。”杨浩一言点破他们的死,“你们整天凑在一起吵架,难道就不是为了压过元老院么?”

    “那也不行,没有你,我们可以找别人,你再强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我们手上剑圣可有的是……”

    这个理事一说完,边上人就挤眉弄眼给他使颜色,理事知道自己失言,捂住嘴不再说话。

    杨浩只当没听见,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们找到我,当然对我有足够的了解,你们知道,我身上有元老院也惧怕的东西。我背后地星云之花,我身上的神族力量,还有远古时期的传承,都是独一无二的。”

    理事们脸色郑重,显然杨浩的那些秘密,在这些扮猎吃老虎的老人面前,早就已经看光光了。

    “我送给你们的东西,绝不亚于你们给我的权力。”

    杨浩分析道,“丹鼎集团资产几百亿,加入总会后,至少能再翻一百倍。丹鼎剑派和浩剑团就算实力不够强,但以后却能用春药来控制贵族子弟,这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好处。神渝自治领就更不用说了,拥有帝国十分之一的疆域和星球,数不尽的人口和资源,还有一个三晶海星系的科技中心。这样的资产,打包一次性送给你们,不要才是傻瓜呢。”

    理事们皱眉,闭眼,心里暗暗计算。杨浩刚才所说,确实有些诱惑人,就算他实际上控制不住三晶海,但杨浩到底还挂着个领主的名号,未来行商总会再派人帮忙,把整个自治领掌握于手的确不是问题。

    这样一来,这笔买卖就开始合算起来了。行商总会的实力,至少能增强十分之一,而加上杨浩一个理事,只是加入新鲜力量,并非减弱。

    理事们嘴上不说,但心里面已经暗暗动了。

    杨浩再加一把火:“我和上古神族还有秘密协定,他们会把神族的力量借给我,等我拿到这力量,不要说元老院,就算是至尊也……”

    “难道是那力量……”理事俘然问。

    杨浩也惊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些人连造物主力量的事情都知道,那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晓得的,杨浩硬着头皮答应:“没错。就是那力量。而且,我还有一个上古神族美女做我地小情人,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出来帮我。

    九大理事深吸一口气,他们面面相觑,思虑良久,终于该下最后的决定了。

    行商总会的理事,地位平等,每个人都能调用总会内的一切力量。如果杨浩加入,他将在瞬间成为这个帝国的最高权力人之一。不亚于统领天下兵马的枢密院首席大臣。

    这可不是简单的决定。他们九个人的一句话,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帝国的发展轨迹。

    至少,也会让帝国的这潭子浑水,更加翻腾一些。

    杨浩在行商总会住了两天。两天后,他带着龙云和诺言小组回家。这几个人得逃大难,自然是兴高采烈,完全没发现杨浩眉目中隐隐露出地担忧神情。

    “老龙。”杨浩让诺言小组地四对男女先去边上谈情说爱,自己和龙云聊天,“出事的那天。诸葛建要你带着人去支援,出了什么事情。”

    龙云一拍脑袋,他被人抓后。就一直忘了这桩要紧的事情:“很棘手,诸葛老头也觉得很棘手。我们的生意做的实在是太好了,很多繁忙的街道,丹鼎集团的店铺占据了一多半,惹的一些行商很不高兴。那几天。老是有行商带着自己的武装去丹鼎集团地店铺捣乱,诸葛老头应付不了,所以要我去帮忙押阵。”

    杨浩皱眉,行商来闹事,这确实有点奇怪了。一周前,就算杨浩还没跟行商总会谈妥。但总不至于来和自己为敌吧。

    龙云看杨浩那低头思量的样子,以为他也觉得棘手:

    “说起来,那些行商请的剑手可真不错,都有剑师地水准,要花不少钱呢。”

    “都是剑师?”混元子突然冒出句话,他一直在修炼,所以这几天话都不多,“有没有贵族样子。”

    “有一点。”龙云点头,“确实有点象贵族。不过奇怪啊,既然是贵族子弟,又怎么会帮行商出头呢?”

    杨浩开始冷笑了,他抓到了事情的一点关键,而更重要的是,他以前还忌惮某些东西,现在却已经不再怕了。

    回到丹鼎剑派,杨浩召集了所有高层开会。这几天他们不在,帝都果然出了许多事情。

    丹鼎剑派出事,浩剑团被集体打伤,这个消息在一天之内就已经传遍了地球的贵族圈。看杨浩失势,剑派新收的贵族子弟全部出逃,几日之内,留下地人屈指可数,现在丹鼎剑派已经门可罗雀,前段时间那种人声鼎沸的日子再也看不到了。

    而更重要的消息是,十剑流在这几天里面突然发力,开始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扩招行动,他们广收门徒,而且不管对方的资质,只要是出身贵族就可以随便加入,当然费用是不菲的。

    但那些贵族子弟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他们往日想加入十剑流都想疯了,就因为不能得其门而入,这才退而求其次地加入丹鼎剑派的。现在全帝国最正统,最有前途的十剑流开始全面收人,还是百年难遇的扩招规模,这还不赶紧参加。

    可以说,只是短短几天之内,全地球的贵族圈都动员了起来,大家都已加入十剑流为荣,不入十剑流为耻。至于那个丹鼎剑派,早就被丢到乌拉星去了,连一张报名表都派不出去。

    而丹鼎集团的商业扩张

    也遇到了极大的挫折。帝国最繁茂的二十个城市的行商似乎在某些人唆使下抱成了团,开始一系列对付丹鼎集团的商业行动,一面是把货物价格压低,而另一面有提高店铺的价格,让丹鼎集团没法拿到最好的地段。更要紧的是,他们居然派出私家武装,将丹鼎集团的连锁春药店团团围住。

    这些人的私宗武装数目实在太多,靠浩剑团的几个人,根本防御不过来。所以按照预测,这个月集团的收入会有成百倍的锐减。

    听了这些报告,杨浩禁不住开始冷笑。

    这果然是个连环局。十剑流先是重创浩剑团绑架丹鼎派地人。这是把杨浩那个新一代超级的高手的脸面给撕了,让贵族们都逃离丹鼎剑派。然后再疯狂扩张,把帝都有潜质的贵族都笼络到自己的旗下。最后再用一招釜底抽薪,让丹鼎集团的生意维持不下去,杨浩没了收入,自然也只能灰溜溜的逃回自己的属地去了。

    而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一个词——面子。

    帝国的贵族是最看重面子的,一个人有了脸面,有了地位,自然有人巴结。有人吹捧。开地剑派自然也有人加入,而如果丢了脸面,那就在这个圈子里混都混不下去。

    杨浩和十剑流在争夺地关键就是贵族子弟的控制权,掌握了这些人,就等于掌握了银河帝国的权力归属。而要吸引贵族子弟的首先要诀就是面子。以前杨浩连连打败十剑流,拎夺神剑,就是把十剑流的脸面给扫光了。而现在对方用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将贵族资源枪走也是情理之中的。

    杨浩和混元子暗中商量了一会,师徒两个想出了一个反制的妙计。

    杨浩对忧心忡忡。连羽扇毛都快拔光的诸葛建说:

    “从明天开始,连续一个月内,丹鼎集团旗下所有的生意都价格减半营业。”

    “减半!”诸葛建吓了一跳。春药地利润虽然高,减到十分之一也不会亏本,但其他生意却是不行,这明显就是倒贴老本么,“老板。你没糊涂吧,这么干我们亏很多啊”

    “就是要亏,亏的痛快一些。”

    诸葛建毕竟聪明,他想到杨浩可能是想以本伤人,让那些捣乱的行商感觉到痛,但还是有些担心:“行商们本就在针对我们了。这样一搞,还不得炸了窝。用不了两天,肯定有人会闹事。”

    “我就怕他们不闹事。”杨浩嘿嘿奸笑,“你立刻去约战那些发怒地行商,让他们三天后到帝都最繁茂的商业广场来,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杨浩转头,对一直在丹鼎派的谢风霆说:“帮个忙,你把风放出去,就说三天后,商业广场上会有一场世纪决战,让那些纨绔子弟,贵族后裔们都来观战。”

    “你想做什么?”谢风霆很不解。

    “他们想搞大,我就搞的更大。”杨浩长吸一口气,眼中却射出冷寒的光芒。

    地球上最繁华地商业城市,尼科商业郡几乎全部都由商厦组成。这里离帝都只有五千多公里的路程,还有纵横全球的瞬间移动网络,每天能够吞吐几千万人口来往。

    尼科商业郡的市中心是一个超级大广场,十二条最繁华的商业街道呈福射状分部,最终都交汇于此。

    最近半年来,尼科商业郡的商铺价格如火箭一般地上涨,短短几个月内,居然已经翻了两番。据说是外域来了一个丹鼎集团,在这里大肆收购物业。这个丹鼎集团出手相当不凡,尤其是叫诸葛建的总经理,简直就是一头老狐狸,连蒙带骗的,竟让他一口气买下了整整六条街的所有商铺。

    这还了得。

    谁不知道在尼科商业郡里有一个尼科行商联合会,这个联合会是行商总会的直属分支机构,一直统治着这个城市的商业秩序。几十年来,凡是到此经商的,都必须要尼科行商联合会批准,否则,不出三天就会被赶出去。

    但这个丹鼎集团却很嚣张,它们仗着背后有一个丹鼎剑派的支持,居然不通过联合会就大肆买卖物业,并且在一夜之间占据了几乎所有行业的买卖。尼科商业郡延续几十年的平稳秩序,就这样被打破了。

    所以明眼人都知道,丹鼎集团与尼科行商联合会之间的战争,迟早都要爆发。

    只是没想到,战争居然会来的这么快,这么剧烈。

    一周之前,尼科行商联合会派了将近一千名私家武装,把丹鼎集团的六条商业街全都占据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丹鼎剑派虽然派人过来增援,但很快就传出本部遇袭的消息。所以尼科城内,行商联合会一家独大,丹鼎集团的生意几乎都做不下去了。

    只是明眼人会觉得奇怪,尼科行商联合会虽然是这里商人的老大,但平时也没有那么多厉害的剑手啊,怎么一夜之间就多了好几个强力的剑师团呢。

    但不管怎么样,尼科行商联合会还是将这种胜利的姿态,保持了好几天。直到三天前,丹鼎剑派突然全军杀到,一口气夺回了三条商业街。

    丹鼎集团再发公告,旗下所有生意都半价营业一个月。

    这下子,人人晓得,原来这场大战还远没有结束,甚至才是刚刚开始。

    不过今天确实有些古怪,诺大一个中央广场,平日就算最繁忙的季节,也最多上万人来去,可是今天却已经有几十万个人在这里仕足停留,外围的人还不断涌进来,看上去,至少能有上百万人来此聚会。

    更加恐怖的是,这里的上百万人,竟然都象是高等贵族的子弟。在帝国中,贵族当然也有旁系、支系和直系的区别。一些贵族的旁裔,就算有一个头衔,也不会得到什么好的职位,所以只能算低等贵族,比平民好不了多少。

    可是一些帝国里官员地子弟。剑派家族的门子,和军队里的武将,不仅仅拥有贵族头衔,还会有极好的前程,随时都可能被派住某个星系当执政。这些有光明前途的人,当然是高等贵族了。

    上百万个高等贵族子弟,几乎已经是地球上的所有精华人物了。他们来到尼科郡,当然不是杨浩的面子,实在是尼科行商联合会和十剑流邀请来的。

    因为今天是杨浩约战的日子,也是十剑流准备给杨浩最后一击的时候。

    藤博文是尼科行商联合会地主席。今年四十多岁地行商正值壮年。也是野心最大的时候,他现在正带着足足一千个人的剑师团站在中心广场的中央。

    “都准备好了?”藤博文问身边一个佩着十字金剑的中年壮汉。

    这个中年剑手身上有一种奇异的气度,凡是接近他的人,都会自然而然的低下头,似乎不敢正眼看他。唯有藤博文还可以跟他并肩而立。

    中年剑手正是十剑流里神恕剑团的团长,也是当日被杨浩用“千里流杀”杀死地那个神恕副团长的大哥。这个人名叫海克,算是十剑流里中生代的高手之一,据天策元老估计,只要再一年地时间。海克就会拥有进入元老院的资格。

    听见藤博文发问,海克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保管他们来了就别想走。十剑流出动了十二个剑师团,几千人的剑术高手潜伏在各处。今天就要给那个杨浩致命一击”

    “关键是要让丹鼎集团知道,尼科郡不是他们可以胡来的地方。”藤博文皱眉,这次和十剑流联手对付丹鼎集团也是没有办法,虽然大家都清楚,行商集团与元老院是井水不犯河水地两股独立势力。但为了能保住自己的地位,也只有假手他人了。

    “放心吧,杨浩都死定了,他的集团怎么还能生存下去。”海克对这些行商也没有好感,“你们就等着接手他们的生意吧。”

    藤博文这才有些轻松,只是又提醒道:“记得让你的人换好衣服。千万别穿出十剑流的制服来,要是别人知道我请你们出手,恐怕连我主席地位置都坐不稳当了。”

    藤博文担心的很有道理。他现在鼓动行商联合会的人反对丹鼎集团,一旦让人发现自己借用元老院的力量,行商们一定会反对。毕竟行商与十剑流是有过血海深仇的。

    海克微微一笑,换了个话题:“听说你们行商总会传出消息,最近又增加了一个秘密理事?”

    说起这件事情,藤博文真是烦恼不已,三天前,行商总会传出明文指令,说从即日起,九大理事变为十大理事,而新增的理事身份居然还是秘密。

    要知道,行商总会的理事身份可不得了,不要说一个尼科郡的商业系统,就算是整个字宙的商业体系都能随意指挥,地位之高令人望尘莫及。

    藤博文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第十个理事,怎知希望幻灭。

    “我们总会的事情,与你元关。”藤博文面无表情,他四下望了望,海克带来的几千个剑手都隐藏在人群里,一点都看不出来。而他所可以煽动的二十万尼科郡行商也都已经到了,正以他为中心,组成一个圈子。这圈子外面,是上百万高等贵族的子弟,这些人也是十剑流最近要扩招的精英中坚力量。

    剑流就是想让这些人看着杨浩倒台,所以才把他们都集中在一起。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杨浩这个东风了。

    杨浩果然按时到达。从丹鼎派目诉所控制的三条商业街中,鱼贯而出五百多人。这些是丹鼎集团和丹鼎剑派目前仅剩的力量,也是杨浩在雷蒙星时所收的孤儿们。

    杨浩的人倾巢而出,龙云、玛雅、诸葛建各率领一支队伍先行出现,杨浩则拖着谢风震在后面磨磨蹭蹭才出来。

    这种场合,谢风霆本来不打算来的,可奈何杨浩非拉着他一起来掠阵助威,说什么高手有一个算一个。

    看见杨浩他们到达,中央广场上瞬间就人声鼎沸起来。尤其是那几十万的尼科郡行商,本来就对丹鼎集团一肚子怨气,又被藤博文挑拨的不轻,上来呵斥杨浩,情绪剧烈的甚至开始动手了。

    杨浩做了个手势。浩剑团上百把飞剑同时飞出,那景象煞是壮观,把不懂武技的行商们吓的不轻,连连倒退了几十米,留出了大块空地给杨浩。

    藤博文见自己的人被吓退,急忙瞪海克。

    海克发了个指今,隐匿在行商队伍里的剑手们纷纷站出来,与浩剑团对峙而立。

    “我来了。”杨浩跃上一个高台,很有气势的对下面说,“听说这里有些人很仰慕我,非要崇拜我,所以我来“放屁!”

    “从哪来死哪里去!!”

    “死贱平民,居然敢来老子行商的老窝!”

    下面骂声此起彼伏,污言秽语听的浩剑团里小姑娘直皱眉头。

    可杨浩却象是完全没有听到,他自硕自的满足着:

    “虽然我本人确实帅了一点,我的春药确实灵了一点,但各位也不用这样群情激涌,极度崇拜吧。”

    杨浩这番话,听的谢风寞一阵白眼,他心想这个神经大条的人,也未免太自恋了一点。

    杨浩自恋归自恋,可打动不了下面愤怒的行商,差一点又激起了新一轮动手浪潮。

    幸亏藤博文怕局面收拾不住,想趁早结束此事,他一挥手,站出来指着杨浩说:“你就是那个从外域来的小鬼?”

    “小鬼?”杨浩心里一乐,自从寺兽场一战后,地球上还真没人敢这么称呼他,着来面前的行商算是个完全不懂武技的人。

    “我以尼科郡行商联合会的身份,命令你们丹鼎集团立刻撤出尼科郡,乖乖滚回外域去。”藤博文把滚字咬的特别重,“要不然,就让你们一个个爬着出去。”

    行商们一片欢呼声。

    “你以什么身份?”杨浩问。

    “尼科郡行商联合会。”藤博文怒斥,“我是联合会的主席,我命令你立刻就滚。”

    “有这个会么?”杨浩故作不知的回头问谢风霆。谢风霆大翻白眼,朝天空看那不知在何处的云彩。他今天被拖来当壮丁本就不愿意,现在可不想参合到行商的争丰里面去。谢风霆虽然是行商总会的人,但普通行商还真不认识他。

    藤博文见杨浩小看自己,心中不怒反喜,今天要的就是这争斗的劲,要是杨浩就这么听话的走,自己还不好办藤博文手一挥,对行商们煽动道:“这个外来的小子,居然看不起我们行商联合会,他破坏规矩,霸占市场,难道我们联合会就这样放纵他么?”

    “干掉他!”

    “打死他!!”

    “杀了他!!!”

    下面的行商果然一挑拨就冲动起来,自然也有十剑流隐匿的人咋呼的功劳,反正有十多万人一起痛呼杀了杨浩,那声势真的犹如排山倒海地动山摇,直听的丹鼎剑派的人脸色发白。虽然这些行商并没什么武力,但十万人这样冲过来,怕踩都能把剑派的人给踩死了。

    藤博文见自己一方声势起来了,更是得意,狞笑着威胁:“杨浩,让你的人放下兵器,乖乖的撤出帝国商业圈,要不然,就拆光你的物业,杀光你的人。”

    广场上一阵似的欢呼声,简直就已经将杨浩当作落水狗一样。藤博文和海克见只是几句话,就已经将杨浩的面子彻底扫光,心里大感意外。他们今日的目的,就是要在那么多贵族的面前,让丹鼎派再无立足之地。

    “要杀光我的人?你凭什么?”杨浩脸色不变,还是含着笑容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