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一章 行商的胜利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卷 第一章 行商的胜利日

    “凭什么?凭我们手里的剑,凭我们的实力。”藤博文有些得意忘形,高举起旁边海克的手叫嚣。

    杨浩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继续谆谆善诱:“行商联合会不是只会做生意么,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手下呢?好像还是大剑师啊,不,超出大剑师的实力啊。”

    “这个……”藤博文吓了一跳,才发觉自己过于忘形了,本来说好海克只能藏在暗处的,现在却被他自己给拉到了太阳底下。但事至如今,藤博文也只有硬着头皮,“这是我们花钱请来的剑师团,我们行商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有钱就能请到私家武装,这很正常。”

    “确实很正常。”杨浩缓缓道,突然加重语气,提高声响,“但你请十剑流的人插手行商内部事物,难道也算正常么?”

    这一言掷出,轰然炸响,整个广场上都纷纷扰扰,贵族们暂且不论,联合会下面的行商都面露犹疑,议论纷纷起来。

    藤博文面色大变,他本以为请十剑流助阵的事情没人知道,但着起来,杨浩却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藤博文声音尖利的辩解:“谁说他是十剑流的人,他们只是我请来的私家武装而已,跟十剑流完全没有关系。”

    今天到场的海克和神恕剑团的人都用精密技术化妆过,就算是门下的子弟也都认不出来,所以藤博文很有信心。杨浩根本没办法抓住他地小辫子。

    但杨浩却继续加重声音,大肆挞伐:“十五年前,行商在七十八个星系中罢市,元老院派十剑流镇压,行商死二十万人。九年前,行商比元老院更早占领近外域的二百个星系,结果元老院派十剑流抢夺,行商死伤过百万。五年前,最后一次行商运动在银河系爆发,百万行商一夜之间被赶出银河系。死伤更是不计其数。”杨浩把行商跟十剑流之间的仇怨如数家羚。“这样的血海深仇,难道你们忘了么?”

    下面的人一片沉默,目光中有些古怪的神情。

    藤博文心里暗暗叫苦,他好不容易才煽动联合会的人起来,要是真被杨浩戳穿了,那还了得。他急忙站出来:

    “姓杨的小子,你不要扯开话题,谁告诉你这里有十剑流的人了。”

    “我说的。”杨浩眼中精光爆射,信手一指海克。

    “就是这个人,藤博文主席请来地这个高手,他就是十剑流地人。藤博文也是十剑流行商里的一颗钉子”

    行商们一阵喧嚣。这下子。场面更加混乱了。藤博文请来的海克,一直对行商们宣称是私家武装,但如果真的是十剑流的人,联合会主席竟然请仇敌来助阵,这可是犯了最大的禁忌啊。

    “胡说!胡说八道!!!”藤博文气的直跳脚。“大家不要听这个混蛋胡说,他是要挑拨离间我们,尼科郡行商联合会里又怎么会有十剑流的人!!”

    “真的没有么?”杨浩声音玲例。

    “当然没有!”藤博文坚信杨浩没弃证据,“我敢那性命担保,绝对没有。”

    “好!我就证明给你看。”随着杨浩地巨寒目光,海克有了极其不好的感觉。他来不及多想,纵身向天空一跃。

    刷的一道寒光,海克手下地一个剑手,已经被隐形的影月劈成了两半。

    影月如影随形,紧跟着海克而上。海克用手中的十宇剑连续挡了几下,却始终不拔剑。

    杨浩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突然之间,在他的身体中,有摧涤地剑光爆发出来,那种凌厉的剑气,连旁边的谢风霆都震的退了几步。

    一股震撼天地的剑光,划开空气,犹如隆隆前进的利剑一般,朝着天空中地海克射去。

    海克怪叫一声,只得拔出手里的十字金剑,嘴上念念有词,有一股圣洁的光芒充斥在剑身上,让整把十字金剑犹如太阳般的明亮。

    “千里流杀!!”杨浩的剑招嚣张的轰了过去。海克用尽全力一挡,两把神剑撞击在一起,天空中竟然光芒四溢犹如碎片般油落。

    海克喷了一口血,面色灰败的落回了地上。

    “神恕之剑!!!”一个贵族子弟识货,愕然叫了起来。

    “是神恕之剑”有几个参加十剑流招收的人也附和。

    “天啊,是神恕剑团的团长。”行商们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看起来普通的中年剑师,居然是十剑流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是神恕剑团的海克,那把神恕之剑是绝对不会错的,只有团长才有资格佩戴。”

    “你还有什么话说!!”杨浩一剑逼出神恕之剑,再以无比的威势,逼迫藤博文。

    藤博文面色惨败,他还没有说话,身边的行商队伍里就一阵

    诉责辱骂,那十多万的行商,大多数都经历过被十剑流镇压的惨祸,早就将十剑流元老院当作平生最大的死敌。如今见自己竟然与这些死敌为伍,不由的将矛头转向了藤博文和那些剑师。

    藤博文听见耳边越来越多的愤怒斥骂,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有善终,便狠狠一咬牙,干脆甩开了干:“杨浩,就算我请十剑流的人助阵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外域反帝国同盟派来的奸细,你在地球抢夺我们的生意,是想攻击行商总会,侵占我们行商总会的财产。今天十剑流和我们行商是一致对外,打击你这个外域来的恶魔。”

    “恶魔?”杨浩冷笑,他遥拈着藤博文,“你,现在已经被开除出行商总会,再也不是行商的一员了,准备回家收尸吧。”

    “你有什么资格?”藤博文反而阴笑起来,“你有什么资格开除我?我是行商中的高官,除了九大理事,谁也没资格开除我。”

    “是十大理事。”杨浩淡淡道。

    “就算是十大理事有怎么样?”藤博文咬牙切齿,“今天除非是十大理事亲自到这里,否则谁都别想动我!!”

    藤博文虽然霸道,可却说的有道理,以他这个级别的官员,除非理事亲自到现场,不然还真没法拿他怎么样,那二十万行商也不可能听信一面之词。

    杨浩朝旁边伸手,边上早有人递过来一个巨大的箱子。箱子打开,里面有一种奇特的紫色光芒,仿佛是藏着什么宝物似的。

    “你运气很好,今天恰恰就是行商总会的理事到了。”杨浩一边说,边上已经有几个穿着行商总会制服的人围上来,从箱子中请出一件紫色的长袍,恭敬的为杨浩披上。

    那件长袍上,有一种玄奥之光,这种光芒是旁人根本无法制造出来的,这世界上,唯有一种人能够穿这样的袍只有十个人。那就是行商总会的十大理事。

    “理事之袍!”藤博文瞪大眼睛,双腿如打筛子一样的颤抖。

    “理事之袍!!”二十万行商齐声惊呼,那么多双眼睛,当然不会看错。穿上理事之袍的,自然就是行商总会的最高决策者之一,是世界上所有行商的王者。

    “我就是行商总会最新的第十位秘密理事。”杨浩微笑着朝四面展示自己身上的袍子,“你们都是我的孩杨浩如此小的年纪,却自称是那些中年老年的行商为孩子。但行商们却丝毫没有反驳,反而觉得是无上的荣光,一时之间,中央广场跪倒了将近二十万人,这二十万都是藤博文带来的尼科郡的行商。他们这一生都没有如此近距离的见过行商理事,心里面一直是如神一样崇拜的,今天见了,当然是要先跪拜礼赞。

    藤博文面无人色,他看见杨浩穿上那件袍子,就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纵然他从前想过千千万万的可能,但却一丁点都没有预料到,杨浩竟然会成为十大理事之一。

    那是行商中的皇位啊。

    “做为行商高官,你竟敢勾结十剑流,擅自鼓动手下破坏商业规则。”杨浩给颜对着藤博文,“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么?”

    藤博文冷汗如瀑布,他颤抖着跪在地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杨浩抬抬下巴,自然有行商总会的人去把藤博文架走,等待着他的,将是行商法庭最严厉的判决。

    随后杨浩的目光有投到了海克的身上。

    海克刚才与杨浩对撞一剑,身体中隐隐然受了不轻的内伤。今天海克带着大堆人马过来,是十剑流家主们定下的计划,目的是要在帝国最有利用价值的贵族子弟面前,将杨浩置于死地,这样十剑流的荣光就全部都恢复了,未来也不怕没人加入。

    但怎料到杨浩三言两语之间,就把行商们治的服服帖帖,甚至这个杨浩竟然成了行商总会十大理事之一。

    这可是与执事元老相当的级别呵,海克对杨浩产生了一种极度的恐惧。

    但是,海克毕竟是这里十剑流剑师的最高指挥者,他带队出来的使命如果不完成,回去后,也将有恐怖的惩罚等待着他。

    两者相较,海克只能咬牙做了一个暗号。

    全面进攻!!

    这是今天最后的一套备用方案,如果杨浩不服软认输,如果行商们搞不定杨浩,那就只能用这个办法,几千名十剑流的剑师,是十个剑派在地球上所有武力的精锐,这次可以说倾巢而出。海克相信,只要所有剑师一起出手,将杨浩的丹鼎剑派吃掉不成问题。

    但他还是不够快。

    他的决心下的实在是不够快。

    不等他的剑师下手,杨浩的子弟兵们早就组成了几十个伤剑阵法,飞剑在空中呼啸飞掠,声势惊人。

    丹鼎剑派的人早就已经占据了有利位置,将十剑流暗藏力量卡的死死的,虽然数量上还有不足,但占有先机的优势,让海克的人根本不敢发难。

    杨浩又挥了挥手,在中心广场的四周,一面面旗帜垂了下来,这些旗帜都由小飞艇从空中放下,规模极大,垂一面都有上百平方宽阔,这些旗帜的面上,绣着各种各样的剑样,唯一相同的是,在每面旗帜上都有一个金色的天平图案。

    每一面旗帜垂下,都会引起广场上行商们的竭力欢呼,而海克的脸色也会苍白一点,谢风霆也会幽幽叹一口气。

    总共四十面旗帜,逐一落下,行商们早已经如同盛世庆典般欢呼跳跃着,个个都热泪盈眶。十剑流的剑手们却面如死灰。

    大家都认得,这些旗帜,是行商总会下属的剑师团武装。总共四十个顶尖地剑师团,竟然全都出现在了广场周围。

    行商与十剑流之间的争端,在近几十年来一直都没有停歇过。一般只要行商略有过分的举动,元老院就会让十剑流大肆杀伐,所以双方积怨很深。

    不管是年纪多大的行商,都从来没有见过自己一方有如此露脸的时候,今天简直就是一场行商对十剑流的全面威慑。

    四十个剑师团的实力,就算是全盛时期的十剑流也只能勉强对敌。更何况现在的十剑流已经被削弱的只有以往一半强而已。

    海克悲哀地发现,在那么多年地秘密发展下,行商们居然拥有了不亚于十剑流的武力。双方力量此消彼长。已经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如此下去,元老院对于帝国的统治,还能继续那么稳固么?

    海克的心里,有了可怕的想法,而这可怕的想法与杨浩可怕的眼神对撞在一起,更是让他站立不稳。

    在行商们阵阵鄙视的斥骂声中,在帝国贵族子弟的目光里,十剑流地几千名剑师灰溜溜的撤走了。

    如此威压下,海克能将人带走已经算是幸运。也幸亏杨浩还没有全面开战的信心,要不然,那把神恕之剑在今天就得留下来。

    二十万行商群情激奋。他们还从来没有这样长脸过,今天简直就是行商们一个伟大地日子,伟大的力量回归,伟大的权力也将回归。

    二十万人对杨浩大加礼赞,简直把他捧的象神一样。

    恨不得每个人都给杨浩身边去加一点点的光辉。

    不过杨浩今天地事情还没有完。他在无比巨大的赞美声浪中缓缓飘上高空,用空灵圣洁的声音对下方百万贵族子弟宣布。

    从今天开始,丹鼎派划分为内堂和外堂。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外堂,并且无需报名费,但必须按照原价购买丹鼎派的丹药服食。

    而内堂只有贵族可以加入,需要巨额报名费。但是从此后的丹药完全免费提供,并且由丹鼎派首领杨浩亲自为其筑基,引领入丹鼎派的大门。

    这个消息一宣布,果然引起了那百万贵族子弟地动。今天的事情,本来与他们无关,这些人是来看热闹的,可杨浩一番话,却已经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

    如果是以前,这些人对丹鼎剑派会嗤之以鼻,毕竟十剑流才是帝国武技的主流,杨浩这种野狐禅,怎么可能吸引到真正的高等贵族呢。

    但现在情况却有不同了。今天十剑流逆势大败,行商总会显示出了自己的力量,而杨浩又是连续击败十剑流的新生代高手,刚才大家明明看见,杨浩一剑就逼得神恕剑团团长重伤,显然武力在其之上。

    不过只是这样,那些贵族子弟还是心有犹豫。元老院这几百年来的根基可不是白打的,十剑流的主流地位早就深入人心。

    有一个贵族的话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心声:“我们为什么要加入丹鼎剑派?难道丹鼎剑派会比十剑流更正宗么?更何况十剑流已经开始扩抬,只要我们愿意,每个人都能加入十剑流,以后会有更好的前途!”

    杨浩只是冷笑,他反手从身后抽出五把剑,高高举在手中。

    不死之剑!

    引力之剑!

    瑰宝之剑!

    裁决之剑!

    兽心之剑!

    这五把剑一拿出来,广场上就安静了,喧嚣声再不复闻。

    杨浩的声音,犹如钢铁般铸铸有力:“十剑流的镇派之宝,有一半都在我手上。他们这也算是帝国正宗的武技?”

    贵族们俘然,又暗暗点头。虽说一直以来的宣传都说十剑流很强大,但居然有一半的剑派将自己镇派宝剑都丢了,杨浩实力,显然已经在他们之上了。

    杨浩再接再励:“你们加入十剑流,能够进入他们的核心么?他们会放心将真正的武技教给你们么?加入丹鼎剑派,却由我亲自给你们筑基,亲自教导你们学剑,难道这还不是更好的前途么?”

    杨浩傲然的看看四周,贵族们都静悄悄的,他们这些人中,有不少是真心想学到绝世剑术,想成为帝国顶尖武将的,他们正是杨浩要吸纳的人。

    “更重要的是。”杨浩决定将自己手上的王牌丢出来,他双手高举,在他的头上,有淡蓝色的气涌出,这是杨浩彪悍的精神力,精神力射入空中后,很快就有了反应。

    几声震耳欲聋的长啸从云中传了出来。

    “龙!!”

    “是飞龙!!!”

    贵族们惊呼起来,当日在斗兽场见过飞龙的人大多数都死了,现在能亲眼看见飞龙,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四条风行龙呼啸而至,在广场上盘旋一周后,随着杨浩的指引,扑到一条路上的几座商厦顶上,吐出几口龙息。

    那几座商厦顿时便垮塌下来。

    认得的人都知道,那几座商厦正是十剑流的物业。

    杨浩赫然宣布:“四条飞龙,将成为丹鼎派的四大护法。凡是加入丹鼎剑派内堂的高手,都有机会成为真正的龙骑师!!”

    这句话,犹如是阵惊雷,震的广场上百万人哑口无言。

    龙骑师!!!而不是兽心剑团那种送死的骑士。

    真正的龙骑师!!!

    那是可以驾驭龙的伟大存在啊,加入丹鼎派,就有机会成为帝国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战力,驾驭飞龙在天空上作战,那是何等的威力。

    四天飞龙在空中骄傲的点点头,又窜入云霄,不见所踪。

    但刚才那副不可一世的景象,杨浩所说的震人心魄的话,已经彻底击碎了贵族子弟们所有的怀疑。

    加入丹鼎派,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这是帝国历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天。在史册中被命名为“广场日”。

    就在这天里面,沉寂多年的行商总会终于显示出了自己的力量,他们的四十个剑师团,从气势上就已经将十剑流给彻底击挎了。

    也是在这天里,秘密的第十位总会理事出现,他竟然是近期来帝国的风云人物杨浩。

    同样是在这天,丹鼎剑派结束了被动挨打的局面,翻身成为进攻者,在杨浩的带领下,丹鼎剑派以凌人的气势,将十剑流压迫的抬不起头来。

    而史册未能记载的,还有这天结束前的几分钟,杨浩与谢风霆之间颇有深意的一番对话。

    谢风霆颇有几分抱怨的对杨浩说:“被你这么一胡闹,总会培养许久的力量全都暴露了。理事们一直稻光养晦,就是为了不引起外人注意,才隐瞒你理事的身份。”

    杨浩却狡黔的笑笑:“理事们是想隐瞒我的身份,然后让我去和十剑流对干,哪怕干输了,也不关行商总会的事情。只是又要拿我当枪用,又想隐瞒拿枪的手,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谢风霆大大叹气:“这样一来,行商总会就被你绑上战车了,以后的日子,恐怕没那么安耽了。”

    “你们的好日子早该结束了。”杨浩嗤之以鼻,“还是乖乖的跟着我打仗吧。我可不想只做一把隐形的枪,要战,我们就一起战。”

    谢风霆有些怔怔,他看着杨浩,杨浩正站在风里面,微笑着观看上百万人竞相报名的奇景。

    说实话,谢风霆也不知道,如今这局势,究竟是九大理事们想要还是不想要的。

    但不管怎么样,这帝国的一潭池水,算是彻底搅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