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二章 怒闯元老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卷 第二章 怒闯元老山

    时光如梭,自“广场日”很快就过了一年。

    在这一年里面,地球上的势力纷争尚算没有太大的变化,至少人们担心中的元老院与行商总会的终极大战并没有发生。

    这固然是双方相互忌惮对方力量的结果,同样也有帝国皇帝从中斡旋,做为银河帝国的最高统治者,皇帝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大本营成为战场的。

    元老院和行商总会之间表面和平的妥协产物是,双方都不插手剑派之间的事情。所以没有元老在这一年里面对杨浩出手,而行商总会也不给于丹鼎剑派任何的助力。

    十剑流和丹鼎剑派的角力,成为平静河水下汹涌的暗流。

    一年过去后,这场角力终于有了明确的胜负。

    丹鼎剑派在对贵族子弟的争夺战里,大获全胜,几乎压的十剑流喘不过气来。

    帝国将近百万高等贵族,属意丹鼎派的竟占了七成。

    这一方面是“广场日”那天发生的事情太震撼人心了。另一方面也是十剑流丢失五把神剑,再用帝国主流说服人也立不住脚。

    更何况丹鼎派修炼只需要吞吞春药就可以,简单易行,而且时不时的还能看见四条龙在丹鼎剑派庄园里飞来飞去,这可不是哪里都有的看的。

    所以贵族们趋之若鸯。在几次扩招后,丹鼎剑派外堂弟子突破十万,而经过杨浩精挑细选亲自筑基地内堂弟子也达到一干人之多。

    有过以前的经验。杨浩深知,真要打起来,外堂弟子是完全指望不上的,收他们也是为了骗点学费,再壮壮声势。真正有用的是内堂这些人。在混元子的指点下,杨浩确实将丹鼎派的修炼枝巧教给他们。

    但很巧妙的是,杨浩恰恰把最重要的炼丹方法给隐瞒了,也就是说,这些已经筑基的内堂弟子必须依附着杨浩才有丹药吃,而如果没有丹药。这些人可能连三天都撑不过。

    杨浩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了上千个有大好前程地贵族子弟。

    再通过行商总会地秘密安排,这些贵族中的一部分,被外放到各大星系担任执政。行商总会与元老院的势力之争,慢慢的又有了新的此游彼长。

    某日,帝都的冬季。

    晚上明月皓洁,而且天空中的月亮吐出来的是微微发黄的金光,这是帝国皇帝形象工程地又一力作。

    一个贵族打扮的年轻人悄悄走进丹鼎剑派庄园的后门,早有人在门口接引。

    这接引地,居然是丹鼎集团中地位超绝的诸葛建。

    一年来。诸葛建可不是容易见到的人物。随着杨浩的势力突飞猛进,诸葛建也变成剑派里的者老级人物,享受供奉待遇。掌管着整个丹鼎集团地生意,一般人想要见都必须预约几周时间。

    但今天这老头却冒着寒风,亲自来迎接着年轻人。

    看到这今年轻贵族,诸葛建面露欣喜之色:“来啦,快走。一直在等你。”

    年轻贵族只是点点头,并不说话,看的出他脸色苍白,似乎心情正在跌岩起伏中。

    两个人快步走到黄楼。这是剑派庄园的最中心位置,杨浩一个人居住的府邮。黄楼周围,到处都是丹鼎派的暗有。四个角上,还竖立着四座龙塔,那四条风行龙拱卫四力。

    不过诸葛建带着年轻贵族,却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甚至连通报都不用,就直按闪进了黄楼。

    “来了?”杨浩放下手里的事情,果然在等人。

    “来了。”诸葛建闪到一边,把年轻贵族让出来,“就是他。”

    杨浩点点头,丢了一粒丹药给那个年轻贵族。他手忙脚乱地接著,塞进嘴里好一会,才有了一阵红晕出现在脸这个年轻贵族,是丹鼎派密堂成员。从一年前开始,杨浩就属意诸葛建开始筹备一个密堂,密堂内的弟子,全部都是其他势力中的卧底,专事情报收集工作。

    杨浩用丹鼎派比较厉害的丹药控制这些人,使他们不敢轻易叛变。

    “说吧。”杨浩见年轻贵族服药后恢复了精神。

    “十天后,元老将全部离开元老山,去向不明。”年轻贵族带来的讯息很简短,但重要性不言而喻,“整座元老山,只有四个剑派还继续拱卫,再没有其他的防卫力量。”

    杨浩听完,脸色不变,但却深吸一口气,慢慢走到年轻贵族的身前。

    那人愕然抬头。

    杨浩眼中射出迫人的光芒,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年轻贵族举了起来,压在了墙壁之上。杨浩的精神力喷薄而出,全力侵入贵族的大脑,开始挖掘对方的思想。

    过了许久,明显虚弱了一点的杨浩终于将年轻贵族放下,挥挥手,又丢了几粒丹药给对方,便示意他出去。

    “老板?”诸葛建不明就里。

    “他说的是真的。”杨浩擦擦额头的汗,他的精神力是越来越强,甚至可以挖掘出一些意志力不强的人的潜意识,只是这样做还非常耗精力,比不了龙族的天赋。

    诸葛建不清楚,杨浩为什么会这么重视元老院的动向。刚才那个贵族,本是十剑流四大拱卫剑派之一,专门负责元老院的物料运送。杨浩命令诸葛建不管用什么代价,都要将他挖到密堂来,今天是杨浩第一次亲自听关于元老院的消息。

    过了不久,龙云也受杨浩的召唤进门。

    现在丹鼎派除了杨浩之外,就是龙云和诸葛建两人地位最高,一个掌管商业,一个主管剑团。

    杨浩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犹豫什么。

    “出事了?”龙云大例例的皱眉发问,“又要打仗了?”

    杨浩所想的,却比这要复杂多了。

    他思量一阵后下命令:“十天后,我要去做件事情,如果我回不来的话,丹鼎剑派由龙云继承,丹鼎集团由诸葛建掌管,神渝自治领由赫德主管。一旦确定我出事,你们两个千万不要有反抗的想法,立刻带着剑派和集团所有人赶回神榆自治领,说不定还能保住你们大家的性命。”

    “天!老板,你要做什么?”诸葛建吓了一大跳,他以为杨浩无非就是和十剑流斗斗,可现在看来,杨浩要做的事情,比这还要危险百倍。

    杨浩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龙云恶狠狠的捶桌子:“该死的杨浩,你要干什么,我们跟着你干就是了,说什么丧气话。现在帝国里,还有谁敢碰我们?”

    龙云这话说的有道理。现在帝国中,丹鼎剑派声势如日中天,连军方都礼让三份,十剑流更是拾不起头。如果不是九大执事元老出手,根本就没有人敢动杨浩。

    再说了,九大执事元老也必须要顾忌行商总会的实力,怎么可能轻易出手呢。

    但杨浩却深知,他这次要经历的,却是比任何事情都要危险:“十天后,我要上元老山去做件事情,总归是要做的,迟做不如早做。”

    “上元老山!!”龙云是真的被惊到了。

    那个诸葛建早就吓的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

    元老山是何等重要的所在,那是元老院的大本营,是十剑流的老窝,甚至是至尊肉身存放的地方。不要说杨浩这种敌对势力了,就算帝国皇帝要去,那也必须经过九大执事元老同意才行。

    杨浩想一个人杀到元老山上去,那除了死之外,还会有别的结局么?

    杨浩看两个人的表情,也讪讪的安慰道:“我这趟必须去不可,这是我的宿命。”

    “既然是宿命,那我带人跟你一起杀上去。”龙云下了狠心。

    杨浩深知,这两个人跟自己同生共死过,自然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去。但好不容易有现在的局面,杨浩又怎么会允许无谓的牺牲呢,他笑笑,故作轻松:“你带着人杀上元老山,那才叫送死呢,我一个人还可以偷偷的潜上去。

    更何况我不是去刺杀元老,只是去偷一件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虽然杨浩这么说,但龙云他们却觉得,孤身上元老山实在是太冒险了,如果杨浩没有赴死的决心,也不可能将丹鼎派的后事安排好了。

    两个人又劝了一阵,但杨浩心意已决。

    他们怎么会知道,杨浩这一年来功力尚无寸进,他实在是需要元老山上那两粒混元乎早就修炼好的主丹。

    他不得不去,已经没了选择。

    更何况,还遇到了元老集体出行这么好的机会呢。

    帝都尚在冬天,可元老山却四季不变,依旧是青山绿水,百花威放。

    但是这一天,元老山中上百个元老们,却同时出行,不知去向。这当然是极度秘密的事情,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原因。元老山说是一个修炼的场所,其实却是元老院的大本营。今天元老们连大本营都放弃掉了,自然有更是秘密的原因。

    就在元老们集体离开后不久,拱卫元老山的四个剑派却发现了一件让他们非常震撼的事情。

    在一年前脱离兽心剑团控制的四条飞龙,居然又出现了,而且在每个剑派的不远处都各有一条。

    修士林、神恕剑团、幻羽门和炎氏家族的首领们都同时按到了手下的急报。

    说是这四条龙正在他们剑派不远处……大便。

    这些剑派的门人并没有看错,那几条龙果真是蹲在树林之中,憋红了脸大便,而且好像还有便秘的倾向。

    龙和人一样,如果便秘的话,会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自然要发脾气。

    如果龙发一下脾气,很可能会吐点龙息,或者挥舞一下爪子什么的。最终遭殃的,当然是离它们最近的那几个剑派了。

    所以四大剑派的首领当机立断,马上派出几乎所有的剑师组成了数道防线,将四头龙团团包围起来,一旦发现四条龙有任何攻击意图。就立刻联手格杀。

    这个命令下地急,下的突然。使得四大剑派的剑师乱成了一锅粥,他们有的本应该上山布岗,有的是刚下了夜班准备睡觉,还有的今天休假,可这些人被命令全部取消假期,立刻去看守四条龙大便。

    这怎么能够不乱呢。

    四大拱卫元老山的剑派,简直就乱到了极点。

    以至于没有一个人看见,似乎有一条淡淡的影子从剑派的中间闪过,快如闪电的窜上了登上元老山地唯一地一条小路。

    当这条淡淡的人影射伤元老山后。本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元老山的天气大改,毫无由来的,居然下起了一场冰雹。

    这场冰雹实在下的古怪,那一颗颗的雹子,居然象是冰锥般尖利,砸到人身上,甚至能将人的脑袋砸出个大窟隆。

    天上都下起冰锥来了,埋伏在元老山小路两侧的暗哨明卡地剑师们自然不可能坚守原位,他们抱着头。从原来的暗处跑出来,尽可能的往带顶篷地房屋里躲冰雹。

    只盼着这种怪天气能够早点结束,他们也可以尽早的回到家里。喝一口热茶啊。

    同样的,正忙于躲避冰雹的剑师们都没有察觉到,就在这场躁疏的冰锥雨中,有一个人影正一闪一闪地,向着元老山的更高处飞快的行进着。

    这个人影当然就是杨浩。

    他趁着今天元老们集体出游的机会。闪电般突袭元老虽然元老院变成一座空城,但元老山上的四大拱卫剑派也不是闹着玩的,杨浩地行迹要是被他们发现,兴许只要一个电子信号,所有的元老就都能杀回来。

    所以杨浩就动用了四条风行龙,将四个拱卫剑派大本营中的剑师给吸引住。接着再用冰瀑玉霜剑模拟出一场冰雹。把小路旁的暗哨都赶了出来。

    再展开光流影履,杨浩才得以妥然无恙的厌上了元老山海拔三千米的地方。在这里的峭壁上,竟然神乎其枝的竖立着几十幢如同寺庙般庄重肃穆的大殿。

    这就是银河帝国的元老院,一个人人都敬畏如神庙的地方。

    只是今天的元老院,竟然真的空无一人,元老们走的如此彻底,连看门的都没有留下一个。

    杨浩稍稍停留,和混元子商议了两句,最终还是放弃进元老院打劫的临时计划,继续朝山上走。

    杨浩心里面,本来也有些犹疑,究竟什么原因能够促使元老们放弃自己的老窝外行呢。但对于他来说,不过那个原因是什么,今天都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这么好的时机,杨浩恐怕这辈子都没法拿到那两粒主丹了。

    随之而来的,自然是永远都不能为师门报仇,刺杀至尊了。

    元老山以前叫铜炉山,是丹鼎派沿用数千年的洞府。

    有熟门熟路的混元子带道,杨浩当然很快就找到了剑冢的所在地。

    这个剑冢无论从前还是将来,都还是丹鼎派独享的,整个元老山,也唯有这里还保持着千年前混元子兵解时的原样。

    在海拔四千米的地方,剑冢其实就是一块半山腰突出的平台,需要绕过半座山,越过几处沟整才能够到达。这里方圆只有几丈,三面都是千米悬崖,十分的险峻。

    杨浩才刚刚到剑冢,就不由的呆了一呆。这里的景采,远远超过杨浩的想象。在他的意念之中,所谓的剑冢,自然是放置废弃旧剑的地方,尤其这么露天放着,恐怕应该有几百上千把锈迹斑斑的废铜烂铁才对。

    可怎么料到,这里竟然阴寒刺骨,四面杀气索绕,在方圆几丈的地界内,竟然插着上万把废断的剑。这些剑虽然已经断裂,可依旧仙光四射,与凡品截然不同。随便拿一把出去,都可以在帝国中当作仙器来卖。

    已经历尽数千年,丹鼎派剑冢里竟然还完整保存着世代丹鼎传人的飞剑。

    这让杨浩感慨丛生。

    他心情激荡到,都没注意自己的脚正无意识的迈入一个红圈。一个淡淡的红圈。

    陡然间,一声轻啸从旁边骤响,仿佛是有巨兽被杨浩惊醒。

    瞬时间,周围几百把断剑受到召唤,不住的颤抖,又蹭蹭蹭的从石缝中飞起,朝着杨浩飞速射来。

    哪怕是已经废弃的剑,那也是曾经的丹鼎修士炼过的飞剑,威力自然不言而喻。杨浩愕然受袭,还不明就里呢。

    混元子却大叫起来:“糟糕!剑灵啊,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什么剑灵啊?”杨浩一边躲开飞剑,一边艰难的问。

    “这个剑冢现在有剑灵守护着,所以这些剑才没被那些该死的元老们偷走,我居然把这个给忘了。”混元子嘴上自责,可行动上却丝毫没有表示,“这个……剑灵会攻击一切进入剑冢的生物,乖徒弟,你还是速战速决吧。”

    杨浩心里哀叹,找到这么个老年痴呆的师父,还真是人生的一场悲剧呢。

    但那几百把飞剑却是实实在在的强力攻击,犹如飓风一般席卷过来,更恐怖的是,不管杨浩躲在哪里,身边插着的飞剑都会唯的一下拔出,暗地里偷袭杨浩。

    如果只是这样,杨浩兴许还对付的了。但他很快就面对更加恐怖的敌手。在杨浩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样貌怪异的奇兽。

    这只奇兽原本隐匿在剑冢之内,杨浩踏入红圈便把它给惊醒了。

    龙头、鹿身、牛尾、马蹄。身上还有巨大如鱼鳞般的鳞甲。通身都喷出金红色的火焰,只是看起来即不是实体,又不算精神体,很难想象这个世界竟然有这样的存在方式。

    这怪兽上来就喷出一口天火,杨浩本来就被几百把飞剑逼的喘不过气来,又怎么抵挡的住。但幸亏他早就有了准备,来之前就吞服了足够的剑丹,身体里面剑气早就磅游欲出。

    杨浩身上蓝光一闪,影月呼啸着飞出,天空中寒气凌厉,犹如九天玄冰降世。

    身边的一切都冰冻在了冰瀑玉霜剑之下。

    那些飞剑力量顿消,颓然掉回剑冢,而那只异兽,也被一块巨大的蓝色冰块给封住。

    “居然敢偷袭我!”杨浩可算抓着报仇的机会了,“让你尝尝我的炎龙剑!”

    象这种火系的怪兽,用炎龙剑能够无声无息的将它炼化,说不定还能弄颗千年内丹尝尝呢。

    杨浩周身火焰四射,影月转成炎火属性,即将朝着面前的异兽喷出。

    可不知怎么的,杨浩的肚子骤然一疼,他连着澎澎澎放了好几个响屁,这几个屁那叫一个响啊,就象打雷似的,而且还带着巨大的热量,要不是杨浩穿着抗热的衣服,估计早在后面烧出几个大洞了。

    “师父,你干什么?”杨浩感觉到是混元子在搞怪,这个老头子不知道怎么一戳杨浩的丹田,就将积蓄满满的炎龙剑剑气都当屁给放掉了。

    “闭嘴!”混元子喝道。

    杨浩感觉自己的一只手失去了控制,他知道,这是混元子在掌管他的身体。其实混元子一直都可以控制杨浩的身体,只是从来不用这功能而已。

    但今天,混元子却似乎很有古怪,他心情不好,自从上了元老山后,心情就转的极为郁闷。

    而看到这只守剑冢的剑灵后,混元子更是满怀凄恰的情绪

    混元子抓着杨浩的手,缓缓的,极其温柔的,放到了封制住剑灵的冰块上。

    剑灵周身火焰燃起,冰块在一秒钟内就融化了。

    杨浩这才明白,冰瀑玉霜剑封不住这只异兽,它没有脱逃只是不愿而已。因为这只奇兽开始哭,有谁见过兽的眼泪呢。现在这是奇兽,竟匍匐在杨浩的脚下,呜呜的大哭起来,它的眼泪是火红色的,落在地上,竟将土地都烧灼的焦了。

    “麒麟儿呵,你还在……”混元子的声音凄恰,竟象是隔世重逢。

    那只奇兽,竟然是上古传奇之万兽王者麒麟,不知为何变作了剑灵,还守在这山上。

    杨浩的手,抚摸在麒麟的头顶。这只兽中最霸道的王,竟像是小猫般的乖巧,轻轻蹭着杨浩的腿撒娇,还在呜呜的哭泣着,仿佛是要将这千年的眼泪都流出来。

    杨浩的泪水也下来了,他是为混元子而哭的,到了现在,杨浩才算感受到混元子今天的心情。

    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元老山,而是铜炉山,不是元老院,而是丹鼎派洞府。是混元子年轻时风华绝代傲视群雄的地方,是混元子爱人和被爱的地方,是他修炼、被誉为史上第一天才又踌躇满志的地方。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当年抚摸过的,这里的每把断剑的主人,都是混元子亲如家人的,甚至连守山的灵兽,都是陪着混元子一起长大的。

    可是这一切,却等了干年才看到,再看时,铜炉山变成了元老山,以前的洞府让自己毕生的仇人占据,只有陪伴年少时光的灵兽还在。

    这让混元子,怎么不哭泣?

    一老一少一兽在剑冢里哇哇大哭,寒风寂寂,这天下似乎只有这三人,而时光停逝,千年犹如一瞬,风华已改,不若当年了。

    不知过了多久,混元子才收起了悲容,感慨万千的说:“麒麟儿是丹鼎派历代守山的灵兽,我们每一代子弟。都是它陪着长大地,麒麟儿守着铜炉山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千年前那个仇人杀上来,麒麟儿以命相搏,最后被他杀了。但死后麒麟儿神力不愿散去,依旧化作剑灵守着这剑冢,这才保剑冢千年不破。”

    杨浩此刻心中的感动无以复加,他虽然是刚刚加入丹鼎派,但混元子几番生死相托,让杨浩已经认定自己是丹鼎派的人。而看到丹鼎派的千年府邢和守山灵兽仍旧建在,这种忠诚。简直比人还要强百倍。

    杨浩心里面。有了一种奇异的信念,他伸出另一只手贴在麒麟的额头上,郑重的说:“麒麟儿,我保证,我一定要恢复丹鼎派洞府,让这座山,仍旧叫铜炉山,让你仍旧做守山的灵兽。”

    杨浩的话虽然不够响亮,但却坚定异常。麒麟浑身一震,周身火焰更是熊熊燃起,反复沉寂千年的心。又开始燃烧起来了。

    混元子也终于平静下来,他看着麒麟缓缓退到一旁,重新鼓起斗志:“徒弟,办正事要紧。”

    杨浩心中一凛,想到这还是在元老们地地盘上呢。今天他是偷偷溜进来找主丹地,可不能因为意气而坏了大事。

    “师父,你把那两粒主丹藏在哪了?”

    “让我想想……”

    “才一千年而已,师父你不是老年痴呆到这种程度了吧。”

    “一千年很久好不好。”

    “久什么呀,我那个小情人辛魅说不定活了几万岁了呢,人家怎么不老年痴呆啊。还是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

    “我想起来了。”在杨浩的刺激下,混元子果然一想就想到,“我藏在一把剑里面。”

    杨浩高兴了一秒钟,立刻又丧气了:“你还真会藏噪,放哪不好,放在剑里面。这里是剑冢啊,上万把剑,你让我找到什么时候去。”

    “有什么比水藏在水里面还要好呢。”混元子居然还很得意。

    “是啦,是啦,我要是能长住在这儿,慢慢找也没什么,可现在咱们是偷偷跑上来的,要速战速决,不然元老们回家看到有贼,还不把我给杀了。”杨浩对混元子的理论嗤之以鼻。

    “那你快用敏锐术找一下,我告诉你那把剑的样子。”混元子说。

    这还真是个办法,杨浩的敏锐术现在越来越强大,尤其精神力增强后,对敏锐术的提高极有好处,他现在甚至可以检查范围内每一个细节是否是自己所需要的。

    混元子所说的那把剑,是一柄女剑。

    剑当然有男女之分,男剑讲求刚猛,长阔都有。而女剑则以轻灵为主,剑身窄而薄,很多女剑都要加上些花纹,以示不同。

    杨浩正在找地就是一把花纹繁褥的女剑,这把剑长有三尺,宽仅一寸,剑身上有金色和红色组成的细碎花纹,纹理深刻,听说这把剑刺中人后,血液渗进花纹中,能够有夺目地美丽图案出现。

    这把剑在历史上颇有名气,叫做“红陵剑”。

    杨浩在上万把剑中细细寻觅,哪怕用上敏锐术,也花了好久才从山崖峭壁上找到了这把红陵剑,这剑居然没有折断也没有缺口,还好端端的插在峭壁之上,只是周围草木已经将它裹了起来,外人很难见到真身。

    杨浩将红陵剑拔出,锋的一声尖啸直透云层,那剑身上,有红色光芒一闪而逝。杨浩很少见到这种千年前剑仙用心血铸就的飞剑,他缓缓的抚摸着剑身上地花纹,似乎并不像混元子所说那么深刻。

    “唉……”杨浩一不小心,竟被那锋利的剑刃割破了手,一滴鲜血落在剑刀上。

    这鲜血竟然瞬息间就渗入了红陵剑里面,刚才还平淡无奇的剑身上,顿时出现了极为明艳的金色和红色的花纹,而且还放出光芒,熠熠生辉。

    “太神器了。”杨浩由衷的赞叹。

    可混元子却又哭了。

    这一次,他象小孩子一样嚎陶大哭。

    杨浩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己地师父,今天重回故地,混元子确实是太脆弱了一些,可想到他用一千年的时间在宇宙间孤寂游荡,唯一的目标就是能够回到这里,那种悲恰真的让人难以忍受。

    混元子哭了一会,才收拾心情:“这把剑,是我妻子的。”

    “呵。”杨浩才明白过来,“是师娘的剑?”

    “这是当年,我送给你师娘的定情信物。”混元子叹了口气,“她一直爱若至宝从不离身。”

    “那怎么会在剑冢呢?这把剑也没有废啊?”杨浩不解。

    混元子沉默了,又叹了口气:“当年仇人杀上山来,同门死伤无数,我看守不住洞府了,就叫你师娘先走,那时候,你师娘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你师娘就是御着这把剑飞走,但还没有飞出铜炉山的范围,就被那个仇人一记飞剑杀了,连尸首都被爆成了血肉。这把红陵剑失去主人的灵念,就飞到剑冢来了。”

    杨浩手握红俊剑,却象是看到了千年前的那场仙人大战,剑光在天上飞来飞去,仙人却一个个的兵解而死。当初丹鼎派是数一数二的修炼大派,却在一夜之间被杀的精光,可见战事的惨烈。

    混元子开始念一个悠长的法诀,这个法诀甚至是杨浩现在都无法掌握的,混元子绵长而空灵的声音在红陵剑上得到回应,剑身剧烈颤动起来,刃面上那红色和金色的花纹竟然浮动于空中,交织成一朵朵奇诡的花朵。

    在这些花朵的上面,出现了两粒丹药,一粒只有指甲盖大小,却比最深的黑夜还要黑,让人一看就有若堕进无穷的幽冥世界。而另一粒有龙眼大小,竟然是如冰霜般的纯白色,那种纯净是不沾染人间烟气的,让人感受到圣洁的力量。

    这两颗,就是丹鼎派九大主丹中寒寂境和履霜境的两粒。

    混元子当年以接近于散仙的力量练就了这两粒主丹,是为了防备自己报仇后功力倒退而留的后路,将它们封印在了红缓剑里面。

    可是天算不如人算,混元子最后一次刺杀仇敌,还是功亏一篑,甚至比以前还要糟糕的是,他的身体也被迫兵解,元婴受到重创,从此后被迫在茫茫宇宙中飘荡,要不是遇见了杨浩,混元子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见到这两粒主丹了。

    “可算是便宜我了。”杨浩笑的嘴都歪了,他可清楚炼制主丹有多不容易,这个丹鼎派说是只要炼丹不需别的修炼,可炼丹的烦琐比什么都要难。现在一口气就有了两粒主丹,可以迅速上升两个境界,剑圣不是梦啊。

    看见杨浩很有一口气就把两粒丹药吞下去的意图,混元子冷笑道:“你想死就吃,想死就吃吧。”

    “哇,这不会是毒药吧?还是已经过保质期了?”杨浩捏着主丹算日子,“也有一千年了啊,我们丹鼎派炼丹保质期是多少啊?”

    “你老了,这丹药照样管用。”混元子气哼哼的说,“你当这是糖豆子啊,说吃就吃,吃了会死人的知不知道。这是主丹,丹鼎派九大主丹中的两枚,别人花费毕生经历,也难弄到那么一星半点,你倒好,一口气想全灌进去。”

    “那怎么办?”杨浩盯着手里的两粒神丹,还真犯难了,“不会真要我等上几百年才吃一颗吧。”

    “要在一个闭关的场合,先沐浴更衣,然后服食一粒,冲上新境界后,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慢慢炼化力量,补充天地元气,然后才能再吃一粒。”混元子耐心教导,“寒寂和履霜这两个境界,虽然并非最重要的,但煞气很重,一有不甚就会让你整个修炼道路都毁于一旦。所以一定要小心谨慎。”

    “那如果一口气把两颗药都吃了会怎么样呢?”杨浩还是不死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