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五章 春药点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卷 第五章 春药点火

    宇宙兴衰,起伏不定。今天是全威的星系,明天却会成为死气沉沉的群星坟墓。

    做人也是一样,昨天杨浩还是帝都最炙手可热的新贵,辖下剑派子弟数以十万计,又是行商总会理事,随时能调动庞大的商船舰队,就连十剑流和元老院都要忌惮三分。

    但一着不慎落入陷阶后,杨浩却能看到自己的悲惨将来。

    刺杀银河帝国皇帝,这是何等的大罪,不要说元老院肯定会拿来大做文章,就算是禁卫军系统、帝国的文武官员都不会放过杨浩。

    哪怕行商总会,大概也不敢为他出头吧。

    今天在洞府中,九大执事元老连着禁卫军的统领,甚至帝国皇帝自己都是亲眼看见杨浩有刺杀的嫌疑,可谓是铁证如山,就算杨浩说出自己要刺杀的是至尊,又有谁会相信呢?

    更何况,刺杀至尊似乎比刺杀皇帝更加逆天,谋逆的罪只会大不会小。

    杨浩的这一场危机,怕是已经躲不过了,虽然他现在没落入禁卫军的手里,但既然已是铁案,难道杨浩还真跑得了么。就算他跑了,丹鼎剑派和丹鼎集团的人都在地球,那可是杨浩的兄弟手足啊,难道真能牺牲他们么?

    更何况他现在全身功力已散,想要恢复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凭借着手上那几枚神戒的力量来逃避元老院的追捕,恐怕是痴人做梦。

    总而言之。杨浩这次闯上元老山真是一个险着,元老山不是不能闯,只是他地根基还不够扎实,势力还不够丰满。如今被人下了个套,要想解可就是难于登天了。

    其实杨浩还不知道,不止是他在懊悔,就连那九大执事元老也同样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们原本将杨浩引到元老山上,是想借刀杀人。这谋刺皇帝的大罪,行商总会肯定不敢说什么。但等到他们发现杨浩欲刺的对象竟然是至尊的肉身,大慌之下一起出手。力求将杨浩格毙当场。可谁料到杨浩却一下子跃入空间,不知道哪里去了。

    九大执事元老气的面色惨白,他们九人一起出手,从来就没有逃脱过人,现在让胆子比天大的杨浩给跑了,又徒增了一些曲折,怎么不气恼呢。

    闲话不说,再回到杨浩和蓝翎这对男女所在的星球不管这宇宙的天色如何变化,这个星球却始终驾鸯燕燕。阳光明媚,绿水长天,椅桅的不若人间。

    只是在茅草房里面地景象。却一点都不温存。

    蓝翎地素银枪始终顶在杨浩的背脊上,随手一推,就可以把杨浩这个刺君的谋逆犯人给杀了,可不知怎么的,蓝翎的手就是推不下去。

    杨浩深吸一口气。淡淡笑:“看起来,你杀不杀我,我都没个好下场。只请你帮我个忙。”

    蓝翎虽然手发颤,可还是嘴硬:“我是皇帝御驾的禁卫团,为什么要帮你这个刺客。”

    “因为你知道,我的目标不是皇帝。”杨浩回头。轻描淡写的推开了银枪,“你在场,亲眼看到我绕开了皇帝老头,虽然那时我不知道他是谁,不过我也不想误杀无辜。

    蓝翎颓然收回长枪,她回想了之前的一幕,杨浩就算在二十多个人地围攻之下,也没有杀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他的目地,确实只是为了刺杀至尊的肉身。

    但刺杀至尊,难道就不是重罪了么?

    蓝翎咬着牙摇头:“不行,以我的职责,不能放走你,我一定要把你抓回去。”

    “就是要你抓我回去。”杨浩眼睛发亮,居然笑意涌了上来,“蓝大团长,我就是要你把我抓回帝都去。”

    “什么?”蓝翎愣然,她莫名其妙的看着杨浩,心中不知怎么的,涌起了一股气血,让她胸部高低起伏,剧烈地喘息起来。

    蓝翎的胸部,本身就很伟岸,再加上她的那套软甲贴身的很,把纤细的夺目的腰身一收,再往上就显得异峰突起。如今胸部起伏,更是波澜壮阔,呈现出一副让男人鼻血横流地性感景象。

    杨浩狠狠的收拾自己的心,这才能把话说下去:

    “落进执事元老的圈套,我自己这条命,怕是已经交代了。只是希望能够活着回到帝都,我也可以跟手下的人交代一下,让他们尽快逃命,免得被我牵连。”

    “到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别人?”蓝翎撇撇嘴,话却没说出来。她现在觉得,面前这个被公主说成十恶不赦的家伙,倒也没那么坏。

    “只不过……”杨浩话锋一转,开始使坏

    了,“九个执事元老为了杀我,居然用帝国皇帝当诱饵,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要说拭君的话,他们才是真有弑君的念头呢。”

    蓝翎做为皇帝的近身护卫,当然知道,这次皇帝去顶礼膜拜至尊,就是执事元老们提议的,要说起来,还真有把皇帝当饵的意思。不过这种帝国内势力的秘辛,又怎么能随意说给杨浩听呢。

    杨浩看蓝翎脸色数变,一副沉吟不语的样子,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便笑呵呵的出去了。

    杨浩出去后,蓝翎才显出一点轻松的样子,她见杨浩的身影隐没在房门之外,这才大着胆子,拨开长裤碎片,看自己的伤口。

    执事元老所打的这个伤口,真是不轻。皮肉翻开,丑陋的象爬虫的伤口,几乎贯穿了大腿内侧,一直延伸到。

    蓝翎的皮肤原来光洁细嫩,虽然长期练习武技,但并没有留下一道伤疤。可是如今,一身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娇嫩皮肤,却毁于一旦。蓝翎就算再英姿勃发,可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对自己的样貌不可能不重视。

    她的口袋里,倒是有帝国专门配发的伤药,这种伤药只需一喷,伤口立刻止血,而且很快就能结疤。但蓝翎却不敢用,这种伤药虽然能使伤口很快愈合,但难免要留下一条褐色的难看的疤痕。

    蓝翎一想到,以后自己的身体上,就会有这样一条难看丑陋的疤,急的连眼泪都快下来了。

    正这时,门外人影一闪,杨浩去而复返。进门却恰巧看到蓝翎张开大腿,姿态靡的在看自己的伤口,一时愣住了。

    蓝射赶紧拿长裤的碎片遮住自己又白又长的腿,一瞪眼睛:“你看什么?”

    “自己张着腿,还问我看什么。”杨浩嘿嘿一乐,他的两只手上似乎都拿着东西。一只手握着他那些宝贝丹药。之前为了给蓝翎盛水,这些丹药都胡乱丢在地上,现在却象宝贝似的都检了回来。他将各色丹药都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吓唬蓝翎:“这几颗东西都是剧毒无比的老鼠药,只能看不能吃哦。”

    “谁不知道你是卖春药的。”蓝翎撅着嘴,不屑的说,“整天就知道做这种害人的东西,纨绔子弟,没用的贵族。”

    “我可是平民出身,纨绔子弟这个词,怎么也用不到我身上吧。”他珍稀无比的拨弄桌子上的丹药,“这些东西,对别人来说是春药,对我来说可是安身立命的补药。

    我们丹鼎双修派,可完全靠这些东西才能修炼的。”

    “色狼!”蓝翎对杨浩的好感顿时全失,“天天吃春药,难怪弦澜说你天生就是大色粮。”

    说起那个弦澜公主,杨浩的脸又拉下来了。其实杨浩对女人算是不记仇的,曾经的艾丝,后来的凌紫烟,虽然都有加害他的心思,但自从成了杨浩女人后,他也就只当是过住云烟了。

    偏偏那个弦澜公主,跟杨浩话都没说上几句,却每每诬陷他,抹黑他,恨得杨浩牙齿痒痒,恨不得立刻就跑回帝都去,在弦澜那高贵的公主上,好好的打几下巴掌。

    蓝翎可不知道杨浩的心思。她只看见杨浩咬牙切齿,露出一副相的朝她走去,联系到弦澜公主平时氓毁杨浩的话,不由的慌了手脚,她手足无措的住后缩,一脸受惊模样:“你想干什么,你这个大色狼。”

    “大色狼还能干什么?”杨浩火气十足,一把撂住蓝钥的脚腕。

    此刻蓝翎躺在床上,自然是脱了靴子,一双脚腕赤裸在外面,那个匀称秀气,触手滑腻一片。

    杨浩却粗鲁的一扯,让蓝翎的大腿张的更加开了,甚至连两腿之间的都能清晰看到。今天蓝翎穿着淡蓝色的,里面三角地带黑黝黝的一片,让人抨然心动。

    蓝翎活这么大,什么时候不是被人捧着,哪里径受过这种虐人的待遇。她更是慌到了无以复加,甚至都忘了自己还有武技在身,只是手忙脚乱的捂住要害地方,竟开始抽泣起来。

    杨浩拉开大腿后,将伤口外的布料拨开,另一只手伸过来,吧啼一声,有团青色的草药糊贴在了伤口上。

    蓝翎抽泣了一会,却发现除了自己大腿上有清清凉凉的感觉,杨浩一双手在伤口外涂抹外,似乎也没发生什么,这才大着胆子睁眼去看。发现杨浩正将手上弄的跟泥浆一样的草药糊不断的抹上伤口,这草药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在银河帝国中,植物型的草药都是受元老院控制,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掌握。所以帝国官员多用化学药剂,得什么病就吃什么药。今天蓝翎乍一见杨浩在自己伤口上乱鼓捣,不由担心起来:“你给我涂的是什么东西?”

    “大色狼还会涂什么,当然是春药了。”杨浩还气呼呼的,露出一脸狰狞的面孔,“春药封上血肉,药性很快就上来,你会全身酥软无力,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蓝翎呆了呆,她看看自己大腿上的药泥,已经变作既成事实,要拿下来也来不及了。再想起杨浩首日的霹震手段,人人都避之不及。弦澜公主之前又几次三番说过这个人的荒故事。

    蓝翎一时悲从中来,居然毫无雪夜星狮团团长的架势,咧嘴哭起来。

    她哭的那一个梨花带雨,泪珠子扑鞋扑菠的从白净脸蛋上滑落,眼睛鼻子红通通的,看着更是娇羞。但声音里却净是些小孩子话:“你……你居然敢对我下手。”

    “我干嘛不对你下手。”杨浩还吓唬她,“我都快要死了。推倒一个赚一个。”

    “我……我是雪夜星狮团地团长……我……我师父是奉奉。”

    “你师父就算是至尊也一样,反正我是个快死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杨浩笑眯眯,继续帮她涂药泥。

    蓝翎却被堵的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居然冒出一句:“你……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杨浩哑然失笑:“我得到你的人就够了,要心来干嘛。”

    蓝翎气急败坏,用没有伤的腿,狠狠端了杨浩几下。

    这几下可是用了武技的。居然把没有丝毫真气的杨浩给端飞了一米多远。

    蓝翎这才想起来,自己可是剑圣一级地高手,为什么还要象小女孩似地哭闹。一时之间,那种以往的英气又回到了身上,她端尘床上,故作威仪的指着杨浩鼻子问:

    “你说,你到底存着什么坏心思呢?”

    杨浩快乐死了。他虽然自己的命运堪忧,不过在避难的时候,能和这样的女孩乎在一起。还真是人生一大乐事。蓝翎这个女人,本身长的绝美,甚至可堪与师名媛嫂美。更优胜一点。蓝翎还有达到剑圣级别的武技。在银河帝国中,剑圣能有几个,这样一个小女人却能达到这样的层级,简直就是天才中地天才。

    而更难得的是,蓝翎不止漂亮和厉害。而且还极为单纯,虽然身居高位,但心底里却和小女孩无异。

    这种女孩子,在哪里都是吸引人的。

    蓝翎毕竟不是笨人,她醒过神来后,发现自己腿上那些药泥。不仅没有传说中春药迷晕人地药性,反而凉丝丝,也没了疼痛,感觉更加舒服了。

    “这,这不是春药?”蓝翎问。

    杨浩被瑞的不轻,坐在地上,笑眯眯的回答:“倒是春药的一种药材,不能治伤的效果更好。”

    “我要你治!”蓝翎虽然踢了人,但还是嘴硬。

    “是啊是啊,你大小姐不需要别人帮忙,不过你为什么不用帝国配备地伤药呢?”

    “那种伤药,喷了后会留下疤痕,我……”

    蓝翎心里一急,差点要把怕以后嫁不出去的话给说了,幸亏收的住,她白了杨浩一眼,“关你什么事。”

    “我这种是纯中药,涂了之后,虽然好的慢,可是绝对不会留疤,等到好的差不多,长出来的新皮肤还会更加嫩一些。”杨浩叹口气,揉揉被端中地地方。

    蓝翎大窘,这才知道是冤枉好人了,但她性格里却有不低头的脾气,还是硬梆梆的说:“那……那你自己为什么不用?”

    “草药就那么一点,给你用才刚刚够,我自己就喷点伤药好了,反正我一个男人,也不怕嫁不出去,留疤就留疤。”杨浩桃挑眉毛,大例例的说。

    “我才不愁嫁人呢。”蓝翎低声嘟哝,她看自己的伤口,果然比之前舒服了很多,再想到不用留疤痕,还是和以前那样通体雪白,心里更是欣喜。她不由的晚了杨浩一眼,看他还坐在地上揉着被端疼的地方,不知怎么的,蓝钥的心又砰砰跳起来,这可是丫头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在弦澜公主的影响下,蓝翎对男人一直就没什么好感。按理说,遇到杨浩

    这种声名根藉的男人,更应该白眼相加才对。可蓝翎却由心底里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很快,蓝翎又用力的将这种感觉压回了心底。毕竟杨浩现在是刺君的嫌犯,而自己是皇室卫队的人,一个是官一个是匪,还能有什么可以瞎想的。

    当时无话。

    杨浩后来出去转了一圈,带回来的消息是这个星球平静的要命,也不知道是在什么位置,更没有看到一个智慧生物。杨浩没了功力,也不可能一日之间飞出去几万公里,只能四周转一下,没发现野兽就算万事大吉了。

    是夜,这一男一女,一兵一匪就在这一间茅草屋里面住下。

    蓝翎当然是睡床,杨浩也没说什么,就和衣躺在地上。在睡觉之前,杨浩捡着素银枪递到蓝翎的手里,半开玩笑道:“你可得好好抓着,象我这种色狼,要是半夜爬到你床上,就得用力一枪戳下去。”

    蓝翎本来就在担心这事情,但又不好意思说,现在反而杨浩说出来,更觉得脸红不已。

    杨浩看她羞红了脸,更是艳色夺目,心里一阵动。

    他调笑说:“你戳归戳,不过要找准了位置,命根子和脸是绝对不能碰的。”

    蓝翎迷惑不解:“那什么不能戳我知道,可脸为什么不能戳?”

    “难道你那位公主没告诉你……”杨浩冷笑着闭上眼睛睡觉,“说我是小白脸么……”

    这句话,让蓝翎的面庞更是红的娇艳欲滴。弦澜公主还真说过杨浩是小白脸,要不然,凌紫烟也不会喜欢他云去。

    现在蓝翎接着天色余光看过去,杨浩果然面庞清秀帅气,身材又是高大挺拔,放在贵族群中,也是出类拔革的相貌,更难得的是没有帝都贵族那种阴腐的气质,反而阳光了很多。只是杨浩的眉目之间,总有一种忧郁凝结着,似乎心里面有些什么东西放不下。

    不过想来也是。杨浩年纪轻轻就有了近似传奇的经历。神渝自治领的领主,行商总会的十大理事,再加上自己的集团和剑派,这种本事,就算全帝国的年轻贵族加在一起也比不上。

    而且又这么帅。

    蓝翎看着杨浩沉睡的面容,竟有些发呆,发着呆时,心里面又起了些压不住的涟漪,一直到她也昏沉沉的睡这一夜,蓝翎先是做了半夜噩梦,又做了半夜美梦。

    前半夜的噩梦是她的雪夜星狮团,在一次血战中全军覆没,她着着自己的属下和那一头头雪夜星狮倒在血泊中,却始终无力救援。

    到最后,敌人竟杀到了跟前,蓝翎防御不住,眼见着帝国皇帝被几道白色的光芒射中,也死在了面前。

    蓝翎犹如身临世界末日,她所热爱的一切,都毁在了战火之中,最后就连她自己也倒在了血肉模糊的战场上不省人事。

    但这噩梦到了后半截,却突然转的明媚起来。原来她倒下后并没有死,有一个英俊的剑师救了她,并把她带到了一个阳光祷桅的星球上,为她清洗伤口,悉心的照料她。

    蓝翎在脖脖驼陇里面,感觉眼前那个英俊剑师的面孔越来越清洗,似乎有雾气从她的眼前散去,等到完全毕请,才发现这个年轻剑师居然是杨浩。

    杨浩笑眯眯的凑上来,似乎要有所不轨。

    蓝翎陡然警醒,抓住手上的银枪,用力朝杨浩的脸戳就是这一戳,把她给彻底的弄醒了。蓝翎简直浑身是汗的从床上跳起来,这才发觉天已经大亮,那噩梦美梦连番倒的一夜轻松的渡过。

    她急忙着自己全身上下,衣服倒也齐全,只是裤子本来就破了,连小都露在外面。蓝翎仔细研究了下自己的,确定没有被人动过,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很快,蓝翎就发觉自己少了一样东西,她的素银枪居然不见了。

    当然同时不见的,还有一个屋住着的杨浩。

    蓝翎狐疑的单脚跳到窗边,透过那没玻璃的窗子住外着。杨浩居然赤了膊,卷着裤脚,拎着素银枪在湖边上叉鱼。

    这简直……是个奇观。

    住在地球的贵族,很少能见到真正的大湖。似乎除了行商总会这种隐秘地方外,地球上已经再没什么自然湖了。所以象蓝翎这样的女孩子,连天然湖水都很少见,更遑论叉鱼这种景象了。

    而现在正象个蹩脚渔夫一样叉鱼的,却是帝国中年轻一辈最红的高手,小小年纪就自创帝国最大剑派,甚至还敢挑战元老院。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贵族,而且还挺英俊,在那里叉鱼的样子,自然是让人浮想联翩。

    就算蓝翎也不过是个女孩子,她托着下巴,坐在窗口看杨浩在湖边戏耍的高兴,嘴角浮着动人的笑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是技术好还是武器好,居然还真被杨浩弄了许多鱼。他志得意满的抱着一堆鲜活的鱼回来,看蓝翎已经起床,朝她点点头打个招呼:“小丫头,今天中午吃烤鱼。”

    蓝翎噗哧一笑,把头埋在桌子上,不去理会杨浩。

    杨浩却也自得其乐,他屁颠屁颠的到处去找柴火,又用枪尖把鱼杀了洗干净,就临要烤鱼了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火。

    这个问题似乎比较严重,要是以前的话,杨浩真气随便吐出一点也是真火,再不行换出影月也有火焰属性,可他现在毫无真气,连影月都出不来,总不至于钻木取火吧

    杨浩坐那想了一阵,又走回草屋的窗边,拍拍蓝翎的头说:“那个……小丫头,好像没火嗳。”

    “没火?”蓝翎本还等着吃鱼呢,一下子泄了气,“没火怎么办?还有饭吃么?”

    “想要有火也简单,不过你得听我的。”杨浩诱惑的笑着。

    蓝翎想了一下,虽然看杨浩有点危险,不过新鲜鱼的诱惑还是相当大,她撅着嘴点点头。

    杨浩从桌子上挑了一粒裂熔丹递给蓝翎:“把它吃蓝翎拿过药,闻了闻。倒也不难闻,只是有股子辛辣的味道,她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平时吃的补药。”杨浩鬼鬼的窃笑,“你吃下去,保管我们有烤鱼吃。”

    蓝翎用两根手指拈着药丸,相当花了一些决心,这才把那粒药丸给吞了下去。

    丹鼎派的丹药,果然起效很快,没过十秒钟。蓝翎就发现,她丹田的位置起。有一股火热火热地力量窜了起来,更加尴尬的是,还有一种令人酥麻的春情之欲,也开始升腾起来。

    杨浩见蓝翎满脸绯红,胸部起伏的更加剧烈,甚至连白雪般的都清晰可见,他的心里面,也生出了几许邪恶的念头。如果今天面前的是个坏女人,杨浩也许就不管不顾上了再说。但蓝翎却是个极单纯的人,要是真把她给迷倒了,杨浩会有负罪感地。

    所以他举起了手里的一根木棒说:“快朝这里吐出一口原力。”

    蓝翎也不做他想,还以为只要将这口火热地力量吐出,身体内的异动就都会消失。她接着杨浩所说,一口原力喷出,身体内升腾起来的火热热的力量,瞬间都奔涌了出去,在空中化作了一条烈焰。居然让杨浩手里的木棍变成了火把。

    蓝翎见裂熔丹带来的火热力量都喷了出去,心中大定。不过还没安心一秒钟,她就发现有些不对。除了火辣辣的力量消失,可她身体内那种春情的似乎还在,并且愈演愈烈。

    这是一个女孩子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她似乎觉得周身都有细小地虫子在慢慢爬着,痒痒的,将那种不上不下。令人面红气喘的感觉,带到了全身。

    杨浩拎着火把很满意:“蓝大团长,还有个事情忘了告诉你,裂熔丹除了是我日常的补药之外。也是一种春药,所以你身体里难免会有些春情的成分。”

    “什……么……”蓝翎眉目带怒,刚想发

    作,可身体里的痒和热又加重了几分,让她只能咬着嘴唇,并拢双腿,脸色绯红的不敢再说话。

    杨浩赶紧溜,趁远抛过来一句话:“小丫头,你功力深厚,剑圣么,用功力压制住春情之力,过会自然会消散的。实在受不了再来找我啊。”

    “混蛋!!!!!”蓝翎的凄惨叫声,一直在这颗星球地上空回荡着。

    双腿交织在一起,感受着将都打湿的年轻女剑圣,心里痛悔着没有相信弦澜公主的话,真应该一开始就把杨浩给打翻在地。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杨浩已经在吃第三条鱼了。蓝翎这才臭着脸,单腿蹦着从房子里出来。

    虽然脸色难看,不过她倒是没有立刻发飙,甚至看见杨浩在用她的素银枪烤鱼

    也没有暴怒,还伸手拿了一条烤鱼啃起来。

    “不准备拿我报仇了?”杨浩嘿嘿的窃笑。

    蓝翎脸色一红,更用力的啃鱼,似乎是要把杨浩当作这条鱼啃掉。不过嘴里面还是嘟嘟囔囔,轻声说着什么。

    杨浩用力听,才听明白这小丫头是在说:“幸亏你没有趁人之危,不然现在就杀了你……”

    杨浩贼眼一瞟,已经发现蓝翎小裤衩上有一大块打湿后的印记,看来刚才那粒裂熔丹效果真是很强大,让剑圣也经历颠沛流离。

    蓝翎意识到杨浩在看自己,不过她也习惯杨浩那种色眯眯的样子,将双腿并拢,有事没事地找别的话题:

    “你……怎么会抓鱼的。”

    “你这种贵族才是什么都不会,我可是平民出身。”

    杨浩又递了一条给蓝翎,她正吃的合不拢嘴,杨浩接着说,“我们这种平民,从小就被帝国集中在殖民性集体管带,我们那个管带营是在湖旁边,我和朋友们经常溜出去抓鱼吃。”

    银河帝国对于平民地政策很苛刻,尤其是核心地带里,平民的子女从小就会被帝国集中管带,然后选择出帝国所需要的人才,其余的人发配到边缘星系去充作不管死活的殖民者。

    杨浩本来也是这样的命运,幸亏不知哪来的好运气,居然被雷蒙星高级学院给选上了,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那你以前那些朋友呢?”

    杨浩面容一滞,故作平静道:“不知道,听说那个星球已经死了。”

    蓝翎心里也是一痛,她自然知道杨浩在说什么。在近几十年来,宇宙中的星球正在一粒粒的死去,这些星球似乎是被人抽干了所有自然的力量,最后变成了一粒死星,没有引力,没有光和热,也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自然,杨浩小时候的那些朋友,早就随着星球一起不在了。

    杨浩哈哈一笑,驱散了沉闷的气氛:“其实我一直都想好好的抓几条鱼玩玩,今天可算遂了心愿。”

    蓝翎大口大口的啃鱼,完全没有贵族的斯文样:“你现在都是贵族了,还用得着想以前当平民的事情?”

    “做贵族可不是我的理想。”杨浩连连摇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找到象这里一样的世外桃源,然后陪着心爱的女人安安静静的住着。”

    “哦。”蓝翎没由来的脸一红。

    杨浩一拍大腿,象是做了重大决定:“要不然,我们俩就住在这里吧,再也别回去了。”

    蓝翎的脸色更是绯红绯红,她暗暗咒骂杨浩真是肚子里的蛔虫,怎么想什么都能知道。不过嘴上这个伟大的团长还是很硬气:“你想的美,我还要抓你回去认罪呢。你这个刺杀皇帝的家伙,等着砍头吧。”

    “我砍头,我砍头你舍得么?”杨浩笑嘻嘻,半开着玩笑。

    蓝翎刚想反驳几句,可突然之间,发现了一桩奇怪的事情。这个发现,让蓝翎脸色顿时谨慎了起来,一种勃发的英气,又回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天空改变了颜色。原本是湛蓝色,飘荡着一朵朵白云的天空,却陡然之间有了种血腥味很浓的艳红,而且白云荡然无存,宛如血色的大幕,在天空上缓缓拉开。

    “怎么回事?”杨浩也注意到了,天上的红越来越浓烈,甚至照耀的人眼睛里血丝跳动。

    蓝翎没说话,但神情越发的慎重。她一把夺过杨浩手里的银枪,一股真力输出,枪上银光爆闪,在两个人的身旁,建起了一道淡淡的屏障。

    在杨浩看来,这道屏障居然有屏障术的威力,蓝翎看起来只是个美少女,可剑圣的实力毕竟不是闹着玩的。

    “出什么事了?”杨浩望着蓝翎凝蹙的眉头,秀气脸蛋上的沉重,是再也掩盖不住了,“他们找到我了?”

    “你刺杀陛下,恐怕全帝国都在找你。”蓝翎淡淡的说,“找到这里,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比我想象的更快。

    杨浩却笑了:“既然是来抓我的,那你干嘛保护我?”

    这话让蓝翎楞了下。他们两个人身份可谓对立。杨浩至少是刺君的嫌疑犯,而蓝翎却是正大光明的禁卫团成员,按理说,蓝翎应该担负起抓捕杨浩的任务才是,但现在,天色刚刚有点异象,蓝翎居然想都不想的把杨浩给护佑在了屏障之中。

    莫非冥冥中,蓝翎已经不把杨浩当作犯人了?那又是什么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