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六章 星辰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卷 第六章 星辰变

    (-  杨浩贼笑连连,蓝胡却心情复杂,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天空又再度数变,此刻竟由红变黑了。蓝翎没好气的说:“谁有空帮你,不过这架势,找到我们的恐怕不是禁卫团,而是执事元老们。”

    “已经成我们了。”杨浩暗想,他原本还要再逗蓝翎几句的,可混元子却急冲冲的跑出来喝道:“笨徒弟,死到临头了,还想着泡妇。”

    “死什么死?不过是天空红一点么,就当油彩画咯。”

    “你感觉下天空后面有什么?”混元子说完这句话,又潜回丹田,忙他的事情去了。

    但杨浩却再也笑不出来。

    杨浩虽然真气全失,恢复的又缓慢,但他此刻毕竟度过了履霜境,整个人都与宇宙万物有了联系,甚至连体内的真气,都是依靠星辰之力来弥补的。要不是银河系早就死气沉沉,他恐怕一夜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当杨浩将灵念抛到天空之后,他才真的感受到危机的降临,这危机可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控制的,简直就是死到临头了。

    红色的天空,并不是光线的折射,而是空间的压缩。

    空间的压缩自然由于巨大能量变化才引起的。而使得这里能量剧烈提升至恐怖的境界,是在几光年之外,有九颗小星球,正在往这里疾行。

    准确的来说,那九颗小星球是被一股大力抛出来。目标就是杨浩所呆地星球。那九粒小星球简直就是被抛球手掷出的超级直线球,准确无比,速度超快,裹狭着不可思议的能量。

    要是让这十颗星球撞击在一起,不要说杨浩他们几个人了,就算这一个字宙区域,都会因能量的巨大爆发而崩塌成一个新的吞噬一切的黑洞。

    发现这一切后,杨浩的脸色开始变的难看,他总算明白,蓝翎刚刚布置出的银色屏障是多么无力。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连所站立的这个星球和空间都没有了。他们这两个人又怎么会存在呢?

    蓝翎银牙紧咬。面色中也带着凝重地不妥:“你明白了?”

    “这是谁在搞鬼?居然能够驱动星球来杀我?”杨浩不敢置信,“这么大力量,而且不惜破坏这个星系地运行规则?”

    “除了九大执事元老,还有谁敢这么做?”蓝翎苦笑,“至尊不在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个字宙的主人,所有的运行规则都是他们置顶的。使用星辰变杀你,还算是给你面子呢。”

    “星辰变?”

    “星辰变是元老院的一种大术,自元老院成立以来。

    也只用过不到十次。”蓝翎俏脸忧愁,“要施行星辰变的大术,就必须由九大执事元老全力施为。可以驱动星辰来做毁灭性的一击。现在那九粒星球恐怕早就超越了光速,势必要与我们所在这颗星球同归于尽。”

    “他们要杀我,又何必发动这样的大术?”杨浩苦笑,“难道不知道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我么?”

    “因为我。”蓝翎说,她望着越来越发乌地天空。那上面犹如是凝聚了一块干透了的黑血块,“在每个禁卫团成员的身上,都有定位芯片,所以禁卫团很快就会来接走我们。执事元老想要在禁卫团到之前杀了你,唯一地办法就是用星辰变大术,让星球相互撞击成奋粉。自然也没什么可以留下来的。”

    “他们连你都准备牺牲了?”

    “我算的了什么?”蓝翎目光中射出冷寒的光芒,“执事元老们连皇帝都能牺牲,象我这样的小人物,又算得了什么?”

    两个人都开始沉默。星辰变地巨大威力,正与他们越来越接近,甚至空气中都游离着不安的因子。周围的绿草开始枯萎,花朵早就不知所踪,甚至湖水都剧烈的波动起来。

    天空越来越暗沉,甚至伸手都看不清掌纹,杨浩借着暗红色的余光,欣赏蓝翎的面容。

    这个女人确实非同一般。在有地时候犹如小孩子似的单纯,可但危机来临却平静如水,在秀丽的面孔上,看不到任何责怪杨浩将她拖入险境的意思,反而觉得一切都很正常。

    “我们能逃么?”杨浩心里面做了个决定。

    蓝翎早就想过了,她无聊的晃动银枪:“你身上连一点力量都没有,而我也折损了至少一半,最多也只有一个人能飞走。但我们现在又没有引力腰带,飞到了宇宙间,就算星辰变砸不死,氧气也能把人憋死。”她抬头,瞟了杨浩一眼,撇撇嘴道,“便宜你了,还是不费那事,陪你一起死吧。”

    杨浩和蓝翎对视着

    ,这两个人在暗红色血腥的天幕下,却恍若世界已经远离,一种决然将他们两个联系在了一起。

    一天之前,他们还是不同阵营的两大高手,原本面对面,应该相互厩杀。但在终极的绝杀面前,他们却恍若已经联成了一体。

    杨浩叹了口气,问:“如果真的能有机会,你会和我在这个星球上住下去么?”

    蓝翎怔了怔,收回目光:“我……我不知道。”

    “哦。”杨浩有些失望。

    “也许吧。”蓝翎低头,脸色竟绯红起来,比天空还红,“有……有可能。”

    在地球的时候,蓝翎被称为帝都第一美女,艳名远播,甚至连弦澜公主和凌紫烟都自愧不如。但从来没有谁迸去蓝翎家提亲,因为任何一个贵族都知道,蓝翎是出名的冰美人,而且更是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高手,谁敢有一丝非分之想,下一秒素银枪就已经在咽喉上了。就算你只是背后诽谤几句,不出一天时间,雪夜星狮团也会踏平你的家。

    但今天的蓝翎,却不想拒绝杨浩,或许是两个人都快要死了,或许那绿水长天,杨浩在湖边捉鱼的景象,真的是蓝翎希翼的,她竟抬起头,大胆直视杨浩,用力说:

    “好,有机会的话,我会的。”

    杨浩很意外,他看了蓝翎一会,有些忘情的抬起手,竟轻轻触摸到了蓝翎尖尖的下巴。手指和柔嫩皮肤相触,就像是火焰在两个人之间燃烧。

    蓝翎的面孔烧的红了,她没有阻止杨浩大胆的举动,甚至连杨浩手指划过她的嘴唇,那种柔的象风一样的感觉,让她几乎快要颤抖了。

    可杨浩的手指,却将两粒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面。

    两颗丹药进入嘴中,立刻就化开了,一种甜甜的酒味顺着蓝翎的咽喉留下,顿时,一种奇异的感觉发生了,蓝钥觉着自己的身体里面,似乎正有清新的空气在嘶嘶的流动,这种空气甚至能够提供身体里器官的氧气需要,以至于蓝翎都可以不用再呼吸了。

    这个女人大为诧异,刚想发问,可杨浩的手指却封住了她的嘴唇。

    “嘘。”杨浩笑的很无力,“这两粒,叫做凌霄丹,是我平生第一次发明的丹药,它可以在你身体里制造氧气,哪怕在宇宙空间里,你也不用再呼吸。以你的功力,抵挡宇宙射线应该不成问题,只要飞离这颗星球的范围,星辰变的就伤不到你了。”

    蓝翎的眼睛中有了一丝惊惶,这自然不是害怕,而是她感觉到了杨浩那种放弃生机的语气。

    杨浩没有给蓝翎发问的机会,继续说道:“凌霄丹只有这两颗,给你用刚刚好,我走不了,我没有真气,飞不出这个星球,你和我在一起,只能拖着死。我什么都不好,就是没有让美女陪着我死的习惯,所

    以……

    蓝翎感受着杨浩指尖的热量,她怔怔的。

    杨浩却在笑:“所以,你走吧。”

    蓝射没有说话,也没有流泪,她只是静静的望着杨浩,目光如水,诉说了很多很多。

    杨浩却忍着不去看对方:“你以为我真要和你住在这儿?你当自己长的有几分姿色就了不起?我有老婆,我老婆比你漂亮,比你温柔。你又凶又泼辣,白送也没人要”

    这种侮辱的话,是蓝翎这一生都没有听到过的,她从来都是天之骄女,众人宠爱的对象。可是面对刻意辱骂的杨浩,蓝翎却笑了,笑的娇艳动人,眉眼间,有一种天生的哀愁流淌出来。蓝翎的红唇微微张开,杨浩封住她嘴唇的手指,刚好滑了进去。

    柔软、温热湿润的感觉,瞬间包裹住了杨浩的手猎。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说实话,杨浩有过那许多的女子,每一个都有过人的容颜,可面前的人,却是最让他心动的。

    只不过短短一夜的相处,甚至没有更深的亲昵,杨浩已经感觉到,自己与对方已经相互熟悉,能够感受到对方心里所想。

    “帮我照颈,我的朋友。”杨浩终于说出了最后一句心里话。

    蓝翎还是没有说话,但她贝齿一紧,狠狠的咬在了扬浩的手指上。

    杨浩闭上眼睛,感觉着指尖刺骨的疼痛,这世界上,还没有女人给他留下过这么重的印记。他甚至还感觉到手背上,有温热的水滴流淌过,不知道是谁的眼泪在飞舞。

    当疼痛感缓缓消失后,杨浩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蓝翎已经消失无踪,而在目光所及的暗红色天边,有一道银光正如利剑般,朝着另一个方向射去。

    看着那银光慢慢淡去,隐没在血腥的天幕之后,杨浩这才哀怨的长叹一口气,盘腿坐下:“好啦好啦,这小没良心的也走了,就剩我们师徒俩了。”

    “哈。”混元子毫不留情,“就算你要怜香惜玉,那你至少先上了再说吧,白白浪费一个美女。”

    “你也知道,你徒弟我天赋异票,要做起来没几个小时结束不了,还不等开始呢,星辰变就砸上来了,何必浪费生命呢。”杨浩装模做样的摇头,“师父,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个屁。”混元子心情极差,“现在你身体里连屁都没一个,还有什么可打算的。”

    “你天天在那儿研究,难道什么都没研究出来?”杨浩干脆躺在了枯黄的草地上,“可惜啊,都碰到那个至尊的肉身了,差一点就能干掉他。”

    “宿命使然。”混元子说的很深奥。“要是我们没遇到剑灵,也不会起心上洞府里去刺杀。原本你提升两个境界,就足以刺破他地结界了,可惜。”

    “不可惜。”

    “为什么?”混元子不解。

    “丹鼎派的种子,我已经布下了。”杨浩手垫在脑袋下面,躺的很放松,“我可不像你,一千年就找我这么一个徒弟。我现在有几十万挂名弟子,几千个内堂子弟,还有浩剑团的人。都教过他们怎么炼丹了。假以时日。丹鼎双修派肯定能在他们身上重建。”

    “但我们看不到了。”混元子叹息。

    “值得了。”杨浩眼睛中有满足的神采,“蓝翎回去后,一定会告诉丹鼎剑派的人,我是去刺杀至尊的。等到那些人成长起来,自然会有几个继承我的使命。我们在地球做了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留下这些种子么?”

    “哈哈。”混元子被杨浩说的也高兴起来,“***,那个该死地家伙以为灭丹鼎派全门就可以高枕无忧,却想不到老子花了一千年时间。又死灰复燃了。”

    “希望不用再一干年,丹鼎派能够光复整个字宙。”

    杨浩面色沉寂,这原本是他地志愿。也是他所期望的报仇最佳方法。至尊忙活了这么久,就是能够让元老院控制整个字宙,如果有一天丹鼎派也能够占据宇宙的主导地位,那绝对比杀了至尊更让他痛苦。

    “徒弟,你相信我么?”混元子突然说。

    “废话。”

    混元子换了种惯有的洋洋得意的语调:“你师父我研究那么长时间。也不是白研究的,我终于能够发出一点点属于自己的力量了。”

    “一点点是多少?”杨浩升腾起了几分希望,“能不能阻止星辰变的法术?”

    “差一点。”

    “差多少?”

    “大概差十万八千里。”混元子厚颜无耻的说。

    “靠!”杨浩费力地竖中指。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让我控制你的肉身。”混元子静了一会,幽幽道,“我用能控制地最后一点力量。把你的元婴往宇宙里掷出去,说不定……说不定能保住你元婴不散。你只消一口元气在,在宇宙里在飘荡段时间,或许能够恢复几成功力。”

    “等等等等。”杨浩猛然打断,“把我的元婴发射出去?那我的肉身呢?”

    “你能活个元婴就不错了,还指望肉身。肉身当然就归你师父我处理了。”混元子没好奇的叱道。

    杨浩呆了呆,鼻子微微发酸,他明白混元子地意思,这个老家伙是想用自己最后一口保命的元气,将杨浩的元婴给救出去。而混元子自己当然就只能带着肉身死在星辰变之下了。

    “虽然肉身没了,你的元婴恢复功力前只能在宇宙里飘荡,不过比起师父我当年可是好多了。”混元子嘿嘿笑,“过上几个月,你的半条命就能活回来。”

    “那你呢?”

    “我?”混元子雄壮无比,“我是谁?丹鼎派的绝世高手,都已经到过散仙地高度,人生这么寂寞,有谁能杀我,说不定我一个人就能抗过星辰变呢。那几个执事元老算得了什么,几只小蚂蚱而已。”

    “蚂蚱?”杨浩心里苦笑,如果是在神

    界那会,混元子或许是不怕执事元老的手段,可现在却截然不同,他又被封在了杨浩的身体里,就算有绝世的功力也发挥不出来啊。

    眼见着天空已经变黑,而在最遥远的地方,有九粒闪闪发光的物体,正急速的飞过来,那九颗星球,已经变成了势不可挡的火流星,只是这流星的质量太大了,大的甚至都吸引周围的小卫星一起飞过来。

    杨浩所在的这颗星球,更是死气沉沉,之前的生命气息早就消失不见,现在连空气都稀薄了起来。杨浩虽然束手无策,倒也敢于直面死亡,他大例例的架起腿,反斥师父:“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

    “决定不相信你。”杨浩摇头,啧啧有声,“我刚才仔细回想了下,发现师父你真不像个好人哪。从一开始你钻到我肚子里就没安好心。一个千年老鬼,钻进我这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绝世美男身上,为了什么?一定是为了夺舍重生。你一直处心积虑想要夺我的身体。幸亏我一直盯着你,才让你的奸计没有得逞。今天可算是让你找到机会了,嘿嘿。”

    “嘿个头。”混元乎气不打一处来。

    “想让我放弃身体,白白便宜你这老鬼,我才不干喇。”杨浩拿定主意,干脆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你这具臭皮囊,送给我也不要。”

    “你就算要我也不送,誓死保住我的之身。”杨浩意志坚定,一副威武不能曲的模样。

    混元子颤了下,他知道,自己的徒弟终于长大,这一次,是非要陪着他一起去死了。

    天空中的九颗星辰越来越接近,已经从耀眼的九个银色光点,变成了光团。只是目光能见的距离,已经跨越了无数路程,不知道再过多久才会砸到自己的头上。

    有时候,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这段时间。

    就在杨浩和混元子混吃等死的时候,远处的茅草屋里,突然走出了个老头子。这个老头鹤发童颜,白衣白袍,眉毛已经长的能当胡子用了,他一步一顿,风姿绰约且大大喇喇的从明显是空的茅草屋里晃出来。

    “妖……妖怪啊。”杨浩傻眼了,那个房子是他和蓝翎度过一晚的甜蜜小窝,根本没发现弃这种老头在啊。

    “大妖怪?”混元子也纳闷,他似乎也没察觉到这么个老头存在,而且现在看,这个老头体内连一丁点力量都没有,完全的空空如也,这种生命体,似乎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才对,“哪来的老妖?老人妖?”

    白颜色老头瞪了杨浩一眼,目光即威且怒。却没有开口说什么,反而面色凝重的站到了杨浩身旁,然后对着天空挥了挥手。

    杨浩心里面一动,灵念又抛到了宇宙中,这时候所发生的景象,让他更觉得玄妙到难以描述。

    原本星辰变的九粒小星球,正以不可阻档的势头扑过来,这一路上所有的陨石和小卫星不是在它们的威势下变作粉末,就是被它们给裹狭着一起杀向杨浩所在的星球。

    但就是那老头子一挥手的瞬间,宇宙中出现了十个大小不一的虫洞,至少有十艘战列舰从虫洞里鱼贯而出,挡在了九粒星球的面前。

    接下来的场景,自然是惊天动地的宇宙大,难以言喻的光芒从中,这些艳丽夺目的光,或许会在数年后达到地球,让人们看见宇宙中不可复制的奇景。

    杨浩目瞪口呆,十艘战列舰啊,在任何一个星系,都能组成强大的攻击战舰编队。杨浩自己有一艘末日号战列舰就感觉很牛了,如果有十艘的话,打下几个星系也不成问题。

    可现在,却只不过当作阻挡星辰变的炮灰而已。

    还是没有阻档住的炮灰。

    在大后,杨浩震惊发现,九粒星球并没有随着而湮没,还是在朝着他的方向钦而不舍的飞射过来,只是威势已经大大减弱,无论是星球的质量,还是飞掠的速度,都至少减弱了一半。

    十艘战列舰,只能减弱一半的能量,九大执事元老所发动的星辰变果然不可思议,可见他们对于杨浩已经报着必杀的决心。

    白颜色老头似乎也很意外,他挑挑长眉,又吹胡子瞪眼的望了杨浩一眼,再度朝着天空挥挥手。

    这一次,杨浩可是有了心理准备,知道宇宙间一定又会出现异状。

    果不其然,在九粒星球的面前,又出现了两个虫洞。

    但是虫洞里面冒出来的东西,还是让杨浩哑口无言,连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居然是……两颗死星堡垒。

    这简直太夸张了,杨浩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存在于梦中。死心堡垒是什么东西?是银河帝国建立宇宙防线的核心武器,做为这个字宙间威力最强大的人造星球,死心堡垒几乎全身上下都是钢铁铸就的武器。

    银河帝国中的死星堡垒数量绝不超过五十颗,而且都驻扎在战略性很强的防线上,譬如三晶海一带,只不过放上三颗死星堡垒,就能够让庞大的三晶海舰队不敢轻举妄动。

    可见死星堡垒的坚固和不可摧毁。可是现在,居然有两颗死星堡垒出现象当炮灰。

    星辰变的九大星球丝毫不为所动,又以雷霆之势对撞了上去,这是钢铁与宇宙自然的碰撞,是人类数以万年科技结晶与自然界最强大的力量在对撞。

    甚至还距离很远的杨浩,都感觉到空气中有一种撕裂的异动,整个大地都在变的火热和发烫。在空间层外,各种陨石和行星之间运行地规则。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虽然那边碰撞的还在延绵不断的持续,但所在星系却因此而有了本质之变,或许用不了多久,这个星系就将陷入难以阻止的崩塌,这一场所耗费的能量,将星系的死亡提早了上亿年。

    杨浩都寿的有些心神恍惚了,他终于感受到了真正的力量,他以前所崇尚的剑术,炼丹地能力。在这样地巨大中。都显得不值一提。

    现在呈现在眼前的,是伟大的宇宙之力,是星辰之力,它们可以在一瞬间改变整个星系的运行规律,可以让宇宙任何一个角落迅速的衰老死去。

    如果一个人能够拥有这样的能量,那他与造物主还有什么区别呢?

    但死星堡垒依然挡不住星辰变大术。九粒星球在这次逆转星系运行的中,还是大获全胜,当它们火光四射的从宇宙迷雾中再飞出来时,杨浩真是觉得世界末日要到纵然那九粒星球已经是强弩之末。从它们的运行速度和整体质量上来看,连一开始地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毕竟连死星堡垒都挡不住它们。那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抵御呢?

    白颜色老头也感觉头疼,他毗着牙,叹息了一阵子,最后还是挥了样手,对着天空中。

    天幕上的红色。突然消失殆尽。恍若一阵没有感觉的狂风,将所有地红,所有的云彩都吹拂的一干二净。

    大的光芒还来不及照射到这里,所以还是阳光明媚,但在一切之后,那也许永远都会沉沦于不为人知的真相。却已经急不可待地来临了。

    九大执事元老的星辰变大术,从未失手过,他们九个人联手所发出的终极大术,恐怕连至尊都很难与之抗衡,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用星辰变大术来杀杨浩,本来就是杀鸡用牛刀。

    但现在这把牛刀,终于走上了陌路。

    随着白颜色老头子最后的那次挥手,犹如象在谁告别似的挥手。在九粒已经威力大失的星球前面,出现了一个诺大地黑洞。

    这个黑洞几乎跨越了小半个星系,将几十颗已经脱离固有轨道的星球全都吸噬进去,自然,九粒星辰变所牵引的星球,当然也被吸了进去,一切光,一切,和之前所有对撞过的痕迹,都被这个黑洞清扫的不留痕迹。

    而这个黑洞,也闪烁了几下,便在宇宙里消失了。

    青黑色寂寥的宇宙,又如往昔般平静,在这个无名的星系中,除了缺少几十颗星球外,任何人都看不出,刚才发生过什么。

    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两股力量,在这星系里进行了一次震撼天地的交锋,那交锋威力巨大却只在瞬时分出了胜负。

    杨浩觉得自己很渺小,他再度觉得自己渺小的几乎可忽略不计,在他上一次有这感觉的时候,还是在神界里见识神族的大能。

    可这里并非是神界,杨浩用那种崇敬的目光望着白颜色老头,现在这老头子已经不再叹气,可面孔上还是写满了吝啬,似乎刚才那几拨较量,只是让他有些金钱上的损失而已。

    “这个……老神仙?”杨浩换上副话媚的笑容,“你收不收徒弟?考

    虑下我吧。”

    “靠!”混元子鄙视的竖中指。

    “你就是杨浩?”老神仙皱着眉头,扯着眉毛,“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你陪的起么?”

    “我有钱!”杨浩连忙拍胸脯,“我可是行商总会十大理事之一,要多少钱就能调多少钱,您老想花钱,说话就行。”

    “慷他人之慨。”老神仙撇撇嘴,“不用讨好我,我一点武力都没有,教不了你什么。”

    “那你刚才那?”杨浩一想到刚才的场景,就有些口干舌燥,双手在天空上乱挥舞一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我没有你所知的武力,想要解决这种危机,也不一定要用神术或者武技。随便调几艘舰队,开几个黑洞,自然也能对付过去了。”老神仙叹口气,“幸亏你得罪的还是执事元老,要真的是至尊出手,就算我把整个星系填进去,怕也救不了你。”

    “至尊有这么厉害?”这句话,是混元子要问的。

    老神仙双目低垂,苦笑道:“如果至尊现在出现,那他的力量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了。”

    杨浩鼓了下嘴,虽然这话听起来可怕,但是对他而言,至尊还是比较遥远的,如果能学会这老神仙调舰队的绝技,那他就算打不赢执事元老,保命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到底是谁啊?”杨浩终于忍不住问。

    老神仙诡笑:“还问我是谁?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么?”

    “找你?”杨浩呆了呆,他最近似乎没怎么找人啊,想了半天,杨浩才小心翼翼的问,“拜在,难道你叫师名嫂?”

    “师名媛是谁?”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连老神仙都眩晕了。

    “我老婆!”杨浩笑眯眯的伸手去扯扯老神仙的长眉毛,想看着是不是真家伙。

    老神仙用了相当强大的克制能力,才可以没召唤出个黑洞把杨浩给吸走。他再也硕不上摆架子了,要不然,还不晓得杨浩会说出什么来。老神仙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我是智脑之王!你不是一直都想见我么?就想着女人女人,一点志气都没有。”

    “你是智脑之王?”杨浩眼睛瞪的有鸡蛋大。

    “废话。”智脑之王得意的笑,“我不是难道你是啊。”

    “妖怪啊。”杨浩尖叫,“智脑之王不是智脑体的结合么?怎么会变成个人的,真是妖怪啊。”

    “妖你个头!”智脑王用力敲杨浩的脑袋,“一个智脑体就能控制飞船,无数个智脑体结合在一起,难道还造不出一个幻像么?”

    “幻……幻像?”杨浩又用力扯那眉毛,痛的老头子直跺脚,“这些都是幻像?”

    “你现在就是在联合智脑中心上。”智脑王说,“你从虫洞里穿越过来,就直按来到了我身上。你所站的这个星球,就是联合智脑中心的幻像,变成你想看到的景色而已”

    杨浩张大嘴,呆了一会才明白过来。他所站立的地方,其实就是联合智脑中心,那个有一颗星球大小的联合智脑,而这个星系,就是帝国秘而不宣的智脑星系。只是联合智脑中心已经有力量让人们看到所有想看的景象,这才会有如此明山绿水的美景。

    “这么说来,你真的是智脑王?”杨浩长舒一口气,放开了捏着的眉毛,脸色肃穆起来。在杨浩心里面,已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如果对方不是智脑王的话,又怎么会抵御住星辰变大术呢?

    只能控制宇宙中一切高科技的智脑王,才能够随心所欲的打开虫洞,才可以在瞬息间调集战列舰甚至死星堡垒。

    如果宇宙里只有那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有实力对抗元老院的话,那面前的智脑王绝对是其中之一。

    “那我和蓝大美女的事情,你都看见了?”杨浩突然想到个严重的问题。

    “那当然,有什么事情能瞒过智脑王的。”白胡子老头一脸笑。

    “幸亏啊,幸亏啊……”

    “幸亏什么?”智脑王凑过来。

    “幸亏我什么都没做!”杨浩在他的耳边嘀咕,“要不然被你这个老色狼拍成,我连版权费都亏掉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