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七章 智脑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卷 第七章 智脑王

    (-  智脑王差点被杨浩震伤,他是何等高贵的身份,就算帝国皇帝来找他也是恭恭敬敬,现在却被杨浩说成偷窥的老色狼,简直委屈到家了。

    他努力摆出一副高人的姿态,让自己仙风道骨的形象挽回偷窥枉的恶劣影响:“你找我做什么?有什么事情需要祷教的?”

    可杨浩完全不领情,唆之以鼻:“谁有空来找你,不是你派小智脑来找我的么?还说要告诉我生命的价值。拜枉,什么时代了,这种土的掉渣的话能不能别说,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是从山沟里蹦出来的呢。”

    “很土么?”智脑王揉揉鼻子,声音嗡嗡做响,“我老人家这一辈子,都是在指导别人做人的价值啊。”

    “你还教人?”杨浩不客气的拈出,“你先搞清楚自己的价值好不好,难道你活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当一个妖坏?”

    “那也比你好。”智脑王终于发枫,针锋相对起来,“你……你一个小王八蛋,自己老婆都管不住,还……还要帮神族解除什么封印,还想刺杀至尊,你是活腻歪了吧。”

    “连这个都知道。”这回,杨浩可是被震的发呆了,“你连神界的事情都知道?”

    杨浩被送入神界后,神族与他之间发生的事情,被列为杨浩最大的秘密,从来都没有跟谁说过,他一直以为,帮神族解除封印地任务。只有他和混元乎两个人才晓得。

    可面前的智脑王,却当笑话似的随口就说了出来。

    智脑王在高人比拼中大获全胜,他拂须微笑,用手点着天空问:“小子,你看看天上有什么?”

    杨浩连头都不抬:“烟花?”

    老头子面孔抽搐,不过为了顾及自己的形象,还是没有发怒,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顿时,那睛朗的天空又有了明显的变化。蓝天白云消散无踪,反而青黑色的宇宙以缩小无数倍的形态。出现在了杨浩的头顶。

    各种各样地星系、星球。无数条银河长链,散发着绚烂光芒地旋臂,吞吐光和热的恒星,刚刚的选新星,都在杨浩的头顶上,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运转着。

    杨浩傻傻的抬头仰望,他不止一次观看过宇宙,但却从没见过如此微缩,又井然有序的样子。

    天空摧涤。繁星的光芒照耀着黑色背景,就在这些井井有条之中,杨浩能够见到。有一些星系已经变成了灰黑色,那些是在近百年来陆续死去的星系。

    “看到了么?”智脑王地声音变得空灵,“这些,就是秩序。”

    “秩序?”杨浩深吸一口气,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触摸着了一些事情的本质。

    在那么长的时间中。混元子为仇恨而努力,神族为解除封印而努力,反帝国同盟为了生存而努力。但杨浩却一直不知道,自己拼死拼活地本质在什么地方。

    杨浩总是觉得,在自己的身体后面,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推动着事情的发展。同样的,宇宙间发生地所有事情,都和这股力量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那就是秩序。”智脑王说,“杨浩,你了解这个字宙的秩序么?”

    杨浩摇头,他当然不了解。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可以了解宇宙真正的奥秘。

    “看来……神族并没有告诉你真相。”智脑王面色沉寂,冷笑,“谁都有自私之心,连那些伟大的神族也没什么不同。”

    “什么是真相?”杨浩不解。

    “我们的这个字宙,已经经历过了三大秩序天。”智脑王尘下,也括呼杨浩坐在对面,两人面对面,就像是老师在传道授业,“三大秩序天,代表了三股统治宇宙地力量,三种不同的秩序。”

    “三种秩序?”杨浩皱眉,这果然是神族从没讲过的。

    “第一秩序天,产生于无数亿年前,造物主创造宇宙,重塑生命,为整个字宙的运转制定了规律。生命体在各个星球上产生,为了管理这些生命,造物主创造了具有无上神力的神族,由这些神族来管理星球间的智慧生物。”

    “我们是羊群,神族是牧羊人。”杨浩想起了这句话,“那造物主就是主人,一切的主人。”

    “确实是这样。第一秩序天延续多长岁月,已经没人知道,但宇宙间以这种秩序平稳发展,智慧生命也有了最稳定的发展时期,直到有一天……”智脑王顿了一顿,声音都有些颤抖,“造物主消失了。”

    “消失?”

    “所有的神族都发现,统治一切的王,这个世界的主人,造物

    主竟然消失了。神族们一开始很混乱,惶惶不可终日,但很快,它们就发现,当造物主诱失后,旧的秩序也将随之消失,而属于神族的第二秩序天已经悄然来临了。”

    “第二秩序天是怎么样的?”杨浩问。

    “那是他经历过的世界。”智脑王点点杨浩的肚子,对看不见的混元子微微一笑,“在第二秩序天中,统治宇宙的是拥有神力的神族。它们利用自已的力量,利用自已的信徒互相攻击。神族分为两类,光明和黑暗属性的神族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里厩杀,这让各个星球上的智慧生命深受其苦。超过一半的智慧种群在神族战争里被充当炮灰而消失了。但神族也做了一些有利于人们的事情,他们将一些神术,一些修炼的方法教给了某些智慧族群。”

    杨浩点点头,他想起混元乎曾经说过人类修炼的起始,有一对兄妹名叫女娲和伏豢,他们将充满玄奥的修炼方法教给了上古之人。这对兄妹毫无疑问也是神族中的一员,或许他们的本意是想让人们有了修炼之力后,能够避开神族间战争的硝烟,但却没想到,在数以万年后,连整个神族都会倾覆在修炼者的手下。

    智脑王果然要说到这一段了:“神族间的战争,经历了上千年,光明与黑暗之间的长期消耗,让整个神族的力量变的微弱。而与此同时,在地球上出现了一个伟大的人物。”

    混元子虽然沉默着,但此刻却在杨浩肚子里一动。

    “至尊?”杨浩了然。

    “没错,就是至尊。”智脑王提起这个名字,脸上没有丝毫不敬的意思,“那时候的至尊,确实称得上是个伟大的人物。他从一开始就看透了两大秩序天的本质,所以至尊立誓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秩序,要让智慧人群来统治这个世界。”

    “所以他封制了神族。”

    “没有那么简单。”智脑王摇摇手,“有些事情,就连神族自己都不清楚。杨浩,还有你肚子里的人,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了神族,为什么连仙人也没有了?几千年来修炼者飞升成仙的有多少?这些仙人堪有神族的力量,为什么会消失?”

    “为什么?”这一次是杨浩和混元子一起问出来。

    智脑王却从头说起:“至尊立誓要创造属于自已的宇宙秩序,他首先统一了地球上所有的修炼门派,这当中,自然有些杀戮,只是这仇怨累计到今天,恐怕连至尊都想不到。”

    杨浩冷哼,至尊他为什么而灭丹鼎派,这对于他们师徒俩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仇无论再过多少年,都非报不“他再以地球为中心,一统银河系中所有的修炼者,从那时起成立了元老院,自己担任首领。”智脑王抬掌微笑,“别人以为元老院只是要控制那些修炼者,但至尊的厉害处就在于想人所不敢想,他利用元老院,真正控制的竟然是历史上从各大修炼门派中飞升出去的仙人。”

    “呵!”杨浩惊讶的大叹,“对啊,徒弟都被元老院掌管了,那些仙人自然得罩着门人啊。”

    “有了这些仙人的帮助,至尊势力大增,他终于有了和神族谈判的资本。”智脑王说,“从散仙、飞仙和金仙,都有和神族相接近的力量。光明与黑暗两派神族的战争进入了最关键的时机,他们唯有与至尊谈判,想取得元老院的支持。”

    “至尊就用十把神器,将神族给陷害了!”这一段,杨浩已经听过。

    “被陷害的不止神族。”智脑王拍拍草地,心有余悸的样子,“连仙人们也被封制了,就象封制神族一样。”

    杨浩意外至极,但这个讯息在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内:“难怪了,难怪了。神族和仙人的力量都被封制,所以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神,也没有仙,只有至尊自己是宇宙中最厉害的人物。”

    “这就是至尊他要的秩序。”智脑王最后总结道,“至尊控制着元老院,而元老院控制着帝国,帝国征服整个字宙,消灭所有的修炼者,自然也没嗜人能够威胁到至尊的地位。”

    “所以银河帝国不允许任何人私自修炼,就是防止有人会超越至尊,成为新的仙人。”杨浩终于懂了,为什么帝国中只允许修炼基础术,为什么修炼者都要尽归元老院门下,为什么诺大一个帝国,只有几个人能够达到剑圣的层级。

    “我们所处的第三秩序天,也是至尊创造的秩序,足足一千年了。”智脑王忽然盯着杨浩,日光中睿智又深逮,“我可以告诉你,这个秩序已经恶化,再这样下去,整个字宙都会被摧毁。”

    “为什么?”

    “无论是造物主还是神族,都是用自己的能力来统治宇宙,所以不管是第一秩序天还是第二秩序天,宇宙都能够保持正常运行。但至尊却不是,他并没有象上位神族一样驾驭一切的能力,他是将比自己强的人消灭,让这个世界没有强者,才变作统治者的。这就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至尊能够统治智慧人群,但他却控制不了宇宙的运转。”

    “宇宙?”杨浩似乎觉察出这问题的所在了,就好像他刚才见到的那样,为了抵御星辰变的力量,整个智脑星系的运行规则都发生了变化。要摧毁固有的规律很简单,但要重塑一种全新的规则,那就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了。

    “至尊可以破坏宇宙的规则,但他却无法创造,他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力量。所以他就只有通过元老院拼命盘剥宇宙间地资源。来推。高他的力量。可是为时已晚。”智脑王长叹,“宇宙已经在死亡了,杨浩,你应该也能觉察到,银河系早就死了,现在银河系里的一些简单规贮,都是我用智脑的能力来重构的,但这种重构,只是一个星系就已经耗费了我大半的运算能力。”

    智脑王顿了顿,神情疲累:“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只有区区几人知道的秘密。北半区宇宙。已经全死了。宇宙里接近四分之一的星系已经完全死亡,用不了几百年,我们所在的整个字宙,可能会成为一滩死水,所有生命都会彻底的消亡。”

    “那……那……”杨浩乍一听这么严重,也焦急起来,“那造物主呢?他才是这个字宙真正地主人么,他到底上哪去了?总不成包二奶泡温泉去了吧。”

    “一切地根源就在于这里。”智脑王说,“无论神族还是至尊都清楚了一点。造物主已经死了。”

    “死?”杨浩俘然,“连最高神都能死?那我们还玩个屁啊,不如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抱着老婆睡觉造孩子去吧。”

    智脑王随之说出了一番极具哲理的话,这些话甚至将这个字宙的一切规则都颠覆了。

    “神创造秩序,规律创造神。”智脑王说,“这是颠扑不破的,无论是几万亿年。都不会嗜任何改变。”

    “什么规律?能够创造神?”

    “生死循环。”智脑王用雪白的手指,点在杨浩的额头上,“任何生命都有生有死,就连造物神也不例外。能量塑造了神,而神死后再重归于能量。”

    “你是说,造物神已经变作了一堆能量?”

    “宇宙就是造物神。造物神死后化成的能量就在这个宇宙中,甚至你感觉到的星辰之力,都是造物神能量的一部分,极小极小地一部分。”智脑王收回手指,凝视杨浩,“那股巨大的最高神的能量,正在等待着一个救世主地出现,救世主会成为新的神,新的造物神,新的最高神。这个新神将要重塑秩序,带宇宙进入第四秩序天。”

    杨浩目瞪口呆了好一会,似乎智脑王的话,使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沾化。

    过了许久,杨浩才伸出一根极指,翘在智脑王地面前:“你行!你真行!!果然不愧是宇宙里最聪明的老妖怪”

    “恩?”

    “那些神族想骗我帮忙,说半天也没说清楚的事情,你几句话就建立了整套理论,还完成了这么一段史诗传奇,简直太厉害了,你要是去写小说,作家们都没饭吃“我为什么要骗你干活?”智脑王瞪大眼睛,满面无辜,“我又没被人封制力量,别忘了,刚才是谁替你挡的星辰变。”

    “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谁干?”杨浩微笑。

    智脑王微微变色,甚至于连天空都变了色彩,这里的一切都是智脑王的幻像,可见杨浩地话,让他有了多大的震撼。

    智脑王发现自己确实小看了杨浩,这今年轻人说话完全无厘头,似乎是笨笨的带一点白痴,可实际上,心里却象是明镜一般。

    “原来如此,你才敢这么大胆的得罪元老院。”智脑王心照不宣的笑了笑,又说,“但不管怎么样,你身上有星云之花,这说明你是神族所选定的继承人。

    “还有别人也在寻觅造物神的力量?”杨浩问,但看着智脑王的面孔,杨浩心中一个念头闪过,他点点头明白了,“至尊,至尊当然也在找。看来我们要狠仇,就非要上你们的贼船了。”

    “我们,神族,还有你。我们虽然有不同的目标,但方式是一样的,那就是消灭至尊,颠覆现在的秩序。”

    “但就算我找到了造物神的力量,解除了神族的封印,那又怎么样?神族照样会统治这个宇宙,继续会开始神族之间的战争,已经掌握帝国权力的人类会话下去么?”杨浩心中还有颈虑。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你已经成为最高神了,所有的秩序都由杨浩你制定。你会开创属于杨浩的第四秩序天。”智脑王心满意足,象个长辈似的摸摸杨浩的脑袋。

    “要我干活也行,把命卖给你都可以。”杨浩如同奸商一般贼笑,抓住了智脑王雪白粉嫩的小手,“但你总要给我点好处吧。给钱!给人!给粮!给美女!!”

    “能帮你的我早就帮你了。”智脑王冷冷抽回手,“我用幻像冒充至尊,让执事元老们不要杀你,帮你争取了不少时间。接下来的这个大危机,是你自己造的孽,就要你自己解决了。”

    “大危机?”杨浩吐舌头,“还有大危机?不会吧,大叔,我连星辰变都躲过了,还会有大危机。”

    “你蠢到会被人诬陷刺杀帝国皇帝,你说会不会有危机。”智脑王长叹一口气,站起来,慢悠悠的朝那个神秘合合的茅草屋走去,“帝国皇帝虽然没有元老院的武技,可能掌握的力量不逊于他们,到时候看你怎么死。”

    “喂!喂!!”杨浩急得直跳脚,他还以为智脑王跟神族一样,都有求于他,才吊起来卖的,可谁知道这老头子却将他弃之不顾。

    全身雪白的老头子钻进茅草屋,整个房子竟然化作一缕青烟,顿时消散不见了,连着里面的人和杨浩这一夜的回忆,都平地消失了。

    但与此同时,杨浩却惊讶的发现,就在茅草屋的后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亭亭玉立着。

    白色的外甲沾染着血迹,可依旧盖不住绝世的容颜。

    蓝翎的长发卷曲披散在肩膀,显得很妮媚,可她的神情里,却包含着一股动人的娇柔。这和她原本的英武气质完全不同,让人看了更觉抨然心动。

    “你不是飞走了么?”杨浩屁颠屁颠跑过去,“怎么还在这里?”

    蓝翎一笑,只是举了举手里的银枪,一道银色的光芒急速飞向天际,就象杨浩之前看到的那样。

    杨浩心中一暖,原来蓝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只是躲在茅草屋的后面。这两个人纵然没有站在一起,可却依旧有机会死在一起。

    如果智脑王没出来乱掺合的话。

    反而现在,两个人都活了下来,他们倒是尴尬起来,相互面对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没走?”杨浩问。

    “为什么要走?”蓝翎回答的很干脆,也很妙。

    “也是。”杨浩点点头,想去拉蓝翎的手,可那女人一扭身,反而离的更远了。

    杨浩愕然的抬头,他搞不请这女人的想法,可以陪着他一起死,却不能拉下手么?

    大概蓝翎自己也不晓得心里面在想什么,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草丛上掂来掂去:“杨浩。”

    “恩?”

    “如果重来这一天的话,我也许……会和你在这里呆下去的。”蓝翎说话的时候,脸色却变的惨白。

    “不用重来,我们现在就可以往在这里。”杨浩杨眉,“我和这里的主人很熟悉,跟他商量一下,弄幢别墅都不成问题。”

    “来不及了。”蓝翎眼圈有些红,看的出来,她竭力遏制着自己的失态,“师父他们来了,禁卫军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呵。”杨浩心中一滞,却明白了蓝翎为什么会这样的心情。这个女人毕竟是禁卫军的成员,而杨浩却是谋逆刺君的嫌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简直比宇宙还要广阔。

    既然禁卫军和秦奉马上就要到,那蓝胡的职责,就是要抓住杨浩。而现在杨浩功力全失,要抓他岂不是比抓一只蚂蚁更简单么。

    “没事。”杨浩低着头笑,“没事的。”

    蓝翎却抬头,失神的望着杨浩,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竟说:“你走吧,你和这里的主人不是熟悉么,让他送你走,快!”

    “那禁卫军?”

    “我会想办法的。”蓝翎下定决心,便不再动摇,居然扯着杨浩的衣服催促,“快点,他们马上就到了,你快走。

    杨浩终于有机会握住蓝翎的小手,那手掌冰凉冰凉的。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杨浩说,他笑的很灿烂,“我一定不会再离开你了,你去哪,我也去哪。”

    “我是属于禁卫军的,我只能回地球。”蓝翎感觉着杨浩手指上传来的温暖,似乎没有力气甩开他,“你如果回地球,就只有死路一条。不管是元老院、禁卫军还是帝国皇帝,都会杀了你,没人敢救你。”

    “我不需要人救。”杨浩深吸一口气,看着蓝翎素白,又哀愁的面孔,“从现在开始,我就想和你在一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有过一起死的决心,这一次,就让你看着我死吧。”

    蓝翎面无血色,终于眼泪终于忍不住涌出眼眶,她咬碎银牙,却怎么也止不住自己从不肯轻易流出地泪水。

    就在这智脑星的幻境中。两个人站在劫后余生的大地上,来是两颗孤独的灵魂似的,相互支撑着。

    一直到天空中出现了几百艘战舰,那金色的龙纹图案充斥整个幻像,秦奉带着禁卫军大队人马出现时,杨浩这才甩开蓝翎的手。

    喧嚣代替了安宁,漫天飞舞的舰船和禁卫军的旗帜,一下子将杨浩包围了起来。

    杨浩摊开双手,微笑着朝禁卫军团走去,好几个剑师团如临大敌的面对着他。这些人又怎么会想到。杨浩这个帝都新倔起地年轻高手,已经全无力量,和普通人一样。

    杨浩看到了雪夜星狮团地成员,围聚到蓝翎的身边,蓝翎那头雪夜星狮匍匐在女人的脚下,亲昵的磨蹭她的大腿。可蓝翎的泪水还是在哗哗流着,她全然没顾及到以往自己的形象,这悲泣的样子,惹得雪夜星狮团的人以为杨浩做了什么。怒不可遏地要来找他算账。

    但是现在,轮不到别人出手,因为帝国最神秘的高手正站在杨浩的对面。

    秦奉依旧是黑色长袍。袍子上绣着金黄色皇室标记。

    他双手拢在袖子中,浑身上下犹如团灰雾,没人看地出这个老人身上,究竟藏着多大的力量。

    秦奉矗立在杨浩面前,看着杨浩空荡荡的身体和轻松的微笑。秦奉的面容更是凝重。就在这智脑星地幻境里,在禁卫军团的包围中,奉奉和杨浩有了一段神秘的对话。

    奉奉凝望着杨浩,眼睛里似乎有万千想说的话,最终却只有一句:“你错了。”

    杨浩笑:“谁不会错。”

    “这次你错的太厉害。”奉奉说,“只有死。”

    “谁不会死?”

    奉奉深吸气。他的黑袍无风自鼓,甚至湛黑地眸子里都蒙上层灰雾。

    “谢谢。”杨浩还是微笑,“我的人呢?”

    “他们现在……”泰奉顿了下,自信道,“还能走。

    “他们会走么?”杨浩苦笑。

    而这星球上的风开始凌厉起来,刚才还是暖阳下的和熙微风,现在却变成了呼呼狂风,沙砾让人眼睛都睁不开。这是智脑王在驱赶人了。

    杨浩站在风沙里,淡淡的说:“走吧,我们回帝国,说不定还能看到帝国的夕阳。”

    帝国有夕阳么?

    现在有的,只是属于杨浩的黑夜。

    帝都的天空,已经阴了一个多星期。

    雪片象是密密的冥纸,无休无止的从天空中洒下来。

    帝都已经许多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雪,路面上的积雪,踩一脚竟然能没到大腿,不晓得有多少穷人,会在这漫无边际的大雪中死去。

    在尼科郡商业中心,昔日繁闹的街道上,行人稀稀拉拉。只有除雪机器人在不断请扫着路上的积雪,只是才请除不久,新的白雪又会厚厚堆积上一层。

    虽然是这样的天气,但对行商们来说,生意仍不能不做,尼科郡做为帝都附近最大的商业城,担负着供应帝都贵族生活必需品的重责。

    所以尼科郡行商协会并没有下今休市,行商们自然也只能遵今开业,那些平日不得闲暇的行商,如今却空极无聊,不少人都在商店门口堆起了形态各异的雪人。

    这些雪人各

    具奇姿,有的只是圆滚滚憨态可掏,有的竟象真人般高大威武异常,还有的是宠物般温顺可人,最夸张的是有人还堆起了黑魔兽与雪夜星狮的样子,竟还惟妙惟肯,让人一看都难免吓上一跳。

    尼科郡的各个商业街上,顿时都成了雪人展览区,路过的行人无不啧啧称奇,竟看的比买东西更起劲。

    但奇怪的是,就在尼科郡的几条商业街中,有三条街却死气沉沉,不要说商店门口的雪人了,就连商店的大门都是紧闭着的。

    这三条街的商店,竟然敢违背尼科郡行商协会的命令,私自关店。这在整个帝国中,都是严重的罪责。

    偏偏就是这几条街的生意最好。有上百个贵族打扮的人,围拢在一家门面最为豪华的店门口,用力拍打紧闭的店门,上百只手一起用力拍,声音很是吓人,连商店屋顶上那巨大的“丹鼎集团”招牌都摇摇欲坠了。

    “快开门!为什么不开门,我们要买春药!!”那群人呼喝着。

    “是不是人都死绝了?快出来开店。”

    “都一个星期没开店了,丹鼎派的人都死光了么?”

    “就算死了也要卖春药,老子没这药快顶不住了。”

    原来这些人,都是常年吃丹鼎集团春药的贵族,他们平时最好寻花问梆,身体早就掏空,要是没有丹鼎派的春药顶着,恐怕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而如今丹鼎春药店居然停业一周了,这还不让这些贵族们发疯么。

    其实帝都这里还算好,远在其他星系的丹鼎集团一早就停业,这个字宙中的春药市场几乎陷入停摆状态,就连凌飞星辰海的生意都差了好大一截。

    尼科郡的人依稀记得,自从帝都的大雪开始漫天飞舞,丹鼎集团所有的商铺就在同一时间关闭了,无论其他行商怎么联络,都没有人出来主持局面。

    而更令人疑惑的是,占据行商总会十分之一资源的集团突然歇业,竟没有任何一个总会的人过问,那些理事们都异乎寻常的保持了缄默。

    也许是怕外面敲打门的动静太大,真的会将招牌也砸坏。丹鼎春药店三楼一扁窗拉开,扑疏疏的落了不少积雪下来。

    一个穿着丹鼎剑派制服的少年探头出来,闷声闷气的喊:“东主有喜,这段时间不开门了。”

    这个人不出来还好,一出现就让愤怒的人群更加炸窝。

    有个领头的人点着那少年咆哮:“什么东主有喜,我看是东主有难吧。你们的老板连皇帝都敢刺杀,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喜,再有喜就杀头。”

    周围的人显然早就知道这事情,纷纷指着那少年漫骂起来。

    开窗出来的是杨浩从雷蒙星带出来的孤儿之一,本来与杨浩就有极深感情,他的眼睛还是红肿的呢,听这些人如此漫骂自己的老板,就气呼呼的拉上了窗,任凭外面怎么叫嚣也不再理会。

    漫天风雪,在这死气沉沉的街道上打旋,将雪花象干粉似的撒的到处都是。

    而丹鼎集团门口围聚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以前还怕丹鼎剑派的威势而不敢捣乱,可如今杨浩已经做了死囚,全帝国都知道他死定了,这些贵族还有什么可怕的。

    群情激奋的人越来越喧嚣,几乎要将整个集团的商店都给拆了。

    不过没等这些人真的砸穿门,从远处传来一阵齐刷刷的脚步声,听着象是一支军队正在行进。众人目光看过去,只见有一队穿着金甲拿十字剑的剑师,正步履齐整的向这里走来。

    而打头的一个就是当日中心广场上被杨浩逼退的神恕剑团团长海克。这个家伙如今的气势大不一样,满脸阴险和志得意满。

    神恕剑师一到,那些欺软怕硬的贵族立刻闪到一边。

    他们可都晓得,十剑流与丹鼎剑派之间是有难以弥补的仇恨。

    海克站在丹鼎春药店门口,嘴角露出冷冷的狠笑。

    海克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在这一年多来,十剑流被杨浩步步紧逼居然陷入了绝境,甚至连自视甚高的神恕剑团的副团长也被杨浩一招杀死。今天就是报仇的时机,元老院和十剑流早就商议过,趁着杨浩即将被处决,首先就要剪除他的羽翼。

    至于行商总会,那些老狐狸们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来摘果乎,什么时候应该缩在老巢里不吭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