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一章 审判之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一章 审判之日

    (-  而杨浩已经走到宫殿的中间,在经过那些帝国高官人群时,耳边全是愤恨的辱骂,这些年过半百的官员,将杨浩当作杀父仇人般的痛恨。

    这也是自然,元老院早就四处宣扬他是谋逆弑君的罪人,帝国高官们当然恨之入骨,简直气不得赶上去,狠狠咬下一块肉来,以显示自己忠君爱国的情怀。

    杨浩对身边的谩骂充耳不闻,他抬头,正好望见戌一的第二笑。

    这笑的不再是戊一自己,而是苍茫宇宙中,蠢人笨人太多。就算在大宫殿里站着的,那些手执权柄的贵族高官们,又知道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他们根本就不了解这世界的秩序是谁定下的。

    在戊一嘲讽的笑容里,杨浩知道,自己正对抗的是整个宇宙,这个宇宙中的人,就像是关在黑箱子中,不晓得真相是什么,但凡有人要踢破这个箱子,就会被群而攻于是杨浩也笑了,在今天的第三个笑容中,他站在了九级金阶的最低端,这是一个大臣所能行进的极限。帝国中的首席大臣,也仅能站立在这个位置。甚至是负责帝国皇帝安全的近臣秦奉,也不过能站在第三级金阶而已。

    在九级金阶的顶端,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可以站立,他们都可自称为这个宇宙的王者。

    可杨浩走到这里,却丝毫没有停步的打算,他居然手足并用的,开始往上爬。

    九级金阶是大宫殿里很特殊的建筑,每一级阶梯都是用纯金打造,大概有半人多高,每步阶梯上都雕刻者庄重的皇室标志,是帝国皇家最不可亵渎的象征。如果没有皇帝的允许,任何人踩上去,都是死罪。

    可杨浩却往上爬,他已经没有功力,只能用手扳住金阶的上部。双脚用力蹬,气喘吁吁的才能爬上一级。

    “大胆!!”枢密院首席大臣这会才醒过神,“居然敢亵渎皇室尊严,来人哪,快把这个狂徒杀了。”

    杨浩爬了一级阶梯就累的浑身是汗,干脆一坐在那里,晚着枢密院大臣道:“现在杀我?杀了我你们审谁去?”

    枢密院大臣语塞,元老院大张旗鼓搞的就是审判杨浩,如果要杀地话。恐怕十个杨浩都死了,显然执事元老们另有些特殊的安排。

    杨浩的狡黠。连戊一都啧啧称奇,这个小猴子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轻而易举的看清楚了这场审判的本质。

    在这个宫殿里,只有三个执事元老才知道,今天审判真正目的是什么。

    当杨浩进入地球后,将帝都的水给彻底搅浑了,但浑水反而能使人看的更透彻。元老院在纷纷扰扰中,发觉了这几十年来始终藏匿着的反元老院势力。数以千计地贵族家族投靠杨浩的丹鼎剑派,而行商总会竟然藏匿着四十个剑师团。这么一大股力量始终没被元老院掌握,是执事元老们难以接受地。

    所以今天杨浩必须审,在他死之前必须审出一个结果来。戊一要用审判杨浩做为其他势力的墓志铭,今天的审判,也将拉开新一轮帝国血战的序幕。

    那上千个贵族家族必须死,他们控制的星系,要重新回到十剑流的手中。行商总会必须表示臣服,否则,元老院也将以杨浩刺君的借口而出手。

    从今天开始。地球又会血流遍野,这个曾经淡蓝色的星球,又将成为猩红的血色。

    “杨浩!”禁卫军统领秦奉身穿黑袍,双手拢在绣有帝国标志地长袖里,今天的局面,并非是秦奉所愿见,不过他却被任命为主审官,这实在不得不佩服执事元老们的高明。“你为什么要闯元老山禁地?”

    “闯什么禁地?”

    “元老山。”秦奉低眉,几乎不看任何人,声音平静的不像是审判,反而是叙述简单的故事。“你为什么要上元老山?”

    为什么?

    杨浩感觉到丹田里混元子历经千年的颤动。为什么?

    这种事情需要说给别人听么?

    他背靠在第二级金阶上,感觉着身后凸起的巨龙的分量,杨浩的目光投向大宫殿之外,在渺渺地阴云下面,一股积蓄已久的力量,正在悄然的喷薄着。

    “扑蝶。”杨浩淡淡道。

    “什么?”就连秦奉也不禁抬眼望着他,“你上元老山做什么?”

    “扑蝶。”杨浩重复道,笑的很愉快。

    “杨浩会有多寂寞?”

    诸葛建的话,是对自己说的。他正蒙着面,站在皇宫的东门外,冰雪覆盖大地,但青色和金黄色的皇宫大门,就在不足一千米处。

    现在看起来静悄悄,连一个守卫都没有。但任谁都清楚,这是整个帝国守卫最森严地地方,就在那高达百米的巨门内,不晓得埋伏着多少剑手。

    十剑流、元老院还是禁卫军系统,都是帝国中出类拔萃的好手,他们所组成的埋伏圈,就是一只张大地嘴,等待送死之人前仆后继的进来。

    诸葛建轻轻摸着下颚的胡须,竟然还在想着:“杨浩该有多寂寞呀。”

    他其实回想的,还是从前的事情。在雷蒙星的都城,他和杨浩第一次见。几粒臭不可闻的春药,却将这个一生壮志未酬的老头子和杨浩联系了起来。

    诸葛建为杨浩拟定天下三分的策略。诸葛建带杨浩第一次走进凌飞星辰海。

    后来当杨浩远赴圣熊星被送进神界,诸葛建依旧没有放弃与杨浩之间的联系,他潜心发展丹鼎集团,让这门春药生意做到了宇宙的每个角落。

    正当功成名就,诸葛建可以站立在行商们的顶峰时,他却带着集团的一切,跟着杨浩到了地球这个险境。

    没人理解诸葛建,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足可自立门户,在行商集团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又何苦跟着杨浩来犯险呢?

    但诸葛建知道。杨浩的志向远大,远大到他难以想象的地步,他能够为杨浩做的不多,只有在最需要的时刻站出来,这才是真正地忠诚。

    所以在审判日,诸葛建会站立在皇宫的门口,悉心想着杨浩是否寂寞。

    杨浩当然寂寞,在大宫殿里面,没有他的朋友和手下。只有敌人,只有那些不了解他而痛恨他的人。

    但诸葛建并不寂寞。就在他的身后,几千个剑手都蒙着面,站在凌厉寒风中,等待他发号施令。

    这些剑手的头领,就是丹鼎剑派的内堂成员。杨浩用心经营内堂,将丹鼎派的基础修炼法都教给了这些年少的贵族子弟,也同时将这些贵族家庭绑上了自己地战车。

    元老院要审判杨浩,其实也同样是要审判这些贵族家族。

    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并不止戊一而已。这些家族地人都很清楚。现在已经到了图穷匕现的时候,他们或者站出来反抗,或者就眼睁睁看着被人杀光。

    他们自然不会等死,所以这些家族都派出了私家武装,由丹鼎剑派内堂子弟带领,为这场审判日的营救打响头炮。

    这一炮,真能打响么?

    诸葛建抬头看看天空,阴塞的天际又下其雪来,鹅毛大雪落在人身上。带着无比的阴冷,甚至将人的衣服,都弄的惨白惨白。

    诸葛建深吸一口气,轻轻说:

    “杀!”

    于是,就杀了。

    “扑蝶?”大宫殿里,秦奉有些啼笑皆非,他见杨浩倒是不怕,居然这种时候还会搞笑。“到元老山去扑蝶?”

    “春光明媚,阳光大好,我当然要去扑蝶,去哪儿扑不是扑。见有座山在那儿,我就上咯。”杨浩颇有些无赖相,他休息的够了,竟又扳住第二级金阶,咬牙切齿的往上攀登。

    “住……住……”最高内务大臣见杨浩越

    来越不像样子,冲出来斥骂,只是他也不知道,该叫杨浩住嘴还是住腿。

    可还没等他住完,杨浩已经横着一条腿,整个人狼狈不堪地攀上了金阶的第二级。

    这是只有元老和剑圣才可以上的级数。杨浩却又蹲了下来,大口大口喘气,还对着内务大臣笑道:“住什么?”

    “住嘴!”内务大臣总算拿定主意,“皇庭之上,竟然敢胡扯,你不怕死么?”

    “我说的可是真话,你爱信不信。”

    “如果是实话,那么为什么……”这内务大

    臣倒是还有些辩才,“为什么有四条龙突然出现在元老山下四大拱卫剑派的门口,帮你吸引开注意力。难不成你扑蝶还有四龙护驾?你还敢说不是有预谋的吗?”

    “四条龙?”杨浩翻白眼,“他们去四大拱卫剑派门口干什么?”

    内务大臣见所有人都在看自己,似乎正等自己的答紫,他脸色发白,半天才憋出来:“听说……听说四条龙在那边大便。”

    “就是了么。”杨浩重重点头,算是找到原因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龙要大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至于为什么要去那里么……四条龙本来就是十剑流的,或许是平日里大便大惯了,所以一内急就赶着去。这也算是有预谋?那该审问龙去啊。”

    “胡说!!!!!!”内务大臣气地直跳脚,“混账,我杀了你,杀了你……”

    “报告!!报告!!!”门外飞速冲进一个黑衣卫士,是禁卫军中较高阶的军官,“皇宫外突然出现几千个蒙面剑手,现在正冲击宫门,外围禁卫军抵不住,很快就要冲进宫了。”

    “几千个?”内务大臣吓的张口结舌。

    “几千个剑手,战力并不是很高,但都打了超武士激素,人数众多,外围的低阶禁卫军团顶不了多久。”

    内务大臣擦擦额头上的汗,他现在要重新考虑是不是继续出头审问杨浩了。原以为这个小子是只落水狗,趁时候痛打他一顿可以讨好执事元老。

    可没想到杨浩背后,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力量,一出手就是几千个人。杨浩这样有恃无恐,可能还真有什么底牌没有打呢。

    不止内务大臣起了惊惧之心,就算是站在那里的其他帝国官员,也窃窃私语,开始担忧起今天的审判。

    银河帝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乱过,大臣们的胆子都越变越小,他们所顾虑的东西,也太多太多。

    唯有三大执事元老表情不变,戊一下令:“命八大剑团到皇宫外围防御,见一个杀一个,无需留活口。”

    他们无需紧张,这本来就是预料之内的事情,唯一的变数只是来的人比想象中更多一些。但这算起来,应该是好事情。以前还担心怎么处置跟随杨浩的贵族,如今一股脑儿全来了,杀了就是。

    十剑流辖下八大剑团的团长领命而去。远处剑光飞舞,可见军容整齐,实力强大,绝非几千个乌合之众可以低挡。

    大臣们这才放下心来。十剑流是帝国剑术的主流力量,每一派都是至尊亲授,现在精锐全出,杨浩的贼党再势大,也难免落个被剿灭的下场。

    内务大臣心绪大定,他刚想继续出头审问杨浩,却不想被秦奉又抢了个先。

    秦奉特意踏前一步,声音稳稳的,却带着一些杀气:

    “是谁?指使你刺杀皇帝陛下的?”

    三大执事元老悚然一惊。

    这果然是个好问题。

    就在杨浩寂寞的接受人盘问的时候,皇宫外围已经杀成一片了。蒙面剑手如割麦般倒下,鲜血将皇宫的地面积雪,融成了一道道红色的细流。

    龙云远远的望着这一切。

    今天的龙云并没有蒙面,他也不需要这么做。唯有那些欲赌而不敢赌的贵族才会掩盖自己地样子。而龙云不需要,龙云身后的人也完全不用。

    龙云正在皇宫外的制高点上,他看着诸葛建带领贵族私家武装冲向宫门,穿着白色外衣的私家武装人多势众。

    将黑衣禁卫军冲的四分五裂,几乎可以涌入皇宫了。

    可当八大剑团从高阶宫殿冲杀下来后,那身穿八种颜色外衣的剑师将诸葛建的人分割开,几乎象收割庄稼般的收割生命。

    龙云就知道,那些人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那些人本来就只是牵制而已,牵制禁卫军地低阶战士,同样也牵制十剑流的高手。当这些人被吸引至外围后,龙云就能空降皇宫地核心地区。

    皇宫原本当然不能够空降,做为帝国最核心的权力中心。对于空中攻击本来就有所防备,所以这里早就布置着全方位解重力装置。

    这种装置与反重力虽然是一字之差。却天渊之别。解重力装置是专门破解反重力仪器的,也就是说,在皇宫的范围内,配备军方和贵族的反重力腰带是不能使用的。

    当然,这一切只是从前。如今的皇宫却已经失去了解重力装置的保护。帝国的一切科技力量,都在智脑之中,而如果有人能够与智脑之王联络,并且请他帮忙地话,自然都可以迎刃而解。

    与智脑之王联络的重任。便是在XII的身上。也不知道它和智脑之王说了什么,总而言之,那个老头子果真将皇宫内的解重力装置给关闭了。虽然只是关闭几个小时,但这宝贵的时光已经足够用了。

    龙云抚着长剑,看自己身后的人。

    他身后,站着三百个白衣若雪的剑手,在雪堆里,在飘飞的鹅毛大雪中,犹如一个个雪人一般。

    自从杨浩被抓后。龙云就决定将丹鼎剑派的制服换成纯粹地白色,每个人都披上绣着丹鼎派巨大剑标的白色披风,这支与天地同色的力量,浑身都散发着冷寒的杀气。

    龙云抽出自己的阔剑,目光直视皇宫的第二层:

    “杀!”

    一群如雪花般的剑手,扑飞进了皇宫的天空。

    将遍天地冷雪都撕的粉碎。

    “是谁指使你刺杀皇帝陛下的?”秦奉问。

    这个问题让四面都静了一下,甚至于连执事元老的瞳孔陡然收缩。这真是一个好问题,而问出这个好问题地秦奉。也不愧为帝国第一神秘高手。

    无论是武技还是智慧,他都有足够的实力,在皇帝身边屹立不倒。

    秦奉这句话,虽然不至于改天换地。但效果亦差之不多,实在是极其阴险,并留有后招的一步妙棋。

    做为帝国皇帝的亲信,秦奉当然

    不希望元老院借助杀杨浩,灭逆党的机会而再度扩展权势。但杨浩此刻的危机,却是任何人都解决不了的,可以说,这是一个死局。杨浩必死,杨浩身后的人也必死,甚至于连并不牵涉的行商总会都死了一半。

    秦奉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杨浩的剩余价值。

    快死的人当然比死人更有利用价值,因为活着的人有口供,而这口供就是杨浩落在元老院还是禁卫军手里的区别。

    是谁指使杨浩刺杀皇帝?

    杨浩杀皇帝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不能更改,那么只要杨浩嘴里说出一个后台的名字,事情就会有改观。

    这个名字可以是很多人,但最理想的就是九大执事元老中的某一个人,譬如戊一元老。

    自秦奉问出那个问题,戊一元老的瞳孔是收缩的最厉害的。他当然不认为,杨浩此时几句诬陷人的口供会把他给扳倒,但秦奉的险恶用心就是要将这盘棋局彻底搅乱,只要搅乱了,就能够力保除杨浩外的其他势力,就能防止元老院地势力扩张。

    也就是说。秦奉想要牺牲已是必死的杨浩,来保全反元老院势力。

    戊一目光如剑,紧紧盯着还在奋力往上爬的杨浩,已经做好准备,只要杨浩嘴中说出戊一两个字,就一掌将他拍死。

    杨浩的眼睛也在盯着戊一,只是眉目带笑,居然还有些奚落。已经在帝国这汪水里浸泡这么久,杨浩自然知道秦奉的意思。也晓得秦奉要冤枉的是谁。

    可还有一个问题。

    一个小小的问题。

    杨浩并不准备将自己牺牲掉,也不想牺牲那些还在外面为自己苦苦奋战的弟兄。所以他不接受秦奉的计划。杨浩不做棋子。

    “我没有杀皇帝。”杨浩终于爬上了第三级金阶,“我都不认识皇帝。”

    “那你为什么朝陛下发射飞剑!”秦奉地声音里也冒了火气,杨浩如此不识抬举,真是死有余辜。

    杨浩嗤笑:“哦?那是皇帝陛下么?我还以为是个祭神的老伯呢。至于飞剑,实在是看见老伯面前有一只穿黑衣服地苍蝇,所以发飞剑帮他拍苍蝇而已。”

    众皆哗然,几个元老嘴角含笑,却不敢笑出声来。

    谁都知道,皇帝陛下的身旁。唯一能站的就是禁卫军统领秦奉,而秦奉永远穿着黑袍,也是帝国中人人知晓的。

    在这样森严的大殿中,将唯一对自己还有些帮助的禁卫军统领比做苍蝇,看来杨浩真是求死心切。

    就在大臣和元老们准备着秦奉如何发作时,宫殿外厮杀声突然又起。这一次的厮杀,比刚才还要接近,听起来还要激烈一些。

    甚至有眼力好的人,都能看见一些白色披风的剑手在空中翻飞。如雪片般地落下。

    “快报!”秦奉怒吼。今天一开始数千剑手攻入皇城,已经让禁卫军系统丢尽了脸。而现在居然还让人杀到了皇宫的核心地带,如果再不弹压下去,他这个禁卫军统领也没脸再当下去了。

    禁卫军高阶剑师回答:“报告统领,突然有三百剑师飞入皇城二层,现在已经杀到万级台阶的底端。”

    “飞入?”枢密院大臣愕然,做为统领帝国舰队的最高官员,他自然知道皇城内布设着解重力装置。平时就算近地轨道上的飞船经过都会大受影响,普通人又怎么可能飞进来呢。

    不由的,一群大臣的目光都死死盯着杨浩。看这个现在正费力爬第四级金阶的年轻人,在他的身后。究竟还藏着多少力量,

    难道杨浩一个人,真地能逆天么?

    秦奉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全身冒出了腾腾黑气,就犹如火焰般明艳可见:“雪夜星狮团带领风、裂、杀、破、狼五团出击,务必全歼逆贼。”

    听着秦奉的几句话,戊一元老的眼睛开始发出光芒。

    哪怕别人不晓得,他心里也很明白,秦奉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雪夜星狮团是皇帝近身护卫,平时还算多见。可“风”“裂”“杀”“破”“狼”这五个剑团,却是禁卫军系统深藏手中,数年来从不敢轻易使用的。如今六个剑团一起出击,可见秦奉已经把自己的家底都拉出来了。

    不止元老,甚至杨浩的脸色也变了。

    虽然杨浩不知道杀进二层的人是谁,但总归逃不脱浩剑团地子弟,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杨浩亲手教出来的,平时亲如一家人。如果全都死在万级台阶之下,那比让杨浩死了都让他心痛。

    “杨浩!”秦奉忽然开口,“你一个人死,为什么要这么多人陪葬?”

    杨浩目光直视,虽然身体里依旧毫无真气,可眼睛里的凶光,就连久经战场的秦奉都不禁颤了一颤:“你杀我一个人,我要你十倍奉还!”

    似乎是呼应杨浩的威胁,就在大宫殿外,几声清亮的龙啸炸响。

    龙啸的声波排山倒海,甚至让这个巨大的宫殿都有了颤抖的回应。

    四只淡蓝色的飞龙,从阴沉的云层上急速射下,直接飞落到大宫殿门外,四口龙息喷出,大宫殿口子上的十来个禁卫军剑师已经化为乌有。而那扇高耸挺拔的宫殿大门,也在瞬间被摧毁。

    一屋子的大臣被巨大的龙吓的狂呼连连,赶紧朝宫殿内退去。

    龙族号称是宇宙上位神族的王者,纵然被封制了一百倍的力量,但所爆发出来的实力,也不亚于剑圣,现在四条龙全力施为,在狂怒之下,喷出的能量,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这才是今天真正的攻击。”黑风元老虽然也惊骇与龙族会这样帮助杨浩,但早有准备的他心中并不慌乱,只是朝下施了个颜色。

    一直站着的十个元老这时动了。他们原本犹如枯瘦的灰色柱子般,呆呆的立在宫殿里面,以至于别人都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杨浩、秦奉和执事元老的身上,他们都忘记了,元老院的元老也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在银河帝国中,只有三个剑圣存在,这并不是因为除了这三人外,没有人的武技能够再踏入圣域。而是因为所有进入圣域的高手,或者进了元老院,或者已被元老院所很少有人知道,元老院里元老的真正数量,但有一点毫无疑问。每一个元老都是踏入了圣域的高手。他们在随便哪个星球,都是如神般无敌的存在,如今虽然只能呆在元老院中修炼,可一旦出手,那种威力,仍旧是超出人们想象的。

    其实,近几年来,已经没人见过元老地出手了。因为元老院对宇宙中武技的镇压,让所有强者都消失。只是十剑流就足够统御四方。

    如今,十个元老联手一击。终于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十人联手一掌,竟抗住了四条龙全力喷出的龙息,而十个元老毫不变色,甚至还有余力反击。

    这看似轻巧的一下反击,就让四条龙连退了三步。

    宇宙中神族的王者,竟连退三步。

    十个元老再发掌,四条龙再退。

    再出手,再退。

    连续四次恍若无力的轻推,却让咆哮声喧天。傲慢无比的四龙退到了大宫殿广场的外沿。

    胜败已经一目了然。

    满堂大臣,这才心神大定。他们早就知道,丹鼎剑派里一直供奉着四条龙,这也是丹鼎派最强横地力量,亦是别人忌惮的所在。

    可是现在,元老院早有准备,十个元老联手将龙逼退,那杨浩还有什么戏唱呢。

    不管是内务大臣还是枢密院大臣,都已经做出了判断。杨浩地实力已经耗尽,元老院精锐尽出,要消灭一个丹鼎剑派简直绰绰有余。

    而现在,就是看已经爬到第四级金阶的杨浩怎么死第四级金阶,已经超过了秦奉所站的位置,现在连秦奉都要抬头望着杨浩了。他稍稍凝了下心神,准备开口再度审讯。

    可沉默了许久的戊一却开口:“不用审了。”

    秦奉愕然,身上的黑气也乱了一乱。

    在众人的瞩目中。三个执事元老居然从九级金阶的顶端飘飞到第四级上。戊一、黑风、熔逦三个执事元老各自伸出手,贴着杨浩的头顶。

    “炼化。”秦奉嘴角微微一抽,以他的层次,自然能看懂三个执事要做什么。他们居然等不及再审讯出结果。

    就要将杨浩给彻底炼化成灵魂状态。

    看来今天地杀伐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连三个执事元老的心都有些乱,他们不容许再出任何意绎,杨浩只能死,而且必须死。

    所以三大执事准备亲自出手,将这所有杀伐的中心杨浩格毙,源头死了,其他之人都不足为害。

    满堂文武大臣甚至都有些期待,这许多年了,有几个人见过三大执事元老联手出击的,要不是有杨浩这个不怕死的逆天人物在,恐怕这一生都难以遇着了。

    戊一元老最是圆润安详,他的手掌上凝聚着如白玉般乳白色的光芒。而黑风长老杀戾之气最重,他的掌心间是黑色的凶光。而熔逦元老地手中却象是握着一团淳淳美酒的红色。

    当这三道光芒落下,杨浩的肉身就不再存于世上,他亦将被永远封印在某一件武器中,享受着永世的孤独。

    外面杀声震天,大宫殿里却安静的连一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见。所有

    人都摒住了呼吸,唯一发出悠长而平稳呼吸声的,反而是岌岌可危的杨浩。

    不止如此,他甚至抬头,又朝着戊一元老嫣然一笑。

    这一笑地险恶。

    让戊一陡然变了脸色。三个执事元老几乎同时震骇莫名,熔逦元老甚至还退了一步,掌心间的红光也消散四逸。

    “有人刺杀至尊肉身!汝安敢!!”戊一元老神情变的恐怖万分,白胡子和长袍一起飘飞,用力怒吼。

    原来这三个执事元老同时感受到,元老山上洞府中,有人闯入禁区,居然要对至尊的肉身下手。

    今天元老院地实力都各有安排,除了三大执事十个元老和八大剑师团在这里驻防外,其他的六个执事和大部分的元老都分派到反元老会的各地,监视贵族与行商总会的反应,所以元老山重地,反而防御力量薄弱。

    没想到,竟然被人侵入。

    杀杨浩固然重要,但怎么重要的过至尊的肉身。三个执事元老几乎不用考虑,三人双手伸过头顶,手掌合十,陡然间,三个人便消失在空间里面。

    瞬间转移这样的大术,就是用在这等危机关头的。

    可三个执事元老走了,这大宫殿中就失了主心骨,一时之间大乱起来。造成这混乱的,自然不止执事元老的撤离,还有几道璀璨的光芒闪烁。

    随着这几道无缘无故出现的光芒,无数的细小剑芒在空气中游走,划过宫殿里大臣们的身体,只要被这些小光芒蹭到一下,文武大臣就会鲜血横流立刻倒地。

    虽然伤势不见得致命,却足以让这些养尊处优的高官哀号半天了。

    “禁卫军!禁卫军快来抓刺客!”

    “哎呀,哪个杀千刀的戳我。”

    “我是内务大臣,我要斩了你……唉哟……唉呦呦。”内务大臣的手臂和大腿内侧都挂了彩,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命根子。

    看帝国高官们被刺上,禁卫军当然蜂拥而上,只是这些黑甲卫士,才冲过不到五步,就见空中有金黄色的光芒闪过,剑心所化的玛雅出现在空中,她带来的自然不是艳色,还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大圣者引术使得大宫殿中的禁卫军一时之间禁锢在空间中,动弹不得。

    刚刚发几波“极光,的谢风霆迅速跳了出来。今天的谢风震一直混在禁卫军中,所以全身上下也是黑甲,只是他的手里面一直都握着把光芒四射的短剑,那剑刃短的不过手指长,却发出神器的光辉。

    谢风霆一展身躯,就朝着杨浩这边射来。

    秦奉望见谢风霆手里的短剑,冷笑:“光剑流的小子也敢来放肆!一、二、四、五。”

    秦奉奇怪的报起了数字。可随着他每报出一个字,在他身后的空间中,就会出现一个年轻人,四个年轻人各自握着光彩不同的剑,也不停留,直截了当的与谢风霆对这四个人,是秦奉十三名弟子中的四个。秦奉这生总共教导出十三个弟子,其中最小的当然是雪夜星狮团的团长蓝翎,而老三是现任冥色暗杀团的团长。这些弟子每个都有神秘力量,据说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与剑圣。

    当这四个剑手出现,谢风霆的神情就变了,他的脸变白了。

    今天为了能混入禁卫军,谢风霆并没有戴往常的面具,也让人能见识到他的真面目。原来谢风霆也是个英俊的男人,面孔有些苍白,脸型狭长,尤为特殊的一双眼眸,竟如火钻般熠熠发光。

    看到那四个人,谢风霆的脸色更是惨白。但他没有退,在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退。

    唯有挺剑厮杀。

    “我陪你们搏这一把。”谢风霆心里面还留着这句对龙云他们所说的话,而在他的短剑上,却爆发出了一场令人惊艳的光之风暴。

    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芒,以风暴团的形式开,象另四个人席卷过去。

    这攻击,几乎抽干了谢风霆的所有能量,让他面无血色摇摇欲坠。

    而那四个人,也是神情大伤,他们急忙振剑,四把剑架在一起,弹出了一道剑幕。四人的所有功力倾泻而出,让这剑幕拼命扩大,把所有的光芒都包裹其中。

    谢风霆只为了杀,而四个人还要保住宫殿里的大臣不被误伤,难度自然更大。

    一时之间,五个人全力施为,场面竟是僵持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