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章 宫廷激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二章 宫廷激战

    “五个人居然都是剑圣!”杨浩坐在第四级梯子上,居然还有心思评价,“这个帝国里,到底还藏着多少剑圣呵。”

    杨浩摇摇头,觉着这个阴谋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好玩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一丁点都不好玩。因为秦奉出手了。秦奉自然不会参与大殿内的厮杀,他轻松的飘飞上了一个台阶,第四级金阶是不属于他的高度,可是也同样上来了。

    “你很厉害,杨浩,你确实很厉害。”秦奉长叹,“小小年纪,就能掌握这样的力量,放在宇宙的任何角落,都能成为一方霸主。可惜你却惹了不该惹的人,元老院不是你能对抗的。”

    “总要有人去扛。”杨浩站起来,毫不畏惧的看着秦奉。

    “但你输了。”秦奉摇头,“你的全部力量都在这里,你没了翻盘的实力。”

    杨浩忧虑的看着下面,玛雅几乎控制不住越来越多的禁卫军战士。而谢风霆在四大高手的围攻下也处于下风,现在完全依靠神器来勉力支撑。

    秦奉说的没错,杨浩的所有实力都已经拿出来了,但局面依旧没能逆转,即使是神谕自治领的高手也赶到,依旧没法撼动元老院的势力。单从盘面上来看,杨浩已经输了。

    “所以现在,轮到你选了。”杨浩居然还能微笑,一个丹田内空空荡荡,已为阶下囚的人,竟对着帝国第一神秘高手微笑。

    秦奉点头,脸色凝重:“是的,我选你死。”

    这是秦奉的选择,也是他做为禁卫军系统最高领袖的选择。

    毫无疑问,秦奉唯一忠诚的只是帝国皇帝,也是一股潜在的反元老院力量,但秦奉的实力是皇帝的老本,所以这选择必须慎而又慎。

    行商总会一早就决定放弃杨浩而自保。可秦奉到现在才选择,这是对局面的判断。一个最终地判断。

    秦奉的判断就是,杨浩没有足够的能力翻盘,所以杨浩必须死。

    杨浩死了,禁卫军能够控制局面,行商总会可以苟活,更多的贵族不用死于内乱。

    牺牲杨浩这一支力量,就保全帝国目前的均衡。秦奉如此决定。

    但杨浩摇摇头,嗤之以鼻道:“你错了。”

    “错在哪?”秦奉不解。

    “我不厉害,一点都不厉害。”杨浩拍拍空空如也的丹田。那里只有混元子还呆着,往日磅礴如小宇宙的真气早就一泄而空。“我的力量,我可以展示在你们面前的实力,都不是我自己地。”

    “那是什么?”

    “那是反抗元老会的人,所有反抗者地力量。”杨浩冷然指着大殿中的厮杀,“神谕自治领、神族、行商、贵族,那些在战斗的,是所有反元老会势力的集结。这些力量凝聚了太久太久,他们跟随着我,是因为我在抗争。我在拼命。你们如果剪除了这力量,也等于剪除自己的羽翼。元老院的势力会更加广阔,而你还会有什么?你身后的人还会有什么?”

    秦奉越来越阴沉,尤其当杨浩说到他身后的人时,眼睛中甚至露出一丝凶光。

    “你不懂,或者你懂却做不了主。”杨浩点点头,“但有人懂。”

    “在执事元老回来之前,你死,我保你的人撤走。”

    秦奉说。

    杨浩点点头。却不说话。

    秦奉双手一搓,一股黑气陡然冒出,这股子带着阴冷和浓浓寒意地黑气在空中竟凝聚成一条直线,似乎是一支长长的黑针,向着杨浩的咽喉刺去。

    秦奉此时所展示出的力量,已经不是剑圣可以形容。

    如果他愿意,就算成为第十号执事元老也并非不可能。

    但这样的高手,却已经对杨浩下了杀手。

    黑色长针义无反顾的刺向杨浩的脖颈。

    杨浩却睁大了眼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譬如是光明的到来,银色的火花等等,恍然不觉咽喉上被黑色力量刺痛地感受。

    他确然等到了。

    银光一闪。火花四溅,整个大殿都亮了一亮,仿佛光明真的就提前来到了。

    秦奉竟退了半步,这个绝世高手,居然被刚才陡然出现的银光逼退了半步。秦奉老头气的须发乱飘,黑色长袍猎猎作响:“翎儿!你疯了!!”

    杨浩苦笑,转头去看将自己从秦奉手下救出的蓝翎。

    这个女人不知何时已经回到大殿里,情急之下连雪夜星狮都抛下,只身一人冲到了金阶之上。

    银枪与黑色力量的碰撞,

    秦奉退了半步,可蓝翎受了不小的内伤,她脸色尤为煞白,嘴角边一条鲜血艳红夺目,长发也颓然披散着。

    可是蓝翎的眼神里,却有说不出地坚毅,这种坚定是任何人都难以理解的。以前与杨浩相处时的仿徨和犹豫都被这坚毅给掩盖了。

    一个女人,在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对男人动情。风花雪夜的时候太迷醉,细雨烟朦地时候太浪漫,唯有在最后生死关头,凭着本能做出的决断才是真的。

    蓝翎可以将杨浩抓回来,可以不让杨浩的手下踏上台阶一步,但她无论如何不受不了杨浩死掉,看他的鲜血顺着金阶留下。

    在智脑星的那一夜,杨浩将师娘的剑留给了蓝翎,而蓝翎将自己心里最珍贵的东西落在了杨浩的身上。

    这些事情,蓝翎并没说,可不代表没发生过。

    在这一刻之前,蓝翎还是那个帝都第一美女,是秦奉最疼爱的徒弟,是雪夜星狮团的团长。但这一刻,蓝翎却成了一个爱人的女人。

    她落泪了,咬着嘴唇凄然叫了声:“师

    父……”

    “你真要帮他?”秦奉手在发颤,面前的人,真是自己最宠爱的弟子呵。

    “师父……”蓝翎凄楚异常,她哪里还有圣

    域高手的模样,银枪拖在地上,不敢对准秦奉。

    秦奉的黑气大涨,甚至连他这个人的身体都似乎暴涨了,浑身散发出惊人的威压,压迫的整个宫殿都安静了下来。

    宫殿内所有的厮杀都停顿了,每个人都被这里的变化惊呆,尤其是与谢风霆交手的四大高手,他们都是蓝翎的师兄,平日里深知蓝翎对人有多冷,冰山美人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

    可是今天,竟为一个男人哭了。

    竟然,还为一个男人背叛师门。

    而那始作俑者杨浩却笑意融融,牵着蓝翎的手说:

    “原来我死了,你还是会伤心的。”

    “混蛋!”蓝翎牙齿都把嘴唇咬出血了。在这种境况下,杨浩居然还有调笑的心情,真恨不得……恨不得一枪捅上几十个窟窿。

    想虽这样想着,可蓝翎到底还是没舍得,她任由杨浩拉着,朝宫殿门外走去。

    周围人皆不敢拦。

    秦奉虽然力量暴增,却一直颤着身体,没有出手。蓝翎三步一回头,凄婉的看着师父的模样,她深知,师父就算是再气恼,也不至于对她出手,可今天自己所做的一切,却真的是把师门的一切感情都赔光了。

    这真值得么?

    蓝翎不知道,她甚至都没敢细细去想,她所做的,只是出于自己的心。

    所以现在,反而是毫无功力的杨浩牵着她走。杨浩步履稳健,一步一步,扎实的踩在皇宫的青色方砖上,周围一切纷扰都与他无关,只是牵着自己的女人,从这个充满杀戮的地方离开。

    谢风霆和玛雅也脱出战团,小心翼翼的防御在杨浩的身后。

    今天的变化实在是太快,就连谢风霆也没预料到有这一出,他过来本就是陪着杨浩他们一起送死的,谁能想到,居然真有机会将杨浩救出去呢。

    救出后又怎么做?怎么跑?怎么活着离开元老院的势力范围。

    这些,就要由杨浩自己去想了。做为一个领袖,他已经表现出足够的才华。从今以后,只需要跟着杨浩的步伐,帝国的天空,或许就不一样了。

    杨浩牵着蓝翎,带着谢风霆和玛雅走到大宫殿的门口,突然停住不走了。

    “怎么了?”蓝翎愕然转头。

    杨浩叹气,终还是没那么简单。从他开始叹气,到空气里传来一丝丝不安的躁动,时间只过了短暂一瞬。

    但蓝翎的神情已经变了,因为就在大宫殿的门口处,空气正在疯狂的扭曲,一丝丝闪亮的光芒在其中湛现,仿佛几个空间正聚集在一起,那个地方,正要被人撕裂出洞口来。

    蓝翎一跺脚,手上的银枪宛如闪电,直截了当的朝快要成型的空间虫洞射去。

    这一击,在杨浩看来也是要击节赞叹的。蓝瓴不愧是帝国中跨入圣域的最年轻的战士,哪怕是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也能够使出如此完美的一击,其中没有任何的技巧,没有丝毫的杂质,只有纯粹的速度和纯粹的力量。

    杨浩相信,就算是司徒海在这里,面对蓝翎这样完美的一枪,也只有后退一条路。

    或许只有司徒海使出逆天的一剑,才能够与之抗衡。

    但杨浩错了。

    空间洞中出来的人并没有退,甚至对蓝翎全力一击都不屑一顾。那个当头跨出的人只是抬手一拨,就如同拨开根树枝似的,将银枪给拨开了。

    更甚的是,银枪与那人手掌接触的同时,犹如被镀上了几千度的高温,瞬间就通体红起来,似乎是刚刚从熔炉中取出来的。

    蓝翎急忙撒手,但手掌上已经落下了一条淡淡的烧痕。

    能够轻而易举接下圣域高手的人,除了三大执事元老又还有谁呢。

    从被生生撕开的空间洞中迈出来的,就是戊一、黑风、熔逦三大执事元老。他们竟然在短时间内就去而复还,只是外形稍稍显得狼狈了些。

    熔逦元老头发略有凌乱,黑风元老的左手臂甚至有受伤的嫌疑。这简直非同小可,执事元老在帝国中是何等显贵的存在,他们号称宇宙九大顶级高手并非是自己乱吹,以他们这些人的实力而言,除了至尊外,实在难有人威胁得了。

    可是现在,不仅三人外貌狼狈,甚至还有一个受了轻伤,显然在丹鼎洞府中遭遇的战斗小不了。

    果然,戊一元老收起惯用的仙人做派,恶狠狠的朝杨浩逼过来。

    杨浩自然唯有退了,对方抬抬手就破了剑圣级高手的完美一击。就算自己有两个剑圣又能如何。

    杨浩和蓝翎、谢风霆、玛雅退回大宫殿里。

    戊一缓缓的飘飞起来,一种圣洁的光芒包裹住他,并使他的声音越发宏亮:“六个剑圣级高手图谋刺杀至尊的身体,幸亏我们及时赶回,才让他们没有得逞。”

    戌一这番话,当然是说给满朝大臣听地。那些大臣们听的目瞪口呆。尤其是低阶大臣,他们只知帝国内唯有三个剑圣,可戊一却说有六个跨入圣域的高手刺杀至尊,这是怎么回事?

    在这宫殿里面。唯有枢密院大臣和禁卫军统领秦奉的脸色微变。

    戊一站这么高,喊这么响。自然也是说给他们听的,这是这老头重点都放在秦奉身上,却忘了看杨浩,杨浩的生路被断绝却没有气颓,反而听戊一这么说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意。

    又被抓回来,居然还笑得出来。蓝翎越来越佩服这个冤家临危不惧的傻大胆性格了。

    “你们丹鼎剑派,何时有了这样的实力?”戊一低头问杨浩,声音里透着彻骨地寒意。“六个剑圣呵,就为了给你争取一点时间而随便牺牲掉了。你可别告诉我,这是你们丹鼎派千年前的余孽。”

    “不是,绝对不是!”杨浩拍胸脯保证。

    “那是谁派来地?”戊一阴笑,“你说出来,我留你一条命。”

    秦奉神情剧变,老头子的小脸都白了,甚至刚才蓝翎叛时都没这么着急过,看他的样子。恨不能将杨浩立刻格毙当场。

    能够随手调出六个隐藏剑圣的人,在帝国中还会有谁呢,这简直就呼之欲出了。

    但如果是杨浩亲口说出来,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弑君变作刺至尊。效果是真的不同了呵,秦奉几乎能够看到帝国风雨飘摇,皇城在血海里漂泊的景象。

    “那是……”杨浩拖长声音,故意调人胃口,“是神谕自治领的援兵。”

    “援兵?”

    “那是当然。我做为神谕自治领的领主,出事了当然有援兵赶来。”杨浩神秘兮兮的说,“赫德老狗熊早就培养了三十多个徒弟,个个都进入了圣域。随便拉六个来牺牲一下,又算得了什么?”

    杨浩地这番话,半真半假,以假为主,但偏偏别人还分不出真伪。赫德长老做为反抗势力的精神领袖,是近几十年来帝国最大的心腹之患。而且赫德早就跨入圣域,现在的实力已经难以估计。如果说他培养出一支反帝国的力量,那也是很有可能。

    神谕自治领离地球实在太远,其中力量组成又以外域的反抗者为主,哪怕是智脑之王也分析不出究竟有多少人马,

    更不要说是戊一元老了。

    戊一皱了下眉,半信半疑:“援兵又怎样,只是来送死的。就算你有再多的外援,也休想伤害至尊一根汗毛。”

    戊一说话之间,熔逦与黑风两大元老也动了。熔逦元老手指一挑,蓝翎便觉着自己的血液在体内拼命逆转,仿佛全身之血都被控制住了。她强忍气血翻腾,猛拍了几下经脉,哇哇吐出几口血,这才颓然倒地。在蓝翎白色衣裳上,鲜红地血液绽放成花朵,夺目至极。

    这已经是熔逦因为蓝翎是自己看着长大而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刚才那轻描淡写的一招,就能废尽蓝翎的全身功力。

    而另一边就没这么好了。黑风元老之前对阵几个剑圣时,已经一时不察而受伤,此刻满腔的怒火正要我人发泄。所以出手毫不容情,已经拿出了自己惯用的武器。那东西是黑色的犹如镇纸般的一块生铁,只是在挥舞的时候,似乎能听见冤魂地哭号。

    “千魂镇!”谢风霆居然认识,气急败坏的叫。

    “知道就好。”黑风元老傲然举着那块黑铁,“我这枚千魂镇,已经吸取九百九十八个高手的魂魄,再有两个就能大成。能够镇于吾宝之下,实在是你的福气。”

    谢风霆连最后地斗志都快丧失了。黑风元老的千魂镇是宇宙中赫赫有名的武器,据说在天策元老的武器排行榜上,能够进入前十之列。

    要知道,排在那榜单前列的,可都是如夜斧这样的神器啊,黑风元老能够以自己修炼的物品进榜,已经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了。

    千魂镇顾名思义,需要吸收一千个魂魄才能修炼大成。可黑风元老在修炼的时候,只是挑选突破大剑师的人来杀,每杀一个人,就能将一个人的力量吸收入内,所以当他杀至两百人的时候,这东西的威力已经非同小可了。

    千魂镇最辉煌的时候,是多年前皇室三十六分支的叛乱,那一夜里,千魂镇奔袭千里,远距离狙杀了四个圣域高手,从此名噪一时。而那四个圣域高手的魂魄更为这个邪物增添了更高的能量。

    黑风元老等的就是这一天,只要他能再杀死两个圣域高手,凑足一千个冤魂,那这个武器就可正式升格成为神器。

    创造神器,那是只有神才可以做的事情。如今黑风元老竟可以完成,他在执事元老中的地位,亦可陡然提高。

    谢风霆手中的短剑,虽然也是神器,可惜双方力量差距太大,谢风霆连着释放了几次极光,那灿烂光芒几乎能够照瞎人眼睛,但在千魂镇面前,却犹如泥牛入海,完全无声无息就被吸收了。

    千魂镇是吸饱冤魂,最为阴暗属性的东西,关于光明的一切,都会被吸收。

    黑风得意洋洋,他自然看不起谢风霆这样的圣域,在他的眼中,圣域的灵魂唯一用处就是被千魂镇吸收,最后成为他成功的基石。

    那黑漆漆的神镇高高飞起,就要朝谢风霆的头顶砸谢风霆成为隐藏剑圣这么久,还从没遇到如此的危机,在生死关头,他也顾不得神器的归属,手掌一抬,那只有手指长短的小剑飞出,竟对上了千魂镇。

    黑风元老狞笑:“傻瓜,你想把神剑送给我么?”他强横的伸出手,居然想要将那把神器短剑握在手心里。

    可正在这个时候,在他的背后传来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不舒服的感觉。

    做为执事元老,实力比圣域高手强了足足一个等级,黑风元老自然不是那么好偷袭的,只是在进攻谢风霆的时候,在黑风身后只有丧失功力的杨浩在,他当然不会去防备一个废人。

    可谁料到,废人也有出手的那一刻。

    就在黑风元老伸手夺剑的当口,一把隐形的神器已经从杨浩的身体里破空而出。虽然没有剑丹可以服食,但早就吞噬过两粒主丹的杨浩,此刻境界也早跨入了圣域,如果功力完全恢复,他成为剑圣是绰绰有余。

    黑风元老感觉到身后有破风变化时,急忙缩手闪躲,但已经是慢了一步。杨浩的影月硬生生的从黑风手臂上割了一块肉下来。

    随后影月势头不减,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痕,竟随着谢风霆的神剑一起,与千魂镇撞击在一起。

    异乎寻常的沉闷声音,让宫殿的地面颤动了三次,平整铺满地面的青石都被震的四分五裂。

    两把神器与千魂镇相撞在一起,哪怕这东西的主人有再强大的威力,也难以抵御。千魂镇自出世以来,还从没有如此重创,它呜咽一声,便落回了黑风的怀里。

    “尔敢!!”黑风元老怒不可遏,他伤心欲绝的看着自己的宝贝,那黑铁上被硬生生划开了两道深深的口子。

    这武器的精髓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里面的灵魂狂泄不这下子,黑风元老的千魂镇可算是被彻底破了,不要说成为神器,就算要恢复以前一毕的威力,恐怕也难以上青天了。

    “你!”戊一元老再不敢托大,他落回地面用真力将杨浩压的动弹不了,“你恢复功力了?”

    “废……废话!”杨浩喘息的肝都颤了。

    这个秘密,杨浩隐瞒到这时候,要不是谢风霆危在旦夕,他也不会轻易的出手。从智脑星上被抓回来后,杨浩一直在打坐,希望能够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为自己所用。但这银河系中的力量实在是太弱,每天一丝一丝的充盈进来,根本没办法使用。

    有个神仙在丹田里还是有些好处的。混元子很光荣的增添了一个抓捕灵气的任务,只要有一丝天地灵气充实进来,混元子就扑蝶似的将它给抓起来,然后在凝聚在一起。

    花了好多天的时间,混元子终于将所有真气凝聚成了如小指甲盖大的一团。如果是往常,这一小团真气实在派不了什么用途,可杨浩连续突破两个关口,进入履霜境。

    以他应有的战力。应该正式步入圣域。所以这一小团地真气,也足够杨浩发动一次攻击,哪怕是最微弱的攻击,只要出其不意,再发挥影月本身的神器威力,也颇具成效。

    现在果然,这陡然一击将黑风元老的得意法宝都给毁了,也把谢风霆从死亡边缘扯了回来。

    戊一元老气的不善,今天计划的很好。以为设下层层防御,将杨浩手下飞蛾扑火的这点力量吃掉就可以。谁料到意外会如此之多。不仅杨浩的手下比想象中更强更多,就连至尊的肉身都差点被偷袭。而现在,黑风元老几十年苦修毁于一旦。

    戊一铁青着脸,仔细看面前脸色如玉地杨浩,究竟这个年轻人的身上,还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地东西,竟会将执事元老都逼到这种境地。

    戊一元老决定不能再等了,他突然发现,杨浩真是一个危险人物。是一个能够使他从心底里生出寒意来的危险,没人知道,若再加以时日,杨浩会变成怎样一个人,会成为多可怕的一个对手。

    黑风和熔逦都报着同样的心思走过来,三个执事元老同时伸出手,摁在杨浩的头顶,他们已经下定决心,不要拿杨浩来做武器。而是立刻将他挫骨扬灰,使杨浩整个人烟消云散,再也不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三大执事元老的力量,在杨浩头顶蓄势待发。现在的杨浩可真的再不能折腾了,他让戊一定在了那里,丝毫动弹不得。

    不过杨浩的表情却甚是奇怪,他感受着摩顶地杀气,居然没有害怕。而是很期待,他闪烁着星光般的眸子里,真的有期待的神情。

    在杨浩的身旁,蓝翎倒在冰谅地面上。秀发撒在一侧,嘴唇紧紧抿着,一直淡淡的看着杨浩。

    杨浩朝她微笑。

    女人的心事,有时候连她们自己都说不清楚,蓝翎的那颗冰心,因为杨浩而完全融化了。其实她一直想对杨浩说,这生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和杨浩在智脑星度过地一天。

    那才是蓝翎的全部。

    帝国的春秋,厮杀和打斗,让蓝翎一直都生活在死水中,她的心并不是冰冷的,只是这个世界太冷,让她没办法跃动。

    如果真能有机会,可以一起在那阳光灿烂的地方生活下去,那该多好。蓝翎心中想着,她有些后悔当初没有答应杨浩。

    怕再也没有机会了。蓝翎看着执事元老们将力量缓缓拍向杨浩的脑门,只有轻轻的笑着,心里却苦楚地说再见。

    杨浩还是很期待。他坚信,自己等待着的东西,一定会在最后那刻到来。

    而那刻,会成为帝国历史全新的篇章,会成为划时代的分水岭。

    没有人知道杨浩,临死地杨浩在等

    待着什么。

    但这一刻真的到来了。

    就在执事元老的力量生生摁在杨浩的脑门上,只消再花一丁点力气,就可以让这个人的脑袋炸裂的同时。

    “御令!”一个人喘着粗气出现在大宫殿上,“皇帝御今!!!”

    “陛下万岁!”满殿的大臣虽然呆了一呆,但还是半跪下,高呼万岁。

    三个执事元老自然不用跪,他们还保持着将杀未杀的姿态,立着朝传令者望去。

    站在第六级金阶上的,是帝国皇储,他手抓着一封印有皇室标记的御令,大声宣布道:“银河帝国大皇帝御令。神谕自治领领主,御封子爵杨浩,与丹鼎洞府护驾有功,又成立丹鼎剑派为帝国开疆拓土立下不世功勋。特发御令,晋升杨浩为伯爵,赐神谕自治领为封地。又,弦澜公主与杨浩领主两情相悦,御准择日成婚。”

    皇储一口气念完御令,连汗都来不及擦,就急切的对戊一说:“几位元老上师,都听清楚陛下的话了吧。”

    戊一正在发呆,不止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在发呆。

    何止是发呆呢,若不是这里的大臣们都历经沧桑,恐怕连发狂的心都有。正所谓时事变迁,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这也未必反复的太快了吧。

    杨浩是因为刺杀皇帝而获罪的,可御令里竟说护驾有功?护什么驾?难不成真的是皇帝身前有苍蝇,要杨浩用飞剑护驾?

    杨浩明明就是反帝国同盟的首领,什么时候成了为帝国开疆拓土了。一个反叛者竟名正言顺的册封,这也是帝国历史上的头一遭。

    更加夸张的还是公主与杨浩两情相悦。这简直就是扯到天边了,弦澜公主和杨浩只见过一面,两个可谓是掐到不能再掐,哪来的两情相悦,两不相容才对。可御令上居然命令择日成婚。

    难不成,皇帝老头真的已经老糊涂了?

    “这真的是御令?”戊一问。

    皇储苦笑,用力抹汗:“元老上师,你给我胆子,我也不敢假传御令啊。这是我亲眼看着父亲陛下写的。”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戊一元老冷冷道。这话里已经很明显有对皇帝的极度不满。

    满殿大臣已经站起来,以枢密院大臣为首,一起对此表现出很大的警惕。做为帝国皇帝一方的中坚力量,枢密院向来与元老院对立,要不是处决杨浩,这些大臣们也不见得会对元老们如此恭敬。

    “元老上师。”秦奉慢吞吞的说话,“既然如此,请你放了杨浩爵士,弦澜公主还等着与他成婚呢。”

    “成婚……”杨浩也有些晕乎乎的,说实

    话,自从御令宣布后,最晕的就是杨浩了。其实他一直在等的,就是帝国皇帝的表态。只是谁都没料到,在御令的最后一截,居然有与公主结婚的命令。

    这不是见鬼了么。那个叫弦澜的八婆杨浩可一点好感都没有,在印象里除了凶巴巴的骂人外,就是到处挑拨离间破坏杨浩的形象。

    要杨浩娶她?太见鬼了吧!

    就算把她剥光了送到杨浩床上来那也……也

    许有点兴趣。

    “爵士?”戊一元老的目光已经冷的能冰封整个世界,他还是保持着压制杨浩的姿势,手上白色的光团随时可以压入,只要他动动手指,杨浩的大好头颅就在这世上消失了。

    可真的要这样做么?

    “杨浩,你真的护驾了么?”戊一竟低头,轻轻的问。

    “是杀还是护,不都由他说了算么?”杨浩笑的很自然,“你别忘了,他才是这个帝国的主人,他才是这个帝国的皇帝。”

    “就算嘻有国皇帝的撑腰,你也别想与元老院做对。”戊一心中涌起的不安,是常人难以理解的,可他却无法将手上的力量送入杨浩头颅里,纵然这举动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可是他不能,他只是用最轻的声音,发出最严重的威胁,“别忘了,你身后只有皇帝,而我们身后,还有至尊。”

    “至尊么?”杨浩说,“如果……至尊已经死了,那这个世界会怎样呢?“

    三大执事元老一震,他们脸上泛起不可思议的怒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