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三章 逆天结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三章 逆天结果

    黑风元老和熔逦元老甚至一震手掌,预备违抗御令,立刻将杨浩狙杀。

    但他们的手掌却落不下去,因为戊一的两只手,正搭在他们的腕子上。

    戊一元老,这个九大执事元老的首领,目光复杂,带着几许怅然,几许唏嘘的望了望大宫殿的深处,在几重宫殿后,正端坐着一个老人。

    那老人是这个帝国最高权柄的执掌者,他的家族是近千年来至尊最忠实的追随者。

    难道银河帝国的历史,从今天开始,就要有截然不同的写法了么?

    戊一元老拉着黑风和熔逦,三个人慢慢退出大宫殿,依旧面对着帝国皇帝的宝座,神情凝重,一步一步的后退,在后退的过程中,他们的身影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

    就像是溶解在空气里了。三个执事元老和十个与龙对抗的元老,一起消失在帝都漫天的风雪中了。

    而这已经延绵许多天的暴风雪,竟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白雪覆盖了千里大陆,似要将这秀丽江山,都染成一片凄白。

    为什么?

    这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但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人来解答。在厮杀之后,大宫殿再度陷入了死寂。皇储和奉奉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几个首席大臣若有所思,尤其是枢密院首席大臣,在众人的瞩目下将嘴闭的死死的。

    他或许想到了些什么,但却不能说,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足以让整个帝国的根基动摇。枢密院大臣唯一想不通的是,杨浩真有那样重要么?值得帝国皇帝付出如许的代价。

    但纵然所有人都怀着疑问,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回答的。当杨浩离开大宫殿,蓝翎陪着他一步一步走完一万级的台阶。这个女人始终低着头,甚至倒拖着心爱地银枪,一句话也没有问。

    大战已经结束,前来营救杨浩的人在龙云和诸葛建的带领下,都停在皇城外等候。今天场面虽大,但杨浩的损失并不严重,主要还是一些外围贵族军死伤惨烈些,而龙云所带的亲信武装,因为对上的是雪夜星狮团。所以几乎就没打起来,双方只是对峙着。一直到事情结束。

    站在万级长阶的底端,杨浩偷偷瞄蓝翎,他发觉这女人的神情不对,完全没了之前救他时的宁死不折,反而低着头,连看都不看他。

    “恩……蓝翎。“杨浩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没话跟我说?”

    “说什么?”还是冷冰冰地。

    杨浩去牵蓝胡的手,却被她用力地挣脱了。

    “怎么了?”杨浩一脸委屈,可怜兮兮的凑上去。

    “自重一点。”蓝翎俏脸生寒。“未来的公主丈夫,杨浩爵士。”

    杨浩眨眨眼睛,总算明白这女人在想什么。别人都是疑惑为什么皇帝会突然之间支持杨浩,可女人的心思却总是不同的,蓝翎一直嘀咕着的,却是皇帝御令最后那句与公主成婚。

    “我冤枉啊,冤死我了。”杨浩撞起报天屈,“你也知道的,我和公主根本不对路啊。彼此都看不顺眼,谁知道皇帝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搞这一出。”

    “哼!”

    “亲爱的……”杨浩赶紧扑闪他的大眼睛,

    厚着脸皮去抓蓝翎地手指,“难道你不想知道,今天为什么会有大逆转么?”

    杨浩的转移视线疗法果然奏效,蓝瓴终于想到了这一症结上:“是啊,为什么?明明大家亲眼看到你是要刺杀皇帝。怎么到最后,陛下会突然放过你呢?”

    “今天的银河帝国,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

    杨浩说:“昨天的银河帝国,是属于至尊和元老院的。但今天,却不再是了。”

    蓝翎听的目瞪口呆,她知道,杨浩嘴里说出来的话有多犯忌,但眼前的这个男人,连刺杀至尊这种事情都敢做,还有什么是不敢说的。

    “今天这场审判,其实是一个赌局,是我和元老院之间地赌局。双方都把所有的本钱压了上去,各自赌的东西却不一样。”杨浩回头望着巍峨的宫殿山,“元老院赌的是皇帝继续保持以往的立场,任由他们将我剪除。而我赌的却是那个在深宫里的陛下,会审时度势,最后下一个自已地决断。”

    “陛下的决断?”

    “人人都说,这场赌局我是输定了,因为谁都能看清楚,元老院的实力远胜于我。”杨浩冷笑,“似乎我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其实不是,我还有最后的一招,我赌地,就是皇帝也会押注,我赌他会押在我身上。”

    蓝翎深深吸气,她知道,杨浩现在说的简单,可之前所经历的,却是几番生死边缘,任何一个关口出错,他都没法活到现在。

    但杨浩确确实实赌赢了。

    “你怎么知道,陛下最终会帮你?毕竟一开始,陛下就选择了逃避。”蓝翎的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都想问的。

    “因为我知道,所有反元老院势力的总后台,就是皇帝陛下。”杨浩说,“如果那老头子今天任由元老院剪除我的势力,那他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有翻盘的机会了。”

    “什么??”蓝翎一跺脚,骇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做为帝国皇帝的护驾侍卫,蓝翎虽然知道禁卫军系统与元老院没有很好的关系,但如果说皇帝居然是反元老院势力的总后台,未免也太骇人听闻了。

    谁都晓得,银河帝国是

    由至尊一手创立,而帝国皇帝一脉,也是至尊扶植起来的。无论是哪一代皇帝,都将至尊当作神一样的拜,对元老院也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侵犯。

    纵然平时为了某些权力和利益有些冲突,但远远不到颠覆元老院的地步吧。

    “把水搅浑,反而能让人看的更清楚。我到地球后,一味的用蛮力来打乱这里原有的秩序。就是想要看看,究竟有谁还能和我一起反抗元老院。”杨浩犹如胜券在握似的捏了下拳头,“随着我的力量增强,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行商总会、外围贵族、智脑王,甚至还有超过四十个剑师团,不知道数量地隐藏剑圣……所以我就在想,这些人真的是孤立存在的么?究竟有没有一个人或者一股力量,在暗暗的培植他们,并让他们不被元老院发现呢?”

    蓝翎默默的听着。

    杨浩继续说:“如果在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元老院绝不会容忍帝国里会有我这样的存在,可是到如今。一夜之间元老院发现,这个局势他们已经无法完全掌握了。

    甚至连行商总会的冒头,他们都无可奈何,这难道只是因为总会的势力增长么?区区一个行商总会,怎么可能培育起四十个剑师团这么庞大的武装,还有那说不清数量地剑圣,甚至你,也是一个隐藏剑圣,这些事情。难道不是隐瞒着元老院发生的么?”

    蓝翎若有所悟,做为禁卫军地一员,她自然知道宫中藏着许多高手,别的不说,只是自己那十二个师兄,个个都是剑圣级别,加上她自己,秦奉手里就抓着十三个剑圣。可帝国对外,却始终宣传只有三个剑圣。这恐怕都是做给元老院看的。

    “行商总会不可能培养四十个剑师团,智脑王也不可能单独反元老院,一切的总后台,就是那个皇帝老头。”

    杨浩得意的抿嘴,“他才叫不见兔子不撒鹰,想在后面纵一切,想利用我把元老院扳倒,哪有这么容易。我当然得逼他表个态,让他也给我好好的露个面。”

    “你冒这么大险,就是想告诉所有人,帝国皇帝反对元老院的立场?”蓝翎秀眉微蹙。

    “以前是我和元老院对敌。我是被压着打。以后可不同了,整个帝国都要和元老院开战,这是多妙的一天呀。”杨浩搓搓手,有些兴奋。

    “是啊,是啊,多妙一天呀。”蓝翎有些酸酸的,“你也快娶公主了。”

    “呃……”又说回这个问题,杨浩可头疼

    了,“那个老家伙,到最后还摆我一道,要我娶公主,谁要娶那个凶公主啊。”

    “谁说弦澜凶了。”蓝翎又不乐意了,以朋友地立场争辩,“人家弦澜也是大美女好不好,要我说呀,她才是帝都第一美女呢。”

    “咦,第一美女不是你么?”

    “那是别人没眼光。”

    “你到底是吃醋还是不吃醋啊?”杨浩哭笑不得,“大小姐,拜托你给个正常的态度好不好。”

    “好……啊……”蓝翎黛眉一挑,抬脚猛

    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踩到了杨浩的脚背上,又狠狠碾了碾,这才面不改色的回头走了,“从今天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这就是我的正常态度。”

    杨浩痛的要命,看着蓝翎一步一步往回走,满脸的无可奈何。

    “怎么办?要不要帮你拦住她?”谢风霆贼笑。

    “拦她?”杨浩没好气揉脚,“人家是女剑圣好不好,又是她的地盘,你拦地住么?”

    “唉,红颜祸水啊,别说兄弟我没提醒你,你惹上的两个女人可都是真正的祸水啊。”谢风霆眉飞色舞,根本就是在幸灾乐祸,“蓝翎、弦澜外加一个叫凌紫烟的女人,那是帝都三大美女,也是最难搞的三大祸水,你一下子惹到了两个,可有你受的了。”

    杨浩的心好痛啊,简直就在滴血,他愁眉不展道:

    “我不是惹到两个,而是惹到了三个,还有……还有那个凌紫烟,正是我孩子他妈。”

    “啊!!!”这下,轮到谢风霆晕过去了。

    正在两个男人研究帝国红颜时,突然一阵剧烈的声传来,在帝都地某个熟悉的角落,一股股浓烟汹涌飘散。

    杨浩朝玛雅使了个眼色,玛雅迅速化成一道金色剑光,疾出去。不到五分钟,打探完消息的玛雅又飞回凝聚成人形。

    “坏消息。”玛雅说话一直都面无表情,“神恕剑团撤出皇城后,直接杀到了丹鼎剑派的庄园,趁我们主力不在,把我们地老窝给彻底炸了。”

    “神恕剑团海克?”

    杨浩一股怒火从胸中炸开,之前所有郁结的不满与愤怒全部都涌上来,倾泻到这个不知死活的剑师团团长身帝国的风雪,在这个充满厮杀和鲜血的日子里结束但愈演愈烈的势力争斗,却才刚刚拉开序幕。

    活着离开皇宫的杨浩,就像是一条游出浅滩的龙,即将爆发出自己全部的威力。

    新的秩序,已经迫不及待的来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